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笑倾城百日香》傅靳元钟小北by帅唧唧免费在线完本阅读

一笑倾城百日香

时间:作者:帅唧唧

主角是傅靳元钟小北全本小说免费阅读,一笑倾城百日香小说免费在线完本,一笑倾城百日香完本小说作者是帅唧唧,主要讲述了:婚变书房里,我们俩沉默相望,谁也没有先说话,还是管家端茶进来才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他端起一杯茶抿了口问:你想要什么?我冷笑问:我想要什么你会给吗?傅臻放下茶杯,了然问:还是他吗?他口中的他指的...

傅靳元钟小北小说《一笑倾城百日香》是帅唧唧所书写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小说。

第6章婚变

书房里,我们俩沉默相望,谁也没有先说话,还是管家端茶进来才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他端起一杯茶抿了口问:你想要什么?

我冷笑问:我想要什么你会给吗?

傅臻放下茶杯,了然问:还是他吗?

他口中的他指的傅靳元。

闻言我忍不住的笑开说:反正我和沈如嫣你要选一个,我知道你一直讨厌沈如嫣,还不如选我还清当年那个约定,你说如何?

傅臻老奸巨猾的笑道:你和沈如嫣现在身后都无家族背景,都是贫民女人,既然这样,我为何不选择沈如嫣顺了我儿子的意?

盯着傅臻的笑容,我忽而从容的问:你不是一直想要孙子吗?

傅臻的笑容突然僵住,我讽刺的笑说:看来我比沈如嫣有优势。

你想要我做什么?他问。

......

我离开后回到暂住的地方,心里异常的平静,哪怕明天就是我和傅靳元结婚的日子,我也感觉不到丝毫的喜悦。

我恨他,更恨沈如嫣对钟殇做的事。

她想要嫁给傅靳元,简直是痴人说梦。

我盘腿坐在床上一夜未眠,第二天清晨来的很快,我见的第一个人是阮檬。

他面色苍白,眼角还有淤青,我担忧的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阮檬摇摇脑袋,低声说:钟小姐,我送你去婚礼现场。

我坐上车,视线空洞的望着窗外,路边的风景一一略过,可我的心里早就失去了光彩,甚至麻木的穿上不是很合身的婚纱,麻木的让化妆师给我化妆,直到阮檬领着我去婚礼教堂我才有了一丝反应。

站在门口我突然有些无措的望着阮檬问:我要嫁给他了吗?

阮檬垂下眼眸,犹豫道:是的,钟小姐,三爷在里面等你。

阮檬推开门,我踩着高跟鞋进去怔住。

男人一身正统的西装,领间系着黑色的领带,耀眼的白色灯光打在他冷漠的面孔上平添了几份成熟以及霸气,而此刻他盯着我的眸光逼人,锋锐如鹰隼,像两个幽深的旋涡,令我的心脏抑制不住的狂跳。

不过就是这样的他,身侧站着一位穿着婚纱的漂亮新娘。

那新娘的身段比我风韵,胸前更是沉甸甸的,长相也大方精致,一对眉细长,一双眼流盼妩媚,唇色不妖不淡,她似乎更配那个男人。

她就是死了又活过来的沈如嫣。

难怪婚纱不合身,我万万没想到傅靳元答应的结婚不过是一场骗局,他从一开始要娶的人就是沈如嫣,而我从始至终不过是一个惹人笑的笑话罢了!

我挺直身子走向他们,当着众宾客问:你要娶她?

傅靳元微微的勾唇反问:不然是你?

我坚定的目光望着他说:但昨晚你说会娶我的。

这时,沈如嫣说话了。

靳元,我怕她......

我偏过头,嗓音残忍的问:你怕我什么?怕我揭穿当年那场车祸是你的自导自演?怕我揭穿你那几年对我做过的那些肮脏事?

沈如嫣缩在傅靳元身后,无措说:我没有。

她真的是将示弱发挥到了极致。

听闻这件事的傅靳元神色淡淡,似乎觉得我这些话都是我胡说八道,我垂着脑袋皮笑肉不笑的说:你不信我的话你可以问你的父亲,当年的那场车祸他是知道真相的,也是他救了沈如嫣送她离开了桐城。

当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是傅臻,他的证词对我很重要,至少能证明我的清白。

可我低估了傅靳元,他想护一个人无论她对错都无妨。

他的目光看向了他的父亲,后者点点头说:是。

傅靳元的眼眸深处突然翻起波涛汹涌,不过只是一瞬,他的手臂紧紧的搂住沈如嫣的腰.肢,淡淡的反问了我一句,那又如何呢?

我的委屈,钟家的委屈,两年的牢狱之灾死在他这句......那又如何呢......我突然觉得可笑,讽刺,忍不住的大笑出声道:不如何!

我猛地向傅靳元走近,伸手抓住他的胳膊问:你到底娶不娶我?

