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宇小说免费阅读-鉴宝人生最新章节

鉴宝人生

时间:作者:池本洲

鉴宝人生是池本洲执笔的经典小说,鉴宝人生讲述了卢宇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小说讲述了:我家很有钱”某富二代道。“我家有古董”卢宇。“我家有房产。”某房开说。“我家有古董”卢宇回。“我家有黄金。”某炒金者道。“我家有……”“靠,你家除了古董还有啥?”卢宇看了看满屋子价值几千亿的古董,“老...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卢宇《鉴宝人生》的精彩内容:

06金主驾到

不是李欣雨狗眼看人低,反正是服务对不对?服务谁不一样?

但这是什么场合?古董啊!

动辄十几万,高辙上亿啊!

再看看面前这穷吊丝,一身洗得发白的衬衣,一条牛仔裤都穿得破烂了好吗?

怎么了?你们这拍卖所难道还不准客人进啊?卢宇挠了挠头,一脸的狐疑。

先生,请你搞清楚,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所有人想进就进的吗?万一丢了件东西,这是谁的责任?李欣雨这话把卢宇气得要吐血。

怎么这些人都喜欢狗眼看人低呢?

老子穷就是小偷啊?

宿舍里面被冤枉,来这里还被冤枉?

我懒得理你!

转过头去,卢宇直接就走。

给李欣雨气坏了,这该死的穷鬼,怎么这么不讲理呢?没见过这么混账的人!

立马的,她跑到跟前去,直接张开双手给卢宇拦住,扯着嗓子就喊,保安!保安!抓小偷啊。

话一落,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响了起来,一群五大三粗的保安直接上前给卢宇围住了。

什么事情?李小姐!保安对李欣雨还挺客气的。

李欣雨一指卢宇,趾高气扬的说,把这小偷抓出去,他图谋不轨,想偷东西。

保安立马上前来摁着卢宇肩膀,还指着他鼻子说,先生,这里是私人的地方,请你离开!不要逼我们动用武力。

我再说一遍,我是客人!我不是小偷。

此话一出口,现场那些人都在冷笑。就这家伙的德行,谁会觉得他是个能买古董的有钱人?下一顿在哪儿,估计都费劲儿吧。

李欣雨差点没笑出声来,你这话谁相信啊,现在请你,立刻、马上离开!

立刻和马上两个字眼,她咬得特别重。

卢宇没招儿,解释半天他们也不听,只得掏出手机来拨打杜鹏盛电话。结果那家伙不知道是在干嘛?可能太忙了没听到手机声,半天也不接。

好半天之后,李欣雨有点不耐烦了,催促卢宇快离开!咋这么不要脸呢?这是私人地方还死赖着?

卢宇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回了句,让你们这里能做主的人来!

呵呵我已经很礼貌了,你非要逼我说点不中听的话吗?你配吗?这是要玩无赖了?李欣雨冷笑。见过太多这种人了,上次一个乞丐也这样,死赖着不走,就想要点钱呗。

我配不配不由你说了算!

卢宇啐了句,两人这边一争吵,下一刻果然一个戴着经理牌子的人过来了。

上来之后,那人就开口斥责了,小李,你在搞什么鬼?这么多人堵在门口,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李欣雨转过头去,看着经理松了一口气,经理,你来得正好,这人找事儿,非要硬闯进去。

哦,有这种事情,打出去就行了!

经理这话说完,走到卢宇跟前,还来了句,先生,我警告你

话还没说完,卢宇直接抢白,让杜鹏盛来见我!

哈?

不行让你们家掌眼老王来见我。

一下子,这小子提到了他们这家拍卖所的两个核心人物,经理不是普通人,还算有点眼力劲儿。觉得这小子不简单,难道是杜总的亲戚?

想到这里,他也不敢怠慢,凑上前去对卢宇小声来了句,小兄弟,借一步说话!

转过头去,挥了挥手,又让其他人该干嘛干嘛去了。

等到没有人后,经理开口问了,小兄弟,你是杜哥什么人?

什么人也不是!卢宇开口一句话,给他鼻子都气歪。

那你他妈来干嘛?

