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友诡事》小说主角熊哥王思冲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驴友诡事

时间:作者:雀马鱼龙

《驴友诡事》是由雀马鱼龙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熊哥王思冲,书中主要讲述了:我顿时挪不动步子了,身体都在颤抖着,转过身向后面一看,两个女生,一个有点姿色,一个长的很壮,后面是俩刚刚参加了高考的毕业生,再后面是大胡子,他眯着眼睛正不紧不慢的跟着。我发誓我绝对没有看错,后面绝对是五个人,难道我和他们看的不一样?难道这一路上都是七个人而不是八个人?不对...

驴友诡事熊哥王思冲小说by雀马鱼龙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第四章迷雾重重

我顿时挪不动步子了,身体都在颤抖着,转过身向后面一看,两个女生,一个有点姿色,一个长的很壮,后面是俩刚刚参加了高考的毕业生,再后面是大胡子,他眯着眼睛正不紧不慢的跟着。

我发誓我绝对没有看错,后面绝对是五个人,难道我和他们看的不一样?难道这一路上都是七个人而不是八个人?不对,在饭店吃饭的时候就是八个人啊!

我脑袋里面顿时成了一团浆糊,想仔细的回忆起下午在路上的事儿,从俱乐部出来的情形我忘记了,但是路上我绝对肯定是八个人。在农家乐吃饭也是八个人。

小伙子?怎么了?你怎么打摆子了?

老头在我的背上忽然间说道,打摆子是我们当地的土话,就是颤抖的意思,我的确是在颤抖,而且颤抖的不是一般的厉害,刚才经历的那惊魂的一幕让我到现在还心有余悸,现在忽然年队伍里面又多出了一个人。如果不是我心理素质过硬的话,我真的直接就瘫在地上了。

熊哥,不开玩笑,真的,后面到底几个人?我回头看了看,还是不甘心的又问了一句。

你要是不想背,我就背,别墨迹了大熊明显是生气了,把我的登山包往地上一扔,开山刀狠狠的插在了地上,接着就对我不耐烦的说道。

后面的确是四个人?小伙子,你是不是看错了老头这时候又说话了,在我的后背上说道,声音就在我的耳朵边儿上,每一个字都很清晰,每一个字就好像是炸雷一样在我的耳朵边儿上炸开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们两个都说是四个人,看来是我的问题,我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一路上八个人,七个人都说过话,包括在小屋子里面避雨的时候,老头,熊哥,我都说过话,俩毕业生说过话,俩女的也说过话,只有一个人,留着大胡子的人没有说过话,好像一路上他都没有说过话,包括在农家院里面吃饭的时候。

问题就出在他的身上

后面有个留着大胡子的你们没有看见?我这时候顾不得别的了,直接就把心里面的疑惑说了出来?

留大胡子?熊哥眉头一皱,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老爷子

我听到熊哥的话,终于确定了,他们果然看不见那个留着大胡子的人,果然

熊哥的话没有说完,忽然间脸上变的残白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胸口,你玩笑开的有些过了啊!我告诉你,你再要是拿我朋友开玩笑,我揍你死

他愤愤的握住了拳头,但是最终也没有落下,因为后面的俩女的还有毕业生都跟了上来,拉住了熊哥。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还动起手来了熊哥其中一个稍微有些黑的毕业生拉住了熊哥的手臂对熊哥说道,另外一个也拉住了熊哥道:有什么话不能好好的说啊!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心里面这时候是最焦急的,队伍最后面就是大胡子,这个人是他们看的不见的人,而且就跟在俩毕业生的后面,这会儿应该是跟上来了

我赶紧回头看了一眼,但是后面空空如也,那里还有大胡子的影子,冷汗,冷汗又从我的额头上滑落了下来,直接就落在了我的眼睛里面,一阵辛辣的疼痛在眼睛里面荡漾着

我蹲下了身体,放下了老人,腾出了一只手使劲儿的揉了起来。

今天我算是倒了血霉了,本来不想出来,但是有活动没有领队的,我就来了,好么,你刚开始要自杀,现在又拿我朋友开玩笑,妈的,要不是老子是领队,老子早把你揍的尿血了,以后有你在的活动,叫老子来老子都不来了大熊又把背包反背在胸前,伸手从我的后背上扶起了老头,直接就把老头放在了自己的后背上,这一次甩开步子就走,头也不回。

