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冷情花霸少别过来小说最新章节-娇冷情花霸少别过来在线阅读

娇冷情花:霸少别过来

时间:作者:缘飞尘

娇冷情花:霸少别过来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娇冷情花:霸少别过来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娇冷情花:霸少别过来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小说简介:美丽不是错误,那么美丽的柳依然就错了吗?她的命运为何如此坎坷?从小失去父亲,刚刚开始美好的生活,母亲和继父又同时去世,只留下异父异母的姐妹杨梦晰和她相依为命……但是,还是有一个人,会...

娇冷情花:霸少别过来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娇冷情花:霸少别过来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娇冷情花:霸少别过来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

第11章亲情无限

杨梦晰一直都在大声地喊,所以她的声音有些沙哑,也有些扭典变型,让人听得似乎曾经发生过什么。

柳依然的心突地一紧。

姐姐,你没事吧!

我有什么事!

到柳依然用一种近乎顷尽了全身心的关怀而从也是沙哑着说出寻出和那几个字来的时候,杨梦晰不由得有些愣住了。

她听到的不仅仅是一种关心,而且是一种简直是根本毫不在乎自己而完全在乎他最想要看到的人的那种语气。

依然,你在哪里,你倒底怎么了?

杨梦晰知道在这个时候,她只能把自己的心情放得平静,不能让柳依然觉得自己有一丝一毫的异样,不然的话,她有理由相信,柳依然一定会崩溃的。

至于为什么,她怎么也想不出来,那只是一种直觉,一种由内心深处感知而来的直觉。

我没事,我在公司总部大楼,我找了你一个下午,我终于找到你了你真的没事吧!

杨梦晰在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就狠狠地对自己发誓:我绝对再也不会哭了,再也不会让那种最懦弱的表现,重复地出现在自己身上。

但是现在,她听到柳依然在话筒之中传出来的包含着顷尽全心,毫无杂质的关怀时,她再也忍不住让那滚烫的泪水不停地划落在自己的脸上。

我没事,我真的没事,我现在就在家里,在家里等着你回来。可是我等了半个下午,张妈说你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我京就开始给你打电话。

可是我无论怎么打,就是打不通,总是说你在占线。我打不知多少遍,可就是占线。我知道你平时绝对不会给任休何人打电话打那么久的,所以我在心里猜

我猜你一定是一定是电话丢在了什么地方,却是始终没有挂掉。妹妹,我不怕你的电话丢了啊,我怕你丢了

然而就在刚才,我又再打人的电话时,却发现你的手机关机了你要知道,我和你唯一能够联系得上的,就是这部手机,我太害怕了,太害怕你,你你受到伤害了

所以,终于可以听到你的声音的时候,我终于按不住性子,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只想对着电话,跟人你大喊大叫,甚至大哭一场

而你的声音,又偏偏是那么,那么,那么让人觉得似乎是似乎是,似乎是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妹妹,你说我能不着急么?

柳依然哭了,她本说法是就是一个有些脆弱的妇女孩子,况且现在听到杨梦晰把自己的心声全部向她吐诉出来时,听到杨梦晰更加哽咽的声音时,听到杨梦晰的泪水落到话筒上而传来的轻微响声时,她又怎能不哭,怎能不痛痛快快地哭,大哭一场?

两个人都在互相寻找着对方,这本是一对毫无血缘关系的姐妹,但是在经历了一场家庭变故之后,再通过这样一场相互关心,相互爱护,相互谁也不希望谁发生任何一点一姑娘儿事情的寻找之后,却已变得比亲生姐妹还要亲上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的,亲人。

姐姐,可你怎么用沈问的电话给我打的?你电话呢?他就在人你身边吗?人你们在一起做什么了?你们

柳依然忽地想起自己到公司来的目的,终于想起云子浩发给他的那条可怕的信息,一想到沈问就在杨梦晰身边,柳依然身上三千六百五十个汗毛孔就不禁直竖起来。

我的手机在下午快要到家的居委会的时候,不小心摔碎了,卡也不能用了。我本来是想找你一起出去吃点东西散散心,可是回到家里却发现你已经跑出去了,就只好把沈哥的手机借来用用找你。现在他已经回去了,他现在忙得很,那是为了帮助我们,有他这样的人帮忙,我很放心。