我的身份你没必要知道,你让你们杜老板来就行了。

看他说得信誓旦旦,这经理眯缝着瞅了卢宇半天,不像是开玩笑。当然,他也想,如果这小子诓我,到时候我一定要保安打断他双腿。

那行!你等等。说完这话,经理就直接进去找杜总杜鹏盛了。

此时此刻的杜鹏盛正在忙着布置等下的拍卖,嘈杂的环境也听不到手机声,等到经理来了之后,他还问了句,你不去招呼那些老顾客,跑这里来干嘛?

杜总,有个穷小子要见你。

这家拍卖所就是个公司,杜鹏盛是这里的总负责人。

一听到这话,杜鹏盛火冒三丈,你第一天出来混啊!什么人找我,我都见吗?是不是吃饱了闲得慌,要不要调你去搞卫生?

被老板呵斥了,经理很头疼,心里面把那死穷鬼祖宗十八代给问候了个遍。

立马点头哈腰道歉认错,准备下去打断那死穷鬼的双腿。

刚刚前脚一走,后脚杜鹏盛想到了什么,喊了句,等等,那人长什么样?

哦,很年轻,还有点小帅。他

别说了!

杜鹏盛仿佛有点开窍了,赶紧拿出手机,一看到上面的未接电话,吓得是屁滚尿流啊。

卧槽!金主来了。

紧接着,在经理面前连滚带爬的赶紧跑,还一个劲儿喊,你啊你啊,老子被你害死了啊!

哈?经理觉得莫名其妙,也不敢怠慢,只能跟着跑。

等到杜鹏盛和他跑到外面之后,果然看到卢宇不耐烦的等在了那儿,杜鹏盛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弯着腰,一副奴才的样子。

宇少,宇少,不好意思!手机电话我没听到,手下人不会办事儿,你放心!我改明儿把他们全给开了。

此话一出口,经理脸色都白了。

麻痹!这穷小子什么来头?一下子自己的工作就没了?

行了,老杜,这经理挺不错的。不是他,我恐怕连这大门都进不来。

卢宇此话一出口,杜鹏盛立马冷着脸,质问经理怎么回事儿?

此时此刻,当然得死道友不死贫道了,为了保住饭碗,经理果断把锅推给了李欣雨,说是她狗眼看人低拦的卢宇。

去!让她滚蛋,以后别在这里干了。

好了!一个小姑娘,刁难她干啥?拍卖会开始了吧?咱们进去吧。

卢宇关键时刻一句话,保住了那美女的饭碗。老杜更是一个劲儿拍马屁,什么宇少大度啊,不一般见识,还让经理快道谢。

那经理擦了擦额头汗水一个劲儿的陪着笑脸,喊着谢谢宇少。

同时心里面直打鼓,这人到底啥来头啊?为啥自家的杜总见了他都这么点头哈腰?

很快,卢宇进了拍卖所了。

这小子牛拽啊,拍卖会下方的座位上,全都是南岳市的富豪们。不是穿金戴银,就是一身名牌、名表,只有这小子穿得破烂,一进场好多人都在议论纷纷。

那什么人?

南岳拍卖所,乞丐都能进来了?

估计是打扫卫生的吧!

但紧接着发生的事情,让他们全都傻眼了。

人家不仅不打扫卫生,还他妈直接进了VIP包间去了,里面有帘子,一遮上,什么都看不到。

财不露白,能坐这些位置的,不是巨贾,那就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这些人不仅有钱,还是老顾客了,来这里是走个过场,实际上是等着后面的湿货露出来呢。

很快!所有人进场完毕,拍卖要开始了。

外面的大门直接关闭,那种武装押运运钞的安保人员,拿着散弹枪开始进入会场周边站着。

这里的古董价值太高了,由不得他们不小心。

拍卖正式开始,漂亮的女司仪上去开始介绍拍卖的一个唐三彩花瓶,下面那些人疯狂的举牌,抢夺。

成交了一笔又一笔!

卢宇坐在VIP间,看了看其他的房间,好像那些巨贾都没有动手。

也是,这些人恐怕是瞧不上这些凡品吧?

咚咚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卢宇第一次来,有点不懂。

愣了愣,还问了句,谁?

先生,我是来给你送果盘的!