傅靳元忽而微微的垂着脑袋,冷漠的眸光与我对上,我在他的眼眸里看见了自己的影子,随后只听见他薄唇里冰冷的吐出三个字,你,配么?

我固执的说:那你就不怕我泄露昨晚......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傅靳元大力的甩开了我,我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脑袋磕着附近的桌子,我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脑袋放在眼前,一片血色。

在桐城的傅三爷面前,身侧的宾客不敢扶我纷纷退到后面,白色的婚纱变的血色不堪,这时教堂的门突然被人打开,我看见满身伤痕的阮檬被几个保镖扔了进来,他们还用拳脚打着他踢着他。

我错愕的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对阮檬。

傅靳元微微弯腰,冷酷道:我不需要叛徒。

我忽然想起昨晚傅靳元的行踪是阮檬告诉我的......

阮檬一直小心翼翼的待在傅靳元以及傅家,因为自己稍有个不慎,家人就会受到牵连,昨天还是我一直求他,他才告诉了我傅靳元的下落。

我从没有想过害他,可他现在......满身伤痕。

我抬头望着沈如嫣,她露出得意的笑,我爬过去伸手抓住傅靳元的黑色皮鞋,质问说:那又如何......这是你给我的答案,可三年前你搞垮钟家,让我淋着雨在沈如嫣坟前跪一晚上以及两年的牢狱之灾该怎么算?

傅靳元神色怔了怔,我眼睛干涩的说:我没做错过什么,却要被你欺负成这样,可是小叔......我不过还是一个二十岁的小孩子呐。

我趴在他脚下苦苦的哀求说:求求你,放过阮檬。

傅靳元神色未变,在座的各位也不敢替我们求情。

我费力站起身跑过去将阮檬死死的护在身下,拳头全砸在了我身上,

痛,身体痛的发麻,心里没有丝毫的恐惧只有无尽的悲伤。

我抽搐着身体吃力的从保镖手里抽出一把刀对准自己的心口,无力的威胁着冷酷的男人说:放我们走,你放心,我再也不会说嫁给你的话了。

傅靳元的身形未动,他抿着唇,我看见沈如嫣在此时握住了他的胳膊,娇弱道:靳元别信她,钟小北折腾了这么多年,她就是在逼你。

我闭了闭眼,留下一滴心如死灰的眼泪坚决道:你别后悔!

这一刀狠狠地插向了心口,我吐出一口血身体瘫在地上,傅臻连忙跑过来扶住我,嘱咐傅靳元道:快叫救护车!靳元,我讨厌沈如嫣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她曾经一次又一次的欺负小北,还制造了那场车祸令你眼睛失明,是小北甘愿做个瞎子捐出眼角膜让你恢复光明的。

我抽搐着身体软在地上,视线也越来越模糊,只看见傅靳元一张震惊的脸,恍然之间我似乎听见有个软软的女孩声音喊着我,妈妈。

我不知道傅靳元看向何处的,我的意识也渐渐地丧失......

混沌中我似乎听见那个男人错愕的问,小孩,你喊谁妈妈?

第7章眼角膜是你的对吗?

我是世家千金,打小没吃过什么苦,算得上是金枝玉叶,但也没想象中那么纯善,世人眼中的我,奸诈,阴狠,手段毒辣。

这些我都不否认,因为在两年前沈如嫣欺负到我头上的时候我也没有像圣.母似的宽恕她。

我报复了,我顾了人装作要强.奸她,吓得她半死,虽然只有这么一次,甚至我还被傅靳元揍了,但足以证明我是有仇必报的人。

曾经的我尚且如此,现在从牢房里出来第一时间看见自己的女儿被别人虐待成那样的我即便是赌上自己的命也在所不惜。

所以刚刚在婚礼上,我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傅靳元想和沈如嫣结婚的心思,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一刀插在心口稍微偏左的地方。

是的,我在赌。

拿我自己命去阻止他们结婚。

当我在病房里醒来时看见站在窗边背影挺拔的男人时,我便知道这场赌局我赌赢了。

窗外下着雨,淅淅沥沥的不算大,但空气格外的沉闷,是即将入夏的征兆,我闭了闭眼轻轻的出声祝贺道:恭喜你如愿以偿。

男人偏过身,眼眸冰冷的望着我,淡问:祝贺我什么?你不是该祝贺你自己吗?又如愿以偿的阻拦了我,你究竟想要什么?

