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枫司徒雪救个校花当老婆小说在线章节阅读-第十一章登门道歉

救个校花当老婆

时间:作者:黑夜的瞳

主角叫秦枫司徒雪的小说叫《救个校花当老婆》,本小说的作者是黑夜的瞳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放学后的教室出奇的诡异,几个西装革履的壮汉,两名穿着普通的学生。
大家大眼瞪小眼,就这么看着对付。
我的确不会一直躲,对于一个军体拳三阶都没有熟练掌握的人,我没有必要躲。秦枫拍了拍衣袖,淡淡说道。
倒在地上的张豪顿时羞...

主角叫秦枫司徒雪的小说叫《救个校花当老婆》,本小说的作者是黑夜的瞳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第十一章登门道歉

放学后的教室出奇的诡异,几个西装革履的壮汉,两名穿着普通的学生。

大家大眼瞪小眼,就这么看着对付。

我的确不会一直躲,对于一个军体拳三阶都没有熟练掌握的人,我没有必要躲。秦枫拍了拍衣袖,淡淡说道。

倒在地上的张豪顿时羞愧无比,不过这时,他瞳孔顿缩,骤然想到了什么。

你怎知道军体拳三阶?

普通人只听过军体拳,以为这是部队里的基础拳法,实则不然,军体拳早就被数次改良,而在最近的几年里,军体拳得到了飞跃性的变化,由普拳化为武拳,且分为三阶,外头流传的军体拳招式早已被军队淘汰,军队的人修习的都是改良后的武拳,招式更为凌厉、诡巧、无懈可击。

普通士兵学习的是一阶,像张豪这种已经拥有参选特种兵资格的优异兵种是可以学习二阶的,只是因为参选的一次失利,张豪没能成为特种兵,因而提前退役,但他对军体拳的掌握已经超过了二阶,进入了第三阶的领域。

尽管未能接触第三阶,但饶是二阶已是极为优异,张豪一直引以为傲,这也成了他平日里吹嘘的标准。

可没想到,今天他却被一个学生鄙视了...

对于张豪的问题,秦枫显然没有兴趣回答。

他撇了眼叶依依,淡道:今日的治疗看在同学一场的份儿上就不收费了,另外我对你们的大小姐没兴趣,以后别再找我麻烦,否则下一次,我不介意把你们从这里丢出去。

说罢,秦枫双手后负,摇头晃脑的走出教室。

秦枫!等等!秦枫!

叶依依赶忙追了出去,小脸满是焦急之色。

叶大小姐,还有什么事吗?秦枫淡淡问道,声音之中的排斥感极为浓烈。

叶依依小脸发白,薄唇轻咬,低声道:秦枫,谢谢你救了我,另外,还有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这件事情都是因为我,待会回去,我一定让我爸辞退这些保镖,请你原谅我,好吗?

少女目光满是自责。

秦枫一听,眉头一皱:叶同学,首先一点你要搞明白,你的这些保镖并没有错,相反,他们很称职,如果你是想求得我原谅而辞退他们,完全没必要,因为我并不生他们的气。

那...你是在生我的气咯?叶依依愣道。

是的。秦枫毫不客气的说道。

叶依依心脏顿时紧了,生她的气?她长这么大,无论犯了多大的错误,都会被人原谅。

但这个秦枫却截然不同。

我...做错了什么吗?叶依依秋眸闪烁着些许泪光,低声呢喃。

你没做错。秦枫叹了口气,无奈道:但我碰上你是真的很倒霉啊叶同学,你自己数数,我们才见过几面?第一次,因为你我被几十个大汉围住,还被关进了局子,第二次见面,我不光被学校的校霸堵路,还被你的保镖围殴,你说哪次不是因为你?所以希望你我之间还是保持些距离,以免不必要的误会。

秦枫说罢,摆了摆手离开,消失在走道处。

叶依依双眼顿时失神,嘴唇毫无血色,怔怔的望着秦枫离去的方向,一动不动。

良久。

马上跟我回去,去找我爸!

