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赌成婚荣少别太坏在线阅读_一赌成婚荣少别太坏最新章节_大白任著

一赌成婚:荣少别太坏

时间:作者:大白任

一赌成婚:荣少别太坏:大白任著,提供现言小说一赌成婚:荣少别太坏在线连载免费阅读,一赌成婚:荣少别太坏内容摘要:扣屎盆子(2)你撒谎!~是你给我扣头上来的。想来小雪口中的屎已经吐完了,所以有空争辩。不过她一说话,空气中就弥漫一种奇妙的臭味,好似口水和屎的味道,弄得大家纷纷捂鼻后退。督军夫人刘璐指着她说:你别说话...

沈红一荣坤铭小说《一赌成婚:荣少别太坏》是大白任所书写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小说。

第7章 扣屎盆子(2)

你撒谎!~是你给我扣头上来的。

想来小雪口中的屎已经吐完了,所以有空争辩。

不过她一说话,空气中就弥漫一种奇妙的臭味,好似口水和屎的味道,弄得大家纷纷捂鼻后退。

督军夫人刘璐指着她说:你别说话了,先到后面把自己洗干净了再说。

虽然看得出来她脸上有不甘,但作为新进门媳妇的丫鬟,刘璐的话她不敢不听。

小雪走了以后,庄秋庭才从屎里面爬了起来,一身臭烘烘的撒娇说:妈,我不要她在我这里,您把她送出去嫁人好不好?

能看出来刘璐脸上有些为难。

我住在蔡家这么多年了,大家一直都是一团和气的,刘璐显然适应不了这种气氛。

不过可能庄秋庭的父亲庄群的势力的确是大,蔡家又陷在内外交困之中,刘璐其实心里还是忌惮这个儿媳的。

庄秋庭的话,刘璐不能不在意。

我想,也许是对我还有感情的关系,刘璐沉吟片刻后说:既然你这边不需要丫鬟的话,正好我那边缺个人,就让红一到我那边去好了。

刘璐这就是在护着我了。

庄秋庭当众翻了个白眼,跺着脚走了,留下一摊子看热闹的人。

刘璐没有办法,也只好让大家都散了。

我看见蔡钰一脸煞白的站在那边,他的脸一直很白,有一种阴柔的帅气,一句话不说。

我又想起那日他和我说过的话,我理解他的苦衷。

从娶庄秋庭进门,他从一个整天无忧无虑的少爷,一下子变成这般模样,实在令人心疼。

他看起来成熟了不少,也有了男人的味道,他身上有一种阴柔而迷茫的帅气,让至今看了还会心跳。

不过我不敢一直盯着他看,我知道这样会给他带来麻烦,所以我很快的跟在刘璐身后离开。

刚要走出院门的时候,小霜就在身后说:留下这堆臭东西,要谁收拾?!

当然是你收拾了!~我的脚步片刻不停。

路上的时候,刘璐对我说:红一啊,虽说蔡钰娶了媳妇,但我们蔡家还是很看重你的。你不要灰心,虽说新派的人家都不娶姨太太了,但我觉得我们这种大户人家,传统还是要保留的,你不是没有机会了。

姨太太么?

我从未想过当谁的姨太太。

不管我再爱谁,我都不可能做他的姨太太。

我不可能去做蔡钰的姨太太。

我不懂刘璐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是想拉拢我么?

我一个督军府的丫头,还轮不到要督军太太来拉拢。

是因为还记旧情么?

可是蔡钰结婚的时候,当着大家的面,当着庄群的面,刘璐又是另外一幅样子。

我看不懂刘璐,可能督军夫人的世界是另外一个江湖,我不懂的江湖。

因为不懂,所以我并不多说什么,只是低声嗯的应了一声。

看得出来,刘璐对我的反应很是满意的。

不管怎么说,我唯一能确定的是,刘璐她想要收买我,所以她用成为蔡钰姨太太的诱饵来引诱我,让我为她做事。

因为督军夫人的院子里已经没有空余的房子,所以白天干完活我还是回蔡钰院子里的佣人房住。

当初是蔡钰照顾我,为我单独准备了一个房间,没有和那些粗使的丫头睡通铺,我至今仍然感激他。

庄秋庭进门以后,他的两个丫鬟就住在我房间隔壁的那间屋子里。

因为我单独一间的事情,庄秋庭也闹过几次,不过蔡钰都一反常态的强硬,让她不能得逞。

这也许也是她想要泼我一身屎尿的动机。

忙碌完一天,我浑身瘫软的躺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房梁。

我需要整理自己,我已经被弄得乱七八糟了,我的世界也乱七八糟了,我想不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庄秋庭为什么那么恨我?

刘璐想要我帮她做什么事情?

蔡钰现在的处境到底有多糟糕,他每天是不是都很心疼我?

