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刘林枫蓝飞云小说大结局完整版全文

魔尊

时间:作者:雪鸿

主角叫刘林枫蓝飞云小说大结局,书名叫《魔尊》完整版全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雪鸿倾心创作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蛰伏久矣的冥族终于开始发难,妖族白虎王的叛乱更是让冥族如虎添乱,人类只是冥族征伐的第一站,幽冥邪王挟千年怒怨而年,死神武装的威力与赤狱无极大法无人能敌?强大的妖邪之力与幽冥能量所向披靡?人类,唯有引颈就戮?在冥族大军的强大攻击与威慑之下,一盘散沙的...

主角叫刘林枫蓝飞云小说大结局,书名叫《魔尊》完整版全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雪鸿倾心创作的一本小说.

第6章灵善喜事(三)

周明体内之所以有这样强大的火系能量,原因无他,当日在五行困龙林之中,他无意间继承了火龙族烈曜太子的全部真元,当然,这也是他真正蜕变成龙族的主要缘由,其实事情或许正如你所说,周明就是周明,不管他是何种的身份,何种模样,他都是周明,这一点从根本上而言,并没有多大的差别,当然更重要的是,周明还是喜欢你的,否则,他也不会放弃去妖族大陆冒险而回到你的身边,这点足以证明一切,说实在,去妖族冒险,这等诱惑还真不是一般人所能够坚受得住的,之前,我都还有些遗憾,没有随鹰雪一同去妖族见识见识!这些年轻人呐,不简单啊!水连云在一旁感慨地说道,种族之分在他的心目之中亦已经渐渐淡薄起来,与鹰雪相处久了,奇奇怪怪的事情见多了,他亦深受鹰雪个性的影响,连一向深恶痛绝的冥族,水连云亦突然觉得轻松了起来,冥族之中亦有心地纯正者,凡事都有正反两面,的确,看人行事,绝对不能一棍子都打死了。

呵呵,连云兄何时也这般爱感慨起来,你们这三个老头子啊,就偈我当初一样,拖着不肯飞升,虽然你们比我幸运,得到了仙器护身,又有蓝老仙翁送你们的仙药灵丹护体,想来再过个三四十年不飞升亦无大碍,但你们必须小心你们自己的心智,别迷失了心智,那样的话,你们恐怕真的难以飞升了!还有你们三个,师弟们呐,为兄只有一句忠告,前路多舛,旅途艰难,要小心谨慎啊!灵虚子看着水氏兄弟和皓哲三杰六个,一脸感慨地说道,这三个人的修为比他当日要强横多了,但亦不可掉以轻心,修仙之道,坎坷艰难,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会有倾覆之厄,此事绝非可以儿戏的。

如果真的不能飞升,我看我们还是学着鹰雪与我们英明伟大的小天哥一样,都做个逍遥散仙得了,看灵兄如此这般烦扰,我们真是有些后怕,你说我们成了仙之后,又会是一个什么模样?水连云一脸轻笑地说道,有些事情,看着美好漂亮,可是一旦拥有,反而不妙。

师傅,你们就别聊了,你看周明是否是那个廖世伟的对手,我看着怎么不太妙啊,周明的火系能量完全被压制住了,再这样打下去,恐怕那廖世伟会伤到周明,怎么办才好呢!那个廖世伟的修为那么高,周明肯定架不住他的攻击,快帮我想个办法啊!灵玉瑶的心思可不在这几个老头子谈仙论道之上,她关心的是周明,周明现在的身份可是龙族,如果被廖世伟一不小心给伤了,那就惨了。在空天大陆上的人类都知道,龙族在人类的眼中,恐怕不会有什么好印象,包括仙人在内。

