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西伯尼亚传奇柳永江南小说大结局完整版全文

艾西伯尼亚传奇

时间:作者:野奴

主角叫柳永江南小说大结局,书名叫《艾西伯尼亚传奇》完整版全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野奴倾心创作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漫长的大洪水世纪之后,经年累月最终形成了由艾西伯尼亚大陆,悬浮于大陆之上的天空之城,深埋于大陆地底的至今没人探究其所得虫族洞穴,以及将艾西伯尼亚大陆包裹起来的无尽水域。至此,人类开始查询洪水的真正原因,却发现惊天阴谋。...

主角叫柳永江南小说大结局,书名叫《艾西伯尼亚传奇》完整版全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野奴倾心创作的一本小说.

第6章恶心的虫族

至于那个书生,他则津津有味的吃着烤羊肉,神色之中并没有什么情绪,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而他也不去注意旁边的那个美艳的女人,只是自顾自的吃着。

第二日一早,江南终于从睡梦之中醒了过来。昨晚她睡得很舒服,所以醒来的时候感觉特别清醒。而当她醒来的时候,看到柳永依然还在睡,而且似乎睡得很死。看到这一幕,江南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因为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柳永睡得如此之好了。

江南可不愿意吵醒正在睡觉的柳永,毕竟柳永的确是累了,所以她想让柳永多睡一会。尽管这个时候时间也已经不早了,都已经是早晨的七点多钟了。若是在平时,江南跟柳永远五点半就醒了,毕竟他们都有早起的习惯。

在钻出帐篷之后,江南意外的发现外面竟然多了一顶帐篷。这让江南很意外,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毕竟昨晚的时候她睡的太死了,根本不知道柳永所遇到的那两个旅人。而此时,那两人也没有醒来,这里显得特别安静。

江南在犹豫了那么一会儿之后,终于选择朝那顶帐篷走了过去。走到帐篷的旁边之时,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帐篷的幕帘给掀开了。那个时候,他发现里面躺在两个人,一个似乎好像是男人,另一个是个美艳的女人。那两个人都还在入睡,看样子似乎还没有睡醒,不知道江南正在打量他们。

看着帐篷里面的两人,江南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不过她也没有选择去叫醒那两个人,而是放下幕帘朝不远处已经熄灭的篝火堆走去。她将篝火堆里的柴火点燃,然后从包袱里取出新鲜的羊肉放在火堆上开始烤,也算是做早餐了。因为不知道那两个人是什么人,不过看起来似乎不像是坏人,所以热情的江南准备了四个人的早餐。

既然别人都睡在了这里,那么自然也算是客人,所以给客人准备早餐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久后,柳永从帐篷里钻了出来,然后伸了一个懒腰。不得不说,昨晚他睡得特别好,所以现在他感觉特别有精神,仿佛一下子就找回了从前的自己。他看到不远处的江南正在烤肉,便笑着朝江南走了过去,然后坐在了江南的对面,问道:昨晚睡得怎么样?

还不错。江南点了点头,说道:你呢?

很好,我好久没有睡得像昨晚那么舒服了。柳永笑着说道。

江南只是笑了笑,然后将目光转移到了那个帐篷上。而此时,那个帐篷里依然没有任何动静,显然里面的两人还没有睡醒。似乎犹豫了那么一会,江南突然问道:主人,那两个人是什么人啊?怎么突然会出现在这里?

柳永笑了笑,然后向江南解释了昨天的事情。

江南在听了那些事情之后,不由得傻笑起来,说道:看来我昨晚睡得实在太死了,竟然什么动静都没有察觉到。顿了顿,又问道:你觉得他们是好人吗?

柳永对这个问题感觉很可笑,说道:他们是不是好人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我们跟他们无冤无仇,就算他们不是好人,也不会对我们怎么样。

江南撇了撇嘴,不说话了。

大概在早上八点的时候,那两个人终于醒了过来。确切的说,还是柳永主动去叫了他们,他们才醒过来的。之后,他们四个人坐在篝火堆旁边吃早餐,聊着关于黑暗森林的事情。在聊天之中,柳永跟江南得知如今的黑暗森林跟以前的黑暗森林不一样了,不过具体什么不一样,那两个人也不是很清楚,因为他们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

在早上九点多的时候,柳永跟江南便跟那两个人分道扬镳了,然后柳永带着江南骑马朝远处的黑暗森林奔去。尽管那黑暗森林已经能够用肉眼看到了,但是事实上却还有很远的距离,毕竟这里是一整块平台的草原,一眼能够望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在这一路上奔跑了将近一个小时,柳永和江南这才来到黑暗森林的前边。

