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阴间当厨子》小说主角刘天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我在阴间当厨子

时间:作者:野猫追老虎

《我在阴间当厨子》是由野猫追老虎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刘天,书中主要讲述了:喂,你还没给钱呢。我硬着头皮追上去。赊账是不可能赊账的,我想许经理也不会同意的。畸形的女人,顿时露出一排带血的牙齿,瞪着我,喉咙发出一阵很难听的声音。看到这,我本能吓得退后几步。但真不能让她走,毕竟我占理,吃饭给钱天经地义。这个时候道士终于动身了。事情有转机了...

我在阴间当厨子刘天小说by野猫追老虎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第四章赖账是不可能赖账的

喂,你还没给钱呢。我硬着头皮追上去。

赊账是不可能赊账的,我想许经理也不会同意的。

畸形的女人,顿时露出一排带血的牙齿,瞪着我,喉咙发出一阵很难听的声音。

看到这,我本能吓得退后几步。

但真不能让她走,毕竟我占理,吃饭给钱天经地义。

这个时候道士终于动身了。

事情有转机了,我心里隐隐有些期待。

哪知他比我还怂,用宽敞的大袖子遮住脸庞说:钱在桌子上,先行一步改天再联络

这就扎心了。

但是我仍然用手掐着大腿就这样直楞楞的与它对视,没有理逃离的道士。

实际上我在赌。

赌凤鸣楼的后台,能在这里建立这个鬼地方,哪么肯定总有让脏东西忌惮的地方。

果然下一秒。

畸形的女鬼张开嘴,露出乌黑的舌头。

然后。

它翘起来。

用黝黑的指甲尖抠出一颗牙齿。

黑色的血从它的嘴里一点点滴在地上,顿时我的魂都给吓跑了似的,人都僵住了。

真狠啊,不过牙齿能抵钱吗?

我不敢去想,也不关心它赊账的问题,只希望它快点走。

这种场面太惊悚了。

随即嘴里慌张的说道:不要了。你把牙齿拿走,行行好。

畸形女鬼露出泛白的眼珠子,喉咙咯咯的干笑着。

它在嘲讽我还是在欣赏敢问它要钱的勇气,哪种都不重要,只希望它快点走。

可万万想到它把牙齿丢在餐桌上,像一个螃蟹横着走了出去,我这才发现桌子上是一颗金牙。

看来误会她了,不过确实想赖账在先。

于是,带着砰砰直跳的心脏快速把金牙收起来。

浑身被冷汗浸透的我像行尸走肉一样回到取餐处,心里愁绪万千,甚至产生了动摇,该不该留在凤鸣楼服务一帮野鬼。

大概在十分钟后,许经理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黑袋子,他看见我脸色惨白,冒着冷汗连忙的说:小刘,别怕,日子还长着呢。

我有些欲哭无泪说:别埋汰了,刚刚有个像螃蟹一样的人,从嘴里抠出一颗金牙抵了餐费。

许经理连忙回头脸色变的很严肃问:金牙呢?

我紧张的拿出来递给他,为此手上还沾满着黑血,不知道会不会有麻烦。

过来一会,许经理说:你做的很对,凤鸣楼是不允许赊账的。

随即他走进厨房忙他的去了。

只是我心说这就完了?

不咸不淡的夸了一句,顿时觉得很亏啊,早知道让那个看起来挺凶的畸形女人直接走就好了,现在搞得我非常大的压力。

这时候,突然在窗户出现一个熟悉的面容。

是那个很怂的道士。

此时他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

于是,我皱着眉毛过去拍了一下隔着窗户说:大师,你不是又来驱鬼的吧?

道士这次没有进门而是在外面说:本贫道回来是想问你收了那个凶煞的钱没有?

我翻了白眼说:收不收关你屁事。实际上对他算是有点失望,现在打马后炮有个屁用。

他则严肃的说:这关乎你的性命,方才那个凶煞可是个狠角色,你不可能一辈子在凤鸣楼里吧。

看来他知道一些,于是我打算让他进来,但是他却不肯要我长话短说。

随即,我把刚才那个凶煞拔牙抵餐费的事说出来了。

道士听到后大惊失色说:糊涂。金牙呢?

