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河日丽》小说主角封河洛丽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封河日丽

时间:作者:繁华纵我

《封河日丽》是由繁华纵我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封河洛丽,书中主要讲述了:共渡一夜风花雪月,洛丽正午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疼,头脑发晕,连爬起床的气力都没有。小阁楼的天窗,是一大块透明的玻璃,积压着一层厚厚的白雪,将小屋照得通亮。洛丽蓦地想起,这儿可不是村支书家去年盖的新屋子吗?这会儿怎的腾出来给别人住了?脑子实在昏沉,洛丽摸了摸额头,滚烫滚烫的...

封河日丽封河洛丽小说by繁华纵我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第4章咱们刻个碑吧

共渡一夜风花雪月,洛丽正午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疼,头脑发晕,连爬起床的气力都没有。

小阁楼的天窗,是一大块透明的玻璃,积压着一层厚厚的白雪,将小屋照得通亮。

洛丽蓦地想起,这儿可不是村支书家去年盖的新屋子吗?这会儿怎的腾出来给别人住了?

脑子实在昏沉,洛丽摸了摸额头,滚烫滚烫的,看来是风寒入骨了。

正在这时,村支书赵德提着长形的竹编菜篮子,风风火火的踩着没过小腿的雪敲了敲门。菜篮子里放了几颗大白菜,两根白萝卜,一条鱼,一大块新鲜的牛肉。

封河昨个儿办完正事,灵感一来,一宿没睡,就差这曲谱的尾音。

突然被打断,极度不爽的翻了个白眼,任外头村支书嚎了起来。

大侄子!大侄子你在家吗?我给你送菜过来啦,快来开个门,可冻死人了。

村支书契而不舍的开始趴窗头往屋里看,又喊了起来:大侄子,你在家的吧?

封河提了口气,捏着纸和钢笔的手因隐忍着怒火而微微抖动,就在村支书正准备下一轮轰炸式招呼仪式前,封河'砰'的一声粗暴的打开了门。

村支书见他这脸色,可有够凶残的,赶紧赔了笑:大侄子,忙着呢?说着,往屋里探了探头。

谁TM你大侄子?!你才是大侄子,你全家都大侄子!!你就不能再晚来两分钟?!

村支书抚着胸口狠抽了口气,咽了咽唾沫:是是是,大侄子,菜送过来了,怎么着也不能把您饿着,是不?

封河肺要气炸了,把他扔在这鸟不拉屎的地儿就够受的了,为什么还要跟一群傻逼打交道?

菜放着,别有事没事来找事儿,明白?

诶,明白。村支书连连点头,搓了搓手,笑嘻嘻道:你爸说,等开了春,就在咱村里捐钱盖一所希望小学,咱跟领导都商量了下,小学用大侄子你的名字命名。就叫封河希望小学。

噗!!封河差点呕出一口老血,无力的扶着墙:可别,你们取什么名都成,就是别拿我的名字命名。

村支书摆了摆手:大侄子你就别谦虚了,这也是一种非凡的记念意义啊。

封河恨恨的一字一顿的从牙关挤出:你们是非得把我钉在耻辱的十字架上,提醒着他们,老子这段晦暗无光的日子!!

村支书懵了会儿,哦了声打着商量说:十字架是洋人的玩意儿,要不咱们刻个碑吧?

滚!!

村支书被吼得身子抖了下,门狠狠被甩上,封河想到什么,又转身开了门,村支书立即挤了个亲切的笑容。

封河看也没看,快速拎过他送来的菜,再次甩上门。

封河喘了几口气儿,憋着一肚子的火无处宣泄,瞄了眼菜篮子里的两根萝卜,拎起两根白萝卜,往宽大的手掌里掂了掂。

走到了鼓架前,闭上眼感受着萝卜敲打在架子鼓上的节奏,全无章法的高潮,伴着一声怨气冲天的怒吼,两根萝卜当场断裂粉碎。

看着滚落在地上的白萝卜,封河恍了下神,联想到了他现在憋屈折翼的人生。

他是堂堂星河天娱的太子爷!曾经炽手可热的歌坛巨星!少年成名,也曾被誉为最具才气的歌手,世人把他捧得高高的,却也在掉落的时候,摔得极其惨烈。

哪怕是抹不去的污点,哪怕再也不能被世人拥戴,可有什么理由他偏偏会落到现在这步田地!?

洛丽本来是昏睡了过去,在架子鼓响起的那一瞬,瞬间清醒了过来,摇晃着身子从床上爬起,看到眼前这一幕傻了眼。

仿佛感受到了楼梯口的视线,封河将手里还剩半截的白萝卜往地上一扔,才刚站起身,洛丽一阵头昏目眩倒在了地板上。

洛丽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她被困在一处深渊里,无边无际的黑暗,尽管她拼命的往前跑,拼命的跑,可却找不到出口。

突然,黑暗的天际,迸开出一道口子,照进了一丝光亮,一双修长好看的手,将黑暗天空撕裂开来,所有光都照进来,明媚无比。

她痴痴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活了二十年第一次体会到,心脏在突突跳动的旋律。

仿佛有一根弦紧紧的勒住她的心脏,而弦的另一端,她不知道系在哪里。

封河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又探了探自个儿的额头,舒了口气:烧退了,你已经昏迷了两天,再不醒过来,我就得找你们村里头那个殡葬队的处理了。

长得这么好看光鲜的人,怎么会做出那样不道德的事情?

