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阴差》小说主角秦无名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三阴差

时间:作者:黑将灬

《第三阴差》是由黑将灬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秦无名,书中主要讲述了:当秦无名说出活人祭祀后,围在祠堂的村民同时露出了恐惧的表情。村民们不傻,懂活人祭祀意味着什么,那是要把人当成三牲六畜,投到河里的祭祀仪式。不过,村民们虽然都表现的很恐惧,但表情也有着明显的不同。其中,大部分男人和中年妇女只是稍微害怕了一下,就没事了,可一些年轻的女子,则是一...

第三阴差秦无名小说by黑将灬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第4章活人祭祀

当秦无名说出活人祭祀后,围在祠堂的村民同时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村民们不傻,懂活人祭祀意味着什么,那是要把人当成三牲六畜,投到河里的祭祀仪式。

不过,村民们虽然都表现的很恐惧,但表情也有着明显的不同。

其中,大部分男人和中年妇女只是稍微害怕了一下,就没事了,可一些年轻的女子,则是一直满脸惊恐,特别是有几个长相好看的,紧张的都发抖了。

很多人都知道,活人祭祀,要么就是用童男童女,要么就是年轻的女子,所以,那些觉得祭祀这事儿落不到自己头上的村民,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然而秦无名却注意到,包括村长在内,所有年纪大的村民,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一听到活人祭祀,顿时眼睛瞪大,脸色惨白,比那些年轻女子显得还要恐惧。

秦无名装作没看到,而是接着开口道:祭祀仪式只要做到这三点,河神便不会再害人了,你们安排一下吧。

老村长浑身一哆嗦,心道应该跟以前那件事没关系,连忙问道:小先生,不知道活人祭祀具体是怎么个祭祀法?

秦无名心头冷笑,但表面上还是若无其事的道:难道村长不知道活人祭祀吗?

老村长心下一颤,结结巴巴的道:知知道一点,就是不知道祭祀河神要童男童女,还是要黄花闺女?

秦无名摆摆手,意味深长的道:新生的河神不要童男童女,更不要黄花闺女,只要年过半百的老者。

此话一出,村里的那些年轻人,听到秦无名的话后都是长出了一口气,特别是那些个年轻女子,眼神中甚至有些惊喜。

然而老村长和几个老人听到这话后,却是当即互相对视了一眼,眼睛里露出了浓浓的骇然之色,其中一个胆子小的老头子的裤裆一下子就湿了。

老村长更是急忙说道:小先生,祭祀从来都是要童男童女,要么就是黄花闺女,如今为何要用老人啊?

秦无名反问道:难道老村长没发现,前面死的那六个村民,全都是年过五询的老人?

听到这话,众人同时一愣,这才意识到,被河神弄死的那六人,还真全都是老人,最小的那个也有五十六了,最大的那个已经快八十岁了,没有一个年轻人和幼童。

难不成,那个河神只对老的有兴趣?有一个村民忍不住的说道。

秦无名看向开口说话的村民道:你说的不错,你们村里出的这个河神,确实只对老的有兴趣,不老的不要。

后生,你可别骗人,活人祭祀那有用老人的道理!这时,一个留着八字胡,头戴瓜皮毡帽,约莫五六十岁的老头反驳道。

秦无名转过身,面相老头,呵呵一笑道:祭祀河神是村里的大事,我可没骗你们的必要,再说了,能有幸成为河神的祭祀品,可是大幸,不但能解决村里的事,还能福泽子孙后代,你急啥?

八字胡老头脸色铁青,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老村长仍然眉头紧皱,不过还是强装镇定的开口道:既然这样,老的就老的吧,我们会尽快选出个人来祭祀河神。

一听老村长都发话了,其他那些老家伙就不好多说什么了。

然而就在这时,秦无名又伸手对着老村长摇了摇道:老村长你先别急,一个人可不够,得三个人才行。

老村长陡然间瞪大了眼睛:三个人?

