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时人走茶凉慕尧煊沐念初小说-梦醒时人走茶凉最新章节阅读

梦醒时人走茶凉

时间:作者:紫兰

梦醒时人走茶凉是紫兰执笔的经典小说,梦醒时人走茶凉讲述了慕尧煊沐念初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小说讲述了:买不起老街上,早上行人匆匆,大多都是附近办公楼的白领,晨光照在一张张年轻充满朝气的脸庞上,整个街道显得生机勃勃。沐念初和薛瑶坐在一家粥饼铺,两人面前放着各种煎饼、小菜以及皮蛋瘦肉粥,这家店是两人以前经常来的,味道不错,生意也一...

梦醒时人走茶凉是紫兰执笔的经典小说,梦醒时人走茶凉讲述了慕尧煊沐念初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第十一章 买不起

老街上,早上行人匆匆,大多都是附近办公楼的白领,晨光照在一张张年轻充满朝气的脸庞上,整个街道显得生机勃勃。

沐念初和薛瑶坐在一家粥饼铺,两人面前放着各种煎饼、小菜以及皮蛋瘦肉粥,这家店是两人以前经常来的,味道不错,生意也一直很火爆,薛瑶早就到了,特意占了靠窗的位子。

你慢点吃,这么多又没人和你抢。薛瑶翻了个白眼,看着眼前的女人狼吞虎咽,噎的直打嗝,真是没点千金的样子。

两人是大学时期的同学,几乎形影不离,用她们宿舍寝室长的话来说,两人好的都像是用520胶水粘在一起似的,估计是上天搭错了线。

这不是没吃饭嘛,我都饿死了,可怜吧?沐念初嘻嘻笑着,嘴里还不停地吸溜着面前的粥。

我这出了趟差,回来你居然都已经是慕家的大少奶奶了,火箭的速度也没这么快吧?

沐念初轻叹一声,美眸一闪而过的失落,不提也罢。

怎么了,看你这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那方面不性、福啊。

呸呸,你说什么呢?都已经是大老板了,说话还这么直接粗暴的。

薛瑶大学毕业之后,去了国外进修,回来这几年,自主创业,开了一家小型广告设计公司,员工也有十几余人,专门承接一些媒体影视、商场的广告。

相对于身边的朋友,沐念初就觉得实在是抬不起头,自从父亲生病住院,稀里糊涂地被迫嫁给慕尧煊,她的生活完全不由自主,没一点选择,她打心底里羡慕薛瑶。

吃完早餐之后,两人又风风火火地去逛街,她们喜欢去市中心的绿侨商场,位于市中心繁华地段,世界顶级品牌也一应俱全。

商场前边白色的大理石铺就的广场,中央的音乐喷泉水珠飞溅,旁边金碧辉煌的雕塑,沐浴在晨光里金灿灿的一片,沐念初许久没这么放松过了,嘴角扬了扬,心情很不错。

两人进了商场,很快就被衣橱里本季刚上新的衣服吸引住了目光,薛瑶迫不及待地冲进了女装店。

这衣服我在巴黎时装周看过哎,当时就很心动,没想到这么快又遇见了。

喜欢就试试呗。

沐念初撇了撇嘴,其实要说购物狂,薛瑶真是甩了她不止十八条街,而且她的眼光颇好,会搭配,衣品更是符合一个优秀的职业女性,干练强势中又透着女人味。

薛瑶拿着裙子,在导购如沐春风的微笑中,进了试衣间。

沐念初低头看了看自己,啧,黑色的烟管裤,外加一个白色体恤,还真是简单到极致,不过她一向懒得搭配,平日里也是大大咧咧惯了。

以前陪着父亲出席宴会的时候,大多也是佣人将衣服给她备好,做造型,根本不用她费心思,就像慕家那些人背后说她的,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千金。

