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以爱谋婚江澜灯小说-许你以爱谋婚最新章节阅读

许你以爱谋婚

时间:作者:小纽扣

许你以爱谋婚是小纽扣执笔的经典小说,许你以爱谋婚讲述了江澜灯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小说讲述了:我不稀罕做你女人江澜灯扶着墙壁慢慢站起来,心中一阵钝痛。这一幕,狠狠的撞击着楚驿北的内心,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倨傲的背影,他的心里,沉到了极点。甚至他还出现了幻觉,他竟然觉得她的背影让他心动?江澜灯站在秀场门口刚想伸手拦车,面前就有一...

许你以爱谋婚是小纽扣执笔的经典小说,许你以爱谋婚讲述了江澜灯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第十一章 我不稀罕做你女人

江澜灯扶着墙壁慢慢站起来,心中一阵钝痛。

这一幕,狠狠的撞击着楚驿北的内心,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倨傲的背影,他的心里,沉到了极点。

甚至他还出现了幻觉,他竟然觉得她的背影让他心动?

江澜灯站在秀场门口刚想伸手拦车,面前就有一辆林肯停下来了。

上车。车窗被摇下来了。

江澜灯哼了一声,不用了。谢谢。

闻言,楚驿北直接利落地下车,淡淡地瞥了江澜灯一眼,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伸手一拉,打横抱起,塞进了后座。

楚驿北你疯了?

楚驿北不听,直接把车开回了自己的别墅。

挣扎无果江澜灯也就老实了,坐在沙发上和楚驿北大眼瞪小眼。

楚驿北示意了一下旁边的浴衣和贴身衣物,去洗澡。

哦。撇撇嘴,江澜灯不情不愿的拿起东西走向房间的浴室。

现在她的身上还是湿漉漉的,看上去有些许狼狈。

浴室玻璃是磨砂,里面女人曼妙的身姿若隐若现,极其诱人。

忽然,玻璃后面的身影以一个非常夸张的姿势倒了下去。

江澜灯啊了一声,楚驿北身形一顿,从沙发上嚯地站起来,急忙走过去,怎么了?

里面没有回答,楚驿北抿唇,拧开门把手,里面的热气瞬间涌了出来。

地上的江澜灯浑身赤裸,脸颊红红的看上去如同诱人的苹果。

她扁着嘴委委屈屈地看着来人,有水滴顺着她的发梢流下来,到性感的锁骨,再到软绵的山丘上。

喉结滚动,楚驿北身体不自觉就有了反应。

楚驿北直接把她打横抱起,泛着红的肌肤紧贴在楚驿北的身上,隔着一层薄薄的面料,实在是撩人。

喂你放我下来!江澜灯的声音刚高了一下,又瞬间意识到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她身上什么都没有穿,就这样窝在楚驿北的怀里。

楚驿北看着她慌乱的样子,眼底聚了些零星的笑意,他道,你这身子我早就看过了。

说这话的时候楚驿北轻轻的贴着江澜灯的耳边,暧昧的压低了语气。

楚驿北直接把江澜灯抱了出去,江澜灯又羞又恼,等到她被摔在床上的时候,才想起反抗。

江澜灯翻个身就打算跑,楚驿北眼疾手快,一下伸手按住了江澜灯的双腿,手指一点点的向上侵袭着,挑起了情欲。

忽然,楚驿北一只手扣住江澜灯的后脑勺,霸道而热烈地吻了上去。

他的吻是带着侵略性的,在江澜灯的口腔里霸道的搅动,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揉进自己的血肉里。

江澜灯嘴里呜咽着想要推开他。

女人的力气终究有些薄弱,楚驿北不耐的扯掉自己的衣服,江澜灯趁机气喘吁吁的骂,楚驿北你这个人!疯子!真他妈独裁!

她眼睛红红的,里面还有刚刚恼怒挣扎无果时酝酿的泪水。

欲拒还迎?这样的把戏用在这里并不适合吧?楚驿北笑了一声,他的上衣已经被扯掉了。

他俯下身,一只手钳制住江澜灯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

清澈如水的眼睛里,只有楚驿北一个人的倒影。

她的眼神里有着不甘和愤怒,还有一种恨意。

恨?楚驿北顿了一秒,没来得及细想,就看见江澜灯一只脚从被子里伸出来,一脚踢向了自己的命根子。

还好楚驿北反应快,堪堪躲过,江澜灯一脚踢在他的大腿上。

楚驿北脸色一沉,直接欺身过去,一下子把江澜灯压倒。

他钳制住江澜灯的双手,让它们高高举过头顶,直接吻了上去。

江澜灯接触到楚驿北柔软的嘴唇时,一口咬在上面,等到口腔中有了血腥味,才松开口。

短暂的一瞬已经让楚驿北的嘴角溢出了血丝,看样子还有愈演愈烈的形势。

楚驿北阴沉的盯着江澜灯,不是想做我的女人吗?

