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僵尸江帅小说-逍遥僵尸最新章节阅读

逍遥僵尸

时间:作者:风云二号

逍遥僵尸是风云二号执笔的经典小说,逍遥僵尸讲述了江帅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小说讲述了:准岳母市人民医院的一处病房里,离梦正陪着母亲说话。离梦父母早年离婚,离梦是跟着妈妈姓的,离妈妈躺在床上,四十多岁的年纪,却看上去要比一般人苍老的多,脸色很是苍白,眼神也有些虚弱。妈,您感觉好些了吗?坐在床边,离梦手里拿着一个苹果,柔声问道,嗓...

逍遥僵尸是风云二号执笔的经典小说,逍遥僵尸讲述了江帅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第11章 准岳母

市人民医院的一处病房里,离梦正陪着母亲说话。离梦父母早年离婚,离梦是跟着妈妈姓的,离妈妈躺在床上,四十多岁的年纪,却看上去要比一般人苍老的多,脸色很是苍白,眼神也有些虚弱。

妈,您感觉好些了吗?坐在床边,离梦手里拿着一个苹果,柔声问道,嗓音却是听着有些飘渺。

说话的时候,离梦并没有看着母亲,而是看着手里的苹果,神情有些恍惚,魂不守舍的。

离妈妈微微一笑,温和而有些虚弱的嗓音传来:小梦,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啊?没,没有。猛地抬头,离梦慌乱道,一张俏脸瞬间浮起一抹红晕。

她正在想江帅,她也不知道怎么了,从昨天开始,脑子里好像被种下了江帅的影像一样,动不动就会想起。

惊世骇俗的服装,惊世骇俗的能力,而且还长的那么帅气,这种男人要么一辈子低调,一旦被人发现他的优点,那对女人绝对是有着致命杀伤力的。安静下来之后,离梦竟然也觉得心里有些异样的触动。

若不是江帅,她怎么可能成为城委办公室总管?这可是整个江海市仅次于城委书长的权利了。

望着女儿那少有的害羞神态,离妈妈心中跟明镜儿似的,也是暗暗喜悦,又轻声道:是不是遇到喜欢的人了?

柔声一笑,离妈妈又道:小梦,你也年纪不小了,若不是有妈妈拖累你,你恐怕早就结婚生子了。若是真的遇到什么好的男孩子,千万不要放过,有时候,女孩也要主动一点。

哎呀,妈,离梦嗔怪地叫道,俏脸更红,你别瞎猜了,我才不嫁人呢。嘴上这么说,可她脑海中,江帅那张脸却更加清晰了。

害怕被妈妈看出什么端倪,离梦急忙起身,转头看了一眼窗外,道:妈,该吃早饭的时间了,我去给您买早餐,您在这里等着。

话毕,还没等妈妈回应,离梦就逃跑似的离开了病房。

而就在此刻,人民医院门口,一辆白色奥迪稳稳地停了下来,进了医院,江帅很容易地从护士那里得知了离梦母亲的病房,便大步走了过来。

离梦小姐?直接推开病房门,江帅大步走了进来,得知美女所在,江帅确实有些激动,连敲门都省略了。

然而,进了房间他才发现,房间里除了一位中年妇女之外,再无别人。

难道走错了?咧了咧嘴,江帅回头看向房门,确实是这个病房啊。

床上,离妈妈也是一愣,眼前这个小伙子很特别啊。一身黑灰色宽大衣服,脚上套着布鞋,看上去跟个道士似的,不过,离妈妈对他的眼睛更感兴趣,那是一双乌黑的好像黑玛瑙一样的眼睛,深不见底,却清澈无比,毫无杂质。