想到这里,沐念初突然眸色有些黯淡,爸爸就这么离开她了,而她却得打着十二万分的小心,讨好慕尧煊,守住爸爸半辈子的心血。

怎么样,裙子还不赖吧?薛瑶眉开眼笑,拉着沐念初询问。

小姐的身材很好,气质不俗,裙子后背镂空的设计,性感中带着优雅,真是为小姐量身定做的一般。导购笑意盈盈地接话。

好看,我们家瑶瑶这身材,就是披着床单也好看。沐念初两眼放光,满脸微笑讨好地说。

啧,就你嘴甜。

薛瑶还想说什么话,回头却看见沐念初一副惊愕,仿佛见了鬼的样子,不由有些诧异,循着她的目光看去。

沐念初本来脸上还带着微笑,却在看见试衣间出来的女人后,眉眼微不可察地皱了皱。

真是巧,沐小姐也来逛街啊?慕媛面带微笑,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拽了拽身上的裙子。

这裙子居然和薛瑶试的是同一款。

即使在慕家,慕媛也不会喊她DS,而是喊她沐小姐,就像不承认她现在已经嫁给了慕尧煊一样。

对此,沐念初倒是不以为意,但凭着她敏锐的观察力,这慕媛似乎对于慕尧煊,有种难以描述的情愫以及占有欲,慕家家宴的时候,她就已经见识到了。

是啊,还真是巧。沐念初答应着。

这是你朋友吗?没想到我们眼光还真是一致,这款裙子可是巴黎新款,这家店统共也就只有这么两件。慕媛围着薛瑶转了一圈,不过,这位小姐穿着似乎有点不合身呢?

薛瑶低头看了看,莫名其妙,哪儿不合身了,不就是有点小嘛,她刚吃完饭肚子还没下去呢,这女人这么嚣张,是要搞哪样啊。

没有啊,我觉得刚好啊,非常合适!薛瑶眯着眼睛笑了笑。

薛瑶怎么说也在职场混了这么久,还创立了公司,看人眼光自然毒辣,这几句话她也明白了,面前这气焰嚣张、趾高气扬的女人和沐念初不对付。

哦,是吗?慕媛在试衣镜前,风情万种地摆了几个pose,她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相比于薛瑶,多了几分小女人的妩媚。

显摆完了之后,慕媛朝着一旁静立的导购,傲然地一扬下巴:帮我把这衣服包起来。

这时候沐念初拉过了薛瑶,小声说了几句话,薛瑶脸色变了变。

这么贵啊,那我不要了吧。薛瑶恋恋不舍地扯着裙摆,这衣服一件居然卖到这么贵,这不是抢嘛,难怪这个店只有两件,物以稀为贵啊。

可是,不买的话,那个女人不是等着看好戏嘛。

两人在这边窃窃私语,慕媛竖起耳朵正好听到了一星半点,眸中闪过不屑,阴阳怪气地说:买不起就不要来试嘛!真当这里是救济点啊,免费的哦!

你说什么呢?有钱了不起啊,我的钱都是我自己挣来的,不像某人还不是靠家里,啃老。

我也有这资本啊,不服气,那你也拼爹啊,关键你没有啊。

薛瑶气的浑身颤抖,真是欺人太甚!

几个店员的目光,也放肆地打量着两人,眼里也都有着鄙夷。

小姐,您穿这件衣服真的很适合呢,就像慕小姐说的,这件衣服我们店只有两件哦。店员微笑地插话,但眼里却没半点笑意,反而是想看她们的笑话一般。

算了,瑶瑶,别和她一般见识。沐念初拉住气呼呼的薛瑶,只怕她一放手,薛瑶这暴脾气就直接上手了。

说起来这商场还是慕家的产业,闹大了对谁都不好,她可不想被慕媛抓住把柄,本来郑芳芳已经够看不起她了。

二楼慕尧煊将楼下发生的一幕都看在了眼里,脸色蓦然黑了下来,冰冷的眸子里没有半丝温度,他只是冷冷地看着沐念初,那个素面朝天的女人,正拉着一个气鼓鼓的女子。

大少爷,要不要去方城打量着慕尧煊的脸色,试探地说了一句。

不用,走吧!

