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我有罪》小说主角楚锦然陆琛年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我爱你我有罪

时间:作者:我爱豆腐

《我爱你我有罪》是由我爱豆腐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楚锦然陆琛年,书中主要讲述了:楚锦然恶心得要死,拼尽全力推攘,只是浑身虚软,那点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刘行长猴急不已,亲着楚锦然,肥胖的身体用力的靠过去,随后就急哄哄的解自己的皮带,看那模样,是要直接开始了。楚锦然吓得面无血色,抓着被单,扭动着乏力的身体要躲,她虚软不堪,挣扎了半响,却连十公分的...

我爱你我有罪楚锦然陆琛年小说by我爱豆腐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第4章他出了车祸

楚锦然恶心得要死,拼尽全力推攘,只是浑身虚软,那点力道,还不如挠痒痒。

刘行长猴急不已,亲着楚锦然,肥胖的身体用力的靠过去,随后就急哄哄的解自己的皮带,看那模样,是要直接开始了。

楚锦然吓得面无血色,抓着被单,扭动着乏力的身体要躲,她虚软不堪,挣扎了半响,却连十公分的距离都没有拉开,反而被刘行长抓住了纤细的脚腕,用力一扯,她好不容易挪开的距离,瞬间白费,而且她与刘行长之间的距离,反而还更加贴近了。

楚锦然屈辱得恨不得直接去死,偏偏浑身一点力气也没,连咬舌自尽的力气都做不到。

刘行长又凑过来亲楚锦然的脸,被楚锦然艰难躲开。

滚开!她声音虚弱的骂道,你别碰我,不然陆琛年不会放过你!

刘行长嘿嘿一笑,咸猪手伸向了楚锦然的衣襟,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跟陆琛年离婚了!都离婚了,陆琛年还管你干什么?

楚锦然懊悔自己当初的一时冲动,解释说:没有,我还没有

撕拉--回应她的,是自己的衣裙被扯开的碎响。

夜色沉寂。

陆琛年从饭局上离开,进了轿车。

他今晚见的是国外的大客户,一不小心被他们灌多了高纯度的威士忌,这会酒意上头,有些昏沉。

司机小心的打量了一眼陆琛年的脸色,轻声问道:老板,今晚回家吗?

司机说的家,是他平时住的公寓。

陆琛年扶着额头,缓缓睁开眸子,盯着车顶。

不,去小苑。

小苑是楚锦然住的地方,也是他曾经看做家的地方。

那个女人现在需要五千万,最近一段时间,必定是最听话的时候,或许是因为酒意,他现在,很想看看温柔顺从的她,哪怕他心知肚明,她在他面前的所有柔情似水,都是带着目的的。

司机领命,立即发动了车子。

陆琛年揉着眉心,酒意汹涌,让他有些难受,他降下车窗透气,也正好,看见了路边站着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影。

楚锦然的继母周玉秀,正满脸腆笑的跟一个有些眼熟的肥头大耳的秃头胖子说话。

陆琛年眉头一皱,心里莫名其妙的涌出来一股不安。

停车!话语快于脑子的,他吩咐了这两个字。

司机连忙停下车。

公路边上,周玉秀正笑着将秃头胖子送进酒店里,随后自己才反身,往一辆面包车走去。

面包车?

陆琛年敏锐的察觉了几分不对,他拉开车门,朝着周玉秀走去。

周玉秀正高兴刘行长同意了贷款投资的事情,站在面包车前哼着歌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楚振国,通知喜讯

周女士。背后,忽然响起了陆琛年醇厚却难掩冰冷的声音。

周玉秀吓了一跳,差点握不住手机,急忙回身寒暄道:哎呀,陆总,这么晚了,您还没回家啊。

陆琛年幽暗的眸子紧盯着她,清冷回道:您也不也还没回吗?

周玉秀尴尬笑了几声,说道:正准备回呢

陆琛年没再接话,也没走开,就那么笔挺而充满存在感的站在周玉秀面前,让她想走也不敢,僵持了半响,她绷不住开口,说道:陆总,那个你跟我们锦然离婚的事情,都是她冲动了,她其实心里还是很爱

话说到一半,忽然感到一股森冷寒气落在她身上,凛冽得让她下意识的害怕的闭上了嘴。

你说什么?陆琛年眸色阴冷,吓人无比,离婚?

周玉秀畏惧的往后退了退,小声说道:是锦然回来说的,说你跟她之间的婚姻不幸福,已经离婚了

陆琛年身上的寒气愈烈,冻得周围温度都陡然降低几个度。

那个女人,原来已经打算着要跟他离婚了!

行啊,楚锦然,他都不知道,原来她心里早就计划着要脱身了。

亏他

陆琛年捏紧了拳头,面若冰霜,转身就往车里走。

看来是她欠收拾了,他今晚就要让她知道,他跟她之间的这段婚姻,就算再不幸福一万倍,她也永远别想离开!

既然已经嫁给他了,那她就算是死,也要是他的人!

