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召天下在线阅读_凤召天下最新章节_月出山著

凤召天下

时间:作者:月出山

凤召天下:月出山著,提供现言小说凤召天下在线连载免费阅读,凤召天下内容摘要:凤族本家凤以歌!你不要胡说八道!凤仪见家主有意维护凤以歌,赶忙喊道。没有理会凤仪的威胁,凤以歌负手而立,厉声道,那日她骗我去崖边采取鬼草,却反过来起了杀心,用匕首刺穿了我的胸口,还一掌将我打落悬崖,索性我命大,才得以生存下来。凤隐眸色一凛...

凤以歌小说《凤召天下》是月出山所书写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小说。

第7章 凤族本家

凤以歌!你不要胡说八道!凤仪见家主有意维护凤以歌,赶忙喊道。

没有理会凤仪的威胁,凤以歌负手而立,厉声道,那日她骗我去崖边采取鬼草,却反过来起了杀心,用匕首刺穿了我的胸口,还一掌将我打落悬崖,索性我命大,才得以生存下来。

凤隐眸色一凛,看向凤仪的目光多了几分责备,说道,凤以歌说的可是真的?

爷爷,我凤仪以为老家主会袒护她,没想到老家主此时的立场却是明显的站在了凤以歌那一边,难道就是因为她的双腿已废,而这个被人称为小废物的凤以歌如今却身手了得吗?

大胆!残害同胞乃是大罪,如今你双腿被废,也算是罪有应得了,而凤以歌,家有家规,你二姐就算是有罪在身,也轮不到你来出手伤她,作为惩罚,将你禁足十日你可知罪?凤隐声音里带着家主应有的威严,说道。

爹您不能就这么轻易地放过这个小废物,仪儿的双腿被废,您一定要为她主持公道啊。凤天见老家主明显的袒护凤以歌,恨红了一双眼睛。

住嘴!我的命令你也敢违抗?凤隐凛凛说道。

此时凤以歌心里已经看得分明,什么血缘亲疏,不过都是冠冕堂皇的借口,在这个以武为尊的大陆,实力才是说明一切的源头。

我知罪。凤以歌淡淡答道,老家主既然都站在了她这边,那她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不过是区区几日禁足,再说了,若是她想离开,随时都可以。

在凤仪和凤天父女怨恨的目光下,凤以歌施施然跟着下人出了院子,看也不看残废的凤仪一眼。

见众人离开,院子里霎时间空落落的,只留下凤仪父女二人。

爹,女儿不甘心,不甘心,为什么爷爷要袒护她?为什么?凤仪死死攥着衣袖,指甲都抠出了血迹。

凤天眼中带了恨意和不解,说道,方才她那一掌,为父都承受不住,看来,我们之前真是小巧了这个小废物了。

狠狠地捶了一拳树干,凤仪一双美目中恨意通红,几乎咬碎一口贝齿,愤愤说道,我发誓,断腿之仇不报,我凤仪誓不为人!

清晨的阳光穿破云层,缓缓的照射下来,在湖面上洒下一片金灿灿的细碎,湖底的鱼儿争相跃出,抢食湖面的鱼食,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中,一个身穿紫衣长裙的少女正在闭目打坐。

这几日凤以歌被禁足在这个别院里,每日有人按时来送一日三餐,比起之前的残渣剩饭,简直是天壤之别,而这别院的装饰各局也清静雅致,平日里并没有外人打扰,凤以歌正好落得清静,这几天她日日早起钻研那本《凤凰诀》,如今不过十日之久,竟已突破了第四层功法。

眯了眯眼抬头看了看阳光,凤以歌见时间还早便在湖边打起了太极,打太极是她前世最大的爱好,也是每天的必修课,偶然的她发现,这太极竟与《凤凰诀》相辅相成,对于她进阶来说简直是锦上添花,否则不过十日之久她饶是再天纵英才,也是绝对不可能突破四层功法的。

小姐,管家来送早饭了,您歇一歇快来用膳吧。一个身穿绿色衣裙的小丫头笑吟吟的招呼道,正是那日在祠堂斥责凤以歌的绿篱,凤以歌见她人小心思纯洁,还有这一股子难得的正直,索性将她要来带在身边栽培,日后她若是想要变得更强大,身边没有个可靠的心腹也是万万不行的。

才吃过早饭,就见管家匆匆忙忙的跑来,在院子里喊道,齐羽菲,齐羽菲,老家主让您去前堂一趟,您跟老奴走一趟吧。

自从上次凤仪之事后,老家主摆明了态度,府中上上下下对待这个曾经嗤之以鼻的废物齐羽菲都大变样了,恭敬的不得了。

见老管家肥胖的脸上已经沁出了一层细汗,凤以歌蹙眉问道,孟叔,爷爷到底有没有说是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急切的特意跑来通知一趟?

