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珍宠》完结版精彩阅读-祁晓瑜穆少煌小说全文

总裁的珍宠

时间:作者:笙歌

完整版小说《总裁的珍宠》是笙歌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祁晓瑜穆少煌,书中主要讲述了:五年前她是他的整个世界,后来没有了她,他的世界再也没有了色彩,从此,他选择只活在黑暗里。她选择将他忘记,不愿每个梦里都在想他,可却在那个酒后的雨夜被他拉上车……睡完之后,他问:“想起我是谁没?”“没有,我真不认识你。”她泪眼汪汪。“那就再想想。”他第N次欺身而上。他疼她宠她护她,也折磨她,是她的男神也是她的恶魔,不惜一切代价将她囚在身边!“祁晓瑜,你再离开我,我就杀了你全家。”“穆少煌,你...

《笙歌》完结版精彩阅读-祁晓瑜穆少煌小说在线章节试读:

《总裁的珍宠》第12章

第十二章 他为她出头

祁晓瑜没有想到,那个男人居然会给她准备回门的礼物。

他只是把她当成工具,就算准备的礼物,应该也是少的可怜吧!

妈妈,姐姐改了很多哦,这次居然这么大方,我想她应该准备很多礼物吧,不管穆棱渊多么混蛋,多么没钱,他老婆回门起码要也要花上个十万八万吧,我们家江枫可是都花了十几万呢!祁雨轩道。

东阳城谁不知道,穆家二少爷穆棱渊就是个花花公子加败家子,虽然穆家富甲一方。

但自从他十三岁那年,就买了一架私人飞机送给一个小明星,惹得穆家老爷子震怒后,家里除了每个月给他点生活费,再也不给他一分钱。

穆家虽然有两个儿子,东阳城都知道继承人是穆少煌,和穆棱渊一点关系也没有。

哎,我们家晓瑜虽然从小就不听话,可她再怎样也是穆家的太太,回门可是件大事,虽然出不起十万起码也能出八万,看你个丫头片子说的。

张婉惠伸手揉了揉祁雨轩的头发,回头看向祁晓瑜时,眼神明显透着讥讽。

祁晓瑜脸上很平静,把手放进裤兜里,握紧拳头,她告诉自己,以后再也不回来了,再也不要受这一对母女的冷眼。

几个保镖快速打开劳斯劳斯的后门,吃力的抬起一口大箱子走上阿武身前,咣噹一声丢在地上。

祁太太,这是我家太太的回门礼,劳烦清点数目。阿武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像是一个机械,英俊的脸庞冰冷的如同机器人。

还没有完,几个保镖又搬下来两口大箱子,同样很重,砸在大理石路面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这是什么,不会是三大箱子猪肉吧,我们祁家人饭量小,怕是吃不完!祁雨轩瘪瘪嘴,嫌弃的捂住鼻子退后一步。

打开看看。

阿武冷冷盯了她一眼,强大的气场吓的她脸色发白,这时候张婉惠随手打开一口大箱子,整整齐齐的钞票装满整个箱子。

钞票钱好多钱

祁雨轩脸色一下就变了,变的尴尬,也很贪婪。

江枫也瞪大了眼睛,这种堆积如山的大额钞票,对他有致命的诱惑力。

祁太太,这里是整整三千万现金,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穆家太太回门,又怎是那些阿猫阿狗能比。阿武没有点名,但大家都知道他说的是谁。

祁雨轩转脸看了眼祁晓瑜,眼里再也没有了不屑,全是羡慕,嫉妒,还有不甘。

再看看瞪大眼的江枫,没出息,真后悔当初把他从祁晓瑜手里抢过来。

不是说好的穆棱渊在穆家毫无地位吗,他哪来的三千万,难道外界的传闻都是假的,而祁晓瑜捡了个宝?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一定是穆家为了维护面子给的,祁晓瑜又怎么能值三千万!

祁雨轩暗中安慰自己,觉得自己已经想通了前因后果。

张婉惠急忙打开另外两口大箱子,看到全部装满钞票,立刻喜笑颜开。

对对对,穆家就是穆家,哪是什么阿猫阿狗能比的。说完,张婉惠也狠狠刮了江枫一眼,江枫却毫无所觉,依旧盯着三个箱子里的钞票。

祁晓瑜也愣愣的站在那里,那个男人说花了两个亿将她买来,一开始她只以为那两个亿是一种互利互惠的注资。

可这三千万是怎么回事,他会为了她花这么多钱?

一箱箱钞票,无不震撼她的心灵,一沓沓货真价实,不管他出于那种目的,现在,祁晓瑜都有些别样的触动。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肯为她出头。

快来人,先把这些钱搬回客厅,再打电话给银行让他们派运钞车过来,江枫,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帮忙搬,哎,亲家也真是的,怎么就不能送张支票来,多省事儿。张婉惠很激动,一边抱怨。

是,岳母。江枫这时才反应过来,急忙低头答应一声。

祁太太,穆家送来回门礼,是东阳市的风俗,穆先生也不在意这点小钱,但按照风俗,回门礼必须娘家人长辈亲手接回去,也就是祁太太你亲手把几箱子钞票搬回去。

三大箱子钞票,就是五六个壮汉抬着也很吃力,阿武居然让身娇肉贵的张婉惠亲手搬回去!

