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雪秦余小说免费阅读-我是总裁候选人最新章节

我是总裁候选人

时间:作者:酸酸菜鱼

我是总裁候选人是酸酸菜鱼执笔的经典小说,我是总裁候选人讲述了王雪秦余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小说讲述了:我是顶级豪门继承人,家族考验结束后,坐拥无数资产。“我这辈子没有赚过一分钱,我对钱没有任何兴趣。”...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王雪秦余《我是总裁候选人》的精彩内容:

第六章认错贵客

你应该迎接的贵客,是我秦余,而不是他李健!

秦余掷地有声,整个大厅都寂静了。

噗嗤!

短暂寂静后,张峰上下打量着穿着普通的安雅和秦余,没忍住笑出声来,先生,顶级包厢最低消费188888元,你们二位的全部身家,估计都不够最低消费哦。

我是不是幻听了?秦余这个穷光蛋说顶级包厢是他开的?

原本听到秦余前面的话,李健还有点心虚,但听到后边,他直接就笑出眼泪,这个傻冒竟然会异想天开到这种地步!

秦余,你能不能别丢人现眼了?

赵妮挽着李健,神色说不出的轻蔑,你以为这样哗众取宠,我就会对你刮目相看?

少做白日梦了!李少才是我的真爱!

她深情款款地看着李健,别提多激动了。

先生,开玩笑也要有个度,现在请你们离开。

张峰笑够了,露出肃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他可没时间陪两个穷光蛋白日做梦。

秦余正想说什么,安雅打断了他。

够了,秦余!

安雅眼眶泛红,她哽咽道:我知道你放不下赵妮,想要在赵妮面前挽回一点面子,可拜托你能不能别异想天开?

我们都成笑柄了,有意思吗?

安雅,我没有

秦余心底一颤,他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实话实说,怎么就成了异想天开?

不过转念一想,他是豪门的事情,貌似瞒着所有人,安雅有这样的想法,也不足为奇。

安雅,我留下来不是为了赵妮,而是咽不下他们侮辱你的恶气!

秦余附耳道,本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结果弄巧成拙了。相信我,接下来我会好好打肿这几个狗眼看人低的渣滓脸蛋!

秦余你

安雅一时语塞,秦余笃定的语气,让她不由自主就信了几分。

好,我信你一次。

安雅不知道秦余打什么主意,但出于对秦余的信任,她还是重重点头。

印象里,秦余不是那种异想天开的人,他这么坚持,肯定是有自己的理由

你们二位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张峰见秦余二人不识好歹,面色阴沉如水。

我说了,顶级包厢是我预订的。

秦余淡淡道,不信叫你们王经理出来。

王经理日理万机,会为了你这个大言不惭的穷光蛋屈尊降贵现身?

张峰露出不耐烦,别逼我叫保安轰你们出去!

赶紧把这两个穷光蛋轰出去!

赵妮怨毒地剜了眼安雅,她对这个女人没有一丁点好感。

赶我们走?

秦余踏前一步,霸气十足:赶走我们的后果,你可想好了?

后果?拒绝了两个穷光蛋几百块钱消费的后果?

张峰讥笑一声,说道,这个后果,我还真能承受得起!

张经理,既然人家喜欢自取其辱,那你就成全他。

李健趾高气扬道:把王经理的电话号码给他,让他现在叫王经理过来!

开玩笑,王经理连他都爱搭不理理,会把一个穷光蛋当回事吗?

好。

张峰恭敬应了一声,调出王经理的手机号码给秦余。

喂,王先生

秦余看都不看张峰的手机,直接拨通了王经理的电话,我在大厅,你过来一趟。

张峰经理说我是穷光蛋,还说预订顶级包厢的贵客另有其人。

嗯,好,你尽快。

秦余冷淡地说完,挂断了电话。

打完了?

张峰翻了翻白眼,就算是李健,都不敢对王经理这般说话。

秦余一个穷光蛋,哪里来的勇气这么跟王经理说话?

连号码看都不看,说明他根本就没有给王经理打电话。

虚张声势,真是蠢得无可救药!

张峰对秦余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张经理不要着急,我们拭目以待,看看王经理会不会来给秦先生撑腰。

李健拦住张峰,露出看好戏的模样。

秦余

安雅咬了咬唇瓣,欲言又止。

放心,他们会为自己的愚蠢买单。

秦余回头安抚了一句,结果却招来李健等人一致的嘲讽。

你要是能预订顶级包厢,我给你下跪也成。

李健嚣张道。

我也是。

张峰为了巴结李健,紧随其后道。

我也是。

赵妮一边挑衅地看着安雅,一边轻哼道。

秦余,我们来了!

