神劫小说最新章节-神劫在线阅读

神劫

时间:作者:星天凌

神劫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神劫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神劫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小说简介:落林山脉深处,落叶峰的一个隐秘的小山洞里冒出了两个人影,就是那个不平凡的夜里的两个“小偷”,只有他们是最幸运的了。那天夜里,他们正准备前往镇上,可是在路上就发现了不对劲,于是迅速的躲到了这个隐秘的山洞,幸运的躲过了那场浩劫。...

神劫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神劫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神劫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

第11章意外

被关在黑暗潮湿的地牢里,云天的心里满不是滋味。地牢里犯人很多,装得挤挤的,大多数是军人,看来这里的战事的确频繁。不过让人奇怪的是,这些并不是新河帝国的军人。难道这么的多年没出来,天机星真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至于新河覆灭了吧。那些是哪国的云天并不知道,毕竟见识得少。不过在地牢里的感觉可是非常的不妙,昏暗潮湿,又臭。想想自己三十多年没出来,刚出来才享受了一天就被丢进了这肮脏的地方,见鬼了。

都怪自己太大意了,偷到了银票就在旁边的裁缝店花。这地牢的守卫比较森严,大概是因为这里主要是关的是军人的缘故吧。也是因为这里的守卫森严,自己这么的个大盗才会被关在这吧。不过这样子的守卫还不放在自己的眼里。只是自己不能轻易施展真元力,而且逃出去容易,但是背着个在逃大盗的罪名对自己做事不是很方便,万一弄个公告出去,而且这里是边陲地区,各国的人都有点,那时候人人都知道自己这副尊容了可就真的不好办了。虽然自己可以很容易幻化出另外的容貌,但是那可不是一件舒服的事。

牢里的军人大多是有伤在身的,由于没有得到治理,伤口发炎溃烂的很多,整个牢房臭气熏天。云天可不想靠近这些臭烘烘的人。

不过这里实在太小了,到处都是人,云天只好到一个人少一点的地方呆,想一想脱困的办法。

小兄弟不是军人吧,怎么也被抓到了这里?

云天吓了一跳,这里竟然还会有人理会自己。回头一看,是呆在自己后面的一个糟老头子,浑身衣服邋遢,蓬头乱发,头发已经将他的脸遮的严严实实的,声音就是从他那黑成一团的头上发出的。由于他实在太脏得可以,周围竟然意外的比较少人。

不过这些都并不让云天感到意外,毕竟在这样子的地方,象他这样子的人也见惯不怪了。令云天惊讶的是,那个糟老头竟然是个修真者,而且已经到了初窥中期,隐隐有突破的迹象了,云天感到有点不可思义。不是说这个星球的修真者已经绝迹了吗?怎么还有修真者在,而且居然是在这样子破烂的地牢见到,难道他也是不敢轻易施展真元逃脱?但是也不可能啊,修真者本来就没有多少红尘牵挂,不用真元也是一般人所不能抵挡的,他大可以一走了之啊。

小兄弟,是我在和你说话。怎么是不是嫌我这个糟老头子太脏?也难怪,是人见到我这副尊容都会作呕的,哪里还会理我。

云天一楞,既然有修真者,那么是不是对自己的事会有影响呢?又会有什么的影响呢?见老头子又在问话,云天赶紧回话,不管怎么样,也许交一个修真朋友也是有好处的。

前辈莫见怪

,晚辈失礼了。

有什么好失礼的?本来我这糟老头就是这样子,一百多年没有洗澡了,就是这么的样了。

云天故做惊讶说,说道:一百多年?前辈可是高人啊,能活一百多年还那么生龙活虎的,晚辈有眼不识泰山,失礼了。晚辈叫云天,不知道前辈怎么称呼呢?云天本来想胡乱兜个名字的,但是云天本来就是遇强则强的硬骨头,就算要办事,也不至于要改名换姓,索性说出真名,反正他也不可能认识,初窥期的修真者,千年前的事他不可能知道。

老道道号开弥,你就叫我开弥子吧。不过在别人面前就叫我老开好了。嘿嘿,难得有一个不是军人的小伙子进来。

云天晕倒,自己想进来的么?前辈是修真者?怎么前辈还留在这里不肯出去啊,对前辈这样子的高人来说出去可是很简单的啊。

我在等一个人,已经三十多年了。不过我想,我很快就可以离开了。开弥子说完之后,看着云天神秘的一笑,笑容实在难看。

等谁?一个修真者居然会在这样子的地方等人,云天实在是想不明。

开弥子略微一想,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伸出黑糊糊的手,只不过手上有点点不明显的雷光。

雷霆诀!