那黑暗森林看上去很阴森,里面死气沉沉的,没有任何声音不说,竟然还散发出一阵恶心的腐臭味。那是树叶腐烂的气味,也有动物死后腐烂的气味。这片树林的边缘就是一颗颗巨大的树木,那些树木高大数十米,遮天蔽日的,看上去极为壮观。

在这一整片的树林之中,可以清楚的看到一条人工的道路,这条道路一看就是前不久刚刚开辟的,就连泥土都是新的。而且那些被砍掉的树木以及乱七八糟的枝叶都堆积在道路的两旁。很显然,这条道路就是那些伐木工开辟出来的。

柳永跟江南驾着马走在这条新开辟的道路上,道路上的泥土很软,马蹄踩在上面出现了一根不深不浅的脚印,一路上都特别清晰。骑在马背上的柳永特别警觉,一直都在注意着四周的动静,只要一有风吹草动,他就能够察觉到。

这片树林极为茂密,但是古怪的是,这里却根本看不到任何动物,而且每隔不远就可以到到死去动物的残骸,有的正在腐烂,有的只剩下了残缺的骨头。不过大部分死去的动物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吃掉了大部分而生下来的。

看着森林之中如此诡异的一幕,江南感觉背后在冒冷汗,她毕竟是一个女人,胆子自然比男人小一些。再加上这种情况她也是第一次遇见,而这森林的阴森感让她不得不害怕。所以,走在后背的她急忙策马追上前面的柳永,尽可能跟柳永保持并排。

柳永并没有去注意江南的举动,因为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这个诡异的森林之中。他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自言自语的说道:难不成这片森林里的动物都被杀死了?不然的话,这片森林为什么会如此安静,甚至连一只鸟都看不到?

不会吧?江南越发的感觉毛骨悚然,说道:这座森林这么大,里面的动物怎么可能被杀光呢?如果真被杀光的话,那么杀死它们的又会是什么怪物?

我觉得这里的动物应该被杀光了。柳永很肯定的说道:不然这里不会如此安静。又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可不只是隐藏着一只怪物,而是有着无数只怪物它们已经占领了这座森林,这座森林之中以前的一切动物应该都已经死了,或者已经逃走了。

江南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说道:无数只怪物?那会是什么样的怪物?

柳永并没有回答,只是皱着眉头,神色难看的策马往前走。大概过了好几分钟,他突然开口说道:也许那些怪物就是传说之中的虫族,我觉得只有数量庞大的虫族,才有可能将这座森林变成现在这样。顿了顿,又说:你有木有看到地上的那些小窟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就算虫族活动留下来的证据,那些虫族就隐藏在这片森林的地下。

地下?江南有些害怕的朝地面看了一眼,似乎生怕地面会突然塌下去,然后他们连人带马掉进虫族的洞穴里去。江南再一次吞了一口口水,说道:虫族不是传说之中的物种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黑暗森林,而且竟然还将整个黑暗森林给占领了?

要知道,黑暗森林可是极大的一片森林,包括的地域甚至比人族所拥有的领土还要广泛。而这样一片巨大的森林,想要占了的话,那得需要多少虫族啊?

正因为知道黑暗森林太过于巨大,所以江南自然能够想到数量庞大的虫族。而只要一想到那密密麻麻的虫族从地底涌出来,江南就感觉头皮发麻。

柳永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些,几乎皱成了一个川字,说道:我真不应该不过来查探这黑暗森林的情况,就让伐木工人进入这片危险的森林是我亲手将他们送到了虫族的嘴里,是我害死了他们啊!

看到柳永神色之中的自责,江南心里面也很不是滋味,说道:主人,这不是你的错。又说:那些人也许只是在这里迷路了,也许他们并没有死。我们要相信希望,只有希望才能够让我们走的更远这句话以前好像还是你亲口对我说的,不是吗?

希望?柳永的脸上露出了浓浓的苦笑,在这种地方还有希望吗?

