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飞柳含瑜小说免费阅读-都市长生一万年最新章节

都市长生一万年

时间:作者:东亭君

都市长生一万年是东亭君执笔的经典小说,都市长生一万年讲述了秦飞柳含瑜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小说讲述了:以前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自从被一只将死的老乌龟咬了一口,一切都不一样了……...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秦飞柳含瑜《都市长生一万年》的精彩内容:

第六章等我长大就嫁给飞哥哥!

堂堂的江州首富,竟然向一个青年男人鞠躬,这实在太让人难以置信。

见此一幕,包括柳含瑜在内的四位柳家人也是瞪大了眼睛。

胡宏涛几乎惊掉了下巴,他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双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立即想到自己刚才的讥讽,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

怎么办?怎么办?

我刚才骂他是废物赘婿,说他脑子有毛病,还威胁他不要乱说话、乱惹事我特么真是疯了!

我特么还有救吗?

胡宏涛欲哭无泪,感觉天快要塌了。

姚大成都能动根手指头压死他,而柳家的那个赘婿明显比姚大成更牛逼呀!

一瞬间,胡宏涛想到了赶紧溜之大吉。

可是他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既然已经闯祸,如果不求得原谅,躲得了初一也躲不了十五。

众人惊诧之际,秦飞虚扶了姚大成一把,微笑说道:不知者不罪,况且,我交待你办的事情,你办得都很好,我很满意。

谢公子。姚大成站直身子,公子,这里人多眼杂,我们进屋里聊吧。

嗯。

秦飞点头,转身走向别墅的客厅大门,任由姚芊芊继续抱着自己的胳膊。

姚老,姚老!

胡宏涛快步跑了过来,谄媚地说道:难得遇到您老,今天我做东,请您还有诸位

不必了。

姚大成摆了摆手,虽然认识胡宏涛,却没打算给他面子。

姚老,我刚才对柳总的先生说了些不好听的话,我想有个赔罪的机会。

胡宏涛硬着头皮说道:也请您帮我说说情。

姚大成听此,先看了看秦飞的脸色,见秦飞一脸的风轻云淡,他才回道:你放心好了,你还没有让公子记仇报复的资格。

啊?

胡宏涛又懵逼了,呆呆地看着姚大成与秦飞的背影,自己竟然连被人家记仇报复的资格都没有,这差距得有多大呀?

胡总,我们怎么办,您要求的新闻稿还写不写?

一名记者过来询问。

写你妹呀写!

胡宏涛板着脸喊道:今天你们就当没有来过这里,如果谁敢回去瞎写瞎说,别怪我翻脸无情!

说完,他又让手下的人,将几台摄像机拍摄的照片与视频全部清除。

柳家的别墅一楼,四位柳家人殷勤地招待着姚芊芊。

秦飞和姚大成没在客厅中,他们去了柳百川的书房,明显是有要紧的事情单独聊。

柳百川在二女儿柳希音的帮助下,已将翻到的茶几重新归位摆正,也将地面收拾干净。

姚芊芊此时有点不高兴,她想跟着进那间书房,可惜飞哥哥跟她爷爷都不允许,她只能留在外面。

芊芊姑娘,你在哪所中学上学呀?

苗瑛拿着一颗削了皮的苹果,送到了姚芊芊的面前,吃个苹果吧。

我在哪里上学要你管?拿开,我不吃苹果!

姚芊芊根本不买账,她很记仇,记得昨晚苗瑛骂过飞哥哥,还挤兑过自己。

苗瑛很尴尬,心里也十分窝火,但不敢发作,只能默默收回伸出的手臂,坐到一边。

芊芊妹妹,你飞哥哥以前应该很疼你,对吧?

柳含瑜一脸和善微笑,委婉套话。

当然了!

姚芊芊得意地道:我是他看着长大的,他以前经常抱着我睡觉呢!

啊?

柳希音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悄悄看了看自己姐姐的脸色。

她见姐姐神色如常,很快也反应过来,五年前的姚芊芊不过只是小孩子罢了。

你飞哥哥到我们家之前,肯定比现在更年轻更英俊吧?

柳含瑜继续套话,她记得昨晚秦飞说过,她还是婴儿的时候,他就是如今的模样。

噗哧!