我指着厨房说给许经理了。

他像泄了气一样,敷衍了我几句说晚上别出门,等他回来再说。

这个怂货,有本事问许经理要金牙去啊,道士的职责不就是除魔卫道吗。

随即我对他的话产生了质疑。

本来就是吃饭给钱,天经地义,我自问并没有做错何须担心,许经理的一句话说的好,生平不做亏心事,晚上何惧鬼敲门。

只是事情再次颠覆了我的价值观。

说来也怪,许经理在厨房里鼓捣了半天也没出来,而且接下来也没有谁来到凤鸣楼,很快就到下班的点了。

许经理此时满头大汗的出来,没瞧我一副又要出门的样子,蓝色的中山衣,咯吱窝里夹着黑色的皮包说:下班了,你上楼睡觉吧,记住夜里谁敲门都不要理,哪怕是我在敲也一样。

我连忙说:你这么晚还出门?

这时许经理说不该问的别问,然后骑着老式的自行车很快消失在黑夜里。

但是发生这么多事,我也睡不着,于是关上门上了二楼。

房间里有一个架子床,跟学生宿舍差不多,被子是新的,我铺好床之后,找到了一个下铺,刚躺下就发现垫着的棉絮不对劲。

于是,起身掀开棉絮从底下发现一个铁盒子。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打开之后,有一点钱和一个蛮小的笔记本。

当我打开上面,第一行就看见这几个字。

当你看到这的时候,我想自己已经死了。

顿时,我的汗毛炸立。

本来准备继续看下去的时候,楼下的门被敲的砰砰直响,吓得我打了个哆嗦,随即响起许经理的嘱咐,于是拿着两团棉絮塞揉成团塞进耳朵里。

隔音效果太低,楼下的敲门声越来越大。

说实话,心里又烦又怕。

想着在凤鸣楼里不出去就行,于是站在二楼里玻璃窗往下瞅了一眼,发现黑漆漆的一片啥都没有。

看来又是脏东西。

不理,有本事把门敲碎。

这样一想人就没有负担,楼下也安静了。

拿起笔记本开始翻了起来,上面是一些零零碎碎的记录。

记的都是刚开始上班遇到的怪事。

第一天发现来的客人很诡异。

第二天终于觉得不对劲。

第三天发现来的客人都是鬼。

第四天在回去的路上,觉得背后有谁一直在黑暗中窥视他。

第五天将疑惑告诉许经理后,喝了一碗奇怪的汤之后,这种怪感觉就消失了。

我看到这里觉得信息量还是有的,可惜中间的纸不见了,有人为撕碎的痕迹,直到后面又有两条记录让我毛骨悚然。

第二十八天,我背着许经理收了一个客人的礼物。

第二十九天,我把一个客人带回了家偷偷用鲜血供奉。

第三十二天,我赢了很多钱,可是我回家后发现妈妈变了。

我本来想继续看,只可惜后面的记录全部被血渍给掩盖了,肯定有不详的事发生。

对于这个笔记本我想说人大多因贪心而死,但是又控制不住自己。

随后,我把笔记本放在铁盒子里,然后把头埋在被子里,半梦半醒的熬到了天亮。等我起床的时候,发现许经理的肩膀上搭着一个白毛巾在刷牙。

我连忙打个招呼:早啊,许经理。

许经理驮着背,转过头含糊不清的说:嗯,桌子上有早餐,你吃完时间自由安排。

点点头后,来到食堂看着桌子上有一盘金灿灿的炒饭,顿时食欲大阵,吃完之后人轻松了不少,也不那么发困。

该回家了。我出门拦了一辆的士,碰巧的是昨晚载我的司机。

他笑了一会递给我一根烟说:缘分哈,你哪不能上网,跑这里来包夜,我可听说昨晚这里发生了邪门的事。

什么邪门的事?我装作不在乎的问道。

说了你别害怕,听说昨晚有一个人的牙齿被拔光了,肚子也被刨开了,惨不忍睹。的士司机说道。

顿时我想到了昨半夜的那个畸形女人。

不能往下想,只得停止了想象说道:这事归警察管吧。

的士司机嗤笑着说:这里出过不少这种怪事,他们也束手无策,你晚上少来这里晃悠,要上网自己赚钱买台电脑在家里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对此,我没有解释,而是说道:我不是来上网的,算了,麻烦开快点我想早点回家。

