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其姝林姝陆靖然小说-嫡女其姝最新章节阅读

嫡女其姝

时间:作者:咩咩桑

嫡女其姝是咩咩桑执笔的经典小说,嫡女其姝讲述了林姝陆靖然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小说讲述了:011 柔弱背后的狼子野心太夫人点点头,但愿这孩子能懂事些罢,手心手背都是肉,先前我就算是再不待见她,可她到底是我的嫡亲孙女。手心手背的确都是肉,可手心的肉却比手背的肉厚很多!林姝款款走到小佛堂之中,原先心中的怒气也被这檀香的香气冲散...

嫡女其姝是咩咩桑执笔的经典小说,嫡女其姝讲述了林姝陆靖然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011 柔弱背后的狼子野心

太夫人点点头,但愿这孩子能懂事些罢,手心手背都是肉,先前我就算是再不待见她,可她到底是我的嫡亲孙女。

手心手背的确都是肉,可手心的肉却比手背的肉厚很多!

林姝款款走到小佛堂之中,原先心中的怒气也被这檀香的香气冲散了些,瞧着跟前那双手合十、看似诚心诚意念着佛经的林怜,却是忍不住笑出声来了,五妹妹,你是真心向佛吗?

林怜压根就不搭理她。

阖府上下都说我骄纵不堪,性子顽劣,可我病了这么一场,倒是好好想了想,我这骄纵不堪、性子顽劣的名声到底是怎么来的!林姝嘴角噙着冷笑,看向目不斜视的林怜,暗道这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心计,难怪上一世自己输的那么惨,兴许是病了一场,连脑袋都开窍了,竟想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不知道五妹妹到底感不感兴趣?

林怜瞥了她一眼,眉目中带着淡淡的疏离,完全没了方才的柔弱,四姐姐有什么话直说便是了,何必与我卖关子?

林姝却是含笑道:我的性子并非顽劣,却是受了你的激将法,在我看来,你不过是个庶女罢了,凭什么得爹爹和祖母的喜欢,我越发厌弃你,你越要在长辈跟前装成一副柔弱的模样来,好像我是那会吃人的老虎,你则成了那柔弱的小白兔,别说当日是你自己不小心落水诬陷到我身上,只怕就算是你说是自己不小心落水,旁人也以为是你受了我的恐吓罢?

外头还候着丫鬟婆子,她的声音压的很低,落到林怜耳中,却宛如惊天巨雷,四姐姐在说什么,我怎么有些听不懂?那日明明是你将我推下湖中,你当着祖母的面狡辩也就罢了,难道如今只有你我二人在,还要矢口否认?

呵,当真是有意思,没错,是有人谎话连篇,只是那人到底是谁,林怜,你比谁都清楚!上一世的林姝只以为是林怜被人不小心推下湖中,却不知道那人是谁,可上一世她被关起来之后,林怜明明白白告诉过她,是自己不小心掉到湖中去,一睁眼却见着她也在旁边,心生一计将这件事推到她身上来了。

想及此,她更是拿起三根竹立香,朝着那半人高的小金佛拜了拜,转身看向林怜,既然我在你心中是这般恶毒的一个人,你说若是我此时不小心烧了你的脸,是不是也在你的意料之中?

林怜倏地起身,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林姝,你疯了不成!

我是什么性子,五妹妹只怕比谁人都清楚罢!林姝手中捏着竹立香,一步步朝着林怜逼近,你说祖母知道了会怎么罚我?祖母以为我将你推下了水,差点害死你,也不过训斥了我几句,我认了错,这事儿便算是揭过了,若我只是不小心烧伤了你的脸,祖母只怕也只会轻描淡写训斥我几句,毕竟我性子一向如此顽劣,五妹妹你说是不是?

012 这人到底是谁

林怜当真是慌了,谁都没有比她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当即一步步朝着后面退着,嘴里更道:林姝,你不要乱来

林姝年纪比她大,生的比她高,再加上大庆朝向来以瘦为美,她生的像根豆芽菜似的,哪里是林姝的对手?

林姝作势吹了吹那竹立香的香灰,那香灰便落在了林怜脸上,像是火星子似的燎她的脸。

瞧她吓得一点血色都没有了,林姝嘴角倒是忍不住泛起几分笑意来,原来你也知道会怕?那你陷害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怕了?林怜,人在做天在看,你所做的一切,迟早都会有报应的!

林怜吓得什么话都没有听进去,只扬声道:来人!来人啊!

她的声音向来柔弱,可如今却带着几分慌乱来。

即刻便有几个婆子闯进来,一脸惊慌看着眼前两位姑娘,若其中有点差池,只怕她们的小命就保不住了。

要知道当日在湖边当值的几个婆子如今都被发卖出去了。

林姝瞧了她们一眼,含笑道:你们一个个怎么这个表情?我正在同五妹妹玩闹了?五妹妹,你说是不是?

林怜只觉得眼前的这个人不是林姝,模样虽是一样的,可值钱的林姝眼里露出的却是天真和烂漫,一看便知道很好糊弄,但如今这人眼里满满的都是精明和沉着,哪里像个八岁的孩子应该有的眼神?

那一干婆子也不敢随便退下去。

林姝笑了笑,伸手拂去了林怜脸上的香灰,笑吟吟道:五妹妹,虽一心向佛是好,可也不要太过于痴迷了些,看,脸上都是香灰了,祖母最喜欢的便是单纯干净的姑娘,若知道了五妹妹这个样子,怕是会不喜欢的。

说完这话,她便笑吟吟走了,独留下林怜一个人在原地微微有些发抖,这人,这人不是林姝!

之前的林姝是会蹦着跳着将这件事闹开,哪里会这样两面三刀了?

可她没想过,若论两面三刀来,这信中侯府怕是没几人及得上她了。

她这会子如何,林姝自然不会理会,等着林怜缓过神去了太夫人那儿的时候,却见着林姝正陪着太夫人说话,原本二姐姐说等着湖里头的荷花都开了,要在府里头举办一个荷花宴的,只是经过五妹妹的事情之后,我倒是觉得还是不要设荷花宴的好,还不如就老老实实跟着皮先生读书,多写写字儿读读书都是好的。

林怜原本是满心的疑惑,如今一只脚迈进门槛却不知道该不该迈进去,这人分明就是林姝啊!

那日她落水之前,她们的二姐姐林倩见湖中的荷花都结了苞儿,一直说要设一个荷花宴了。

若眼前这人不是林姝,如何会知道这些事情?

倒是太夫人愈发觉得林姝懂事了,点点头道:这倒是的,一来是不安全,二来是姑娘家的要养的细皮嫩肉才好看,可别像你三姐姐似的,整日只知道疯玩,晒得像个小赤佬似的,姑娘家的安安静静才好了。

与《嫡女其姝》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