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总裁爹地请接招》苏云菲白城泽by姗姗来迟免费在线完本阅读

总裁爹地请接招

时间:作者:姗姗来迟

主角是苏云菲白城泽全本小说免费阅读,总裁爹地请接招小说免费在线完本,总裁爹地请接招完本小说作者是姗姗来迟,主要讲述了:久别重逢苏云菲?一个原本低着头摆弄手机的男子眼前一亮,立即站了起来,身边的人识趣的让出了一个位置,这边坐!我就是郑宣!呦,第一次见面,这是相亲呢,还是相亲呢?眼看这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人群里突然有...

苏云菲白城泽小说《总裁爹地请接招》是姗姗来迟所书写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小说。

第6章久别重逢

苏云菲?一个原本低着头摆弄手机的男子眼前一亮,立即站了起来,身边的人识趣的让出了一个位置,这边坐!我就是郑宣!

呦,第一次见面,这是相亲呢,还是相亲呢?

眼看这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人群里突然有人玩笑的说了一句,顿时大家哄堂大笑。

去,去,去,吓着我没关系,别吓着人家美女了!

郑宣的手搭在苏云菲的椅背上,俨然一副护花使者的模样。

这就相上了,看来郑家很快就要办喜事了。

苏云菲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开过玩笑了,而且还是这么多人,当下脸颊一下子烧了起来,火辣辣的。

大家误会了,我今天来,是有事请郑公子帮忙的,不是像你们想的那样!

我们也没想什么呀,不就是你帮我,我帮你,对吧?

苏云菲虽然心里鄙夷这样不雅的玩笑,可是还是按捺着心中的不悦,脸上始终挂着礼貌的笑。谁让她有求于人呢?

白少!小心烟!白城泽这才回过神来,夹在手指头上刚点着的烟已经烧成了灰烬,只那么轻轻一抖,一截长长的灰便纷纷扬扬的落了地,只剩下一小截烟蒂。

整个云市,姓白的又有几家,不会那么巧吧?

苏云菲惴惴不安的抬头朝主位看了一眼,正巧对上了白城泽漆黑得望不见底的瞳孔,触电一般迅速低下了头。还真是冤家路窄!

郑宣主动举起了杯子,来,碰一个,从今往后,大家都是朋友了,有什么事情,好说,好说!

这样的场合,苏云菲知道喝酒是避免不了的事情,更何况自己还是主动送上门,有求于人,对白城泽她选择视而不见,巧笑盈盈的举起了杯子,很荣幸认识郑总!

既然这样,是不是该喝个交杯酒呢?说话的是坐在郑宣旁边的发小,一看郑宣那春心荡漾的模样,就知道他瞧上了人家姑娘,此时不推波助澜,还待什么时候?

怎么?郑总还不好意思了?反正迟早得喝不是吗?

听到大家的起哄,苏云菲尴尬的举着杯子,笑容都有点僵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已经不兴什么交杯酒了吧!

中国传统,还是要发扬光大的嘛!

行,行,行,不就交杯酒吗?喝就是了!郑宣爽快的答应下来,反正他也不吃什么亏。

郑宣主动的将举着酒杯的手胳膊抬了起来,弯成了一个角,就等着苏云菲的动作。

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她呢,骑虎难下的苏云菲似乎没有别的选择了,不就是喝杯交杯酒吗?喝了,兴许还有机会救纪氏,不喝,就真的就没有希望了!

当她举起酒杯,正准备挽上郑宣的手臂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一个白色的茶杯,准确无误的打在她的酒杯上。伴随着玻璃碎裂的声音,红色的液体洒了她一身,顺着白色裙子的纹路,滴滴答答的往下淌!

谁干的好事?

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傻了,反应过来的郑宣气急败坏的问道,这不是砸他场子又是什么?

我!

不用看,苏云菲也知道是谁!多年来的磨练已经让她练就了荣辱不惊的本事,不就是一杯酒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居然是白少?大伙面面相觑,谁敢去触这个霉头?就连郑宣也像哑炮一般熄了火,静待下文。

在大家诧异的眼神里,苏云菲始终挂着礼貌的微笑,不卑不亢的说道:看来今天是没这荣幸陪郑总喝酒了,下回再约!告辞!

苏云菲才一转身,白城泽立即站了起来,在众人诧异的目光终归,犹如一只守候多时的猎豹,箭一般的冲了出去。

这么多年来,有一件事情一直困扰着他,六年前和他共度良宵的女人到底是谁?如今,答案就在眼前,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第7章慌不择路

苏云菲慌不择路的跑出包厢,才没走几步,手腕便被人狠狠抓住。只觉得一股蛮力将自己一扯,身子被往后一带,一个踉跄,自己顺势跌进了一个温暖的环抱里。鼻间萦绕着烟草淡淡的气息,陌生而又熟悉!

她绷紧了神经,脑袋瞬间当了机,忘记了思考。

你是站不住了吗?

白城泽如同一棵挺拔的白桦树一般站得笔直,沙哑的声音透着一股阴冷,。

仿佛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了下来,苏云菲瞬间清醒,他不拽她,她能跌倒吗?可是,明显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苏云菲红着脸,低着头理了理凌乱的头发。这下该如何是好?

白总,好,好久不见!

她原本想装作不认识的,可是想想未免太过明显,这样的谎言,连自己这关都过不了,索性大大方方承认,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白城泽微微挑了挑眉,白总这个称呼对于他来说并不陌生,可是似乎还是第一次听她这么叫他。之前她和白城宇在一起的时候,因为机缘巧合,也见过几面,那个时候她随着城宇一块亲切的叫他大哥来着。

怎么,连称呼也改了?

看到他嘴角的嘲讽,站稳了的苏云菲被激得来了斗志。她和白城宇之所以分手,是白城宇嫌贫爱富移情别恋,而她和白城泽那一晚的意外,明显也是她吃了亏啊,这账算下来,明摆着也是他们白家亏欠她的,那白城泽凭什么用那样嘲笑的眼神看她?有钱了不起啊!

以前年轻不懂事,白总不要见怪!

苏云菲顺势抽出了自己的手,一句话轻飘飘的将称呼也好,抑或是她和白城宇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也好全都归咎到了不懂事上。

一个称呼而已,白城泽也没往心里去,以前不懂事,那现在还不懂事吗?

这是什么意思?苏云菲一头雾水,她说自己不懂事是客气话,难道他没听出来?

白总什么意思?

为什么见到我就跑?

这不是心里有鬼是什么?白城泽双手插在裤兜里,一派轻松。六年的时间都过去了,他不差这一时半会,他倒要看看,这小丫头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我,哪有?苏云菲手心直冒冷汗,心里七上八下的,却只能硬着头皮故作镇定的解释道,我胆子小,一碰到麻烦事,就想逃,白总又不是不知道!

是在说当年的事情吗?所以一逃就逃得无影无踪,一逃就逃了六年?

白城泽微微蹙了蹙眉,黑曜石般的眼睛盯着一眨不眨,像是在研究一件稀世的珍宝。

心里有鬼的苏云菲被盯得心里发了毛,强颜欢笑道:白总,要不改日我们再叙旧?我还有事,那我先走了!"

她有事?他还有事呢!

苏云菲才一转身,额头就撞上了一堵肉墙。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好了!

白城泽不由分说,拉起苏云菲的手腕,大步流星的门外走去。

白总,我是真的有事!你放手,有话好好说!

与《总裁爹地请接招》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