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往情深鲜妻别想逃》齐安by雪桥免费在线完本阅读

一往情深鲜妻别想逃

时间:作者:雪桥

主角是齐安全本小说免费阅读,一往情深鲜妻别想逃小说免费在线完本,一往情深鲜妻别想逃完本小说作者是雪桥,主要讲述了:误会砰!一声巨响,把正在看策划案的夏晓曼惊了一跳,抬起头便见陈家赫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直接把一本文件夹扔在了她的桌子上。夏晓曼,算你狠!夏晓曼眼里闪过一丝狐疑,拿出了文件夹里的东西,是遗嘱的原件!...

齐安小说《一往情深鲜妻别想逃》是雪桥所书写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小说。

第六章误会

砰!

一声巨响,把正在看策划案的夏晓曼惊了一跳,抬起头便见陈家赫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直接把一本文件夹扔在了她的桌子上。

夏晓曼,算你狠!

夏晓曼眼里闪过一丝狐疑,拿出了文件夹里的东西,是遗嘱的原件!这让夏晓曼心里不由得雀跃,激动的握着手里的纸,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她正愁着没有办法对付陈家赫,却不想陈家赫居然把这唯一的筹码还给了她,这不就代表着他要放弃荣起的这个项目吗?

陈家赫心里很不是滋味,抿着薄唇剜了一眼夏晓曼,眼神一凛,讥笑道:你要感谢你这次找了个好靠山,否则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手!

楚陌城对你还真是情深义重,当年你把他害成那副狼狈模样,他居然不计前嫌的还要你看来你这幅身体卖了个不错的价钱!

陈家赫字字句句都说得很难听,冷哼了一声,也不等夏晓曼回应什么,便甩手离开了。

能够挑起他陈家赫的耐心,楚陌城还真是厉害!既然他让自己不好过,那他也就不客气了!他有本事从国外回来,那他就有本事把他再赶回去!

而夏晓曼却因为陈家赫的话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心里想到他口里所说的看来是楚陌城背后帮了她虽说那天他把自己赶走了,可他

她的嘴角渐渐浮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心里柔软的地方被触动着,好像有什么快要溢出来一般。

想了片刻,夏晓曼吐出了一口浊气,拿了车钥匙和包便往出走了。

楚陌城一回到别墅便见一群佣人站在花园议论着什么,他眉头不由得微拧,缓缓走了过去,冷声问道:聚在这里干什么?

那些佣人被楚陌城给吓了一跳,连忙规矩的站成了一排,站在离楚陌城最靠近的一个佣人小声怯懦的回答道:少爷,夏小姐她

她怎么?下意识的楚陌城嗓音提升了几分,心里莫名的一紧,也不等佣人回答,自己便疾步的走了进去。

刚走进客厅,便见穿着一身休闲家居服的夏晓曼正在解围裙,一头黑发绑成了马尾,脸上没有半点粉黛,活脱脱的就像一个学生,让他心里一动,仿佛见到了学生时代的夏晓曼。

恰在这时,夏晓曼抬起了头,看着门口的楚陌城脸上露出了笑意,把围裙放在了一旁疾步的走到了他的跟前,笑眯了眼道:你回来了?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去吃饭吧!

她眼眸闪烁着星光,自然的伸出手挽住了楚陌城的胳膊,俏皮一笑,快点去洗手,我去厨房把牛排端出来。

说完她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红晕,松开了楚陌城,便朝着厨房疾步的走去。

淡淡的芳香让楚陌城脸色微变,嘴角自然而然的上扬,心里有一根弦似乎正在被牵引着,让他心情变得极好。

整个饭厅只有楚陌城和夏晓曼两人,两人面对面地坐着,夏晓曼脸色微汕,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忽然想起自己还没换下这身家居服不由得暗叹一声。

可看着已经开始用餐的楚陌城,她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了一旁的红酒为楚陌城倒了一杯,再为自己也倒上了一杯。

那个,谢谢你我,我先干为敬了!

寂静的气氛让她觉得有些尴尬,鼓足了勇气打破了这个僵局,猛地灌了一口红酒。

楚陌城的手一顿,抬眼看着夏晓曼,放下了手里的刀叉端起了红酒,优雅的扶了扶手轻啄了一口,牛排有些煎焦了,意大利面太稠了。

啊?