玉瑶啊,你这话可真难住我了,你可知道为师我在天界只是一个下品小仙,而廖世伟乃是堂堂的大罗金仙,我与他的差别就像萤火与皓月争辉,根本就搭不上谱,他只要动一动手指,恐怕我的护体仙气就被破掉了,如果你真要求人帮忙,我看,这三个水老头倒不错,他们虽然不是仙人,但修为强横,如果全力一拼,或许还可以抵住廖上仙,不过,如果廖上仙驭动仙器攻击的话,恐怕他们支撑不过三招!哈哈哈,你们也别不好意思,我说三招还是挺给你们面子的,说得不夸张,你们恐怕联手起来,连他一招都接不下,周明能够撑到现在,那也算是奇迹了!灵虚子一脸苦笑地说道,这事对他而言,那可是高难度的动作。

不是吧!你这灵老头,还真是给我们兄弟面子,按照你的说法,那周明的修为尚在我们三个老头子之上了?这不可能吧,我们之间也才三年不见,况且这三年之中,我们兄弟那绝对没有偷懒,自问修为亦不弱,与自己的仙器也已经初步合为一体,再怎么说,我们三个那也不可能连廖上仙一招都接不下吧!再说了,前几天,我们与廖上仙还交过手呢,我们至少也战了十来个回合吧!水连恩可是一脸的不服气,这廖世伟哪会有灵虚子说得这么玄乎,又不是没交过手。

你真是没看到过大罗金仙出手,你可知道我们这些刚成仙的仙人,那在大罗金仙的眼中,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只要他轻轻一动手指,我们的护体仙气就完了,在天界之中,实力是绝对的衡量标准,不存在有任何的投机取巧的可能性,尤其是护体仙气,那是随着修炼长久见真章的,当然,如果你有极品的护身仙甲那又当别论,不过,这种概念就像我们在人界寻到仙器那样渺芒,你们想想看,如果不是有鹰雪,你们费尽一生的时光,又何尝能够寻觅到一件仙器?灵虚子一脸郁闷地看着水氏兄弟三个,这跟外行说话就是费力,他们是凡人,没有到过仙界,又哪能知道仙界的规矩和他的苦衷。

咦,周明这小子竟然能够撑这么久,看来,他在龙族之中获益匪浅,难怪鹰雪与小天等人一出现在陆离沉冤岛之上,就敢跟那鬼王乌贼动手,想来他们此次龙族之行绝对是获颇丰啊!我们真是老了,枉自苦修这么多年,原为以为修为已然算是不错,没想到竟然比不上一个后生小辈,惭愧啊,惭愧!水连波此时亦感到脸上发热,鹰雪已经帮他们创造了可以说是空天大陆之上最好的修炼条件,而他扪心自问在修炼之上亦没有偷懒,可是这修为竟然赶不上一个原本不及他的周明,这岂非咄咄怪事,想想此事就让他颇为不舒服。

师兄!何必如此耿耿于怀呢!弦真大师常言,我本空灵,不着色相!所谓问道无先后,达者为先!我们的资质与际遇哪能与鹰雪等人相比,他们都是天之骄子,我们能够随着他们见识到这一切,已然是缘份幸运,何需再徒增烦恼呢!水连云一脸淡然地说道,看来,他在水氏兄弟三个之中修为最为高深,而又籍籍无名,这绝非没有道理。

周明这小子驭动的是什么武学,竟然有如此强大的能量!看来廖上仙要降住周明,恐怕要费一番手脚了。这小子还真在龙族有了让人羡慕的奇遇啊!水连恩一脸好奇地看着身形急速闪动的周明,五灵步法他还是深谙其中之道,虽然周明的身形已经非常难以捕捉,他他还是能够勉强看得到,剑气破空之中,廖世伟早就已经隐去了身形,但那漫天强横的剑气他却是清晰可见,这可是难得的高手对决,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观摩的大好时机了,但周明仅仅是去了一趟龙族就变得这么强横,倒是让他既欣慰又羡慕,可惜他已经是暮暮垂老,否则他一定会跟着鹰雪等人一同四处闯荡冒险。

莫非这就是龙族的武学?好强大的能量,这种至罡的能量绝对是冥族的克星,龙族之所以有此恶名,除却别的原因之外,这种霸道强劲的武学亦是让人心惊呐!水连云脸色凝重地说道,如果不是周明秉性良善,恐怕人类就要多难了,怪不得当年龙族为祸人界之时,竟然会造成如此大的杀戮与血腥,这其中绝非无因。