慕尧煊推动轮椅径直往前走去,方城恭敬地立在一边。

身后还跟着商场的负责人,正点头哈腰地说着什么,慕尧煊心不在焉地应着,俊美的脸上哪儿还有一丝平日的雷厉风行、杀伐果断。

这该死的女人,总是时不时地扰乱他的心绪。

慕媛,请你说话放尊重一些。沐念初毫不示弱地,望着咄咄逼人的慕媛,嘴唇抿了抿:你的煊哥哥大概还不知道,你有这么盛气凌人的一面吧。

你别以为你嫁给了煊哥哥,我就承认你是我们慕家的人了,你休想!

慕媛气呼呼地拿着袋子,离开了女装店,临走前还恶狠狠地瞪了薛瑶一眼,那眼神恨不得上来掐死她。

念初,你得罪了她,没事吧,慕家的大少爷不会找你问罪吧?

没事,我们也走吧,我累了。

出了女装店,沐念初奇怪地朝着二楼方向看了一眼,刚刚那道凌厉的视线,盯的她如芒在背,怎么一会儿就不见了。

晚上沐念初趴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两只白嫩的脚丫在空中晃来晃去。

心里想着薛瑶白天说的话,让她去公司帮忙。

她其实也想出去工作,这大少奶奶当的,一点都不自在,可是慕尧煊会同意吗?

他们最近在冷战,谁都没找谁多说一句话,完全将对方当空气一般。

走廊外开门声响起很轻微的声音,随即轮椅转动,关门声,沐念初屏气凝神听了一会儿,慕尧煊今天回来这么早啊?平时他都是凌晨才回来的,偶尔还夜不归宿,也不知道干嘛去了。

沐念初觉得这么冷战下去,也不是办法,万一这慕家大少是碍于面子,拉不下脸,呃,不对,她还生气着呢,一个男人居然也可以这么小气,说了那么多过分的话,居然没半点认错的迹象。

沐念初心里天人交战了几个回合,还是认命地开了门往主卧走去。

叩叩叩

敲门声在空旷的走廊响起,有点儿突兀。

沐念初不自觉地有些紧张,吞了吞口水,深吸了一口气。

第十二章 中暑

过了半晌,房间内传出低沉而清冷的声音,进。

沐念初捏了捏门把手,手心浸满了汗,一狠心推开了门。

慕尧煊半边身子隐在昏暗中,看不真切表情,但沐念初清楚地感觉到,在她进来的一瞬间,慕尧煊的脸色骤然黑了下去,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你来干什么!毫不客气的问话,似乎她不该出现在这里。

俗话说得好,退一步海阔天空,既然来了,她也没打算再吵一架,然后不欢而散,那样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

沐念初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唇,心思转了一圈,抬起素白的脸,双颊在昏黄的灯光下,晕上柔和的光,墨黑的大眼里朦胧水光氤氲,灵动至极。

尧煊,晚上我侍候你沐浴吧,昨天我听见你训斥佣人了,是不是她们伺候的不周到?

沐念初眸中含着浅浅的笑意,语气软糯,似有撒娇的意味,说话间往慕尧煊身侧磨蹭了几步。

反正她有时候脸皮厚,被骂了也不痛不痒,而且沐念初吃准了,她这一套对慕尧煊有时候很管用。

慕尧煊没有接话,薄唇若有若无勾起,侧脸俊朗,修挺的鼻梁,如同流光剪影的画,身子坐的笔直,整个人如同青松般坚毅而不可撼动,双眸沉静似水,眸光似穿透厚重云层,直直地盯着沐念初。

沐念初蓦然感觉到一阵压力,硬着头皮继续说:那天的事情我知道是我不对,你生气是应该的,但你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污蔑我。

哦?这又是你演的哪一出戏?下一步又准备实施什么计划?慕尧煊靠在椅背上,从烟盒里摸出一支烟点燃,淡蓝色的火苗映照下,眼神冷漠。

沐念初压下心里的翻涌,难受,她都已经服软低头了,没想到慕尧煊还是这么不依不饶。

我没演戏,慕大少,你觉得就凭我一个女人还能欺骗得了你?