夏晓曼一愣,看着又吃进一口牛排的楚陌城扯出了一抹干笑,立马起身过去按住了楚陌城的手,看看道:不好吃,就不要吃了。我,我第一次煎牛排你要不喜欢,我们去外面吃。

因为喝了一杯红酒,她有些微醺,说话的声音有些撒娇的口吻,脸颊泛着红晕,夹杂着淡淡的酒香。

楚陌城偏过头便见到她那双秋波连连的眸子,喉头一紧,幽深的眸子紧盯着她,忽的放下了手里的叉子,反手一把把她抱进了怀里,低沉好听的嗓音开口道:不用。

说罢起身抱着她朝楼上走去。

夏晓曼顺势搂住了楚陌城的脖子,细细的打量着他,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脸上的红晕也延伸到了耳后。

楚陌城把夏晓曼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床上,没了以往的粗暴,整个人压在了她的身上,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看着她粉/嫩的脸蛋,下腹一紧,低头含住了她的芳泽

楚陌城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刚想扯掉她的底裤,电话铃声却在这时响了起来,打断了这一刻的温存。

楚陌城眉头微拧,拿过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见是何余姚的电话,淡淡的看了一眼身下的人儿接听了电话。

姚。

只是一个字,便让夏晓曼整个人紧绷起来,一种不安的情绪开始上涨。

只见楚陌城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隐约听到电话里传来了一声尖叫,楚陌城毫不含糊的翻身下了床,快速的整理了自己便离开了。

夏晓曼见状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丝苦涩,扯过一旁的棉被牢实的盖住了自己,温热的液体涌了上来,她死死的抓住了被子闭上了眼睛

一到何余姚的家里,便听到里面嘶吼了一声,紧接着便听到稀里哗啦的声音,让楚陌城心里一震,急忙的跑了上去,便见何余姚披着一个床单衣着单薄的嘴里念叨着什么,头发乱做了一团,地上狼藉一片。

姚?

楚陌城低声唤道,上前一把搂住了何余姚的肩膀,死死的禁锢住她,说道,这里没有要伤害你的人,不要害怕。

陌陌城?何余姚眼里带着惊慌的看着楚陌城,伸手紧锢着楚陌城的脖子,泪眼婆娑的埋进了他的颈窝处,陌城,你总算来了!他们,他们都是坏人

没事了,不要害怕。

楚陌城见何余姚的情绪渐渐平复,也不想去过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忽然脑海里浮现出一道人影,想到自己刚才一句话也没有交代便走了,她是不是

陌城,不要走不要

何余姚的眼里多了一丝得逞意味,手死死的拽着楚陌城的衬衣,嘴角上扬。

楚陌城照顾了何余姚一夜,第二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了公司,不想刚到公司门口却被一人给挡住了去路,看着面前带着鸭舌帽颤抖的女人,他眸子一沉。

只见那女人来回的望了一眼四周,直接扯掉了鸭舌帽抬起了头,一张清丽的脸蛋出现在他面前,一双眼睛红肿着望着他。

是你!

楚陌城的眼神一凛,手不由得收紧了拳头,直接拂开了面前的人便往公司里面走。

楚陌城!你就不想知道当年你走了发生了什么吗?秦晶晶咬了咬牙低声吼道,见楚陌城停下了脚步,暗地掐了自己一把,眼泪瞬间便流了下来。

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但是我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你回来了,我不想错过这次机会!当初的那件事后,我怀孕了!

这话一出,楚陌城猛地回过头,眼神更加冰冷的看着秦晶晶,沉声问道:你说什么?

我,我怀孕了那时,但是你已经出国了我本想把孩子生下来,可是可是夏晓曼直接找上了我,把我打了一顿,孩子就这样没了。她还警告我不准再出现在A市

秦晶晶的眼泪刷刷齐下,看着脸色越渐难看的楚陌城心里也没底,眼里多了几分胆怯。

你知道在我面前胡说八道的后果。当年我没动你,不代表现在我不动你!楚陌城低沉的嗓音犹如从地狱传出一般,深锁着眉头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我怎么敢欺骗你?秦晶晶泪眼婆娑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单子递给了楚陌城,这是那时候我在医院检查证明。

楚陌城接了过去看了一眼时间和结果,眼眸一沉,什么也不说便转身大步的离开了。

而他身后的秦晶晶轻笑了一声,擦掉了脸上的泪水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你吩咐的我已经照办了,接下来我又该做什么

砰!

