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青夏雪豪门狂婿小说在线章节阅读-第11章:来势汹汹

豪门狂婿

时间:作者:半解

主角叫陈青夏雪的小说叫《豪门狂婿》,本小说的作者是半解最新写的一本现言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夏雨见夏雪满脸失落,便忍不住安慰道:姐,其实你也不用担心,姐夫不是无情无义的人,他肯定也会管你的。
夏雪却高兴不起来,陈青连她的电话都不接,又怎么会管自己的安危呢。
你就那么相信陈青?他有那个能力吗?夏雨,你也不小了,别那么天真,...

主角叫陈青夏雪的小说叫《豪门狂婿》,本小说的作者是半解最新写的一本现言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第11章:来势汹汹

夏雨见夏雪满脸失落,便忍不住安慰道:姐,其实你也不用担心,姐夫不是无情无义的人,他肯定也会管你的。

夏雪却高兴不起来,陈青连她的电话都不接,又怎么会管自己的安危呢。

你就那么相信陈青?他有那个能力吗?夏雨,你也不小了,别那么天真,行吗?夏雪以为夏雨故意显摆,这才给她泼了冷水。

可夏雨却不以为然,她始终坚信,只要有陈青在,谁都动不了自己。

老爷,大事不妙,我和夏军少爷刚走出家门,就被李红九拦截了,夏军少爷已经落在他们手里,老爷快想办法救救少爷吧。

正当这时,王伯火急火燎地跑进客厅。

夏昌河浑身一震,布满褶子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畏惧之色,顿了顿,快步走了出去。

夏家门外。

十几辆昂贵的豪车,将夏军乘坐的车堵在了门口,李红九左手插兜,右手拿着一支细烟,似笑非笑地打量着车子里面的夏军。

李红九右手边是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衣着华丽,略施粉黛。

此刻女人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夏军,只见后者的脸色苍白,身体也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心中便是嘲笑起来,平日里,就属他这个三流家族的公子哥张扬高调,生来三流家族公子哥的命,硬生生想活成一流公子哥,而现在遇到麻烦,却变成胆小怕事的缩头乌龟,岂不是很好笑吗?

区区一个夏军,还用你李大少亲自出面?女人问道。

李红九吸了口烟,笑着说:夏军是小,事情是大,我堂弟死于飙车,我这个当哥哥的,岂能不闻不问?而且夏家屹立这么多年,也是有些能量的,不能太小看他们。俗话说,狗急跳墙,何况是夏家。

这个漂亮女人,正是孙家的小辈孙雨浓,她旁边是韩家的大少爷,韩元杰。

听到李红九这样说,孙雨浓和韩元杰便对视了一眼,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

李红九之所以带这么多圈子里的人过来,无非是想杀鸡儆猴。

但两人看透不说透,既然来了,那就好好欣赏李红九的表演吧。

抽完最后一口烟,李红九朝夏军勾了勾手指,示意他下车。

夏军坐在车里,虽然极力控制内心的恐惧,但双腿还是颤抖着。这次李红九过来,至少带来二十多个圈子里的人,而且每个人的背景,都比他夏军强得太多。

夏军没敢下车,是在等夏昌河赶过来,替他解围。

但此刻李红九让他下车,他不敢不下车,抹了把脸上的汗水,战战兢兢地下车说:李李少

夏军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李红九狠狠地扇了一巴掌,顿时半边脸便红肿起来。

正当这时,夏昌河带着夏家的众人,匆匆赶到门口。

看到李红九带来这么多圈子里的人,饶是夏昌河也被吓了一跳,毫不夸张地说,这些年轻人的背后,足已代表半个南川市的势力。

夏家小辈也都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

姐,你看孙雨浓和韩元杰竟然也来了,李红九到底想干什么?夏雨不安地问道。

杨孙韩李是南川四大家族,但这四家实力最强的当属杨家,剩下三家不分高下。最近一两年,有传言说李家已经被挤出四大家族的行列,这次李家兴师动众对付夏家,无非是想借这个机会,证明李家的实力。

说到这里,夏雪皱了皱眉,小雨,既然李红九敢带这些人过来看热闹,就证明他吃定夏家了,这次谁也救不了咱们夏家。

听夏雪这么一说,夏雨才恍然大悟,李红九可真是处心积虑啊。

姐,也许姐夫可以,只是他未必会出面帮我们夏家。

夏雨笃定地说,虽然李韩孙三家的底蕴很强,但和省城陈家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所以夏雨对陈青,有着绝对的信心,她担心的是,陈青被夏家伤透了心,多半不会帮忙。