那你们,没有没有,没有那个那个什么吧听着杨梦晰回复正常的声音,柳依然不禁长出一口气。

但是她还不能确定杨梦晰是不是已经在沈问的阴依谋半计划下主动地做出了自己最不愿听到,也是最关心的一件事情。

尤其是听到杨梦晰已经将对沈问的称呼由沈经理,改成了沈哥的时候。

这个称呼,对柳依然来说,已经算是一种超越了某种距离式的称呼了。

哪什么呀你个小臭丫头,你懂得什么啦,我们怎么会那,那什么你是怎么想到那里去的你快给我死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你居然把我给想成那样?

虽然杨梦晰的话气中除了一丝假装的恼怒之外,并没有多少生气的成份。但柳依然也是很害怕个这个姐姐会因为这个真的对自己产生看法,毕竟,在她自己的心里,已经把杨梦晰当做了自己的亲姐姐,一个最亲最近的人。

可是,你那样叫沈问,‘沈哥’,‘沈哥’,多少有点嗯,其实还不算太肉麻,就是有点说实话,这让我想起了泰国,想起了‘沈哥窟’啊

既然已经认定了杨梦晰应该没发生那种自己觉得最担心发生的事,那么一切都好办了,所以现在柳依然只能面对杨梦晰这种亦裸裸地审问开始胡搅蛮缠起来。

好了,好了,不管你了,什么哭啊,笑的,沈哥窟,哼哼,想起了泰国,你怎么不想个人妖啊。我在家里等着你,今天我买了好多零食呢,回来一起吃。

杨梦晰这时心情大好,也不去跟柳依然争辩什么毫无意义的内容了。

可是,姐姐,我的钱,我的钱没有了啊。

什么?没脸有拿钱出去?那你是怎么到了公司总部的啊,那可是离咱们家二十多公里啊,你别告诉我你是走着去的,跑着去的,或是半路被哪位好心的天使哥哥发现,把你给背着或者抱着过去的吧!

我真的没有钱啦!柳依然抗议地跺跺脚,虽然隔着电话,杨梦晰也能听到她双脚在地面上乱踩的声音。

我来的时候一着急,把所有的钱都给了那个司机,现在那个鬼东西早就没影子了,你不来接我,我怎么回去啊。

你可以打个车,到了地方我再下去给他钱啊,笨

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小笨蛋,快回来吧!

听到杨梦晰挖苦的笑声,柳依然撅起了嘴,人家不干嘛,都是来找你找的,都把我急糊涂了,你还笑话人家,真是没良心

好,好,好,我投降,是我不对,我好的妹子,你快回来吧,我一会儿看不到你,都急得就要晕过去啦

听到话筒好运边那边传来的咯呼笑声,柳依然也不禁笑了起来。

可是

柳依然又想起一件事来。

我现在是替那个大爷给公司看门啊,我走了,这个大门谁来看啊。

算了!

一听到了公司两个字,杨梦晰的心就沉下了一大截。

现在公司已经是个空壳了,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人给搬走了,那个大门看不看也没什么用了,你不用管了,快回来吧!