就在这时,酒楼外闯进来赵大宝一行人。

你们来干什么?

秦余诧异地看去,眉头紧皱。

李少?

赵大宝等人跑过来,感受到李健玩味的目光,莫名觉得气氛不对劲。

你们来是干什么?

秦余看着赵大宝几人,语气冰冷。

我们来是

赵大宝看着李健,肥肉哆嗦,他看得出李健和秦余剑拔弩张的气氛,哪里还敢说是来蹭饭。

这个胖子还算机智,眼睛一转,拉过舍友怀里的塑料袋,听说秦余这个穷光蛋来吃饭,我们怕他的钱不够,专门把他捡的垃圾也拿了过来。

这些垃圾估计能换几毛钱!

捡垃圾?

张峰和李健齐齐露出古怪之色。

你们不知道,秦余这个穷光蛋,经常跑出去捡垃圾!

赵大宝提着塑料袋,嘿嘿直笑,还不止一次把捡的垃圾,拿到教室去。

对这个捡垃圾的穷光蛋,我们早就恶心至极了!

捡垃圾换钱?

张峰和李健掩鼻退后几步,满面厌恶,秦余你这个穷光蛋可真够恶心的!

捡垃圾怎么恶心了?

秦余平静道,自食其力,不比拍马屁和啃老好?

拍马屁?啃老?

张峰和李健脸色一黑。

秦余的话,算是戳中了他们的痛处。

你,把他的垃圾倒出来!让大家开开眼界!

李健指了指赵大宝,颐指气使道:咱们一起看看,秦余这个垃圾大王,都捡了些什么宝贝!

完了,这下丢人丢大发了!

安雅这会儿后悔不迭,如果早知道会发展到这一步,她宁可拉走秦余,也不会留下来!

安雅知道生活拮据的秦余会捡垃圾,但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把捡的垃圾倒出来,真的是太丢人现眼了。

好,我倒!

在宿舍大哥大的赵大宝,这会儿一边对秦余腆着脸笑,一边殷勤地解开塑料袋,把里面的东西,全部抖了出来。

其实我也很好奇,秦余这个穷光蛋究竟捡了什么垃圾,上次是矿泉水瓶,这次难道是易拉罐?哈哈哈

咦,这易拉罐声音不对啊

砰砰的闷响,让赵大宝疑惑地低下头,随即瞬间语气顿住,面色渐渐涨红。

一沓沓的钱,差点亮瞎了他的狗眼。

赵大宝和舍友们都懵逼了。

不是垃圾吗?怎么突然成了一沓沓的钱?

这些钱,少说也有七八万吧?

什么情况?

张峰和李健险些瞪出一双眼珠子,二人仿佛被秦余抽了一巴掌,面色发抖,嘴角抽搐。

这踏马是垃圾?一沓沓的钱,这踏马是垃圾?这个肥猪是逗他们玩吧?

二人冰冷的目光,横扫向赵大宝。

我我不知道里面是钱啊!

赵大宝浑身发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秦秦余

安雅也被吓得够呛,她望着一地极具冲击力的现金,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么多钱,有十万了吧?

赵妮呼吸声粗重,贪婪地望着满地的现金,这些钱难道都是秦余的?

那个穷光蛋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然而不论她如何震惊,地上的钱也不会消失。

一个穷光蛋,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李健面色扭曲,声音尖细:这是假钱!

对!假钱!一个捡垃圾的穷光蛋,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钱?

张峰回过神,附和道,他挥了挥手,保安,报警!举报这两个带假钱的穷光蛋

张峰,你是不是疯了!

就在这时,王经理气急败坏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

王经理?

张峰回过头,眉心乱跳,您怎么来了?

他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王经理,他真来了?

李健面色发虚,心底咯噔了一下。

啪!

王福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用尽全力一巴掌抽到张峰脸上,你踏马是不是疯了?贵客都能认错?

第七章牵红线

王福这一掌,将张峰打得原地转圈,眼冒金星。

王经理,你为什么要打张经理?

李健眼皮一跳,质问道。

你是谁?

王福打量了一眼李健,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

你!

李健一窒,面色发红道:我在你们酒楼经常吃饭!

然后呢?