洛丽张了张嘴,挤出一句嘶哑的话来:你弓虽暴了我。

第5章追上你,整死你

封河以为误听,掏了掏耳窝子,全然不在意的问了句:什么?

洛丽怯弱的缩了缩肩膀,悄悄咽了口吐沫星子,嗫嚅着:你,弓虽

封河猛的凑上前,低压着嗓音,字句极缓慢却透着无尽的威胁与冷冽,咬耳道:那你去告我啊,报警啊!你爽了没有?你要是爽了,咱俩顶多算合女干!懂吗?

洛丽的眼泪蓦地涌了上来:你,你这是欺负人!

对,我就欺负你,我就喜欢欺负农村老实人!呵呵有本事你咬我啊。

被窝下的双手紧握成拳头,捏得颤抖不己,也不知怎的,原本以为早已麻木不仁的洛丽,顿时觉得无比屈辱、愤怒。

明明是他做了这种事,如果他能好好认错,能态度好那么一点,她也就不计较了,不然又能拿他怎么办?

见她红着眼睛,却又害怕的拼命隐忍的模样,封河邪气一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脸:乖,别闹!求着我上的女人都排着长队,我能看上你,你应该感到很荣幸!

封河心底冷哼了声,十足瞧不上这些人敢怒不敢言的窝囊,欺负她怎着了?

正当封河起身要离开时,突然洛丽像是疯了魔般冲上前抱住封河,张嘴就朝他的肩膀咬去!

嘶--!!封河疼得愣是闷哼了声,一把揪过洛丽的长发,命令着:死女人,松口!

洛丽发了狠的死死咬着,封河越拽她的头发,她咬得越是用力,于是封河松开了她的头发,洛丽跟着松了松牙口。

洛丽尝到了嘴里腥甜味儿,让她胃里一阵翻涌,鲜红的血沿着她的嘴角滴落到脖子

封河疼得脸色由青到白,额头青筋暴起,四目相对,此时都透着一股子狠劲儿。

时光像是定格了般,洛丽觉得牙酸了,缓缓松开了嘴,哑着嗓子,抖得厉害:我,我就咬你了!你这个弓虽女干犯!

封河磨着牙,脸颊上的肌肉抽动了下,伤口火辣辣的疼着,一时间没顾上这女人,冲进了洗手间里,对着半身镜察看着伤口。

这女人牙口还真好!整整齐齐的牙印儿咬在他肩膀上,都能一一细数过来有几颗牙。

封河第一时间消了毒,心里又一阵担忧,是不是得去镇里的卫生所打个预防针。

听说被狗咬还有得治,被人咬了毒性更强,发作起来没得治。

封河越想心里头越发怵,这大雪天的,别说去十里外的镇子,要翻过几个山头,就是走出这个村,都TM处处是险坑。

洛丽缩着身子,害怕到了极点。瞅着洗手间里半晌没动静,又瞅了眼门口。

她一轱辘下了床,套上棉裤棉衣,临前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拿过床上厚实的羊毛毯,把自个儿严实一裹,逃也似的就往屋外跑去。

突然他听到小木屋的门被北风吹得'哐哐'声,封河心头一跳,丫丫个小贱人,咬了他还想跑?!

封河连拖鞋都没换,不顾一切的追了出去,迎着风雪,两人都跑得不快。

很快,封河看到了裹着他家羊毛毯子的洛丽,嚎了一嗓门儿:死女人,你给我回来!

洛丽没敢回头,听到他的怒嚎声,更是没命的往前跑,跑得太急,摔了几次,不顾一切的爬起来继续跑。

封河也好不到哪儿去,雪太大了,一路跑来,两只拖鞋都不知深陷在哪个坑里。

眼看这女人一点都不肯停下的打算,封河那叫一个恨呐!喘着粗气儿,双眼绯红,想着等会儿抓到她,不整死她不姓封!

前前后后追了近半个小时,封河胜在体力,输在了对环境的还未适应与地形的陌生。

虽然洛丽有几次巧妙的甩开了封河,但她已是强弩之末,封河趁势前往一扑,将洛丽死死的扑在身下。

拽过她的头发,将她的脸往雪里摁,嘴里恨恨念叨着:跑啊!我让你跑!!看我不弄死你!

洛丽整张脸被埋进了雪里,几近窒息,每次快要被闷过气时,封河又拽起她的头发,让她吸口气,继续如这般折腾好几来回。

见洛丽终于被折磨得像条死狗躺地里不动了,封河这才舒坦了些,一把将洛丽往肩上一抗,照着来时的脚印往回走去。

回去时,找着了一只拖鞋,另一只愣是找不着了,封河干脆将手里的这只也扔了。

快到家时,封河心情越加好了起来,对洛丽耍起了流氓。

本少有八十一般武艺,今儿个晚上让你见识个够!你让我不舒坦,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走到家门口,封河怔愣了许久,洛丽明显感觉到大魔王的气息越加危险,缓缓抬起了头,透过长发的细缝,看到门被风吹上了。

cao!!封河将洛丽像扔破布般丢在了雪地里,上前推了推门,一脸风雨欲来。为了追这个小贱人,钥匙落屋里头了!

与《封河日丽》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