秦无名点点头:不错,我前面也说了,第一次祭祀河神的仪式必须要办的隆重些,三个人才可以。

几个老头的脸色更加难看了,纷纷望向老村长。

老村长还想再问问,但秦无名摆摆手直接堵住了他的嘴:行了,我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事儿你们看着办,村里的老人不算多,具体的人选老村长您自己拿主意吧。

一听秦无名都这么说了,老村长就不好再多问了,脸色很不自然的暗叹了口气,点头道:这那好吧。

秦无名也嗯了一声,说了句:要尽快啊,可别耽误了三日后的仪式。

老村长一个趔趄,差点儿趴在地上,但当着村里所有人的面,又不好反驳什么,只能无奈的挥了挥手,让人先散了,赶紧去准备祭祀需要的其他东西,至于活人祭祀的老人,他会和村里的老人们选出来。

大河村总共也就三百来口子人,其实老人的数量并不多,如今只剩下了十几个人。

这剩下的十几个老人,除了老村长以外,要么是村里有些威望的长者,或是老村长的帮手,要么就是家中的老祖。

说白了,个个都不是普通的村民。

要从这些人当中选出三个人去祭祀河神,老村长别提多犯难了。

等到村民们都离开祠堂以后,老村长也告别了秦无名,然后招呼着那些老人都去自己家里,这事儿他做不了主,只能一起商量。

看到这种情况,秦无名则是没有太大的反应,等人都走以后,又盘腿坐了下来,闭上眼睛,也不知道是睡了还是在思考其他的事。

不一会儿后,十几个老人便全都来到了老村长的家里,老村长看看人全到齐了,就赶紧关上了房门,连同窗户也一起关了起来。

村长,你真要从我们这些老家伙中选出三个人,去祭祀那个河神?刚关好门窗,那个八字胡的老头就迫不及待的说道。

什么祭祀河神,还不是把人直接投到河里淹死,我看根本就不是什么河神,八成还是那个水鬼!不等老村长回话,又有一个身体很肥胖的老头子说道。

老村长脸色一沉:王老头,你别乱说话!

肥胖的王老头哼了一声,继续道:怎么,你们还真相信那个后生的话?你们谁听说过活人祭祀要用我们这些老家伙的。

先前那个尿裤裆的老头也冒出头来,四下看了一下,咽了下口水,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那后生,会不会是知道了五十年前的那件事啊?

其他老头一听这个,眼睛顿时瞪的铜铃大,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的。

老村长深吸了口气道:不可能,那后生顶多也就二十来岁,怎么可能知道五十年前发生的事。

尿裤裆的老头道:那他为什么要针对我们这群老家伙?

老村长眉头紧皱,这事确实蹊跷,可如今还能有什么办法,不管河里是水鬼,还是河神,都是想要我们这群人命的。

王老头忽然怒骂道:还不是你们,当年你们偏要把那女人沉到水里去,要是听我的,把那丫头片子烧干净,不就没今天这事儿了。

其他人听到这话,顿时浑身一紧,老村长慌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喝道:嘘!小点儿声,当心被别人听到!顿了下,又说道:咱们都没见到过那河里的东西,也不一定就是那丫头。

王老头闷哼了一声:不是她还能有谁,大河里就死过她一个人,肯定就是她。

其他老头再次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尿裤裆的老头再次开口道:说这个也没用了,快想想办法现在该怎么办吧,难道真要从我们这些人中选三个人出来去祭祀?

其他人再次沉默了下来,看向老村长:村长,你说咋办?

老村长思索了片刻,然后一咬牙道:有两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事儿。

八字胡老头急忙问道:啥办法?快说吧。

老村长扫了在场的老人一眼,道:要么就按那后生说的做,你们有谁自愿去做那祭祀的活人,现在就站出来。

没人说话,面面相觑的低着头躲着。

老村长摇摇头道:看来谁也不想死,那就只能用另外一个办法了。

众人抬起头,望向村长,老村长没等他们问,就说继续说道:改了用我们祭祀的办法,就用童男童女或者黄花闺女。

八字胡老头连忙道:怕是不行啊,村里人现在都信那后生的,再说村长你先前也答应了,咋改?