不好,廖上仙动了杀机了,周明恐怕有难了!灵虚子的脸色突然一变,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了他的心头,如果廖世伟发飚,在场诸人恐怕没有一个能够制止得住,毕竟大罗金仙的修为绝对是恐怕级别的,如果全力施为之下,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整个灵善国的王宫都会在一瞬间化为烟尘,以仙人之强横,对付普通的人类,这对一个大罗金仙而言,亦非难事。

廖世伟这个家伙肯定是打出了真火,以他大罗金仙的强横,竟然对付不了一个龙族,他的脸面怎么能够挂得住,这个家伙也太爱面子了吧!行,我可不管那么多了,先打散了他们再说,不然这样下去,不是周明重伤,就是两败俱伤!周明这小子也太鲁莽了,什么人不好惹,竟然敢主动挑战大罗金仙,真是要命!水连恩绝对不可能坐视周明受到伤害,低吼一声,催出了九焰浩月剑。

别冲动,周明暂时还没有事,如果你这样一岔手,恐怕反而会让他们的攻击更加凌厉,我们还是让他们先观察一会儿战斗,等有一方不支之时,我们再上前劝架吧,况且,以我们的修为,恐怕是毫无用处!灵虚子一脸无奈地说道,做为一名仙人,他根本就无力阻止廖世伟做任何事情,大罗金仙对他而言,那绝对是高山仰止。

灵玉瑶一听灵虚子之言,立即惶恐地阻止了水连恩的冲动,她并非一无知女子,灵虚子的话她更没有丝毫怀疑的理由,现在的确是非常时期,如果冒贸然冲上前去,反而会弄巧成拙,等一方败相渐露之时,再上前相劝,或许成功的几率会更大一些,仙人她惹不起,她更不想将水氏兄弟都搭进去,毕竟廖世伟到目前为止,还是友非敌,她必须想出一个妥善的办法阻止廖世伟的发疯,周明是龙族的身份已经无法改变,但她绝对不允许廖世伟伤害周明,为救周明,她绝对是不惜任何代价,但现在还不是绝望之时,她必须想出一个好办法,阻止他们之间的这场争斗。

周明与廖世伟已经进了入流光境界,二人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而且场中根本就听不到任何兵器相接的碰击之音,但那团漫天飞舞的剑气之中,偶尔会传出巨大的冲击音波,这些音波虽然没有发出多大的声响,但却以催枯挟配之势,将王宫的建筑物与地面都毁得一塌糊涂,灵玉瑶已经让水连恩将所有的侍卫都赶走了,这战斗,她不想无辜的人受到波及,数千平方之内的一切建筑都被齐整整地破开,而后在一瞬间就垮塌断裂,化为一堆烟尘,一眨眼的时间,王宫已经倒了数十幢房屋,如果灵玉瑶等人不是有水氏兄弟与灵虚子合力催开的防护盾保护,恐怕早就已经受伤了。

战斗依然在激烈地进行着,周明虽然是处于下风,但他并不胆怯,廖世伟的确强横,他的剑气处处压制着周明,不过,周明有九阳灭阳心法和龙阳神剑在手,他信心十足,面对强横的大罗金仙,周明顽强地战斗着,手中龙阳神剑已经连续换了三套剑法,不过,依然没有在廖世伟的攻击之下讨得好处,强大的火系元素能量根本就伤害不了廖世伟,反而让廖世伟更加的怒不可遏。

在周明的抢攻之下,廖世伟已经打出了真火,原本他以为只是动动手指,就可以生擒这条名不见经传的龙族,没想以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了,这名龙族非但没有擒住,反而越战越勇,灵玉瑶等人还在观战,这让他的面子往哪里搁。在妖族,他施展不开拳脚,败在小天的手上,那还情有可原,现在面对一只小小的火龙族,他竟然无法将其生擒,反而让人一旁看笑话,这口气,他是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别以为他这大罗金仙真是纸糊的,廖世伟双眉一扬,倏然收回手中长剑,反手抽出了鹰雪交予他的镜光剑。