老管家擦了擦汗,答道,是凤族本家来人了,现在正在前堂用茶,指名道姓要见您,所以老家主这才让我赶忙来叫您过去。

凤族本家?他们来做什么?凤以歌不再耽搁,忙跟着管家去了前堂。

还未进屋,就听见一道熟悉的轻笑声传来,那样的清煦优雅,宛若雪峰之巅簌簌飘落的飞雪,又如空野缓缓吹过的夏风,让人过耳不忘,沁人心脾。

凤以歌一愣,难道他也来了?他与凤族本家又是何关系?

众人都在前堂谈笑风生,房门突然被打开,只见一个紫纱衣裙的少女踏着初晨细碎的阳光,缓缓而至,清眸潋滟却冰冷,端的是倾国倾城的容貌。

凤倾,你这失踪多年的妹妹可当真是清俊脱俗,与那些庸脂俗粉相比,简直就是出水芙蓉般的素雅高洁。上座上一名身穿宽大月色蜀锦衣袍的俊美男子邪邪笑道,此人正是龙煜城。

旁边一名同样身穿华贵锦袍的年轻男子温文尔雅,嘴角是温和的笑意,见凤以歌进来,激动的站了起来,赶忙迎了上去。

你就是凤以歌?

凤以歌看着对面俊朗的男子,微微蹙眉,那眉眼,竟与自己有七分相似,下意识的点点头。

凤倾拉过凤以歌,眉眼中难掩激动,说道,我终于找到你了,爹和爷爷还不知道,知道了一定会高兴坏的。

不太适应这突如其来的亲近,凤以歌不着痕迹的拂开他的手,眸色中依旧清冷,这神情看在凤倾眼中,平添了几分无奈。

你为何会在这里?凤以歌看着座上雍容华贵的男人冷冷问道。

凤倾刚刚见自己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妹妹与自己疏离,心中尴尬,此时见她竟然与龙煜城相识,心中又多了几分庆幸,笑着解释道,羽儿,这是龙家长孙龙煜城,今日与我一同来接你回家的。

第8章 事实

原来是龙家的长孙人,怪不得那般的气质华贵,传闻都说龙家长孙是惊为天人的传奇人物,七岁破了长生阵,十岁便进阶到了七阶灵师的阶位,如今不过十八岁的年纪,已经到了九阶的阶位,在整个九州大陆都是少有的高手。

凤倾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哥哥。龙煜城悠闲地轻摇茶盏,说道。

这句话说得及有分量,凤以歌自然是听清了里面的意思,对凤倾的戒备与疏离也卸了几分。

凤倾见这个妹妹竟然能听得进龙煜城的话,脸上的笑意更浓,想起多年前凤家与龙家的那个约定,目光不由得在凤以歌和龙煜城身上转了几圈。

感觉到这赤裸裸的目光,龙煜城头也没抬,声音依旧雍容清煦,说道,收起你那些花花肠子,否则我让你竹篮打水一场空。

被一语道破了心思,凤倾俊脸黑了又黑,干咳几声缓解尴尬。

看不懂这二位在打什么哑谜,老家主陪笑道,少主,羽儿是在十六年前的冬夜被伙房的一个仆人捡回来的,当时不过几个月大,抱回来的时候我看见她身上的凤家印记,得知她一定是凤家的血脉,原以为是哪个不成器的族人扔掉的私生子,所以也就没在意,将她留在了分支里,没想到,竟是本家嫡系的长孙女,是老夫怠慢了,还请少主回去后向本家老家主说明情况,替老夫开罪一二。

凤以歌暗自翻了个白眼,这老奸巨猾的东西,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五岁那年她大病一场,这老东西命人将她扔在柴房里整整一个月,任由她自生自灭,现在却来哭可怜,真是好计谋。

待人拿来当初冬夜婴儿的襁褓,凤倾一眼认出那是当年母亲亲手绣的图案,心中感慨万分。

既然如此,那我就将家妹带回去了,这些年,家妹承蒙家主照顾,他日凤倾定当重谢!

凤倾故意将照顾二字咬的极重,瞬间吓得凤隐头顶冷汗直冒,鞠躬作揖的讨好。

不理会他的刻意的讨好,三人转身便离开了凤家旁支。

马车上,凤倾一直拉着凤以歌说着这些年的事情,又命人将最好的点心和酒水都端上来,一时间凤以歌面前被堆成了小山。

凤倾你快歇歇吧,就算是捡回了亲妹妹,也不用这么激动吧?龙煜城揉着眉心无奈的说道。

你懂什么?羽儿,别理他,快尝尝这梅花酥,这可是我特意命人从江南带回来的。凤倾又一股脑的将东西都堆过去。

看着这个虽从未谋面的哥哥,感受的到他的温暖亲热是发自肺腑的,是源于血脉的亲情,凤以歌眉眼中露出几分温和的笑意,像是三月春风融化春水,暖的让人移不开眼。

三人时不时的互相打趣,一路上倒也不算无聊,关系也在逐渐的升温。

我想知道,当初为何我会被抛弃在雪地里?凤以歌黑色的瞳眸中又带了几分清冷,这么多年的孤单落寞,被人嘲讽的凄苦,她都一个人默默的承受了下来,她想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