他的话里含着冷笑,让气昂昂的江澜灯为之一顿。

啪——清脆的把掌声突兀的响起。

江澜灯回以冷笑,定定地瞧着楚驿北,一字一句地说,。您可别抬高自己了。

原本江澜灯以为楚驿北会生气,甚至把她赶走,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楚驿北的性子终究是改了不少。

他只是淡淡地用一种极深的目光看了江澜灯一眼,然后起身,穿戴衣物。

把浴室里的衣服拿出来给江澜灯穿好之后,楚驿北还是一言不发的样子,却伸手抱起了江澜灯。

愣了一下,江澜灯忘记了反抗。

她被楚驿北抱去了先前来这里的时候就给她安排的房间,里面还是疏离客套的模样,江澜灯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一点什么。

放在床上之后,一向清贵的楚驿北,却犹豫了两秒,说,抱歉。

是在为刚刚的冒犯。

江澜灯浑身都僵住,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这个人!她是再清楚不过!那样骄傲的一个人,居然也学会承认错误了?

江澜灯等着楚驿北出去了,才从震撼致中和回过神来,想笑,但是嘴角一扯,却是哭的表情。

还没等江澜灯收拾好情绪,一直放在包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江澜灯伸手翻了几下,终于找到了想要的东西,接了电话。

外面夜色阑珊,这里的风景实在是好,外面远远的看过去只见的到一片的灯火辉煌,宛如置身星河。

电话那头熟悉的男声似乎是在笑,他喊她名字,你还记得自己的过去吗?

记得。江澜灯毫不犹豫。

那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忘记。

你可别一脑袋栽进去了就好。那边的男人正在极其有规律的敲着桌子,江澜灯知道,这是他一不高兴的时候就会做的动作。

江澜灯点头,不会让你失望的。

嗯。那边淡淡应声,挂了,免得遭人怀疑。

电话一下子被掐断,江澜灯看着手机显示屏,上面是他的名字,亮了一下,随即又熄灭了。

视线移在桌子上的膏药,不由得想起那些尘封的往事,嗤笑了一声。

楚驿北还是一样的虚伪啊。

虚伪到恨不得让他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早餐的时间了。

江澜灯被女佣叫醒,一路洗漱直到坐在楼下吃早餐,江澜灯还是一副有些没睡醒的样子。

楚驿北不动声色的注意到了这一点,昨天的药还是有些作用的,至少现在江澜灯受伤的地方好了很多。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江澜灯若无其事的低下头,装作没看见的样子。

第十二章我们不是一路人

早餐是极其简单的三明治和牛奶,江澜灯吃了两口,眼看着楚驿北一副有话说的样子,门口那边却有了动静。

是乔胥。

管家推锅,乔小姐自己非要进来的拦不住

乔胥没管这些,反而是羞赧地看了楚驿北和江澜灯一眼。

楚驿北微微怔了下,想到了昨晚的事情,眉头一皱,旋即又恢复了常态。

驿北,我是为昨天的事情来向江澜灯姐姐道歉的乔胥看着两人,眼神要多真挚有多真挚。

江澜灯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一切,她也不说破女人之间的哪点小心思。

江姐姐,是我不对,昨天的事情就是一时间小孩子脾性上来了对不起!乔胥跟犯错求饶的小孩一样。

江澜灯刚想鼓掌说继续你的表演,没想到乔胥这人自己演不下去了就直接推给江澜灯,江姐姐,你原谅我不好不好?

闻言,江澜灯笑了一声,你要是自己给自己那么浇一盆水下去我倒是可以考虑。

想一个道歉刷回印象分?不存在的。

乔胥小脸一白,悄悄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得了,见乔胥半天没句话,江澜灯也知道没什么后话了,现在这早餐她也没心思吃,干脆利落地道,那我今天就先走了。有点事情。多谢楚总款待。

语气客套疏离,还真的像那么回事。

楚驿北若有所思的看着江澜灯。

乔胥见状,赶紧走过去扶江澜灯,我来扶你!你小心点。

好一个乖巧的人啊。

江澜灯忍不住嘲讽,没想到乔胥趁着楚驿北不注意,靠在她的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给我等着。

嗤笑一声,江澜灯完全不以为意。

不知道情况的楚驿北看来,江澜灯唇角勾起,像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

江澜灯道,会的。

不仅会等着你,还要看到你一点点的走向无边的黑暗之中,再也起不来。

快要到家的时候,江澜灯被洛程瑜那辆骚包的红色跑车给拦下来了。

洛程瑜笑,小灯灯,有没有超级想我?