因为VIP间的巨贾们,看不上那些普通古董,但过场要走一下啊,这段时间就是消耗。

为了稳住他们,这时候会有专门的人送香烟、送果盘,还有送上接下来要拍卖的其他东西的图鉴。

卢宇喊了声,进来吧!

结果,那人一进来,傻眼了!

就这么巧,李欣雨,刚才那个刁难他的妹子。

07拜金女

先前的时候,那些保安为啥对李欣雨比较客气呢?

因为人家可不单单只是外面的迎宾,还是伺候有钱大佬们的服务员!

李欣雨也很开心有这份工作,万一勾搭上了一个巨贾,嘿嘿从此嫁入豪门不是梦啊!

只可惜,这么久,没有一个有钱人看上她。

人家是来看古董的,她算得了什么?

今天这个新包间,居然又来了一个有钱人,李欣雨抢着来送果盘。

敲门的时候还紧张呢,会是什么样的人?

有钱人她见多了,不是肥头耳胖,就是秃顶的糟老头。

毕竟家财这么多,拼搏这么久,都上了年纪是不是?

结果屋子里面的人一开口,她开心了,还是个年轻人的声音,富二代啊!呵呵会不会看上我?缘分这种事情谁说得清楚呢?

谁曾想,一跨进来之后,她惊讶得哗啦一下,果盘全都掉在了地上。

你你你怎么会是你?你这吊丝,好大的胆子,偷到贵宾间来了!

李欣雨在这里看到那不讲道理的死穷鬼,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卢宇皱了皱眉头,没好气的吐槽了句,怎么?你那果盘是送来我吃的?就这么扔到了地上?

就你?你也配吃?李欣雨很火大。

美女,你胸挺大的,头发也挺长的。

听到卢宇这话,李欣雨吓得后退了一步,还捂着胸口,你什么意思?

因为你让我明白了什么叫胸大无脑,头发长见识短。

你你你面对这赤果果的挑衅,李欣雨气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你现在呢?要么给我换个新果盘来,要么呢,就准备辞职滚蛋吧!

卢宇威风不减,一脸严肃的说了句。此话一出口,还真给她唬住了。

李欣雨直接愣了愣,拿着盘子收拾了地上的果盘,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之后,一拍脑袋,她反应过来后还骂了句,唉,我怎么这么萨比,那家伙随便两句话就吓到了。哼!这死穷鬼!我非要找他麻烦不可。

气冲冲的刚要再回去,但转念一想,那家伙穷凶极恶,自己一个女孩子怎么是对手?万一在包间里面惹恼了他,把自个儿给那啥了可咋整?

得  !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回去找保安。

这刚刚一回去,立马就遇到经理了,这丫头马上上前去告状,经理,你来得正好,刚才那死穷鬼啊,现在跑到我们包间去了。我正准备找保安抓他呢!

她一说完,经理脸色大变啊,赶紧做了个嘘的手势。

小李,小李,别胡说,那小子的身份咱们惹不起啊。

哈?有这么夸张吗?

唉,一点也不夸张。我问你,咱们这里有这么多有钱人,这么多有地位的人。这么说吧,你什么时候见过咱杜总对人家点头哈腰的。

经理想到刚才的事情,现在还后怕呢,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

果不其然,此话一出口,李欣雨一下傻眼了。

能在这里做这种生意,杜鹏盛可是黑白两道都有关系,很有势力的一个人。还真没有见到过他对谁点头哈腰的。

但现在

对!你没听错,咱杜总在那小子面前跟孙子一样。

经理肯定了李欣雨的想法。

吸~

李欣雨一下倒抽了一口凉气。乖乖!那小子这么有来头吗?

他们那里知道,卢宇没啥来头,只是他是他们这个拍卖所的大金主。

他拍卖出来的一件东西,可以让杜鹏盛干好几年,你说谁跟钱过不去呢?在钱面前都是孙子!

没道理啊,经理,这么有来头的人怎么会穿成那样?李欣雨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呢。别的有钱人不是穿金戴银,就是名牌西装加金表,但之前那小子,比乞丐稍微强点吧?