好,我现在就回扶持去。

第12章父子(一)

听到杨梦晰因为公司的事而变得语气沉闷,柳依然也忽然间不好受起来。她走巴拿齐出门卫室,抬头看着这栋十二层的建筑,想像着它昔日的辉煌。

可是,那毕竟也只能是在一种回想和期盼中来表现了,仅仅是几天时间,这栋曾经有多少在外驻足感叹的建筑,竟然变得无人理睬。

这个建筑并不是很高,但是往日在这里办公的那个人,做为杨氏集团主心骨的那个人,曾经坐在这里的时候,至少半个城市也都要仰视三分。

但是现在,唉,世态炎凉啊。就连自己人也早已把能够抢得到的东西,全都瓜分殆尽,全无那些感表情可讲。

嘀嘀,嘀嘀

柳依然可真不知道那个老头子是怎么跨过那道长长的电子横拉门的,这个门虽然看起来不高,但是对于她这样子的女生来说,想要简简单单地克服掉,还真是一时半会儿做不到的事。

正当柳依然骑在门上将要越过门去,既将把这一绝对违反她淑女形象的活动完成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停在附近,而且还一直讨云厌地按着喇叭。

柳依然这个时候已经感觉到自刁己的脸在发烧,这各种令人发窘的情景,怎么就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呢?这也令人太不好意思了吧。

而且正好是自己猫着腰,双脚踩在门上的这一时刻,千万不要被人误会是我是个小偷,到这楼里来偷什么东西,如果是这样,那才就让人终身难忘的——误会呢。

况且,据杨梦晰所说,这栋楼里的值钱的东西都让那些该死的股东们给般得一干二净,而这个门卫老头,似乎还不知道里面的情况。

如果那个司机去报了警,再看到楼里那种乱七八糟的情景,那不绝对认为是她柳依然干的好事才怪。虽然最后的取证之后,会证明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其实跟她一丁点儿的关系都没有。但是这个名声,她也还要背上好长一阵子了。

如果那样,还不如让她直接在一块豆腐上撞死算了。

依然,依然,唉,我的二小姐,你看我都是老糊涂了,走的时候怎么就忘了告诉你这个门是怎么开的了呢?这真是我的失职加失误啊,依然,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都怪我这个人,唉,你说这事,这是怎么说的呢?

这个门卫老头子真的岁太大了,大到了说话都是废话,没有一句切入重点的程度。

而且,当柳依然以为这个老头子会把她扶下大门的时候,柳依然却忽然把自己的眼睛给睁得大大的。

她用一种难以置信,而且就好像见了鬼了似的眼神,看着这位门卫老头儿做着一件她怎么想也想到的事情。

这大爷正在努力地翻上大门,然后往回爬。

她不但费着劲地想翻过这道大门,而且还让咱们的柳依然小姐着实地担心不已,她那脆弱的小心脏随着老头儿那个和那时随意那么一跳就来到了大门那一边的超级动作完全两个世界的行动,颤颤地,随时有可能一头栽过去的,甚至有可能磕到大门上碰个头破血流的慢镜头,去完成这个现在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人认为他能完成的可怕任务。

大爷,你慢着点儿,你可千万慢着点,您可别摔着

在苏二小姐细声细气的惊呼声中,只见那老头儿纵身向前一跳

老头儿安然落地,却是踉跄地向前扑去。

呀!随着柳依然惊呼一声,她感觉精通眼前一阵眩晕,自己倒是先向在她最开始的目的地——大门之外,一头栽了下去

柳依然看着离着她那超级漂亮的脸蛋越来越近的水泥地面,心里头想:这下可完了,这下可全完了,我的脸啊,我要毁容了,我这辈子要就要交代在这里了,我不活了,我死了得了,我一头撞死算了,我

就在这个苏二小姐在心里非要寻死觅活的一瞬之间,忽然,一道灰色的物体,容错码突然门音间出现在她的眼前。

也就是相隔零点零零零零零零零几秒的时间过去之后,柳依然只觉得脖子一痛,接着自己的脑门却撞在一块软软的东西之上。

接着,她的身子也倒在了那块软软的东西之上。她居然没有受伤,这可真是个奇迹。

啊,中国真是个神奇的国度,果然真是一切皆有可能啊

柳依然在心里赞叹着,但脖子上传来的那种轻微的扭挫疼痛,还是让她有些意识模糊。

老大爷,那位老大爷没事吧

就在这个时候,她还是念念不忘那个门卫老头的生死情况。

老大爷没事,我可有事

忽然间,柳依然身子底下的那块软软的东西居然说话了。

难道,这年头连水泥地都成精了?

