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蛮小妻不好惹小说最新章节-刁蛮小妻不好惹在线阅读

刁蛮小妻不好惹

时间:作者:无茗壹

刁蛮小妻不好惹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刁蛮小妻不好惹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刁蛮小妻不好惹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小说简介:她,一个命运崎岖的女人,出身在富豪之家,却受到非人的待遇。他,一个天之骄子,从小出身在优越的环境之中,受到万人的宠爱。一个高高在上,一个弱小平凡,两个人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中却是奇妙的结识。从最初的...

刁蛮小妻不好惹在线阅读,最近热门小说刁蛮小妻不好惹的完本已经有啦,这里提供刁蛮小妻不好惹这里提供最新章节阅读。

第11章发生何事

不用,既然没什么事情那就给她挂瓶营养液!上官风勤说着就解开周漓芯被绑着的手,医生这才为周漓芯挂上营养液。

医生走后,上官风勤就一直待在周漓芯身边。

周漓芯是在晚上醒来的,她刚刚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了一旁的上官风勤:上官风勤,放了我,你这个疯子,变态,变态!

周漓芯的声音很无力,经过这几天的折腾,她浑身真是一点力气也没有。

亲爱的漓芯,别动,你还在输液。

输液?上官风勤你给输的是什么东西?

毒品?NO,亲爱的,我这么爱你,又怎么会给你输这种东西,不要瞎想,漓芯,记住我是爱你的,所以你还是乖乖地留在我身边。

不可能,你个变态,变态。周漓芯将突然间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把拔了针头,骂着上官风勤。

漓芯,你不能这样,现在你身体很虚弱,需要营养液,刚刚我是在跟你开玩笑,这真的不是毒品,不是。漓芯,来我给在再插上!上官风勤是学过医的,他现在不想让任何人接触周漓芯,所以干脆自己给周漓芯插上针管。

不,不要,上官风勤,你疯了吗?周漓芯看着上官风勤拿着针管逼近自己,一下子就慌了,一直往后退,最后竟然滚落在地上。

上官风勤见周漓芯掉落在地上,放下针头,几步走到周漓芯身边,不顾周漓芯别的反抗打横抱起把她放在床上:乖,先输液!

啊不要,不要,上官风勤,你放了我,放了我周漓芯的眼睛看着上官风勤手里的针管就要扎了过来,失声了喊了起来。

这声音划破了整个碧青别墅,最后她还是没扭过上官风勤,上官风勤手中的针管还是扎进了她的肌肤里,刺骨的痛迎面袭来。

亲爱的,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好了很多?周漓芯的头撇在一边,冷冷地眼不知道在看什么地方。

漓芯,你好了,我就很开心。你现在好好睡一觉,睡一觉起来什么都会好的。乖,我就待在你身边。上官风勤说着坐在周漓芯身边,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床上的女人。

刚开始的时候周漓芯睡不着,后来她终于睡着了,她实在是太累了,当她再次起来的时候上官风勤还在她身边。

周漓芯现在看见上官风勤整个身体就在发抖,她现在算是看明白了这男人什么都敢做,用绳子绑着她,给她注射针剂

现在还有他不敢的么?

漓芯,你终于醒了?来,这是风勤哥哥刚刚熬的粥,你试试合不合胃口?上官风勤把勺子靠近周漓芯。

我不吃,不吃,不吃上官风勤你知道我现在想干什么。

我怎么会知道,漓芯,你到底想干什么?

放了我,上官风勤你不是要和我重新开始?现在这样限制我的自由,难道就是想要和我重新开始?

不,我不能放了你,你是要永远待在我身边的,我那么爱你,那么爱你!我们错过了这么多年,我终于找到了你,所以又怎么可能放了你。乖一点儿,先把粥喝了。

不喝,上官风勤你要是不放我,我就绝食!

那我喂你,来,风勤哥哥喂你!上官风勤给自己喂了一口,一把揽过周漓芯,口对着口喂了进去。

周漓芯上气不接下气终于吃了进去,如此这样好多次,她的胃终于不再那么空荡,终于好受了一点儿。

碗里很快就只剩下一点了,上官风勤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把最后一点粥喂进自己的口中,又贴上周漓芯别的唇。

周漓芯突然之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上官风勤,厌恶的吐着唾沫:脏死了,脏死了,上官风勤,告诉你我再也不会吃鸡米虾仁粥了,我讨厌它,讨厌它!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也会这么讨厌鸡米虾仁粥,从来没有过的厌恶。

漓芯,没关系,以后我们再换别的食物。好了,我现在出去了,你好好养身子。上官风勤说着又把周漓芯的手腕绑在床头。

上官风勤,你放开我,放开我!

