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枪法叶知秋冷恒小说大结局完整版全文

傲世枪法

时间:作者:冷风残城

主角叫叶知秋冷恒小说大结局,书名叫《傲世枪法》完整版全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冷风残城倾心创作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唐玄宗天宝年间,朝堂血雨腥风,江湖三足鼎立,局势一触即发。枪,刀,剑为当是三大利器,无数人争先恐后只为求得一法。傲枪门少堡主冷枫,自幼体弱,无法习武,不料却突遭变故,失去家族庇佑。不想却无意中得到绝世神兵,自从创造了一代杀手传奇。相思意,江湖...

主角叫叶知秋冷恒小说大结局,书名叫《傲世枪法》完整版全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冷风残城倾心创作的一本小说.

第6章第一笔生意

五年之后的冬天,当大地覆盖上一层耀眼的雪,那个山坡上,18岁的冷恒仍然那样英俊,冷酷,眼神里还多了杀气。仍是白衣玉带金发扣白靴,只见他一只手一把枪,周围的雪都被枪的热气融化了,显现出一条龙的影子。他双手一并把枪合成了一把,枪柄处的枪头也弹了出来,成了一把双头枪之后,右脚一蹬,左脚踏着右脚脚背之后,整个人朝天空飞去,顿时一个身影在树与树之间窜来窜去,犹如一条白龙在树间游走,而枪从天直插地底下,枪头全部没入地底中,冷恒从枪身的角度飞弹而来,双脚用力一蹬枪身,枪瞬间成了弓形又将冷恒甩了出去,冷恒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已极快的速度向着一棵直径几米的大树飞去,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冷恒穿过树干,将树干穿出一个大洞,随即又改变身形朝枪飞去,双手握住枪柄,人和枪同时高速旋转,发出了嗡嗡的声响,而插在地底的枪头把地底都转出了火花。突然枪头夺地而出,人和枪朝天呼呼的旋转开去,空中出现了奇妙的情景,前枪头部位的雪花还没落地就融化了,而后枪头的雪花瞬间冻结成冰块纷纷落下。

咸蛋,快下来,我为你做的披风做好了,快来试试。一个全身白衣瓜子脸,水淋淋的大眼睛,柳叶眉,高鼻梁的少女拿着一件白色的披风大喊着朝冷恒走去,正是田青儿。

远远看去,那少女就像仙女一样,皮肤和雪一样纯洁光滑。空中的冷恒停止了旋转,收枪以后,枪又变回了一把短短的短枪,他顺手别进了后腰上。使出绝影步法,田青儿只是眨了一下眼睛,冷恒就消失了,只带起了一层细雪花。

臭咸蛋,又戏弄我,快给我出来。田青儿跺着脚。

我在你后面。冷恒得意的说着。

田青儿帮冷恒披上披风,而披风里面的一层上有一个枪套,是按照双龙枪而缝制的,这也是爷爷吩咐的,因为这枪太显眼,以后不能轻易出现在江湖中。随后冷恒和田青儿回到了竹屋,欧阳绝喝着茶。

恒儿,你的傲世枪法已经练到第九式了,已经可以和爷爷打成平手了,你这小子悟性真是千万里挑一啊!欧阳绝打着哈哈。

那也是爷爷教得好,可是最后一式,‘苍龙傲世’我怎么也领悟不透。冷恒郁闷的摇着头。

人心不足蛇吞象啊,你小子能在十年学会9式已经是奇迹了,你祖父可是花了40年才学成第九式呢。欧阳绝的表情一下沉重起来,显然是陷入了那段回忆中。

对了,你已经18岁了,明天你就下山吧!去做你该做的事吧!但是你要记住不得滥杀无辜。欧阳绝严肃的看着冷恒。

爷爷,我也要和咸蛋一起下山。田青儿撒着娇扯着欧阳绝的衣角。

你去凑什么热闹,他有他的事情要做,你走了谁做咸蛋给我吃?