大家为什么都变了一副样子?原本最温暖的地方,怎么就变得如此的冰凉?

我忽然想到,在我还小的时候,似乎是见过庄秋庭一面的。

没有错,庄秋庭小的时候,庄群有带她来爷爷的府上一次。

那时候具体的情况已经变得模糊了,我只是记得那时候庄秋庭好像是从我手里霸道的抢走了我最喜欢的娃娃,然后被他的父亲庄群训斥了。

他当着爷爷的面这么凶他的女儿,反倒让我觉得是我自己做错了什么一样。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庄秋庭,直到她嫁进蔡家的时候。

我想,庄秋庭是不是在那个时候起,就开始记恨我了呢?

我又想起了蔡督军。

在这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他是不是也在我的面前带着一个虚伪的面具?

他装出一副慈父的模样我信了,尽管我知道他实际上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蔡钰的大哥喜欢在外面捧戏子,玩女人,蔡钰的三哥则迷恋鸦片和赌博,这个蔡督军拿刘璐的话来说就是蔡家大哥和三个的合体,父子同心的那种。

就因为我是沈俊山的孙女,是他们用得上的人,所以他们就用一种小孩子不可能看透的面具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而且,他们现在继续用这种面具面对庄秋庭?

想到这里,我不寒而栗。

刘璐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拉拢我呢?

爷爷已经死了,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还有什么利用的价值呢?

非要说的话,那就是我对蔡家的忠心是鲜有的,因为我们沈家欠他们的。

这个就算刘璐不拉拢我,我也会报答他们的,因为我不想欠他们什么。

接着又想到了蔡钰,我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我想起我们一起在尚城爷爷的府上学习的那段时光。

我和他都不是那种学习很好的孩子,中医算术什么的高深奥义,我们是一窍不通。

尽管爷爷为我们请了最好的老师,那些隐居在尚城的高人,我还是学的一知半解。

蔡钰就更夸张了,一到上课就睡觉,爷爷考察的时候就抄我的,尽管我也近乎是交了白卷。

读书不行,好在肢体还比较协调,凡是需要动起来的事情我都学的十分优秀。

武术,跳舞,唱戏,弹琴,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

——因为我是要保护和伺候蔡钰的人,所以每一样我都下了苦功夫。

不过最喜欢我的老师还要数千王霍师傅,因为我在动手能力上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

第8章 白刀红刃

霍师傅是神州大地上的第一赌王,因为得罪了权贵逃到尚城避难,是我的爷爷收留了他。

论出千,他自称第二的话,没人敢说第一。

他赢遍天下无敌手,赢钱赢得手软,手麻,手中风。

不过古语说的好,月满则盈,水满则溢。

霍师傅他是有本事,但不知道收敛,做人太高调了,所以终究被人记恨。

据说有人出二十根大黄鱼要买他那双会出千的手,吓得他屁滚尿流的来找我爷爷收留保护他。

霍师傅常说,他这个人的缺点是太高调,不懂收敛,优点是怕死,一有风吹草动就躲起来,所以才保住了小命。

他让我学他的优点,杜绝他的缺点,然后就把他所有的千术都传给了我。

他说,我的动手能力世间罕见,是继承他手艺的不二人选。

对此,爷爷是坚决反对的。

爷爷他老人家说,千术不是正经的手艺,对我们报恩也没有益处,坚决不肯让我学。

不过我第一次看霍师傅变魔术就被深深吸引住了,爷爷反对也没用。

再加上后来我和霍师傅一拍即合,先斩后奏的拜师了,爷爷也就勉强同意他做我的师傅。

爷爷常说做事靠的是缘分,不能强求。

学千术就是我的缘分,他不能强求让我不学,所以放学后到霍师傅那里学出千就变成了我自己一个人的课外选修课。

回忆的思绪停留在这里,我突然听见窗外一声轻响。

星城督军府里几乎所有的建筑都是用玻璃镶嵌的窗户,只有蔡钰这个院有几间用纸糊的窗。

我住的这一间的窗户,就是用纸糊起来的。

督军府围墙上的大灯照在窗户上,映出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来,紧接着又是漆黑一片。

我立刻意识到有人躲在屋外的墙根底下,不知道想要做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我看到插门栓的位置闪过一道寒光,那绝对是金属利器才会发出的光亮。

咔一声轻响过后,门栓落地。

我想,来者不善。

多年练武的经历让我没有慌张,而是气息平稳的躺在黑暗里面,静静的关注着门口的动静。

几乎不可闻的吱嘎了一声,门开了一个小缝隙,刚刚那两个人影悄悄的走了进来。

是刺客?!~

我不敢肯定。

就算督军府进了刺客,也不可能是冲着我来的。

我只是督军府一个小小的丫鬟,应该没有人会有刺杀我的念头。

除非

我猜到了一种可能性。

我将床上的被子故意弄得拱了起来,然后悄无声息的躲到了床底下去。

门口的两人已经慢慢往床的这边过来。

尽管他们尽量的放轻脚步,但毕竟是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新手,难免会发出些声响。

最难能可贵的是,这两人对自己的潜入应该是充满信心的,他们仿佛听不见自己笨手笨脚的声音。

他们以为我也听不到!