沐念初索性破罐子破摔,直接从‘尧煊’二字,疏离地变成‘慕大少’。

沐念初,你如果想沐氏集团安然无恙,最好是收敛一下你的行为,乖乖地做你的大少奶奶,我可不希望某一天,在媒体头版上,再次看见,关于你私生活不检点的新闻!

‘不检点’这三个字,彻底是让沐念初炸毛了,她深呼吸了好几下,依然无法平复心里的愤怒,盯着慕尧煊,墨瞳中燃烧着一簇簇火苗。

曾经慕家的家宴上,慕尧煊面对他家人的质疑和不屑,甚至出言帮助她解围,如今却反过来怀疑她,真是气死人了。

慕尧煊,你混蛋!

扔下这句话,沐念初‘砰’地一声关上了门,挫败地回到了卧室。

看着摔上的门,慕尧煊静坐在光影中,修长白皙的指尖,香烟已经燃烧了大半,烟灰悄无声息地落在桌上,薄削的唇抿成一线,眼神清冷,心里却乱的一塌糊涂。

在别人眼里,他是性格冷漠,做事狠厉的慕大少,人人都怕他,察言观色小心翼翼地伺候,从来没人敢在他面前叫板,这个女人偏偏数次挑战他的底线,而且还摆出一副趾高气扬的姿态,做了错事却比谁都要气焰嚣张。

明明心里很生气,慕尧煊却时常觉得无奈,任由这小女人可劲折腾。

真不知道她那副面孔下,到底哪一张才是真的?慕尧煊双眸眯紧,指尖掐灭了香烟。

这天,沐念初早早地起了床,特意找了件比较成熟风格的衣服换上,然后化了个淡妆,拎着包下了楼。

经过慕尧煊身侧的时候,沐念初眼神都没给他一个,真正的视而不见,两人都回到了以往的冷战中。

大少奶奶,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佣人瞧着慕尧煊在一旁,于是出声唤住,在门口换鞋子的沐念初。

我不饿,不吃了。

慕尧煊抬起报纸,脸色有些阴郁,余光中看见门口的小女人,沉着脸,红润的小嘴撅着,比他还更不高兴。

这女人气性可真大。

佣人都比较会察言观色,见慕尧煊寒着脸,眉头微皱,神情中满是厌烦,忍不住心里得意起来,估计过不了多久,这慕家的大少奶奶怕是要换人了。

沐念初之前就打电话,回绝了薛瑶。

薛瑶工作室那边也是自顾不暇,她知道薛瑶是好心,但是她总不能去拖别人后腿吧。

这几天她投了不少的简历,好歹她也是H大毕业的,也算是A市鼎鼎有名的大学了,而且又在沐氏集团做过一阵子,从小耳濡目染,父亲做事的那套方式,她都能驾轻就熟地实践下来。

之所以不想回沐氏集团,是因为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资本了,真正的落魄千金一个,养母和江云宸之间的谋划,让她觉得恶心,她坚信总有一天会让江云宸得到报应,名正言顺地从他们手中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沐念初挤在水泄不通的地铁上,艰难地接起了电话。

喂,是的,我是沐念初,好的,我马上到

一个小时后,辉腾公司门口,沐念初整了整衣衫,又对着大门上的反光玻璃,翻来覆去检查了一番妆容有什么不妥,这才深吸一口气,进了公司。

前台小姐微笑地看着她,还没开口说话,沐念初抢先开口:你好,我是来应聘的。

电梯上去,五楼左手第一个房间就是。

谢谢。

沐念初抱着简历,往电梯方向走去,谁知包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铃声显得分外急促。