竟然还有会雷霆诀的人,而且还是在这个星球上。虽然只是一个连入门都只能算是勉强的修真者,但是毕竟是一点希望。云天心里一阵激动,往事一幕幕的重现眼前。一个纵横修真界成千上万年的大帮派,一个即使面对仙界至尊威严也毫不屈服的门派,一个敢做敢当的门派,一个让整个世界都为之震惊的门派。可是,却是在那无可抗衡的权威下,瞬间毁灭了。

毁灭,成为了云天刚刚恢复记忆时候想到的第一个词,也是看到了的第一幅画面。一座巍峨的高山,傲气而且有些霸道的旗帜。可是,这么的一座逶迤的高山,却在一瞬间被一道雷给劈倒了,化成了灰烬。是一道非常强横的雷,权威,代表的是无上的权威。雷,在所有明归人的心中,甚至是在整个修真界中,几乎成为了明归的代表,可是,那一幅让云天永远也没办法忘怀的画面当中,代表明归那巍峨的高山竟然是湮灭在雷光下,代表权威,而且不是力量的雷。

牢房里一下子变得安静了。开弥子看到了云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想得那么出神,心下禁不住有点乱。刚才的那份确定有些动摇,甚至在想着如果眼前的这人不是自己的师祖的话该怎么办。开弥子暗恨自己太过心切了。仅仅凭刚才那点迹象就判断他是师祖。开弥子心里一惊,突然间想到,会不会他是别的修真者?如果是,那问题就非常严重了。

回想起师傅的吩咐,开弥子暗暗给自己定心。在来之前,师傅就交代

过,要来这个地方等师祖。可是自己仅仅凭眼前的人名字叫云天并且知道修真这会事就以为他是师祖实在是太过大意了。万一不是,那会不会是师傅的吩咐被谁知道了呢?如果是那样,那为什么到现在才派人来,难道是他们现在才知道?那么,师傅他

开弥子大惊,望一眼眼前的云天,心里暗暗防备。

从深沉的记忆中回过来,云天看向开弥子。看到了开弥子如此戒备禁不住感觉到好笑,这样子似傻非傻的弟子实在有意思。云天也伸出了手,手中一小团雷光一闪而且过,比之开弥子的更精纯。

开弥子看到了云天手中的雷光,悬在心头上的一块石头终于是落了下来。脸上带着歉意,开弥子微微的拱手,以做请罪。云天微微的点点头,表示无妨。

能够刚刚恢复记忆没多久就遇到明归的后人,云天心里非常兴奋。刚想问问这个弟子关于后来明归的事,突然间想起了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赶紧问道:

现在的度微帝国怎么样了?

开弥子一楞,不明白云天为什么会这么的问。

度微帝国这些年都没什么变化,就是换了新的君主,是皇长子继承的王位。开弥子传声,说道:师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度微没有事,云天心下安定了许多。

突然间看守牢房的守卫被暗器悄无声息的被打晕了。接下来是牢房的门被打开了。云天一阵错愕,自己怎么一点都没有发觉,是不是自己真的功力不够还是想的太郁闷了,以至于什么都没有注意,云天暗暗告戒自己以后一定要小心才好,不能太大意了。

看到了有人进来,开弥子一阵高兴,师祖不想杀出去,但是不至于让凡人救吧。但是立刻开弥子就傻眼了。因为他看到了进来的人在认出了云天之后,立刻挥刀砍了过去。

开弥子一急,马上就要发作去消灭那进来的五个黑衣人,不过云天突然间传音制止了他。开弥子一楞,突然间就反应过来了。

果然,在那杀手就要扑到的时候,一枚暗器打中了他的肩膀。接下来就是从外面又进来了三个黑衣人。不过好象后进来的黑衣人特别厉害。两批人打了起来,没多少招,先前的五个人就被解决了。

三个人中的其中一个身子比较小的来到云天面前,将假装熟睡的云天弄醒,然后立刻催促他跟着离开。

云天睁开了双眼,说道:你是?我认识你吗?然后故做惊讶害怕说,说道:那是谁,怎么死了五个黑衣人?你们的同伴?