这有什么稀奇的?财不露白,咱们VIP包间为啥成立的?今天的重头戏,那只金猫为啥渡漆,不都一个道理吗?越是这种身份显赫的人,越不想人家知道。

  那那那那怎么办?我好像得罪他了。

那你死定了!刚才杜总为这事儿,差点把你我全给开除了。

哈?经理,你可别吓我,这份工作对我很重要。李欣雨急了,这么好的工作去那儿找啊?

看着小姑娘都快吓哭了,那经理叹息一声,好啦,你也不用多担心,那少爷还是挺好说话的。之前杜总差点开除我们,还是他说情的,你可别再惹他生气了。

  好!我这就去道歉

一想到这里,李欣雨急匆匆的赶紧去后台端了一份超大果盘,然后怀着忐忑的心理,又一次敲开了卢宇的门。

此时此刻的卢宇,低着头在看图鉴呢。

果然如同他猜测的那样,嵌宝石的金猫是压轴商品,要在最后拍卖。

进了包间之后,看着卢宇瞅都不瞅自己一眼,李欣雨的心情很紧张,小碎步的走过来,赔着笑脸,把果盘放下了,一个劲儿说好话。

宇少,这是你的果盘。

卢宇没说话,她还在忐忑着。

我宇少,刚才的事情我想和你说声对不起。

嗯?

话刚说呢,那小子抬起头来,一脸疑惑的看着李欣雨,说了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你怎么还在啊?不是走了么?

好了,我知道了,你可以下去了。

宇少,刚才的事情。

你不用多说了,我不会给你们老板说的,下去吧。

这话说完后,李欣雨松了一口气,鞠了一躬,慢慢的退了出去。

在关上门的时候,仔细看了看卢宇的侧脸,小心肝扑通扑通的狂跳。

这小子真帅!

看吧,之前的时候说穷吊丝,死穷鬼。

这眨眼间变成帅小子了!

这世界就是这么讽刺,看钱包的社会。

很快,下面的拍卖会到此结束了,下面那些人一个个看了热闹的,拿了古董的,屁颠屁颠的开始离开了。

只有一小部分人没有动弹,坐在那儿一动不动。

这些人都是老顾客了,很清楚接下来要上重头戏了。

这不

安保更加严密了,那些留下来的人,还得确定一次身份。

有一种特殊黑卡的人,可以留下来,没有的只能请出去。

当然,包间的人也得确定。

只有卢宇的包间最神秘,因为他打过招呼,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身份,自然这边没有他的身份存档了。

当然,没有那个傻子会跑到这里来,要求他确定身份。

因为杜总打过招呼,那人很特殊,谁都不能去那边骚扰那位客人。

前面的古董竞争很激烈,但成交价最高的也就是几千万。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面的气氛很浓烈,因为重头戏来了!

这一次是杜鹏盛亲自拍卖,等到那东西上来之后,掀开了盖头,一尊闪闪发光的金猫出现在了那里。

当着所有人的面,东西拿去过称,20磅,也就是9公斤!

9公斤换算成克,也就是9000克,

现在市场金价360元一克,那么9000克黄金价值多少呢?

三百二十四万!

当然我们都知道,你去买黄金首饰,不可能是按照金价算的,其中还有一个工艺费,会加在这每一克上。

这尊金猫工艺绝对吓人!

当然,最值钱的是那一对宝石做的猫眼。

杜鹏盛介绍道,专家鉴定后,确定这可是蓝宝石啊!

最近根据佳士得日内瓦拍卖所的记录来看,他们曾经拍卖了一颗约14.62克拉Oppenheimer蓝宝石,成交价58246847美元,约合人民币3.8亿元。

虽然这两颗宝石没有这么重,但毕竟是两颗啊,还得算上工艺,起拍价亿是没问题了。

起拍价,一千八百万美元!每次加价一百万。

杜鹏盛一说完,现场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

1.2亿的起拍价,我擦!

好多人直接被pass,玩不起了,这是有钱人的游戏。

他们就当看一场热闹好了!

还真别说,下面真他妈有能耐人啊,第一个人举手了。

当然了,这货也知道自己是试水,举起手了之后,还看了一眼上面的包厢。

一千八百万美刀第一次,有加价的吗?

包间里面,有人按钮了,灯直接亮了起来。

一千九百万美刀!

两千万!

