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纷乱三国程闵小说大结局完整版全文

穿越之纷乱三国

时间:作者:两面体

主角叫程闵小说大结局,书名叫《穿越之纷乱三国》完整版全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两面体倾心创作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却打破了传统的三国鼎立,刘备被主角害死,诸葛亮自立为王,曹操英年早逝,曹丕阴险狡诈,汉末本就动乱,主角的崛起居然还影响了全世界的格局,面对古代四大帝国,主角如何应对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主角叫程闵小说大结局,书名叫《穿越之纷乱三国》完整版全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两面体倾心创作的一本小说.

第6章方悦是猛将?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来到便宜老爸的房间,对老爸说了糜贞的事,老爸听后开怀大笑,糜家可是徐州有名的大户,换做以前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没想到糜兰居然能亲自上门提起订婚之事,这程仁怎能不笑,不用说肯定是同意了。不过又突然想起当年好像定了一个指腹为婚,若是一男一女则结为夫妻,若是同是男子则结为兄弟,再怎么说也是指腹为婚,应该先确定了对方生男生女,若真是女子那必为正室,糜家可能让三小姐为妾么?

程闵听了也郁闷,古人就是操蛋,没事弄什么指腹为婚呢,这可咋办,于是问起对方家事。

程仁道:乃是洛阳貂家,之前你曾说过要搬家洛阳,不如先去洛阳貂家验明情况再说吧。

我想也是于是跟糜兰说了这事,糜兰不知所措,于是就让程闵先去洛阳验明貂家所生是男是女吧。

于是我做了一番准备一个月后,我带着方悦和众多家丁离开徐州远赴洛阳,一路上平安无事,就在即将到洛阳之际居然遇到了山贼。

前后杀出数十人马大喊:留下钱粮扰你不死。

我当时就慌了,天子脚下了居然还有山贼,我这一行都是家丁,武力值几乎为0,这好几十人,我命休矣啊。

就在我们众人惊慌之时,方悦策马而出大喊:主公勿慌,方悦在此。

说着就跟山贼打了起来,一人大战二十多人,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方悦居然将二十多人全部打落马下,而且居然一点伤都没有,手里提着个山贼下马来到我身边道:主公,山贼以清,此人为山贼头脑,请主公发落。

我愣了一下,方悦这么狠?为什么我不知道?三国演义里有这个人么?好像群英传里也没见过啊?难道方悦这武力都不算名将?妈的不科学啊,曹豹那傻逼玩意三国演义里都出现好几次,方悦这么牛逼都没名?别告我这帮人是菜逼(其实方悦也是河北名将啊,只不过讨伐董卓的时候片刻就让华雄斩了,所以名声不响。)

想归想还得收拾这山贼头子呢,于是说道:放了吧,都是官逼民反,他们也不容易要是有口饭吃谁会干这掉脑袋的活?

方悦听后一松手,放了这人,这人却行了一礼道:多谢大人手下留情,胡车儿拜谢了。

我一听这名胡车儿,太特么搞笑了吧,还有这破名字,等等,胡车儿?偷典韦双戟的就是这货吧?我嚓,这货虽然不咋地但是在群英传里武力值也有70吧?而且特别能喝酒,给典韦都灌多了。不对啊,方悦能生擒胡车儿,那至少要比胡车儿牛逼吧,假设胡车儿武力值70那么能生擒胡车儿的方悦武力值肯定超过70了,而且还有这20多个山贼,方悦武力值应该超过80了吧?胡车儿再怎么说也是个武将要是能收为己用就好了。

我忙道:等等、胡车儿,我看你本性不坏,为何要做这种事?

胡车儿道:大人您不知道现在的情况么?够皇帝昏庸无能,我们穷苦老百姓根本连饭都吃不上,易子而食比比皆是,胡车儿也是无奈啊。

我道:胡车儿你可愿为我效力?我虽然不敢保证你大富大贵,但一日三餐还不是问题。

胡车儿听后磕头便跪,道:多谢大人,胡车儿愿为大人效犬马之劳。

我道:起来吧,不必如此,跟我一同去洛阳吧。

胡车儿指着那群山贼道:大人这些人一直跟着小人,小人实在不忍将他们抛弃,胡车儿恳请大人一并收留。

我想了想,这些人如果不管不顾要么就是饿死,要么还是继续当山贼,反正我现在钱多得是,别说养活二十多人就是二百多人也轻而易举,于是道:那便一起吧,我们尽快启程,不然天黑之前恐怕到不了洛阳,我们就只能在野外过夜了。

于是,我们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洛阳而去,在路上我们无聊就随便聊聊,不知道怎么的就聊到黄巾教了。就听胡车儿道:本来我当初想着去找大贤良师加入黄巾教,可是还没来得急就跟着主公了,呵呵。