如果这座森林真被虫族占领了,那么那些伐木工基本上不可能在这里存活下来,毕竟那庞大的虫族不可能能够让那些伐木工逃走,而那些伐木工也不可能有逃走的实力。那些虫族一般都是昼伏夜出,如果那些伐木工只是白天在这森林里待一会儿,那么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现在他们都已经在这里好些天了,好些天没有他们的音讯了,所以他们基本上不可能活着。

听了柳永的话,江南的脸上也露出了苦笑,因为她也觉得那些伐木工人不可能活着,因为她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又那么一些可笑,毕竟在这种地方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希望。确切的说,在这种地方有的只是绝望罢了。

第7章惨状

柳永策马继续往前面走,在这一路上他没有再选择跟江南再去说任何话,因为那已经没有任何必要了,而且他也不想再去说什么了,因为他的心情极为沉重。而在这一路行走了将近半个小时之后,他们也终于来到了伐木场,不过这里已经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了。

看着那些残缺的尸体,柳永的神色极为复杂,甚至身体都有那么一些发抖。因为眼前的事实已经充分证明了他的想法,那些伐木工已经死了,他们一个个都死的很惨,他们的尸体被某种生物吞食了一大半,甚至有的骨头都被吃掉了。

这里有着一股严重的腐臭味,那种臭味甚至让人觉得呼吸都很困的,让人作呕。地面上还是湿漉漉的,那些血水将这块土地染红之后,似乎还没有完全干。尽管这森林之中本来就比较潮湿,但却不可能像这般潮湿。

柳永并不在乎那些恶臭,因为此刻他的心情已经让人根本不在乎那些事情了。他从马背上跃下,然后朝那一具具残缺的尸体走过去。那些伐木工之中他倒是认识很多人,可是在那些残缺的尸体之中,他却连一个人的尸体都无法辨认出来,因为所剩下的残缺尸体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江南在看到这里的惨景之时,更多的是感觉害怕,毕竟这里的惨景实在太让人毛骨悚然了。其实江南的胆子并不小,甚至可以在战场上杀死不少兽人,也在战场上看到过很多死人。但是那些死人并不会让她感觉害怕,因为那些人毕竟只是刚刚死去。尽管很血腥。可是眼前的这些不一样,因为这里的尸体极为残缺,不仅被某种生物啃食掉了一部分,而且也腐烂了很久。再加上这座森林阴森森的感觉,更是让江南觉得害怕。

柳永看着那些残缺的尸体发了会儿呆,然后转身朝四周看了看。这里依然有不少帐篷,还有不少的生活用品堆积在这里,甚至可以看到刚刚做好的米饭之类的食物。很显然,那些伐木工在遭到攻击的时候,正是在吃饭的时候。

这个时候,柳永朝不远处走了过去,然后伸手将地上的一个水杯捡了起来。这个水杯还没有被打破,里面甚至还有一些水没有洒出来。柳永将水杯放在鼻子前边嗅了嗅,发现里面的并不是水,可是清酒。味道这股味道的时候,柳永感觉心中特别的沉重,毕竟这些被虫族所杀死的人是他以前所认识的,是他亲手将他们送到这里的。

江南正准备从马背上跃下来,然后去安慰柳永几句,因为她能够看出柳永此刻的心情非常糟糕。不过她还没有从马背上跃下,就发现附近好像有动静,她抬头仔细看去,却发现不远处的那些洞穴里钻出了很多虫族。确切的说,钻出了很多大虫。

那些虫族长得怪模怪样,有的像是蚂蚁,有的像是蝎子,有的像是甲虫反正什么样的古怪虫子都有,而且基本上都是江南没有见过的。而最不可思议的是,江南甚至看到了长着人首虫身的怪物,那些怪物看上去极其恐怖,就像是恶魔一样。

主人,快跑,虫族来了!江南大喝了一声,并且飞快抬起手默念咒语。很快,她就将手指朝强大的那群虫族指去,然后地面突然出现一堵墙,将那些虫族堵住了。不过那些虫族极为灵敏,它们的脚都是带钩子的,很快就翻过了那堵墙。

柳永这个时候也已经反映了过来,急忙朝四周看去,这一看顿时就呆住了,因为四面八方都是虫子,它们已经完全被包围了。那些恶心的虫族看上去就让人头皮发麻,而且它们有的还能够发动远程攻击,就比如有两只长得跟刺蛇一样的虫子朝柳永喷出了几根如尖刺一样的东西。

那尖刺在空中的速度极快,就跟箭矢一样。

也幸亏柳永即使避开了,不然被那尖刺射中,只怕要重伤不可。毕竟那尖刺就跟箭矢一样,完全可以贯穿人的身体。虽然柳永即使避开了攻击,但是他旁边的那匹马去中招了,被几根尖刺射在了身上,然后那马就直接倒在了地上,死了。

