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阴命》小说主角李修文青月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算阴命

时间:作者:九品一局

《算阴命》是由九品一局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李修文青月,书中主要讲述了:闭嘴!你哪只眼睛看到他被人害死了?这死女人看了我一眼,我到了嘴边话堵着说不出来了,我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她这么凶干什么?老人家,你该做什么去做什么,别打扰我休息。这死女人说着就转身要回屋子里,我气不过的跑到她前面拦住了她,她既然不怕鬼,至少也要给叶贝贝爷爷合理的解释让他...

算阴命李修文青月小说by九品一局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第四章寿终正寝

闭嘴!你哪只眼睛看到他被人害死了?

这死女人看了我一眼,我到了嘴边话堵着说不出来了,我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她这么凶干什么?

老人家,你该做什么去做什么,别打扰我休息。

这死女人说着就转身要回屋子里,我气不过的跑到她前面拦住了她,她既然不怕鬼,至少也要给叶贝贝爷爷合理的解释让他走啊,你这直接赶,他怎么会走?不走,我还要不要睡了?

她盯着我,冷冷道,滚开!

不滚,你不怕鬼我怕,我鼓起勇气和她顶嘴。

你怕?你刚才不是还说他是被人害死的吗?你这么会看,去给他申冤啊。她露出一丝冷笑。

我被这话呛得说不出话来了,我会哪门子看啊?就是觉得一个硬朗的老人家突然死了不合理,所以才这么说,但被她这么一呛,我倔劲来了,继续不让的道,那你干嘛说他不是被人害死的?你又凭什么这么说?

凭什么?凭你是个蠢货,看好了!

她说着伸手抓着我的肩膀就把我甩了过去,让我看着叶贝贝的爷爷,并拉着我凑近一点,看着他煞白的脸,我吓得不行了,赶紧挣扎反抗,但她却死死抓着我,并冷冷道,看清楚了,也听清楚了,话,我只会说一遍!

她说着抬手指着叶贝贝爷爷的脸道,人的脸在我们眼中称之为面相,而面相对应着人的一生,生老病死,福禍疾病,穷衰气落,都在这眼耳口鼻这张脸上藏着,看清楚我指的地方!眉心往上,在面相上称之为命宫,这个地方可以显示出很多东西出来,他的命宫色泽淡如水,甚至还带着一抹轻红,这是明显的寿终正寝之相,也可称之为喜丧,如果有黑色或是暗沉就是代表不好,但你现在看到他命宫上有哪点不好了??

这死女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让我立马懵了,叶贝贝爷爷也有点懵了,她在说面相?这死女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看清楚没有?她冷冰冰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响起。

我懵了,她使劲摇晃了我了几下,我痛的吱牙咧嘴的,逼着我看,我看着叶贝贝爷爷眉心往上的地方,没有任何黑色,发现真是有点轻轻的红色,好像喜事的那种红,难道真是什么寿终正寝?

寿终正寝算是喜丧了,这我肯定知道了。

但叶贝贝爷爷鼻子中间上面有黑色啊,好像被人打了一拳的黑色,这又是代表什么意思?我抬手指着叶贝贝爷爷的鼻子问,那不是黑色吗?

蠢货!

这死女人立马骂了我一句,接着道,眉心往上是命宫,但眉心与鼻尖中间称之为财帛宫,是面相十二宫之一,是代表钱财的,他财帛宫中的黑色说明他钱失去了一些,而且他这抹黑色快要淡化了,说明这是前段时间发生的事,应该有三个月了,我问你,你前段时间是不是被人骗了?应该有一千?

她说着就质问起叶贝贝的爷爷来,他立马露出惊讶之色,脑袋好像小鸡吃米一样的点头,真是神人啊,对,我上次去市里面被骗了九百多可把我气死了要是早点遇到大师你就好了,那我今天可能就不会死

他说着就叹了口气,刚才死女人对我说的话,他自然也是听清楚了,也知道没人害他,他是属于自然死亡。

所以死女人才会让我用叶贝贝给的钱去买个花圈过去??