叶依依说道,声音有些冷。

张豪等保镖们皆是一冷,他们从未听过女神般的大小姐用过这样的口吻说话。

是。张豪硬着头皮道。

不一会儿,两辆黑色的宝马X5驰出校门口。

叶家别墅内。

一名穿着白色衬衫模样严肃的中年人猛然站了起来,目光不可思议的看着坐于沙发上的恬静少女。

你说什么?依依,你被你同学救了?

是的,爸,那个人就是上次救我的那个中医。叶依依说道。

又是那小子?叶虎眉头拧成麻花,思绪片刻沉道:上次那件事情,我已经查过了,是金龙帮做的,他们希望用你来逼我放弃对盛华市西南那一块地的竞标,不过依依你放心,我已经给了金龙帮一个警告,他们暂时不敢乱动,不过你说的这个同学...太可疑了!

爸,别人都救我两次了,你怎么还这样胡乱猜测?难道真的要你女儿死在那,你才甘心吗?叶依依气愤的直跺脚。

但是这个人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不觉得太巧合了吗?依依,你还小,不懂人心叵测。叶虎无奈摇头。

爸,你说的对,知人知面不知心,与任何人交往,都不能只看他的表面,不过爸,秦枫接二连三的救我,若真的想害我,他为什么这么做?叶依依站起身义正言辞道。

或许是为了我。叶虎淡道。

叶依依哑口了。

老爷。

这时,张豪走了进来。

张豪,让你查的东西都查到了吗?叶虎扭头。

老爷,我已经让人查过了,除了得知这个家伙从部队退役以后一直在礼步公园外的那条街摆摊,就再也没有其他信息了。张豪说道。

什么?叶虎露出愕色,接过张豪手中的资料,端详了一下,脸上的凝重之色越来越多。

爸,你派人去查秦枫了?叶依依猛然起身,小脸上尽是掩饰不住的怒火。

爸是为你好!叶虎严肃道。

你这分明就是要让女儿做恩将仇报、狼心狗肺的人!叶依依双眼一红,转过身便跑上了楼。

老爸树敌太多,不得不防啊。叶虎摇头叹气。

他将资料丢到一旁,点上一根烟,深思起来。

除了知道这个家伙叫秦枫,当过兵以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连他当过几年兵都查不到...可见此人很反常!张豪,你说这小子会不会是金龙帮的人?

不会。张豪摇头:退伍兵是不会加入金龙帮这种肮脏的帮派的,军人都有自己的骄傲与尊严,而且秦枫在军中应该不只是普通的兵。

为什么这么说?

我在他手中走不过三招。张豪迟疑了下,还是说了出来。

叶虎惊天为人:他是特种兵?

有可能...老板,张豪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说。

你说吧。

其实...老板,也许小姐说的都是真的,也许...一切都是老爷您多虑了,您是不知,刚才小姐去医院检查时,医生竟说小姐的状态比前几日的要好很多...

不过外伤而已,当然好很多。叶虎不以为意。

张豪迟疑了下,小声道:医生说是心脏。

什么?

叶虎手指一抖,烟头滑落下来。

老爷,您...怎么了?

快,马上备车,快!

.....

笃笃笃!

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正坐在椅子上看书的秦枫皱了眉头,扫了眼墙壁上老旧的挂钟。

这都九点了,谁这么晚过来?难道有人看病?

秦枫心思着,走了过去,将门打开。

但看一名留着大背头的中年男子立在门前,男子面相威严,神情严肃,一双眼十分深邃,这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才会拥有的眼神。

你是?

是秦先生吗?男子严肃的神情柔和了几分,微微一笑,语态中有一丝恭敬。

是我。

秦先生您好!请让我做下自我介绍,鄙人叶虎,是您的同学叶依依的父亲,秦先生,幸会幸会了。叶虎伸出手,热忱的笑道。

但秦枫没有去握,一手扶着门沿,淡淡道:原来是叶老板,怎么?有事吗?

叶虎有些尴尬,但很快便恢复正常,他笑了笑,接着后退了一步,对着秦枫深深的鞠了一躬。

秦先生,白天的事情,实在很抱歉,我在这里向您道歉了!

