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缺苏如意小说免费阅读-超级上门女婿最新章节

超级上门女婿

时间:作者:血色风暴

超级上门女婿是血色风暴执笔的经典小说,超级上门女婿讲述了唐缺苏如意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小说讲述了:恢复天眼神通的第一天,唐缺就被小姨子打破了头,还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你们全都有病……...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唐缺苏如意《超级上门女婿》的精彩内容:

第六章起死回生

噔!

抢救室的指示灯亮起,门缓缓打开。

唐缺面色苍白的走了出来,看上去没精打采的,疲态尽显。

毕竟,玄火对于体力的消耗太大。

以他现在的修为,能勉强完成一次急救已经是极限了。

但在别人看来,他的表情无疑是在宣布一件事情。

抢救失败!

秦阳见了心中大喜,但脸上仍然佯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我说什么来着,这个废物怎么可能会治病?杀人凶手,猪狗不如!

李婉容听了脑子里嗡的一声,眼前一黑,险些晕了过去。

先是赔了柳清清五百万,现在又出一条人命,苏家怕是要彻底倾家荡产了!

她冲到唐缺面前,毫不犹豫的抬手就是一记耳光。

啪!

你这个废物,可把我们苏家害惨了。滚,我不想看见你,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阿姨,反正签了承诺书,所有责任都是这个废物一力承担,跟如意没什么关系。秦阳安慰着她。

那对年轻夫妇更是状若疯狗,冲上来对着林潇就是一通踢打,口中还在哭天喊地:

赔我女儿的命来,狗东西

围观众人纷纷摇头叹气,惋惜不已。

看来那个孩子是真的死了啊!

不过大家也都看的明白,在进抢救室前,小女孩就已经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

最佳抢救时间,已经被柳清清那么一闹给耽搁了。

如果非要追究责任的话,刁蛮的柳清清首当其冲,懦弱的孩子父母怎么也得排到第二去。

至于废物唐缺治不治,恐怕结果都一样此刻抢救室门前顿时乱成了一锅粥,叫骂声,撕打声,不绝于耳。

大家都和秦阳一样,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在一旁冷眼旁观,不时说两句风凉话。

反正他们只是吃瓜群众,越热闹他们越开心。

正在这时,从门里跌跌撞撞跑出一个瘦小的身影,抱住了正在踢打林潇的女子大腿,怯生生的叫道:

妈妈

女子低头看了一眼虚弱的女儿,先是一愣,随即抱住小女孩惊喜的叫了起来:

囡囡,你还活着?吓死妈妈了

男子也停下扇耳光的动作,不可置信的看了看女儿,似乎明白了什么。

只见他一把推开唐缺,恶狠狠的说道:

算你运气好!要是囡囡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

随即,二人抱着小女孩急匆匆的转身离去,丢下一脸抓痕的唐缺无奈的苦笑着。

就算他救人的初衷是为了苏如意,但这样的感谢方式,还真是闻所未闻!

苏菲嘟了嘟嘴,小声的嚷嚷道:

欺软怕硬的狗东西,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我呸!

秦阳张大了嘴巴,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一幕,面色阴晴不定。

这个废物!

他居然真的把小女孩从死神手里拉回来了?

随即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切,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说不定那小女孩根本就没中毒,缓了半天自己醒过来也不一定呢!

阿姨,这种惹是生非的家伙可千万不能再让他进苏家的大门,指不定还会惹出什么天大的麻烦呢

虽然侥幸逃过了人命官司,但看着狼狈不堪的唐缺,李婉容还是莫名的火大:

要不是走了狗屎运,苏家可真就被你害惨了。现在我要替如意做这个主,从今天开始你和我们苏家再没有半点关系,滚回你的桥洞里去!

谁都做不了我的主!

话音刚落,苏如意从抢救室里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群惊掉了下巴的专家们。

他们之所以现在才出来,完全是因为被震惊的回不过神来!

