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将军在上女帝要翻身》顾千瑶by美人香免费在线完本阅读

将军在上女帝要翻身

时间:作者:美人香

主角是顾千瑶全本小说免费阅读,将军在上女帝要翻身小说免费在线完本,将军在上女帝要翻身完本小说作者是美人香,主要讲述了:冬暖小姐,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华瑶很紧张。没有,你不必太担心。顾千瑶安慰一笑,我是想问你,上次爹爹送我的那个琉璃瓶,被我摔坏的那个,你还留着碎片吗?此言一出,华瑶有些不可置信,小姐这一觉醒来,...

顾千瑶小说《将军在上女帝要翻身》是美人香所书写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小说。

第6章冬暖

小姐,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华瑶很紧张。

没有,你不必太担心。顾千瑶安慰一笑,我是想问你,上次爹爹送我的那个琉璃瓶,被我摔坏的那个,你还留着碎片吗?

此言一出,华瑶有些不可置信,小姐这一觉醒来,变化真的太大了。

在的,小姐这是要?

你能找地方将它修好吗?顾千瑶的眼睛里面是期待。

今天的小姐和以前不一样了,华瑶十分诧异,不过她喜欢小姐的变化,云都城有一家很有名的瓷器坊,我拿去试一试。

谢谢你,华瑶。顾千瑶拉住华瑶的手,很炙热,也很真诚,这一句谢谢,不仅仅是对这件事,更是感谢华瑶从自己记事起就陪在她的身边,保护她的安全,一直默默付出着。这辈子她一定不会再任性的让真心待她的人为她丧命。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和昨天有些不同了。自家小姐从早上醒来就抱着她说对不起,现在又那么郑重的说谢谢,真是让华瑶摸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没事,华瑶你不喜欢我现在这样吗?顾千瑶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自己变化确实有点突然,不过相信华瑶能够适应的。

华瑶轻轻一笑,显然她喜欢小姐的变化。

我先去给小姐煎药,下午去瓷器坊看一看。

好。

顾千瑶平日里所有的吃食,华瑶都会格外注意,虽然罗氏不敢明目张胆的在硬是里面下毒,但是不排除下慢性毒药的可能。

看着华瑶如此忙碌小心,顾千瑶的内心一阵心疼,若不是因为罗氏掌管者整个顾家,她们也不必在自家还活的小心翼翼,顾千瑶内心涌上一阵愤怒,手紧紧握成拳,顾家的大权,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

看来趁着养伤的这段时间,她要做些什么了。

卧床休养的一天时间里,顾千瑶让华瑶找来了辜负内所有下人的名册,还有顾府的开支账簿,还在榻上放了一张小桌子此刻顾千瑶如同老僧入定一般,看着桌上那些晦涩的账簿。

顾府里一共有四位主子,一个是常年不住家中的顾墨旬,顾千瑶的爹爹,他住在离顾千瑶最近的青松苑,一个便是罗氏,她霸占了整个西厢阁,而罗氏的女儿则住在西边的锦绣苑,罗氏还有另外一个儿子,叫顾明轩,现今只有七岁,那是罗氏把顾墨旬故意灌醉之后生下的,顾明轩和母亲一起住在西厢阁。而顾千瑶一人住在锦华苑。

望着锦华苑中进进出出去松松散散的下人,顾千瑶莫名的烦躁,顾府里面有两百多名下人,其中要数她住的锦华苑人数最多,足足有一百多人,这都是罗氏为了做足表面功夫而安排的,这些下人有多少人是她的耳目,又有多少人是尸位素餐,顾千瑶心中有数。

冬暖,你来一下。冬暖是顾千瑶身边照顾起居的丫鬟。

小姐有何吩咐?冬暖十分恭敬温婉的给顾千瑶行了个礼,顾千瑶记得这丫头原本也是一个名门贵族——景武侯之女,只是家中父亲犯了事情,全家人被流放,五年前爹爹见这小姑娘可怜,于是买来家中给她做了小丫鬟。

顾千瑶现在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现今只有华瑶一人,有太多事情需要处理,华瑶一人就算有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

冬暖平日里心思细腻,说话做事都极有分寸,是个小心之人,最重要的是,这是爹爹安排在她身边的人,与罗氏无关,她可以放心用。

冬暖,你来我身边也有五个年头了吧?顾千瑶语气清冷,但不疏离,有一丝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是的,小姐,冬暖自十五岁便在小姐身边伺候了。冬暖回答的落落大方,丝毫没有一丝下人的卑微,不愧是出自将门之女。

冬暖,你原本的名字,是景夕瑶吧?