云天面前的黑衣人索性拉下了面纱,竟然是白天那首饰店的掌柜的,说道:那是你的仇家,弟弟偷错了地方,卷入了一场民间的纷争。现在弟弟跟姐姐走吧。

民间的纷争,那么这个掌柜是官方的人?可是为什么要蒙面来搭救呢?还是有

什么企图?

见云天发愣,掌柜的拉着云天的手就往外走。云天一挣,挣脱了她的手,说道:你到底有什么企图?为什么要救我。我可不想背着罪名出去,省得以后麻烦。我爹会来救我的,我爹可是大将军。云天信口胡兜。

掌柜的明显一楞,没想到云天会这样子说。当将军的爹?当将军的爹的儿子会没有卫队?会被当大盗抓起来?却没有注意到看似文弱的云天竟然可以轻易挣脱她的手。

弟弟真幽默,难道弟弟真的要等你那‘将军’爹爹?姐姐我现在可是片好心哦,弟弟要辜负姐姐的心意么?

云天决然的点了点点头,逗得掌柜的轻声的的笑了起来。弟弟,你就别装了,你除了可以算是不明神秘的人物外,还是什么?恩?

既然姐姐是明白人。那么我也不装傻了,都是一个道上混的。

掌柜的扑通一笑,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说道:一个道上的人,弟弟可真会拉人下水啊。

不是么?那你为什么要救我哦。脸色一正,严肃的问道。刚刚出来就遇到这样子的事情,云天可不敢大意。

因为你是我的弟弟哦,这个理由可是很充分哦。不想掌柜的却嬉笑着这么的说。

那就是说我们是一个道上的嘛,姐姐还说不是?劫狱救人也能这么的有恃无恐,云天反倒来了兴致,索性跟她罗嗦起来。

是是,就算是,那么道上的弟弟,现在可以跟姐姐走了吧?恩?掌柜的终于是有点不耐烦了。

我呢,突然间爱上了这里了。云天笑着说,他自有他的打算,这样子贸贸然跟着走可不算得上是一个好的决定。

你!你要气死姐姐么?姐姐对你这么的好,你就这样子对待姐姐?

姐姐既然是对弟弟好,那就不应该让弟弟背着罪名出去哦,那样弟弟岂不是要永远都躲在姐姐的背后,不能离开了。我会感到愧疚的。

荆姐,外面有人来了,快点。

叫荆姐的掌柜脸色微变。

看来我可爱的弟弟一点也不笨啊。我们走,明天再来。说完,就带人走了。接下来听到外面一阵乒乒乓乓打斗的声音,接下来就是大叫抓住他们。然后就是有官兵冲了进来。

云天懒的理那么多,一甩头,睡觉去了。

第12章脱困

天亮之后,就有人来找云天了。不过令云天惊讶的是,并不是昨晚说会在今天再来的荆姐,而且是行刑的差官送好东西来了。

云天顿时觉得够滑稽的,自己在凡人之身的时候从来没在偷这一行栽过。现在厉害了,却在这一行栽了,还要问斩,搞笑。

这位大哥,就算我罪大恶极,也不至于不提审就砍我头吧。

小兄弟,那是你倒霉,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云天自己都晕了。不过也不管了,在这么的肮脏的地方呆了一夜,够不好受的了。难得有美食当前,怎么能不享受一下呢。

师祖,现在怎么办?开弥子传音道。

能怎么办,我只好吃饱喝足了去服刑了。可惜怕他们误会我们是同党连累你,不然可以叫你一起过来吃。云天现在反而且不急了。急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那个什么荆姐既然说今天会回来,就凭她敢劫狱这一点,估计她是会回来的,至于她是什么目的,自己也管不着了,反正大不了到时候,打一场,然后溜了。想通了,心情反而且轻松了,也不理会开弥子,顾自吃喝。

大约过了一柱香时间,也不管云天吃饱没。进来了个军官,赶着云天就去行刑了。

看到了这样子的情形,开弥子几次想出手,但是都被云天制止了。

被关在一个木笼子里,云天心里感觉怪怪的,砍头的滋味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似乎是怕夜长梦多,车队也不游街了,而且是抄近道直接去刑场。云天自己都觉得好笑,自己还没有出来多少天,就这么的讨人厌了。看来还是在山里的好,云天现在都开始有点羡慕天灭和云海了,摸着把胡子在山里多自在。

行刑的较场密密麻麻的围满了军队,却没有围观的群众。看来官府连公告都没有发就要砍自己了,至于这么的急吗?