唐缺的手法和用药,简直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奇特诡异的手势,看穿生死的眼神,还有对时间精确到毫厘的准度和把控。

简直犹如传说中起死回生的巫术!

太匪夷所思了!

如果不是知道他是苏家的傻女婿的话,他们绝对会毫不迟疑的对唐缺顶礼膜拜!

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将唐缺赶出门去!苏如意的口气十分坚决,根本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因为唐缺带给她的惊喜实在太大了!

三年来,虽有夫妻之名,但她和唐缺之间从无夫妻之实。

苏家人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唐缺蹲在地上抱着大铁盆狼吞虎咽;苏家人在卧室睡觉的时候,唐缺躺在空房间的浴缸里囫囵而卧;苏家人开着豪车去外面购物血拼的时候,唐缺一个人在厨房里晃荡着寻找食物

苏如意甚至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唐缺一眼,因为在她心里,唐缺就是用来转嫁厄运灾难的废物罢了!

但今天在她最凄凉无助的时候,只有这个废物站了出来!

挽救了整个苏家,也挽救了苏如意!

而且,唐缺此刻十分反常,简直和一个多小时前生日宴会上的那个家伙判若两人。

他不再木讷迟钝,邋遢呆傻,整个人看上去神采奕奕,神思敏捷。

棱角分明的五官之间,弥漫着一股强势的阳刚和帅气。

不管是什么原因令他突然性情大变,但苏如意的心里,莫名之间对他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像是感激,又像是依赖

如意,你要知道,妈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你好!李婉容生气的吼道。

她知道女儿的脾气倔强,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如果不趁着今天这样的机会赶走唐缺的话,恐怕苏如意还会继续容忍这个废物在家里继续待下去。

苏如意听了有点惊愕,如此独断专行,怕是为了顾全自己的颜面吧?

她的脸上掠过一丝疲倦,无奈的对母亲说道:

为了我好?那就不要再让我当众出丑了!

李婉容还想说点什么,但一旁的苏菲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角,用眼神示意她闭嘴。李婉容这才气鼓鼓的瞪了唐缺一眼,将目光看向别处。

如意,你怎么跟阿姨说话呢?她一片苦心,赶走这个废物完全是想找个配得上你的如意郎君,让你安然无忧的度过下半辈子!秦阳像条舔狗似得近李婉容,语气中充满了讨好和巴结的意味:

跟着唐缺,整个苏家都会遭殃

闭嘴!

苏如意的眼神冰冷而凌厉,不屑一顾的笑道:

苏家的家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外人来插手了?缩头乌龟!

刚才秦阳对柳清清的态度,苏如意一点不落的看在眼里,她心里对秦阳仅存的那点好感也荡然无存!

甚至,对他只有厌恶!

秦阳脸上一红,争辩道:

如意你别误会,刚才我和柳姐套近乎,完全就是为了替你说几句好话,免除巨额赔偿啊!

苏如意何等冰雪聪明,岂能看不穿他的那点小心思?

于是冷笑一声,不再看他。

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柳姐柳姐叫的多亲热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呢!苏菲嫌弃的白了秦阳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对了,刚才不是有人说要是治好了小女孩的话,他就绕着苏氏医院裸奔三圈吗?大家都听到了吧?

看热闹的人里不乏好事者,大声嚷道:

就是这位秦少爷说的吧?

对对对,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秦少爷,来一个!

一定要拍下来发到网上去

听着此起彼伏的起哄声,秦阳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打着哈哈尴尬的笑道:

玩笑话,别当真,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罢了

苏菲本来就对他没好感,此刻看了秦阳的嘴脸更觉得莫名丑陋,于是一拉李婉容,言而无信,你不是缩头乌龟是什么?懒得理你,妈,我们回家。

说真的,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李婉容对秦阳意见不小,当下冷冷打量了他一眼,跟着苏菲坐进了车里。

苏如意面无表情的走到唐缺跟前,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走,上车!