两千一百万。

看着那些神秘包间之中,不断的有灯光在跳动,没跳动一次就是一百万美刀,张浩那心情真你妈的激动啊。

08以前你都叫我好老公的

现场的人都在议论纷纷,这已经不是有钱人的战争了,而是神豪们的战争。

大家都不吭气,看看就好。

神仙打架,凡人插不进去手。

李欣雨也口干舌燥的,牛牛牛!这得多少钱啊,她卖屁屁也弄不来这么多啊。

当然了,这丫的眼神,一直盯着卢宇那包间呢。

这位宇少是什么来历?为啥一次都没亮灯呢?

大家都在猜测,那里面的恐怕是个大能吧,是要在所有人争论完了之后,最后一次成交吗?

结果

想多了!

三千两百万一次,三千两百万两次,三千两百万三次!成交!

最后这宝石嵌金猫的宝贝,被右边厢房的土豪拿走了。

没错!又一次刷新了这间拍卖所的记录。

三千两百万美刀,换算下来是2.1亿!

按照提三层,他们尽赚六千多万。

杜鹏盛开心坏了,等到付款人家走人之后,这家伙手都在哆嗦啊。

上一次三千多万,这一次六千多万,他们赚大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人家金主嘴巴里面的肉,分了点给他们,否则吃个屁啊!

不敢得罪张卢宇,这家伙立马命令财务,赶紧把那一亿三千多万,给人家转到账户上去。

卢宇从始至终坐在包间没动弹,直到叮咚,你有一条新的短信,请注意查收。

看了看上面的数字,哪个2特别打眼啊,现在他也是拥有两个多亿的人了。

对于买了那只金猫的有钱人,卢宇一直在留意着,珠帘后面好像是个女的,还有不少的保镖。只可惜,这包间有出去的通道,那女的没有走下面拍卖所,卢宇是没能一睹芳容了。

很快,杜鹏盛亲自来了,还问卢宇收到钱没有?

献完了殷勤之后,接下来问的最重要一件事情,宇少,你家还有什么东西要拍卖吗?

卢宇尴尬一笑,东西倒是很多,不过!你们拍卖所接连拍卖出这么多过亿的东西,难道不怕被盯上吗?

唉,这你放心,我们绝对没有问题。

但你们的金主也就那几位吧,难道不会饱和吗?

卢宇反问了句。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这些人,一部分是收藏者,一部分其实也是二道手贩子,他们也会拿去卖到其他地方。既然是收藏品,在手中当然是升值的了。

听完了这些话,卢宇掏出一支烟点了个火,一句话没说,在沉思。

杜鹏盛也不敢插嘴,只是陪着笑脸,但其实内心里面一直在忐忑,这金主不会要取消合作吧?

这人真是奇怪啊!

这么有钱,却穿着最便宜的衣服,抽的也是六块钱一包的烟,这低调得有点可怕了。

行吧,就暂时这样。对了,以后拍卖多叫我几次,我也掌掌眼。过几天,我再给你一件东西。

卢宇这话让杜鹏盛差点激动得跪下来叫他干爹!

还有?这小子家里到底有多少古董收藏啊?这货不会是过去的皇族吧?

想想这也是有可能的啊!

过去那些皇帝看到要完蛋了,都把自己的宝藏藏起来了,时至今日这历史上还有无数没找到的宝藏呢。

对了,今天我来的事情,你知道吧?

临走的时候,卢宇又回头说了句。

明白,明白,我保证没有人多嘴。宇少,走这边,我们有秘密通道,外面也已经准备好了车。

嗯!

就这样,卢宇这位金主神秘来,神秘走了。

李欣雨还傻兮兮的在通道外面等着呢,对那位大少爷越发好奇了,到底啥身份啊?他来这里是干嘛的?就为了参观一下?

为什么竞拍一直没按灯呢?

且说卢宇,这小子出去之后,门口停着一辆宾利。

给卢宇都看傻了,用得着这么夸张吗?

那司机陪着笑脸说,杜总安排的,说宇少就该坐这种车。

唉,走吧!

上了车之后,回学校,远远的卢宇就让他们停下车子,自己走回去了。

一则,不想对方知道自己去哪儿。

二则,宾利太拉风,要在学校门口下车被人家看到了咋整。

趁着没人,下了车之后,卢宇就让人家回去了,自己叼着一支烟,步行回学校。

刚刚走到学校门口,卢宇还在想自己下一次给杜鹏盛带个啥玩意儿去呢?