我楞楞的蹲在地上,毕业生和俩女孩都好像是想说些什么,但是四个人的嘴唇蠕动了一下,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紧跟着熊哥的步子就走了。

一阵山风吹了过来,我狠狠的打了个冷战,回头看了看,空荡荡的,空荡荡的视野让我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拔起了大熊的开山刀,飞快的向大熊他们跟了过去。

我不敢走在最后面,刚才的事儿太诡异了,路上,小屋里面,大胡子都在,他们竟然没有看见,那大胡子真的不是人吗?难道路上我遇见的着一切都跟大胡子有关吗?

手里面有一把开山刀,我心里面稍微的有些底气,但是我一边儿走着,总是感觉背后有个人在跟着我们,但是回头看的时候,后面却是空无一人。

我不敢再说大胡子的事儿,我怕大熊再发火,刚才他握住拳头的时候眼睛都红了,肯定是真的想打我的,如果我再说的话,说不定他真的会下狠手打我的。

从他刚才的话里面我又得到了一个信息,就是大熊说大胡子是他的朋友,那他一定认识大胡子,莫非大胡子是跟着他的?

一时间我的脑子里面闪现了无数的想法,原谅我这个人想法多,一个问题能分出无数的想法,我从小就有着毛病。

俩毕业生和俩女生仿佛是感觉到了我的怪异行为,四个人明显的和我拉开了一些距离。

走着走着,忽然间前面的大熊停下了脚步,后面的四个人当然也停了下来,我紧走了两步,跟上去。

怎么了熊哥?那个有些姿色的女孩向大熊问道。

操,我们走错路了大熊骂了一句说道,他向四周张望了起来。

我一直注意着前面和后面,注意前面是怕跟丢了,再掉队,注意后面是生怕再看见大胡子的身影,两边的情形到没有这么注意,现在大熊一说,我立刻就向四周看了过去。

按说刚刚下过雨的山里面会起雾,但是那是在海拔高的地方才有的情况,这个土山海拔最多几百米,基本上不会出现这现象,但是现在却出现了,四周竟然起雾了,两边儿的雾气离我们不远,前面也雾蒙蒙一片,但是后面的却没有,能看见很远的地方,就好像这些雾气是有人操纵了一样,还给我们留下了一条逃生的路一样

再一转眼,整个雾气就向我们包围了过来,我们全部都淹没在了雾气里面,好在这雾气不是很浓郁,能见度还是有的,但是五六米开外就看不清楚了。

大熊,这雾有古怪,你先放下我,那个小伙子,你过来老头在大熊背上说道还回头叫了我一声。

我赶紧走了过去,大熊看我的眼神还是有些不善,但是我是老头叫过去的,所以他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

你叫什么名字?老头拉过他自己的登山包坐了下来,对我问道。

我叫王思冲我如实回答道。

哦,小王,我问你,你刚才真的看见队里面多了一个人,是留着大胡子的?老头又向我问道。

我抬头看了看大熊,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嘴唇蠕动了一下,但是最后没有说出话来。

我终于可以说了,这东西憋了我一路了,如果我真的一直憋下去的话,我怀疑我自己都会变成神经病,或者是神经敏感症。

大爷,我们从俱乐部出来的时候他就在,一直在,在农家院里面吃饭的时候他也在,对了,在农家院吃饭的时候,他还喝了一瓶啤酒,路上他一直在,还有在小屋子里面避雨的时候,他也在,就坐在最里面,跟她挨着我指了指那个张的稍微有些姿色的女孩,对老头说道。

那女孩明显的吃了一惊,脸色也白了起来

老头点了点头,忽然间沉默了,四周静的可怕,所有的人都不说话了,我更是怕的要命,因为这人想法比较多,我当时甚至都想过面前的老头还有周围的人都不是人我怎么办?