以离妈妈的年纪,又是经历过风霜之人,看人是很准的,想面前这个小伙子的眼神,一看就是个活泼开朗,心地善良的孩子。

不由得,离妈妈对江帅有了些好感,若是江帅此刻来个摄心术,看看离妈妈心中想法,一定会自恋好几天的。

小梦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江帅正要转身离开,离妈妈虚弱的嗓音传来。

剑眉一挑,江帅停了下来,回头看向这个脸色苍白,明显重病在床的妇人,一想便明白是离梦的母亲了。

一下子,江帅英俊的脸上浮起一抹无比灿烂的笑容。

原来是离妈妈呀,哎呀呀,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有见过您,所以您不要介意,其实我平时很有礼貌的,只是今天找离梦小姐比较心急。笑的更花儿似的,江帅不自主地走到了妇人的床边。

开玩笑,这可是离梦的妈妈,准岳母级别啊,怎么能不讨好呢?俗话说的好,搞定了岳母,也就搞定了XF儿。

床上的离妈妈不由得被江帅逗笑了,好久没有见到这么活泼开朗的年轻人了,倒是让她这死气沉沉的病房都显得活跃了起来。

小伙子,你跟我们小梦是同事吧?微微一笑,离妈妈问道。

不是!江帅毫不避讳地否认,我是离梦小姐的男朋友,您以后的女婿,哈哈!

江帅笑的开心,确实把离妈妈吓了一跳,看这小伙子年龄不过十八九岁,要比女儿小将近十岁呢,怎么会?

怪不得女儿刚才那么害羞,原来是因为自己的男朋友还是个小孩儿的缘故啊。离妈妈心中暗想。

不过,离妈妈并不介意,现在望着江帅那一脸灿烂笑容,离妈妈更加觉得心情好了,年龄不是差距,关键是要找到正确的人。

离妈妈,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待离梦的,一定会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见离妈妈发愣,江帅信誓旦旦地道。

离妈妈越发觉得惊奇,这小伙子可真是直率,一般人见了准岳母,不是紧张就是害怕,哪有像他这样侃侃而谈的。

虽然离妈妈看似年老,但是跟江帅的年龄比起来,就小巫见大巫了,所以,江帅才不会紧张。

那就好,那就好。我祝福你们。稍微地愣了一下之后,离妈妈温和地笑了,说的很是诚恳高兴。

多年来,由于自己的心脏病,离妈妈没少拖累离梦,好多条件好的男孩都因为离妈妈的缘故,不愿与她有太深的交往,而离梦,也由于妈妈的缘故,不愿意早早结婚。至于像邢海那些只图离梦美色的家伙,离梦更是从来没有考虑。

现在,看着自己女儿竟然找到了这样一位年轻帅气,而且阳光活泼的小伙子当男朋友,离妈妈心里也有些宽慰。

我叫江帅。离妈妈您以后叫我小帅就可以。从桌子上拿了一个苹果,江帅挑动着剑眉道。

离妈妈点了点头,心中一时思潮涌动,语气有些哀伤地道:小帅,我的日子不多了,以后,小梦就托付给你了。她为了我,受了不少苦。作为妈妈,我却只能拖累她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她,小梦虽然平时强势,但心里是很脆弱的

说着说着,离妈妈眼眶已经湿润了。

一旁的江帅听的心里也是有些触动,没办法,他最看不了的就是这种场面了,心底太善良的缘故啊。

轻吸了一口气,江帅故意将脸上笑容弄得更加灿烂,逗小孩儿般地对着离妈妈一笑道:离妈妈您就放心吧,您这点儿病没什么大事儿,离梦也不会再吃苦的,您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江帅哦。

嘿嘿,我给您玩儿个魔术吧。见离妈妈很欣慰地点头,江帅又是挑着嗓音道,眼底掠过一抹神秘。

离妈妈淡淡一笑,却并没有什么兴趣,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孩子,能会什么魔术?

江帅已经将手中的苹果举了起来,故意端在离妈妈的面前,离妈妈,您看好了哦,下面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话毕,江帅另一只手将苹果包住,然后五指慢慢地打开,奇迹就真的发生了!