可是哪里还管什么用,最终她只是看着上官家风勤的背影。

后来的一个月,周漓芯都是这样度过的,开始的时候她还会挣扎说自己要离开,可后来就再也不说了,每次上官风勤来,她只是目光呆滞的看着他。

她像是一个奴隶,真正地失去了自由。不管她如何哭闹,上官风勤都不理会,每次来只是喂她吃东西,也不多和她说话。

吃完食物一会上官风勤就会离开,看样子是很忙。

周漓芯依旧是这种状态,她现在很少睡觉,每次都是挣扎眼睛的,她现在像是一个行尸走肉一样。

这现在就是她的生活,周漓芯不知道她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上天要这么对她。

少夫人,该吃饭了!就在周漓芯胡思乱想着这些的时候,张妈就从门外走了进来,周漓芯觉得奇怪,最近不都是上官风勤来的吗?

他呢!

少爷有重要的事情,可能的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他不回来我是不会吃的!

少夫人,你还是吃点吧!

出去,我不想再说第二遍。周漓芯的语气冰冰冷冷,她不想吃东西,一点儿东不想,现在只要看到食物,她就会想起上官风勤强迫她吃食物样子,只要想起这些就会心惊胆战。

张妈愣了愣还是走了出去,周漓芯在张妈走后,吃力的用脚把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就在她翻身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床头的匕首。

挣扎了很久,周漓芯才用绑着的手抓住匕首,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只是上官风勤解开过这绳子几次,她当然没有什么机会。

现在又有这把匕首,房间里又没什么人,周漓芯在这样想着头脑立刻清醒了起来,开始用到割绳子。

她本以为这很容易,可真正实施起来却并没有那么简单,不一会儿她的手就开始酸的要命,而绳子才被割一小半。

周漓芯指尖一动,触到被割的痕迹心里还是很欣喜的,因为终于有作用了,相信在过一会儿她就可以摆脱这绳子,离开碧青别墅。

时间还在继续,周漓芯还在努力地割着绳子

过了很久,久的周漓芯似乎快要忘记时间还在一分一秒的过着,最后终于她的手腕被释放出来。

周漓芯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下了床,忙几步走到门口,现在是最好的机会,她来开门刚准备出去,抬头就看见了穿着白衬衫的上官风勤。

他的样子有些风尘仆仆,像是刚从什么地方赶回来似的。

漓芯,你要去那儿?她要离开他么?他是她的风勤哥哥,他们从小就约定好要在一起的,她怎么可以离开?

你怎么回来了?周漓芯刚刚才听张妈说他没在碧青别墅,现在又怎么会出现在不她的眼前。

两个人一时之间都是问句,他们都在试探。

你又在闹脾气?乖,先跟我回去再说。上官风勤一边说着一边大手一挥,就把周漓芯环在身边。

周漓芯挣扎着可却没有用,最后只有被上官风勤又带回卧室,上官风勤看着桌子上还温着的汤伸手就端了起来。

来,漓芯,我喂你喝!上官风勤又用之前的方法,可是这次却没有用,周漓芯双手抵在胸前一推,上官风勤手中的碗就啪地落在地上。

没关系,漓芯,这儿还有!上官风勤人虽然不在碧青别墅,可还是像以前一样,周漓芯的食谱都是他自己安排好的,总共有好几种汤才到主食。

当上官风勤另外端起汤的时候,周漓芯又是一把打落在地上,上官风勤这次是真的而生气了,直接甩门而去。

周漓芯见上官风勤离开,忙几步走到门口想要拉开门,可是就在拉开门的瞬间,几个保镖就出现在门口。

周漓芯看这情形,最后只好啪地合上门,她本以为上官风勤好心终于不绑着她了,却不像原来在这儿等着她,这男人现在是真的疯了。

等她出去她要告他,要告他,让他坐牢,做一辈子的牢!

周漓芯靠在床头,现在的她一点力气也没有,从昨天到现在她肚子空空的什么都没吃过,之前吃的那些东西也都是上官风勤喂给她的,所以也根本没吃多少。

她靠在床上最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的身子却是猛地一个趔趄,因为她又看到了上官风勤。

这次上官风勤是立在窗户旁边的,她看不清楚他的眼,只是看着他的背影。

忽地,周漓芯看到上官风勤转过身,极力地道着歉:漓芯,这些食物都是我刚刚做的,你看看是不是合胃口,刚刚是我不对,我不该对你态度不好,放心,以后我一定不会这样,一定不会来,漓芯,尝尝!

