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完结版精彩阅读-林娇娇夜岚小说全文

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

时间:作者:花柒迟迟

完整版小说《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是花柒迟迟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娇娇夜岚,书中主要讲述了:林家万倾草地一朵花,孙女孙子都是顶呱呱。偏偏金贵皇子被放逐,可见最是无情帝王家。好在有空间作弊器在手,娇娇和八皇子这对儿命定姻缘的小儿女,一路混合双打,踩小人,斗BOSS,成长的彪悍又凶险。最终登上帝王宝座,带领大越奔向现代化,威震四海八荒。...

《花柒迟迟》完结版精彩阅读-林娇娇夜岚小说在线章节试读:

《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第12章

第12章 王燕的悔

都吃饭吧,林老爷子拿起了筷子,招呼儿孙吃饭,末了又吩咐董氏,一会儿装些白米给大河和大山带回去。

好。

董氏痛快应下,脸上皱纹都笑的又多了几道。天下做娘的,哪有不疼儿子的?即便林大河在岳家布庄做掌柜,林大山在大户人家做先生,平日吃穿比家里好太多,她依旧在有了好东西之后,第一个想着给两个儿子带回去一些。早就寻了两个布袋子,都装了沉甸甸的半下白米。

娇娇老老实实坐在奶奶旁边吃饭夹菜,乖巧安静之极,好似这一切都同她无关。倒不是她如何防备家里人,实在是解释起来很麻烦啊。而且秘密,少一个知道也就少一分危险。

一家人难得吃顿白米饭,最后都有些吃撑了。林大河和林大山惦记城里的差事,下了饭桌儿不等喝碗粗茶就要回去。

董氏每人分了他们一布袋白米,足有二十斤。冯氏同刘氏从来不小气,也不恼婆婆偏心两个小叔,但这次还是心头抽了抽。毕竟这可是白米啊,上好的细粮,不是谷子高粱之类的粗粮。

娇娇担心老娘脾气急,开口惹奶奶不高兴,赶紧扯了老娘袖子嚷着肚子疼,果然冯氏立刻抱了闺女心疼抱怨,吃那么多做什么,是不是撑坏肚子了?

娇娇笑嘻嘻也不应声,眼见两个叔叔走出院子,坐上了三叔从王家借来的马车,她这才跳下地跑出去,摆着小手嚷着,三叔,四叔,常回来看娇娇啊。

好,娇娇乖乖在家,不要再跑出去啊。

等四叔再回来给你买饴糖吃。

林大河和林大山都是同侄女道别,末了又同家里人说几句话就匆匆回城去了。

林大河进了县城,送了弟弟到顾家侧门,然后拐进布庄门口时候,他又改主意要车夫去了岳丈王家。

王家离得布庄不过隔了两道街,小小的两进院子隐藏在胡同深处,很是不起眼。

但林大河娶了王家唯一的闺女,又掌管了布庄生意,自然对岳丈一家的家底有些了解,若是想要住大院子,行事再大方一些,也不是承受不起。

实在是王家商人本性,越富有越吝啬罢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王燕闲着无事又回来了娘家,眼见自家男人拎着布袋子从外边进来,她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但还是笑着迎上去,问道,你回来了,儿子们还好?天热,是不是都晒黑了?

林大河点头,应道,孩子们瞧着都结实不少,礼哥儿又掉了两颗牙,仁哥儿和义哥儿今日跟着下田拔草,已经顶半个劳力了。

林大河说起这些,语气里很有些骄傲意味,王燕这当娘的却是心疼的嘴角直抽抽。

她扯了帕子沾沾鼻尖儿,脸上因为出汗,敷的水粉有些掉落。原本称得上明艳的五官,这会儿反倒因为上妆添了三分老气。

昨日爹还说起,要给儿子们请个先生呢,不如早些把他们接回来

不成,王燕才说到一半,林大河就打断了她的话头儿,当初是你主动把孩子留在老宅的,还说咱爹为人明理大气,大哥二哥和四弟家的孩子怎么教导,咱们儿子也要怎么教导,绝对错不了。如今突然改口,难道是怨怪爹娘耽搁了孩子?再说了,我昨晚考教孩子们功课,很是不错,可见娇娇平日也用心了。你就别惦记了,若是想孩子,过几日回去住一段,正好家里秋收忙碌,你帮着做个饭,娘和SZ们也能轻省一些。