祁晓瑜这时也反应过来了,这么多的现金,其实一张支票就能解决,可那男人却弄了这个阵仗,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她心里很快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那个男人是为了不丢穆家颜面的同时,也狠狠打了祁家一个耳光。

可他不是和祁经年一伙的吗?这样做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阿阿武管家,这样不好吧,东阳市确实有这个风俗,但张婉惠娇笑一声,可话还没说完,就被一直不说话的祁晓瑜顶了回去。

既然你不在意东阳市的风俗,我看回门礼品也免了,阿武管家,你说对吗。阿武能让张婉惠难受,祁晓瑜不介意落井下石出一口气。

阿武深深望了祁晓瑜一眼,退后一步,向保镖们一招手:把这些钱全部搬回去。

等等!张婉惠大吃一惊,这可是三千万啊,她可舍不得!

你是祁家的女主人,身份那么尊贵,你真愿意亲自搬?我看还是算了吧,不就是区区的三千万?祁晓瑜露出微笑。

阿武也很是配合的挥挥手,又让保镖们快点搬走。

我我当然愿意。张婉惠略显松弛的脸上有些僵硬,见祁晓瑜的笑容,她恨不得掐死祁晓瑜。

对面的阁楼上,穆少煌漆黑的眸光扫过祁晓瑜脸上发自真心的笑容,他的嘴角也勾起了弧度。

女人,我就让你放松放松,才能更好的伺候我。

阿武不再理会张婉惠,回头对身后的保镖们吩咐:你们都守在这里,势必保护这些钱和祁太太的安全。

要监视好她,穆先生的三千万可不能白花。

是!保镖们弯腰。

太太,您里面请,这些粗活碍眼。阿武恭敬的为祁晓瑜引路,两人一前一后大摇大摆的走进祁家的别墅。

祁晓瑜就像一个被保护的女王,走路的时候居然敢抬起头。

张婉惠咬牙切齿的盯着祁晓瑜那消瘦的背影,她突然有种错觉,此刻的祁晓瑜,似乎和从前再也不一样了。

妈妈,阿武怎么会对祁晓瑜那么恭敬,你看那祁晓瑜得意的。祁雨轩也盯着祁晓瑜的背影,以前祁晓瑜都是穿她剩下的衣服,可是祁晓瑜现在的一身名牌起码可以买自己十套衣服。

穆家可不是祁家能比的,他们的面子很重要,那贱丫头也只能在外人面前风光,回到穆家还不知道怎样遭罪。张婉惠瘪瘪嘴。

不行,不能让祁晓瑜得意,得想办法支开阿武,我要把她打回原形。祁雨轩气的浑身发抖。

《总裁的珍宠》第13章

第十三章 穆先生,出事了

被最看不起的人超过,是一种很难受的滋味!

祁晓瑜就是祁雨轩最看不起的人,否则她也不会从祁晓瑜手里抢走江枫,可回头祁晓瑜又把她比下去,这绝对不行。

雨轩,你可不能置气,打狗还要看主人,穆家咱们可惹不起。张婉惠有些害怕。

妈妈放心,穆家为的是自己的面子,只要不当着阿武的面,穆家不会在意祁晓瑜的死活,她也只是穆少煌送给穆棱渊的礼物,穆棱渊玩腻了早晚都要赶出去。祁雨轩好看的脸上被嫉妒塞满。

你把事情弄大了,你爸爸可饶不了你,雨轩啊,就算你要治治那小贱人,至少今天绝对不行。

张婉惠还是很担心,她觉得要收拾祁晓瑜,起码也等祁晓瑜被穆棱渊赶出家门后。

祁太太,你就是这样招待回门的女儿?阿武又出现在别墅门外,他沙哑的声音很奇怪,明明声音不大却老远都听得清楚。

雨轩,快去招呼阿武,尽快让他满意来再满意走。

张婉惠对祁雨轩吩咐完,开始迫不及待的把一叠叠钞票往怀里抱,那么大个箱子她根本就搬不动,只能一点一点的往屋里抱。

阿武的强势,再一次让祁晓瑜体会到那个男人的强大,以前妈妈过世后,她除了打扫卫生进过祁家客厅,其它时候她只能呆在和下人一起住的房间里。

现在阿武居然让她坐在张婉惠平常坐的沙发上。

祁雨轩挽着江枫的手走进客厅,见祁晓瑜坐在张婉惠的位置,顿时火冒三丈,那个位置就算她祁雨轩都很少坐。

祁晓瑜你算个什么东西,怎么能坐在那里,快给我起来。

说着她就冲上去拉祁晓瑜,却突然被江枫拉住:别冲动。

祁雨轩正要甩开江枫,突然看到他在使眼色,顺着江枫的目光看见阿武已经挡在祁晓瑜身前,脸上铁青的可怕。

祁小姐,记得祸从口出,别让你们祁家因为你的愚蠢受牵连。阿武声音按耐不住的怒气,浑身的气场让祁雨轩起了一身鸡皮,手脚冰凉。

阿武管家消消火,我代她向晓瑜道歉。江枫挤出微笑,向阿武作揖。

不用道歉了,阿武管家,我能上二楼转转吗?