更让云天郁闷的是,云天无意间抬头,发现太阳还没有出来呢,说道:恩有意思,冒犯爷爷我,有你好受的,我就陪你们玩玩。

很快,云天就被送上了行刑台,主持的官员这个时候,显得有点战战兢兢的,不知道在害怕什么?不过他倒很干脆。云天到了台上还没跪好,他就把令牌一丢,大声说,说道:斩!

干脆利落,云天倒也不急,反正即使刀到了脖子上也砍不下去。云天只是想看看那位荆姐会不会来。

说斩就斩,刀手立刻将牌子拿去,然后就挥起了大刀。果然,就在这个时候,暗器袭来,刀手应声倒地。

云天郁闷的想着:又是这一招,有没有点新鲜的。完全不在意发生了什么。

行刑的军队果然早有防备,自有高手隐藏其中,马上发现了放暗器的人。而且放暗器的人索性杀了进来,预防军队的人对云天下杀手。云天微微的一探,便知

道是昨晚和荆姐一起劫狱的人。但是荆姐并不在其中。云天也懒的管那么多,反正到时候自然知道。

现在云天却是乐得看这些凡人争斗。纯粹的以武工来打杀,云天也暗暗偷学几招,毕竟以后不能经常用真元力,学点这些东西有用。

两方人打得难解难分,毕竟都是有所准备的。不过似乎荆姐更精明一些,她的人都是和守卫的人一个打扮,让守卫的人吃了不小的亏。

正当双方都打得难解难分的时候,主角果然出现了。荆姐一袭紧身的侍卫打扮,带着什么令牌前来。

云天在想,如果自己还是王子的话,那么是不是那样的东西自己也有呢。云天可以清楚的看到了,上面写着如朕亲临。

令牌果然有效,双方都停了下来。然后荆姐就带着云天和那帮劫囚的人一起走了,没有人发现什么不妥,看来双方都是心知肚明的。不过却是因为这样子,他们却忘了传令的人和劫囚的人在一起这是可以做点文章的。

荆姐在把云天带走后竟然直接带到了城外,而且城外已经准备好了马匹在等待了,还有一队轻甲骑兵在做护卫。

荆姐这是带我去哪啊,要带小弟去卖了么?

这次荆姐却出奇的不好说话,说道:别说那么多废话,上马!不能让他们追上。

那倒是,可是我不会骑马啊。云天这句话倒是真的,九岁就做了乞丐,哪有机会骑马啊,做王子的时候也是乘轿或者坐马车。

荆姐没有废话,直接用剑柄往云天脖子上突然间就是一撞。云天立刻条件反射的要抓住她的手,突然间想起来自己现在的身份,只好老老实实的挨了荆姐一下,然后装晕了过去。

然后荆姐直接将云天横放到自己的马上,策马就外东北方向赶。

队伍大概赶了四刻钟的路,荆姐的话就应验了。在出丹星城十多里的树林里,队伍就遭到了拦截。

该死的混蛋,昨晚走了不就好,搞出这么的多麻烦事。卫队,给我扫地。

云天心里在偷笑,越麻烦就越好玩,自己就越容易搞清楚是怎么会事。

撕杀又开始了,而且荆姐和他的贴身护卫没有停留,直接冲了过去,卫队也不敢恋战,不断地的往前冲。

荆姐的武工很不错,竟然是没有任何人可以抵挡得了。云天这样子在马上的感觉却不好受,都横躺在马上了,还要跟着冲锋。不过好在荆姐的武工高强,所以倒不用云天担心自己不得不出手挡住威胁。

就这样子一路颠簸撕杀,大概冲过了四批阻击。让云天大叹林月的人反应就是迅速。才临时被一面令牌突然间救走,就马上组织好了各个关卡险要的阻击。

到第四拨阻击的时候是在一个险隘的山谷里,在这里,由于是在两边山隘放下了巨石,所以这次队伍损失

惨重。但是令云天惊讶的是,在漫天的飞石下,荆姐竟然能够很顺利的避开任何的石块,白白让云天担心了一场。

云天突然间对荆姐产生了兴趣,一介女流竟然在武学修为上如此之深,不知道她练到了什么程度呢?云天放出一点点神识试探荆姐。这让云天吓了一跳,聚气,荆姐竟然是到了聚气期了,眼看就要突破到初窥,真正成为修真者了,怪不得如此厉害。云天暗骂自己太大意了,竟然事先一点都不觉察。不过回头想想,或许是自己太过小心了,以至于不敢放出一点点神识注意周围的人。

