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小说最新章节-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在线阅读

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

时间:作者:苦橙

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小说简介:家庭突遭变故,她被迫卖掉自己,买她的却是初恋情人!两天两夜的羞辱与摧残,她拿钱走人,以为从此以后再也不会相见。订婚典礼上,他突然现身,竟是未婚夫的亲舅舅!他将她抵在墙上:...

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

第11章吻三分钟

楚云天洗澡一点也不费事,在军营里呆了十四年,他早已经养成了雷厉风行的作风,洗澡也是快刀斩乱麻。

唯独对感情,他做不到快刀斩乱麻!

所以他要左云儿帮他洗澡,不过是想借此机会使唤和羞辱她而已。

他原本就是众人眼里的野孩子,在军队里经过了十四年的打磨,他骨子里的那股野性依然存在!

一个野性的男人是危险的男人,而脱下了军装的这个男人就相当于褪去了伪装的野兽,有更强的攻击性,也更加危险!

左云儿的脸红得惨不忍睹,为他洗澡,她的视线就无可避免地要落在他的身上,那男性特征不仅让她羞涩,还让她觉得恐怖,因为她总是会联想起视频里的情形!

她害怕地想,他会不会这样对她?

呃!她又要反胃了!

现在她和他近在咫尺,她脸上的红晕却不是他希望中的爱情的颜色,而是尴尬和难堪!

吻我!他突然说。

左云儿楞了楞,她刚才想吻他,却被他硬生生拒绝了,现在又要求她吻他,是什么意思?

行动!他加重语气命令:吻三分钟!

好吧,这人当兵当成职业病了,连接吻都有很强的时间观念。

迟疑了片刻,她闭上眼睛,将嘴唇贴了上去。

这并不是他们的初吻,但她的初吻是给他的,而他的初吻也同样给了他!

他们的初吻,在八年前的那个夜晚,已经印在了对方的嘴唇上!

这个吻,对于左云儿来说,是迫不得已的出卖,是背叛后的忏悔,也是心甘情愿的赎罪。

而对于楚云天来说,却是报复和惩罚!

左云儿吻得很小心,也很投入,不管他有多恨她,今天她都必须顺从他的心意,希望能够达到他的满意!

够了!楚云天粗暴地一把推开她。

他身体里的能量已经达到了饱和状态,左云儿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对他的致命诱惑,她在挑战他的极限!

滚出去准备!

左云儿转身默默走了出去。

准备什么?她不知道。她的视线在客厅里游移,落在了那瓶楚云天没有喝完的红酒上。

她的眼睛突然一亮,清醒的时候她无法放松面对他,那如果喝醉了呢?

喝醉了,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他是谁,她就可以彻底放纵一回了吧!

左云儿走到茶几边,抓起红酒,将瓶口对准嘴唇,毫不犹豫地灌了下去!

左云儿喝得很快,一口气喝光了瓶里的酒。

怕不能醉,她又把另几个瓶子里楚云天没有倒干净的酒全灌进她肚子里去了,然后端了一杯水喝,将嘴里的酒味冲下去。

楚云天擦干身上的水围上浴巾,出来又上了个洗手间。

他回到客厅的时候,没有注意茶几上的红酒,只冷冷瞥了左云儿一眼,说:到卧室来!

左云儿水若无其事地喝着水没有回答,她不想现在进去,想要等到酒意上来后再进去。

左云儿!楚云天突然转身暴吼:我说话,你必须回答!

身为军人,他最恨的是手下的士兵不服从命令。

第12章别样的惩罚

左云儿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吼惊得一抖,手里的杯子啪地掉地上去了,砰的一声响,碎渣飞得满地都是。

她看看地上的玻渣,又看看楚云天,不知所措地说:对对不起!

楚云天的牙齿咬得很紧,如果左云儿是他手下的士兵,这么笨手笨脚地,他早就拍桌子大吼喊滚出去了。

一分钟时间,打扫干净,进卧室!

哦。

楚云天看左云儿不卑不亢的样子就来气,加一句:超出一分钟,扣十万!

时间与金钱挂钩,真是提高效率的好方法,左云儿立刻手脚麻利地干起来。

她急急忙忙冲进卧室的时候,楚云天站在窗边看外面的风景。

左云儿小心地说:我好了,可以开始了吗?

她的脸上有点发烧,身上也有些发热,她觉得酒意要上来了,希望在自己没有醉得人事不醒的时候就跟他做完,把钱拿到手。

楚云天没有说话,他的心里在冷笑,左云儿急于想和他做那事,想快点拿钱走人,他偏不让她称心如意。

跑一圈。

什么?左云儿不解地看着他的背影。

从这间卧室开始,把每个房间跑一圈,包括洗手间和淋浴间。

左云儿想问问为什么,又没有问,问了有什么用?不会改变他的决定!

她说:现在开始?

开始!

左云儿立刻转身跑出去,到客厅,到另一间卧室,到书房,到洗手间

她跑回来了,站在楚云天背后,说:跑完了,可以开始了吗?