死女人摇头,你想多了,命是可以算,也可以预测,但就算你今天过来找我,你晚上还是得死,而是痛苦惧怕的死,阎王让你三更死,不会留你到五更,这个道理你活了这么多年还不明白?自己回去家里等阴差过来接你,尘归尘土归土,人死了就不要对阳间有任何留恋,也不要打扰你家人,不然对你家里人不好

她说完这话转身就往屋子里面走,但叶贝贝爷爷急忙道,我不会打扰他们,但我还有一些私房钱,我儿子XF不知道我放哪里了,你能不能过去跟他们说说啊,在厨房左边墙上第三排第二块砖头里,有几千,够贝贝好几年穿新衣服交学费了,麻烦你

死女人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停顿的直接走进屋子里面,我赶紧跟着走了进去,但叶贝贝爷爷叫了我一句,我犹豫了一下回头看着他,发现他满脸焦急,我咬牙点头,放心吧,我会去跟叶贝贝爸爸说的,您放心回去吧

叶贝贝爷爷松了口气,露出和蔼微笑的对我挥手,然后两只手后搭着,好像回家一般缓缓的转身走进黑夜里,看到他离开,我也捂着胸口重重松了口气,我今天看到鬼了?

感觉自己好像做梦一样。

心跳快得不行,我回到堂屋里,赶紧把门关上了,看到死女人的房门已经关上了,但她的声音传了出来,记住了,鬼话连篇!鬼的话,宁可不听也不要信!

我愣住了,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说刚才叶贝贝爷爷让我去他家说他私房钱藏哪里的事是骗我的?

我心中来火了,骗没骗我我自己辨别不出来?一个村子里面的人了,有必要骗我?我忍不住小声嘀咕一句,我看你的话最不能信!死女人

我说完这话准备回到屋子里面,但死女人的门突然打开了,她气势汹汹的走了出来,一双毒蛇般的眼睛死死盯着我,刚才的话,你再说一遍!!

第五章十二相术

我被她突然冲出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赶紧下意识急忙摇头说没什么,但她依旧盯着我,并一步一步的朝我走过来,好像要打我一顿一样,我赶紧后退。

刚才最后三个字,我要是再听到一次,我撕烂你的嘴!她冷冷说道。

我赶紧点头,我发现我再也无法与她对视了,她的眼神太恐怖了,说她是毒蛇眼睛都算夸奖她了,让我下意识问,那我叫你什么?

我记得昨天来的那个男的叫她什么青月先生,难道这死女人叫青月?我这么叫她青月,估计她一巴掌直接甩过来了。

主人!

她说着转身回到房间里面,我愣在原地了,完全没有想到她居然说这两个字出来了,让我叫一个女人主人?我虽说还小,但我还要不要脸了?

还不滚回去睡觉?明天耽误了我的事,看我怎么收拾你!她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我哆嗦了一下,赶紧往屋子里面跑,关上门就钻进被子里面睡觉,被她这一吓,好像被催眠一样,居然忘记自己还在咕咕大叫的肚子,一夜睡到了大天亮。

一大早起床我推开门走了出去,发现她早就坐在了大堂的椅子上,穿着一件休闲的长袖白色裙子,大热天的,手臂脖子都遮得严严实实的,一头长长的头发简单的挽了起来,几丝微卷的头发垂在耳边,十分邻家的样子。

我刚看她一眼,她那双恐怖的眼睛就朝我盯了过来,从今天开始,我去哪里你跟着我去哪里,敢离开我一步,我打断你的腿!

我愣住了,还没做出反应,她冷冰冰的话就接着传了过来,我现在给别人看面相说的每一句话,如何说的,你给我听清楚了,也记清楚了,等我问你的时候,你回答要是错一个字,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想说话,就被她恐怖的眼睛堵着我说不出话了,只能愣愣的点头,赶紧跑了出去,去厨房煮了几个鸡蛋,自己囫囵吞枣般的吃了,我才懒得管她呢,肚子饱了之后,我才走出厨房。

心中有些期待的看着村口的路,昨天那男人怎么还不来啊?他要是来了,我赚几百块钱就走人,几年之后回来再跟着死女人算账,心中这么一想,也是迫不及待起来。

刚走进堂屋,就看到死女人破天荒抬头上下打量了我几眼,眉头紧锁的道,你爸没给你买过衣服?