我不嘛,我要下山照顾他,你看他什么都不会做,只会练武练武再练武。

那好吧!真是女大不中留啊,但是下山以后你什么事都要听他的。欧阳绝无奈的说。

第二天清晨,冷恒和田青儿陪欧阳绝吃过午饭之后,对着欧阳绝磕了头,下山时,田青儿挽着冷恒的手臂。这时天空下起了大雪,欧阳绝看着冷恒的背影自言自语道:以后你一定会一飞冲天,希望你紧记爷爷的教诲啊。冷恒下山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到处打听无声剑客童子金的消息。这就是冷恒下山以后第一个要杀的人。田青儿都跟着他,也惹来了那些好色之徒的纷纷观看,眼睛都看出火了,可是一看到冷恒那充满杀气的眼神都退避三舍。他们身在长沙,长沙是座繁华的城市,在城中心的位置有一家客规客栈,是长沙城里最大的客栈,也是打听消息的好地方。冷恒一身纯白的衣衫,配上白色的靴子,冷酷的眼神,和英俊的样貌,显得那么显眼。而田青儿,一身黄色衣衫,粉红色腰带,白色靴子,加上纯洁而脱俗的样貌,左手挽着冷恒的右手腕,这样两个惹眼的年轻男女走进了客栈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了。小二哥一脸殷勤的笑着朝他们走去。

这位公子、小姐,请问是吃饭呢还是住宿啊?我们这有上等的客房。小二一边倒着茶一边问道。

两间上房。冷恒面无表情的说。

要一间就可以了。田青儿在旁打断着。

哟,好俊俏的姑娘,怎么样跟着大爷我如何啊?一个满面横肉的壮汉色眯眯的盯着田青儿。小二也跑得远远的。心想,这人肯定是江湖中人,看那少年瘦巴巴的,这美女肯定遭殃了。

你最好在我没发脾气之前,滚!冷恒喝着茶面无表情的说。

臭小子,你敢和老子这样说话,不怕告诉你,老子就是江湖人称‘采花蜂王’的陈远。那壮汉不屑且骄傲的继续看着田青儿。仿佛田青儿就是他的床上之物了。

咸蛋,这人好讨厌,帮我打发他走。田青儿有些恶心的看着陈远。

小姑娘,等你到了我的床上你就不觉得我恶心了。陈远用淫淫的眼神看着田青儿的身体。可是就在他说完这句话的瞬间,冷恒跺了下脚把枪抽出放在茶桌上,这一脚的冷恒用了2成功力,那壮汉被这一脚发出的气浪推了出去连续撞倒了四张桌子之后飞出了客栈的大门,他匆忙的爬起来,吐了口血,冲冲的离去了。在客栈的某一个角落里,一个身着灰色衣衫的人注意到了这一幕,并且走了过去。他步法轻盈,手持白扇,长得也非常俊俏,双眼冷酷有神却没有杀气。冷恒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个人朝他走来。

好功夫,在下姓叶,大家都叫我叶先生,人称‘江湖晓’,只要是江湖中事,在下都略知一二。男子说着便坐了下来,但双眼却等着桌上的双龙枪。

不知这是否是双龙枪?说着话的同时手也伸向桌上的双龙枪。

我劝你还是别碰,要不你会后悔的。冷恒端起茶杯。

哦,难道阁下会杀了我?应该不至于吧!我只是想鉴证一下这是否是真的双龙枪。男子一脸激动的说。

我不会杀你,但是你有什么事别懒我。冷恒说着就喝下了茶。当姓叶的男子伸手触碰到枪身时,手顿时一阵发烫,他暗暗使出内力抵御,当他使出7层功力的时候,灼热感才慢慢消失。而冷恒有一丝惊讶的看着他。

没想到,真正的双龙枪会重现江湖,能见识到真正的双龙枪真实三生有幸啊!叶先生激动的笑着。

阁下贵姓?怎么会有双龙枪?叶先生这才反应过来,这枪的主人。

姓冷,枪一直都是我的。冷恒说着就把枪放回了披风内。

哦!?确实够冷,不过我喜欢,你这个朋友我交了。叶先生打着哈哈。

我们家咸蛋都是这样的,请先生别见怪。田青儿微笑的看着冷恒。

咸蛋?他小名?叶先生迷惑的看着田青儿。

是只有我一个人可以叫的小名,是吧咸蛋?田青儿调皮的看着冷恒,把为什么叫冷恒咸蛋的事说了一遍。叶先生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第7章两片枫叶

