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死不了宁凡小说-我真的死不了最新章节阅读

我真的死不了

时间:作者:杀手哗啦啦

我真的死不了是杀手哗啦啦执笔的经典小说,我真的死不了讲述了宁凡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小说讲述了::言必信可宁凡忘了,柳寒烟不是他的病人,现在也不是在他的茅草屋里。你你干嘛,松开。柳寒烟瞬间羞红了俏脸,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可惜,这一幕已经被不少有心人看见,看见他们两个的举动,底下的同学开始叽喳不停地议论起来。一时间,唏嘘声...

我真的死不了是杀手哗啦啦执笔的经典小说,我真的死不了讲述了宁凡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第十一章:言必信

可宁凡忘了,柳寒烟不是他的病人,现在也不是在他的茅草屋里。

你你干嘛,松开。柳寒烟瞬间羞红了俏脸,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可惜,这一幕已经被不少有心人看见,看见他们两个的举动,底下的同学开始叽喳不停地议论起来。

一时间,唏嘘声响彻了整个操场,饶是平常以冷艳平静著称的柳寒烟,此刻也忍不住羞涩的把头低了下去。

至于宁凡,毕竟是活了及几千年的老妖精,他轻轻一笑,还站起来挥着手向同学们致意,仿佛他才是校长一般。

心里又恨又酸的学生不在少数,其中最为咬牙切齿的当然是不远处的江海涛。

妈的,老子追了两年的女人,竟然一扭脸就被你摸了手!

想到这里,刚刚醒来的江海涛再次变得脸色通红,体内的暗伤和精神上的打击,让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噗!

宁凡无奈一笑:答题竞赛本来是消遣作乐,没想到有的同学竟然答的吐血,真是佩服佩服。

字字诛心!

只剩下模糊意识的江海涛,终于在这句话的佩服下,彻底昏了过去。

本来是江海涛精心准备的个人独秀,没想到竟然让宁凡大放异彩。

已经昏迷的江海涛被一帮小弟搀扶下去,人潮也渐渐散去。

见四下无人,柳寒烟小心翼翼的看着宁凡:那个那个,我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宁凡饶有深意的看着她:什么忙,说来听听?

柳寒烟就把自己爷爷的病情全部讲了出来,包括十几年前,给爷爷看病的神医。

听着柳寒烟的诉说,宁凡这才确定,自己之前的猜测没错!

十几年前,化身霍思邈的他,在杭城寻得一块灵石,正是这块灵石,省了他数年的苦修。

而得到这块灵石的代价,就是宁凡当初许下的承诺。

保柳家百年无忧!

言必行,行必果。

诚信二字对于修道之人来说,更是不可随意亵渎的底线。

宁凡就见过太多的天纵之才,因为做了太多违背道义的事情,渡劫的时候被天雷生生劈死!

想到这里,又看了看柳寒烟雪白脖颈处的项链,宁凡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好,我不敢保证一定会治好,但我可以答应你,先去看看你的爷爷。

那个你去?要不要带上你的师傅,还是带上你的爷爷?柳寒烟攥着手指,不安的问道。

虽然柳寒烟很感激宁凡,但是她要的可不是宁凡,而是能治好爷爷病的人。

在柳家最机密的祠堂里,柳寒烟曾经见过一张画像,和宁凡的容貌有着八九分相似!

也就是凭借着这一点,柳寒烟才猜测宁凡和当初的神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宁凡看出柳寒烟在想什么,没好气道:什么狗屁师傅爷爷的,到时候我去就行,剩下的你不用操心。

那就说好了,明天上午,我等你!

给宁凡留下一个地址,柳寒烟便匆匆离开,打算现在就回家,她时时刻刻都挂念着爷爷。

看着柳寒烟离开的背影,宁凡摸摸下巴:一颗灵石,换你一条性命,应该不亏吧?