江澜灯闲闲的翻个白眼,不存在的。

洛程瑜从车里走下来刚想反驳,就眼尖的看到了江澜灯脖子上的吻痕。

小灯灯你昨晚洛程瑜试探性地问道。

眼睛盯着江澜灯的面部,时刻注意着她表情的变化。

江澜灯知道瞒不过洛程瑜,也就笑了一下,楚驿北那里。出了一点小事。不用担心。

言罢想宽慰两句,看见了洛程瑜抿着唇,显然不是很愉悦。

他锐利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江澜灯一下子想到了昨晚和楚驿北两个人进行的事情,脸有点红,面上也有些不自然。

楚驿北是什么样的人,他们都清楚。

洛程瑜从来都不赞同江澜灯用这样的方式去

缩了缩,江澜灯没什么底气,半响,看着洛程瑜一直不太好的脸色,江澜灯道,我们不是一路人,你放心好了。

的确不是一路,从一开始就是。

下午的时候江澜灯接到了公司的电话,只好赶紧赶去了公司。

江澜灯忐忑不安的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一下子就见到了正在翻看新晋几个有潜力模特儿资料的经纪人。

昨天脚扭伤了好些了吗?经纪人问。

江澜灯点头,好多了。

寒暄过后,就是正事了,江澜灯静静地等待着他的下文。

那个公司接受到了不可抗力,决定先把你雪藏一段时间经纪人说起话来也有点犹豫。

实在是江澜灯这人不好惹得很,跟公司对着干也不是没有过。

江澜灯脑子里在想,什么破不可抗力?

江澜灯停顿了一秒,转而释然的点点头,知道了。

意外的没有闹脾气,经纪人有点担心。

所以接下来是都没有什么活动了是吧?江澜灯面无表情。

是的,过阵子再说吧。经纪人也是有心无力。

江澜灯点头,没什么不满的情绪。

她现在为了钱苦恼,皱着眉就出门了,经纪人还在后边要她各种宽心,说什么没什么是睡一觉过不去的坎。

一出门,居然和从总裁办公室里出来的乔胥打了个照面。

乔胥踩着高跟鞋,神采奕奕的走到江澜灯面前,笑着说,感觉如何?

这还真是不打自招。

本来江澜灯就怀疑是她,现在一下子全对上了。

江澜灯堪堪笑笑,轻松揭过,还不错吧。

不错?不存在的,少了资金来源,江澜灯现在只想打人。

乔胥继续挑衅,真的吗,不要到时候哭着求着卖身跑到我驿北面前来撒娇装可怜哦。

幼稚死了。江澜灯一声嗤笑,得了,谁都跟你一样呢把他当作不宝贝供着,我还没自残到想要吃屎的地步。

伶牙俐齿,乔胥是早就领教过的。

你!乔胥气急,想说什么又骂不出来,干脆一摆手,又往总裁办公室里走。

得,江澜灯穿小鞋的日子怕是要更长了。

江澜灯全然不在意,晚上提着包,又神清气爽地跟着李老板出去应酬了。

说起来,江澜灯和李老板之间,好像什么都没有,偏偏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从李老板车里下来,他就直接点明了说,等会儿是我一个非常重要的客人,如果这个单子能成好处你也有,好好伺候着。

只要不伺候到床上那都不是个事。江澜灯酒量不错,因此对于这种应酬,李老板都喜欢带她出面。

能喝酒,会说话,长的好看,八面玲珑的一个人物。

最后把那些人灌醉了,随便找几个小姐往床上一塞,了事。

江澜灯挽着李老板的手,一起上了二楼的一个包间。

一推门,江澜灯就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保证是最完美的笑容坦然大方的走进去。

然而一进去,江澜灯就傻眼了。

坐在位置上的男人正在和身边的一个助理模样的人说这话,助理诚惶诚恐,不停的点着头。

那男人就这么单单地坐在那儿,就已经是一幅画一样的景色,秀色可餐。

与《许你以爱谋婚》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