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独宠穆先生请深爱》完结版精彩阅读-许念安穆延霆小说全文

二婚独宠穆先生请深爱

时间:作者:糖果果啊

完整版小说《二婚独宠穆先生请深爱》是糖果果啊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许念安穆延霆,书中主要讲述了:两年前,许念安高调嫁入季家,成为人人都羡慕的季太太。可是,谁会知道,两年后,帝都权势滔天的那个男人将她压在身下,危险的眯了眯眼:“结婚了,还是个处?”传闻,穆先生权势滔天,神秘莫测。传闻,穆先生诡异狠辣,不近女色。传闻......后来,传闻,穆先生独宠一女,姓许,名念安。...

《糖果果啊》完结版精彩阅读-许念安穆延霆小说在线章节试读:

《二婚独宠穆先生请深爱》第12章

第12章 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许念安没料到他会亲自己,但是一想到他刚才还在跟另外一个女人,许念安就觉得恶心。

  她偏头躲开,冷冷道:如果你今天晚上敢对我做什么,那我就永远不离婚,让你的小情人袁诗柔做一辈子小三!

  季丞钰眸中的情yù瞬间被愤怒冲淡,果然,这个女人,她永远都怎样打在你的七寸上。

  季丞钰放开她,冷笑着开口:许念安,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想碰你吧?

  许念安顺了顺头发,笑道:不管你想不想,你刚才都已经碰了。

  季丞钰大怒,他说:许念安你凭什么这么嚣张?如果不是你,我跟诗柔不会被迫分开,你明明知道我跟诗柔相爱,却答应爸爸嫁给我,许念安,你就那么见不得别人比你好,破坏别人的幸福吗?

  我不知道。许念安高声道,我不知道你跟袁诗柔相爱,谁告诉我了?

  季丞钰皱了皱,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诗柔不是这么说的,诗柔说虽然遗嘱上要求跟他结婚的人是许念安,但是许念安答应过她,只要他们两个偷偷交往,不要家长们知道,到时候,许念安会跟家长们说清楚,成全他们。

  可是为什么现在许念安却说她不知道?

  季丞钰一时不知道该相信谁,有段时间你明明住在袁家,这些话她怎么可能不跟你说?

  许念安冰冷的否决:我跟她没那么熟。还有,既然你们两个一个非卿不娶,一个非君不嫁,为什么在爸爸对外宣布婚讯之前不说?但凡你们有人说一句,我都不会答应爸爸结这个婚,可是你们说了吗?等一切成了定局,再过来埋怨我横刀夺爱,逼迫她远走国外,你是不是觉得这世界上的道理都长着腿往你这边跑,别以为全世界的人都欠你们的,至少,我不欠你的,说我贪图季家的钱嫁给你,可是当初你为什么不跟爸爸摊牌说不想娶我?

  为什么不说?为什么?

  那深藏在季丞钰内心的答案几乎呼啸而出,可是,却被他生生的按压下去。

  年少时期的荒唐,就那么轻而易举的左右了他人生中的一件大事。

  季丞钰再抬起头的时候,眼神中已经一片清明,带着一种被玩弄背叛的恨意,冷声道:既然你已经答应跟我离婚,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离婚协议书明天我会带回来,但是季家的钱,你一分都别想拿到,到时候记得遵守你的承诺。

  许念安下巴一仰:我说到做到。

  季丞钰被她傲慢的态度再次气到,冷哼一声,转身出了卧室。

  没多久,许念安就听到窗外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

  许念安捂着胸口苦笑,他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袁诗柔吗?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许念安虽然还是觉得心里难受,可是更多的居然是释怀。

  不属于她的东西,她没必要拽着不放。

  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许念安这么想着,梳洗完毕,躺在床上,居然很快就进入了梦想。

  其实季丞钰并没有去找袁诗柔,刚才许念安的那番话,让他异常烦躁。

  以前他觉得,至少许念安是爱他,在意他的,所以即使心里再恨她,也会每天回去看她一眼,看到她眼中那份对他的爱意,他内心的恨意就会稍微平复一下。

  可是现在,她居然那么决然无所谓的说出那样一番话。

  他真的以为,他不敢跟她离婚吗?