冬暖诧异,不知道小姐为何会忽然间提到这个名字,景夕瑶,这个名字有多少年没有人叫过了,冬暖手紧紧握拳,心中的恨意的与不甘金属涌上心头,但片刻之后,便归于平静,声音依旧落落大方开口道:是的,奴婢原名景夕瑶,是老爷在五年前的冬日里,可怜奴婢,所以给奴婢赐了‘冬暖’这个名字。

尽管冬暖以及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不过顾千瑶还是将她刚刚所有的表现收入眼底,她知道,冬暖心中的恨意并未消散,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她要的就是这一点。

夕瑶,你可恨?顾千瑶叫了她的真名,一针见血。

恨!怎可不恨,五年前她本是千金小姐,家庭和乐,父慈子孝,但如今呢,父亲尸骨还未入得宗庙,母亲殉情随着父亲走了,哥哥们全部被流放边疆,家中的姐妹们被变卖为奴,如今不知身在何方。

她恨!恨整个大夏皇朝,恨那个九五之尊,父亲究竟犯了什么错,不就是朝堂上的进言忠言逆了他的耳吗,就落得如此下场。

五年来,她隐忍吞声,早就恨透了这个表面繁荣,实际上已经腐烂发臭的王朝!

景夕瑶眼中的熊熊烈焰燃烧,似乎要将自己都吞没。

然而最终她说出口的却是,不恨,如果五年前没有老爷的锤炼,将冬暖解救出来,冬暖现在可能已经命丧黄泉了,哪里还有机会和小姐说话呢?冬暖说的云淡风轻,感恩戴德。

顾千瑶很满意的看着她的反应,她知道景夕瑶心中的恨意不会消散,此刻的她们是一路人,并且凭借着景夕瑶的聪明与隐忍,若是给她机会,她必定能够掀起一番风雨。

夕瑶,很好,我喜欢你的隐忍和坚强,但是我得告诉你,如果人家都欺负到你头上了,你还是一味的忍让,不知道还击,整日在温暖的环境里麻痹自己,终有一日你会丧失斗志,你会忘却你的仇恨,你会被这个世界的冷漠吞噬,不再记得为何活着,不会再记得苟且偷生的意义是什么,变得和府中所有的下人一样,浑浑噩噩的混口饭吃,你甘心这样吗?

顾千瑶字字珠玑,戳在景夕瑶的痛点上,温水煮青蛙,无疑是现在的景夕瑶最担心的境况。她暗暗观察着景夕瑶的反应,果然,这丫头把嘴角都咬红了。

是啊,现在的景夕瑶,有什么机会和能力与大夏王朝抗衡呢,整日在顾府里做着端茶倒水的活儿,她都快要忘记自己是谁了。

景夕瑶强忍着泪水,抬眼看着顾千瑶,今日的顾千瑶与平日里心心念念,非太子不嫁的小姐有太多的不同,她的眼睛里不再混沌,而是一片清明,那清丽又带着锐气的眼神,仿佛能够洞察人心,将她看透。

第7章弦雅

见景夕瑶疑惑的眼里燃起阵阵火焰,顾千瑶趁热打铁,夕瑶,我可以给你一个平台,给你一个机会,给你自由,但是需要你跟我做一个交易,你可愿意?

小姐,您这是何意?景夕瑶越来越看不透顾千瑶,也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十分怀疑的看着顾千瑶。

夕瑶,我知道你可能不信我,我只能说,我们是同一类人,先说一下这个交易是什么,你再做考虑。

我能提供机会和平台给你,并不是白白给你的,这个世界弱肉强食,想要生存,想要复仇,必须得自己努力,我需要你为我做的,便是对我忠心耿耿三年,为我做一些事情,当然,这些事情并不是要为难你,去做杀人放火的事情,而是帮我管理顾府的一些事务。

三年后,你大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并且你手中掌握的资源,我不会要求收回,如何?

可是,小姐您是大夏王朝的人,你的父亲是位高权重的宰相,你这么做顾千瑶的条件很有诱惑力,景夕瑶渐渐对她敞开心扉,毫不避讳的说出了自己的疑问,她知道今天的顾千瑶,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她没有必要用这种事情来骗自己。

大夏王朝,是啊,大夏王朝,可是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只是想保护好我的家人,过好自己的一生罢了,那些千秋万载,和我有关吗?

顾千瑶说的云淡风轻,仿佛看透了红尘,她也相信,这一番真心话可以打动景夕瑶。

景夕瑶听着这一番话,触动很大,眼前这个女子好像真的不是人间烟火,对世事看的竟然这般透彻。

景夕瑶刚要说话,顾千瑶打了个呵欠道:好了,你慢慢考虑,想好了再给我答复。

是。景夕瑶恭了恭身,她越来越看不懂这个顾千瑶了。

等等。清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多了几分慵懒的味道。

景夕瑶停滞脚步。

外面那些花花草草和摆设,我不喜欢,还有整个房间的装饰,太过于华丽了,华而不实,近期都要换掉。

是。景夕瑶心中感叹,这顾大小姐,是真的开窍了吧?