柳希音忍不住笑了,在她看来,秦飞最多算得上是五官端正,跟英俊完全不搭边儿。

有什么好笑的?

姚芊芊冲着柳希音翻了翻白眼,再看向柳含瑜时,说道:你给飞哥哥当了五年老婆,如果你能对他好点,这些问题就不用来问我,直接问他,他肯定会告诉你,可惜你这个老婆当得很不称职!

柳含瑜也尴尬了,同时有点惭愧,自己这五年虽然没有羞辱或责骂过秦飞,但确实对他不够好,多少有些冷淡。

五年夫妻,只是名义上的,二人根本没有夫妻之实,秦飞甚至都没上过她的床。

柳百川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小姑娘看似青春年少,实际上懂得很多,而且任性自负,伶牙俐齿,爱憎分明,说话不留情面还有点暴力倾向!

等了十几分钟,秦飞与姚大成从书房里走出,回到了客厅里。

飞哥哥!

姚芊芊立即站了起来,又一次跑到秦飞身边,一把抱住他的一条胳膊。

坐在一张单人座的沙发上,姚大成将竹拐横于双膝,开口问道:柳先生,苗女士,五年之约马上就要到期,你们家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

柳百川和苗瑛互相看了一眼,面色都颇为复杂。

当初那个约定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呀?

柳希音吃早餐的时候就问过这个问题,却赶上了罗青彦忽然闯进家里,因而没有得到回答。

柳百川没有回答自己的二女儿,他看向了自己的大女儿,问道:小瑜,你是怎么想的?

柳含瑜也没有回答自己老爸,她看着秦飞问道:秦飞,你昨晚对我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嗯。

秦飞点头。

那你跟我相处五年,得到你想知道的那个缘由了吗?

昨晚我仔细梳理了一下这五年的记忆,并没有什么有用的发现。

秦飞知道柳含瑜所说的那个缘由指的是,自己的身体融入了那块玉片后,为何会有向好的变化。

柳含瑜一脸的为难,像是经历了一番内心纠结,才出声道:秦飞,如果你仍旧是失忆状态,总是犯头疼病,或者是个没有失忆的普通人,我应该能坦然面对你,争取把你留下,可你并不是。我虽然不知道你的具体身份,但是很明显你不是普通人,如果我现在非要继续这段婚姻,就显得太趋炎附势,太嫌贫爱富了。

听了她的这番话,她的父母和妹妹一起低下了头,似乎也陷入沉思。

之前对人家爱搭不理,现在又怎么好意思高攀呢?

你们这么想就对了!

姚芊芊不咸不淡地说道:飞哥哥能入赘到你们家,那是你们天大的福气,你们既然不知道珍惜,飞哥哥也没必要留下来,赶紧离婚吧,再过几年,飞哥哥就能娶我了!

芊芊,别瞎说!

姚大成吹胡子瞪眼睛。

爷爷,我哪有瞎说!

姚芊芊不服气地道:我很早就说过了,等我长大就嫁给飞哥哥,当时飞哥哥都答应了呢!

秦飞看了看她,说道:那时候你是个小孩子,我逗你玩的。

我不管,反正你答应了!

姚芊芊将脸颊紧贴着秦飞的肩头,振振有词地道:从小你就教育我,说话一定要算数,做过的承诺一定要兑现,我不耍赖,你也不许耍赖!

秦飞没有再争辩,一副很头疼的样子,这丫头的脾气是他和姚大成惯出来的,自己挖的坑当然要自己来填。

柳希音忍不住说道:姐夫,之前我们是有很多不对的地方,可我们至少没有虐待你呀!

虐待可不仅仅只指身体虐待,精神虐待也是虐待。

姚芊芊听了柳希音的话,翻了翻白眼,昨晚飞哥哥送了一辆跑车,你们都是阴阳怪气的,可想而知,平时你们对他会是什么样子。

柳百川叹息道:如果无可挽回,那就遵照五年前的约定吧。

五年前咱们约定过,公子入赘你们家五年,不必与你们女儿有夫妻之实,五年期满,由公子和你们的女儿共同决定这段婚姻是否继续下去。

姚大成正色说道:公子的意思是尊重你们的决定,如果你们真的决定结束,我会兑现承诺,让你们家成为江州首富。

什么?