夏雨三句话离不开陈青,夏雪真的气不打一处来:姐夫姐夫,除了陈青,你脑子里还能想想别人嘛!夏雨,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次夏家的麻烦,不是陈青能解决的。前几天我去找过杨静书,当时杨宏宇也在,你知道他说什么吗,他说夏家最大的麻烦不是李家,而是得罪了一个连他们杨家也惹不起的人。虽然我不知道他们说的是谁,但夏家可能真要家破人亡了。

夏雪觉得,夏雨对陈青的盲目信心,都出自她对陈青的喜欢,毕竟情人眼里出西施,什么都是好的。

夏雨微微拧起眉,难道杨家也知道姐夫的真实身份?

军儿,你没事吧,他们打你没有?刘兰芝急忙跑过去,看到夏军半张脸都红肿起来,顿时心疼得不行,军儿,是谁打的你,给妈说,妈帮你打回去。

夏军用余光瞥了眼李红九,哪敢说话。

李红九嘴角噙着一抹冷笑道:是我,今天我不仅要打你儿子,还要让他给我弟偿命,你又能怎样?

刘兰芝气得咬牙切齿,脸红如血。

这时,夏明成急忙说:刘兰芝,你给我闭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夏昌河也气得厉害,刘兰芝这不是火上浇油,存心添乱嘛。他给夏明成使了个眼色,后者连忙让下人带刘兰芝回房了。

李公子息怒,别和刘兰芝一个妇人一般见识。夏昌河走出大门,挤出一丝笑容说:没想到今天夏家来了这么多贵客,夏某真是受宠若惊啊。各位,也别在这里站着了,请移步客厅,坐下喝杯茶。

事已至此,夏昌河也只能先稳住李红九,再找机会送走夏军。

可李红九却丝毫没给他面子,冷笑道:夏昌河,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我今日过来,是为我弟李杰的事情讨个说法。众所周知,这次飙车活动,是你们夏家夏军组织的,所以我怀疑,夏军是蓄意谋杀我弟。夏昌河,你是聪明人,希望你别做傻事,让我带走夏军,这件事就算了了。否则,你们整个夏家都得遭殃!

第12章:心灰意冷

夏军满脸大骇道:我没有,李杰死于车祸只是意外!

任何人都知道,如果坐实蓄意谋杀,夏军就得偿命。

李红九淡笑道:谁能证明是意外?

反正我没有谋杀李杰,爷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谋杀李杰。夏军只能向夏昌河求助。

夏昌河凝眉道:李红九,你说夏军蓄意谋杀李杰,你可有证据?

事后警方调查时,发现当日我弟开的那辆车的刹车,被人动过手脚,而飙车活动是夏军组织的,除了他还能有谁?

李红九笑眯眯地看着夏昌河,即便夏军不是蓄意谋杀,这件事也跟他脱不了干系,我弟不能白死,夏军必须以死谢罪。夏昌河,这次我过来是给你们夏家面子,不然就是警察上门抓人了,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

夏昌河忍住怒火说:夏海被废,夏家的生意亏损上千万,这还不够弥补夏军的过错?李红九,你非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绝,不给夏家留活路吗?

李红九只是淡笑着,并没有说话。

夏昌河也到了束手无策的地步,李家势力庞大,夏家根本不是对手,这些天夏昌河不是没有疏通关系,可在李家的威慑下,谁都不敢帮夏家。

干不过,又躲不掉,夏昌河还能怎么办?

良久后,夏昌河深吸口气,无可奈何地说:夏家不能没有夏军,李红九,开个条件吧,只要你们放过夏军,任何事都好商量。

哦?是吗?李红九眯着眼,那要不这样,你让夏家十八岁以上的年轻女人,全都做我李家的女仆,五年之内,她们必须听命于李家,就算让她们当牛做马,夏家也不能插手。五年之后,再恢复夏家的身份,如果你答应,那我就放过夏军。

李红九这样说,无非是想当着众人的面,侮辱夏家。试想,如果夏家的年轻女人都做了李家的女仆,那夏家还有什么颜面待在南川?