王福冷笑,完全不给李健面子,来龙跃酒楼吃饭的客人多了去,你算哪根葱?

他一猜就知道,是张峰那个蠢货搞错了贵客,误以为这个李健才是预订包厢的客人。

经经理,他是李少李氏集团的李少

服务员此刻还有些不明所以,只好硬着头皮上前解释。

她以为是王福搞错了,一边用手拉扯秦余,一边鄙夷道:这个穷光蛋,才是来捣乱的。

谁给你的胆子用脏手碰贵客?

王福一把打开服务员的手,甩了她一个耳光:连真正的贵客都认不出来,你是猪托生的吗?

这位先生才是预订顶级包厢的贵客!

什么?

话音刚落,赵妮和安雅同时懵了。

完了!搞错了!我搞错了!

张峰倒抽一口冷气,他瞥了眼心虚的李健,再看镇定从容的秦余,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敢情李健这个小王八羔子耍了他!

完了完了!

冷汗淋淋的张峰,险些一屁股坐倒在地,煞白的面色透着惨然:这下完了,得罪了真正的贵客,上面要是怪罪下来,我的前程就全完了!

王八羔子,老子跟你没完!

他恶狠狠地横了一眼李健,随即用充满希冀和哀求的目光看向老神在在的秦余,嘴唇轻轻蠕动,贵贵客我

不可能!

赵妮的尖锐声音响起,李少,他们什么意思?

她死死盯着李健,面容扭曲:咱们不是预订顶级包厢的贵客吗?为什么那个胖子会说贵客是秦余那个穷光蛋?

胖子?我?

王福转过身来,目光冰冷:李健是吧?我知道你家世不错,但想要在我们酒楼作威作福,装腔作势,恐怕打错了主意。

管好你女人的嘴,如果再敢对贵客不敬,别怪我们酒楼直接把你们拉入黑名单!

什么?你敢!你敢为了一个穷光蛋,拉黑我和李少?

赵妮怒不可遏,在她看来王福就是个旮瘩蹦出来的跳梁小丑。

啪!闭嘴!

李健狠狠给了赵妮一个耳光,打的赵妮披头散发,目光涣散。

李李少?

赵妮双耳嗡鸣,捂着剧痛蔓延的半边脸,神情惶恐而茫然。

她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不就是骂了一个跳梁小丑吗?

为什么李健会打她?

他是龙跃酒楼的经理!

李健面色铁青,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赵妮这个没眼色的贱人!

就算是他,也不敢骂王福是死胖子!

经理?他是经理?

赵妮双腿发软,她看着王福给秦余低头哈腰,面色一僵,眼里满是不可置信:经理什么对秦余那个穷光蛋低声下气?

因为秦先生是我们酒楼的贵客,预订了顶级包厢的贵客!

王福深吸一口气,回过头来,怒极反笑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对不起,经理,是我搞错了!秦余先生,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您恕罪!

张峰见缝插针,对秦余和王福连连鞠躬,语气卑微恭敬:秦余先生,您才是预订顶级包厢的贵客!

秦余?那个穷光蛋怎么可能啊!

赵妮瞪大了眼睛,她的话没说完,就觉眼前一黑,张峰抬手一个耳光,抽得她旋转倒地。

秦余先生是我们酒楼的贵客,侮辱了秦余先生,就是侮辱我们酒楼!

张峰冷冷看了眼两边脸颊红肿的赵妮,凝视着手足无措的李健,李健先生,请和你的女人离开酒楼,近期你们二位,我们酒楼恕不接待!

你们疯了!

李健被当众打脸,哪里咽得下这口气,他语气强硬地威胁起来你们竟然为了一个穷光蛋得罪我李健?你知不知道我是李氏集团的

看来你是想被永久拉黑了?

王福冷冷看去,你再侮辱一句贵客我听听?

况且李氏集团的继承人,我不记得叫李健。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李健,直看得对方背后冒冷气。

王福说的没错,李氏集团的继承者另有其人。

而李健只是一个私生子罢了。

若非如此,他岂会混到龙跃酒楼都不给面子的地步?

你你!

王福的话,戳中了痛处,李健的呼吸粗重起来,双眼发红。

经理,您是不是搞错了?秦余只是个穷光蛋啊!

不知死活的服务员尖叫道。

闭嘴!秦先生的名字是你能直呼的?滚出去!你被解雇了!

王福抓住服务员的头发,把她拽得扑在地上,哀嚎连连,滚出去!