王燕简直恨不得把自己舌头吃了,心里后悔之极。

林大河在布庄做伙计的时候,她看中他勤快聪明,为人善良又不愚笨,主动接触几次,等到慢慢两人生了情义,王家去林家提亲,也是水到渠成,但林家死活不同意林大河入赘,就是林大河也根本没这个意思,这实在有些出乎意料。

她平日行事又不算谨慎,整个铺子伙计都知道她倾心林大河,骑虎难下,也就同意嫁去林家。

结果,成亲五年,整日洗衣做饭喂鸡喂猪,上有公婆,中有伯叔妯娌,下有一堆的侄儿,简直比她在娘家半辈子干的活儿都多。

好不容易哭求老爹退位,把布庄交给林大河打理,她才从林家村搬进城。临走之前,她不知道脑子哪根筋不对,居然不忿叔伯家的孩子都养在老宅,而她的孩子却要自己养,于是就把孩子留了下来。

这一留,孩子们就当真是再也没回她的身边,惹得爹娘整日里骂她。如今想把孩子们带回来都不成了,还怎么哄得儿子们同王家一根肚肠儿,再改个名字,延续王家香火?

林大河好似没有看到XF儿脸上神色变换,抬手把米袋放在椅子上,问道,岳母呢,我娘给带了二十斤精白米回来。这白米我吃过了,味道特别好,留下给岳母岳父尝尝。

王家老太太其实早就到了,但一直躲在屏风后听女儿女婿闲话儿,这会儿赶紧笑着转出来,招呼道,大河回来了,你爹娘身子还好?仁哥儿三个孩子呢,怎么不回来住一段?

我爹娘身子都好,让岳母惦记了。林大河不接关于儿子的话茬儿,又把白米的出处说了一遍,末了就带了王燕告辞。

王家老太太实在忍耐不住,就道,大河,家里这院子虽然不大,但只有我们老两口住,实在空得慌。不如你和燕子搬回来住吧,也省下一份房租,送回村里,你爹娘手头也宽绰一些。

林大河听得心里不是滋味,但他天生一副笑面,即便有三分气恼,脸上也看不出什么。

岳母的好意,我心里清楚。但我们租住那房子习惯了,离得铺子也更近,这事以后再说吧。

王燕气得扯了手里的帕子,当初觉得林大河待自己不错,怎么就没看出他是这么倔强的脾气,倒真是林家的种,脾气硬得同公爹一般无二

再说林大山受聘的这户人家姓顾,在县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户,当初家里小公子开蒙,想要请先生的时候,得县学教谕的推荐,看中了林大山功底扎实,出了一年三十两银子的高价聘了他上门。

《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第13章

第13章 幸福的味道

林大山带了XF儿周心秀把孩子留在老家,搬进了顾家大宅后边的一个小偏院,闲暇时候,林大山苦读,周心秀做针线,夫妻俩都是安静不惹事的脾气,反倒让顾家很是尊重,平日除了束脩,年节备礼,也常有吃食用物送来。

林大山进屋的时候,周心秀正好放下手里的秀活儿,就欢喜迎了上来,眼见他手里提着米袋子,就埋怨道,上次从老宅拿回来的粮食还够吃半月呢,你怎么又找娘要了?

说着话儿,她又指了炕桌儿上的一盘点心,方才前边送了点心来,我还后悔你走的太早,否则把点心带去给孩子们吃多好。

林大山笑着任凭XF儿帮他换了衣衫,打水净手,耳里听着XF儿说话,心头无比的熨帖温暖。

说实话周心秀算不得什么美人,甚至身形略微有些丰腴,但鹅蛋脸白净,说话又温柔体贴,最主要为人特别善良孝顺,行事聪明有主见,成亲这么多年,半点儿错处也挑不出来,跟着他进城更是把小家打理的井井有条。为人丈夫,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只能多体贴妻子作为回报了。

来,过来坐下。

林大山拉了XF儿的手坐在炕沿儿,惹得周心秀脸红,赶紧把手抽出来,嗔怪道,青天白日的,别让人看见。

林大山也没坚持,抬手打开布袋子,笑道,这是娘给拿的白米,我吃着味道特别好,你一会儿分一半给岳父送去,再送一些去前边院子,算作点心的回礼。

呀,这白米真是不错啊。

周心秀原本还有些不以为意,毕竟白米虽然不便宜,以周老爹那个品级不入流但油水厚的差事,周家伙食一向不错,就是嫁进林家,才很少吃白米。

但她这会儿抓了一把白米对着阳光一看,倒是着实有些惊讶。

这米粒细长整齐,没有零碎,米身都是透明的,隐约还有一股特殊的香味,比粮铺卖的那些籼米好太多了。

她瞧着欢喜,但还是问道,老宅从哪里得的好米,娘给咱们拿来这么多,家里还有吃的吗?