这里越来越有意思了,荆姐竟然也是修真者,不知道她的目的又是什么呢?难不成也要叫自己师祖?不过看荆姐那小心谨慎的样子,要救自己必然会对自己已经有所了解了,那么就不会那样对待自己的。那么她真正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还能让轻骑兵做护卫,有意思啊。

想到这,云天突然间想起,开弥子还在那肮脏的地牢里享受那美好的待遇,等待自己的指示呢。不过他都呆了三十年了,习惯了吧!想到这里,云天差点笑了出来。

一路上的颠簸,在经过那次山隘的打击后,后面跟着的人没有多少了。云天暗自叹息,不知道这个队伍,能不能安全到达目的地呢?还剩这几个人还有什么作用呢?前面还有多少批阻击呢?

云天小心的饶开荆姐,将神识放了出去探路。然而,不探不知道,一探吓了一大跳,还差点给荆姐发现了自己外放的神识。前面两里路外竟然是一大队军队,不下五万人的军队。

眼看渐渐的就要接近,自己这里还剩不到二十人,云天也急了,在快速的思考着怎么办,还差点从马上摔了下来。好在荆姐一直在按住他。

快马加鞭,两里路很快就到了。云天也只能见一步走一步了。然而看到了了前面的部队,队伍没有停下来,反而且大家都是心里一松。

云天于是知道是怎么一会事了。

第13章玉佩

林月的国都叫云霄城,是建在一片终年云雾缭绕的山峦当中的。由于山体的影响,整个城市几乎都是分作一小片一小片的,不过倒也错落有致。云天城的建筑大多是以银白色作为主色调,大概是因为林月以月为名的缘故吧。

林月的宫殿更是建设在云霄山脉主峰凌云峰上面,无论站在哪一个方位,都能清楚的看到了全城的景观。据说,凌云峰还是整个大陆最高的山峰。林月国把宫殿建在这样子的地方,大概也符合林月人俯览天下众生的志向。

凌云峰上,终年是漂浮着云雾,居住其中,都能很深切的感受到其中的清寒和宁和,就好像月光般的冰冷凄清而且又安然宁静,缭绕的云雾更衬托了云霄城若仙居妙境。

作为一国都城,云霄城是大陆各国中最清淡的城市。也许是因为云霄城高跷的地势让许多人望而且却步,也许是因为云霄城的人太过清高。不过云霄城却是最有文人骚客风味的城市,也是因为喜欢这里的清淡,和仙境般的感觉吧。

云天却没有心情欣赏这里的清傲的美景。被荆姐挂在马背上,一路不停的颠簸赶路,那份感觉可不怎么妙。对于云霄这个名字倒很熟悉,以前有个叫云霄阁的阁楼就是在这个山峰上面。

不知道这里的皇宫叫什么名字呢?这个倒引起了云天的一点兴趣。不会叫云霄宝殿吧,真要那样,不知道仙界会不会出面管呢?

从城门进入的时候,云天看到了了那个名字:临月宫。

一点创意都没有,临月宫,临月就很好了吗?叫云霄宝殿才有意思。

云天顾自嘟囔,不知不觉就进入到了皇宫里面。进到里面,荆姐策马径直往右边走。

云霄城的街道比较冷清,到了皇宫里面就压根没人了,不过却是种了很多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倒也符合林月国的风格。林月国土多山,只有西南面有点平原,所以林月以山立国,自然对植物情有独钟。

丞相住在宫里,看来这里还有宫内宫了,不知道又叫什么呢?

大约穿越了四条街道,终于来到了丞相府。丞相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气派,倒是出乎想象的典雅。这里都是以典雅作比较的。

来到丞相府,荆尘把云天带到一个别致的院落里,带着命令的语气吩咐云天不要乱跑就离开了。云天正无聊的想着出神,没过多久荆尘突然间到来,拉着云天就走,说道:啊红出事了!

云天一楞,啊红?谁呀?