楚陌城直接冲到了夏晓曼的办公室,浑身震怒的瞪着她,又是咚的一声关上了门并反锁了。

陌,陌城,你怎么啊

夏晓曼话没有说完,便见楚陌城阴沉着脸大步的走到自己跟前,直接把她嫁到了办公桌上。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楚陌城的用意惊得她倒抽了一口气,迟疑的看着脸色阴霾的楚陌城:这,这里是办公室。

可楚陌城什么也不说,用行动证明了她的猜测没有错。

她闷哼了一声,贝齿紧咬着下唇,眼里带着不解。

他不知道,这个与她亲密接触的这个男人,是在借此发泄自己的怒火。

第七章他的刁难

  陌城

  从身下传来的疼痛不断刺激着夏晓曼的神经,贝齿紧咬,眼角流出了几滴眼泪。

  看她一脸疼痛的样子楚陌城心中有根弦轻轻挑动,眉头紧皱。一把抓着她光滑洁白的肩膀,把她的身子翻了身,从后面进入疼痛感瞬间向全身各处扩散。

  仿若身体撕裂的感觉让夏晓曼紧紧抓着桌角,楚陌城的动作粗鲁,不带一丝怜惜的索取,一股热流进入夏晓曼的身子,才结束了一切。

  为什么

  夏晓曼强撑着身子,从桌上站起来,不解的看向面前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她想要知道答案,她想要知道她哪里又惹怒了他!

  然而楚陌城只是阴沉着脸嘲讽看了她一眼。为什么?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原因?夏晓曼你的伪装很厉害。

  话音刚落,摔门而去。

  所有的一切令夏晓曼摸不着头脑,他说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身下一疼,刚刚站直的身子差点摔在地下,她以为他的心里已经有她的地位,哪怕是一点点,一点点也好,然而现在。

  自嘲的笑笑,她怎么忘了,她是一个工具,一个泄愤的工具。

  这件事之后楚陌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夏晓曼的面前,因工作繁忙的夏晓曼每天都在处理着如小山般的文件,双眼都有了浓重的黑眼圈。

  连续一星期的时间夏晓曼都没有见过楚陌城一面,拖着疲惫的身子将所有的文件处理完,才有了空从桌上休息。

  细细想当天发生的事情,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她是不是遗忘了什么?

  心里越想越觉得奇怪,红唇一咬,今晚她应该去找他问个清楚。

  拿着包回到楚氏庄园,坐了一天早早洗了个澡,换了睡衣,就从大厅里等着楚陌城的到来,心里也再砰砰的打鼓。

  今天也不知道会不会碰到他。

  临近十点门口传来汽车的鸣笛声,由远至近的声音将夏晓曼震起,匆匆赶到门口,嘴角的笑容微扬,然而下一幕却深深的刺痛着她的眼睛。

  晓曼姐,好长时间不见了,你怎么变的这么瘦了。

  何余姚一脸温柔的挽着楚陌城的胳膊,撒娇般的在他的耳畔咬耳朵,两人之间的温情柔语让夏晓曼感觉自己是个第三者。

  衣袖下的双手收紧,面带微笑的看着眼前天造地设的一对佳人,往旁边靠了靠给他们一个过路的地方。

  我最近有事所以累了一些,你们聊,我先上去了。

  站住。

  楚陌城的声音从她的背后响起,稳住自己微颤的身子,回过头,看着他。那双薄唇吐出的几个字,犹如尖利的锋刀刺入她的心脏。

  今晚李总那里却几个陪酒的,你既然这么清闲,就过去玩玩。

  他的话语轻佻,嘴角边玩味的笑容一点也不像是随便说说而已,眼瞳中射出的寒冰直入眼底。

  挽着他手臂的何余姚抓着他的肩膀收紧,一脸担忧的看向楚陌城,不明世事的表情让人。

  陌城不要让晓曼姐去那个地方,李总他那么一个好色的人,晓曼姐去了万一

  不用担心,晓曼自己可以处理,毕竟荣起的这个任务,李氏可是很感兴趣。

  楚陌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知道这个男人是什么意思,如果她不听那么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任务就要烟消云散,那么夏氏集团的未来可想而知。

  抬起头无所畏惧的看向他道:我可以处理。露出自己自信的笑容,回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眼角微湿。紧紧眨了眨眼,想让眼泪分散,然而却并没有什么用处。

  你不就是想要刁难我吗,你以为弄这些事情就可以打败我吗?楚陌城,拭目以待吧!

  看着背影坚定的女人楚陌城的身子陡然升起一股怒火,难道她连最基本的求饶都不会?

  换了身干净利落的职业服,出门的时候正巧和拿东西的楚陌城碰了个面,没有一丝停留迈过他就往外面走。

 转身看向竖着高马尾的女人,楚陌城微眯着眸子,危险的光朝着那个背影看了许久,掏出手机往打了个电话。

  夏晓曼将车子开的很快,十来分钟的时间就到了目的地,她也不知道刚刚是哪来的勇气漠视楚陌城的存在,现在想起来的确是不可思议。

  朝着面前的夜店深吸一口,拍拍自己的脸颊拎着包往里面走,想象中震耳欲聋的声音没有传来,疑惑的往两边看了看皱了皱眉。

  这个夜店不同于别处的喧嚣狂躁,反而装修优雅别致,每一处都传来高贵的品味。鎏金的高脚杯,珐琅的艺术品,所有的东西都让夏晓曼惊讶了一下。

  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您好,请问您是夏晓曼夏小姐吗?

