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狐仙郎君》小说主角韩秀胡凤楼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我的狐仙郎君

时间:作者:银花火树

《我的狐仙郎君》是由银花火树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韩秀胡凤楼,书中主要讲述了:在地上打滚的男人听到胡老太的厉骂,满不在乎的抬起头来,看向胡老太,以为是胡老太还是要赶她走,但是当她定睛看向胡老太的神情的时候,像是已经认出来了胡老太是什么身份,忽然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赶紧的从地上爬起身,一把就跪在了胡老太的跟前,语气满是惊慌:胡、胡二爷不应该在青山...

我的狐仙郎君韩秀胡凤楼小说by银花火树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第四章:出马弟子

在地上打滚的男人听到胡老太的厉骂,满不在乎的抬起头来,看向胡老太,以为是胡老太还是要赶她走,但是当她定睛看向胡老太的神情的时候,像是已经认出来了胡老太是什么身份,忽然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赶紧的从地上爬起身,一把就跪在了胡老太的跟前,语气满是惊慌:胡、胡二爷不应该在青山古洞修炼吗?您、您怎么来了?

难道我去哪里还要跟你打报备?赶紧滚,别扰老子的清净。

这畜生语气粗暴,蛮横的就跟电视里那土匪头子一样,这真是人有人性,畜生也有畜生的脾气。

不过这畜生吼的那么一两嗓子,倒真的很有效果,刚才那猪娘们见胡老太斗不过她,赖在家里撒泼不走,现在连说话的语气都变了,有些不甘心,嘴唇欲开又欲合,想跟胡老太解释一些什么,但一看胡老太满脸对她不耐烦的表情,也便知道了没什么希望,也就放弃了。

再说她自己先害人在先,自作自受,于是哭着一转头,一阵轻风从我们眼前这男人的身体里钻了出来,向着屋外逃去了。

这猪仙被吓走了,胡老太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喜上眉梢的表情,扶着地上的男人起来,跟他和他老婆说了一声,叫他们在东屋等等她,她还有件事情要办。

这男人和她老婆都见胡老太有本事赶走猪仙,现在自然是什么都听胡老太的,而胡老太就拉着我进了我昨晚和那畜生睡觉的西屋,跟我说她去端点茶水来孝敬胡二爷,说完掀开帘子出去了。

而昨晚那个男人从胡老太身上下来,身材挺拔,满脸不悦,弯着腰在炕上翻来翻去,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畜生一大早就心情不爽,估计是在找他掉了的金锁链子,可能是我一直都没把这畜生当人看,当我看见他半跪在炕上翻来翻去满脸不开心的模样,想象着一条狐狸还有人样子,都不禁嘲笑了一声。

男的听见我嘲笑他的声音,估计是注意到了他自己的失态,于是就赶紧挺直了腰站了起来,站在我面前,比我高了一个多头,犹豫了一下,问我说:你昨晚有没有看见一把长命锁?

这畜生掉了的长命锁就在我包里,看他这么着急,应该还是挺重要的东西,但我就是对他摇了下头,说:没看见。

男人又狐疑了起来,上下打量了我几眼,不满的跟我说了一句:真是赔钱货,跟你睡一觉,把我锁都睡没了,你跟我等着瞧,这锁值多少钱,我就要把你睡多少次,睡到够本为止。

出生就是畜生,他当是去嫖吗?昨天一晚上,那东西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怜香惜玉,或许他根本就没打算过要温柔体贴,害的我倒现在还疼的很。

这谁愿意总被一只狐狸欺辱,我在考虑要不要把我捡到的链子还给他,不过这会胡老太端着茶进来了,见到了这畜生,就笑盈盈的喊他:凤楼,来喝点茶,我还为你准备了些上好的烟丝,也一起孝敬孝敬您。

凤楼?

狐狸都姓胡,难不成这男的叫胡凤楼?