在长沙城的客规客栈的窗边,两男一女喝着茶,吃着菜,可是却很少听见穿白衣的少年说话,只听见那个女孩不时发生迷人的笑声。

冷兄,刚才你打伤的是‘采花蜂王’陈远,你可知道他大哥是谁?叶先生有些担心的问着冷恒。

我不知道他大哥是谁,也没兴趣。至于打伤他,是他自找的。冷恒面无表情的看着叶先生。

他大哥是谁嘛?我们是刚从山上下来的,所以都不知道耶!田青儿好奇的看着叶先生。

‘夺命银枪’祝平。此人在江湖上臭名昭著,一套勾魂枪法出神入化。可以说在长沙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是长沙城数一数二的高手。叶先生无所谓的说,显然他根本没把祝平放在眼里。

那又如何?与我何干?冷恒平静的看着叶先生。

咸蛋,不知道你一招可以打败他不?田青儿用手撑着下巴,嘟着嘴幻想着。他不知道他这句话给了叶先生多大的震撼,一招?‘我没听错吧!我起码要花一两个时辰才能赢祝平。可是这丫头说一招?一定是我听错了。’叶先生在那摇着头。

青儿,吃完回房休息一下,明天还有其他事要做。冷恒把筷子递给田青儿。

嗯,咸蛋来吃块鸡肉。叶大哥你也吃啊!田青儿一边说一边夹着肉往冷恒的碗里放。

嗯嗯,对了冷兄弟,今天晚上你要小心啊!那陈远决定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叶先生好心的提醒到。

来了再说。冷恒继续吃着饭。等小二带他们进入客房后,冷恒本来要求多要一间客房的,可是田青儿却不答应,非要和冷恒一个房间。冷恒想想也好,这样就算有什么事还有自己在。天空中又飘起了鹅毛大雪,冷恒在那看着‘苍龙傲世’的玉块发着呆。田青儿很乖巧的靠在了窗前,看着外面的大雪,幻想着以后的日子,还不时的抽动嘴角,悄悄的傻笑着。如果这时有其他人在场的话一定被田青儿迷得神魂颠倒。冷恒叹了口气,耸了耸肩,摇着头把玉块放回腰带上扣好。很快天就黑了下来,街上的人也冲冲回家,人越来越少。这么冷的天,大家都想早点回家。客房里,田青儿用双龙枪烘烤着手,也只有田青儿可以享受这样的待遇,那可是绝世神兵啊。冷恒也无可奈何,因为田青儿不管有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因为在他心里田青儿已经是他的妻子了。只是没行夫妻之事和拜堂而已,在田青儿心里又何尝不是呢?

咸蛋,那叶先生是好人,你不要对人家那么冷好不好?田青儿微笑的看着冷恒。

我就这样,你不知道啊?除了对你和爷爷!你又不是不了解我。冷恒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田青儿想想也是,和他长这么大,只有他吃咸蛋的时候会笑以外,还从未见他笑过呢。连爷爷都没见他笑过,只有自己见过,想到这,她忍不住偷偷的有手蒙着嘴笑了起来。突然屋顶的瓦片发出一丝响动,冷恒做出不要出声的手势,隔壁房的叶先生也察觉到了。冷恒穿上披风抱起田青儿从窗子飘了出去。叶先生也从自己的窗户跳了出去,当他落地的时候,冷恒已经站在那了。他吃了一惊,自己几乎和他同时跳出,可是他什么时候落的地,自己根本没看见。他到底是谁?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轻功,还有白天的一脚就震飞了陈远。叶先生在心里嘀咕着。

现身吧!冷恒朝着屋顶叫了声。顿时一个手提银白色长枪也是一身白衣的男子和一个手提几十斤大刀满脸横肉的男子从屋顶跳了下来。而白天被冷恒震伤的陈远也从旁边的小巷走了出来。

臭小子,老子今天不活劈了你,再抢了那小妞,我不叫陈远。陈远嚣张的指着冷恒。

那你准备改名吧!冷恒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的三个人。天又下起了大雪,大的连月亮都看不清。