你他妈还乱说是不是大熊忽然间又开口了,这一次比刚才的语气更加的生硬,甚至语气里面都还带着哽咽。

第五章神秘的张雅

我抬头看了一眼,大熊这一次真的是要哭了,两只眼睛里面都晶莹了。

我没有说谎,真的,熊哥,你刚才说我自杀,我没有,我是看见你们都在一石壁下面烤火,你,老爷子,还有他们都在里面坐着,你还招呼我进去烤一下湿了的衣服,我正要进去,被你从后面抓住了,还有,还有在路上遇见那一棵树,大槐树,你还记得吗?我当时走在最后面,我回头看见大槐树下面有好些个小孩,真的,我真的没有骗你们

我急切的把所有的东西都说了出来,来证明我没有说谎,这些话被我竹筒倒豆子一样,全部说了出来,四周又安静了,所有人都看着我一个人说,还有,还有老爷子,我在路上跟着你,忽然间你就出现在我后面了,差点没有摔倒,我还扶了你一下,但是往前面一走,我又发现你在前面,当时有两个你,最后大熊出来,最后又变成了你

我看着他们越来越凝重的脸,我有些语无伦次了,越是想说清楚,就越说的没有条理了

你们相信我,我说的都是实话我说的真的都是实话

行了,别编了,谁相信你大熊忽然间说话了,冰凉的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胸口,把我直接提了起来,别编这些离奇的事儿了,再瞎比比我抽烂你的嘴

大熊很是强势,块头又大,如果真的要打的话,肯定是我吃亏,虽然我一直有锻炼,但是他浑身都是疙瘩肉,我根本不是对手。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只能是闭上了嘴巴。

熊哥,现在迷了路怎么办?老爷子的腿不是还要送到山下的医院去吗?毕业生说话了,他把话题给岔开了,我明显的能感觉出来,他是在给我解围。

大熊把手松开,推搡了我一下,然后这才说道:没事儿,这土山不大,迷路也无所谓,我们慢慢走,只要让我见到熟悉的地方,我们就能走出去,放心好了

大熊虽然说是这样说,但是这时候他的话里面却没有了自信,我当时就明白了,我们的麻烦大了。

但是我不知道,其实不是我们的麻烦大了,是我的麻烦大了,很大的麻烦

刚才的事儿,就当没有听见,你们知道吗?都跟紧了我走,再掉队,我可不会再去找你们了

雾气越来越大了,大熊又背起了老爷子,快步的向前面走了过去,他是领队,这山虽然是在市郊,但是我还是第一来,这里最熟悉地形的就是他,所以我们只能使选择相信他,跟着他走了。

大熊走在最前面,开山刀被另外一个毕业生拿走前面开路去了,俩女孩走在中间,而我和刚才帮我解围的毕业生走在了最后面。

谢谢你啊!兄弟我对在我前面不远的毕业生说道。

嗨,有什么谢不谢的,大家都是出来玩的,我也不想你们闹起来,恩,你叫我阿铭就行了,话说老哥,刚才你真的看见了那些东西了吗?

我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算了不说了,以后我再也不来徒步了,还不如骑车,这一路上都快给我吓死了,一天的功夫我感觉跟过了一年一样

对了哥们儿,你能帮我个忙吗?阿铭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你说吧!

他从背上吧登山包弄了下来,掏了两把,从里面掏出一个信封出来,两端都是用双面胶粘好的,喏,这上面有地址,我要去西藏去了,我妈妈不知道,她要是知道了肯定不愿意,这封信我打算是去西藏在邮寄给她的,但是现在的邮局我想你帮我个忙,下山以后,你有空,这两天帮我送过去呗

我把信封接了过来,点了点头,塞在了我的登山包里面的夹层,毕竟里面还有湿衣服,我怕给弄湿了。

放心,我一定给你送到,对了,你要去西藏最好还是给你妈说一声,要不然她多担心啊!