苹果上,红彤彤的果皮竟然自动地裂开几条缝隙,而且缝隙排列的非常规整,好像用刀划的一样,更诡异的是,果皮正如同开花一样从苹果上脱离,待到江帅的手彻底离开苹果之后,那苹果已经变成白嫩圆润的形状,而果皮则是以均匀的几瓣的形式落在了苹果底部,整体看上去如同一朵盛开的莲花一样,极为好看。

离妈妈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血气,愣住了。她从来都不相信魔术的,可是江帅的表演,却让她心中惊讶不已,苹果就在自己眼前,她却没有看出任何端倪,好像那苹果真的在江帅的一抹之后活了一样,果皮自己就脱离了。

而就在离妈妈愣神的时候,江帅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变的温和,他今天没有戴墨镜,那深邃的眼底,一抹奇异的红色光彩一闪而逝,如刀一般的目光,开始从离妈妈的脸上扫描起来。

很快的,离妈妈的全身都被江帅扫描了个遍,体内的病情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他僵尸独有的透视眼中。

离妈妈的病确实很严重,心脏已经到了衰竭的地步,按照现在的医学水平,恐怕是无法治愈的。

不过,对于江帅来说,却并不是难事。

离妈妈,您已经是我的岳母了。放心,我不会让您这么早死的。将苹果放在一边,江帅微微一笑,然后从随身携带的帆布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白色小玉瓶。

离妈妈惊讶的目光又挪到这小玉瓶上了,此刻才忽然明白,眼前这个小伙子并非看着那么普通,除了比很多人帅点外,还有些神秘的本事。

就好像刚刚那个苹果,以及现在这个小玉瓶,都是普通人难以见到的事物。江帅手中的玉瓶晶莹剔透,借助着窗外的阳光,小瓶四周竟是漂浮着一层朦胧的五彩光华,一看就不是普通玉质。

小小年纪,随身携带着这样的极品玉瓶,显然不简单啊,怪不得小梦会看上他,看来真的有些不凡。

离妈妈正在暗自惊讶江帅的表现时,江帅已经打开瓶盖,从中倒出一颗药丸大小的白色颗粒。

亮白的药丸,圆润而毫无瑕疵,表面流转着一圈儿丹韵,非常神奇。

一缕清香飘散开来,不由自主的,离妈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竟是感觉体内的病痛减缓了许多。

第12章 神药

离妈妈,您只要吃了我这颗药,然后再好好修养七天,病就应该可以好了。将药丸推到离妈妈面前,江帅含笑道。

离妈妈微微挪动了一下身体,有些不适应江帅的表现,怎么看怎么神神叨叨的。虽然这药丸看似不俗,江帅先前的魔术也很邪门,但要说这药丸能在七天时间就将她的急性心脏病彻底治愈,离妈妈还是万万不敢相信的。

毕竟,她的病可是好多国内的一线医学专家都没辙,江帅一个小孩子,怎么会有办法?

不过,望着江帅那真诚的笑容,离妈妈也没有拒绝,反正看这个药也不像是毒药,吃了也无妨。

你倒是会逗我开心,若是被你这药把我这病治好,那人家那些专家还不气死?摇了摇头,离妈妈温和一笑,伸手准备接过那药丸。

喂!你在干什么?突然,一声尖利的嗓音传来,打断了离妈妈的动作。

白院长?离妈妈的目光投向了门口。

病房门口,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女子大步走了进来,身形高挑,曲线丰满,尤其眉宇间更是透着一股知识分子的优雅气质,配合她此刻白皙脸上的薄怒,令人不敢轻易接近。

白玲,人民医院的院长,国内医学界公认的天才,不到三十岁,就拿到了博士文凭,并当上了江海市人民医院院长,是不少男性追求的对象,只可惜,白玲醉心于医学,对自己的终身大事倒是看的比较开,从来不着急。

白玲刚刚去过一个重症病房,在路过这里的时候,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男的,所以就多看了一眼,却不像让她看到了极为危险的一幕,那陌生小子,竟然胡乱喂病人药吃。

江帅手上那圆润颗粒,一看就是某种不知名的药丸,总不可能是糖果吧!