还有你,跟着李健滚蛋!我们酒楼不欢迎!

回过头,他扫了眼披头散发的赵妮,马上滚!

秦余真是预订顶级包厢的人?

赵妮被凶神恶煞的王福呵斥,一时间呆住了,她怔怔地望着不远处淡定自若的秦余,瞳孔一缩:怎么会?他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她看向地面散落的一沓沓钱,再看淡然的秦余,总觉得自己仿佛又被凭空抽了两个耳光。

我我

而趴在地上的服务员,显然被吓坏了,清醒过来的她,求助地看向张峰,张经理

她和张峰有一腿。

然而张峰却侧过身子,眼神冰冷。

服务员心底一凉,知道张峰指望不住,只能手脚并用地爬到秦余面前,敞开胸前的衣领,露出大片春光,声音柔媚而充满恳求,:秦先生,求求您饶了我吧

不关我事,我不是你们经理。

刚才讽刺得那么爽,这会儿搔首弄姿就想让秦余放下芥蒂,当全天下的男人都是饥不择食的色鬼呢?

你被解雇了,保安,让她滚蛋。

王福自然明白了秦余的意思,挥挥手让保安架起服务员往门外拖。

服务员的求饶声,凄厉而悲惨,听得赵妮和李健浑身一哆嗦。

张峰,他们交给你来处理,我带秦先生去包厢。

王福堆起笑脸,给秦余和安雅作出请的动作,姿态放得很低。

对了。

刚走两步的秦余,回过头对一脸震惊的赵大宝等人,别有深意道:你们明知道我中了彩票,还故意隐瞒下来。今天恶气大出了,谢谢大家。

原来他们是一伙的,故意让我出丑!

此话一出,李健和赵妮瞬间变色。

我们没有!

赵大宝被李健的视线一扫,头皮发麻。

但赵妮和李健怎么可能会相信赵大宝等人的狡辩。

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秦余刚和他们相遇,没过多久赵大宝几人就过来了。

很明显,这是早有预谋。

看到赵大宝他们面色惨白,秦余淡淡一笑,上了二楼。

真当他脾气好,还得寸进尺起来了?

李健虽然是个半吊子富二代,但好歹也算家世不错,对付赵大宝他们几个普通人,根本不菲吹灰之力。

秦余懒得亲自教训赵大宝他们,借李健的手未尝不可。

不过到最后,他也没有让李健几人下跪,他是来吃饭的,没必要和傻子们太过计较。

原来是中彩票!

大厅中,冷静下来的赵妮,目视秦余走上楼梯,眼底闪过一抹轻蔑和嫉妒,我就说那个穷光蛋怎么可能有钱预订顶级包厢!

不过,那个土包子能拿出将近二十万来预订包厢,中奖数额应该不小。这笔钱放在他手里简直是暴殄天物,给我花才对!

她看着张峰收起的一沓沓钱,露出跃跃欲试的神色,秦余那个傻瓜蛋,对我用情至深,只要随便拨撩两下,他还不得把屁颠屁颠地把所有奖金全部双手奉上?

想到这里,赵妮看了眼李健,神色露出阴冷。

这个所谓的富二代,打肿脸充胖子不说,看到她被张峰打了,连个屁都不敢放,比秦余还要恶心。

这种让人丢光脸的傻子,必须踹掉。

打赏上万的我中了彩票,那位土豪小哥哥,才是她的真命天子!

顶级包厢内。

您有事随时打电话,我先走了。

王福安抚下秦余,随后弯着腰退出了包厢。

秦余你

安雅满脸复杂,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到那两个狗男女被经理啪啪打脸,是不是很爽?

秦余倒了两杯红酒,递给安雅一杯,挤眉弄眼道。

是挺爽

想到赵妮和李健被王福呵斥时扭曲的神情,安雅露出大快人心的神色,尤其是张峰抽赵妮那个耳光,简直太赞了!一百个赞!

不过,你真的中彩票了?

是啊。

秦余没有说实话,说了估计也没人信。

豪门继承人的身份,解释起来太麻烦,倒不如用彩票做借口,凭空省了很多事。

中了多少?这个包厢要188888元呢。

安雅心疼道。

放心,我能预订,肯定心里有数。

秦余摆摆手,好了,今天是来吃饭的,不说那个。

安雅古怪地瞅了瞅秦余,总觉得秦余中彩票这个说法,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时间一晃而过。

啊好饱

龙跃酒楼门口,安雅打了个饱嗝,满足地眯起眼睛。

走了。

秦余摆摆手,在王福和张峰的笑脸中,和安雅离开了酒楼。

给李健送个大礼

秦余从张峰那里要来了李健的手机号码,然后他把直播账号上和赵妮的聊天截图,用彩信发了过去。

侮辱安雅好玩吗?这次我就让你们狗咬狗个痛快。

他阴阴一笑,不知道李健看到这些暧昧截图,会不会气得头顶发绿?

