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君引九重》君池by上玖殿下免费在线完本阅读

君引九重

时间:作者:上玖殿下

主角是君池全本小说免费阅读,君引九重小说免费在线完本,君引九重完本小说作者是上玖殿下,主要讲述了:君池帝尊谛听偷偷摸摸道:你忘记了?之前曾在咱们冥府风云一时的君池帝尊,他的仙躯便在泰山奉华洞。我大惊,抽着嘴角道:那神仙不已经死了么!谛听闻言连忙捂住我的嘴巴,急切道:陨落是没错,可是你见过哪个陨落的神仙不入大罗天却偏偏...

君池小说《君引九重》是上玖殿下所书写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小说。

第2章君池帝尊

  谛听偷偷摸摸道:你忘记了?之前曾在咱们冥府风云一时的君池帝尊,他的仙躯便在泰山奉华洞。

  我大惊,抽着嘴角道:那神仙不已经死了么!

  谛听闻言连忙捂住我的嘴巴,急切道:陨落是没错,可是你见过哪个陨落的神仙不入大罗天却偏偏要在泰山的奉华洞用万年玄冰养着的?以我所判断,这位君池帝尊,其实并没有真正的陨落,只是沉睡了。

  君池帝尊,头一次听到这个名号时是从小黑小白的口中说出来的,传闻君池帝尊实则便是太清境那位消失已久的主人,曾与祖神称兄道弟,当年为平三界,亲造锁妖塔,可是却在造塔之时不幸陨落,甚至有冥府野史说,君池帝尊实乃是冥王殿下的兄长,三界中的上古史原本便是说法不一,但是君池极有可能是冥王的同胞哥哥这一说法还是有理可据的。

  谛听抬起一双爪子在我眼前晃了晃,孟娴,你该不会是被吓到了吧。

  我拍掉他的手,缓过神起身,大摇大摆的进了府邸,今日损了两个时辰听你瞎捉摸,我要回去补个觉,你呢,就去忘川继续干活,顺便见到了小黑小白先捆了再给我带过来。

  我扬袖扔给了他一条锁神鞭,他眼中有了光,倒是极为激动的要拿鞭子去报仇。

  但,安静不过两个时辰我便被一阵嘈杂声给吵醒了过来,揉了揉额头怒声道:是谁在外面!给老娘滚进来!

  门外侍奉的鬼差灰不溜秋的滚着进来,灰头土脸道:孟大人救命,有人来砸场子了,忘川奈何桥那边,有鬼和黑白无常谛听三位大人打了起来,若是孟大人再不过去,恐是三位大人性命不保啊。

  忘川平静了这么多年,倒是极少有鬼闹事的例子,我撩开帘幔,诧异道:如此严重。

  鬼差一脸千真万确的模样更是让我担忧了几分,虽然阎王那个老东西临走之前将冥府交给我看管,可我的修为终究是比得黑白无常高不了多少,若来了个厉害角色,指不定谁欺负谁,但忘川好歹是我的地盘,所谓该出手时还是要出手的。

  我硬下心,还是决定先去瞧一瞧。

  我一路撒脚丫子跑去了忘川差点累没了半条老命,然眼前的一幕着实让我大跌眼睛,所谓的厉鬼,不过是个刚刚从人间引过来的色鬼罢了,色鬼之所以叫色鬼,便是到了冥府,色的连鬼都不放过的魂魄。

  黑白无常堆在一处吐得稀里哗啦,而谛听老人家更是颤巍巍的哭爹喊娘,大叫自己怕鬼。我方要迈进去几步便被鬼差冒死拦下,鬼差已经吐得没有力气,只抱着我的腿冒死劝谏:孟大人可是小心了,这恶鬼非同寻常,唯一致命之处便在于其面容,可谓惨绝人寰,惨绝人寰啊!

  我不信,坚持要过去,而后那鬼回首嫣然一笑

  后来,我吐了。

  我终于晓得是什么样的货色能让这三个了不起的鬼物求生不能,那女鬼许是上辈子太过造孽,这辈子才会换得老天如此善待她的面貌

  相公,你怎么总是躲着奴家啊,相公她猛扑至谛听的怀中,谛听顿然翻了个白眼晕了过去,我忍住要吐的感觉抬手施法,击中了她的后背,那鬼倒是受了我这一掌后猛吐了一口鲜血,小黑小白也爬起了身,下令道:来啊,给我拿下!

  但面对如此国色天香的女子,众鬼还是有些胆怯,色鬼心中有怨气,转瞬红了眼眸,瞧着鬼差步步逼近,竟发了疯一般昂头大叫,我急忙道:快拿下,她心中有怨气!

