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良辰美景佳人有约》薄良辰by栀子花开免费在线完本阅读

良辰美景佳人有约

时间:作者:栀子花开

主角是薄良辰全本小说免费阅读,良辰美景佳人有约小说免费在线完本,良辰美景佳人有约完本小说作者是栀子花开,主要讲述了:我也饿了哪个孩子不爱家?哪个孩子不想有个疼爱自己的母亲?景佳人从出生就跟着自己生活,一把屎一把尿的带大,就像自己的女儿一样,此刻,听到景佳人的要求,心都碎了,可是,她不能,因为她的母亲还在,还在世界...

薄良辰小说《良辰美景佳人有约》是栀子花开所书写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小说。

第6章我也饿了

哪个孩子不爱家?哪个孩子不想有个疼爱自己的母亲?

景佳人从出生就跟着自己生活,一把屎一把尿的带大,就像自己的女儿一样,此刻,听到景佳人的要求,心都碎了,可是,她不能,因为她的母亲还在,还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里活着。

佳佳,我是你的二婶儿,终究不是你的妈妈,这么多年了,你也知道二婶儿很爱你,可是,你的妈妈还活着,即使她现在没在你的身边,可是,不久她还是要回来的啊,别傻了,都这么大了,别让二婶儿担心你,好不好?穆淑贞摸着景佳人柔软的发丝,心底涌起无限的感慨。

景佳人吸了吸鼻子,尽力的让自己坚强起来,只有在穆淑贞的面前,她会像个孩子一样流泪,她渴望母爱,渴望一家人和和美美的生活,可是,在她睁开眼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她的心没来由的一痛。

妈妈,怎么没有妈妈呢?她问自己,问父亲。

父亲告诉她:你妈妈带着妹妹出国了,要很久才会回来,以后,我们一家人就会永远的在一起,不再分开。

她能感觉出父亲在讲这些时,眼神一直在闪躲,可是,她不能再问,因为再问下去也是无果,反而徒增伤悲。

二婶儿,你对我真好!景佳人在穆淑贞的怀里呆了一小会儿,用手擦了擦眼角,直起身,笑了笑,去卫生间洗漱后,便走了出来,坐到了一旁的桌子边。

穆淑贞慈爱的将保温桶打开。

不锈钢的碗里,冒着热腾腾的热气。

几块儿切的整齐的牛排摆在咖喱饭上,晶莹剔透的白米饭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混着牛排的香味儿,充满了景佳人的鼻翼。

用勺子轻轻地挖了一个小洞,将糯糯的米掺着咖喱的牛肉末放进了口里。

满嘴的清香。

舀一勺栀子花的蛋花汤,就着浓浓的汤味儿,熨烫着她饥饿难耐的肠胃,通体的舒畅。

一小口,一小口吃着。

幸福的滋味弥漫在空气里。

薄良辰忙完手里的事情,急匆匆的赶往景佳人的病房。

推开门,看到了一幅绝美的画面。

小女人正津津有味儿的品尝着桌子上的美食。

一小碗牛扒咖喱饭,已经被小勺子挖了一个小洞出来,一碗浓浓的栀子花蛋花汤已经喝下了小半碗。

小女人满脸的陶醉,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男人在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依旧低头细细的品着碗里的米饭。

穆淑贞站起身,悄悄地退了出去。

薄良辰轻轻地走过去,站在她的身后,默默的注视着她。

喉咙里,紧了紧,望着那低头扒饭的小女人,他有些饿了,看着小女人吃的异常的香甜,他忍不住,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景佳人抬头,对上了男人似笑非笑的脸。

妖孽般的眉眼,如画里的谪仙,蓝色眸底暗潮涌动,似乎要将自己融化。

你,怎么来了?将口里的米饭咽下,景佳人垂眸,放下了手里的勺子。

我也饿了。薄良辰勾唇,眼睛盯着小女人面前的饭碗。

呃,那你--景佳人有些难办了。

穆淑贞只准备了一碗牛扒饭和一碗蛋花汤,自己还没吃饱呢?

