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业凤啼九天卫云兮殷凌澜小说-帝王业凤啼九天最新章节阅读

帝王业:凤啼九天

时间:作者:冰蓝纱

帝王业:凤啼九天是冰蓝纱执笔的经典小说,帝王业:凤啼九天讲述了卫云兮殷凌澜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小说讲述了:昨夜星辰昨夜风(一)卫云兮笑完,仿佛脱了力,拢着狐裘缩在椅中,冷冷地说道:可是慕容修恨卫家!殷凌澜漂亮的眉头一皱:他恨卫家?卫云兮清冷一笑:连我父亲都被他骗了,还以为他是真心求娶我的。她说着又饮下一杯酒。这时她才真正...

帝王业:凤啼九天是冰蓝纱执笔的经典小说,帝王业:凤啼九天讲述了卫云兮殷凌澜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第11章 昨夜星辰昨夜风(一)

卫云兮笑完,仿佛脱了力,拢着狐裘缩在椅中,冷冷地说道:可是慕容修恨卫家!

殷凌澜漂亮的眉头一皱:他恨卫家?

卫云兮清冷一笑:连我父亲都被他骗了,还以为他是真心求娶我的。

她说着又饮下一杯酒。这时她才真正知道酒的好处,入口甜而绵长,五脏六腑仿佛被熨帖而过,每个毛孔都舒展开。今夜的痛楚与羞辱仿佛已是隔世发生的事。酒意渐渐上头,她苍白的脸颊泛起淡淡的红晕,身子觉得轻盈了许多。

她怔怔地笑:都是骗人的,骗人的

命运骗了她还是慕容修骗了她?为什么总是这样?令她无法完成心中所想?

她一杯接一杯地喝,声音渐低,身上的狐裘那么暖和,暖得不想还给他。她一边喝,一边笑,笑中带着泪。渐渐的,她的声音消失。殷凌澜再看时,卫云兮已伏在案几上沉沉睡去,半湿的长发披在她露出的莹白肩上,睡梦中她的眉尖微颦,万千愁绪都仿佛聚拢在其中。

他看了许久,伸出手似想要抚平她的眉头,可是那修长白皙的指上冰冷的指套映着烛光,冷冷的掠过他的眼底。他的手停在半空中,终于收回。

挽真。殷凌澜淡淡唤着。他清冷的目光落在那一张含泪熟睡的倾世容颜,看了许久,这才说道:送她回去吧。

是。挽真不甘愿地应道,回头道:华泉,你帮一把手。隐在阴影处的抱剑少年上亭来,正要扶起卫云兮。

等等。殷凌澜忽地开口:我来吧。

公子!挽真吃惊地叫道。

殷凌澜却已俯身打横抱起沉睡的卫云兮:带路吧。

华泉一怔之后不再吭声,在前面飞快领路。

殷凌澜抱着她一路穿廊走户。她那么轻盈,身上的淡香飘来与记忆中的那一道重合,令他有那么一刹那恍惚。黑夜那么黑,令人看不清前路,而她就乖乖伏在他的怀中,一如记忆中的那一张小脸,仿佛下一刻就会仰起头,对他甜甜一笑:哎呀,澜哥哥,我该走了!嬷嬷该找我了。

记忆中的欢笑声随着岁月渐行渐远,心猛地痛了起来。他抱着她的手不由缩紧,怀中的人儿仿佛感到了不适,呢喃:不,慕容云,不是这样的不是她的呢喃撞入他的耳中,像一记闪电划破他脑中重重迷障。

他顿住脚步,前面走的华泉察觉回头,疑惑地看着他:公子,就在前面不远。

殷凌澜把怀中的卫云兮交给他,淡淡道:你带她回房。慕容修要是知道的话,就报上我的名字,就说卫小姐若是少了一根寒毛,龙影司不会放过他。

淡然的话语带着从容的冷酷。

是!华泉面上一肃,低头应道,抱起卫云兮飞快离开。

第12章 昨夜星辰昨夜风(二)

殷凌澜看着他离去的方向,一股浊气忽的涌上,他不由捂住苍白的唇,弓着身剧烈的咳嗽起来,一声一声,压抑凄凉。

公子为什么要帮她?挽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殷凌澜刚要开口,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他咳得脸色泛起两抹不正常的潮红。挽真面露不忍,恨恨跺了跺脚,急忙上前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掏出一颗药让他服了下去。

公子她眼中盈盈含泪:药已经不多了。

不碍事。药吃完了再找他要。殷凌澜淡淡地说。

挽真听了,声音带着哭腔:可是公子他不会提前给药的,到时候你毒发的时候她还没说完,殷凌澜就冷冷看着她。

挽真被他的目光吓得一哆嗦,连忙跪下:挽真错了。

殷凌澜扶起她,淡淡道:回去吧。一抬头已是冷月无声东坠,该看的都看到了,今后该怎么做却又是多添了几分变数。

吩咐龙影司的捕影去查,为什么慕容修会恨卫家。他淡淡吩咐道。

挽真起身,抹了眼角的眼泪,看着幽暗廊下那一袭孑然瘦削的身影,终于忍不住又问道:公子为什么一定要帮卫小姐。

殷凌澜顿了顿,许久,他淡淡道:她是很早以前的一位故人。

他记得她,可是她却已经忘了他了也不怪她。当年那些人在的又有几个?当年那一场变乱敢铭记于心的又有几个?只要她还活着那就是不幸中的万幸

风吹过,吹散了身体好不容易聚起的温热,那么冷。殷凌澜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终于慢慢消失在回廊的尽头。

第二天卫云兮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身上还披着那一袭浓灰重裘。她转头,枕边慕容修已不在。是谁送她回房?难道是那个面容俊美阴柔的年轻男子吗?她心中开始惴惴不安。

你醒了?一道冰冷的声音在床头不远处响起。

卫云兮猛地转头,看到慕容修已穿戴一新,冷冷看着她。那黑沉沉的冷眸中令她看不明白,似鄙夷又似探究。她连忙起身,可是身上的痛楚令她不由轻嘶一声,抱紧了自己。

慕容修看着她苍白的面色,俊眸中掠过自己也不明白的淡淡怜惜:今天要向皇上皇后请安。但是因是新婚第一日,所以不必早起。你收拾一下就随本王出府吧。

他说完冷漠转身出了房门。卫云兮怔怔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半天才回神。他竟然不问昨夜自己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身上的狐裘傻子都能看出是男人的太多的疑问挤入脑海中,却得不到一个答案。

可是既然想不出来,那就不想了。卫云兮吃力下了床,开始更衣梳洗。没有丫鬟,她好不容易整理妥当,走出房门已是日上三杆。

慕容修已在府门前等着她,冷冷地朝她伸出手,声音不带一点温度:走吧。

与《帝王业:凤啼九天》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