好,一会儿见,拜拜!

旁边,安雅恰好挂断了电话,回头对他说道:我有一个朋友就在这附近,一起过去吧!

她可是个好女孩哦!

说着,她露出促狭的微笑。

呵呵

秦余翻了翻白眼,敢情这是给他牵红线?

不过

他跟着安雅一边走,一边思索:跟安雅打电话的女孩,声音怎么感觉有点熟悉啊

第八章看错了你

那个穷光蛋的运气,凭什么那么好!

李健坐在车上,面孔狰狞无比,他狠狠砸了一下方向盘,该死!敢让我出丑,老子跟秦余那个穷光蛋没完!

堂堂李氏公子,被一个穷光蛋打脸,这口气怎么可能咽下去。

李少,我想先回去。

副驾驶座上的赵妮说道。

回哪里去?

李健喘了口气,目光凌厉地看着赵妮,勉强忍住动手的冲动。

仔细想想,要不是这个女人,他也不会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丢人现眼两次!

回学校宿舍,今天有点不舒服。

赵妮心虚地低下头,不敢和李健对视。

哦。

李健双眼微眯,总觉得这个女人有什么瞒着他。

叮咚。

清脆的短信提示音响起。

大叔在吗,QAQ

原来是小哥哥鸭,年少有为的小哥哥鸭!人家好崇拜小哥哥鸭!(*/∇\*)

人家还没有男朋友辣!害羞(*/∇\*)

拿起手机后,彩信上的高清截图,看得李健七窍生烟,面孔铁青,头顶绿盈盈。

那我先走了。

赵妮见状,暗道不妙。

她虽然不知道李健看到了什么,却清楚这个混蛋生气了,就一定会迁怒,拿自己出气。

所以赶紧拉开车门,就要下车。

啊!

结果,不等她下车,头皮就传来一阵剧痛。

贱人!你这个狗娘养的贱人!老子弄死你!

面目狰狞的李健,一把将她扯倒,不由分说,噼里啪啦的耳光,左右开弓。

赵妮的惨叫声,以及李健发疯般的怒吼,让后座挤在一起的赵大宝几人瑟瑟发抖,脸蛋煞白。

贱人,老子给你前后花了一万多,限你在一周之内还十万现金。

气喘如牛的李健,拽着赵妮的头发,把她丢出了车外,恶狠狠威胁道:你要是拿不出来,老子就把你卖到岛国拍动作片!

李少,不要啊

鼻青脸肿的赵妮,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一听到李健要十万的赔偿,险些吓晕过去。

她只是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花瓶,到哪里找十万块钱?

老子数三下,你要是还不滚,后果自负。

脑海里,赵妮搔首弄姿的私密照片历历在目,李健觉得自己没有一脚踩油门撞死这个贱人已经是极限。

这个贱人还敢给他装可怜?

一轰轰!

李健阴沉着脸,紧握方向盘,汽车随之发出嗡鸣。

我走!我走!李少饶命啊!我一定把钱凑够!

赵妮被吓得魂飞天外,她来不及整理着装,手脚并用地往远处爬,俏容一片惊恐。

这个号码是谁?

李健冷静了半晌,看着发彩信的号码,陷入了沉思。

犹豫少顷,他拨通了这个号码,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显然,对方把他的号码拒接拉黑了。

那个李少,您是在给秦余打电话吗?

后座大气不敢出的赵大宝,小心翼翼问道。

秦余?这是秦余的号码?

李健猛地转过身。

是是!

赵大宝仔细地看了看手机屏幕,肯定道。

竟然是秦余那个穷光蛋?

李健心神巨震,他怎么会有这种截图?

等等!他说自己中了彩票摸鱼直播上那个打赏的昵称就是'我中了彩票'!

他的脑海灵光闪现,想到了一种可能:秦余就是那个'我中了彩票'!

这样就说的通了,秦余中了彩票,所以给安雅打赏解围,带安雅去龙跃包厢吃饭!