周漓芯这才看清楚,原来在窗台上放着几样小菜,看样子很美味可口,可是她却是一点食欲也没有。

第12章休息

上官风勤把食物拿了过去,仔细地放在桌子上,又把白米饭盛到碗里,这才开始给喂周漓芯。

周漓芯的眼睛一直盯着另外的方向,像是根本没看到眼前的男人一样。

漓芯,乖,吃点吧!上官风勤低沉这沙哑的声音开口道。

不吃!我要休息,我要休息如果注定要被困在这儿,那么她要休息,她要一个人待着。

漓芯,听话!先把饭吃了。上官风勤的双手一直伸长,耐着性子说。

上官风勤,我说了我不吃!除非你放了我。周漓芯嘶吼着,这男人是没听懂人话吗?要不然为什么总要这么强迫她,她都说了不吃,不吃不吃

漓芯,你就这么想离开我?既然这样,那我当然更不可能让你离开,你是我的而且只能是我的。上官风勤说着就把碗放在桌子上起身揽过周漓芯。

你,你想干什么?

男人和女人能干什么?我们又不是没做过,我想好了给你一个孩子,这样你就能安安心心待在我身边了。上官风勤话音刚落,铺天盖地的吻就落了下来。

上官风勤,你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禽兽,禽兽上官风勤的吻热烈之极,让周漓芯根本没办法承受。

她捶打着他的强健的胸膛始终都在拼力抵抗,始终都在咒骂,像是要把她这辈子从来没骂过的话全都骂出来,这几个月上官风勤从来没有强迫过她。

原本她心里还是感激着的,可现在她彻底清醒了,上官风勤怎么可能有人性的一面,以前是她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激情过后,周漓芯全身都是欢爱过的淤青。

漓芯,对不起,对不起!以后我一定会注意的。上官风勤看着周漓芯的样子就又开始道起歉来。

滚,我不想见到你,上官风勤你现在就给我滚,滚一行清泪落在脸颊上,小手紧紧地攥成拳,一直往后退最后扑通一声滚落在床下。

上官风勤心里一提,忙从床上坐起来,几步下床一把抱起周漓芯:漓芯,漓芯,你没事吧!你要是有什么事,我该怎么办?

周漓芯手脚并用想要挣脱上官风勤,可那里还管用,最后还是被上官风勤紧紧地嵌在怀里,他的下巴一直贴着周漓芯的头顶。

他觉得这样离她是最近的。

上官风勤把周漓芯放在床上,轻轻地帮她盖上被子,他又在找什么东西,周漓芯知道他在找什么,他一定是在找绳子,这男人真是很变态,怎么办?现在究竟该怎么办?

周漓芯见上官风勤一直背对着她,于是忙从床上起来,几步走到门口,下一秒她的身子就紧绷了。

因上官风勤从背后紧紧地抱住她的纤细的腰肢,女人的耳边响起男人具有诱惑力的响声:漓芯,你要去那儿?是不是很闷,我在这儿陪着你,你就不会闷了。

上官风勤说着就打横抱起周漓芯,又一次把她放在床上。

漓芯,你怎么了?说话!别吓风勤哥哥。上官风勤发现周漓芯竟是瞪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什么地方。

周漓芯没有说话,一直都没有说话。

漓芯,漓芯上官风勤就这样喊着她的名字,许久她也没有回应,最后干脆不在叫她的名字。

漓芯,你想怎么样?想要怎样才肯跟我说话?

漓芯说话,你跟我说说话。

沉默,依旧是沉默。

许久,周漓芯才嘶吼着:我要你死!上官风勤我要你死,我现在恨不得杀了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为什么?

谁能告诉她,她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被这么折磨,为什么要被折磨的浑身发酸。

好,漓芯,只要我死你能高兴,那你现在就杀了我。上官资风勤说着把匕首递给周漓芯,周漓芯紧紧地握着匕首却是很久都没有动。

上官风勤看着周漓芯的样子笑了笑,他的漓芯还是舍不得杀他,于是他的心情瞬间好的不得了,可她刚说了只有杀了他,他才会好过。

上官风勤这样想着就拉住周漓芯拿着匕首的胳膊,往自己的胸口处移动:漓芯,你杀了我吧!大不了我们一起同归于尽!