听到李红九这话,在场的人也都忍俊不禁。

有人笑呵呵地说:夏昌河,要不你就答应李少吧,只是做女仆,没什么的。再说五年之后,李少就放她们回来了。哈哈。

陈雨浓忍不住皱了皱眉,李红九这家伙,真的有点欺负人了。

就在那群公子哥都哈哈大笑时,夏昌河满脸怒火道:不可能!李红九,你想都别想!

夏昌河勃然大怒,夏家所有年轻女人,也都憎恶地看着李红九,暗骂他卑鄙小人,可谁也没敢站出去说一句话。

这时夏雨的暴脾气上来了,挤出人群说:李红九,你就是个混蛋、人渣!马上离开夏家,不然我给姐夫打电话,让他过来教训你!

姐夫?你说的是陈青?李红九正愁找不到陈青,如果夏雨能把陈青叫来,等于帮了自己的大忙。

当然是陈青,除了他,还能有谁。夏雨挺着胸脯说:李红九,我姐夫可不是一般人,聪明的话早点滚蛋,别自取其辱。

不是一般人又是什么人?李红九哈哈大笑道:夏雨,你居然拿一个废物吓唬我,真是可笑至极。

听到夏雨这话,就连夏家的人也都面面相觑,找谁不好啊,偏偏要搬出陈青这个废物,这不是自取其辱嘛。

韩元杰,你可见过夏雪的老公陈青?孙雨浓低声问道。

韩元杰点头说:见过一两次,没什么特别之处。

孙雨浓也点头说:我虽然不认识他,但也听说过他的事情,入赘夏家两年,做了两年的废物,这也让夏雪这个天之骄女,成了南川的笑话。我只是想不明白,夏雨为何要搬出陈青。

此刻不仅孙雨浓和韩元杰面带嘲讽之意,李家来的那些小辈,也都哈哈大笑着。

夏雨,你该不会喜欢你那个废物姐夫吧?李家一个女孩冷嘲热讽道,这人叫李苗,是李红九的表妹。

我看八成就是,夏雨喜欢夏雪的老公,这倒是南川一大奇闻啊,哈哈。

夏雨也不知自己怎么了,脸红得厉害,极力否认,结果越描越黑,就连夏雪都脸红如血。

夏昌河怒不可遏道:夏雨,你闭嘴,不准提那个废物!

李红九说道:夏昌河,要不这样吧,你让夏雨和夏雪做李家的女仆,夏军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如何?

他这样说,其实是在逼夏雨给陈青打电话。

夏昌河看了眼夏雨,说:夏雪你可以带走,但夏雨万万不行。

爷爷夏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夏昌河冷哼道:别叫我爷爷,自从你跟陈青结婚以后,你就已经不配做夏家的后代。

夏雪真的领悟到,什么叫做失望透顶,心灰意冷,对夏家再无眷念,苦笑道:既然我不配做夏家的人,那你凭什么操纵我的人生?

25年来,这也是夏雪第一次顶撞夏昌河,如果不是对夏昌河心灰意冷,夏雪万万不敢对夏昌河出言不逊。

夏昌河的脸色逐渐阴沉下来。

夏雪继续说:两年前,你逼我嫁给李红九,嘴上说为我好,但你这样做却是因为夏家的利益,你觉得夏家和李家联姻,夏家就有靠山了,对吗?这次夏军飙车出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可你为了保护夏军,又多次逼我牺牲自己。

爷爷,以前我真的太傻了,如果我早点知道在你眼里,我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我宁愿和陈青一起离开夏家,也绝不会跟他离婚。既然你从没把我当成孙女、当成夏家人,那我离开便是!

说到最后,夏雪双眼通红,泪水悄然滑落脸颊。

直到此刻,她才体会当初陈青被逐出夏家的感受,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宁愿失去夏家小姐的身份,也不想失去默默陪伴在身边两年的男人。

她真的很后悔。

混账东西!夏昌河一巴掌落在夏雪脸上,戟指怒目道:你身上流的是夏家的血,命也是夏家给你的,由不得你选择!李红九,既然你非要带走夏家的女人才肯罢休,那就把夏雪带走!

见夏昌河这么绝情,夏雪真的心灰意冷。

李红九却摇头道:我说了,除非夏雨也做李家的仆人。

李红九,你别做梦了!夏雨狠狠地瞪了眼李红九,然后抹掉夏雪脸上的泪水,姐,别哭,我马上给姐夫打电话,让他过来救我们!

与《豪门狂婿》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