冷兄,我助你一臂之力。叶先生摇着折扇。

叶先生!?三人同时惊呼到。

叶先生,这事不关你事,还希望你不要插手,在下三人必定感激不尽。很明显有些惧怕叶先生的加入。这时叶先生看向冷恒,看他怎么说。

叶先生你休息一下吧!咸蛋一人就够了。田青儿一边看着雪一边说。

臭丫头,口气不小。你准备当我三弟的7姨太吧!手提大刀的壮汉的吼道。

少废话,出招吧!三个一起上。冷恒不屑的看着他们,跟这些人多说一个字都是多余的。说完这句话,冷恒开始运功。陈远从后腰处抽出一条长鞭,三人把冷恒围了起来。

受死吧!拿银枪的的白衣人祝平怒吼一声。只见提大刀的壮汉‘劈山刀’聂志。腾空而起,一招‘力劈华山’劈向冷恒,陈远也丢出长鞭直取冷恒前腰,只见冷恒眉头一锁膝盖一弯,身体一歪,身体就与膝盖平行了,右手一拍地,长鞭贴着身体滑了过去,大刀也劈空了,这聂志的力气不小,把地砖都劈成了两块。冷恒左脚用力一蹬,整个人腾空跃起,在空中旋转一圈之后,使出破空掌其中的一招,‘雄鹰破空’一掌拍在了聂志的后背,聂志受到这一掌的攻击,连人带刀一起砸在了地砖上,震起了一阵雪花,喉头一甜口吐鲜血,筋脉尽断,再也爬不起来。而冷恒顺着落地之势身体稍稍半蹲成单膝跪地的姿势,右脚踏左脚脚背又一次腾空而起身体与大腿平行,双掌合并,身体高速旋转着朝准备收鞭的陈远而去,冷恒经过的半空,雪花都被旋转带起的旋风卷着,将冷恒包裹着飞快冲向陈远的胸口。祝平大叫一声不好,三弟小心。可惜已经晚了,当陈远转过身之后只觉胸口一凉,冷恒从他的身体穿过,中了个透心凉。当冷恒停下来吹了吹残留在手指上的雪花是同时,陈远眼睛睁得的鼓鼓跪了下去,身体也倒在了雪地中。在一旁的叶先生同样吃惊的看着冷恒,瞬间就杀了两大高手,而且只用一招。如果是他自己面对刚才的场面,他也没把握在躲开的同时对对手出招。所以他的眼睛也和倒下的陈远瞪得差不多一样大。只有田青儿在一旁仍然看着雪中的月亮。

敢杀我兄弟,我要你命。祝平愤怒的吼着的同时,双手反扣枪身,左手一顶枪柄,银枪朝着冷恒径直而去,而祝平也随枪而来。冷恒的嘴角翘了翘,就开始朝着飞来的枪快速跑去,眼看银枪的枪头就要刺入冷恒胸口的同时,祝平想,这小子找死,这一招我可是用了十层功力发出的。枪的速度可是快的连雪也沾不上,他仿佛已经看着冷恒倒在地上的情景。可是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冷恒左手提着衣角,身体一歪,枪头贴着冷恒的手腕处径直飞向前方,当枪头过了冷恒手腕处的同时,冷恒右脚一踢枪身,枪成平放的姿势朝天空飞去,然后左脚一弯,冷恒把自己弹向天空,双脚夹住银枪,祝平本来是想如果枪刺不中冷恒的话,自己紧随其后抓枪柄左右晃动来个‘回马枪’的,可是现在枪飞向了天空,自己最得意的招式就这样被破了。空中响起呼呼声,冷恒夹枪的双脚松开了,可是松开的同时,冷恒双脚将枪踢出,枪已极快的速度飞向祝平的咽喉,自己则在快落地的时候,上身一弯,双手撑地之后,一个跟头站了起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而祝平根本连躲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刺中咽喉,枪头穿过咽喉之后将祝平的尸体往后带着钉在了客栈的柱子上,而且枪头全部没入柱子之中。一旁的叶先生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他简直不敢相信一招就把令人闻风丧胆的‘夺命银枪’解决了。他到底是谁?一脑的疑惑占据他此时的思想。两招解决了‘长沙三绝’,只有十八岁,而且没用武器,我是不是在做梦?

青儿,走了。冷恒走过去看着田青儿。

噢,解决了,比我想象的快一点点。田青儿开玩笑的说。

叶先生叶先生走啦!田青儿看着发呆的叶先生连续叫了几遍。叶先生也耸耸肩,心想:自己结交是兄弟到底是谁啊?怎么这么冷血又这么厉害。三人回到客栈后,大雪很快覆盖了打斗过的痕迹和三具尸体,实际也没多少痕迹,就只有一些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