去哪?

回家!

看着苏如意干净幽香的座位,再闻了闻自己浑身汗水的酸臭味,唐缺略一犹豫,不自然的说道:

我我晕车,还是跑着回来吧。

随你便!

苏如意也不劝他,自顾自的发动汽车缓缓离去。

众人散去,只留下唐缺和秦阳二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秦阳坐上自己的奔驰,恨恨的说道:

有我秦阳在,你这个废物休想留在苏家。

唐缺微微一笑,我等着!

哼,苏如意迟早是我的人!秦阳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回去的路上,唐缺跑的大汗淋漓,体表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尽情呼吸,新鲜空气吸进肺里,感觉身体变得前所未有的舒畅。

随着每一次向前奔跑,口中便会喷出一团浊气,身体也逐渐变得轻盈起来。

他身后十几米的地方,一辆警车远远跟随,握着方向盘的丁薇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矫健身影,口中自言自语道: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出爷爷究竟得的是什么病

到家之后,唐缺一进房间,嘴角顿时露出一丝笑意。

眼前,是一池热气腾腾的热水,旁边放着崭新的浴巾、沐浴液等物品。

他脱去衣物,将整个身子全都埋进了热水里

这一夜,是这几年来他睡得最舒服香甜的一次。

第二天一早,天色刚亮。

唐缺突然被卧室里一阵说话声惊醒,似乎有人正在火急火燎的打着电话:

什么?有急诊?谁?柳小姐?哪个柳小姐知道了,我马上来

是苏如意的声音。

唐缺听见声音嘴角一勾,脸上露出得意洋洋的笑意。

昨天柳清清临走时,就在她和唐缺擦肩而过的瞬间,唐缺掌心之中玄火攒动,暗暗向她凌空打出一道暗劲。

足以将她体内紫枇杷的毒素彻底激活,无限滋生。

苏如意,兑现承诺的时候到了

第七章丈母娘的灾难

苏如意急急忙忙吃了两口早饭准备去医院,刚好碰到下楼的唐缺,她的目光柔和了许多,但依旧保持着冰冷的口气:

吃完早饭自己打车来医院!

说完扔下一张百元大钞,出门去了。

自从进了苏家大门,唐缺还是第一次装这么多钱呢!

他美滋滋的将钱揣进裤兜,嗅着香气来到餐厅:

哇,真香啊!

李婉容和苏菲正在慢条斯理的喝着牛肉羹,一看唐缺到来,二人像是看见了苍蝇一般翻了个白眼,懒都懒得理他。

唐缺也不在意,自己拿了小碗盛了粥,在李婉容对面坐下吸溜吸溜的喝了起来。

时不时眯起眼睛做出一副享受的表情,吧唧着嘴夸赞道:

好喝!妈,以前咋没发现你的厨艺这么好!

滚!

李婉容皱着眉头瞪了他一眼,总感觉看着这个家伙哪哪都不舒服,莫名其妙就是一肚子火气:

谁允许你上餐桌吃饭了?你什么身份自己不清楚吗?

唐缺纹丝不动,嘴角一勾:

妈,消消气,你本来肝脏就不好,再加上最近天气转凉受了风寒,小腹有些坠涨是吧?喏!

他夹起一片苦瓜放在李婉容面前,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

苦瓜养肝护脾,调节内分泌,还有美容效果,菲菲你也多吃点哦,对你发育均衡有好处!

什什么均衡?

苏菲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愣。

不过当她看到唐缺的目光落在自己胸前时,苏菲顿时明白过来他是什么意思了,一张娇俏小脸气的通红,生气的骂道:

臭流氓,你竟然偷窥我?

唐缺连忙摆手:

绝对没有,你可别冤枉姐夫!

我呸,狗屁的姐夫!不偷窥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嘛

唐缺并不打算把自己可以透视的事情告诉别人,一来是为了隐藏身份,躲避唐澈的追杀。

二来,是为了不吓到他们。

他神秘一笑:

秘密,以后再告诉你!