完全九十度,鞠躬后身子一动不动,头深深俯着,像是在等秦枫的答复。

第十二章长得帅

秦枫愣住了,良久才回过神来,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赶将叶虎扶起。

叶老板这是做什么?我跟依依是同学,就算有矛盾,也不该你过来道歉啊。秦枫说道。

那你怎么不早点扶我起来,腰都酸了。

叶虎嘴角抽搐了下,但面色正常,摇头说道:秦先生是个海量的人,就算跟依依真有个什么事儿,也定会谅解她,不过白天在学校的事,却是与我有关,若不是我安排张豪他们保护依依,他们也不会跟秦先生您起冲突,所以这个歉,必须得道。

哦。

秦枫打量了他一眼,淡道:叶老板客气了,你那是爱女心切,可以理解。不过我虽然是个穷学生,但对于叶老板的威名还是有所耳闻,叶老板不是个喜欢屈尊纡贵的人,抛下颜面亲自向一个穷学生道歉,必然是有事相求,咱们别拐弯抹角了,说吧叶老板,你亲自过来有什么事?

叶虎深邃的眼里闪过一丝错愕。从张豪的嘴里知道秦枫不凡,可没想到即便是面对自己,这堂堂盛华市的企业巨头,这个学生依然能够保持镇定,更一眼看破自己的目的。

看样子这小子的确不简单。

既然秦同学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绕弯子了,此次过来,叶某不仅仅是为了来向秦同学表致歉,同时也是有一事相求。叶虎边说,边从口袋里取出一张金色的银行卡,递了过去。

这是?

里头是一百万,密码是六个一,虽然不多,但却是叶某的一点心意,以致谢秦同学两次相救我女儿,还请笑纳。叶虎陪着笑脸道。

哦。秦枫不动声色的接了过来。

一百万对他而言的确不多,这个世界上能请他治病的,光花钱是绝对不够,还得看他心情。但凡是知晓‘君王’名号的人都知道,只要‘君王’愿意出手,即便那人死了,他也必须得活过来。

因为,君令大如天。

虽然你送了我这些钱,不过我认为这是我应得的,至于你说要帮的忙,我不想帮,你可以走了。秦枫将卡放入口袋,微微笑道。

叶虎嘴角一抽,僵住了。

他可没料到秦枫居然直接收钱不认人。

半响,他才回过神,苦涩一笑:既然秦先生不愿意帮忙,那也没关系,深夜打扰,还请海涵,叶某...就先告退了。

说罢人便转身,走的很沉重。

一直等叶虎上车,秦枫都没有出声。

眼神悲苦,没有愤怒,没有欲望,看样子是真的打算过来救女儿的...罢了,就帮他一次吧,毕竟他女儿那么漂亮。秦枫摸了摸下巴呢喃一声,转身将合上大门。

有这张卡,暂时可以不用出去摆摊了。

第二天。

秦枫若无其事的走进教室,不过当他一出现,全班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他身上。

秦枫怎么没事?昨天放学他不是被周韬、张洪强哥俩堵在校门口吗?

话说到这个点张洪强都没出现,好奇怪。

该不会是秦枫把张洪强送进医院,他才没来的吧?

怎么可能?

不过有人看到昨天放学后秦枫抱着叶校花钻进了没人的教室。

你扯几把蛋吧!他跟叶校花进了没人的教室?我看你是疯了!

同学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各种八卦讯息在每个人的嘴角边纷飞。

秦枫置若罔闻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对于耳边的闲言闲语根本不在乎。

辉泰琅老早就趴在桌上,当他抬起头来,不少同学直接笑喷了。

此刻的辉泰琅鼻青脸肿,活生生的像个猪头,还是绿毛的。

秦枫也大吃一惊。

仁兄,你是谁啊?

枫哥,我是辉泰琅啊。辉泰琅哭笑不得道。

秦枫愕然。

辉泰琅?我记得昨天你受伤没这么严重啊,难道回家时又挨揍了?

没...只是昨天太嘚瑟了,回家的时候从坡上滚了下来。辉泰琅欲哭无泪。

看吧,啥叫装逼遭雷劈。

别啊枫哥,真要论装逼,小弟绝对不是您的对手啊。

我这叫牛逼,哪需要装?