凤倾感受到她眸色中的清冷与委屈,心中心疼不已,这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妹妹,这么多的折磨让她变得如此疏离和戒备,是他们的过失,没有陪着她长大也是他一辈子弥补不了的遗憾。

当年凤家大乱,爷爷身边最得力的心腹竟然背叛了凤家,一把火烧了凤家的藏书阁,全族的人都被派去灭火,那个人被逼的退到了主院,趁人不备抱走了尚在襁褓中的你,等爷爷和父亲赶到的时候发现奶妈都被杀了,满地的血迹,却唯独找不到你。凤倾说话间修长的手指已经紧握成拳,死死压制着心中的怒火。

这不怪你们。凤以歌垂下眼睫,这或许就是她的命,凤家的人不是有意将她抛弃的,所以她也不会有怨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凤以歌只觉得心里踏实了很多,当初她最害怕的就是凤家有意抛弃了她,如今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凤倾平复了下情绪,继续说道,那个人封住了你的玄力,也封住了你和召唤兽的感应,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羽儿,以后不会了,以后爷爷,父亲,哥哥都会保护你。

一直未说话的龙煜城斜倚着车厢,掀了掀眼皮说道,哼,估计以后得她来保护你们了,她现在可是突破了《凤凰诀》的第四层功法,而且你还不知道吧,你这个妹妹身体里的本命召唤兽竟然是九天玄凰,惊不惊喜?厉不厉害?

凤倾一听心里惊讶万分,张了张嘴惊讶道,羽儿,龙煜城,说的,是真的?

凤以歌心里一惊,没想到龙煜城竟然一下子就察觉出了她的修为,心里暗骂这个多嘴的,凤以歌无奈的点点头,承认了这个事实。

真的?我的妹妹,一定是最强的。凤倾眼中满是赞赏和欣慰,他的妹妹在遭遇了抛弃之后,竟然能够涅槃重生。

她能够解除封印,也有我的一份功劳,你不打算替你妹妹好好谢谢我?龙煜城双手环胸,悠然说道。

凤倾轻笑一声,语气中带了几分调侃,怎么?当年那个约定作为答谢之礼,还不够吗?

那桃花目波光流转,在凤以歌身上细细打量了几番,终是笑道,若是她的话,这份礼倒是和我的心意。

方才在凤家分支时两人就在前堂打哑谜,此时又话里话外的,凤以歌也懒得理会两人有什么猫腻,索性扯了个被子闭目养神。

马车在宽大的车道上急速驱使,不多时便在一座威严无比,堪比皇家园林的府邸门前停下。

三人下了马车,便直接进了一处优雅别致的院子,比起之前在凤家分支的院子,不知要气派了多少倍,院子里种满了奇珍异草,下人们都在有条不紊的操劳着手里的活,见三人进来,赶忙行礼。

众人虽看见凤倾身后的紫衣少女,却都训练有素的低头目不斜视。

第9章 活得不耐烦了

凤倾刚要开口说话,却被一旁的龙煜城扯了扯袖子,凤倾一愣,见他脸上神色淡然,便将剩下的话咽了下去。

直到三人进了屋,凤倾才问道,你为何要阻拦我将羽儿的身份公布于众?

龙煜城轻笑一声,说道,你想害死她吗?现在你们凤家是什么情况你比我清楚,人人觊觎家主之位,更是对你们藏书阁里的《凤凰真经》盯得紧俏,现在你将她的身份公之于众,岂不是让那些有歹念的人多了一份筹码?

凤以歌抬眸,见窗前的男子俊朗的容貌被日光渡上一层光亮,那般的流光溢彩,风华绝代,心中动容几分,她与他并未有过多的交集,不过是第二次见面而已,这人竟为她考虑的如此周全。

凤倾沉默片刻,思及龙煜城的话并非没有道理,但是心中又着实舍不得失散多年的妹妹,俊颜上不禁愁容满面。

你好好想想我说的话,你若是真的为她好,就不该将她留在凤族本家。龙煜城不咸不淡的说道。

终是叹了口气,不得不接受龙煜城的建议,凤倾从袖中掏出一块刻有凤纹的令牌递给凤以歌,郑重嘱咐道,羽儿,这是咱们凤家代表嫡系身份的令牌,可号召五千精英暗卫,爷爷父亲还有我手中各有一块,今天我将第四块令牌交给你,一定要好好保管,不可再经他人之手。