柳希音终于得知了五年前的约定内容,惊讶之余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父母会接受秦飞的入赘。

使自家一跃成为江州首富,这个承诺太具诱惑力了。

可她搞不懂的是,当年自己父母凭什么会相信姚大成的这个承诺,五年前的姚大成可不是江州首富呀!

不过,她很快醒悟--

五年前,自己姐姐只有22岁,哪怕被耽误五年也才27岁罢了,在此期间又不需要跟秦飞有夫妻之实,就算是被骗了,也没有什么实际损失。

当然,柳希音觉得,除了自己能想到的,自己父母愿意接受秦飞的入赘,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本来她还想争取挽留一下秦飞,听了约定的具体内容后,她又改变了想法。

四位柳家人犹豫不决之际,姚芊芊笑嘻嘻地说道:结束吧,结束吧,马上你们家就是江州首富了,是不是很激动人心呢?

她只恨自己生得太晚,长得太慢。

第七章五百亿,收不收?

柳百川和苗瑛并不糊涂,夫妻二人能想到,秦飞和姚大成可以轻易使柳家成为江州首富,证明人家拥有的财富更多。

况且,昨晚的事情也给他们提了个醒,坐拥数十亿资产的罗家说倒就倒了,天知道柳家会不会重蹈覆辙。

相比于罗家,柳家的根基更薄弱,也没有什么强大靠山。

没有足够的实力和能力,家产过于庞大未必是好事,一个不慎就可能人财两空。

这一点,年轻的柳希音不懂,他们夫妻二人却十分清楚。

不用让我们家成为江州首富,借给我们两亿就行。

柳含瑜并不贪心,她说:秦飞在我们家确实受了不少委屈,我们也没有完全按照当年的约定对待他,自然不能奢求太多。

姐!

柳希音连忙插话道:你知道江州富豪榜第二是多少身价吗,将近五百亿,就算不跟姚老爷子比,咱们只比第二的资产多,也要五百亿呀!

她不能理解,放着白给的五百亿不要,非要去借两亿,这不是脑子有病吗?

姚大成抚须说道:如果让你们家成为江州首富,我就会离开江州,然后给你们家五百亿资产。

爷爷,人家要两亿就给两亿吧,有什么好磨蹭的!

姚芊芊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只要柳含瑜选择离婚,无论是要两亿还是五百亿,她一点都不在乎,只希望此事赶紧确定下来。

爸,妈,如果你们尊重我的态度,那咱们就只是借两亿,不要白拿五百亿,你们觉得呢?

柳含瑜看向自己的父母。

嗯,我没意见。

柳百川点头。

苗瑛跟着道:两亿只够解决咱们家公司的财务危机,加一亿吧,这样小瑜你能轻松一些。

确定吗?

姚大成再问道。

确定。

柳含瑜的表情明显放松了许多,似乎完全放下了一桩沉重的心事。

这五年来,她对秦飞没有生出爱情,只有同情和心疼,久而久之,这种情感渐渐演变成了一种亲情,所以她不曾苛责于他,昨晚他送她一辆跑车,她十分感动,但也仅仅只是感动而已。

行。

见秦飞没有要再说什么的意思,姚大成缓缓起身,那就不打扰了,我一会儿让人把钱转给你们。

送走姚大成和姚芊芊,四位柳家人和秦飞回到了别墅的客厅。

姐夫,你真要跟我姐离婚呀?

柳希音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准备去学校,同时开口问道。

就你操的心最多,赶紧去学校吧!

苗瑛瞪了自己二女儿一眼,她觉得秦飞没有直接离开,证明一切还有回转的余地。

在她想来,如果能留下秦飞,柳家得到的好处必定远超五百亿!

如果留不下,到时候不论自己丈夫和大女儿同意不同意,她都会再向秦飞或姚大成索要别的好处。

三亿就想打发了柳家?不存在的!