我点头说当然有了,我父亲自己舍不得吃也会先给我吃,他一件衣服穿四五年,直到破了他也舍不得换,而他每年都会给我买两身衣服,我很喜欢。

不过我倒是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了,她一身白裙子显得她十分高贵,一眼看去就是城里人,我这一身洗得发白的衣服,而且还严重变形的松松垮垮的,站在她身边倒真算是格格不入了,说是她呼来喝去的小弟别人都不信。

不过我是无所谓的,对这些不在意。

把拖鞋换了,要整洁,不要乱七八糟的。她低头继续看自己的。

我嗯了一声,跑回房间去换了鞋子,然后走了出来,听到了死女人冷冷的声音,过来。

我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我以为她要吩咐我做什么,却看到她打开身边的包,然后拿出一本看着很旧,但保存得很好的黄色书丢给我,我下意识接了下来,上面写着《十二相术》四个大字。

给我的?我感觉不可思议。

给?你够不要脸的,要是弄丢了,破了一点,哪怕是脏了一点,看我怎么收拾你!立马给我看!她头也不抬的冷冷说了一句。

被她这么一吼,我赶紧将这本《十二相术》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人的五官图,这副图将人的五官分为了十二个部分,每一部分都有详细的介绍,称之为面相十二宫,昨天死女人只是说了其中的两个,一个命宫,一个财帛宫,其他的一个没说,我还以为只有两个呢。

才仔细的看了一会,我心神震动了,原来面相可以看出那么多东西,真是不可思议,可能看入迷了,自己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听到死女人冷冰冰的声音传入我耳中,蠢货,来人了没看到?把书收起来。

我激灵了一下,赶紧将这本书收了起来,抬头一看,就看到了门口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着一辆黑色轿车,什么牌子的我不知道,但感觉十分的贵。

车门打开,一名三十出头的女人急忙忙的走了进来,很着急,看到不是昨天那个男的,我心中顿时失望了。

不过有人走进来,我脑海中浮现出面相十二宫,便是下意识分析起这女人的面相来。

首当其冲的我看到了这女人眉心,发现她眉心暗黑一片,加上她的太阳穴的地方,也就是夫妻宫同样黑色浮现,而且这黑色还有分裂的意思,我想这女人倒大霉了,可能跟老公离婚了,也可能家里面死人了。

我心中如此想着,但也不知道对不对,便是偷偷看了死女人一眼,她只是目光淡淡的看着这个女人走进来,不过接下来她眉头就微微一皱了。

这女人坐下来就首先自我介绍,说她叫张芬,别人介绍过来的,算是大老远跑过来的,然后说了一大堆,就是说这里不好,沙发空调都没有,椅子还这么硬。

以青月先生的名气,市里面随便找个地方做门面都行,干嘛搬到这种穷乡僻囊的地方了,让我难找啊,你看连个空调都没有张芬说着。

我心中也嘀咕呢。

那你下次可以不用来。死女人淡淡说道。

这张芬便是尴尬了一下,说口渴了,想喝杯水,这话当然是看着我对我说的,我准备去倒水,不过死女人道,乡里面的水没消毒,你喝不惯的,说事。

死女人这么说,我自然是停了下来。

张芬眉头一皱,明显不高兴了,不过也没发作,两手扣胸的将身子往后面一仰,语气不客气了,青月先生这么厉害,你看不出来?还用问我?

这话有点质疑与挑衅的意思了,估计我说这话,这死女人一脚就踹过来了,我忍不住偷偷看了她一眼,她神色没有一丝变化,也没有生气的意思,她跟别人说话就轻声细语的,跟我说话就跟母老虎一样,而且别人这样了她还装没听到,我心中对她的厌恶顿时更深了一分。

死女人也没说话,则是打开了身边的小包,然后拿了纸笔出来,唰唰的写了一连串的字,好像是什么药材,应该是,因为上面有马钱子,蜈蚣,一些东西。

怎么这死女人当起了医生,开起了药来了?

没说话的递了过去,张芬眉头一皱的接了下来,看了一眼后不乐意了,你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我找你看相,你写这些东西忽悠我?亏我还大老远的跑过来找你,原来你的名气不过是吹出来的,装神弄鬼,女骗子

她说着就厌恶的将手中死女人写的东西撕了,然后起身就要气冲冲的朝外面走去。

我看到死女人静静的将纸笔收了起来,然后才淡淡开口,你太阳穴的地方,也就是夫妻奸门之地有分裂的黑气浮现,加上你印堂的地方发黑,很简单的说,你在一个月前做了一件背叛你丈夫的事,而且这件事导致了你

死女人话还没说完,这张芬立马站住了,赶紧转过头来,盯着死女人语气威胁的道,我警告你,别乱说!小心我找人收拾你。

我能感觉到张芬是认真的,而且这张芬重新走了过来,死死盯着死女人,似乎接下来只要死女人再说一个字,就要打死女人一顿一般,我忍不住再看了死女人一眼,发现她还是没有任何表情浮现,就这么脸色平静着

与《算阴命》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