对对对,枫哥说得对。辉泰琅一脸谄媚,自昨天一事后,他对秦枫已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哪还敢直呼其名。

秦枫受不了这家伙,随便拿了本书摆在桌上,就闭起了眼。

枫哥,话说回来,咱们还真是倒霉啊,昨天是第一次当同桌,今天就要分别了,唉。辉泰琅单手撑着下巴,感慨一声,脸上满是苦笑。

秦枫好奇的看着他:说啥呢?搞得跟生死离别一样?

张洪强那几个家伙住院了。辉泰琅压低嗓音念了一句。

秦枫恍然。

张洪强这几人集体住院,事情肯定不会简单,如若抖出来是秦枫跟辉泰琅干的,二人被退学是肯定的事情,凭借张家的实力,要从中动点手脚太简单了。

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哪是他们的对手?只要张洪强一说是我们干的,我们就完了。辉泰琅叹道。

怎么?你后悔了吗?秦枫问道。

后悔?怎么可能?辉泰琅哼笑道,脸上阴霾一扫而空:我辉泰琅虽然爱吹牛皮,但有些事做了就是做了,你是我同桌,我说罩你就一定罩你,更何况张洪强那个瘪犊子我早就想揍了!就算退学我也认了!虽然你我只做了一天的同桌,但我不会忘记你的!

言语洒脱,毫不在乎。

倒算个汉子。

秦枫轻轻一笑,没有再说话。

这时,门口传来些许骚动,教室内的同学们纷纷朝门口望去,却见一名楚楚可怜的少女走了进来。

少女双眸发红,垂着脑袋,一副悲伤的样子,她看了眼秦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万千言语憋在肚子里,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无数男生的心立刻被揪起,一个个站起身来,义愤填膺。

依依同学!你怎么了?

谁欺负你了吗?跟我说!

可恶,是谁干的?

恼怒的声音在教室里响起。

男生们暴动了,哪怕是女生,最铁石心肠的那种,此刻也为叶依依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所动容。

叶校花这是怎么了?被欺负了?辉泰琅顶着个猪头奇怪道。

秦枫,为什么依依会这个样子?

司徒雪大大咧咧的走了过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小脸满是愤怒。

我不知道。秦枫淡道。

你...司徒雪气急,扫了眼叶依依,银牙紧咬:枉我一世英名,昨天居然被这个小妮子骗了,没想到她居然没有回家,还跑去救你...秦枫,我老实问你,你到底有没有对依依做什么?

有。秦枫淡道。

司徒雪呼吸一紧,双眸瞪得巨大:你做了什么?

秦枫嘴角一咧:秘密。

你...司徒雪愣了半天,才意识到秦枫在耍她,当即气的直跺脚:秦枫,你给我等着!

哦。秦枫回了一声,继续看书。

司徒雪气的俏脸一阵红一阵白,再一跺脚,气呼呼的离开。

周围的同学一阵侧目,其中不乏几道杀人般的目光。

原来是秦枫!

可恶!

等着,有他好受的!

几个细碎的声音飘来。

不过秦枫毫不在乎。

哇擦枫哥,流弊啊,先是叶校花,现在又是司徒校花...您老这才转到咱们班第二天啊,就把我们班的两大校花给摘了!!辉泰琅双眼放光,一把拉住秦枫的胳膊:枫哥,枫老大,枫大大!传授几招吧。

好,就一招。

是啥?

长得帅。

...

上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响了起来。

学生们三三两两的离开教室。

司徒雪早早将课本收拾好,一屁股坐在叶依依的位置旁等着。

叶同学。

这时,秦枫走了过来。

二女皆愣。

全班人的目光聚集过来。

秦枫同学,有...有什么事吗?叶依依秋眸微睁,香舌有些打结。

我有事情要找你爸,你给他打个电话,约个地方,我们见上一面。秦枫说道。

好...好的。叶依依一头雾水,却没有拒绝。

你找依依的父亲做什么?旁边的司徒雪警觉道。

也没什么可隐瞒的,秦枫径直道:关于她身上的病。

这话落下,二女娇躯同时一震。

与《救个校花当老婆》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