你是谁呀?怎么可以随便给病人吃药?来到近前,白玲目光从那药丸上落在江帅脸上,很是严厉地斥责道。

江帅不由咧嘴,又碰到自以为是的了。不过,当他抬头看向白玲的时候,眼底却是一亮,妈的,又是个大美女。

白玲就那么直挺挺地站在江帅面前,也不避讳,距离不到一尺,平坦的小腹正对着江帅,白大褂虽然宽敞,却无法掩饰其傲人的身材,江帅甚至能嗅到一股带着温度的香气。

白玲心里却在大叹,现在的年轻人太莽撞了,不知道病人都是很脆弱的吗?而且,眼前这家伙,眼底精光闪闪的,一看就是好色胚子,若不是看他年纪差了自己好多,白玲还真不愿意离他这么近。

你是谁呀?目光跟随着白玲身上那玲珑浮凸的曲线游走了一圈儿,最后落在离梦的脸上,江帅挑着嗓音道,语气里自带着不屑。

哦,小帅,这位是白玲白小姐,这里的院长。离妈妈插话道,对白玲的印象不错,在医院这些日子,除了离梦之外,白玲也很照顾她的。

你可别看白玲小姐年纪轻轻,在医学上可是国内一线的专家。顿了顿,离妈妈望着江帅又道。

白玲却是有些不自然地眨了眨眼,心中有些尴尬,一线的专家,却无法治愈离妈妈的病,真是很不好意思。

哦专家啊。听说专家不都是专门忽悠人的吗?要不然,您的病情也不会拖到现在了。剑眉挑动,江帅阴阳怪气地道,敢说他刚才是在乱喂药,真是太没有见识了。

江帅手中这颗药,在凡间,可以称为神药了,这是他当年修仙的时候,师父给的筑基丹,有洗经伐髓,彻底改变身体构造的功效,凡人吃了,足够起死回生了。

离妈妈,这小孩子是您什么人?怎么能给您乱吃药呢。正正地白了江帅一眼,白玲望着离妈妈道,话刚说完,那犀利鄙视外加厌恶的目光就又落在江帅的脸上了,喂,赶紧把你那颗破药扔了,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会是外面专骗人那些江湖郎中给你的吧?是会害了离妈妈的。

江帅轻吸了一口气,生气了。

江湖郎中?他竟然说自己这颗神药是从那些骗人的江湖郎中手里买的?还说自己是小孩子?江帅虽然善良,但最讨厌人家说自己小孩子了,自己现在都忘记自己到底活了多少年了好不好!

喂,这位美女,我是离妈妈的女婿,离梦小姐的男朋友,我喂什么给离妈妈,管你毛事?站起身,江帅毫不客气地道。

秀眉一皱,白玲不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心中暗惊,这小子年纪不大,倒是非常霸气啊,尤其那眼睛,白玲直视的时候,竟是感觉到一丝寒意。

我是这里的院长,我有权保护病人。深吸一口气,白玲鼓起勇气道。

切!江帅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她,回过头,再次将药丸递给了离妈妈。

白院长不要生气,小帅没有恶意,也是想逗我开心罢了。这药丸闻上去挺香的,不会有大碍,再说,我这病

说着,离妈妈的脸色又阴郁了起来,也没有再继续讲话,接过药丸,直接吞了下去。

离妈妈!

妈!