走出房间,景夕瑶看着满院子无所事事的下人,和杂乱无章的花园,似乎也明白了小姐的意思,她之所以让自己好好考虑,也是想考验一下自己的能力吧。

景夕瑶笑了笑,再一次佩服起顾千瑶的心思。

半晌之后,另一个小丫鬟,芷兰端着一个香炉,将原本顾千瑶房中甜的令人发腻的熏香换走,新换的檀香香气悠然,沁人心脾,能够让看书之人静下心来。

小姐,这是冬暖姐姐命奴婢点的檀香,您还需要什么其他东西吗?芷兰这小丫头长得很水灵,一双眼睛很讨人喜欢,她的声音也是令人听着浑身舒爽的空灵音。

看了大半个早上的账簿,顾千瑶也觉得头大,那些看似普通的数字和指出,绕的她心乱如麻,自己果真不是这方面的料,还得请个懂的人来帮助自己看懂。

听着芷兰清新的声音,顾千瑶伸了个懒腰,瞥见房间一角搁置很久的古琴,忽然想弹一弹。

记得爹爹和她说过,她的娘亲弹得一手好琴,小时候爹爹也曾请了整个云都最好的琴师来教她弹琴,只是后来手罗氏蛊惑,整日玩乐,相信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鬼话,把时间都花在了胭脂水粉,打扮自己的外表上面,荒废了很多东西,如今她要一点点把这些东西一点一点给捡起来!

芷兰,去把我的琴拿过来吧。

小丫头闻言,手脚麻利的去取琴,但这琴被曾经的她冷落太久,放在了最高处,芷兰今年才十二岁,够不到,于是回头看了看自家小姐,请示自己可不可以爬到椅子上拿。

顾千瑶点了点头,她还挺喜欢这丫头,懂礼貌,人也单纯。

芷兰将布满灰尘的琴清理干净之后,才恭敬拜访到顾千瑶面前的桌子上。

顾千瑶看着这把有些陈旧的琴,泛着阵阵心酸,父亲当初是花了多少心思培养自己,可是自己却荒废了,哪里对得起父亲,对得起这把琴。

据父亲说,这把琴名唤弦雅,是母亲当年的心爱之物,说起这把琴的时候,父亲的眼中尽是光彩,仿佛目前还在身边一样,父亲说母亲的琴艺在整个中原大陆,无人能及。

只可惜顾千瑶从未见过母亲,也为闻过母亲那名动中原的天籁之音,父亲从不说母亲去了何方。

顾千瑶轻轻抚上这把弦雅,清脆空灵的声音立刻回荡在房间中。还好,琴还没有坏,一切都还来得及。

顾千瑶再次将手抚上琴弦,房间中没有琴谱,之前的谱子都被烧毁了,顾千瑶只得随手拨弄了几下琴弦,清脆的琴音曼妙不已。

小姐,你弹的好好听啊。芷兰这小丫头一脸如痴如醉的表情,笑的很是灿烂,顾千瑶知道她这是真的在赞叹自己,芷兰出身穷苦,很少接触这些东西,自然觉得自己半吊子的琴艺能入耳。

小姐,今日阳光正好,何不出去弹呢,还能晒晒太阳驱驱寒气呢。

顾千瑶抬眼看了一眼窗外的阳光,阳光一丝一缕的洒在小院里,鸟语花香,微风不燥,她有多久没有见过这么和煦的阳光了,也想感受一下温暖的感觉呢。

也好,咱们出去弹。

好,小姐我先扶你出去。

芷兰这小丫头喜出望外,仔细搀扶着顾千瑶往门外走,将自家小姐好生扶到桌边坐稳才去拿琴。

顾千瑶心情甚好,随着心意弹奏了一曲塞上曲,琴声时而婉转,时而高亢,这曲子仿佛是在诉说她上辈子的哀怨与不甘。

琴声正好时,忽然有一萧声响起,顾千瑶顿了顿,发现这萧声是在附和着自己的琴音。

原本自己的琴音怨气深重,气势如虹,忽然间被这清雅的萧声插进来,顾千瑶的心绪乱了乱,手中也停顿了片刻。

琴声停了,萧声顿了顿,并未停下,而是换了一个曲调,由原来的婉转变得越来越激烈,曲调开始高亢起来,这曲子有些熟悉,顾千瑶侧耳倾听,不正是自己刚刚随意弹奏的调调吗。

这萧声是在示意自己不要停下。顾千瑶会心笑了笑,这算是遇到知己了吗?

接上刚刚的思绪,顾千瑶琴声再起,同样的激烈,只是有了萧声的配合,这激烈与之前的感觉有了些许不同,之前是愤怒的哀怨,而现在的激烈,却是真正的千军万马,战场硝烟的磅礴感觉,顾千瑶整个曲子的风格,一下子提升了一个档次。

与《将军在上女帝要翻身》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