老村长露出了一个阴险的笑容道:我有办法,能改。

第5章玲儿

在祠堂里的秦无名,仿佛并不知道老村长他们已经想出了恶毒的对策,仍旧盘腿坐在那里,回忆着五十年前的事情,满面哀伤。

五十年前。

玲儿十八岁。

十八岁的玲儿不但长的俊俏,身份也很显赫,因为她的姓氏称作爱新觉罗。

只是,玲儿活的并不开心。

六岁的时候,她就没了疼她的父亲,十一岁的时候,被后母许配给了一个长她将近二十岁的男人。

玲儿心不甘情不愿,可也无法反抗。

眼看着还有一年就是婚期了,玲儿大着胆子偷偷溜出了深宫大院,想要散散心。

就在玲儿在大街上买来一串糖葫芦,正准备吃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一个乞丐。

那乞丐浑身穿着破衣烂衫,偏偏长的却是很白净,年纪也不大,这让她一下子想到了偷偷看过的一些禁书里的落魄书生。

看着书生饥肠辘辘的样子,玲儿动了恻隐之心,把手中的糖葫芦递给了他。

年轻的乞丐愣了下,抬眼看了看玲儿,顿时就看的呆了。

玲儿心中窃喜,晃了下手中的糖葫芦,甜甜一笑:快吃吧。

谁知,乞丐毫不领情,拒绝了,还说了一句话:我饿的厉害,吃这东西没用,小姐若是真有好心,就请我去饭馆吃碗面吧。

玲儿有些恼,不知好歹的臭乞丐竟然嫌弃她的糖葫芦,不过看他饿的腰都快直不起来了,就忍着没发火,丢了几枚铜钱给他。

然而乞丐接过铜钱之后,提出了个更过分的要求:我还没成亲,小姐你生的这么漂亮,就嫁给我吧。

玲儿顿时又羞又气,这人好大的胆子,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乞丐喊住了玲儿:小姐,你不嫁我,要甘心嫁一个年纪大你许多的老家伙么?

听到这话,玲儿的身子僵住了,转过身来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年轻的乞丐神秘的一笑,在下会算命,算出来的。

玲儿更加惊讶了:你会算命?

乞丐点点头,神色忽然凝重的道:嫁给一个老家伙也就算了,但你嫁给她之后,一年就会没了性命。

玲儿脸色惨白:你说的都是真的?

乞丐嗯了一声,突然一把抓住玲儿的小手捏了捏,认真的说道:想要破解,你只能嫁给我,趁现在还有机会,跟我走吧。

原本已经相信了八分的玲儿,一看乞丐这种轻浮的举动,猛的甩开他,羞恼的骂道:你个登徒子,原来是想哄骗我,我不跟你一般见识,饶你性命。

说完这句话,玲儿便气呼呼的走了。

看着离开的玲儿,乞丐颠了下手中的铜钱,无奈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道:唉,你不信我,我也救不了你,终究是要落个香消殒命的下场啊,这一饭之恩,我秦无名只能在五十年后报答了。

离开秦无名之后的玲儿,越想越生气,没想到那么白净的一个落魄书生,竟然是一个登徒子,果然,民间的刁民真的很多。

玲儿没了散心的心情,同时也没机会了,因为跟来的侍卫已经发现她了,带她返回了深宅大院。

没过多久,玲儿就跟那个大她快二十岁的老男人成了亲。

不过玲儿并没有接受她的命运,洞房花烛夜那天,悄悄藏了把剪刀,不让那人碰自己的身子。

好在玲儿的身份,让她的男人也不敢用强。

玲儿想要逃,逃到一个没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幸运的是,她还真逃掉了。

玲儿很聪明,知道官府会找自己,于是,她一直逃到了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才放下心来。