他笑的轻松随意,在苏菲看来却无比轻浮和猥琐。

因为在所有人眼里,苏菲都是当仁不让的美女校花,身材相貌俱佳,简直完美无瑕。

但她一直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她的资本,左大右小。

她偷偷尝试了很多网络上的方法,但吃药、食补都无济于事,只好煞费苦心的挑选塑型效果最好的胸衣,再在里面用海绵垫起。

这也是她虽然拥有无数追求者,但至今没交过男朋友的最大原因。

这可是连母亲姐姐都不知道的秘密!

唐缺这个废物怎么可能会知道?

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趁着苏菲洗澡或者换衣服的时候偷窥!

一想到曾经被这个龌龊肮脏的家伙看过身子,苏菲更加火大,恨不得当场挖掉唐缺的眼珠子。

啪!

她将筷子往桌上一扔,恼羞成怒的骂道:

没想到你不光是个废物,还是个偷窥狂!

恶心的垃圾!

无耻的败类!

不要脸!

随即气冲冲的拔腿就走。

身后传来唐缺关切的声音:

紫河车、当归、鸡肝研成粉末,每天睡前冲服,再按摩五分钟,不会的话我教你。

滚!

苏菲砰的一声关上房门,羞愤的蒙在枕头里哭了起来。

李婉容又是生气又是心疼,一把抓起盘子里的包子朝唐缺脸上砸了过去,愤怒的吼道:

反了天了!你这个废物,竟敢偷看我女儿洗澡?

说时迟,那时快!

唰!

唐缺出手快似闪电,凌空抓住包子拿在手里端详了一眼,灿烂的笑道:

妈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牛肉馅的包子?谢谢!

看着这杂耍似得一幕,李婉容都快气疯了,一把拿起电话就要报警:

我现在就给派出所打电话,你等着坐牢哎哟!

不等她拨出报警电话,小腹处突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令她再也支撑不住倒在椅子里,捂着痛处呻吟不止,表情十分痛苦。

唐缺猛地睁眼,目光如炬,看向李婉容捂着的地方。

只见一团浊气聚集在她的小腹,汹涌的翻滚沸腾着,将肠道顶出一个核桃大的肿包。

而且,还在迅速增大。

不好!

腹内疝气!

多由受凉、生气、作息不规律导致,甚至发生嵌顿或绞窄,引发的肠道坏死足以危及生命。

救人要紧!

看到这里,唐缺顾不得什么礼数不礼数,迅速上前,将手掌印在李婉容的小腹上。

玄火燃起,温热瞬间从掌心穿透衣服进入李婉容身体之中。

此刻李婉容疼的大脑一片空白,几乎都要背过气去了,哪里顾得上阻拦唐缺的动作?

直到暖流进入体内,将郁结之气驱散,她才稍稍轻松,发觉有些异样。

一睁眼,就看见唐缺单膝跪地,手掌压在自己的小腹上。

眼睛,还死死盯着自己的身体。

如此动作,像极了小说里的某些不伦情节。

她惊慌失措的叫了起来:

畜生,你干什么?我可是你丈母娘啊!

正因为你是我丈母娘,所以我才不能看你死在我面前!

唐缺瞬间使出龟息之术,屏住呼吸一本正经的说道:

别乱动,捂住鼻子!

啊?

为什么要捂住鼻子?

李婉容不解。

正在这时,肠道深处传来一股难以抑制的奇怪yu望,令她不由自主的夹紧了双腿,忍的十分辛苦。

不好!

要放屁!

但丈母娘当着姑爷的面放屁,成何体统?

哪怕他是个傻子,是个废物也不行!

更别提李婉容出了名的好面子,看得比命还重要。

她可做不出来那等伤风败俗的丑事!