  嗯,你好。

  一个穿着服务生的男人手里,面带微笑拿着张邀请卡,递到夏晓曼的面前。后者微怔不明白他这是做什么,拿过他手里的卡上面的字是一串英文love,这是什么意思。

  夏小姐,这是您的包间名,您要见的人在那里。任务完成离开了这里,但夏晓曼感觉的到那张微笑的脸皮下面,有几抹同情,看来自己的确是来了虎口。

  朝着邀请卡上面的指示拐了几个弯才到了包间,大红色的玫瑰印在水晶的门上,看起来有些梦幻,忐忑不安的轻轻在门上敲了几下,里面的人把门打开后夏晓曼才迈进了房间。

  你怎么也在!

  屋里出现的不是别人正是夏晓曼的死对头陈家赫,这个人可真是阴魂不散。

  同样懵的还有陈家赫,他好不容易才争取到一个可以翻盘的机会但现在,怕是难了。

  夏小姐和陈先生认识?说话的是一个身着西服的男人,看起来还有几丝斯文,但夏晓曼感觉从那双眼睛里看到的都是淫欲,又一个衣冠禽兽。

  旧识而已,陈先生久仰大名,早就听说您是商界的不灭传说,今天有机会和您见上一面真是荣幸。

  礼貌性朝着身形庞大的男人伸手,李总对着那只纤柔的嫩手上去就把它放在了手里,紧紧的攥着。感觉到手中传来的力度夏晓曼不动声色的用力抽出,没有一点尴尬,这种事她都不知道遭遇过多少次了。

  一旁的陈家赫看到那只被捉紧的手眼神暗了暗,抬头看向面带微笑的女人,心里泛上疑问。

  李城的好色商界圈人尽可知,难道夏晓曼只是因为这个事情来找他?这种事情不就是她背后的靠山轻轻动动手指头的事吗?

  夏小姐谬赞,现在商界可都在说夏小姐的事迹啊,年纪轻轻就继承了夏氏,将面临破产的公司起死回生,说起来夏小姐才是人才。

  李城看向夏晓曼的目光有些猥琐,举手投足之间都是带着揩油的目光,怎么看都有些感觉恶心。

  夏晓曼忍着心中的恶寒,嘴角上扬看着他将自己的交谈说了一半,陈家赫颇带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出门离开,那双眼睛里有嘲笑。

 不明白那眼神是什么意思,夏晓曼正想继续说自己的想法然而还不等她再次开口就被李城打断。

  听闻夏小姐现在和楚总走的很近不知道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听到她口中说的楚总,夏晓曼身子一顿,僵硬着仔细搜索这个答案,什么关系?情人吗

  只是生意上的合作关系,以前认识。夏晓曼回答的漫不经心,自顾自的摸了摸自己的包,手机屏幕晃动了两下,楚陌城的名字赫然出现在屏幕上。

  你可以回来了。

  简单的五个字,这是什么意思,耍着她玩吗?正在她想要着楚陌城说的这几个字的意思突然背后一只手覆上了她的背,双手一伸一下就把她给抱在怀里。

  哈哈你今天也算是自讨苦吃,楚总可是特意打电话说让我照顾照顾你,你说这是不是让我对你做些事情?

  油腻腻的爪子从夏晓曼的背上下游走,刚刚还红润的脸颊瞬间变的煞白。她曾经想过很多楚陌城想要报复自己的方法,但这次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

  放开我!你最好别做什么事,要不然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在威胁我?你的靠山就是楚氏,没了楚氏你什么都不是,夏小姐我劝你还是乖乖让我爽一把,要不然我可是不会怜香惜玉的!

  说着大手往她的胸前靠近,伴随着他的猥琐至极的笑容,夏晓曼抬起手肘用力往后一顶,李城吃痛才松开了手,然而还不等她跑来一下就被李城抓到了衣角直接拽着衣服扔在了沙发上。

  头部硬生生撞到沙发,面前的景物有些眼花。

  臭婊子,你以为逃的了嘛!李城自顾自的脱衣服,顺手上来就朝着夏晓曼白嫩的脸上来了一巴掌,火辣辣的感觉从右脸传来,这是她挨过的第二个巴掌。

  正当李城要将衣服脱尽,门突然被人踹开,借着光芒夏晓曼恍惚看着那个人有些熟悉是,楚陌城

  

与《一往情深鲜妻别想逃》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