周漓芯怔怔地拿着匕首,眼睛盯着上官风勤,最后终于光亮的匕首似乎穿透他的身体一样,鲜血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颤颤巍巍发抖的女人彻底懵了,手一抖匕首哐啷一声就落在地上,周漓芯毫无预兆的下床,这一次她是安静地躲在墙角。

她不明白上官风勤为什么不躲开,她不明白为什么上官风勤会甘愿让她杀他,她不明白,什么都不明白。

此时此刻,她的脑袋来混乱不堪。

许久一个念头在脑海里浮现出来,难道是因为爱?

可是这想法是不是太过滑稽,因为爱他会把她囚禁在这里?因为爱会每次绑着她的手腕?

一定是她另有阴谋,一定是。

匕首刺的并不深,上官风勤一把就拔了出来走到周漓芯身边:漓芯,不管你怎么对我,我都会接受,但就是你不能离开我。

上官风勤说完这句话就转身出了卧室,周漓芯只是愣愣地看着上官风勤的背影发起呆了,她害怕了,自从匕首刺进上官风勤胸口的那一霎那,她害怕了。

这时,她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不住地颤抖。

这次以后,周漓芯终于自由了,她的手腕再也没有被绑过,只是她还是没有自由,被囚禁在卧室里。

门外,站着好几个保镖。

上官风勤仍旧是几乎每天来,每次来的时候总要在周漓芯身边呆很长时间,他一个劲地对周漓芯说着他们以前的事情,一个劲的说着

周漓芯也不回应,只是看着上官风勤。

每天很晚的时候,上官风勤还是会离开。他再也没有碰过周漓芯,对周漓芯做什么事情都是小心翼翼的。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周漓芯一直在这儿卧室里待着,完全与世隔绝,她只是觉得过了很长时间。

这一日清晨,周漓芯试着推开门,其实她心里已经不抱希望,早就心如死灰了,可是这一次她却没有看到保镖。

周漓芯心里有些惊讶,可还是走了出去,一直走到碧青别墅的大厅,她仔细的看着碧青别墅,感慨万千。

她又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来到碧青别墅的情形,那时候她是来纯粹的拿周氏漏税的证据的,可看到上官风勤,她所有的反抗,所有的坚持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依然地嫁给上官风勤,那时候她是多么的充满希望,她一定能和风勤哥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时隔这么多年,现在她终于明白,不,应该说是早就明白了,他们再也不可能了,上官风勤现在是疯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对她。

她是不想恨他,可是为什么这男人却总是要这么逼她,逼她去恨他。

以前,她是多么想待在这儿,可是如今她没有比任何时候都想要离开,这里是她的噩梦。

漓芯,你最近还好吗?忽然间,周漓芯就听到了张默默的声音,她已经与世隔绝了这么时间,身边所有的人都已经快要忘记了。

她抬起头,张默默就坐在沙发上,一时之间周漓芯就竟忘记了说话,面对张默默她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漓芯,你还在怪我吗?怪我瞒着你,我的身份?两个人之间一阵沉默之后,张默默有忐忑不安地开口道。

她在怪张默默吗?不知道,她自己也不知道,可是她有什么资格去怪谁么?她周漓芯现在这样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没有!

漓芯,你在撒谎,我不相信!我知道被人欺骗的滋味不好受。自从她开始有目的的接触周漓芯开始,她的心里就从来没有好受过,后来又骗周漓芯说番园园是她的姑姑。

真的没有!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的朋友,我周漓芯本来就没有什么朋友,所以我又怎么会怪你。周漓芯想明白了,就算张默默是上官风勤的人,但是她对她从来没有过坏心。

张默默本来心里很害怕,可是现在听到周漓芯这样说,不由自主的热泪盈眶:漓芯,你真好!是我不好,不该骗你,应该早对你说这些事情的,以后我再也不会骗你了。

默默,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事情已经发生多说无益。

漓芯,终究都是我对不起你!

默默,我们之间没什么对不起的。

那我们还是朋友吗?

是,当然是。我说过我们是一辈子的朋友,我也说过我们是一辈子的亲人。默默,不要瞎想。除过陈子俊和张默默,她周漓芯现在一无所有!

好,既然是这样,那我有什么话就说了,总裁

张默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周漓芯打断:默默,我们还是说点别的,我知道是他让你来的,可是现在我真的不想提他。

现在周漓芯只想逃避,什么都不想想!

可是张默默看着周漓芯的样子,原本是想劝周漓芯的,可是现在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两个人之间又是一阵沉默,许久张默默才听到周漓芯的声音:默默,阿俊,最近你有没有和他联系过,他怎么样了?