不过,有些事情本来就超出了人力控制范围。

比如天灾人祸,比如人有三急。

不等她想明白,突然感觉身子一松,一股气流如同银河泄地,冲破防线喷了出来。

卟--

一声沉闷悠长的声响过后,李婉容忽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不等她反应过来,猛烈的恶臭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开来,犹如核弹爆炸一般,无边无际的扩散着。

整个餐厅里,充斥着食物腐烂的味道!

就连李婉容自己也熏得眼眶发酸,把手放在鼻子下面不停的扇着,几乎快要呕吐出来。

灾难!

绝对的灾难!

简直辣眼睛!

怪不得唐缺要她捂住鼻子!

低头看去,唐缺不为所动,依旧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跪在李婉容身前,手掌片刻不离她的小腹。

玄火透过李婉容的衣服,化作一道道灼热的暖流进入体内,顺着肠道一点一点将那团郁气驱逐出体外。

感受着体内发生的变化,李婉容的心里只有一种感觉。

震撼!

这还是那个好吃懒做的废物女婿唐缺吗?

似乎在一夜之间,他性情大变。

从那个混混沌沌任人打骂的傻子,变成了一个聪慧能干的优秀小伙。

而且,眉清目秀的,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嘛!

李婉容心里突然没来由的一阵温暖,随即红了眼眶。

这次,绝不是屁熏的!

要知道,这是亲生儿子苏小宝都从来没有做过的事啊!

就在这个关头,灾难再次爆发了!

噗--

噗噗--

噗噗噗--

一连串含量十足的屁声响起,络绎不绝。

李婉容羞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太羞耻了!

可是--

这种感觉又是如此美妙,令她欲罢不能。

好几年了,她一直被疝气困扰,从没感觉身体如此轻松舒畅过。

简直爽翻了!

整个餐厅被一种淡黄色的杂质气体笼罩着,哲的人眼睛生疼。

就连靠着餐厅的房间里,苏菲也停止了哭泣,恼怒的骂道:

唐缺你个狗东西,又在随地大小便了!

唐缺也不气恼,一边打开窗户一边坦然笑道:

抱歉,菲菲,昨天吃的有多,没忍住

随着臭味散去,疼痛也缓缓消退了。

李婉容的脸上逐渐恢复了血色,目光也变得温和起来。

她心里的疑问也越来越重。

唐缺这家伙真的会点医术?

看他刚才的手势和腹中奇怪的热浪,绝不是侥幸治好自己的疝气。

再结合昨晚医院里让小女孩起死回生的事情,李婉容几乎可以肯定,唐缺绝对是个深藏不漏的家伙!

起码不像他看起来那么简单。

她刚到开口问点什么,话到嘴边却被唐缺给堵了回去:

妈,你注意休息,吃点清淡的,我就不回来陪你吃饭了,中午还要和如意共进午餐呢!

说完之后,不顾李婉容的疑惑,开门走了出去。

没走几步,唐缺终于停止了龟息,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久违的新鲜空气,揉着眼睛小声的嘀咕着:

这小老太太,一天到晚吃的啥,威力竟然这么大

苏氏医院门口,再次围着一堆人。

一名打扮时尚的女子此刻正在地上打着滚,双手拼命的扣着自己通红的皮肤,指甲在脸上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印子,歇斯底里的吼叫着:

救救我,我快痒死了,求求你们救我

苏如意站在一旁束手无策,不时抬眼看向医院门口,似乎在等待什么人到来。

她的身后,站着李天明和一帮手足无措的专家们。

好事者围城一堆,指指点点的议论着:

我靠,苏氏医院又出事了?

还是昨晚那个女人!

哪个?

皮五爷的XY子,柳清清啊!

听说昨天那个小女孩就是她偷偷给喂得食物才中了毒!

真是报应不爽,活该!

第八章皮五爷来了

昨晚回去之后,柳清清很得意。

虽说离五千万的目标很远,但五百万够她豪赌一场了!