我吃这些,就够了。薄良辰伸手将那半碗蛋花汤端起,几口将汤喝掉,又伸手将景佳人用的勺子拿起来,端过景佳人面前剩余米饭,大口的吃了起来。

眨眼间,小碗里的米饭被某男扒拉了个干净,一个米粒都没有给景佳人剩下。

景佳人怒瞪薄良辰:薄良辰,你个混蛋,我还没吃饱呢?你赔我。

气的站起身跺脚。

薄良辰起身,走到景佳人面前,伸手,捏住小女人的下巴。

我喂你。说着不等小女人反应,就俯下身,将嘴巴凑近了景佳人的脸颊上。

响亮的一个巴掌打了下来。

薄良辰愣住。

景佳人也是一愣。

随即两人各自向后退开半步。

景佳人,你要造反么?薄良辰怒不可止,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一个小女人打脸,而且是结结实实的。

他可是国际特种部队的首长,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王,如今,被自己的小妻子打了一巴掌,颜面何存。

景佳人也是有些懊恼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打这个男人一巴掌,可是,她却知道,她不能就这么屈服。

醒来就被人告知,他是她的丈夫,而且从一出生,她就是他的妻子,她无法接受,无论以前发生了什么,但是现在,她是独立的,是不被任何人约束的。

造反怎么了?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亲我,活该被打。景佳人浑身的反骨此刻被完全的激发出来。

景佳人!薄良辰咬牙切齿,这个小女人才醒第一天,就开始与自己公然的对抗,叔可忍孰不可忍!

景佳人望着男人越发阴沉的脸,小心脏有了片刻胆怯,可是,一想到以后都要受制于此男人,火又蹭蹭的上蹿。

握紧拳头,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薄良辰一步步的靠近。

门外,一个人,冲了进来,不长眼的撞了进来。

大哥,大哥,不好了,小妹从基地跑出来了,我追丢了。跑进来的正是梁志武,此刻满身的狼狈。

身上的绿色军装已经完全的便了样儿。

袖子被扯成了两半,成了短袖,一长一短,滑稽至极。

裤子也被划破了几个洞,像个乞丐,里面的nei裤都露了出来。

景佳人噗嗤笑出了声。

梁志武一愣,才发现自己的滑稽模样,急忙往薄良辰的身后躲。

薄良辰的脸直接黑了,拉着梁志武就向外走去。

梁志武被拉的一个趔趄,赶紧的跟着出了房间。

走时还不忘向景佳人求助:大嫂,你要救我啊,我可不想死,你得救我,救我。梁志武的大嗓门响彻了整个楼道。

景佳人走出病房门,还依旧听到某人的救命声。

门口守着的两个军大哥,眼观鼻,鼻观心的笔挺的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第7章出了事,要我们两人的命

景佳人用手指戳了戳其中的一个,问道:你们是哪个部队的?不用训练么?整天守着我,多累啊,要不,你们出去溜溜,我也好休息休息。

被戳到衣袖的那个军大哥只是将手臂往回收了收,一本正经答道:首长命令我们,寸步不离的保护夫人的安全,出了事,要我们两个的命。

景佳人无趣的扁扁嘴,悻悻的退回了房间里,重重地将门关上,反锁。

将桌子上的碗收回,放进了保温桶里,这里有洗涮台,她无聊的拎着保温桶,进了另一间洗漱间,将保温桶洗刷干净,洗了手,擦干,走了出来。

时间已经是下午的四点了,困意袭上来,她将整个身体放到了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

嘘!有声音传来。

景佳人翻身,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爷爷。景佳人看清了坐在床前的的人,直接坐了起来。

佳佳,睡吧,上午做手术累了,补补觉。我们没事,进来看看你。景忠仁慈爱的看着景佳人。

景佳人垂眸,眸子里是暗暗的伤感,依旧没有关于母亲的消息。

佳佳,怎么了?不开心。景天诚已经完全的康复,北京的景仁堂也逐渐的步入正轨,南江的工厂已经被军方接手,从此以后,他们景仁堂供应给部队的药品都是保密的。

所以,景仁堂的今后,有了国家做靠山。

景天诚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对女儿的愧疚,只能干巴巴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长久以来,他都是和父亲一样,热衷于中药材的研究和制作,对于如何经营,都是从国外聘请回来的陈锦旗操持,如今,政府接管,陈锦旗因为是退伍的人员,被继续返聘回来,继续做景仁堂的大堂经理,主持景仁堂的各类业务来往,景天诚每天都去药方检查中药的质量,盯着设备熬制各类的草药冲剂,换了一批部队医院的人,制药的质量和速度都提高了很多,他便放心的将景仁堂交给手下的人来做,他和父亲景忠仁便轮流在店里坐堂,今天,周日,两人都休息,便来了医院,陪陪孩子。