在杭城市的一处湖畔旁,豪华宽敞的柳家别墅里,却是一片沉重的气氛。

此刻,面色苍白、枯瘦如柴的柳家家主,也是带领柳家走向辉煌的男人,正一脸痴呆的坐在真皮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烟儿,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活着一辈子,我也知足了。

虽然话是这样说,可老人的眼中分明透露出深深的不甘,可以看出他心情并不像他所说的那样轻松。

是啊,自己把柳家从一个默默无名的家族,变成现在杭城的功勋之家,其中的艰难和荣耀,只有柳国邦一人知晓。

而这一切,都要在他死之后,烟消云散了。

听到爷爷的话,柳寒烟的美眸立刻变得一通红,她从小就生活在爷爷身边,她无法承受失去爷爷的痛苦。

没事的没事的,爷爷,我已经找到了和霍思邈神医有关系的那个少年,他一定会治好爷爷你的。

一边说着,柳寒烟的脑海中也浮现出那张少年的脸

是啊柳老,您亲自给霍神医写信,他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说不定他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一旁的管家也忍不住擦泪。

就在两个月前,八十二岁的柳国邦突然昏迷,这才发现是脑子里面长了一个恶性肿瘤。

八十二岁的高龄,一个长在大脑深处的肿瘤,这句话就足以劝退99.9%的医生。

为了治好他的病,柳家几乎动用了所有的人脉和力量,可也只是堪堪救醒他。

医生断言,如果不能将瘤子取出来,柳国邦最多只能再活三个月。

就在这个危机的时候,柳国邦无意中想起一个人,在他年少的时候,曾经救过他的一个神医!

可惜,整个柳家苦苦寻找了一个月,仍旧一无所获。

柳国邦苦笑了一声,摇摇头道:你们不懂,当初神医能救我一次,是因为我们柳家以重宝赠送。而他要是不想被人找到,别说一个柳家,就是杭城四大家族同时出动,也别想寻到他半分踪迹。

爷爷,我已经和宁凡谈好,我相信他可以找到神医。就算万一真的找不到,不是还有苏家吗,大不了我就

住口!寒烟,你记住,就算爷爷真的去死,也不会亲手把自己的孙女送出去,去换我一条老命!

咳咳咳!

柳国邦气得浑身颤抖,再次咳嗽了起来。

好,我不说了,我不说了爷爷柳寒烟一边哭一边摇头,不再说话。

现在的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只希望宁凡可以按时赴约,也可以顺利治好她的爷爷。

就在众人都焦急等待的时候,一个神情紧张的保镖匆匆走了进来。

柳老,小姐,外面外面来一个年轻人!

宁凡?

柳寒烟立刻抹干净眼泪,笑着说:爷爷,爷爷,肯定是宁凡带着神医来了!

听到这话,保镖摇头:小姐,只是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年轻人,并没有什么神医。

第十二章:我是神医的师傅

只有一个人?柳国邦神情再度暗淡下来

听到这样的话,柳寒烟的神情也落寞下来,她明明和宁凡交代清楚,怎么宁凡还是一个人来?

警卫点点头:是的,只有一个年轻人,不过他自称是神医的师父

神医的师父?

柳国邦脸上闪过一丝疑惑,十几年前见神医的时候,神医已经是老态龙钟。

怎么可能有师傅?

而且,就算是神医真的有个师父,就凭借神医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这个世界上还有谁可以当他的师傅?

不过人总归是来了,也不能直接轰出去,至于什么神医的师傅,柳国邦自然是不信。

请他进来吧。

警卫匆忙跑出去,不一会,在他的带领下,一位面容坚毅的少年进入了柳家别墅。

看到一身休闲运动装,年轻俊秀的宁凡,柳国邦眉头皱得更紧,不过没说什么。

倒是柳寒烟性子急,一把抓过宁凡的胳膊:你怎么回事,说好的带你长辈来呢?

宁凡淡淡瞥了她一眼:我也告诉过你了,我自己一个人来。

柳寒烟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柳国邦拦下,他勉强直起身子:小兄弟,你到底是什么人?

宁凡淡然道:我说了,我就是那个神医的师傅。

什么?!

柳国邦皱着的眉,觉得这个小子有些太过放肆:年轻人,这种玩笑可不好笑,你要是真的认识神医,麻烦引荐一下,否则就休怪老夫请你走人了!

也不怪柳国邦生气,要是个仙风道骨的老人前来,他可能还会请教一番。

可眼前的少年不过十八九岁,穿的也是普通运动服,竟然敢说自己是神医的师父,也不知道是他傻还是别人傻?