只要有了本钱,她就有机会翻身!

毕竟前几天她在澳门输的太惨了,整整输了三千万现金,还有一千万码仔的水钱。

谁知刚进本市最大赌场不久,柳清清就感觉燥热难忍,浑身瘙痒,身上的过敏症状越来越严重。

体内似乎有股子泄火,一个劲的横冲直撞。

不应该啊!

要知道她从黑市上买了三颗紫枇杷,两颗半就在医院里输营养液时偷偷喂给了隔壁病房的小女孩,自己只吃了几滴汁液。

足以造成过敏症状,但绝不至于中毒!

为的就是向苏氏医院讹钱!

看着浑身翻涌的红色肿块,柳清清不甘心,忍着巨痒硬着头皮继续赌。

毕竟葡京赌场限期两天,必须连本带利还清一千一百万,要不就公开向皮五爷讨债。

谁知几个小时以后,她已经肿的像只粉红色的蚕蛹,眼睛都睁不开了。

浑身奇痒难忍,像是有无数小虫子在皮肤下面拱啊拱的,令柳清清满地打滚,挠的血肉模糊。

赌场的人见此状况,急忙将她送到了最近的苏氏医院。

苏氏医院的人也没想到她会去而复返,更没想到她会以这种惨不忍睹的面目出现。

苏如意到达现场之后,看着鲜血淋漓的场面有点犯难,毕竟现在的柳清清看着比昨天的小女孩还惨!

要不等唐缺来吧,他在这方面有经验。

苏如意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

恰在此时赶到的严老和李天明不服气了,二人对视一眼,心里有了主意。

虽然对这种奇怪的毒素无计可施,但唐缺替小女孩治病的时候,他们两个就在旁边围观,过程一步不落的全都看在眼里。

没本事另辟蹊径,照猫画虎还不会吗?

李天明摆了摆手,眼神显得很是不屑:

昨天我们之所以没亲自动手,只是因为准备的不够充分。回去之后我和严老反思了一下,其实是最简单的毒素过敏罢了!

唐缺会的,我们都会,而且经验丰富,远比他那种瞎猫碰上死耗子的赌博式治疗方法强得多!严老显得很有底气。

其他专家也感觉昨天的事情很丢面子,纷纷嚷嚷着:

一个傻子都能治的病,就不信我们这些权威能被吓退!

治,必须得治!

绝不能被她的傻子老公一个人出尽风头!

不就是过敏吗?简直手到擒来。

大话连篇,听的苏如意暗暗皱起了眉头。

昨晚唐缺出手之前,他们可一个比一个躲得远,苏如意鞠躬求情都装做看不见。

现在却都一副口若悬河,大义凛然的的样子。

不过李天明和严老在业界确实很有声望,如果他们真的能治好柳清清,不但挽回了苏氏医院的声誉,她也能挽回在唐缺面前丢失的面子!

也算是件一举两得了。

好,严老,李主任,那就有劳你们二位了。治好柳小姐以后,我给你们在长风酒店摆庆功宴!苏如意说道。

严老显得胜券在握,态度十分倨傲,不必,分内之事,何足挂齿。

李天明则面对众人大声说道:

救死扶伤是我们的责任,也让大家看看,一个废物都能做到的,我们也能,而且做的比他更出色!

很明显,他还在为昨晚丢失的面子生气。

护士们很快将柳清清送进抢救室,严老和李天明换上无菌服紧随而入,一副信心满满的表情。

不大一会,李天明让护士传出话来:

飞燕草三克,捣碎成汁。

苏如意急忙命人按照吩咐去准备。

送进去没一会,抢救室里再次传来严老的声音:

准备直流电击,心率复苏!

砰砰砰几声电击过后,抢救室里恢复了安静。

和唐缺的抢救过程一模一样!

看来柳清清的病有救了!