在车上司机仍旧侃侃而谈,聊着平时见到奇闻怪事。

我闭着眼睛有一句没一句的应和着,心里乱如麻。

很快就到家了,我躺在床上左思右想睡不着,于是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这条街的信息,一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第五章遇险

在本地论坛上我发现一条非常特别的信息。

据一帖子介绍这条街在建国前是一个百人坟坑,一到了晚上就有哭泣声。

久而久之大多数人都搬走了。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这里晚上非常冷清。

关上帖子,心里七上八下的。

这时手机响了。

喂?哪位?

电话那头一阵杂音过后,就听见有人再叫我的名字。

天儿,我是你奶奶。

顿时,我吓的把手机扔在床上。

奶奶?

从我记事起就毫无印象,咱是福利院长大的,没有亲人。

随即,我小心翼翼的拿起手机,看见屏幕上有一只手在叫我过去。

就那么一瞬间我头皮发麻,连忙关机,这里不是凤鸣喽,难道是脏东西跟我回家了。

顿时,我发现整间房子处处变得诡异。

电脑的桌面上有一个黑影在朝我勾手,音箱里放出一个惊悚的声音。

刘天,过来啊

这里好冷,快来陪我

见此情景,我连忙跑到门口准备跑出去,预料中锁打不开。

然后电脑桌像长了腿一样朝我冲过来,屏幕上挂着一个扭曲血腥的脸。

泛白的眼珠子,怨毒的表情。

来不及多想,赶紧躲到一旁,随即砰的一声巨响,刚才我站着的地方被桌子砸出一个很深的痕迹。

我住的是一室一厅,此时只能往窄小的卫生间跑。

万幸的是很顺利的进入卫生间,便反锁门。

外面的桌子安静了下来。

可我一点也不敢放松。

卫生间的门实际上很脆弱,经不起电脑桌的冲撞,可是外边却异常安静下来。

但我不敢开门,只得拿起喷淋头握在手里壮壮胆。

然而,下一秒手里的喷头冒出许多鲜血,溅满了一脸。

浓郁的血腥味充斥着鼻腔,耳朵传来阵阵让我去下面陪她的声音。

这时一只手暴力的捅破卫生间的门紧紧的掐住我的喉咙。

整个人被抵在瓷砖墙上,不能动弹。

即使我在怎么用力也无法挣脱。

就在我意识模糊的时候,听到外面一阵暴喝。

天地无极,乾坤接发,看符。

是道士,他来救我了。

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之后,随着一个疼痛不甘的苍老声音离去之后,我整个人轻松了下来。

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可脑子里却嗡嗡作响。

醒醒,刘天,贫道差点来晚了一步。

随着我渐渐睁开眼,看到道士一身便装打扮,连忙说:我差点死了,到底是谁要害我?

先起来,顺顺气。道士连忙把扶起来。

这时卫生间就像成了炼狱一样,到处是血迹。

我还以为刚才是幻象呢,没想到血液还在,卫生间的门破成稀巴烂。

在道士的搀扶下,我坐在沙发上,惊魂未定的说:要不先走吧,这里不安全了。

道士摸着八字胡说:无妨,贫道连夜赶路算是赶上了。你这是命里有这一劫。

我抹着脸上的血说:就是昨天晚上收了那个凶煞的鬼牙?

道士点点头说:凤鸣喽不简单,你昨天晚上竟然挺过去了,说明你命大,那个凶煞的怨气很深,问起原因是牵扯到一些秘闻,以后再跟你说,现在你休息一会,然后换身干净衣裳。

我没有休息而是快速跑到卧室迅速换了一套衣服,然后整理一个背包准备常住凤鸣楼。

真是倒霉透了,说实话。

等我搞完一切,他才把名号告诉我,说有缘。

三清道长。

听起来很有安全感的名字。

经历过刚才的一幕,我觉得可以告别以前的生活了。

鬼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呢?

那个想害我的脏东西难道白天也敢出来吗?

