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此情未央人不散》萧言傅悦by萝卜丝嘉晨免费在线完本阅读

此情未央人不散

时间:作者:萝卜丝嘉晨

主角是萧言傅悦全本小说免费阅读,此情未央人不散小说免费在线完本,此情未央人不散完本小说作者是萝卜丝嘉晨,主要讲述了:傅悦已经死了,你伤心有什么用?身边的医生闻言急忙跨步走到了几步外的窗口,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那声惊叫的时候,萧言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在了。就那么从指间,溜走了,如同那抓不住的黄...

萧言傅悦小说《此情未央人不散》是萝卜丝嘉晨所书写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小说。

第六章傅悦已经死了,你伤心有什么用?

身边的医生闻言急忙跨步走到了几步外的窗口,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那声惊叫的时候,萧言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在了。

就那么从指间,溜走了,如同那抓不住的黄沙一般,跟着风,飘散而去。

窗下躺在血泊里的身影,已经变得支离破碎。

在看到那消瘦苍白的面容时,有什么模糊了他的视线,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一切都变成了慢动作。

萧言站在窗口看着楼下的一摊血迹,那里的人聚集的越来越多,他的手脚逐渐冰凉。

医生,人,人呢?一个护士脸色苍白的看着一名医生,明显被吓得不轻。

毕竟虽然他们见过的死人不在少数,但是跳下来之后尸体却消失了的,实在是闻所未闻。

难不成那人跳下来之后还活着不成?但是那怎么可能,单单看这出血量就知道,那人就算还有一口气,也是危在旦夕了。

医生脸色凝重,什么话语没说,场地很快就被围了起来。

萧言在听到他们找不到尸体的时候,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丝期盼,视线紧紧的盯着楼下的那一摊血迹。

也许,也许她还活着。

脑海中这个念头一出现,就如同那藤蔓一般,疯狂地蔓延。

刘雨霏在知道傅悦死了的这个消息之后,就一直频繁的,想尽一切办法和傅明离婚。

我都说了多少次了,我要和你离婚!刘雨霏瞪着涂得花花绿绿的眼睛看着在客厅里,又喝的烂醉的傅明。

心里对他的厌恶到达了极点,和当初第一眼见到的人相比,现在这个颓废不堪的人,简直是脏污了她的眼睛。

从傅悦跳楼到现在,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就算萧言在如何,也不得不接受她已经死了的这个事实了。

如今只要自己和这个烂泥离了婚,她和萧言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刘雨霏扯了扯血红色的红唇,眼神变得尖利:你听到没有,别给我装醉,这几年你看看你,都活成什么样子了,一到这个时间就喝的烂醉,你想熏死谁?

坐在地上,背靠着沙发的傅明如同没有听到刘雨霏歇斯底里的声音一般,依旧是自顾自的,机械性的灌着酒。

你够了。刘雨霏一把把傅明手里的酒瓶夺了下来,扔在了一边。

今天是悦悦的......傅明说到这里顿了顿,似乎是很不愿意提起那两个字,脸上闪过一丝沉痛:你能不能闭嘴!

刘雨霏闻言,脸上一愣,视线在傅明怀里抱着的一张照片上顿了顿,随即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傅明,你现在这个样子有什么用?傅悦已经死了,你再伤心也不会有人知道。

一直没有什么反应的傅明在听到刘雨霏的话时,顿时瞪大了眼睛,恶狠狠的看向了刘雨霏:你说什么,你说谁死了?悦悦只是失踪了,你胡说什么!

刘雨霏被突然站起来的傅明吓了一跳,随即两眼一瞪:死了就是死了,那么高的楼上跳下来,你还以为她是神仙不成?

傅明闻言伸手就推了一把刘雨霏,原本傅明就喝的烂醉,站都站不稳,怎么可能准确的推到刘雨霏?就算推到了,能有多大的力气。

却不想刘雨霏突然尖叫了一声,竟然跌坐在了地上,额头也被桌角磕破,原本就狰狞的脸上混合了血液,变得更加狰狞可怖了。

刘雨霏捂着额头上的伤口,死死地瞪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傅明,如同地狱中爬出来的索命恶鬼:你敢打我?

傅明,你不离婚是吧,那你就等着我告你,让法院来评评理,我就不相信,还没办法让你净身出户?刘雨霏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丢下一句话后就离开了。

法院的通知很快就到傅明手上了,傅明坐在桌前看着那相框里,依偎在自己身边,笑的灿烂的傅悦,眼睛不知不觉间,已经变得湿润,伸手轻轻描绘着女孩的眉眼。

悦悦,对不起。

法院以家暴的名义,判了傅明净身出户,尽管在明白一切都是子虚乌有的,尽管直到这些都是刘雨霏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对此傅明却依旧没有任何辩解的意思,而是沉默着接受了一切。

当那个绿色的离婚证被交到傅明手上的时候,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让他不由得想起当年的傅悦。

那个时候的她,拖着行李走出她和萧言的那个家的时候,是不是也是一样的心情?