金剑行,母剑隐,金剑动,母剑斩。白隐镜光剑在天界是有名的厉害仙剑,而且剑仙在天界已经是凤毛麟角,虽然这柄仙剑是廖世伟的师尊白隐的,可是这镜光剑并不抗拒廖世伟,毕竟这柄剑他也曾经用过,仙剑有灵,镜光剑在廖世伟的催动之下,自然是威力倍增,仙剑在白隐的手中已经数千年没有发挥过全部的威力了,似已感应到廖世伟的愤怒,经此一催动,立即光芒大炽,一时间,剑气大涨,杀机凛然,无边的杀意与剑气立即充斥了整个的空间。

哈哈哈,来得好!看我的巨鲸翻浪!周明亦感应到了廖世伟的杀意,他不怒反笑,厉啸一声,立即催动了龙阳神剑的剑灵,他修炼的是上古龙神所遗留下来的绝世心法,九龙灭阳心法更加助长了龙阳神剑的威力,在漫天剑气之中,一只数丈长的巨鲸在空中断地游动着,眨眼间的工夫,巨鲸所带动的强大水系能量将漫天的剑气吞噬了一大半。

哈哈哈,就凭你这点小小的道行就敢跟我斗,自不量力!廖世伟并没有将这只巨鲸放在眼中,金剑急闪之下,另一只巨剑已经完全隐去了身形,现在他就在找寻一个机会攻击,只要周明稍一大意,镜光剑将会急攻而至。

仙人大哥,还没完呢,看我火龙族的终极攻击之术―龙焰九变!周明虽然不知道廖世伟要发动什么样的杀招,不过,他可是把自己压箱底的工夫都催动了,这是炽修龙王传授于他的天焰龙族必杀绝技,整个天焰龙族也就只有炽修龙王与周明知道驭动这种元素之法,周明虽然有自信,但面对廖世伟这样的大罗金仙,他可不敢掉以轻心。

周明这小子竟然能够将水火两系的元素驭动得这般纯熟,这小子已经完全到了元素融合的境界,假以时日,前途不可限量!灵虚子现在好歹也是仙人,眼光自然有独到之处,面对周明驭动这样强大的元素力量,而且自身还是一名超强的战士,仅凭这一招,周明的修为绝对在空天大陆上罕有对手。

廖世伟可没空夸奖周明,他虽然也有些心惊周明的修为,但他现在有镜光剑在手,根本就不惧周明,何况,他是有名的剑仙,驭动能量之术,谁会有他熟悉,周明的龙焰九变与巨鲸翻浪固然威力十足,但那也只是停留在人体武学的基础上,他成仙已经有数千年了,周明根本就难以对他形成威胁,廖世伟怒哼一声,金光大炽,十二柄金光闪闪的金剑,朝着周明郭射而至。

周明连变了数次身形,依然没有闪过这些金剑的围攻击,而更为可恶的是,周明刚才这一闪避,金剑已经前后左右形成了错落有致的合围之势,周明顿时傻了眼,这仙剑还真不是盖的,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他围住了,而他还没有察觉出来,周明正在犹豫之间,前方与后面的金剑已经发动了攻击,周明正想闪避之时,突然一股大力朝着他身体撞了过来,周明措手不及,立即被掀翻在地,十二柄金剑毫不客气地朝着地上的周明急压而下。

不好!灵虚子脸色一变,立即转动身形,朝着周明急速掠去,水氏兄弟与皓哲三杰亦不敢怠慢,在灵虚子之后迅速跟进。灵玉瑶自然是最为着急,可惜她的修为最弱,勉强跟在了皓哲三杰之后,虽然只有百十丈的距离,可是对灵玉瑶而言,却是一段要命的路程。