阿俊?

对啊!听说他最近在法国,要是他能和刘轻轻在一起,那最好不过了,现在我只希望他们两个人能彼此解开心结。周漓芯真心希望陈子俊能够幸福,每次想起当时上官风勤那么对待陈子俊,她心里总是愧疚的要死。

第13章安顿

漓芯,阿俊现在已经回到中国了,他的确是和刘轻轻在一起。

是吗?这样最好不过了。周漓芯说完就又沉默了。

许久之后才又开口道:默默,虽然我不知道你和上官风勤是怎么认识的,可我还是希望你能离开他!随便去做什么事情,就是不要做他的手下,他根本就是一个疯子。周漓芯想起上官风勤这几个月对她的情形,直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

漓芯,其实总裁真的没你想的那么不堪,他心里其实很善良!当然我家的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是他帮的我!所以我才选择留在斯特丽会所!

对于这些事情,张默默吗到现在还是记忆犹新,要不是上官风勤的帮助她的命早就没了,她的父亲是个赌鬼,在地下钱庄欠了将近一个亿的赌债,在她走途无路的时候是上官风勤救了她。

那时候她和周漓芯已经失去了联系。

他善良?默默,你在给我开玩笑吗?

没有,漓芯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一会儿还有事情,先离开了!你好好地待在这儿,一定要按时吃饭,这几天总裁都不会过来!张默默说完就转身离开,周漓芯只有怔怔地看着张默默的背影。

张默默走后,周漓芯靠在沙发上安静地闭着双眼,她的睫毛很长很长,一闪一闪的甚至好看。

周围的环境安静极了,周漓芯就那样靠在沙发上,不知不觉竟又睡着了,这些天她总是这样。

可安静似乎总是预兆着暴风雨的来临,这样的安静并没有让周漓芯心安,倒是让她心里很慌乱。

她虽是睡着了,但意识却是清醒着的,不一会儿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来开门走了出去。

外面也很安静,好像只有她一个似的,真的是很奇怪,为什么碧青别墅今天这么诡异。

她信步走在小石阶路上,现在已经是深秋了,树梢上只有几片已经泛黄的叶子,周漓芯坐在就地坐在石阶上,看着这几片树叶子一时之间竟发起呆来。

这树叶摇摇欲晃,最后终于落在地上,摔的支离破碎再也没有原先的翠绿。

周漓芯想,春天的时候它们一定是那般的耀眼夺目,可是过了夏天,过了秋天,它们的光彩鲜丽在就再也不为人知。

尽管明年还可以看到绿荫满地,尽管明年还可以看到那些个曾经失去的翠绿,可却始终都不是同样的景色了。

就如同她和上官风勤之间一样,她不是没有考虑过他说的那句重新开始,她甚至想过她不去想妈妈,不去想孩子,任性一会给自己一个机会。

只是,错过了始终都是错过了,他们之间的美好和翠绿只在那一年的蓝宝石夜空下,只在那一年的向日葵园旁边,只在

更何况,现在她眼前的上官风勤只是一个充满占有欲的男人,根本不是那个青涩的少年,要不然又怎么会这么没人性的把她囚禁在这里。

想起这些,周漓芯就气愤不已,在上官风勤的眼里她只是一个没有任何自由的玩偶,他想怎样就怎样。

不管是对她,还是对柳丽浅。

柳丽浅,柳丽浅周漓芯口中喃喃地唤着,现在也不知道柳丽浅怎么样了,她在那么爱上官风勤,甘愿在他身边待了这么久,她等着的就是一场婚礼,可终究还是没等到。

周漓芯低着头不再看树梢上的那些树叶,准备回屋子里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一阵响动。

周漓芯止住了脚步仔细听了起来,那应该是一男一女的声音。

我们真的要进去吗?

为什么不去,我筹划了这么久不能白白浪费。

可是阿俊,你还是好好想想吧!

阿俊?陈子俊?

周漓芯心都跟着提了起来,上官风勤不是说陈子俊在法国吗?为什么现在陈子俊会出现在这儿?

轻轻,你为我做的够多了,你要是不想去就留在这儿,我自己去!

可是,阿俊,你这样做值得吗?周漓芯她心里没有你,而且永远都不会有你。

不可能,我不准你这么说,她是被逼的,我调查过了,她是囚禁在这里的,我要救她,要救她。

好,既然你这么坚决,那我就陪你去!