萧言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处,看着窗外的风景,时间在他身上留下了明显的痕迹,五年,足够让一根人变得沉稳,但五年,却并不足够让他忘记另一个人。

五年了,他找了她五年了,却依旧毫无进展。

不止一次的,他甚至在自我怀疑,是不是,她已经死了?在五年前,她就已经死了。

自己如今根本就是在自欺欺人?

摇了摇杯里深红色的液体,一饮而尽。

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萧言看了眼来电显示,眉眼间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

喂,有什么事么?

刘雨霏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萧言,我就是问你一会要不要一起吃个饭,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吃饭了。

萧言微垂的眼眸中一片默然,刚要开口拒绝,却听到了那边压抑着的哭声,不由得拧眉。

你怎么了?

刘雨霏带着哭腔的声音传了过来,整个人都显得委屈巴巴。

是傅明,他打我了,我一气之下,只能和他离婚,萧言,我好害怕,你能来陪陪我么?萧言。

萧言眉头紧蹙,傅明竟然敢打雨霏!

你别怕,我过去找你。在刘雨霏应了声之后,萧言阴沉着脸挂了电话,转身就出了办公室。

车内。

刘雨霏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小声的抽噎着:我没想到他喝醉了,会突然动手打我,萧言,我当时真的吓死了,还留了很多血,我还以为自己永远都见不到你了。

萧言从一边抽了张纸巾递了过去,沉默着没有说话。

你说他会不会有过来这边找我?我不敢再住在这个房子里了,萧言,我该怎么办啊。刘雨霏泪眼朦胧的看着萧言,任谁看了都难免心疼。

萧言叹了口气,看着刘雨霏:你放心吧,他不敢过来的。

刘雨霏闻言,咬了咬下唇,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伸手紧紧的抓住萧言的胳膊。

可是,可是我还是害怕,萧言,要不你过来陪陪我好不好,不用太长时间,几天,就几天好不好。

萧言闻言,眉头微皱,不着痕迹的拂开了刘雨霏的手:我这段时间挺忙的,你要是实在害怕,我就找几个保安过来。

刘雨霏闻言,眼底闪过一丝懊恼,但是萧言已经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在说什么。

医院。

医生,真的没有办法了么,小小是我的一切,求求你们一定......面容精致的女子难掩悲痛,眼中含泪,紧紧的抓着医生的胳膊。

抱歉,傅小姐,我们这边的医疗有限,你若是真的在意孩子,还是早点给他转院,去华市的市中心医院试一试吧。

傅悦在听到华市的时候,脸色微微摆了摆,有些发白的唇瓣抖了抖,什么也没说出来。

看着医生渐渐远去的背影,傅悦透过门上的玻璃看着病床上坐着,和护士姐姐聊着天的小小,泪水又一次模糊了视线。

顺着冰凉的墙壁滑坐在了地上,把头深深地埋在腿间。

她好不容易逃开了一切,好不容易有了新的生活,到了如今,还是不得不回到那个城市么?

ps:感谢大家看我的书,大家可以下载"万读"APP,每天更新都会有推送提醒.APP还会赠送大量书券,以及安排本书的限时免费

第七章回去

四年前若不是那一次侥幸被下面那棵树阻挡,摔进了二楼的医务室,自己也不会有如今,也不会有现在的生活。

而因为那棵树,自己的容貌也彻底毁了。

可能是上天觉得她太可怜了吧,唯一幸运的是,在自己摔进医务室一天后,奄奄一息的她被以前的萧良学长发现了。

也是那个时候她才知道,那个学长原来做了一名医生。

在自己的拜托下,学长并没有把自己的情况说出去,相反还给了自己很多的帮助,帮自己稳定了肚子里自己并不知道的存在,小小,并联系了整形医生,给了自己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如若不是知道了小小的存在,傅悦也是万万活不下来的。

之后在学长细心的照顾下,自己慢慢的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也开始对未来的生活有了期盼。

傅悦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泪水,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她的路还长。

她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傅悦了,那个傅悦在四年前就死在医院楼下了。

想到这里,傅悦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转头看着病房内的那个小身影,心里顿时感觉满满的,现在的她,有小小,这就足够了。

妈妈。床上的小小看到进来了的傅悦,开心的笑着,浅浅的酒窝分外可爱。

傅悦笑着走了过去,脸上已经没了泪水的痕迹,坐在床边拉着小小有些冰凉的小手。

小小,我们过几天去找萧良叔叔好不好?

小小闻言眼睛一亮:真的么?