今晚没有月亮,只有星城远处的霓虹远远的柔光。

督军府高墙上的探照灯也照往了别处,房间内一片漆黑。

蔡钰常说,我的眸子很亮,所以我可以在这样的暗光底下,看清屋内的轮廓。

两个熟悉的身影慢慢的,半蹲着出现在我眼前。

是庄秋庭带来的两个丫鬟小霜和小雪。

她们为了对付我,终于一齐出动了,真是让人欣慰啊。

也许是白天吃了亏心里不服,又也许是受她们的主子庄秋庭的指使,她们竟然深更半夜的跑进我的房里,鬼鬼祟祟的不知道想做什么。

不过下一秒我就明白过来,小雪迎着窗外的霓虹,从匕首鞘里抽出一把寒光四溢的小刀来。

简直是简单粗暴,她们居然想要在督军府里用刀把我捅了?!~

脑回路就是不一样,所以我难以理解这背后她们的心理动因,但面前的危机我还是心知肚明的。

她们俩在床尾分开,来到床的左右两边。

看这架势,是要两面包抄我,让我无路可逃,然后朝死里捅的样子。

果然,这两人看似十分有默契的同时发难,拿着小刀就往我睡过的地方一阵乱捅。

我在床底看准时机,往左边小霜所在的地方一动,拖着她的屁股就朝床上扔。

小霜的身形本来就苗条,我用的又是太极的手法,所以毫不费劲就将她扔到了床上去。

接着我听见她闷哼一声,显然是中刀了。

我见势赶紧躲进一旁的阴影之中,然后朝床的方向看去。

这两人在黑暗中慌乱起来,口中不断的叫喊着:

谁,是谁?到底是谁在那边?

床下的小雪以为床上的是我,所以发了疯的朝小霜的身上捅。

床上的小霜以为在床下的小雪是我,也不停的往小雪身上捅,一边捅,一边还发狠的大叫:救命啊!~杀人啦!~

两个人都是拼命的架势,一时半会儿居然互捅多刀,好在她们在黑暗里看不清,好多刀都捅空了,不然现在差不多已经死了一个在那边了。

一阵疯狂过后,两人不约而同的龟缩防守,就像是刚刚对决后的两大高手对掌之后,同时退缩调息一般。

你这个贱人,我和你拼了了!~看起来小霜的实力还是要强一些,率先缓过劲来,朝小雪躲藏的那个角落扑去。

与此同时,门口传来卫兵急促的脚步声,紧跟着一道电筒的光亮照了进来,正在照到小霜的身上。

小雪同时一声惨叫,我看见小霜的利刃刺在了她的屁股之上。

那血喷的,我想想都觉得疼。

放下武器,站一边去。领头副官从腰间掏出枪来,有人同时开了灯。

在白炽灯昏黄的照射下,床上地上的血迹显得格外的刺眼,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我吓呆了,缩在那个角落一动不动。

认识我的那个副官上前问我说:沈小姐,你没吓到吧?

当然是吓到了,我从未想过给人家当丫头需要这么拼的。

小霜满脸是血的站在那里,眼睛因为疼痛的关系已经发直,她直勾勾的盯着兵丁手上拿着的电筒,然后就这么晕了过去。

落在地上的匕首,被血染红,但却往外散发着,冷白的亮光

第9章 提心吊胆

昨晚的事件惊动了星城的警备厅,一大早就有警察来问话。

不过也仅仅是问话而已,因为这是发生在督军府后院的事件,他们并不敢真正的来管,更不敢出手抓人。

连到警备厅协助调查这样的要求也不敢提,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就离开了。

问话其实也只是走一个过场罢了。

昨晚的事情,刘璐早就弄了一个明白。

庄秋庭因为白天的事情气不过,让她的两个丫鬟趁着夜黑风高来杀我,但不知怎么的自相残杀起来。

事情就这么简单,连庄秋庭也没有否认。

也许在她的心里觉得,杀一个下人不是什么大事儿,所以也就很干脆的承认了。

是啊,是我让她们去杀她的。我早就说把她撵出去,你们又不愿意。

这句话将刘璐气了个半死。

不过她也拿庄秋庭没有办法,谁让她爹现在如日中天呢?连星城的蔡督军都要让他三分。

刘璐只好反过来安慰我说:算了算了,反正也没有伤到你,这件事情咱们就算了吧。

稀泥和得好,我给满分。

若是昨晚我睡得早,被人捅成蜂窝眼了,想来刘璐又会说:算了算了,反正是一个下人,咱们这件事情就算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遇到惹得起的人,不管是警备厅还是刘璐都有一套处理方式,但若是遇到庄秋庭这种他们惹不起的,那么就是现在这个备用方式