还没来得及搞清楚倒底是什么回事,但也是在那么零点零零零零零零零几秒时间内抛掉了那种绝对要不得的唯心主义思想之后,果断地爬了起来。

柳依然这里才眨了眨那那双人畜无害的,水灵灵泪汪汪的大眼睛看向那块软软的东西。

哦,原来是个人哦!

这这时候的柳依然还没有完全从那种迷离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但是她的第一判断力并没有全部丢失。不农牧管怎么说,她不但本身就是具有人的最基本特征,而且还根本没达到哪怕一点眯脱离这种高级动物的范畴。再怎么说,她也的的确确地人类社会上遇到了完全符合这种特征,为数众多的同类产品。

本来我是个正常的,但是现在我都快成地毯了

躺在地上费了好半天劲才站起来的那个客串了一把软软的东西的人,终于站了起来。很显然,在他的左额角和右眼眶上,分明地各自有着一块与众不同的颜色,青色。

那绝对不是胎记,也不是纹身,更不是某种装饰。反而像是,被磕到碰到之后才会留下来的肿了一大块的淤血。

第13章父子(二)

一个小姑娘家家的,没事玩儿什么跳大门啊,你再等一会儿能死啊。那个脸上两块青色的微胖年青人,此时已经吡牙咧嘴地站了起来,没好气地数落着一脸不知所以的柳依然。

哎哟!

有人似乎是痛得喊了一声,但绝不是站在大门外的这两个人。

那么,就绝对是大门之内的那一个人,门卫老头!

两个人的眼睛齐刷刷地看了过去,只见那老头四脚着地,趴在那里几乎都站不起来了。

爸,您就别装了!

爸?柳依然看了下眼前的年青人,果然长得有点像那个老头儿脸上的某个部位,原来这个就是那老头儿的儿子啊,可是他为什么会不接电话呢?

如不是这个老头儿那么着急地想找回自己的儿子,并确定儿子没有发生任何事,他也不会跳出大门去之后,就没办法再跳回来而跌得趴在地上。

而且,这个年青人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倒底又是在哪里见过呢?而且这人还算是长得中规中矩,多少还有点帅哥气质的那种,可是,她就偏偏就想不起来了。

等等

柳依然忽地感觉粗些不对劲儿,他怎么会这样跟自己的爸爸说话,居然要自己的爸爸不要装了,这是什么意思?

看见那老头儿拍拍身上土,若无其事地走进门卫室,年青人却是无奈地摇摇头,冲柳依然做了个鬼脸,说道:我老爸的身手不错,可是他这次的表演太失败了,居然在稳稳地站在地上之后,再慢慢地趴了下去,这种表演风格,也太

臭小子,你也太没良心了吧,老爸为你争取了这个机会,你居然不领情不道谢,还在那揭你老爸的短,你倒底是不是我亲生的?

看见老头儿那张气得须发倒卷,而且还有一片泥灰没有打扫开净的,全是褶皱的脸。再听到这老头儿嘴里所说的莫名其妙的话,柳依然只觉得一头雾水。

没什么,我家老头儿想EX妇想疯了,他今天也不知道抽什么邪风,居然说终于找到了终于找到了,就把我连哄带骗的带这到这里,然后你就知道了。

你是说,这是你爸爸为你安排的相亲场面?而那个女主角,居然就是我?柳依然指着自己的鼻子,嘴巴已张得就像一个大大的O型。

她怎么也没想到,在这青天白日,太阳高照,秋高气爽,本来充满了焦虑伤心,现在却已经云开雾散的不知道撞着什么苦皇历的日子里,竟然又碰到了这种足足就是见了活鬼的事。

而且,这种事情又偏偏地发生在她柳依然自己身上。

此时此地,除了用哭笑不得四个字来形容苏二小姐的心情,也实在是找不出什么适合的字眼了。

你,你这个不肖子,居然把你老爸出卖得干干净净,你小子,哼,我真是好心没好报,我真怀疑你倒底是不是我亲生的,真是的,这个样子,能是亲的?