方悦道:黄巾教表面上,摆着救世安民实际上谁知道大贤良师是否有野心呢?就凭着现在黄巾教众数十万,如果他们造反朝廷都不知道能不能平顶,也不知道朝廷的大官都在想什么,就任凭着黄巾教不断发展壮大。

我听了方悦的话顿时愣,这方悦到底是何许人也?不但武力高超就连智力也不弱啊,居然能想这么多,黄巾教肯定会造反的,那可是出名的黄巾之乱啊。历史上张角可是号称天公将军,说着什么苍天已死,黄巾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于是根据自己的想法道:我是不知道大贤良师到底有没有野心,但是我知道一旦权利过大,那么就算没野心也会变成野心勃勃,造这么发展估计天下大乱啊。

听了我的话方悦点头称是,说道:主公果然大才,方悦却是想不到这么多,而且方悦实在不懂,朝廷难道一个明眼人都没有?就不知道控制黄巾教么?

我道:如今可是宦官当道,宦官别的不认识,就认识钱,我想那张角定是有办法贿赂内群太监,不然朝廷人才济济怎么可能想不到黄巾教的问题,不过就算朝廷的官员们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可是有宦官挡着,皇帝只听宦官的,那些大臣恐怕也是愁着呢。

方悦道:定是如此了,可恶的宦官,实在罪不可赦,若是落到方悦手中,必将这群太监五马分尸。

我刚想说什么就听胡车儿道:还是别提这些了,我倒是觉得黄巾教推翻朝廷更好,狗皇帝真不是个东西,就信任内群太监,听说大贤良师,用符咒治病救了好多人,要是大贤良师当了皇帝我们的日志肯定比现在好多了。

我一听好像也对,张角在世的时候黄巾好像是叫黄巾军,貌似没有做过欺压百姓的事,好像是张角过世以后,黄巾军大乱,才开始出现黄巾贼这么一个词的。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方悦道:还是别研究这些了对我们无益。

胡车儿道:对了主公,您不是徐州人么?为何要去洛阳啊?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于是装做高深莫测的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一路就这么过去,眼看前面就是洛阳城门了。

第7章进入洛阳

终于到洛阳了,不愧是京城啊,跟现代的首都一样严重的交通堵塞啊。看这一条长龙没有一个时辰恐怕是轮不到我了。

就在我无聊的等待中,胡车儿发话了:主公我们就这么等下去?

我特么也不想等啊,于是道:有什么办法不用等么?

胡车儿道:主公只要肯花些钱财打点一下相信很快就能进城的。

听后我就愣了,我**不是吧,洛阳可是京城啊,特么的首都的说,京城都有贪官?比特么现代都牛逼啊,于是道:既然如此你便去打点一番吧

不一会胡车儿屁颠屁颠的回来了:主公可以了,我们走吧。

此时此刻我就在想古人诚不欺我啊,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进入洛阳城后我发现洛阳确实繁华比徐州有过之而无不及,只不过我总觉得好像不太对劲,徐州虽然没有洛阳繁华,不过徐州百姓其乐融融充满了生机,可偌大的洛阳城虽然比徐州繁华却没有生机,看着洛阳城的百姓很少能看到笑容。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方悦打断了我,道:主公,我们现在要去哪?

我听了方悦的话,整理了一下思绪道:去找贩卖精盐和白糖的地方。

不一会就到了陈家在洛阳的商铺,下人见到我们这么多人就知道肯定是有大买卖了,于是叫了管事的,管事的也没见过这么大阵仗于是道:不知这位大人光临小店所谓何事?

我道:我是程闵,想必陈登兄应该关照过吧?

管事的道:原来是程大人,快快里面有情,少爷已经吩咐过了,我们已经开始准备了没想到大人来的如此之快,先在小店歇歇脚,小的尽快准备。

方悦还好毕竟跟我在徐州一起来的知道我的底细,这胡车儿就蒙圈了,怎么回事。方悦便解释了一下,胡车儿才知道原来我便是研制精盐和白糖之人,早在徐州的时候就跟陈登说过要来洛阳,所以陈登吩咐了洛阳的人帮忙弄府邸。

不得不说钱真特么管用,这管事的肯定没少花钱,不一会就给我准备好了府邸,邀请我们去看看是否满意,于是我们一队人跟着去了府邸,这一看呵还真辉煌,比我在徐州的府邸都大而且管事的还很精明,看到我了我呆着家丁所以根本没安排家丁倒是安排了一些婢女。

比之前的府邸都好我当然满意了,于是道:多谢了,在下很满意。

管事的听后也开心的笑道:既然大人满意,那在下就先行告退了。

之后的几天我便开始忙活府邸的装饰了,过了二十多天终于结束了,天天憋在家里还没有电脑真心难受,于是寻思出去转悠了一圈,顺便打听一下那个指腹为婚的貂家。

呆着方悦在洛阳大街上闲逛着,看着城里全是男的,好不容易有几个女的还是大妈级别的。真别说古代就是有一点不好,姑娘都不上街,不管是洛阳还是徐州我能看到的异性全是大妈级别的,根本就没见过一个小姑娘,妈的来个丑女我也能忍啊。