奶奶的,老子来喝喜酒,没想到竟然碰到你们在打架,我老人家送你镜光剑,你竟然拿剑对付我兄弟,没天理了!就在灵虚子等人心都悬到了嗓子眼的时候,五条颜色各异的真龙突然在空中急速出现,朝着空中的金剑的中央急速飞至。

是小天!糟了,我的镜光剑!廖世伟突然醒悟了过来,立即收回了镜光剑,他可不糊涂,小天的五龙神剑绝对是袭向他的镜光母剑,如果不收回,恐怕会毁在小天这个楞小子的手里。

小天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非要我倒在地上,你才出手,这说不过去吧!周明倒在地上,见小天骑着一匹白色的飞马上,对着他挤眉弄眼的,不由大为不满。

我靠,我们英明伟大的鹰雪哥让你回来成亲,你小子倒好,竟然找上仙人干架了,你不知道这白隐镜光剑乃是子母剑吗?这金剑虽然威力十足,但真正厉害的乃是隐形的母剑,你这小子不明缘由就打架,你这挨揍这不是白挨了吗?活该!别躺地上了,我们美丽的女王看得都不好意思,什么不好学,竟然学曾昭立这个无赖,真是郁闷啊!小天坐在飞马之上,得意洋洋地对着地同的周明笑骂道。

第7章知福惜缘

喂,小天哥,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老曾可没得罪你啊,有本事,你就跟那廖上仙去切磋切磋,干嘛把事又扯得到我的头上,再说了,我老曾好歹也是名人呐!被你这样一说,以后我怎么混啊!曾昭立坐在飞马之上,一脸的不高兴,他可是有种荣归故里,衣铢还乡的感觉,可是被小天这一说,那高兴劲立即没了。

你们是朋友?!不会吧,他可是龙族啊!这事廖世伟一脸郁闷地看着从天而降的小天与鹰雪等人,虽然鹰雪与小天改变了模样,但是廖世伟还是从气息之上感应出了他们,尤其是小天,他这特别的声音,一听就知道了。

喂,大哥,我让你来灵善国等我们,可我们并不想你来揍我们可爱的明哥的,再说了,你揍也就揍了吧,干嘛不下手重点呢,不然,这小子还真以自己是天下无敌了!小天一脸贼笑地盯着刚刚爬起来的周明,看他的模样应该没大问题,毕竟龙族是皮粗肉厚的。

喂,小天哥,你这话可就有些离谱了,我只是想跟廖上仙切磋一下嘛!没想到他这大罗金仙还真不是盖的,看来我得继续努力了,不然,这以后真没法混了!周明有些气馁地说道,刚才与廖世伟这一交手,立即分出了高低,他虽然近来进展神速,但与真正的仙人匹敌,那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鹰雪,你竟然也与龙族交友,你乃是逍遥散仙,不怕天界追查此事吗?再说了,你们虽然改变了外形,但声音与气息都没有隐藏好,你们这一路来可有感应到有人追踪你们?此事不妥,你们立即穿上封仙禅衣,然后尽量隐藏自己的气息能量,尤其是小天,声音也要改改,否则,必会遭祸,天界那些仙人是决计不会放过你们的!一切要小心行事呐,不然,定会殃及无辜!廖世伟一脸心悸地说道,这些家伙在妖族如此羞辱仙人,以冯非为首的那些仙人是绝对不会善罢干休的。

不就是仙人嘛!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要真惹毛了我老人家,我一定宰了这些混球!奶奶的,我老人家不去招惹他们已经是很给他们面子了,竟然敢找上门来找碴,活昨不耐烦了!小天一听廖世伟的话,立即发飚。