很多东西颠覆了我的认知。

跟随者三清道长坐公交车来到一处宾馆里,要说这里太偏僻了,我还以为他有道观呢,没想到被一句四海为家给顶了回来。

其实,我才不关心你有没有道观,而是在意自己的小命

三清道长吃过午饭,我结账走出饭店门口,他就用牙签剔着牙说:你在凤鸣喽上班,要长期与鬼为伴,回去后贫道教你点本本事,以备不时之需。

哎呀妈呀,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

于是说道:行啊,可是我以后要结婚生子,不能当道士啊。

三清道人不屑的说道:我又不收弟子,你天资不行,只是你我有缘罢了。

可以啊,我愿意,对了我一直想问白天找我麻烦的是昨晚那个凶煞吗?我觉得还是问明白的好。

路上的洒水车突然喷我一身。

三清道人驻足脚步,看着他动着手指头苦思冥想的两分钟,他这才说:不是,那个凶煞不会白天出来,你这个只是野鬼赵替身而已,你早上回来没发现异常?

我皱着眉毛回忆道:早上做出租车回来的,没有异常啊。

突然,我想到的士司机说昨晚有人牙齿被扒光了,死的很惨。

于是又把刚才的事说给他听。

这时三清道长点点头说:那就对了,这是你的劫难。

说明白点道长。我急了。

他摸着八字胡说:你要了凶煞的牙齿,她夜里出去害人,那个被害的冤魂能放过你?

顿时,我也明白过来了,但是逻辑说不通啊,害死你的是凶煞,我这也太冤枉了。

三清道长对我说:别较真,浪费劲和时间,在灵异的世界里没有道理可讲,也别用从前的逻辑看待这件事情。

随即,我叹口气,背后发凉的问:那我被缠上了,你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他拍着我的肩膀说:放心,有我在,倒是那个凶煞最难缠。

听到他的担保,我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回到宾馆后,他让我写了一下名字之后,便让我从练字开始,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接受了。

原因嘛很简单,要教我画符。

最简单,也是最后效的一种。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他出门了,我一个人在宾馆练字。

大概晚上八点多的时候,三清道长一脸疲惫的回来了,他检查了一下字之后摇摇头,然后说:你用点心,千万不可懈怠,万事从根基扎起。

顿时,我老脸通红,字写的难看又不止我一个。

宾馆里有两张床,我写了一会字后,就躺在床上休息。

等我起来的时候,快到上班的时间了。

三清道长在床上打着呼噜。

我轻手轻脚的出门了,随手拦了一辆的士来到凤鸣楼。

说实话,晚上我出门有点怕的,但是荷包里多了一个符纸做的指环,于是戴在手里,心里算是镇定不少。

来到凤鸣楼后,许经理驮着背出现在门口。

他看着我说:你脖子上紫色的勒痕是怎么回事?

勒痕?我怎么没发现,随后想到今天遇到的事

于是心有余悸的说白天在家里遇鬼了。

他说进来吧。

没有意外的表情,全程很淡定。他从厨房里端出一碗汤,放在桌子上,要我坐下。

当我准备端着喝的时候,许经理打断了我的手说:

不是给你喝的,是涂着用。

随后,他用一个软软的小小圆棉布蘸着汤给我擦拭脖子上的勒痕。

顿时,只觉得皮肤传来一阵灼烧感。

感觉被火苗烤着了一般剧痛难忍。

可是我硬是忍住了,小命最重要。

我咬着牙齿握紧拳头吃力的问:这是啥?好疼。

许经理没好气的瞟我一眼说:孟婆汤,忍一会就好。

孟婆?

顿时我一脸懵逼。

许经理又语重心长的说:凤鸣楼实际上是中立的,不是反派也不是正派,我不干涉你教朋友,但是有两句忠告给你,一是不要贪心,守规矩,按时上班。二是别跟进来吃饭的有任何纠缠,哪怕一丝也不行,对了你可以搬到凤鸣楼住。

我想了一会说:我在外面找了一个地方住。

许经理没有多说,而是整理下我的衣领说:我尊重你的选择,等会你端着一碗饭去外面烧给那个脏货,他就不会再缠着你了。

与《我在阴间当厨子》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