对了,希音,你如果没打算跟白岩交往,就把人家昨晚送的礼物还给人家吧。

柳百川从一旁拿来一只盒子,递给了柳希音,哪怕柳家的财务危机得不到解决,他也不会贪图别人的贵重礼物。

苗瑛也教训道:希音,你要记住,无功不受禄,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

好了,好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柳希音将装有一件小玉器的盒子放进包包里,快步走出了自家客厅。

终于不用到处去求人了,今天我要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

柳百川给自己妻子使了个眼色,随后步入书房中。

小瑜,咱们先去把那辆车的保险和牌照办了。

嗯。

秦飞和柳含瑜来到别墅的院门前,柳含瑜从自己的宝马车里取了几样东西出来,然后坐在那辆酒红色的柯尼塞格的驾驶位上,秦飞则坐在了副驾驶位上。

这辆跑车驶出小区,进入一条大马路,柳含瑜关心问道:秦飞,你的头疼病好了吗?

我不失忆的时候,就不会犯头疼病。

那你还会失忆吗?

我也不知道,或许会,或许不会。

你失忆的时候不怕别人对你不利吗?

每次失忆前,我会有许多安排,确保自己不会出事。

秦飞又补充道:我的身手你也见识过了,失忆状态会让我的实力下降很多,但也足够自保了。

姚老爷子称呼你为公子,我能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吗?

柳含瑜先问,又道:如果不方便说,就算了。

呵呵,不是不方便说,是说了你也不会信。

秦飞浅笑回道,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他自己都很难相信有人能活过万年。

在自己身上,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拿那只老乌龟来说,它如果不是一直跟着自己,肯定早就死了,更不可能口出人言。

柳含瑜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问一问,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办离婚手续?你别误会,我不是等不急了,只是想有个心理准备,而且也怕到时候太忙抽不出时间。

这个你来决定吧。

秦飞的内心其实也挺矛盾,虽然五年之期已到,可他并未弄清楚那块玉片为什么会让自己变强。

与柳含瑜相处五年,他也没弄明白她为什么会在出生的时候嘴里含着一块美玉。

那块玉,不是普通的玉石,以他万年的人生阅历都无法判断出它的材质。

他想弄懂这些,只能从柳含瑜身上着手,这次失忆前,从那块玉片融入自己的身体后,他就一直在暗中观察她,失忆后更是住在了她的家里,然而这一切仿佛只是徒劳。

活过万年的人,一旦对某件事情上了心,自然耐心十足,不在乎浪费时间。

上午十点半,柳含瑜得到消息,自家公司的财务账户上多了三亿存款。

她吩咐打来电话的公司财务主管,安排结算欠款。

挂掉电话,她对秦飞说道:这次谢谢了,如果公司运转良好,我会尽快还上这笔钱的。

不用还。

秦飞微笑说道:你也别太要强,太要面子,已经放弃了五百亿,何必再计较这区区三亿。

实话说,他真的没料到柳家人竟然会拒绝一跃成为江州首富,毕竟当年他们就是为了这个才答应接受他的入赘。

后来他想通了,柳含瑜拒绝是因为不想占这么大的便宜,柳百川和苗瑛则是担心他或姚大成会暗中对付他们,就像对付罗家一样。

要不要跟我去公司看看?

闲着也是闲着,去看看也好。

秦飞无所谓地说道:五年来,一直待在那栋别墅里,该出来透透气了。

临近正午,忙了一整个上午的柳含瑜,驾车带着秦飞来到了柳业大厦的大门前。

这栋大厦只有十六层,整栋楼都是柳业投资公司的办公楼。

柳业投资公司就是柳家的公司,由柳含瑜的爷爷创立,专门做投资,业务风险较大。

柳百川并没有太高的学历,但胜在足够用心,兢兢业业,倒也将这个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

奈何,他身体一直不好,多年操劳与应酬,令他渐渐吃不消,所以柳含瑜刚刚大学毕业,他就退居幕后了。

五年前,她想接手自家公司,让老爸回家休养,老爸却说,只有她答应了秦飞的入赘,他才会放手。

这件事情,她和她的家人从来没有对秦飞提起过。

她接手公司的这五年,凭借自己大学的专业知识,还有像自己老爸一样的专注和努力,公司迅速发展,公司的总资产从原来的不到三亿,壮大到了如今的超过十亿。

可惜,一直的顺风顺水以及步子迈得太大,让年轻的她不可避免地犯了错误。

半年前,由她亲自主导的一个投资项目出现严重亏损,不仅投入的数亿资金打了水漂,还欠下了超过两亿的巨额债务。

柳总!