她的心里很急,她感到越来越热,有些后悔刚才喝多了,应该只喝半瓶就好,如果什么都没有做就醉过去了,那这一百万就拿不到了。

其实左云儿的担心是多余的,她刚吃过饭,喝了酒后又没有出去吹冷风,酒意没这么快上来。

楚云天嘴角的冷笑更浓,说:跑一圈用了一分钟,速度太慢。再跑二十圈,十五分钟完成。

啊?

做不到?他的声音很冷:做不到就滚!

左云儿咬咬牙,转身就跑。

跑了一圈回到这里,他说:谁叫你跑的?

左云儿懵了:不是你

我喊开始了吗?

左云儿快晕了,这人什么毛病?

他转过身看着她:一切行动听指挥,我没有下令开始你就跑了,这是目无长官!

左云儿忍不住了:楚先生,你弄错了,我不是你手下的兵!

要做我的女人,首先要学会当好我的兵!

我我不是你的

她不是他的女人好不好?

如果不服,你马上可以走!楚云天强势打断了她。

左云儿胸脯好一阵起伏,压下心里的愤怒,说:楚先生,可以开始了吗?

目无尊长,道歉!

左云儿心里默念:小不忍,则乱大谋,小不忍,则乱大谋!

她低声下气地说:对不起,楚先生

叫军长!我现在是少将军长!他有意提醒她,让她明白他的身份!

四年前的他很低调,怕她自卑,他从不在她面前提他的步步高升,结果她以为他只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小兵,因而嫌弃他,跟了那个富二代。

现在他的身份和地位她只能仰视!

对不起,军长!

你错了没有?

我错了。

哪里错了?

我目无长官,没有听你的命令就擅自跑了。

楚云天冷笑,性子再烈的士兵,他都可以将他们驯得服服帖帖,何况这个欠了他情债的小女人!

他拿出手机看看时间,说:开始!

第13章不喜欢重复

左云儿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数:一圈,两圈,三圈

怕超出时间扣钱,她跑得很快,二十圈跑完,只用了十四分钟。

不过她也累得够呛,虽然路程不长,但这种转小圈子跑比跑直路累多了,转得她头晕眼花的,回到楚云天身边的时候,都脚步踉跄了。

她喘着气问: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楚云天火大起来:你除了迫不及待想跟男人做那事,就没有别的事做了?

左云儿很无语,她只不过想早点拿到这笔钱送到医院去,怎么就成了迫不及待想做那事了?

做二十个俯卧撑。他又下令了。

什么?

要我重复?

不喜欢重复,这是他作为指挥官的第二个特征。

可可为什么?

她是来卖自己的,只要陪他上床,她就拿一百万走人,可他为什么要让她做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跑步就不说了,还做俯卧撑!

楚云天一双黑眸冰冷地看着她,说:五分钟之内完成,超出一分钟扣十万。

他拿出手机调出秒表:计时开始!

左云儿想要抗议,又怕超过时间了真的扣钱,如果扣她一百万,那她就白陪他上床了!

她慌忙爬下去做俯卧撑,一边做一边数:一、二、三

他看着她起伏的身姿,眼前出现了一幅久违了的画面,耳边响着两个童稚的声音:一、二、三

在十八年前,他们就学会了做俯卧撑,他说他长大了要去当兵,所以要多锻炼,她说:那我陪你锻炼。

那时候他十二岁,她七岁。而他那时候想去当兵的理由,是因为她喜欢穿绿色军服的叔叔。

于是每天下午放学回家后,他们都要先做完俯卧撑才做作业,还要进行比赛,输了的第二天要帮赢家背书包。

她总是输,他做五个,她只能做一个,他做十个,她只能做三个。

他是很认真地在锻炼,她就不是了,做着做着就耍赖,他又哄又逼才能迫使她坚持。

当她能做到十个的时候,她怎么也不肯坚持了,只做十个,绝不多做一个。

她说:你看看,看看,我这胳膊好丑,这么粗,你看佟思月的胳膊好漂亮。

佟思月是左云儿的同学,跟周云浩也很熟。

他说:你不坚持锻炼,别人欺负你,你都打不赢。

她嘻嘻一笑,说:有你保护我就行了。

她不知道,那时候她的这句话让他的心里涌起了豪迈之感,他决心要保护她一生,不让任何人欺负她!

其实他一直都在保护她,为了她,他数次跟别人打架。

有一次跟一群孩子打,他被打得头破血流,左云儿哭着把他扶回去,养父还破口大骂他,把他按在凳子上狠揍,问他为什么打架。

他看着泪流成河的左云儿,咬着牙一声不吭。

左云儿数到十,动作明显慢了。

从楚云天回到他生父身边后,左云儿就没有再做俯卧撑了,这一停就是十四年,现在做十个已经十分吃力,可她还要坚持做二十个。

她不敢停,怕一停下来就再也没有力气做完了,只能咬牙坚持。

十五个了,她的胳膊酸疼得厉害,姿势已经明显不标准,但她顾不上了,只希望能赖活着做够二十个。

左云儿咬牙支撑着做俯卧撑的时候,她不知道楚云天在想什么。

楚云天回忆了一会儿他们以前的过往,很快就想到了她对他的背叛,就控制不住想要狠狠折磨她!

与《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