——算了。

好在庄秋庭手下的两员猛将都身受重伤,接下来的几天再没有谁找我的麻烦。

庄秋庭爱惜自己的羽毛,不愿意在蔡督军的面前暴露她的本性,至于督军夫人刘璐,自古婆媳之间的事情说不好,所以她索性就不装了。

借着这个难得空隙,我总算是过了两天安稳的日子。

没过几天,小霜先回来了。

她看我的眼神在冒火,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的样子。

有几次她又想要上前挑衅我,都被我用那句:怎么?又想要挨刀子了?顶了回去,气的她吐血。

不过她算是聪明的,吃了上次的亏,知道她打不过我,也不敢在我面前硬来。

我猜她是在等她的好姐妹小雪归来,然后再团结一起收拾我。

有时和庄秋庭会在院子里正面遇见,她总是不看我,然后从我身旁走过的时候扇一扇自己的鼻子,说:好臭,这里怎么这么臭呀。

我总是会默默的回答她说:上次你跌进屎尿里面,说不好是没洗干净。然后气的她跺脚。

我深知督军府不是久留之地,可惜爷爷所说的大恩未报,我又不能不辞而别,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闷闷不乐。

我坚信只要小雪伤愈回来,她们一定是不会放过我的,说不好又要用什么计谋来算计我。

更重要的是,她们的计谋,每一个都朝着要我的命来的,让我不得不防。

我记得有本我看过的书上说,越是没有修养的人,下手就越是狠毒,因为在她的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仁慈与包容。

庄秋庭就是这种下手就要死人的角色。

我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度过,没有等来转机,反而等到了小雪出院的消息。

她因为屁股被小霜捅了,现在所以虽然是出院了,走路仍然需要拐棍。

小雪回来的第一天,她就想要用拐棍打我,被我躲了过去。

我没有问她是不是又想挨刀了,而是问她说是不是又想吃屎了,毕竟她上次大口吃屎的事情还没过多久。

她气的不行,听说屁股上伤口都因此崩开过两次。

不过我也不是故意要逞口舌之能,我只是不能露出害怕的样子。

也是哪本书上提到过说,狮群围攻水牛的时候,总会选在水牛露怯的那个刹那。

只要水牛露出害怕的样子,狮群就会群起攻之。

我现在就是那个孤单无援的水牛,而庄秋庭显然是狮群的头头。

她正在观察我,想要在我害怕的瞬间,再次用她的诡计,送我去死。

我不能死。

不知道为何我现在常常会这么想。

我也不是因为怕死,爷爷过世以后,这个世上除了蔡钰以外,再也没有我放不下的人。

我还真的不怎么怕死。

我只是怕我死了以后,爷爷这一脉就断掉了,再也没有人帮他报恩了。

那样的话,我们沈家将会永远都欠他们蔡家的了,永远。

我不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我还不能死,我要抓住一个机会,报他们的恩,然后远远的离开他们。

这样的心情支撑着我,让我有了继续等下去的勇气,然而,我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那种随时会被人算计生命的感受,让我每天都全神贯注,我太累了。

终于,在我快要累的死掉的时候,我毫无防备的被一个人一把拖进了院子里的草丛里面。

不过我的反应也是相当的快,我立刻用近身格斗的手法转被动为主动,掐住那人的喉咙。

红一,是我!~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我没有一点点抵抗的力量,很没有出息的哭了。

是蔡钰。

他怀里依然冰凉,他脸上依然是那副冷冷的帅气。

红一,让你受苦了。蔡钰的眼眶也红了。

不过他很快清醒过来,对我说道:不能被庄秋庭看见我们在一起,不然她又要借此兴风作浪,向她爹告状了。庄群现在本来就在犹豫着要投靠荣家的少帅荣坤铭还是继续效忠我们蔡家,如果让她抓到咱们在一起,可就大事不好了。

怎么不好了?我哭着问他,我才不管庄群要不要上天,我不要再这么委屈下去了。

蔡钰捂着我的嘴,不让我继续大哭下去。

他悄悄和我说,让我晚上到星城城中心的大富贵找他,到时候他再和我详述离情。

我看他的样子,似乎是真的害怕的很,所以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他。

他让我在花园里再躲了一会儿,他自己先走出去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有一种心死的感觉,我喜欢的男人,真的是这样的他吗?

与《一赌成婚:荣少别太坏》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