你们这些家伙真是不知死活,在妖界是无法使用仙器的,但是现在可是在空天大陆,仙人们的仙器之威力,绝对不可小觑,尤其是要对付数以百计的仙人,你的修为就是再强横,那亦无法对抗他们,况且,那些仙人们已经遍联仙界仙友,如果你们被他们发现,一定会有大批仙人来兴师问罪的,届时,你们绝对是穷于应付,如此的话,你们何谈对抗冥族,仅仅是应付对些仙人们,你们就头痛不已!故而,我还是奉劝你们,低调行事吧,此事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唉,你们闯下如此大祸,恐怕就是天帝出现调停,那些仙人也不会善罢干休的!廖世伟碰到小天这个楞头青,他真是没话说了,不把这件事情说透了,恐怕小天这家伙还真以为这是一件轻松好玩的事情呢。

低调,低调行事!我们听你的廖大哥,这样吧,我与小天都穿上仙甲,以免泄露身份,混在仙人之中,应该无虞了吧!鹰雪与小天把目光投在了玉灵的身上,这土财主身上肯定还有宝贝,送他们两件仙甲应该不是什么难事的。

我靠,碰到你们两个家伙我真是倒霉,我这点土特产迟早会被你们两个败光了!这仙甲送给你们真是浪费了!玉灵一脸不满地看了鹰雪与小天一眼,钻进了如意神炉之中帮鹰雪与小天找仙甲去了,他这里存的可都是好货,可送鹰雪他们完全是用于伪装,那真是可惜,尤其是小天,他本来就有金龙战甲与妖战圣甲,再穿上仙甲,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玩意了。

唉,这小子真是小器,不就是借件仙甲穿穿嘛,有这么为难的吗?早知道我就穿封仙禅衣了,懒得跟他开口!小天郁闷地说道,这小妖精真是个小气鬼。

龙、妖、仙三者之气合于一身,小天,你到底是什么来历啊!我真是看不透了!廖世伟一脸感慨地盯着小天说道,在妖界他看不出小天的真身,没想到到了空天大陆,他依然无法看透小天的真身,小天身上集合了龙族、妖族和仙气,这个家伙真是个身份异常复杂之人,以他的修为竟然看不透,要知道,他可是大罗金仙啊,竟然看不透一个普通的人类,这事真是没面子。

廖大仙,你用这么客气了,鹰雪与小天这两兄弟向来都这般怪异的,我老曾与他们相处这么久了,都不知道他们是如何修炼的,更别提你这个外人了,再怎么说你也是大罗金仙嘛!上次不是让你从上面给我捎几件礼物吗?怎么样带来了没有?送给我老曾吧!我可是良善之人呐,你一眼就可以看透的!曾昭立涎着脸,朝着廖世身上挨去,他的脸上还带着一脸的贼笑。

喂,曾大哥,我叫你一声大哥得了,你别把我老廖当冤大头行不行!我可没有什么仙器法宝之类的,我是剑仙,不炼制这种玩意的,下次吧,下次我一定去偷些宝贝仙器来送你,这次算是我欠你一个人情,行了吧!廖世伟见大家的脸上都出现了暧昧之色,他可是久经世故的仙人,立即就知道事情不太妙,身形一转,轻轻闪过了曾昭立。

我靠,这仙人当久了,都当成精了,难怪人们都传说,人老了就成精了,奶奶的,早知道在妖族把你的毛啊、腰带啊,内裤什么的都剥下来,据说神仙的毛也是很有作用的!曾昭立盯着廖世伟一脸认真地说道,这话听谁说的,他还倒真的忘记了。

我靠,这话是谁说出来的,真是欠揍!什么神仙的毛,去你的!廖世伟不得不为仙人们做一个澄清,这事真是天大的冤枉。

那都是传说,传说而已,廖大哥不必当真!你的师父就在这凝魂瓶之中,该怎么帮助他,我想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吧!鹰雪心中有鬼,他立即拿出了凝魂瓶,送与了廖世伟,让他自行处理。

鹰雪,我廖某人欠人一个天大的人情,如果人有用得着我廖某人的地方,请直言,我廖某赴汤蹈火,亦一定为你完成!我廖世伟在此立下重誓,以万神之主的名义发誓,鹰雪若有差谴,誓死完成,绝无二言!廖世伟一脸严肃地当着众人的面,立即了仙界最为庄重而神圣的生死之誓。