白玲惊叫,而同时,提着一堆早餐的离梦也刚好看见了这一幕,也是惊叫出口,旋即大步冲了进来。

你,你给我妈妈吃了什么啊!看都没看江帅,离梦便冲到了妈妈床前,惊慌地上下打量着妈妈的脸色。

神药。可以起死回生,七天之后,你妈妈的病就好了。江帅抱起双臂,漠然道。本来挺好的心情,被这俩女人全毁了,好心当成驴肝肺。

起死回生?呵呵,一旁的白玲冷笑,小伙子,病不是靠吹牛就可以治疗的,如果离妈妈的病情有什么恶化,看我怎么教训你,哼!

话毕,白玲便气哼哼地离开了病房。

这时,由于先前的争吵,两位男医生也走进了病房,二人的目光同样不善,无比鄙视地盯着江帅,好像江帅就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逼一样。

白玲在医院里可是很出名的,不说她院长的身份,单是她的聪明才智以及娇好美艳的面容也足够迷死所有男医生。

而现在,女神生气,正是追求者表现的机会啊。

白院长,用不用我报警把这小子抓起来,万一病人有个三长两短他跑了怎么办?一位脸上长着不少痘痘的青年医生道。

没错,干脆让我把他扭送到派出所得了。另一位又矮又胖的医生咬牙切齿地道,说着就开始撩起袖口,准备动手了。

白玲回头白了二人一眼,这两个人天天像苍蝇一样盯着自己,唯恐天下不乱,对他们,白玲没什么好脸色。

李医生、郝医生,这里的事情就不用你们操心了,还是赶紧忙你们自己的去吧。话毕,白玲又看向江帅,无比严肃地道:我警告你,以后不要再敢这种连小孩子都不会做的傻事,还有,如果离妈妈病情因为你的那颗破东西有所恶化,你就等着坐牢吧。

说完,白玲没有再逗留,大步走出了房间。

真是的,哪儿来的毛头小子,胆子倒是不小。

应该是无知者无畏,等到离妈妈病情恶化的时候,他就哭吧。

喂,小子,你哪儿冒出来的?以后好好学习,别相信那些江湖郎中的话,哈哈。

离梦小姐,这小子是你什么人?如果你不认识,我们可以帮你把他赶出去。

李医生和郝医生并没有离开,反而一人靠了一处门边,大肆对江帅打击,虽然白玲走了,可眼前的离梦同样是个美女,在美女面前表现一下也不赖,万一被美女看上,那就爽了。

而离梦这才发现,旁边这个家伙竟然正是昨天那个怪物,让自己一晚上没睡好觉的帅哥。

不用了,他,他我认识的。两位忙自己的吧。离梦的态度忽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翻转,俏脸有些微红,语气也很不自然。

两位医生皱眉,看离梦这表情,显然跟江帅关系匪浅啊,于是,二人看向江帅的目光里更加阴毒,一个毛头小子,不就是长的好看点儿吗,要本事没本事,还很白痴,怎么会和离梦这种大美女走的这么近?

难道现在女孩儿都喜欢一无是处的小白脸?

不过,两位医生并没有将这些说出来,而是牵强地对着离梦一笑,离开了房间。人家已经下逐客令了,再不离开,就会影响在美女心中的印象了。

是,是你呀。离梦转头看向江帅,想想江帅那妖孽的势力,就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离梦,都感觉低人一等。

你好好照看你妈妈吧,过几天我再来。江帅摇了摇头,起身踱步走出了房间,还暗暗感叹,好人没好报,好人难当啊!

江帅本来想着跟离梦套套近乎,找个机会验证一下她是否具有修仙的资格,现在被白玲和那俩煞笔医生一闹,完全没心情了,还是等过几天再说吧。

而江帅的身后,离梦却是痴痴地目送着江帅离开,她现在连自己都有些懵了,不知道到底对江帅是一种什么感觉。

毕竟,江帅那么年轻,小了自己将近十岁,若是继续发展,说成姐弟恋都有些牵强了。

不过,想到江帅对自己的态度,离梦心里还是暗暗有些高兴的。

与《逍遥僵尸》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