傅悦笑着点了点头,难掩疲惫,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小小有些苍白的小脸。

飞机场。

傅悦抱着小小从检票口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等待着他们的萧良,

萧良叔叔。傅悦怀里的小小一看到萧良,就挣扎着下了地,张开自己的小怀抱给萧良来了个爱的抱抱。

萧良一把把小小抱了起来,捏了捏他的小鼻子:有没有乖乖地听妈妈的话。

小小闻言听了听小胸膛:当然啊,小小很乖的,不信叔叔你可以问妈妈。

傅悦笑着走了过来,朝小小皱了皱鼻子:是啊,我们小小最乖了,但是这次可别把口水蹭在叔叔身上了,知道么?

小小闻言,调皮的吐了吐吐舌头,吧唧就在萧良脸上来了个香吻。

傅悦无奈的和萧良相视一笑、

我们这次可以住在萧良叔叔家么?小小扭头期待的看着傅悦。

还没等傅悦说话,萧良伸手拿过她手里的行李箱,笑着看着小小:小小当然要住在叔叔家了。

万岁!小小闻言不由得开心的欢呼了一声。

傅悦轻声笑了一声,伸手揉了揉小小的小脑袋,纠正道:这段时间要叫萧良叔叔爸爸知不知道?

在来之前她就提前联系了萧良学长,为了以防万一,两边决定还是傅悦这次以萧良妻子的身份待在这边。,所以必要的称呼什么,还是要改一改的。

在飞机上她也跟小小讲过了,所以小小闻言并没有过多地疑问,而是很开心的搂着萧良的脖子,甜甜的叫了声爸爸。

萧良一手抱着怀里的小小,一手帮傅悦拎着行李箱,三个人看起来,确实很像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从车上下来,小小就缠着萧良带他去另一个房间看模型,傅悦见状,笑着看着为难的萧良:没事的,学长你去吧,我自己就可以的。

萧良原本还想说什么,却拗不过一直撒娇耍小脾气的小小,只能作罢。

小小要乖乖,知不知道?傅悦看着小小,开口道。

小小闻言立马乖了不少,看着傅悦点了点头,白净的脸上泛着一丝让人心疼的苍白,但是小脸上的笑容却是那么的治愈人心。

萧良和小小离开后,房间里就剩下傅悦一个人,沉默着把行李箱里的东西放进了柜子里,转身走到了窗前,外面的风景尽收眼底,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

五年了,还是有很多东西都发生了改变。

门口的声音吸引了傅悦的注意力,扭头看到了还是和记忆中一般温润的萧良。

学长。

萧良笑了笑:累了的话今天就早点休息。

傅悦微垂的眼眸闪了闪:谢谢,一直以来,很多事都麻烦你了,我真的很感激你,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可以报答你的。

说着,傅悦就不由得红了眼眶,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别开了脸。

萧良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看着还是那么单薄的傅悦:别想那么多了,你需要休息,明天还要去医院办手续。

傅悦闻言,点了点头,尽管疲惫,眼睛里的神采还是那般明亮:真的谢谢你,学长。

第二天。

小小看着面前耸立着的高楼,新奇的眨了眨眼睛:萧良叔,爸爸就在这里工作么?

傅悦紧紧的拉着小小的手,点了点头。

一会我们办好了手续妈妈带你去看看爸爸好不好?

小小闻言,开心的点了点头,看得出,他很喜欢萧良学长。

对小小,傅宁是愧疚的,把他带到了这个世界,却没能给他一个健康的身体,连带着还让他从来都没有体会到父爱。

萧良学长的出现,却完美地填补了那个漏洞,所以傅悦完全可以理解小小对萧良的依恋。

到了大厅,傅悦紧紧的拉着小小的手防止他们被来来往往的人冲散,排了很长时间的队伍傅悦才如愿的挂上了号,跟着指示上了找到了电梯,在一处却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不远处一颗耸立着的大数,傅悦无奈的扯了扯嘴角,五年过去了,这棵树还在。

妈妈,妈妈,怎么了?

有些飘忽的思绪被身边的小小拉了回来。

傅宁低头看着身边的小小,弯腰把他抱了起来,啄了啄他的小脸蛋:没事。

小小搂着傅悦的脖子,朝着窗外看了眼,那颗郁郁葱葱的大树随着风任意的摇摆。

电梯打开的一瞬间,萧言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拿着手机:你在哪?

刘雨霏的声音传了过来,萧言转身看了眼另一个方向,也就在转身的同时,身后傅悦抱着怀里的小小从一边走了出来,进了电梯。

就在电梯关上的一刹那,傅悦无意识的抬头看了眼,一闪而过的身影让她的心几乎停止跳动,手心不由得渗出的冷汗。

与《此情未央人不散》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