刚到柳业大厦的一楼,从大厅一角的一张沙发上站起一人,那人一边迎了上来,一边说道:听说咱们公司有钱了,我的那个项目是不是可以重新启动了呀?

此人是一名大约二十六七岁的男人,穿着白衬衣黑西裤,个头超过了一米九,一头长发扎在脑后,还留着修剪工整的胡子,看起来很精神,不像是一个创业者,更像是搞艺术的。

那个项目不会再重启了。

柳含瑜站定,她看着那个高大男人,不满地说道:谢远丘,你已经被公司开除,看在同学一场的情面上,我没追究你暗中转移公司资金的罪责,也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

说完,她绕过了那人,不料却被他一把抓住了自己的右臂。

柳含瑜,你不要逼我,把我惹急了,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

第八章你到底是什么人?

身材高大的谢远丘,横眉怒目,像是一头发飙的熊,他的这句话充满了威胁意味。

松手。

秦飞走到近前,伸手拍了拍谢远丘的肩膀。

你个窝囊废,给我滚开!

谢远丘认识秦飞,他曾去过柳家的别墅,还吃过一顿秦飞做的晚餐,见过秦飞被柳家人一次次的呼来喝去。

不屑地瞪了秦飞一眼,他肩头一抖,同时甩了甩手臂。

秦飞,你别管,这是公司里的事情。

柳含瑜看了看自己被紧紧抓着的右臂,秀美的瓜子脸上一片阴沉,她半眯着一对凤目,冷笑问道:谢远丘,你有什么资格跟我鱼死网破?

秦飞微微皱眉,目光紧盯着谢远丘,随时准备出手。

柳含瑜,我在柳业虽然只有半年时间,但我的能力你是很清楚的。

谢远丘怪笑一声,低声说道:为了这个项目,咱们俩可没少在单独在一起,虽说都是在沟通工作,可如果我对媒体说咱们发生过什么,再说你对我始乱终弃,相信媒体一定会很感兴趣。

无耻!我们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仅凭你的空口白话,媒体会信你?柳含瑜左手指着右臂,松手!

媒体会信的,因为我有证据。

谢远丘没有松手,仍旧将声音压得很低,三个月前,你不小心掉进了水里,你让秘书帮你买了一整套衣服,可是换下的湿衣服并没有全部带回家

是你偷走了我的那套内衣?

不仅有一套内衣,还有一件衬衣。

谢远丘挑着双眉,一脸得意,它们不仅带着你的体香,还带着你的头发和汗液,想要证明它们是你的,一点难度都没有。

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下贱到了这种程度!

柳含瑜恨得牙痒,她正准备再说些什么,秦飞已经动手了。

砰!

秦飞一拳砸在了谢远丘的肚子上,他没有太用力,所以谢远丘没有倒飞出去,只是顷刻弯下身体,一脸痛苦。

你个废物,居然敢动手打人!

谢远丘龇牙咧嘴,面目扭曲,愤怒叫骂的同时,强忍着腹内疼痛,重新站直。

他一脸怒火地看着秦飞,咬牙切齿地说道:可是你先动手的,老子今天将你打死打残最多是个防卫过当!

相比于秦飞,他的个头更高,身形更健壮,而且他一直很注意锻炼身体,上大学的时候还是系篮球队的主力,身手自然不差。

啪!

然而,他的话刚说完,正要动手回击,自己的一边脸已经被狠狠扇了一巴掌。

原地转了两圈,谢远丘才重新站稳,他摸了摸刚刚被扇过的左脸,怒气更盛。

啪!

谢远丘这次没能骂出来,他的右脸也多了一片五指印。

接连被扇了两记耳光,他直觉脑袋里如有亿万只蜜蜂在嗡嗡叫着,眼冒金星,踉踉跄跄。

秦飞,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柳含瑜担心秦飞将谢远丘打得太狠,连忙出声,还伸手拉住了秦飞的胳膊。

秦飞面无表情地说道:暴力虽然未必能解决问题,但一定能解决有问题的人。

柳含瑜一时无语,觉得秦飞的这句话似乎很有道理。

她又一次明显感受到,秦飞完全变了,关键时刻能挡在前面,仿佛无惧一切。

她和他很快就会离婚,这种情况下,他还愿意替她出头,她的心情不免又复杂了许多。

柳总,这边发生

有两名保安赶了过来,柳含瑜冲他们挥了挥手,他们看了看秦飞和谢远丘,然后默默离开,全当什么都没看见。

除了保安之外,周围有很多人看着这边,他们都是柳业投资公司的职员,当然认识柳含瑜和谢远丘,也有人认识秦飞。

要知道,昨晚在柳含瑜的生日派对上,就去了不少这个公司的人。

不是都说,柳总的老公是个窝囊废吗,今天怎么这么强势?