祁晓瑜从沙发丧站了起来,她看到这对狗男女她就会觉得肚子里一阵翻滚。

特别是江枫,她以前真是瞎了眼,怎么就没发现他的这副哈巴狗模样。

这里是太太您的娘家,您当然可以随便看。阿武微微弯腰,紧紧跟在祁晓瑜身边,像是生怕她有任何闪失。

我想一个人上去,你看可以吗?祁晓瑜蹙紧秀眉。

二楼有祁晓瑜小时候和妈妈一起住的房间,那个房间见证了她人生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也是她如今最美好的一段回忆。

那间房,更是隐藏一个只有祁晓瑜还记得的秘密。

太太,穆先生交代

我只是想去看看小时候住过的房间,不想被人打扰,我看完了就跟你回去,好吗?祁晓瑜眼神里有些哀求。

那太太请快点,我可以给你十分钟。阿武最终同意。

祁晓瑜感激的点点头,顺着楼梯上了二楼,推开妈妈曾经住过的房间门的时候,她的鼻子突然很酸。

所有家具都有些陈旧,摆放还是和十几年前一样,积灰很厚,看上去很是凄凉。

这些年,张婉惠嫌弃这间房晦气,已经十几年没有让人动过了才会变成这样。

阿武只给了祁晓瑜十分钟,她径直走到一座衣柜前。

祁晓瑜记得小时候的一次玩耍,无意中在衣柜后面发现一扇小门,后面一条楼梯,那楼梯可以直接到别墅外面。

当时听妈妈说,小门是建造别墅的时候祁经年弄错了图纸,后来祁经年发现后也懒得去管,就让妈妈用衣柜挡住。

没想到这个小门,居然成了祁晓瑜如今唯一逃生的机会。

她不在犹豫,吃力的推倒衣柜,打开小门,快速消失在房间里

走出了祁家别墅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雨,祁晓瑜抬头看了眼漫天黑压压的乌云。

这一秒,乌云现在在她眼里居然是那样的明媚!

恍如隔世。

她不敢停留,顺着马路冒雨使劲跑,脚下的高跟鞋很不利索她就干脆甩开,赤着一双小脚踩着雨水跑。

十个脚趾都磨破了,祁晓瑜心里却又害怕又兴奋!

一辆黑色轿车从身后拐角快速驶来,祁晓瑜急忙停下招手。

喂——等一下!

她知道阿武很快就会追来,要是能搭上车她就安全了。

小姐,下这么大雨,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车子停在路边,司机是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

大叔,我有急事,能带我一程吗?

雨水顺着祁晓瑜额前的刘海流淌,她一张嘴就有暴雨灌进嘴巴,微风吹来,祁晓瑜冷的忍不住浑身发抖。

微胖男人上下打量她一眼,上来吧。

谢谢大叔,谢谢大叔

祁晓瑜惊喜,赶快去拉车门,现在她一分一秒都会觉得漫长。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突然从车里伸了出来,一把将她拖进车里,接着轿车风一样疾驰远去。

啊!祁晓瑜想要惊叫,用力挣扎,车后座上一位是中年麻脸男人,铁钳一样的手指还抓在她的手腕上。

啪!

麻脸男人一把掌狠狠抽在她脸上,再叫老子抽死你。

你们是谁,是穆棱渊叫你们来的?祁晓瑜慌乱,脸上火辣辣的疼。

麻脸男人脸上闪过错愕,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露出一口黑牙笑的很难看:你说的对,就是穆棱渊,你还不笨。

阁楼上,黑色的窗帘紧紧拉住,封锁了全部的光线。

黑暗里,穆少煌叠起腿优雅的坐在沙发上,他轻轻放下酒杯,突然心里很烦躁。

他是穆少煌,烦躁对他来说遥不可及,可偏偏就出现了。

咚咚!有人敲门。

没事给我滚!穆少煌声音也很烦躁。

穆先生,有电话

不接,滚!

是!

等等,谁打来的。穆少煌突然觉得这个电话很重要。

是阿武管家。

拿进来。

阿武不是在对面的祁家?他没事不会打来电话,难道

阿武,出了什么事。穆少煌接过电话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眼神有些锐利。

穆先生,出事了,太太不见了。阿武沙哑的声音里全是愧疚。

与《总裁的珍宠》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