羽儿,我是真舍不得再让你出去,是哥哥没用,龙煜城说得对,凤家如今乱的很,你留下来,倒不是万全之策,等凤家的形势一稳定下来,我立刻便将你接回来。凤倾心里满是疼爱和怜惜,对于这个妹妹,他亏欠的太多。

凤以歌淡淡笑道,其实没什么,你也不必自责,凤家没有什么亏欠我的,一切都是我的命罢了,如今,我也不再是原来那个任人欺辱的小废物,放心便可。

凤倾还要再交代些什么,却被匆匆而来的属下叫走,说是有急事要处理,一时间房间里只留下了凤以歌和龙煜城二人。

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凤以歌倒有些尴尬,还是轻声道谢,说道,谢谢你。

一声轻笑像是烟花绚烂般炸开,对面的人一手支额眯着眼看她,那般的雍容华贵,气质斐然,真要感谢我,以身相许可好?

凤以歌瞬间黑了脸,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人真是正经不过三句话,懒得理会他,收好了令牌,凤以歌便出了府门。

待凤倾回来时,屋内哪里还能见到凤以歌的身影,只有龙煜城一人悠然的喝着茶。

羽儿呢?凤倾问道。

走了。龙煜城喝了口茶说道。

走了?你怎么能让她这么快就走了?你怎么不看住她?凤倾焦急道。

龙煜城抬了抬眼皮看了他一眼,喊什么?等你回来她就不走了?想让她早点回来,那就好好处理好你们家这些破事。

说完龙煜城转身也离开了凤府。

凤以歌自本家回来,思及龙煜城和凤倾的话,觉得自己先在分支里住下比较好,可还未走进院子,便听见里面传来剧烈的争吵声。

院子里一个身穿桃粉色百褶长裙的俏丽女子正立于院中央的位置,身后跟着几个面露凶相的嬷嬷,而对面是一个身材瘦小却叉着腰寸步不让的绿意少女,因为情绪激动,原本白皙的小脸儿已变的通红,仔细看过去,左脸上一个清晰地巴掌印衬着白皙的皮肤,刺得人扎眼。

不过是个下贱的狗奴才,也敢拦本小姐的路,我看你是活腻了!粉衣少女正是分支家族里的庶出五小姐凤仙,此时正耀武耀威的训斥对面的绿篱。

我就算是下贱的狗奴才,那也是四小姐的奴才,和你没半分钱的关系!绿篱梗着脖子,一脸坚定的说道。

你看来还是条会看家的好狗,不错,今天我就好好调教调教你,教教你怎么当一条更听话的狗!说完,只见凤仙抽出腰中长剑,手一挥就朝着绿篱的脖颈刺过去,绿篱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只愤愤的瞪着手持长剑飞身而来的人,丝毫不躲闪。

长剑破风,眼看着就要穿破那白皙的喉咙,只听得啪的一声脆响,一枚石子凭空飞出,硬生生将那长剑打的脱离了凤仙的手。

什么人?活得不耐烦了吗?竟然敢偷袭本小姐!凤仙四下环顾着,想要找出到底是谁暗中出手。

一声嘲讽的笑意自院子门口传来,只见一白衣飘飘的少女斜倚着树干,双手环胸,笑的好不风华绝代,只是那嘴角的嘲讽怎么也掩盖不住,就这么大点本事也敢在我的院子里撒野,我看是你活得不耐烦了!

凤仙见平日里任人欺辱的小废物如今竟然神情冷淡的嘲讽自己,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心中怒火中烧,眼中的恨意更加,骂道,不过是个没有玄力的小废物,还敢在我面前装蒜,就不怕被人笑掉牙吗?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听完这些话凤以歌不怒反笑,修长白皙如葱削的手指摩搓着手腕上的精致护腕,抬了抬眼皮说道,不知天高地厚?你这话可是说的你自己?

凤仙气急,骂道,果真是个没脑子的废物,我骂的是你,你有什么资格住全家族最好的院子,爷爷凭什么对你改变态度,你到底给爷爷灌了什么迷魂汤?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是胸大无脑,在这个拳头才是硬道理的世界里,她竟然还看不出这其中的猫腻,凤以歌冷笑,白皙修长的手指间是一枚银针,正是方才打落凤仙长剑的那枚,鄙夷道,到现在,你还看不出来家主是因为什么对我改变了态度吗?

看见凤以歌手中的银针时,凤仙脸色煞白,她狠狠咬着牙,不敢相信一向受人欺辱的小废物竟然可以有如此身手,她也是绿玄的阶位,而面前的人竟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暗处打落她手中的长剑,这说明她的玄力一定在自己之上!

与《凤召天下》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