  季丞钰在心中冷笑,这个女人的手段有多卑鄙无耻,他不是没领教过,他甚至怀疑,她今天对他态度的忽然转变,不过是知道诗柔回来了,故意改变的策略罢了。

  可是转念想到许念安的那张检查报告,季丞钰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他怎么可能没有经历过其他男人。

  那些肮脏不堪的交易,明明都是他亲眼所见。

  季丞钰的内心愈加烦躁了,他脚下用力踩下油门,红色兰博基尼飞速般消失在夜空之中。

  ······

  京都会所二楼包间,一位世家公子哥起身笑盈盈的走到季丞钰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阿钰,这是怎么了?拉着一张脸,我听说袁诗柔不是回来了吗?美女在怀,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另外一名公子哥打趣道:估计是美女觉得阿钰身份特殊,把阿钰赶了出来,所以阿钰才会闷闷不乐的跑来找我们喝酒。

  其他几人附和:有道理,有道理。

  季丞钰没心情跟他们瞎扯,在最里面的位置上坐下,包间里的公主马上跪过去,帮他倒酒。

  季丞钰喝了一口,眼角扫过旁边跪着的公主,发现那女人长得跟许念安有几分相似,忍不住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叫什么名字。

  包间里的其他人都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

  跪在地毯上的女人脸颊一片绯红,垂眸道:安妮。

  居然连名字都一样带了个安字。

  名字里带着安字,生性却不是什么安分的主。

  季丞钰眸色冷了冷,放开安妮,一口气将杯中的酒喝完。

  没戏看了,包间里的几个人悻悻收回目光继续喝酒。

  季丞钰又喝了几杯,却觉得愈加烦躁不安,胸口处烦闷的几乎透不过气,先前那个公子哥,与他关系最好,开口问:你今天晚上到底怎么了?

  季丞钰摆摆手,起身道:我出去透透气。

  那公子哥也跟着起身,我陪你去。

  两个人出了包间,走到会所走廊的尽头,这里是帝都最出名的会所,专供有钱有权人的消费娱乐。

  装修雍容华贵、大气而精致,甚至连走廊都透着唯我独尊的宫廷风格。

  景秀给季丞钰递上一根烟,问道:女人的问题?

  季丞钰狠狠吸了口,没否认。

  景秀笑了声,说:起身我觉得SZ挺好的。

  季丞钰抬眸看他。

  景秀摸摸鼻子:我说真的,不管外人怎么看她,我都觉得她挺好的,也挺不容易的。

  季丞钰皱了皱眉头问:怎么个不容易法?

  以往景秀只要一在季丞钰面前提起许念安,季丞钰就会打断他,不让他说一个字,这次居然主动跟他讨论这个问题,景秀有点好奇,正打算把这几年的所见所闻跟所感跟季丞钰说一说,突然走廊的另外一边传来女人的哭泣声。

  两个人微楞,都不约而同的转身望过去,就看见两名大汉从包间里拖出一个女人,迅速进了电梯。

  后面又几个男人走出来,会所经理一边不停的朝其中一个男人点头哈腰,一边不停的用手帕擦汗。

  景秀看了会儿,直到男人摆手让会所的经理离开,才笑着抬步走上去,高声道:阳哥?

  他走到高阳面前,看了眼包间,小声的问,四爷在里面?

  高阳点点头,嗯,先生在里面会客。

  景秀笑道:不会又有人这么不长眼,给四爷送女人了吧?

《二婚独宠穆先生请深爱》第13章

第13章 闭上眼睛

  高阳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又问:小景公子不进去跟先生打个招呼?

  景秀笑了笑说:不了,我那边还有朋友,就不打扰四爷了,阳哥,我先走了。

  高阳点点头,看了一眼季丞钰的方向,转身进了包间。

  景秀走回来,季丞钰看着包间的方向问:那里面是谁?

  京都会所不是普通人开的,即使来消费的非富即贵,但是也没人敢在里面闹事,可这次,

  一个下属就可以让会所的经理俯首帖耳,包间里的人,一定更加不简单。

  景秀道:哦,四爷在里面呢?

  四爷,你是说穆延霆?

  帝都穆家,穆延霆排行老四,手下的人称他穆先生,外界的人却恭敬的称呼一声四爷。

  景秀点点头:对,就是他,刚才有个不长眼的给四爷送女人,被四爷直接扔出来了,谁不知道四爷不近女色,那人脑子估计有坑,才会给四爷送女人,简直是自寻死路。

  季丞钰挑眉:不近女色?这世上还有不喜欢女人的男人?该不会是喜欢男人吧?

  景秀道:倒也没听说过他喜欢男人,对了,刚才咱们说到哪儿了?

  季丞钰刚要说话,身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接通:诗柔,什么事?

  那边传来袁诗柔又弱带害怕的声音:阿钰,我刚才又做噩梦了,只要回国,就会触景生情,噩梦连连,阿钰,你来陪我好吗?

  季丞钰点头:好,你这就过去。

  他说完,也不管景秀脸上的表情,转身出了会所。

  另外一边,许念安因为折腾了两天,又放下了心中的执念,所以睡的格外香甜。

  睡梦中,她觉得自己的肚皮上酥酥痒痒的,许念安闭着眼睛笑了声,伸手摸了摸肚皮。

  可没一会儿,那种酥酥痒痒的感觉又回来了,许念安仍旧伸手摸了摸,可是这次,她居然摸到了一直手。

  许念安猛的惊醒,第一反应是季丞钰回来了,如果被他看见小腹上的纹身,他会做什么?