李健越想越觉得可能,一股怒气从心头涌起,让他的脸色都涨成了酱紫色:秦余,该死的秦余!

他堂堂李氏公子,竟然栽到一个撞大运的穷光蛋手上两次!

最可恨的是,秦余这个穷光蛋,竟然敢勾引赵妮那个贱人,给自己戴绿帽子!

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叫赵大宝?

李健冰冷地看着一脸肥肉的赵大宝,听着,老子可以饶你们一次,但作为代价,你们必须听话,给我做事!

能为李少做事,是我们的荣幸!

赵大宝几人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很好。

李健诡谲一笑,我要你们和秦余打好关系,然后

深夜的天阴沉沉,树荫下的汽车,笼罩着一层阴影,仿佛一头蛰伏窥伺的野兽。

大意了大意了!

秦余看到李健的来电,顺手拉黑后,这才一脸懊悔地拍着脑门,我怎么会这么蠢,用自己的手机号码发彩信?这不是明晃晃告诉李健,我特么就是那个给他戴绿帽子的'我中了彩票'吗!

怎么了?

一旁的安雅,见秦余神色不对,关心道,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想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秦余若无其事道。

不过在心底,他却是提高了警惕。

李健那个草包心胸狭隘,睚眦必报,指不定会搞什么花样。

给管家发个短信,让他派人盯住李健吧。

豪门继承人身份解禁后,秦余自然而然就是秦家的贵公子,也就有资格使用公子哥权力了。

想了想,他大概说了下来龙去脉,编辑成短信,发给了秦家的老管家秦怀。

明白了,少爷。顺便恭喜少爷,成功度过考验,执掌秦家指日可待。

很快,秦怀的回复过来了,言简意赅。

由于扯淡的家族规定,秦余对秦家的一切知之甚少,仅限于父母的口头叙述。

唯一清楚的便是秦怀此人对秦家忠心耿耿,且能力出众,负责统筹兼顾秦家的诸多事宜。

如果有什么麻烦需要解决,那么告知老管家秦怀,比谁都顶用。

秦余对自己爹妈还是很相信的,所以交待老管家秦怀后,他不知不觉就松了口气。

咦,这个背影,怎么这么眼熟?

装起手机后,秦余抬头就看到不远处一道年轻女子的窈窕身影,眉头微微挑起。

走,过去!我介绍你们认识!

安雅拉起秦余,跑了过去,轻拍年轻女子的肩膀,王雪,好久不见!

安雅,你可算来了,好久不见!

王雪转过身,对安雅露出笑容。

王雪,给你介绍下我的朋友唉唉唉,秦余,你干嘛!

安雅正打算给闺蜜介绍,结果秦余竟然捂着脸,往后边跑。

她眼尖手快,扯住了秦余,怎么还害羞了?

我不是害羞!

秦余捂着脸,背对王雪,心里叫苦连连,安雅这个坑货!

他也是够倒霉的,谁知道安雅的闺蜜,竟然会是王雪!

之前秦余还奇怪,怎么跟安雅打电话的姑娘声音那么熟悉,背影那么眼熟,敢情竟然是那个刁蛮大小姐王雪!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王雪走了过来,目光好奇地看向秦余,你的声音有点熟悉。

这就是缘分啊!

安雅一听有戏,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扯开秦余挡在脸上的手,把他推到了王雪面前,王雪,这是我的好朋友秦余,他可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好男人!

嗨又见面了。

秦余僵硬地挥了挥手,神情尴尬。

是你!

王雪认出了秦余,眸欲喷火,偷我首饰的小偷!

什么小偷?

安雅从背后探出脑袋,一脸懵逼。

我不是小偷,我是被人冤枉的!

秦余连忙解释道:我接到前女友的电话才去的聚会,刚进大厅,连你碰都没碰过,怎么可能偷你的东西!

编!继续编!

王雪冷冷一笑,不是你偷的,首饰会自己飞到你的口袋里面?

王雪,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安雅走到二人中间,替秦余辩解道:秦余不是那种人,他不可能偷东西!

难道我还会骗人不成?

王雪怒视安雅,安雅,我看错了你!没想到你宁愿相信一个小偷,也不愿意相信我!

再见!

话音未落,她狠狠剜了一眼无奈的秦余,暗啐一声人渣后,气呼呼地踩着高跟鞋走远。

留下安雅和秦余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我是总裁候选人》完整版已有~

与《我是总裁候选人》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