你们不知道,我昨晚在柳总家里见过,他可是今非昔比了,有了一个大靠山,昨晚还送了一辆价值八千万的跑车给柳总呢!你们看,就是门口停着的那辆,是不是很拉风?

难怪今天柳总把他带到公司来了,原来是有了大靠山。

应该狠狠揍谢远丘,不是他的那个破项目,咱们公司何至于成天被人堵门要账!

秦飞没有继续动手,他面色清淡地看着谢远丘,说道:别人信任你,你却心怀鬼胎,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实在令人恶心!

你有什么脸在这里教训我?

谢远丘已经能看出秦飞的身手很厉害,他放弃了反击的打算,反唇相讥道:我再怎么不择手段,也不会入赘吃软饭,靠一个女人养着,活得像一条看家狗!

啪!

话音刚落,他又挨了一记耳光。

不过,这一次不是秦飞动的手,而是柳含瑜。

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动手打人。

她被谢远丘的话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大门说道:给我滚!

不着急,我有几件事情需要提醒他一下。

秦飞看着谢远丘,漫不经心地说道:你在上大学的时候,大概是大三的上学期,你把室友的女朋友约了出去,在人家的饮料里下了药,然后把人家弄到宾馆里睡了,还拍了不雅的照片。

你怎么知道?

谢远丘瞪大了双眼,下意识地问了出声,随后意识到自己不该问,这等于不打自招。

你在大三的下学期,临近放暑假的时候,骗了自己女朋友三万块钱,说是要暑假回家给自己重病的母亲看病,其实你在暑假期间把钱挥霍在了夜店。

秦飞继续说道:你在大四的实习期间,跟公司的老板娘苟且并串通,挪用公司的钱,后来被老板发现了,你不仅被赶走,还被老板找人痛打了一顿,在医院里躺了半个月。

你,你你血口喷人!

谢远丘懵了,如何也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废物赘婿,居然知道自己这么多丑事。

我有没有胡说,你心里清清楚楚,而且如果你需要证据的话,我也不是拿不出来。

秦飞鄙夷地看着他,冷哼道:你这种人最不值得信任,好色、下作、贪婪、背信弃义,人品低劣到极点,我劝你最好改过自新,否则早晚把自己害死。

你到底是什么人?

谢远丘终于发现,今日的秦飞与之前他见过的那个秦飞完全不一样。

我是什么人?

秦飞玩味地答道:你刚才不是说过的吗,我是一个废物,一个吃软饭的活得像条狗的窝囊废。

柳含瑜,你等着!

谢远丘没有勇气跟秦飞对峙,甚至不敢对视,也没脸再闹下去,灰溜溜地走开。

今天的这顿打,他算是白挨了。

周围的吃瓜群众,一个个目瞪口呆。

大家都能看出来,秦飞所说的事情并不是往谢远丘身上泼脏水,谢远丘确实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混蛋。

可是,谢远丘的丑恶行为,秦飞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柳含瑜的心中也有这个疑问。

谢远丘走后,她带着秦飞上了楼,二人一起来到了她的位于十六楼的办公室。

午饭就在公司的食堂吃吧。

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柳含瑜一边打开电脑,一边说道:一会儿我让秘书送两份饭过来,你想吃点什么?

有饺子的话,来份蔬菜馅儿的饺子。

秦飞坐在了大大的落地窗跟前的一张沙发上,阳光照耀在他的后背,暖洋洋的。

关于谢远丘的那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柳含瑜万分好奇地道:那个时候,你应该还没失忆,但你毕竟不是普通人,不会在他身上浪费时间才对。

▲《都市长生一万年》完整版已有~

与《都市长生一万年》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