算了,说了她肯定不要我去,年轻人就要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以后上学没有时间了,等毕业了,更不用说了,就业压力更大,更别说旅行了

阿铭对我笑道,我点了点头也是,如果现在让我去西藏的话,我还真的没有时间,也就是礼拜天出来转转,锻炼一下身体。

背起了背包就接着向前面走,雾气还真的很大,我们说话的这一会功夫,前面的人就不见了踪影,不过不远,我和阿铭紧追了两步就追上了其他的人。

往前面又走了一段时间,前面出现了一块卧牛石,大熊把老头放在了石头上面,自己也靠在石头上面,不住的喘息着。

背着包在这山上行走就够累的了,更别说又背了一个人了,大熊看样子是已经是筋疲力尽了。

大熊,你找到下山的路了吗?有姿色的那个女孩也放下了背包,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对大熊说道。大熊应该是没有找到下山的路,他没有直接回答这女孩的话,只是喘息着。

我们几个也都靠在了卧牛石上面,地上都是泥土,这卧牛石被雨水冲刷的很是干净,虽然有些潮湿,但是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其他的人都没有理会我,而且还和我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我知道他们肯定是嫌我神神叨叨的,但是我也没有办法,所以也由他们去了。

怎么少了一个人?我打开了水壶刚刚喝了一口水,大熊忽然间站了起来叫道。

我心里面一惊,抬头一看,老爷子在石头边儿上坐着,阿铭离我不远,和他一起毕业生就在他身边儿,而那个有姿色的女孩坐在自己的包上面,那个身体强壮的女孩竟然不见了,果然少了一个人。

他们都面面相觑,大熊飞快的走到我和阿铭的面前,你们俩走在最后面,你们说,人去哪儿了?

我语塞了起来,这还真的没有注意,在阿铭给我信封之前我好像还看见她在前面走着,但是我们落下来一段距离以后,再追上去,好像是看见她了,但是也好像没有看见,具体的我真的记不清楚,我只能是把希望全部都寄托在了阿铭的身上。

但是他的脸上也是一阵的莫名其妙,熊哥,我不知道啊!刚才不还在这儿吗?对了你问问那个姐姐,她们不只一直在一起吗?

丁丽?张雅人呢?大熊叫道。

我没看见,刚才还在,我以为她在后面,这会儿这原来这个有些姿色的女人叫丁丽,她的脸上也是一阵的疑惑,看她的样子应该不是装的。

就在这时候,一阵脚步声从我们来的方向传了过来,我顿时有些紧张,之前的大胡子所有人都没有看见,刚才还丢了一个姑娘,还有路上我遇见的那些惊险,这无疑让我的神经一直紧绷着,现在听到了脚步声,我第一个反应就是站起来。

他们几个也很紧张,我能看的出来。

脚步声越来越近,可以听见鞋子踩在泥泞里面飞溅起的水花儿声音,远处已经能模糊的看见一个人影了。

我想瞪大眼睛看着,但是又怕自己看到不敢看的东西,心里面很是矛盾

终于雾气被来人的身体推开了,呼我下意识松了一口气。

是那个壮壮的姑娘,大熊说的那个叫张雅的女孩,就是刚才丢了的人,她回来了

张雅你去那里了?怎么没有跟上队伍,你知道不知道你要是掉队了,这荒山野岭的大熊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这叫张雅的女孩脸上抽动了一下,我去上厕所了。再说我不跟上来了吗?还有你说话客气点,凭什么训我啊!还不是你带的路,现在在那儿你知道吗?说不定走的都是冤枉路呢!

你大熊一时气结,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是他的脸上表情却是略微有些尴尬

张雅白了大熊一眼,慢慢的走到了卧牛石的另外一侧,靠着卧牛石坐了下来,两只眼睛眯了起来,好像是刚才大熊说的话让她十分的不爽,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丁丽赶紧向张雅的身边儿挪了过去,低声的劝慰着,应该是说让她消消气之类的话语。

大熊应该是有些尴尬了,他一屁股做在了石头边儿上,把开山刀拿了过去,对着地上的一根小树枝发泄了起来。

树枝被他剁成了一截一截的,有些短的直接就崩飞了。

我一直没有坐下,眼睛一直盯着张雅,心里面总是感觉有那里不对劲儿,但是我又说不出来,我仔细的看了又看,这一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与《驴友诡事》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