林大山听得心头更暖,这般善良懂事的XF儿,他怎么能不喜欢。

娘说家里还很多,让咱们不要节省,吃完再去拿。说到一半,他突然想起老爹的嘱咐就道,这米好似是人家送来的谢礼,爹说不好太张扬。

周心秀嫁到林家七八年,欣喜于婆婆好相处,但更尊敬明理大气的GG,听得夫君这么说,心里就留了意,点头应道,好,我有数了,你先歇着,我去趟前边。

她整理了衣衫,分了一半的大米用一个更干净的布袋装了就去了前边主家的院子,末了回来又去了不远处的青石胡同,那里住了她的娘家人。

这么一圈走下来,天色也就黑了,夫妻俩蒸了一点儿米饭,炒了个周家拿回的青菜,都是大赞这米味道好。

林大山借口中午吃的饱,把饭又拨了一小半给XF儿,周心秀心里明镜一样,但很自然的接受了夫君的好意,吃的更是香甜。

有时候日子过得是不是幸福,真的不是看吃什么喝什么,而是陪着你身边的那个人

知了,知了!

林家院子里有棵枣树,最近几年没有结果子,但却依旧枝繁叶茂,于是夏日里也就成了知了的绝好住处。

许是对于越来越近的秋日,有种恐惧,只要夜幕没有降临,知了就没完没了的扯着脖子呼喊,尽情挥霍着它们短暂的生命和时光。

若是以往,林家几个小子早就拿了杆子爬上树,一定要把这些吵人的家伙抓去喂鸡不可。

但这几日,他们可是没有这份心思了。

这会儿刚刚吃完午饭,白米饭配上萝卜炖牛肉,吃的他们个个肚子都堪比小西瓜。可即便这般,他们依旧守在堂屋里不肯走。

直到,娇娇端了一个大碗从隔间里出来。

这些小子有一个算一个,立刻抬头挺胸教上了手里的纸张,大大的毛笔字写的规规整整,显见是有备而来。

娇娇放下大碗,白嫩的小手一张张翻过那些大字,这才把大碗推倒桌子中间,好,今日的功课完成的不错,可以吃了。

一众小子们仿佛得了命令的士兵,几乎是立刻跳起奔向方桌旁。

那大碗里装了大半下白生生的东西,好似冬日里冻实的冰雪,但却比冰雪更香甜更凉爽更

总之,吃上一口,就能让人把这盛夏的苦楚都抛去脑后。

几个小子虽然都是口水淌成河,但依旧记得不争抢,一把勺子从最小的林园手里开始,依次轮到年纪最大的林华手里,那一碗甜冰雪也就见了底儿,林园抱了碗舔一舔,今日最盼望的事也就完成了一半。

至于另一半,要到天色黑透才能进行。

妹妹,咱们晚上吃什么,红果子还是黄果子?

林华扯了袖子给林园抹去脸上沾上的痕迹,末了探头瞧着院子里没人,这才小声问着。

不等娇娇应声,几个小子就纷纷发表意见,吃红果子!

不,黄果子更好。

不能吃粉果子吗?

娇娇笑的眼睛眯在一处,挥舞着藕节一样白胖的胳膊,豪爽应道,晚上都有,但你们一定不能说漏了,让外人知道就再也吃不到了。

妹妹你放心,我看着他们,保管谁也不说。

林华拍着胸口保证,如今林保和林平林荣三个哥哥跟着大人下田,他就是剩下兄弟里最大的头头儿,说话还是有几分威信的。

好啊,那晚上哥哥们等我啊。

太好了,走,咱们去小溪里捞鱼,昨日才捞了三条,太少了。

林华带了一众弟弟们,疯跑去院角拿了网子和破木桶,也不管头上太阳炽烈,奔着村头的小溪就跑掉了。

娇娇抱了空碗坐在门槛上,笑的合不拢嘴。

这几日,她陆续把空间里的东西往外拿。家里顿顿都是白米饭,菜里的油也多了,每日还有一顿肉。

这些在前世是再平常不过的吃食了,但落在林家饭桌上,眼见就把家里老老少少都催的胖了一圈儿。

大人们还不觉得,倒是淘气小子们上蹿下跳更有力气了。

与《农门盛宠腹黑小田妻》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