云天过去的时候,屋子里只有两个人。不用想,就知道那个在床前不远的是这里的主人丞相大人。丞相是个约莫五十岁左右,留着一把白胡子,似乎要装仙风,不过那臃肿的身体,怎么看怎么不像道骨,弄的挺滑稽的。

见到云天,荆科也不想废话了,直接拿出一

快玉佩,丢给云天。云天接过玉佩,一看,竟然是云海给自己的纪念品。难道是它闹出了那么多事?看来自己想忘记这个弟弟都难了。

在一边的荆尘解释,说道:玉佩是妹妹带回来的。

妹妹?云天感觉到莫名其妙,小心的走到床边掀开那层白色的布。一张开始有点熟悉的脸出现在云天的面前。云天猛然转过头看向荆尘。荆尘脸色有点苍白,强忍着泪水点了一下头。

原来当云天在丹星城大摇大摆的出现的时候,很多人就已经盯着他了。丹星城是一个前沿不小的城市,所以也是各国超级间谍的乐园,云天那么招摇当然会惹人注意。接下来就是各路人马都查了云天的底细。结果,没有任何关于云天的资料。后来云天去了荆红的那个情报点。荆红被吓了一跳,担心是有什么事,更担心其他人把目标放她那。不过呢当荆红接近云天的时候,却发现了一样东西。就是这玉佩,因为当年荆科年轻的时候曾经帮陛下亲手交给一个人,不巧又曾经给荆红讲过。所以,当她看到了玉佩的时候就拿到手了。这事事态严重,荆红才做出了那么多的事,还亲自回来,以至

因为你手中拿着玉佩,而且现在正直当今陛下病微的时候,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所以这些事就是关系重大。你荆尘声音有些嘶哑的说道,或许是因为平时不怎么在意,当真正失去了妹妹的时候,才真正的感觉到那份痛苦。

那块玉佩是云海送给云天的,在他们流落街头的时候,云天也没有动过那块玉佩的主意。没想到现在竟然是这块东西惹出了事。不过云天却不大明白这是为什么,毕竟是三十年的时间过去了。

皇权争夺?可是,你们看,我像五十多岁的人吗?

不像,不过呢难道就不可以是后人么?一直没有说话的荆科板着脸说道。说完之后,荆科看向了云天,眼神中,却是期待,一种对于权术眷恋的期待。

云天现在终于明白是怎么会事了,说到底是他们把自己当云海的后人了。而且云海当年是从林月送到明归当人质的太子。能够致骨肉子女的生死于一旁,一心只为权术而且活的人,云天一点也不喜欢,而且是出自心底的厌恶。阿谀的奉承带来的只会是背叛,云天永远也没办法忘怀那个血腥的晚上,只有忠诚的贤臣才会致死不逾,而且他们眼中,权术却是毁灭的来源。云天坚定的摇摇摇头。

荆科一看,不由得慨叹一声。

是老夫太贪恋权术了,还因此害死了自己的女儿,报应啊。云天,我也就不卖老了。我知道你说不定还比我年纪大。

云天一听,这可麻烦,莫非他发现了什么,可是他明明是个凡人啊。

荆丞相这是什么意思?

荆科没有理会云天的话,仿佛他刚才所说的不过是一个很明了的事实。荆科背过身不看云天,其实不过是不希望自己太过失态。有什么打算?

话已经说得够明白了,云天也不想再装糊涂。轻轻的将那块白布盖上,云天转身看着荆尘,却不敢面对荆科,这样子对他或许会好受些。

度微。云天淡然的吐出这两个字。

荆科缕了一下胡子,眼神有些奇怪,看不出对于荆红的死他有什么伤心的。样子有点像一个看开了世事烟云的隐逸者,又像因为境界的提升,已经看淡了一切。只是云天看不出荆科到底是什么功底。没有看那床上的荆红,荆科看看荆尘,有些深沉的说道。

过一两天就出发,由云使者出使度微国。顿了一下,荆科有些吞吐,说道:老夫希望云天你能带尘儿一起走。

一旁的荆尘没有支声,只是很不情愿,却不敢说什么,把脸转向了另外一边。

云天看向荆尘,见他没有反应。却见荆科看着床上,臃肿的老脸上似乎就要老泪纵横了,云天心底一阵愧疚。

我答应你,那么,在离开之前,我想办一点事。

尘儿,你挑三千的卫兵,由你带队保护云公子。荆科脸色由阴转晴,马上离开了。看那样子,他压根不把荆红的死放在心上。

云天心中一阵苦笑,说道:如此就谢过丞相大人了。

与《神劫》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