真是人不如其名,名字婉约,性子粗鄙,可却长了一张粉面白皮的好相貌,老天真是不公平。

估计是胡凤楼也知道他那长命锁找不回来了,于是这会心情也平静下来了一些,但还是有些郁闷,盘腿坐在炕桌边,胡老太就把茶和一包金黄色的烟丝放在了炕桌上,并且拿起一根细长的玉嘴烟斗,递给胡凤楼。

胡凤楼看了眼胡老太给他递过的烟斗,没有很快就接,估计是想不抽,但是又有点想抽,于是就伸出几根保养的白皙纤长的手指,接过胡老太递给他的烟杆,就用几根手指随意的托着,这细长褐色烟杆把他的手衬托的修长精巧。

也真不愧是狐狸修炼成人的,外貌形态简直跟我们人就不是在同一个档次。

胡老太见胡凤楼接了她的烟杆,就赶紧的为胡凤楼的烟斗里装上烟丝,一边为胡凤楼点火,一边对他说:二爷你在古洞修炼上千年,就没有想过要在人间找个出马弟子,帮您修满人间善缘,好早日修成正果,得到飞升啊。

胡凤楼杀我全家,他竟然还有机会得道飞升?我心里顿时就有些暗暗不爽,那我爸妈我爷爷奶奶是白死了吗?

胡凤楼吸了一口烟,寥寥的白色烟气从他脸上徐徐升腾了起来,窗户外面刚升起的朝阳透过窗户,就照在他罩着轻烟的脸上,把他的面皮照的白皙通透。

这吸上一口烟,赛过活神仙,胡凤楼的郁结也没了,对着胡老太说:这得看缘分,我跟那些凡夫俗子没半点的因果缘分,要有机缘。

谁说没缘分了,谁说没机缘了?你看老天不早就安排好了,这不就是吗?胡老太转头看向我。

当我看见胡老太看着我的眼神的时候,我立马就感觉到事情不对,赶紧的跟胡老太说:奶奶,你别坑我啊,我一直都拿你当救命恩人的,你不能出卖你自己的良心啊!

胡凤楼听到胡老太说起我的时候,也抬眼向我看了过来,看着我的眼睛,又上下扫了我全身几眼,像是要把我看透似的,回答胡老太说:昨晚我还在想我要找个什么法子治她,不过她玩起来倒也十分舒坦,让我都舍不得这么早杀了她,经你这老太婆一提醒,好像也真是这么回事,老韩头放火杀我全家,我又杀了老韩头一家,现在就剩下我和这娘们了,这就是因缘,她替她爷爷赎罪,我替我自己赎罪,一举两得。

什么叫一举两得,我爷爷犯的错,为什么要我来偿还?而且这畜生已经害死我一家人了,他还想怎么样?

二爷您说的是,我知道您对韩秀还怨恨着,您要是真带了韩秀做你的出马弟子,她能活好这辈子,您也能为百姓造福,若是他年二爷得了正果,可记得要提携一下我这老太太。

胡老太这马屁拍的,都让我有些听不下去了,这胡凤楼不是说了只要我嫁给他,他就不杀我了吗,现在又怎么出尔反尔?

我被这畜生和胡老太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干脆扭头就往外走,不想和他们有过多纠缠,要是在古代,这灭门之仇大于天,我要是再帮胡凤楼修成正果,怎么对的起我死去的家人。

胡老太从我身后追了过来,在走出胡老太家好远后,胡老太赶紧的叫住了我,骂了我一句:你真是傻,你真以为胡凤楼叫你嫁给了他就会放过你,他不过就是为了更好的报复你,让你跟你家人死的一样惨罢了,你跟他又没有什么利益关系,按照他那歹毒性子,他凭什么要放过你?我是在救你不是在害你,那个猪仙我怎么不能对付,我是在为你们两个提供机会,你一家人都死了,但你要活着,只有活下去,才能做你想做的事情。

我想做什么事情?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想做什么。

不过此时胡老太却没明确的跟我说,只是回答我:以后你就明白了,你做了胡凤楼的弟马,对你的好处要大于他得到的好处,我在你三岁的时候就救了你,到现在也没理由害你,你若是再信我这老太婆一回,那就跟我回去,我给你传帮兵决口诀,立堂口,以后你就是一个出马弟子,摒弃歪门邪道,为民造福!

