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一对顾霆深沈远宜小说-天生一对最新章节阅读

天生一对

时间:作者:竹子不哭

天生一对是竹子不哭执笔的经典小说,天生一对讲述了顾霆深沈远宜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小说讲述了::试探心里打定主意,但我面上不显。继续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过在晚上睡觉前,我偷偷拿了一只牙签在手里。牙签是提神用的,我准备一夜不睡,看晚上顾霆深有没有异常?有几次早上醒来我发现他不在房间,问的时候他不是说睡在床下,就是说去洗手间,...

天生一对是竹子不哭执笔的经典小说,天生一对讲述了顾霆深沈远宜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第十一章:试探

心里打定主意,但我面上不显。

继续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过在晚上睡觉前,我偷偷拿了一只牙签在手里。

牙签是提神用的,我准备一夜不睡,看晚上顾霆深有没有异常?

有几次早上醒来我发现他不在房间,问的时候他不是说睡在床下,就是说去洗手间,甚至还用过跟我捉迷藏的理由搪塞过去!

铺好地铺,我背对顾霆深躺在铺上,假装自己睡着了。

水——顾霆深喊道。

又开始了。

每天晚上他基本都不会闲着,不是喊渴就是喊饿,开始我以为是真的,但真弄好宵夜送到他面前他并不吃,就是折腾人。

本来我白天累了一天,晚上就想好好睡一觉,再被他这么一折腾,累的乏乏的,基本上是等他终于睡了,然后我头沾到枕头上就能睡着。

但今天我没理他,假装没听见。

顾霆深见我不搭理他,干脆过来晃我,还委委屈屈道:远宜,我口渴,要喝水

嗯?

我从鼻子里哼一声,有气无力的呢喃:别闹,桌上有水,自己喝去,喝完睡觉,乖——话没说完,我就发出很响的呼噜声。

本来我是不打呼的,是变成胖子后添的这个毛病,而且我打呼还有一个特点——白天越累,晚上呼噜打的就越响!

我假装睡的很熟,但竖起耳朵仔细听着身后的动静,生怕露出破绽。

身后动静不小,不用仔细听也能听的很真切。

顾霆深光着脚板踩在地板上啪啪的,听脚步的声音到桌边,拎起晾水壶倒水声

啪,哗啦啦——

玻璃水壶掉地上摔碎了,须臾就是顾霆深一声惨叫啊!——应该是扎了脚或手。

我差点,只差一点点就从地铺上爬起来,过去查看他的伤势。

然而我没有,我强忍住没动,并且连呼噜声都没有受到影响,一切照旧!

好痛,呜呜,好痛!

顾霆深一个大男人哭的悲悲戚戚,不停呼痛。

这个过程持续了十几分钟,但声音不大,我仍然呼噜声震天响,还磨牙,吧嗒嘴!

他声音逐渐弱下来,虽然看不见,但我能感觉到顾霆深好像在观察我。

已经坚持到这了,我狠狠心没动,坚持到底不一定胜利,但很有可能发现我想发现的东西。

顾霆深在被关进这栋别墅前,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如果他装傻,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我发现。

果然,顾霆深见我一直没反应,不再哭了,但也没马上出去,而且床板先吱嘎吱嘎响了几声,很快就传过来轻微的鼾声。

貌似他是睡着了,按正常逻辑这时候如果我是装睡,我会起来观察下!

但是我没有。

上学的时候我除了专业课之外,还选修了心理学,知道这时候比的就是谁能沉住气,谁先动谁就输,所以这时候我没动,死扛到底!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夜深了。

但顾霆深除了轻微的鼾声外并没有任何的动作,仿若真就是睡熟了。

夜色沉静,月光如水。

本来我白天就累了一天,疲惫的很,刚开始躺下神经高度集中还不觉得困倦,但这么长时间顾霆深也没有一点反常的举动,我紧绷的神经也渐渐松弛下来。

神经松弛下来,就觉得眼皮似乎有千斤重,脑子也越来越不清明

第十二章:深夜秘密

不行,我必须坚持住,不能睡着。

手里一直藏的牙签现在有了用武之地,我用牙签使劲扎自己大腿——嘶!痛的倒吸一口凉气,立刻清醒很多。

夜更深了,只要困意袭来,我就用牙签扎自己,用痛感赶跑睡意。

终于,顾霆深鼾声不见了,我听见床又轻微的响了两下,接下来就是细微的开门声,门打开又关上,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的呼吸声。

我心跳的砰砰快从胸腔里蹦出来了,像是发现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一样,顾霆深果然有问题,但我心欢喜!

我悄悄从地铺上爬起来,赤足跟上去,路过碎玻璃的时候,透过月光照进来的微弱亮光看见地上的碎玻璃都被拢在一处,堆在桌子下。

但地板上有已经干涸的血迹,看来他确实受伤了。

我心一紧,如果顾霆深不是为了拢这堆碎玻璃是不是就不会受伤?

而他自己防备着不往玻璃上踩也一定没事,那么他这么做的理由只有一个原因:怕我早起踩到误伤!

心里暖暖的。

但不耽误我继续跟上去看他到底想去哪?

我不敢跟的太紧,怕被发现打草惊蛇。

走出房门后我靠在墙上听动静,大门口有监控,他就算出去应该也不会走大门。

但不走大门就没有门了啊不对,还有个小门。

杂物间后面有个不起眼的小门,只不过那个门是封死的,而且门前还堆了不少杂物,应该出不去!

刚想到这就听见杂物间门响,这十几天我经常出入杂物间,所以对那个门很熟悉。

别的门都是实木的,唯独杂物间的门和大门是不锈钢的那种。

开门的动静就和别的门不一样

我突然想起有一次我觉得是大门响,结果追出去看却没有人,会不会就是杂物间的门响?然后我追错了地方。

应该是了,结果人没追到我却打草惊蛇,从那天开始顾霆深就越来越隐蔽,让我几次都察觉,却从来没有抓到过他的把柄。

不过从后门出去?

别墅后面并没有路啊,后面有一米多宽的水泥台。

水泥台上有半米高的铁栏杆,然后就是笔直的一堵石头墙通到下面,石墙大约高十米,下面杂草重生,还有一条亮晶晶的河。

平时那个地方并不会有人走动,但如果顾霆深从那出去倒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前面大门口有监控,后面那么荒凉又没有路,显然没有安监控的必要性。

杂物间里面传来挪动物品的声音,响了几下就没有了。

我又静静的等了一会儿,直到确定再没有声音这才下楼梯,打开杂物间的门,借着昏暗的壁灯能看见里面的小门前的杂物果然被搬开了。

我打开小门出去,就见一条绳子绑在栏杆上,另一头顺到石墙下面,但下面已经没有顾霆深的影子。

这男人真聪明,顺着绳子爬墙走的。

我在水泥台上发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凑近看,原来是顾霆深白天穿的衣服。这是脱了放在这,等回来再换上吗?

我没犹豫从栏杆上解下绳子,然后抱起衣服回去!

是时候摊牌了,我看他回来还怎么装?

与《天生一对》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