景佳人醒来就做了一台大手术,让两位长辈很是惊讶。

以前曾经见过孩子在户外给别人做急救手术,手法甚是老道,如今,可以做四个小时的手术不出差错,超出了两位长辈的想象。

佳佳,是不是想你妈妈了?景天诚搓了搓掌心,坐到了床的另一侧。

景佳人没有说话,只是将身上的被子向上拉了拉,不出声。

佳佳,其实柳眉不是你的母亲,你的母亲已经--景忠仁不忍心孩子活在自责中,他想把一切告诉景佳人,压在心里18年了,如果再不说出来,他怕以后没有机会了。

前几天发生的事情,让他心有余悸,如果不是他们活着出来了,如果当时他们和那座山一起沉入了海底,那么,此刻,他们将会痛不欲生,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爸!景天诚急忙打断父亲。

景佳人怔怔的望着两位长辈,心里的酸涩更甚。

难道一切都是错觉?母亲死了么?柳眉不是自己的母亲?为什么心里会痛,莫名的痛。

天诚,如果不说出来,你的心会一辈子不安的,都告诉她吧,她已经成年了,再瞒着,对她不公平。景忠仁望着自己的儿子,心里更是苦不堪言。

十八年前的一幕,让他终生的难忘。

爸,求你救救刘梅,她怀了我的孩子,现在难产,医院放弃了治疗她,求求你了,爸!景天诚跪在父亲的面前,苦苦的哀求着。

天诚,你太混了,怎么能对自己的小姨子下手,你真混啊!景忠仁气的拿着拐杖就往景天诚的身上砸。

爸,我爱的是刘梅,和我结婚的是刘梅,不是柳眉,柳眉是她的孪生姐姐,他们顶替了她,爸,求你,救救她,救救她!景天诚忍受着父亲的棍子砸在自己的身上,依旧跪在那里求父亲。

景忠仁愣住,手里的棍子无法打下,因为他知道柳眉有个妹妹,但事情为什么会那么巧,两个长得完全一样的人,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被换了。

景忠仁恨得咬牙。

然而,从手术室里传来的尖叫声音,让两人顿时惊住。

啊!不要。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手术室内,响起了凄惨的叫声。

紧接着是东西被推倒的呼啦声音和一个孩子洪亮的哭声。

在屋外呆着的两个人急忙的病房内跑去。

然而,他们还是慢了一步。

鲜血染红了地面。

刘梅整个人跌到了地上,产房里的护士都慌了手脚,宫内大出血,没有人能够控制住挣扎不止的病人,刘梅从病床上摔了下来。

然而那个刚刚哭了一声的婴儿此刻也断了气,没了呼吸。

现场太乱,一名护士抱着没有呼吸的孩子走了。

梅梅,梅梅。景天诚慌忙将妻子搂在怀里,用手去堵那汩汩外流的鲜血。

快,孩子,额头有月牙儿胎记的孩子。刘梅哑着嗓子,拼尽力气说完这句话,便昏迷了过去。

手术室里顿时乱作一团。

景忠仁别开脸,找来一块儿布,和几名护士将人抬进了另一间手术室里。

谁也不知道刘梅在期间发生了什么,除了几名医护人员。

他们追问当时的情况,医护人员都摇头,说病人的情绪异常激动,似乎受了刺激,疯狂的扭动身体,剖腹产的刀子将她的最后肚子划开,将孩子拿出来清洗,报给她看时,她情绪异常激动,伸手夺孩子时,从手术台上滚下来了。

景天诚听得心惊肉跳,抱头痛哭,景忠仁却是皱紧了眉。

当医生从手术室内出来时,告诉了他们两人,准备后事吧。

景天诚突然反醒过来,冲出房间,跑走了,过了很久,他才抱着一个小女婴跑了回来。

女婴呼吸很微弱,但是有心跳,进行了紧急的抢救,终于活了过来,然而,刘梅的尸体,被送去了火葬场。

柳眉是顶替刘梅的女人,直到生产的那一天,景天诚才发现自己被骗了。

自己的妻子,竟然被人顶了包,是得有多么的屈辱。

柳眉怀的是双胞胎,而刘梅是一个。

至于怎么发现的,还是刘梅从一个地方跑出来,跑到景仁堂时,被陈锦旗救下,送往医院时,景天诚才知道的。

那一刻景天诚如疯了一般冲进医院,冲进病房的。

医生检查的结果是宫内大出血,孩子和大人都有危险,即使手术,都不可能保住。

与《良辰美景佳人有约》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