  鬼差蜂拥而上,女鬼发了疯,顾不得一切,拼命朝着黄泉路上飘去,趁着鬼门关还未关闭之前闯了出去。

  鬼差们扑了个空,黑白无常行至我的身畔,沉声道:完了。

  没喝孟婆汤便逃回人间,这样的鬼魂我已经司空见惯了,不过后来她们的下场都很惨。谛听终于有力气爬起来,神志不清道:孟娴,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言毕又是一个白眼昏了过去。

  我尚且还不晓得这是怎么一回事,黑白无常要亲自带人去捉拿她,我将孟婆汤收入瓶中,简单道:我同你们一起去。

  小白仍旧心有余悸道:好在孟大人你来的及时,这女鬼的容貌,着实是因为上辈子造孽太多,所以老天才会如此惩罚她,不过她这辈子没有悔悟反而因为自己的容貌丑陋而变得越来越丧心病狂,经常在黑夜出没强行色诱有些俊俏的男子,倒是没有男人被她真正色诱得逞过,只是吓死了不少命不该绝的人。

  小黑接过话茬道:她如今阳寿已尽,却因为样貌丑陋而没有男子愿意娶她而心生怨气,我等担心她会伤了凡人。

  我点了点头,指了指一角昏着的谛听,把他带上,他鼻子挺灵的。

  人间,正值日落之际,九天余晖洒满整个湖面,我折了一支柳条浮在水面,谛听躺在亭子中生气,愤愤道:你明明知道我害怕鬼还出馊主意让我帮黑白无常两个东西寻找什么女鬼,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蹲在池子旁看落花流水,挑眉嘚瑟道:你可是咱们冥界鼻子最灵的人,不带你出来找女鬼,岂不是浪费资源?

  谛听一个腾跃跳起了身,张牙舞爪道:孟娴,你,你!你可真的是没良心。

  我昂头看他,装无辜道:良心是什么,能吃么?

  他脸色紫了又青,青了又紫,良久才勉强扯出一分阴森森的笑,抱胸道:让我去找女鬼可以,只不过,孟娴,你欺负了我这样久,我也要欺负回来。

  大抵是那女鬼将他吓得神志不清了,他竟然也敢对我下手,彼时我完全没防备的便被他推进了水泽子,扎了个好大的水花,我挣扎着将头冒出水面,抹掉脸上的水珠子:谛听!老娘要砍死你!

  谛听那厢不紧不慢的从袖子中掏出一把扇子,我十分机灵的猜到那把扇子是何物,破口而出:千玉扇!

  他奸笑的展开扇面,正是千玉扇。扬袖便是朝着我猛然扇了过来,我连忙提起袖子挡住脸,倒是没有多大的灵力传来,只不过水面好似下了结界,令我一时半会动弹不得,我垂下袖子大怒:谛听,你想做什么!

第3章遇见一个神

  谛听缓缓收起扇面,藏匿在袖子中,蹲在案上朝我挤眉弄眼:这结界只能困住你在我找到女鬼之前出不来,至于你么,也不要想着让人搭救,你知道千玉扇的威力,凡人和平常鬼魂都是瞧不见你的,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乖乖等着我回来。言罢还顺道抹了一把我的脸,我气得龇牙咧嘴,恨不得用眼神将他剜出个洞来,然那厢的脸皮想来已经厚到了极致,啧啧两声:你若是再这样看着我,我就亲你了。说着还往我脸颊凑了凑,我立即收了目光,转头不看他,他哈哈大笑着起了身,继续厚颜无耻:乖,等着我回来。

  话落之际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我咬着牙,怒骂着:死谛听,臭谛听,你给老娘等着,总有一天老娘会让你后悔的!

  若是早知道千玉扇这个东西在他的手中,我便该早一点下手,先将他千刀万剐了,再扔进血池子中喂恶鬼!

  可如今说什么都已经没有用了,我搓了搓肩上的衣衫,人间如今尚且还是三月天,池水冰凉刺骨,水中结界非是我的灵力可抗衡,我抿了抿干涩的唇呼了一口热气,只盼着谛听能早点将女鬼找到,不然我便该被活活的冻死了。

  日落西沉,我泡在水中有些腿软,三百年的沉睡,我的灵力受了天劫损伤,身体也有些羸弱,努力往身子中提起些许灵力,望着渐暗下来的天色呼了口凉气。

  月光如银,散落在我的衣衫中,我昂头,恍惚见到月中玉树摇曳,琼花万里。从人间回来之后,我便再也没有见过如此美的月光

  谛听说过我丢失过一段记忆,丢失了一缕情魄,那段记忆中,究竟会有什么,那缕魂魄内,是否真正藏着一段感情

  大抵是过了不少个时辰,池水冻得我浑身哆嗦,忍不住的便打了个喷嚏。

  亭子外有一烛浅灯拂开荒草,是谁提灯而来我已经不大感兴趣了,这千玉扇设下的结界非同小可,凡人与神仙都极少能够破解这结界,自然,这荒郊野外,也并非什么好地方,那些尊神是不会往着这个地方而来,除非,是脑子抽筋了。

  月光之下那两男子一前一后而来,月色皎皎,倒也能清晰的瞧见那前者俊朗无双的容颜,一袭金丝滚边的墨袍,目光如星辰浩瀚,高挺的鼻梁,白皙容颜上剑眉微蹙,行近亭前脚步顿住,负手转身。提灯人亦是青衫古朴,弓着身子敬然道:这几日拜访的来客越来越多,小的皆是一一给挡了回去,只是没有想到,他能寻到这里来,尊上是否考虑,见一见?