现在基本上天天都是无所事事了,我也完成了前世的梦想,成个大富翁,下一步应该干什么呢?难道就这样天天无所事事的?上辈子当宅男至少有电脑有游戏陪着我,现在当宅男天天没事干闹心啊。

走着走着看到前面有一个赌馆,寻思着反正我现在钱已经多的没地方花了,不如去乐呵乐呵吧。

进了赌馆发现没有前世电视里那样的烟雾缭绕,想想也是古代没有香烟。看着一屋子赌具才想起来,妈的古代没有麻将赌法明显不一样没有一个是我会的

就在这时听到一声怒吼:妈的又输了,劳资连输十几把了,你们是不是作弊了?

我可以想象到这家伙被人暴揍一顿然后被扔出去的画面,可是我想错了,这一幕并没有发生,赌馆里管事的低三下四的道:公子小人哪敢在公子面前作弊啊,这样小人把钱都还您吧。

那人一脚给管事的踢开,怒道:妈的,当劳资是要饭的么?劳资没钱么?瞎了你的狗眼。

管事的低三下四的趴过来点头哈腰做足了小日本的姿势道:公子息怒,小人口误、口误,公子勿怪。

不用合计这人肯定是有身份的,在洛阳都敢这么嚣张典型的官二代啊,劳资上辈子最看不起这样的人,而且看他这样今天肯定点子特别背,劳资就过去跟他对立玩,即解气还能小赚一笔哈哈。

于是我走了过了,看这他玩的是骰子,一边有个大字一边有个小字,如果我猜的没错,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赌大小了。

那人下了两贯钱小,我就下四贯钱大,别说还真赢了,反复如此,他下大我就下小,他下小我就下大,他下二贯我就下四贯,他下十贯我就下二十贯,不一会就赢了几百贯钱了,哈哈比做生意赚钱还快。

不一会那人好像发现了我一直跟他做对,于是道:小子你敢跟劳资做对?就因为你劳资输了几百贯钱了,你说应该怎么办?

没想到这货还主动惹我了,我道:啊?谁在说话是跟我说话呢么?

这人怒道:小子你不想活了么?你可知道劳资是谁?

管事的看这情况也蒙了,暗暗想道:这小子还真解气,不过得罪了这位爷可没什么好下场啊。这位爷现在可在气头上,我上去劝也是只有挨揍的份还是算了吧,谁让这小子不开眼得罪了这位爷呢。

我看那人怒了,就道:哎呦原来是你在说话啊?

那人道:臭小子你特么找死么?

我道:臭小子叫谁呢?

那人哈哈一笑道:原来是个傻子,哈哈,傻子当然是叫你呢。

我笑的更灿烂道:原来是有个傻子再叫我啊,哈哈。

那人愣了一会才反映过来,一看这架势到是真怒了话也不说了,上来就要动手,劳资可是带着方悦呢,能生擒胡车儿,在游戏里怎么也有80的武力了,还能怕你动手不成?

就在方悦已经挡在我身前的时候又走来一个人,这人一看就是高富帅,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是标准的高富帅型的,估计也是个官二代,那人瞬间抓住对面要动手的傻子道:公路,凭你我的身份难道要跟这小子动手?此处人多口杂如果传到家里

那人听后犹豫了一会,道:袁本初,你只是庶出而已别特么拿你那兄长的口气跟劳资说话。又瞪了我一眼道:小子今天算你走运,别让劳资再看到你,不然非剁了你不可。于是便气冲冲的走了。

那个叫公路的走后,这个袁本初便到我身旁一礼,道:小兄弟辩才无双在下佩服,在下袁家袁绍字本初,不知足下高姓大名。

本来刚才听他俩对话,什么公路、袁本初的就听着耳熟,现在他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来了,袁绍、袁本初,那可是河北的枭雄啊,十八路诸侯讨董的盟主,家中四世三公,曾占领四州之地一代霸主啊,那公路难不成就是袁术、袁公路?于是道:原来是本初兄,在下程闵字文杰,不知先前那位?

袁绍道:那是家中族弟袁术字公路,此处吵杂不如你我二人去酒楼小酌一番如何?

袁绍这是要请我吃饭?哈哈!大名鼎鼎的袁绍,河北霸主一代枭雄的袁绍居然要请我吃饭,劳资没带手机,不然肯定来个合影发朋友圈去哈哈。于是道:既然本初兄相邀小弟岂敢不从?

于是我俩并肩而去,赌馆里想看热闹的人没看成热闹于是都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