行了吧,你这家伙,以后只要不揍我们可爱的明哥就行了,什么龙族、妖族、仙人、人类的,还不都是一样的,分那么清楚干什么,只要心地善良,你管他是龙族是妖呢!明哥再差,那也比你们那么些高高在上的仙人要强多了吧!那些浑球,就是欠揍!不把他们打醒了,他们还真忘记了,很多年前,他们也是人类!小天一脸气愤地骂道,幸亏这里已经被廖世伟封印了起来,否则,他这般骂天骂仙,肯定会被仙人侦知的。

大哥,你留点口德吧,今天这里已经被我用仙气罩了起来,平时里,你可不要这般乱骂,万一被其他仙人听到,你这就是无妄之灾,你自己倒是小事,恐怕牵累其他诸人呐!雷亟之下,难免伤及无辜,这笔帐天界都会算在你的头上的,可怜那些无辜生灵呐!廖世伟一脸惶恐地说道,他虽然是大罗金仙,但仙有仙规,他亦要谨小慎微,哪有像小天这般口无遮拦。

呵呵,其实我也是仙人,我骂骂自己你应该没有意见吧!小天一脸贼样地说道,他的话立即让廖世伟无语。

对了,廖大哥,你是否还有事情找我们帮忙?是否是关于你师尊之事?难道你身为大罗金仙都不能搞定此事?鹰雪看着廖世伟的似乎还有话要话。

不错,我师尊转世重修之事我倒是能够帮他完成,可是这人界数年的光阴,我不可能天天守在他的身边,我只有待到他十岁之后才能够带他入道,等他成年之后,我才能够帮他天窍,恢复前世记忆,转世重修之事,万万不可被其他仙人知道,如果万一被我师尊的仇人知道,恐怕他将会遇到很大的劫难,但这段时间里,我恐怕无法照顾他,所以要拜托各位帮我这个忙!廖世伟脸上有些郝然,他身为仙人,竟然要求人类帮忙,这多少有些丢脸,不过,转世重修之事,的确困难危险重重,他又不放心任由白隐一个人独自面对,他必须妥善安排,周全布署,这样,他方才能够安心。

这事简单啊,廖大哥,白前辈十岁之前之事,由我们灵善国照顾,等您来了之后,再将他带走,我以灵善国王的名义,必定保白前辈周全,并且让他受到良好的教育,并且打下深厚基础!以重续你们师徒情缘,你看此事如何?灵玉瑶身为南部大陆之王,她说这话,的确是很有份量。

好,妹子,大哥多谢你了!不过,此事还有些麻烦,大凡仙人转世之时,皆有异相发生,而且还有兵刀血灾,恐怕你得派人陪我一同前往,牺牲一个无辜的家庭,我实在是不忍心,但这也是无奈之举,唉!廖世伟一脸郁闷地说道,这件事情,他想低调处理,但冥冥之中自有天命,恐怕他师父转生之事,瞒不过天界的。

什么?!这事天界也要搭上一腿,奶奶的!这还真没天理了!难怪你们仙人都有些变态,看来这就是缘由所系啊,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奶奶的,你们占了别人的身体,还要杀光他们,是不是这样,你们就了无牵挂了?这就是天规?看来这世间最为倒霉的事情就是沾上了仙人!小天一听廖世伟这话,立即大怒起来,这事也只有仙界这些没天良的家伙干得出来。

不会吧,你师父一出生就注定是孤儿?这道理从何说起?不成,不成!周明一听这话,立即傻了眼。

这事其实也不难,由我前去示警,而后,你们将孩子抱来就是了,你借别人的身体重生,不说报恩,那亦不能让人枉死啊,对吧!鹰雪可不希望此事发生,这种事情他必须阻止,他虽然不能改变天规,但这种事情,他见到一件,就必须遏制一件,这不是什么原则问题,而是基于人的最基础的良心。