周玉秀有些惊魂未定的看着浑身寒气,大步离开的陆琛年,不禁让她疑惑起来。

她怎么感觉,陆琛年还是很在意楚锦然呢?

他真的已经跟楚锦然离婚了吗?还是说根本就是楚锦然骗他们的?

因为不想再去帮他们要钱!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周玉秀心里腾的一下就烧起怒火,要是楚锦然真敢这样骗他们,那她一定要那个贱丫头好看!

她这些年忍着恶心的在楚锦然面前装慈母,为的就是要用她做棋子,换取利益,要是她不听话了,没价值了,那她还留着那个女人干什么?

等着她来争自己的家产吗?

周玉秀也赶紧上车,打算回去让楚振国好好查查,看那个贱丫头是不是真的离婚了。

至于这会酒店房间里正在发生的事情,周玉秀也没有一点想要去阻止的念头,睡一夜就能换来五千万的低息贷款,那个女人也就这么点用处。

另一边,陆琛年一身寒气的上了车,压不住怒火的沉声吩咐:开车,马上回去!

第5章救她出去

车子马上启动。

陆琛年吹着从窗外涌进来的凉风,或许是酒劲过于强烈,让他脑门青筋一跳一跳的疼,眼神更加暴躁沉厉。

满脑子都是怒火,片刻都忍不了,他拿出手机给楚锦然打去电话。

怒气在胸腔里酝酿,电话一接通,就会马上爆发出来。

可电话那边传来的,却是冰冷的机械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没打通的电话,像是一盆火油,瞬间将陆琛年本就汹涌的怒火,点燃成扑天大火。

楚锦然!他咬牙切齿的喊着她的名字,狠狠的一把将手机砸在车底里。

嘭的一声震耳大响。

前面开车的司机后背一抖,吓得缩起了身体,屏住呼吸。

陆琛年摔了手机,犹不消火,还狠狠的踹了一脚车前座,像一头被彻底激怒的狂躁狮子。

车窗依旧开着,冷风吹进来。

陆琛年按着眉心,抿紧了薄唇,面容冷硬严寒的竭力压住火气。

心脏忽然在这个时候莫名的收紧了一下,浓重的不安弥漫出来。

陆琛年睁开压着怒火的眸子,暴躁混乱的思绪,渐渐镇定下来。

他想起那个有些眼熟的秃头胖子是谁了,花庆银行的行长,曾经疯狂追过楚锦然的男人。

周玉秀怎么又会在这个时间点,在酒店门口这么暧昧的地方,跟他见面?

难道

停车!陆琛年猛的坐直了身体,嗓音因为过度紧张有些发抖,掉头,回去!

司机有些懵,却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多问,手忙脚乱的连忙掉头,这边是双行道,旁边车道还有车辆来往,司机一个心慌,不小心就与反向车道的车子一头撞在了一起。

反向车道的车速度不小,惯性巨大,猛然撞上来,一瞬间凶悍的将陆琛年的车撞得轰然侧翻,车窗撞在公路上,玻璃哗啦尽碎,状况惨烈。

陆琛年又刚好没系安全带,巨大的惯性力道让他身体失控的往后一仰,随即又跟着侧翻的车子一起砸落在满是玻璃碎屑的公路上。

肌肉瞬间被玻璃刺破,鲜血登时汩汩涌出。

酒店房间里。

楚锦然无力的扭动着身体,勉力挣扎,却终究无法阻止自己的衣衫一件件被刘行长扯掉。

她睁大了眼睛,绝望的眼泪顺着睫毛滑下,凄凉惨烈。

难道,她真的要这样被这个恶心的胖子侵犯

不要,她不要

刘行长的身体越贴越紧,肥腻的肌肉触感让楚锦然浑身恶心,几欲寻死,痛苦而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嘭--酒店的房间门,终于在这个时候被人暴力的一脚踢开了。

一道浑身带着血的熟悉高挑身影,闯了进来。

楚锦然猛然睁眼,盯着那道身影,死灰一般的眸底,亮起了光芒。

陆琛年

陆琛年几步冲过来,抬脚就是一个狠踹,将压在楚锦然身上的肥猪踢翻在地。

琛年楚锦然哭着叫住了他的名字。

陆琛年瞳孔一动,急忙将衣衫凌乱的楚锦然紧紧抱入了怀里:对不起,我来晚了

楚锦然攥紧了他胸前的衬衣,哽咽摇头,哭着说不出话。

他能来,已经是她期望之外的事情了。

在看到他之前,她丝毫不敢抱有这样的期望,因为这个男人那样的恨她,她原以为,就算她死在他眼前,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可他来了,他来了。

楚锦然用尽全力往陆琛年的怀里钻,像头不安的小兽,渴望着眼前的温暖和安全。

陆琛年满眼心疼,搂紧了楚锦然的腰,下巴抵在她的发顶上,心底一遍一遍的说着对不起。

他明明答应过她,会守护她一辈子的,可他却没有做到。

你谁啊你,你特么知道我是谁吗?尖锐怨毒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难得的温情和柔软。