我曾经想要的,至始至终不过一个傅三爷。

如今想要的,不过是希望手刃仇人。

只要沈如嫣活着一天,只要傅靳元活着一天,我誓死都要和他们两个不死不休一辈子。

我装作之前的事什么也没发生一般咧嘴笑,以退为进道:曾经我想要的是你,现在想要的也是你,但你却一直视我如洪水猛兽避退三舍。小叔,你赢了,你的那句那又如何彻底让我看清了你的薄凉

不知怎么的,眼前的男人听到这些话我竟觉得他的眸中带着悲痛,像是为什么懊恼不已。

我冥思苦想,他应该不是为了我。

傅靳元待我,从未有过一丝仁慈。

更别说为我悲痛。

我接着说:我不要你了,以后我再也不会打扰你,你跟沈如嫣好好过日子吧。

听我这样讲,男人嗓音忽而薄凉的问:那你要让我的女儿一辈子都做私生子?

我抬眼望着他,错愕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傅靳元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张口问我,两年前给我捐献眼角膜的是你对吗?

我敷衍的说:应该是吧,我忘了。

我的态度淡淡的,傅靳元脸色阴沉,他紧紧的抿着唇什么也没说,随后转身离开了病房,他一走我就立马起身去隔壁找了阮檬。

我的伤势很重,靠着墙勉强的走到了隔壁,站在门口看见阮檬全身都包扎着绷带,床边坐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应该是他的妻子。

我听见那女人语调充满心疼的说:我不是一直都在给你提醒么,虽然你是傅靳元的贴身助理,但那个男人是爷,是狼,得罪他没有好下场的,你说说你,没有避开他的事也就算了,还主动去帮他厌恶的女人。

傅靳元厌恶我的事,连阮檬的妻子都知情。

不过这事,的确是我连累了阮檬。

我垂下眼眸,听见他责怪的语气低低道:我认识钟小姐的时候她还未成年,在我心里她一直都是一个善良的孩子,是傅三爷不了解她,压根没看见跟在他身后那个一心只念着他爱着他的小女孩。玫儿,钟小姐受了太多的委屈,当年我知道真相也没有出面帮她,这两年我心里一直愧疚,所以昨天她找到我的时候我没忍心,想着再帮她一次算是还情。

闻言,我心里的愧疚油然而生,其实他当年有沉默的理由,不用站出来告诉傅靳元真相,所以不用愧疚,而他现在这样都是我害的。

我始终没有勇气进去,转身艰难的回了病房。

躺在病床上我接到傅臻的电话,他质问我孩子性别的事,义正言辞的说我骗他,我笑了笑轻描淡写的问:女孩不也是你们傅家的血脉吗?

我心底也困惑他怎么知道性别这事。

而且傅靳元还知道钟殇的存在。

傅臻气的不行,在电话里直说我欺人太甚,我刻意提醒他说:孩子由傅文叔叔照顾着的,对了,你可以去医院做一份亲子鉴定,这样更安心一些,我要提醒你一点,钟殇是你们傅家唯一的血脉,对她好也是对你自己好!还有,以我现在和傅靳元的关系我暂时不会将孩子送回傅家。

傅家至今还没有孙子辈的孩子,傅文叔叔一直没结婚,他二十年前就宣布自己是不婚主.义,所以傅家传承香火的重担落到了傅靳元的身上。

傅靳元今年要满三十岁了,除了钟殇仍旧一无所出。

钟殇虽然是女孩,但傅臻现在也不敢拒之门外。

傅臻气急败坏,许久说了一句,钟小北,你就是一条毒蛇。

我笑着回他,至少你不是农夫。

这通电话不欢而散,我挂了电话给傅文叔叔打电话,问他傅臻怎么知道孩子性别的事,他嗓音里透着心疼,怜惜的说:我带孩子去婚礼现场了,小北,我不能让靳元那般欺负你,我想告诉他,你为他生了一个属于他的骨肉。

难怪我在昏迷前夕似乎听见有小孩唤着妈妈,原来是我的孩子钟殇啊。

心口的伤口忽而疼痛了起来,我想起我刚认识傅靳元的时候他对我还是百般好的,至少像个长辈似的管着我,还不允许我在学校里早恋。

那时我还以为他吃醋呢。

现在仔细想想,不过是我自作多情。

或许是我沉默的太久,电话里的傅文叔叔又开口说:以后别再做伤害自己身体的事,小北,我没有孩子,在我心里我是将你当成自己的女儿,所以我不希望你有任何事,你想要什么直接告诉我就是了!靳元那边......我想劝你放下,有时候退一步海阔天空,你懂我的意思吗?

傅文叔叔想劝我放弃傅靳元,不想我再折腾。

我难过的问:那沈如嫣怎么办?

我对傅靳元的恨又该如何?

放心,为了孩子她这辈子都不会嫁进傅家。

我仔细的想了想傅文叔叔说的话,或许退一步不一定海阔天空,不过现在这个阶段不适合再和傅靳元直面对上,以退为进是最好的办法。

我答应他说:好,我不要他了。

说出这句话,我心里没有多大的波动。

电话里的人忽而问我,小北,你想要回学校继续读书吗?

与《一笑倾城百日香》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