苏如意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也落了地。

可十几分钟后,左等右等不见严老他们出来,她正准备让人进去看看情况时,一名护士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

她凑近苏如意,小声说道:

不好了,院长,病人死了!

苏如意听了,脑子里嗡的一声。

不过想到唐缺昨天抢救时,小女孩也曾短暂陷入假死状态,她又勉强镇定下来,别慌,假死是正常现象。

不是假死!

小护士显得无比慌乱,急促的说道:

病人都死了三分钟了,体温都开始变凉了

啊?

苏如意一脸懵逼,这才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严老和李天明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电击复苏做了没!

做了。

其他急救措施呢?

李主任正在做,不过我看没什么机会了。小护士摇着头,急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院长,怎么办?

不等苏如意说话,抢救室的灯灭了,李天明和严老等人一脸严肃的走了出来。

他们走到苏如意面前,脸色显得极不自然:

苏院长,我们尽力了,但是病人实在中毒太深,无力回天啊!

说完之后,低下头去。

什什么?

苏如意彻底懵了!

刚才进手术室之前你们可不是这么说的!

你不是说她只是最简单的毒素过敏吗?她问到。

李天明摇了摇头,随即想到了什么,理直气壮的说道:

她分明昨晚就已经毒入膏肓,被你老公横插一杠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机。要是昨晚让我和严老亲自动手的话,绝对可以就她一条命!

严老眼神有点闪躲,动了动嘴唇却没说话。

其他专家们见风使舵,再次附和着李天明:

如果唐缺昨晚不激怒柳小姐,柳小姐也不会离开,她不离开的话就不会错过最佳治疗时间!

都怪那个唐缺!

就是,他才是罪魁祸首!

对医术一窍不通,偏要装什么名医大家,这下好,弄出人命了吧?

苏如意气的说不出话来,气愤的看着李天明,你们

自从苏如意接管这间家族医院后,对严老、李天明他们这些元老极为优待,不但提了一半工资,各项福利待遇也涨了不少。

可眼下这种关头,这些人不但没有承担起应有的责任,更没有丝毫愧疚之意。

反而带头说开了风凉话!

如果说昨晚他们的举动让苏如意伤心的话,现在她已经对这些栋梁之才彻底死了心。

但柳清清的尸体还躺在手术台上,要是她的姐夫皮五爷追究起来怎么办?

苏如意慌了神,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六神无主的看着医院门口。

死唐缺!

怎么还不来?

如果他在,也许也许能有什么办法吧?

正在这时,一辆黑色迈巴赫从远处疾驰而来,不等停稳已经从车上冲下来一个女子,口中急切的叫着:

清清呢?我妹妹清清呢?她在哪

女子打扮华贵,穿着一件香奈儿限量版的红色皮衣,身上挂满了耀眼的金色首饰,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阔太太。

她的身后,跟着下来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目光深邃,身材消瘦,穿一身烟灰色中山装,手中把玩着一串紫色的佛珠。

男子面孔不怒自威,气场很强,令人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看见男子,李天明往后缩了缩身子,小声嘀咕道:

坏了,皮五爷来了。

专家们纷纷往后退了几步,脸上露出忐忑不安的忌惮神色,低着头一言不发。

如此一来,苏如意彻底被推到了最前面。

华贵女子正是柳清清的亲姐姐柳莹莹,她一接到妹妹住院的消息立刻赶了过来,谁知医院门口围满了人,唯独不见妹妹柳清清的身影。

她的心里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冲到苏如意面前大声喊道:

我妹妹呢?她人呢?

苏如意心虚的回头看了一眼抢救室,低着头懦懦说道:

对不起,请您节哀顺变!

柳莹莹脸色大变,一把揪住了苏如意的领口,咬牙切齿的问道:

节哀?什么意思?

柳小姐中毒太深,已经已经

啪!

柳莹莹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苏如意的脸上,疯一般吼道:

我妹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全都陪葬

▲《超级上门女婿》完整版已有~

与《超级上门女婿》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