其实,这件事情就牵涉到前世今生的因果循环之道了,今生他们是枉死的,那是因为他们前生做孽太深,故而今生要受此惩罚,他们得到仙人荣光的庇护,天界就会饶恕他们的罪孽,来生就可以转逆因果之道,一生多福多贵,如果我们此生救了他们,来世,他们还依然是苦困之命相,从这点上而言,我们救他们,并不是真正意义上地救人,反倒是害了他们!只是我知道你们都是正直忠义之人,不希望看到此事的发生,其实我师尊重生乃是逆天而为,故而,我可以违反这天规,以免那对无辜的夫妇受这无妄之厄,但这其中的前因后果,我还是要点破的,以免你们日后再犯糊涂之事!其实,有些事情并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般简单的,至少这其中的因果就绝非一言两语能够说得清楚的。廖世伟一脸认真地说道,这其中的因由,如果他不说出来,恐怕鹰雪这些人一辈子都不会明白这其中的深层次的道理,反而会对天界产生大误解,这可不是他的初衷。

我靠,什么前世今生,这么复杂的事情谁能够知道?还不是你们仙人们说了算,反正前世今生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对于人类而言根本就不能够察觉发现!一切还不是你们制定的游戏规则!鬼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嘴是两张皮,如何动,一切皆随你!小天一脸气愤地说道,他身上的叛逆情节很重,这些东西最容易激起小天的火气。

前世已杳,来世飘渺!珍惜眼前人吧!时间对仙人而言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凡人而言,却是非常珍贵的。重在当下,知福福常在,惜缘缘自来!不管来世如何,如果我们不珍惜现在,何谈来生,今天留憾,来生岂不是还是遗恨?不管你们神仙如何想,我也知道我们的能力有限,但事情既然是我们碰上了,那就得插手此事!无论如何,还是救人要紧!廖大哥,你认为呢?鹰雪皱着眉头说道,从某种程度而言,仙人亦是挺可怜的,即便是转体重修亦是形单影支,如果这样的话,还不如做个普通人。

唉,道理我们都明白,可是有些事情宥于仙规所限,我们也不好妄言其他,你们还是随我走吧!这件事情两天就可以办完!廖世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神情异常地严肃。

你们两个应该办喜事了吧,上次因为我而没有办成,这次一定要大张旗鼓地办!也算是我艾启鹰雪还你们一个人情,我先与廖前辈去把白隐前辈的事情办妥,回来之后,希望你们已经准备妥当!鹰雪看着周明与灵玉瑶,一脸笑意地说道。

灵善国王娶男人,这可是稀罕事情啊,等我老人家回家后,一定要好好地闹闹洞房!水老头,你们准备怎么操办此事?我们鹰雪老大说了,一定大办特办!可不准怠慢我们明哥啊,无论如何,也是他要嫁人了!小天一脸兴奋地说道,难道周明嫁出去了,他可算是少了一个累赘。

恭喜明哥,贺喜明哥!终于嫁出去了!以后你是女王SZ的人,可得遵守夫德啊!你把SZ伺候好了,我们也就跟着你沾光享受呐!别让我们失望哦!曾昭立亦一脸嘻笑地戏谑道。

你们这些家伙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灵玉瑶就是再豪爽大度,也被小天与曾昭立两个弄了一满脸通红,轻轻地啐了一口之后,便先行离开了,跟这些家伙在一起,她的脸皮实在是不太够厚。

你们这些混球,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行了,李宛儿现在在秘魔门总坛,心月现在烟翠山上修炼,你们办妥白隐上仙的事情之后,就去与她们汇合,而后来忆灵城喝周明与玉瑶的喜酒,我们这次将这桩喜事公告整个空天大陆,并向各国国王和各大知名人物下邀请函,除却办事喜事一事外,我们还想找些盟友商议对付冥族之事!希望我们在时间上还能够来得及,否则,以今天冥族之势力,我们恐怕没有多少时间谋划了!水连云皱着眉头说道,现在鹰雪已经从妖族回来了,并且带回了虎族叛逃之事,想来,冥族留给他们的时间无多了,再不抓紧,人类就会陷入完全的被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