要不是因为眼前的少年和当年神医确实有几分相似,柳国邦早就把他轰出去了。

宁凡心头没有任何波澜,摊了摊手,道:我可没闲工夫来这里骗人,至于信不信,是你的事情。神医已经死了,否则我也不会替他前来。

他来这里一来是为了履行当年诺言,二来,也是有着自己的心思,这些凡人当然不会让他动怒。

什么?你说神医死了?!

柳国邦干枯的手紧紧抓着一旁的拐杖,上等的黄花梨木雕刻的龙头上,竟然多出了几道痕迹!

中品武者?宁凡眉毛一挑,眼前这个老头竟然还是修炼之人。

修炼一道,从后天入先天,已经可以劝退99.99%的人,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也不过是后天境界。

而后天境界中,也有着三六九等。

由最开始的武者,到后来的武师、宗师

只有修炼到凡人的最高境界,才能跨入先天,开始练气!

而眼前这个老头,就是武者中的中品境界!

宁凡到这个时候才明白,当初他算过,这个老头明明可以活到九十多岁,可现在八十多岁就已经买进了鬼门关。

原因就是,他动用了全身气血去修炼,虽然勉强从下品武者突破进入中品,可寿命也缩短了近十年。

见到柳国邦不信,宁凡只好从怀中掏出一沓书信。

看到信封上的字迹,柳国邦整个人,仿佛被人抽了魂魄,眼神瞬间暗淡下来。

这一沓书信,就是柳国邦自己写的,全都是寄给霍思淼的。

为什么霍思淼这些年音信全无,为什么这些信会出现在一个小辈手中?

自然是只有一种可能了。

哈哈咳咳,哈哈!看来真的是天要亡我柳家啊!

柳国邦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悲痛,满是沟壑的脸上布满泪珠,这是一个经历过生死的老者,对死亡最深的畏惧。

看着爷爷痛苦的样子,柳寒烟也是心痛不已,连忙抓紧宁凡的胳膊,声音近乎带着哀求:求求你救救我爷爷,你既然认识神医,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烟儿,爷爷不是怕死,爷爷只是担心你啊!那个何家

爷爷

柳家能有现在这个局面,全靠着柳国邦一个人苦苦支撑,哪怕是这样,也不过是在何家等大家族面前岌岌可危。

所以柳国邦失声痛哭,更多的是是为自己的家族,是为自己的孙女。

可以想象到,一旦自己去世,何家必定会像一头恶狼

想到这里,爷孙一时间不由得都露出绝望的神情。

宁凡瞧着这爷孙俩,清了清嗓子,道:我说老家伙,再过几天你就满八十五岁,活得算久的了,你还嫌不够?

众人,皆是色变!

柳国邦则是瞳孔一缩,心中泛起了滔天巨浪!

柳国邦是谁?

战功赫赫的杭城名将,哪怕是退役了几十年,他的资料也是绝密,对外更是连年龄都不会透露。

不仅如此,他的修为更是整个柳家最大的秘密,也是柳家最大的依仗!

而他燃烧自己寿命提升修为的事情,是他烂在肚子里的秘密,酒量柳寒烟都不曾知道!

再次看向宁凡的时候,柳国邦已经变了神情,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柳寒烟如此不尊敬自己爷爷的话,哪里还能容忍宁凡继续说下去,立刻对着外面吼道:警卫,警卫,把他给我赶出去!

话音一落,几个拿着警棍的人立刻围上来,把宁凡围在其中!

真要赶我走?不要我救你爷爷了?宁凡问道。

我我自己能救,不需要你!

宁凡撇撇嘴,盯着柳寒烟,耸耸肩说道:我说的可是实话,要是我不出手,就是把你最珍贵的宝物献出去,也没能人能救得了你爷爷。

说着,宁凡还有意无意的瞥了柳寒烟的胸口一眼。

滚!!!柳寒烟气得浑身发抖,她没想到宁凡竟然何家那些无耻混蛋一样,觊觎她的身体!

怎么突然发这么大火?

宁凡有些不知所措,不就是一块灵石嘛,难不成还比她爷爷一条命重要?

临走前,宁凡还是有些依依不舍的望着柳寒烟的胸口的那块项链,里面就是他所需要的灵石!

警卫,立刻把他给我赶出去!

柳寒烟气得快要爆炸,这个流氓真是色胆包天,临走前竟然还用那种目光看着自己。

与《我真的死不了》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