第五章:你没洗澡

胡老太把这话说的,就像是我答应了做胡凤楼的弟马,就能成为盖世英雄,拯救世界似的。

不过在外寄养了这么多年,也养成了我逆来顺受的性子,见胡老太坚持,我拗不过她,只好同意了。

凡事往好处想,胡老太接一单生意,就都快成为上流人士亲娘,现在大学毕业后工作多难找,要是我答应了出马,是不是也可以靠着胡凤楼,发家致富?

胡老太在我答应下来之后,这才把心放了下去,带我一起回去。

再回到家里之后,胡凤楼还坐在炕上抽着烟,喷云吐雾的,见胡老太回来了,便磕了下烟斗,问胡老太说:她答应了吗?

答应了答应了,有我胡老太出马,秀秀还有什么不答应的,我这就去为秀秀准备立堂口。

不用了,堂口我来立,你不用操心了。胡凤楼打断了胡老太的话。

这立堂口,一般都是要有领马师带着弟子为其他弟马立的,胡老太听胡凤楼说要亲自立,愣了下神,不过也赶紧点头:二爷本事厉害,怎么样都行!

说着对我招了招手,叫我随她出去,她有东西要给我。

胡老太在厅里的桌子抽屉里,拿出一本手抄的本子,还有一张黄色的符。

胡老太将这本子递到我手里,我翻了一下,里面都是密密麻麻的黑色字迹,一段段的,像是什么咒语法术。

这本帮兵决,你要背熟它,以后才能请帮兵出马,给别人看事。

说着,又给了我那张黄色的符,然后悄悄跟我说:这符咒,是我老祖宗的令符,在这方圆几百里,胡凤楼的本领算第二的话,我老祖宗就是第一,只有我老祖宗才能对付胡凤楼,以后要是胡凤楼想害你,你就拿着这符咒,念帮兵决,把我老祖宗请出来帮你镇压胡凤楼。

刚才我还怀疑胡老太是不是坑我,但是我看了看我手上的这张黄符,想不到胡老太还给我留了一手,这符咒就跟孙悟空的紧箍咒一样,让我心里不禁宽慰了很多,于是赶紧的对胡老太说谢谢。

现在这夫妇两人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我的事情也解决了,正好这夫妇两和我是同一个市里的,所以胡老太就要这夫妇两把我一起捎回去。

我这次回去,自然是要带着胡凤楼,我要给他出马,他肯定要跟我在一起,只不过为了方便,他变成了只赤毛大狐狸,娇气的很,还让我抱他回去。

这都修炼了多少年的老妖怪了,还得了公主病似的,要不是我打不过胡凤楼,我肯定得一把将他甩地上,牵狗似的牵他回去!

在我们回去之前,趁着夫妇两人还在屋里跟胡老太告别,我坐在车里,狐狸就给我安排我们立堂口需要准备的东西。

后几天就有个黄道吉日,你把我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一套你能稳定下来的房,猪头羊头鸡鱼各一只,红布,朱砂毛笔、香烛若干。我们开堂口,所谓堂口,就是集合很多仙家,每个仙家各有分工的给人办事,就跟你们人开公司一样,祭过天,拿到上头的营业许可证,我们才能营业,你就准备我跟你说的这些东西,别的我来做就好了。

狐狸跟我说的这些,我大概也能理解,只是要准备一套房,这让我有点为难,这我从三岁开始,就住在我远房表姑家里,她家一室三厅,还有一个女儿,加上我正好够住,本来我住在她家就小心翼翼,要是我把这狐狸带回去,在家里搞各种鬼鬼怪怪的东西,她们肯定是不乐意的,再说我大学都还没毕业,哪里拿的出钱来去买房。