  墨衣男人虽是只撂下了个背影,但依旧能让我为之美貌震然,虽说我不是什么好色之人,可是凡为女子,见了美男都是要多看上两眼的,何况还是个极品美男,好在我如今被困在结界中凡人看不见,若不然肯定会吓着他们的,我探头瞧了过去,月光拉长了他的身影,他挺直脊背抬眸,像是从画中走出来不染尘埃的神仙,亦像是俯瞰众生的君王。

  不必了,如今还不是时候。

  提灯人年纪轻轻,相貌本是不错,但与其主子比一比,倒是逊色了不少,朗声轻笑道:尊上是担忧,他若是见了尊上,会叨扰尊上安宁。

  不。墨衣男人颔首:是怕招惹是非。

  提灯人会心一笑,灯中烛光摇曳,流光溢彩。我听着他们的话倒也光明正大,半缕冷风拂过,激的我浑身打颤,不由思索便打了个喷嚏。

  岸上人玉指修长,手掌心搭了条素净百帕子递于我眼前,我揉了揉酸痛的鼻子,不假思索扯了帕子便道:多谢了。

  

  言尽于此,我遽然浑身一颤,他给我递帕子,那他是可以看得见我了?我连连后退两步,昂起烧红的双颊,抬眸对上了两束明月光,那人的容貌与我不过咫尺之遥,只是这样近的距离倒是能将他看的一清二楚,剑眉星眸,薄唇凤眸,清晰的轮廓棱角分明,半蹲在岸上,着了墨色滚金边的衣袍,玉冠高束,青丝半散肩后,腰上坠着两枚龙形玉佩,广袖垂入水面但未染半分水渍,美得简直不像话!

  许是我看得太入神,引得那提灯人一盏琉璃灯缓步而来,靠近一看亦是仙风道骨,嘴角含笑道:原来是被结界给困住了。

  听他一说,我惊了惊,张开嘴半晌也不清楚究竟要说些什么,想了想道:你们是神仙?

  墨衣人挑了挑剑眉,嘴角抿起弧度:你也是神仙。

  我重重点头:既然你能看到这片结界,那是不是也代表你们有办法将我从池子中给拽上来?

  提灯人温润道:应是这个意思。

  我抽了抽唇角:那你们为何刚刚不早点来救我!

  提灯人脸红的咳了声,我和我家尊上都以为,姑娘你是在洗澡

  我彻底愣住,岸上人俊容绝美,一只胳膊搭在膝盖上,轻描淡写的瞥了眼水中结界:千玉扇织出来的结界,你的仇家挺厉害。

  千玉扇这种东西着实是上清境的那位娘娘随身的法器,可为何会在谛听的手中,多半也是和几百年前一样,看着好玩就偷偷拿过来了,好不容易遇见了两个神仙,若是误以为我是被天上的那些神仙给关进来的,说不准,会见死不救我吸了一口冷气,眼神委屈道:不是不是,我不是被上面的那些给关起来的,是下面的,千玉扇是那个小鬼从天上偷下来的,将我关在这里就是为了报复我。

  提灯人对于我这番形容倒是很感兴趣,下面的?是冥界的小鬼?

  我重重一点头,墨衣人思索了片刻,只手抵在下颌,饶有兴趣道:既然想要本帝我们救你,至少你要告诉我们,你是什么身份。

  我是什么身份,这着实是个问题。又是一缕凉风拂过水面,我抖着声音答道:我啊,我是地府里面的一个神女罢了,我叫孟娴。

  地府的人。提灯人恍若是知晓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特意去提醒提醒他家的主子,他家主子倒是极为镇静,默然朝着我伸出一只手,我欣喜若狂,连忙将自己的手给搭了上去,广袖从我手腕处滑至臂膀,玉镯清凉的恍若一泓清泉缠绕腕间,他目光落在了玉镯上,拉我的动作顿住,脸色也愈发清冷,淡淡道:你手上的这个玉镯子,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镯子,提灯人亦是瞧了过来,同他家主人一个模样的僵着脸,我瞟了眼玉镯子,自然是故人送的。

  其实我也忘了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只记得我苏醒的时候手臂上便有这镯子,按着谛听的说法,多半也是我在人间引得那些情人中的某一位送的,因我瞧着还挺合心意,便一直留着。

  他僵了许久,直到提灯人稍稍提醒才抬起皎月双眸,握紧我的手腕,用着恰好的力度将我拉上了岸。

与《君引九重》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