楚锦然像是被吓到了一半,肩膀轻轻一颤,将脸死死埋在陆琛年的怀里。

陆琛年急忙安抚的拍着她的后背,侧眸,阴狠冷厉的盯着刘行长,光是眼神,就凶悍得叫刘行长心脏狠狠一抖,后背陡然生出一股凉意来。

我陆琛年的妻子,你也敢动。他缓声开口,字字带寒。

陆琛年,这三字,字字千钧,大山陨石一般砸进刘行长的脑子里,他脸色刷的一下惨白,心里咯噔一下,跳出两个血色大字--完了。

整个安城,没人不知道权势煊赫的陆家,那是随随便便动一动指头,就足够碾死人的绝对存在!

我我刘行长结结巴巴,好不容易找到借口理由,我不是听说您不是已经跟她离婚了吗?要不是这样,我怎么敢动您的人呢

陆琛年眉梢微拧,气势凛冽:谁说我跟她离婚了?

刘行长心脏一跳,难道是周玉秀那个贱女人在骗自己?

陆总,我错了!刘行长知道事情后果严重,畏惧之下,纳头便跪,连连磕头,我不知道你还没有跟她离婚,都是误会!是误会啊!

陆琛年面无表情,温柔将楚锦然抱起,长身挺拔,雪白的衬衣和西装上沾满了猩红血迹,整个人犹如地狱恶魔一般,气场锋利而可怕,垂眸,睨视着地上跪着的人,字字如刀。

在我这里,没有误会。你动了我的人,就要付出代价!

说完,他长腿迈开,大步出门。

留下屋子里浑身发软的刘行长,扑倒在地上哀嚎哭泣。

他兀自嚎了一阵,心里怎么也吞不下这口气,又不敢去找陆琛年算账,只能把所有的恶气全都算在周玉秀身上,当即就掏出手机,对着手下一通吩咐,要狠狠收拾周玉秀那个贱人!

随后连行李都不敢收拾,屁滚尿流的奔向机场,只想赶紧跑路,免得被陆琛年碎尸万段!

可他坐着出租车,才到机场高速门口,就被一辆陌生的轿车拦下,车门一开,下来两个彪形大汉,话也不说,直接一个麻袋套在刘行长脑袋上,犹如拖死猪一般的将他拖走

另一边,楚锦然靠在陆琛年怀里,闻着他身上那股熟悉又让人安心的味道,本来就中了药的意识越发昏昏沉沉,迷迷蒙蒙间转瞬便睡了过去。

陆琛年眸光柔软的看了一眼她,他因为车祸被划破的手臂上,血迹仍然在丝丝缕缕的落下,伤势惨烈。

他却好似不觉一般,动作依旧控制得无比的轻柔,将楚锦然放进司机临时开来的车里,淡声吩咐:去医院。

司机见他浑身的血,也不敢耽搁,一路飞驰,将两人送到医院。

老板,到了。司机回头报告,却意外的发现,陆琛年靠在后座上,已经失血过多的昏了过去。

这一下把司机吓得差点升天,慌张下车,火急火燎的叫来医生,将两人分别送进了急救室。

昏沉夜色,渐渐退散,朝阳升起。

楚锦然缓缓睁开眼睛,从昏沉难受的梦境里醒来,打量了一圈陌生的医院病房,昨晚的记忆涌入脑袋,她好不容易红润了几分的脸色顿时又有些苍白,情不自禁的环住了自己的身体。

眼眸余惊未消看着周围,想要找到那抹让人安心的影子,却只有落空。

陆琛年,不在。

楚锦然咬了咬唇,决定主动去找他。

推开病房门,陆琛年身边的秘书正好提着一个保温桶进来,见她便是礼貌一笑:楚小姐,您醒了。

楚锦然嗯了一声,犹豫了几秒,出声问道:那个陆琛年呢?

秘书回答:老板在隔壁病房,手术完了,还没醒呢。

手术?楚锦然猛然一惊,慌张道,他怎么了?

秘书不知道他们昨晚发生了什么,只老实交代说:昨晚老板出了车祸,被玻璃伤到了手臂,两道伤口,缝了二十多针呢

车祸?

楚锦然脑中空白了一瞬,忽然想起,昨晚他来救自己的时候,的确是浑身是血,只是那个时候她慌张又混乱,竟然给忽略掉了!

原来,他是忍着车祸后的伤势,来救的自己!

楚锦然心脏酸胀不已,又温暖又心疼,眼圈一红,脚下慌乱的立即往病房冲去。

陆琛年愿意忍着伤也要先来救自己,那他一定还很在意自己。

所以过去的那些恩怨和误会,她也都不要在意了。

她现在,只想,好好的跟陆琛年在一起,携手余生。

楚锦然满心感动,眸子里一层水色,着急的一把推开了陆琛年的病房门,目光往里一落,却又猛然僵住了。

与《我爱你我有罪》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