接起了电话,沐念初还没出声,便听到电话中温柔而抱歉的声音传来:抱歉,沐小姐,您的简历不符合我们公司的招聘要求,所以还请您另谋高就。

沐念初一愣,可是昨晚不是都说好了吗?今天我可以过来应聘的。

真的很抱歉,这是我们人事部再次经过筛选决定的,还请您见谅。

抱着简历,沐念初看着电梯内簇拥出来的员工,说说笑笑地从她身边经过,她有些踌躇还要不要上去。

半晌,她在前台礼貌的微笑中,又灰溜溜地走出了公司。

一整个上午都是相同的结果,明明前一天都说好了来面试的公司,居然不约而同地给她打电话,通知她不要来了,理由大多让人哭笑不得。

什么公司人事部搞错了,公司不招人了。

居然还有嫌弃她太优秀的,怕公司小供不起她这么一座大佛。

沐念初坐在公园的秋千上,晃荡着两条腿,明明烈阳当空,她却觉得全身发冷,身侧有几个小孩子睁着圆溜溜的眸子,怯怯地打量着她,当然目光更多的,是在看沐念初身下的秋千。

你要玩吗?那你玩好了。沐念初嘟着嘴,抱着简历离开了。

她不是那么容易认输的人。

看着女人娇小的背影,淹没在人流之中,街边停着的黑色轿车上,方城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是的,慕总,夫人还在外面。

好好,我知道了

慕氏集团旗下的子公司,慕尧煊坐在办公桌之后,手边散乱着一些文件,深邃的眸子穿过落地玻璃窗,碧蓝的天空,骄阳似火。

这女人怎么这么执着。

下午的时候,自然也是一无所获,穿梭在摩天高楼之下,六月的天气闷热难耐,沐念初只觉得口干舌燥,眼前发昏,脚步都有些虚浮。

她抱着最后一丝期望,走进了一家房地产公司,这次倒是没有被人拒之门外,人事专员对她进行了面试,让她回去等消息。

出来的时候,沐念初松了口气,这是唯一的希望了,希望明天有好消息传来。

刚走到门口的时候,或许是刚刚房子里空调太足,猛然一出来,接触到刺目炽烈的阳光,沐念初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倒下去之前还朦胧地听见,前台小姐惊呼一声,小姐,你怎么了?

偌大的办公室显得分外静谧,宽大的真皮沙发上,沐念初正昏迷不醒,额头的汗水濡湿了刘海,素白的脸颊显得有些苍白,唇色发白。

一旁的医生拿出冰袋给沐念初的额头、腋下放上,踌躇着去松松沐念初的衣领,手指还没碰上,慕尧煊眼神微微一凝,吓得他一哆嗦。

慕先生,这位小姐中暑不是很严重,醒来之后补充点盐水,多注意休息,平日里出门注意防晒,也没有什么大碍。

嗯。

慕尧煊答应一声,见医生犹豫不决,还有事?

呃,没了。医生走时,又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女人,素净的小脸,看起来娇弱可怜。

可惜这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虽然是坐在轮椅上,但那一身凌厉的气势,丝毫不减,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

办公室门关上之后,慕尧煊双眸微沉,手指情不自禁地抚摸着女人细腻的脸颊,柔软微凉的唇,迟疑了一下,那修长的指尖,顺着白皙的脸颊滑到了衣领处,衣领下纤细的锁骨若隐若现。

慕尧煊的手指有些留恋地摩挲着,而后单手解开了她衬衫上的两个扣子,脖颈上一小片如玉的肌肤映入眼帘,他似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微扬,时常冰冷的眸子浮上一层笑意。

与《梦醒时人走茶凉》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