  可是许念安睁开眼的那一瞬间才发现,眼前的男人居然是穆延霆。

  他安静的坐在她的床边,一身西装革履,俊美无疆,月光透过薄纱洒满一室,男人浑身被一层月光镀着,如天神一般。

  许念安呼吸一滞,连忙松开他的手,惊问:穆先生?

  他是不是疯了?三更半夜跑到别人妻子的卧室?

  嗯。穆延霆淡淡嗯了一声,眼神并未离开许念安的小腹。

  许念安被他盯着,只觉得全身毛孔都直立了起来,冷笑道:原来穆先生这样的人物,竟然还有夜探别人妻子卧房的兴趣?

  穆延霆抬头看她:伶牙俐齿。他说完,直接将她从床上捞起,放到腿上,手探进她的睡衣里,低头吻了下去。

  许念安被他吻的气喘吁吁,又怕被人听到,更怕季丞钰会突然回来,推也推不开,最好没办法,只好一口咬在穆延霆的舌头上。

  穆延霆皱了皱眉头,松开她,将食指送到她的嘴里,轻抚她的贝齿,不满的问:属狗的?这么喜欢咬人。

  许念安挣扎着要从他身上下来:你要再这样,我就喊了!

  穆延霆神情冷漠,好啊,那就让季丞钰回来看看,被他冷落的妻子是怎么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的。

  许念安气结:你!

  她根本就是拿准了她不敢喊!

  穆延霆的手抚上许念安的脸,声音像窗外的月光一样薄凉:放心,季丞钰今晚不会回来了,我只是过来看一下,我的小东西睡的怎么样。

  许念安:······

  她还能说什么?

  离开山庄之后,穆延霆就开始想他的宠物了,他想来看一下,他的小宠物,尤其是当会所里的那个女人钻到他的怀里的时候,他恶心的要死,这种想要看看他的小宠物的欲望愈加强烈了。

  他从来不会抑制自己内心的渴望,既然想,那就做好了。

  夜风透过薄纱吹进来,有点凉意。

  许念安打了个冷战,穆延霆在她腰间捏了一把,随即把她放回床上。

  许念安立马抓过蚕丝被,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一双大眼睛满是防备的盯着穆延霆。

  闭上眼睛。穆延霆说。

  许念安把身上的被子裹的更紧了:你要干什么?

  穆延霆:再不闭上眼睛,我可不敢保证,不对你做点什么。

  许念安吓得连忙躺下闭上了眼睛。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男人已经不再了,可是男人身上独有的气息却依旧萦绕在许念安的鼻尖。

  第二天早上,许念安特意打扮了一下。

  高高扎起的马尾,露出白皙优美的天鹅颈,一身白色职业装,包裹的许念安玲珑有致的身材。

  玫红色的口红给她添了一份女王般的气质。

  从今天开始,她要把跟季丞钰有关的那些破事都统统抛到脑后,努力工作,争取早日在珠宝设计行业出人头地,做出一番名头来。

  成为这个行业的佼佼者。

  到那个时候,她就再也不用担心妈妈的医药费,也能把钱GG的钱全部还上了。

  整理好自己,许念安拿上包包下楼。

  楼下,赵蓉跟季倩倩正在吃早餐。

  看到许念安气色极好,似乎完全没有受到袁诗柔回国的影响。

  赵蓉将手里的杯中重重一放:还真把自己当成少奶奶了,早餐也不做了,还得别人伺候。

  许念安就像没听见她的话一样,慢慢走过来,拉开椅子在餐桌旁坐了下来,甚至还微笑的叫了一声:妈。

  赵蓉被她堵得要死,她最讨厌这个女人喊她妈。

  许念安喝了一口牛奶,然后拿起桌上的春卷吃了起来。

  以前在季家小心翼翼,每天早起变着花样为她们做早餐,但是她们两个却一边吃着,一边嫌弃许念安做的不好吃。

  做的不好吃还吃的那么香!她现在还不伺候了呢。

  许念安很快吃完早餐,起身离开餐厅出了别墅。

  整个过程看都没看两人一眼,就好像两个人是空气一般。

  赵蓉拍桌大骂:真是反了天了!

  季倩倩安慰她:妈你别生气,昨天晚上他们两个在房间里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她已经答应哥哥离婚了,过不久,诗柔姐就会嫁给哥哥了。

  赵蓉面上一喜:真的?

  季倩倩点点头:嗯。

  赵蓉得意的一笑:以后我终于不用在看到那个女人的脸了。

  季倩倩附和:对啊,我也讨厌她,还是诗柔姐好,人长得温柔漂亮不说,袁家的产业还可以帮助哥哥,哪像那个女人,什么都没有,她那个躺在医院里的妈,花钱就是个无底洞,就知道拖我哥的后腿。

  只是她们却故意忽略掉一个事实,那就是,现在袁家的产业,以前都姓许。

与《二婚独宠穆先生请深爱》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