他那破出租屋内,倒是有不少的好东西,关键不懂啊!鬼知道那下面是过亿的宝贝,还是一块儿破石头呢?

嗡嗡哗啦!

就在这时候,一辆红色凯迪拉克ATS直接快速行驶过来,然后飞起了一滩积水,把卢宇浇了个透心凉。

卢宇气得够呛,车子停下之后,车上走下来了一个美女。

不是别人,就是周家那位周芷琪。

周家是开超市的,目前有两家大型超市,算是有钱吧。

这位周芷琪也是学校少数的,能开车自己来上学的学生。

正因为有钱,没必要和那些女学生一样被人家包养,长得还好看,学校那些男生评选这丫头十大校花之首。

他们都认为这丫头清纯!漂亮!

那时候,人家名花有主,卢宇家有钱,大家都知道人家定娃娃亲。

现在嘛呵呵

周芷琪鸟都不鸟,掏出钥匙,避避按了一下,直接扭动着小蛮腰进去了。

卢宇擦了一把脸上的水,吼了句,周芷琪!你给我站住。

周芷琪站在那儿,扭头瞄了一眼卢宇,脸上毫不遮掩的鄙视。

怎么了?

你不觉得你该说点什么吗?

我说什么?周芷琪趾高气扬的。

可恶!你开车溅了我一身水,连句道歉都没有吗?卢宇尽量的控制自己情绪,免得人家说他一个大老爷们欺负女孩子,尤其是这校花。

要知道,她的护花使者可不少。

呵呵谁让你站在哪里的,你眼瞎啊?没看到车子过来?

老子在人行道上!

说得好,我在车行道上,我也没违规啊。你要找就找积水的麻烦咯!周芷琪耸了耸肩膀,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你卢宇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行了,你这可怜虫!不就想要点钱嘛?

说到这里,周芷琪跟打发乞丐一样,掏出一百块扔在了地上,你那身便宜地摊货,这一百块应该够了吧?

你打发乞丐呢?

呵呵,怎么?一个穷得去卖血的人,你觉得自己跟乞丐还有多大差距呢?周芷琪冷笑着。

两人这撕比的时候,不少围观的群众都在那儿指指点点。

当然,所有人都在指责卢宇这个穷吊丝,竟然窝囊到这种程度,去讹诈人家周芷琪。搞一身水算什么本事?有能耐你去钻车底下啊,这碰瓷也得下得本钱不是。

周芷琪双手交叉在胸前,站在哪里冷笑着看着卢宇,不用她说话,这些人的唾沫都会淹死卢宇。

卢宇憋得慌!

一则,他是个老爷们找妹子麻烦,那些人都帮妹子。

二则,周芷琪是白富美,他一个破产的穷吊丝,当然被其他人奚落。

毕竟在这么多男生眼中,人家周芷琪是清纯美女,真正的女神啊!

卢宇知道不能硬碰硬,下一刻干脆话锋一转,点了点头,回了句,行!周芷琪,你了不起,我知道我家穷了,你看不上我了,咱俩之间完了。

周芷琪嗤之以鼻冷笑,说得我俩好像有过一样!不就两家有点来往嘛,现在不是旧社会了,哪还有娃娃亲。就你这种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

她一说完,其他人全都哄堂大笑,嘲笑卢宇不自量力。

卢宇一副很愤怒的样子,周芷琪,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的时候喊人家好老公,亲爱的,现在我家穷了,你就改称呼癞蛤蟆了。

哗~

一句话说完,现场炸了锅了。

周芷琪一下傻眼了,周围的人议论纷纷。

她涨红了脸,破口大骂,你这混蛋,胡说八道什么呢?谁叫过你好老公了!

行行行,你不认算了,我知道我现在穷嘛,配不上你嘛。我请你明天去我出租屋,把你留在那儿的破丝袜带走,否则我就扔了。

说完,扭头不管脸色已经憋得跟猴屁股一样的周芷琪,大步就走。

那些男生们瞬间看女神的眼神变了

▲《鉴宝人生》完整版已有~

与《鉴宝人生》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