正当我发愁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我捡胡凤楼的这链子,这链子少说也值个五六八万的,我要是拿去卖了,租个稳定点的房子,在我们市里好的地段,也能住上个两三年,再说这链子不出手,要是到时候被胡凤楼发现我在骗他,那还不得活劈了我。

租房行吗?我还没这么多钱买房。

当狐狸听到我说租房的时候,顿时就抬起它那张尖尖媚脸看了我一眼,嘴里不屑的对我吐了一句:真是个穷鬼,要你做我弟马,真是拉低我胡二爷的身段。

不过说完这话,胡凤楼也懒得再跟我计较,倒在我身上,闭目养神。

胡老太帮这对夫妇两赶跑了猪仙,他们在送我回家的路上,也是十分的热情,一会说我的狐狸养的真漂亮,一会又要留我电话号码,还叫我去他们家玩,并且一直把我送到我表姑家小区门口。

我抱着狐狸下车的时候,我对这夫妇两说了句谢谢,然后往表姑家里走,在回家的路上,正好碰见从市场买菜回来的表姑。

表姑看见了我,顿时就有点惊讶,用手捂了捂菜篮子里刚买的一些鲜虾大肉,问我说:你怎么活着回来了?

我不活着回来,难道还要跟我爸妈一样死在山屯子里头吗?不过这些年来,我住在表姑家里,让表姑一家人时时刻刻的担心胡仙来找她们报复,能养我这么久,已经是仁尽义至了。

嗯,我把家里的事情解决了,就回来了。

怎么解决的?表姑有些怀疑的问我,然后又看了眼我怀里抱着的大狐狸,又问我说:这大狐狸是哪里来的?

这狐狸就是当年害我全家的狐狸,我供奉了它,以后就要给它出马,化解我们之间的怨气,它就不害我了。

我尽量把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跟表姑说,希望她别害怕。

但是表姑一听说我把害我全家的狐狸都带回来了,顿时就大惊失色,赶紧的远离了我几步,骂我说:你还真是条白眼狼,我辛辛苦苦养你这么久,你还把你仇家带回来害我们,赶紧走,你现在也这么大了,别去上学了,去找个工作,随便租个房子,养活自己吧。

说完表姑就像是躲着瘟神似的,匆匆的就从我身前跑了过去。

表姑,我。我向着表姑追上去,但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我表姑打断了。

你别跟着过来了,你要做弟马要做什么别的,那是你的事情,不关我什么事,以后别回我家了,赶紧走吧。

看着表姑远走的背影,我心里五味陈杂,怪我命不好,三岁的时候就死了爹妈。

看你表姑,都巴不得你死了,你就怎么哭都不哭一下?狐狸看我被骂,心情十分的爽,见我脸上没什么表情,就打趣的问我。

有什么好哭的,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早就习惯了。

真可怜。

我懒得搭理他,伸手摸了下包里,还好出门的时候带了身份证,还有我攒的三百六十四块钱,也够维持到我把狐狸的链子卖了换钱的时候,不过我得先找个地方把狐狸安顿下来,要是让它跟着我,我的链子肯定卖不出去。

我找了家宾馆,开了个房,把狐狸放在床上,准备出门一个人偷偷的去干这件事情,不过在我出门的时候,狐狸悠闲躺在床上,跟我说:你昨晚没洗澡吧,身上这么大的味就出门,你也不怕熏死别人?

我身上有味?我赶紧的将我的手臂拿了起来,闻了闻,也没啥味道啊,但是已经被这臭狐狸说的尴尬,顿时就不满意的跟他说了一句我还没嫌弃他身上的狐狸臊味呢,胡老太家里又没浴室,我怎么洗澡。

说着就走进浴室,脱了衣服,准备洗完澡再出去,毕竟做人还是要脸的。

只不过当我打开花洒的时候,一道身影,忽然就从我身后抱了过来,一道十分无耻的话就在我耳边响了起来:我来帮你洗吧。

与《我的狐仙郎君》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