那个小山村与世隔绝,风景秀丽,由于村后有一条大河,村民们给自己的村子取名为大河村。

然而,玲儿做梦也没想到,来到大河村后,自己悲惨的命运才刚刚开始。

大河村的人还从来没见过玲儿这么漂亮的女人,一群村民抢着要收留玲儿,特别是那些还没有成亲的年轻后生,看到玲儿以后,腿都迈不开了。

玲儿以为那些村民善良淳朴,更是对他们收留自己感恩戴德,索性就把自己偷偷带出来的金银首饰分给了村民。

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几个貌似重量憨厚的男人盯上了。

那几个男人,开始的时候还会为赢得玲儿的芳心争斗,可后来他们发现,玲儿对他们都没有动心的意思。

正的不行,他们就开始动上歪主意了。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女人都是视贞洁如命,谁能得了女人的身子,就能得到她的人,等生米成了熟饭,一切就由不得玲儿了。

既然大家都想尝尝玲儿的滋味儿,那就谁也不能娶她,让她成为大家的禁脔。

于是,在一个夜晚,几个男人,悄悄摸到了玲儿的住处,把她绑到了床上。

但是玲儿的贞烈,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玲儿拼命的反抗,不让他们得逞。

可玲儿始终都只是一个弱女子,那里会是几个男人的对手啊,知道自己继续反抗下去也不会有好下场,她索性就假意答应了他们,让他们一个一个来。

就在第一个家伙扑到玲儿身上的时候,玲儿趁其不备,猛的一口咬住了他的耳朵,狠命的咬了下来。

趁着他痛苦的大喊的时候,玲儿趁机逃了出去,呼喊村民们救她。

然而其他几个男人,迅速反应了过来,又将玲儿捉了回来。

被咬了耳朵的家伙,开始气急败坏的暴打玲儿。

打头!

打脸!

猛踹身子,使劲掐脖子!

不一会儿的功夫,玲儿就奄奄一息了。

男人还是不解气,找来四根木楔子,把玲儿的手掌,双脚,钉在了木床上,嘴里还骂着:贱人!这次看你怎么反抗!

娇弱的玲儿,那里承受的住这种摧残啊,鲜血直流,很快就香消玉殒了。

几个男人一看玲儿死了,这才慌了神儿。

就在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玲儿尸体的时候,一个神秘人出现了。

那个神秘人,身穿一身黑色头蓬,又高又瘦,但看不清他的脸。

几个人还以为见了鬼,吓的屁滚尿流。

不过那个神秘人,却是没有对他们动手,而是又拿出了一枚黑色的长钉,让他们再把长钉钉在玲儿身上的命门处。

然后,再连夜将玲儿的尸身连同床上的木板绑上石头沉到大河里去。

几个男人见不是来找他们麻烦的,便依言照做,处理了玲儿的尸体。

做完这一切后,神秘人才又说: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仆人。

后来,被咬掉耳朵的那个人,成为了大河村的村长,而另外几个人,也都各自成家,成了大河村的长者。

这些事情,秦无名并不知道。

他只知道玲儿死了,五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到了他要报答玲儿的那一饭之恩的时候了,他走过了许多地方,才在大河村发现了玲儿的气息。

秦无名知道玲儿必是死于非命,只是想不到她会变成那么凶的水鬼。

秦无名很心疼玲儿,她生前必定是遭受了巨大的折磨,才会有着无尽的怨气变成凶鬼的。

以他的本事,当然可以轻松的替玲儿报仇,可那样并不能化解玲儿的怨气,所以,他要一步步的来,把曾经的凶手一一按照玲儿的意愿除掉。

更重要的是,秦无名觉得背后还有隐情,他要查明真相。

当秦无名想着这些的时候,老村长他们几个已经悄悄来到了祠堂外面。

在他们衣袖里,各自藏着一根长长的黑色长钉。

下一刻,老村长他们就走进了祠堂,看到盘腿坐在地上闭着眼睛的秦无名后,老村长当即就上前笑道:小先生,祭祀的事儿还能再商量商量吗?

秦无名微微睁开眼睛,盯着老村长看了看道:怎么?如果我说不能商量,你们就要用尸魂钉对付我了么?

听到这话,老村长眼神陡然一凝,下意识的摸了下衣袖,有些惊讶的道:你竟然知道尸魂钉?!

秦无名眉头一皱,果然,你们背后还有人,说吧,是谁教你们用的尸魂钉?

老村长和几个老家伙更加惊讶了,反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与《第三阴差》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