老头儿在那儿吹胡子瞪眼,然后从里面把横拉式伸缩电子门打开,又从里边出琮。

老爸,您说您,生什么气啊,是不是亲生的您问我我哪知道,您还是问你自个儿吧。

你老头儿已经气得满脸通红,已经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可是柳依然却觉得,这老头儿虽然脸上在红,可是他的眼珠子怎么就转得那么快呢?

这是你的钱!

柳依然又吓了一跳,我的钱?她心里在问,却没有说出口来,只是用疑惑的眼神看向那个年青人。

你来这儿的时候,多给了我不少钱,这些钱让你坐车在市里转上三天天夜都够了。

看着柳依然眼神中释放出来的那种迷惘和迷糊,其实她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人那么眼熟了,原来,这个就来的时候的那个司机啊。

年青人挠挠头说道:可不是我这个人贪心,而是我不想见到我这个整天教我找女朋友结婚的老爸,所以在接了你的钱之后,连看都没看,我转身就跑,这个,那个,嘿嘿,真是不好意思。

那没什么,谢谢你啦,我正秋秋愁着没钱坐车呢!

唉,你可别谢谢我啦!

年青人却是无标地摇摇头,说道L:为了快点离开这里,我的手机都掉在脚底下,我加油门的时候,心里还纳闷呢,今天这脚油怎么给得这么快,真是太给力了。结果却是我的手机垫在脚底下,正好多出那么一块,你说那能不给力么?

结果,我在加第二脚油的时候,就听到了我这台心爱的,市场价值怎么也要好几十块钱的二手手机,就这样离我而去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你爸找不找你,你可不知道那地给他急得,都成了什么样子了。

柳依然笑了,她终于笑了,就这么一个笑容,便让她自己觉得胸口里那些闷气全都散发出去了,感觉会聚很舒服很多。

也就是这么一个笑容,却让门卫老头父子全都惊呆了。

呃,呀,唉,你看我这老头子,嘿嘿,以前也见到依然到这里来玩,可就怎么是这次才发现你笑得那么好看呢

行了,老爸,人家苏小姐是大家闺秀,而且还没高中毕业的学生,据说成绩在学校里回回考试溶解度排到前三名的,那是前途不可限量。我是个啥?我只是个一天天只知道胡吹乱侃,胡吃海喝,不务正业的穷出租车司机。

而且,这事他也前后压根就不搭调啊,算了,苏小姐,钱给你,你去哪?如果可以的话,我拉你去,这趟活,我白捎了。

这个,我那就坐你的车回去吧,但是车钱不一分不能少算了的,你也是靠这个养家糊口啊。

柳依然觉得这个年青人倒是有点老实得可爱,不过,可千万别像他老爸那样,一肚子的花花肠子就好,貌似忠良,果然不是一般的人啊。

上车吧,钱我是不能要的,男人说出的话怎么能再收回去呢?况且我养什么家,糊什么口啊。我老爸完全能够生活自理,所以我是一人睡觉全家休息,自个儿吃饱,连狗都喂了

小子,你说什么混帐王八蛋放屁的话呢?你小子再让我看见一次,你看我不打掉你满嘴的狗牙

年青人见老头儿拎着一块青砖咬着牙,跳着脚跑了过来,吓得急忙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屁股后面直冒起一股油烟子,然后喷得满地沙灰四起,全都扑在那老头儿身上。

这爷俩儿,简直一对活宝!

你叫什么名名字?

张卫东,你就叫我三东就行了,这是我的名片,有事给我打电话。哦,我的电话不能用了,但卡还没没坏,回头我再买一个好的,我有个哥们,人可精了,专门倒腾这个,前天还说有个二十块钱的手机挺好的

与《娇冷情花:霸少别过来》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