周漓芯还想听些什么,突然碧青别墅的门啪地一声就开了,她还没看到陈子俊就先听到声音:漓芯,漓芯,太好了,真的是你!这些日子你受苦了,我这就带你走,这就带你走。

陈子俊穿着白色的西装一脸的憔悴,可是周漓芯看得出陈子俊见到她眼里明显一喜。

好,我这就你走!她终于可以离开这儿了,这几个月她被囚禁在这儿都要疯掉了。

周漓芯几步走到陈子俊身边,陈子俊一把就拉起她的手,深情的望着身边的女人:漓芯,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才让你受了这么多苦,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再也不会!

阿俊还是阿俊对她好,从来不会强迫她做什么事情,听到陈子俊的话周漓芯心里一酸,不由自主地环住陈子俊。

她那么对他,可是陈子俊却从没有抛弃过她,这些年她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对她好的人却一再的伤害,心里却偏偏想着某人。

漓芯,不要哭,一切都会好的,相信我!不过现在没时间了,要是再不走,上官风勤就回来了,那到时候我们谁也走不了!陈子俊掰开周漓芯的手指,这才拉着周漓芯就朝门口走去。

是啊!漓芯,我们还是赶快走吧!

轻轻

周漓芯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被刘轻轻打断:漓芯,现在不要多说话,我们还是尽快离开的好!

好,轻轻,不管怎么说我都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和阿俊。

漓芯,谢什么谢!我和轻轻已经和好了,是我不好才让你们这地好姐们反目成仇,放心以后你们还是朋友!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周漓芯就是在担心这件事情,听到陈子俊这么说终于松了口气。

碧青别墅的大门哐啷一声被打开,周漓芯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这次她终于自由了,外面的空气都是清新的。

阿俊,让我在看看这儿!周漓芯想如果可能,她再也不会回来了,于是她转过身仔细盯着这地方,一时之间心里有些五味陈杂。

她的眼睛一直都没有动,心却在砰砰直跳。就只是这样看着碧青别墅,想起以前在这儿的很多很多,不知道怎么的泪水竟落了下来。

周漓芯一个劲的擦着,一个劲的擦着,只是泪水好像永远都不会停止一样,最后她竟然哭出声来。

怎么舍不得?刘轻轻看着周漓芯的样子,心里有些幸灾乐祸。

不会,我们走吧!我怎么会舍不得。

周漓芯刚准备转身,突然她的手就被拽住,她以为是陈子俊,可抬起头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是上官风勤。

他深黑色的眸,死死地盯着像是瞬间就要吃点她一样。

舍不得就不要走!周漓芯一时之间忘记了思考,只是耳旁响着这句话,舍不得就不要走,舍不得就不要走。

他没有发怒,他竟然没有发怒,是自己的耳朵出现问题了吗?

怎么?不认识了?上官风勤见周漓芯没有说话,他自顾自地开口道。

认识,当然认识!

我们是什么关系?上官风勤的眼睛看了看旁边的陈子俊和刘轻轻,周漓芯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这男人很明显是在威胁她。

可是她又能怎么回答呢!他们现在什么都不是。

你是我老婆,难道忘了吗?上官风勤大吼着,一把搂住了周漓芯的腰。

上官风勤,你还在胁迫漓芯,您们已经没关系了,你们已经离婚了,就算是你现在把漓芯囚禁在你身边,又有什么用?

陈子俊的话音刚落,一个保镖就走了过来,一脚踢在陈子俊的膝盖上:住口,总裁面前你也敢乱说话?

陈子俊一下子就跪在地上:上官风勤,你,你

我怎么了?上官风勤冷笑着唇问道。

你不是不在中国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陈子俊来碧青别墅的时候,早就查清楚了一切。

谁说的?我老婆的旧情人要来,我又怎么会不在中国,就算是有天大的事情,也是要赶回来的。

旧情人,旧情人,这男人是真的疯了吗?陈子俊是她的旧情人干他什么事,他不过是她的前夫罢了。

更何况,她和陈子俊根本没什么事。

上官风勤,放了我,也放了阿俊!我们之间两清!

两清?周漓芯,你还总是说我幼稚,你认为我们之间能两清吗?开玩笑,你也太小看我上官风勤了。我是大发慈悲才让你们见面,你不感恩就算了,现在竟然也和我两清?

大发慈悲?嘴这么烂,看样子这男人真的没把她当人,只把她当成一个宠物,她要见朋友还得他大发慈悲?真是可笑,可笑之极!

与《刁蛮小妻不好惹》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