看着被虫族杀死的战马,柳永知道自己今天只怕是凶多吉少了,他飞快的拔出了自己的佩剑,然后对不远处的江南说道:快,我们杀出一条血路突围出去。

江南调转马头,手指朝前方一指,前方的地面上突然冒出数十根岩石的尖刺。那些尖刺直接就将那些来不及躲避的虫族的身体给刺穿了,顿时就有好一些虫子给干掉了。这个时候,江南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策马就朝前方冲撞过去,预想将那些虫族撞开,撞出一条道路了。而她的这个方法也的确很奏效,前方的虫子被撞飞了好多。

不过就在快要突围的时候,几根尖刺突然朝战马跟江南射了过去。然后尖刺就落在了战马的身上,那战马挣扎了几下,然后就倒在地上死了。而在战马倒下的那个时候,江南也跟着摔了下去,也幸亏身后的柳永一个跃身将她从战马的背上抱了起来,不然她只怕要被摔个重伤不可,毕竟快速冲撞的战马突然摔倒,马背上的人也会跟着惯性往前面摔倒。

柳永抱着江南落在了地上,标准的单膝跪地,样子倒是看上去极为帅气。不过这个时候可不是耍帅的时候,毕竟生命攸关,在这个节骨眼上谁还会去在乎那些东西?

跟在我身后,我带着你一路杀出去。柳永一手拉着江南的手腕,一手持剑朝那些虫子疯狂砍杀,预想一路冲杀出去。不过那些虫子是在是太多了,他杀了这一只,另外一只立刻补上,仿佛没有尽头似的。

眼看着包围自己的虫族越来越多,柳永难免感到有一些绝望。

如潮水一般的虫族,疯狂的朝柳永扑过来,似乎要将柳永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一些。那些恶心的虫族虽然外形看上去特别恐怖,但实力并不是很强,他们完全是以数量取胜。正因为如此,柳永在突围的杀死杀死了很多虫族,地面上到处都是虫族的尸体。

那些虫族被锋利的佩剑杀死之后,身体里流出了恶心的液体,那并不是血水,有的是白色的,有的是蓝色的,甚至还有的是黑色的。反正乱七八糟,什么颜色的液体都有。

嘭嘭嘭

就在这时,地面突然震动了起来,听上去好像有一只庞然大物正靠近过来。江南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顿时就吓了一大跳,因为他看到不远处正有一只巨大的甲虫朝这里冲撞过来。那只甲虫的块头就像是一头大象,以势不可挡的气势朝他们两个人冲撞过来。而在那只巨大甲虫冲撞过来的时候,旁边那些虫族纷纷退让到一边,而有些来不及退让的虫族,则被那只大甲虫活活踩死,然后恶心的液体朝四处飞溅,那情景倒是非常壮观。

噢,我的天啊!江南不由得感叹了一句。

你还傻愣着干什么,赶快使用你的土系魔法啊。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柳永对旁边的江南大吼了一声。而这个时候,江南也终于从那种状态反应了过来,急忙默念魔法咒语,然后将手往前方一指。这个时候,那甲虫冲过来的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堵岩石的墙。

嘭!

那座岩石的墙壁虽然坚硬,但是却被甲虫直接给撞破了,撞得粉碎,石块朝四处飞溅,倒是将几只虫子给砸死了。至于那只甲虫,它的外壳极为坚硬,所以即使撞在那堵墙上面,它也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只是速度比先前慢了一些。而这个时候,那甲虫已经离江南跟柳永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了,如果他们再不采取措施的话,只怕就要被那甲虫给撞飞了。

看着那巨大的甲虫越来越近,柳永深吸了一口气,转手一剑将前面的几只虫子杀死,然后转身将锋利的剑尖指向了那个甲虫。就在那个时候,剑尖突然发出了一道白色的亮光,就像是一道闪电一样朝那甲虫攻击了过去。

啪嗒!

那道白色的亮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入了甲虫的身体,不过那甲虫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依然快速的朝前方奔跑过来。不过在两秒钟之后,只听一声巨响,然后那甲虫的身体突然一震,发出了一声巨大的爆炸。那爆炸的威力倒是极大,直接将那甲虫的腹部炸出了一个大窟窿,而那甲虫也随之失去了动力,整个身体摔了下来。

由于惯性的原因,摔下去的甲虫以依然往前方滑行了几米远,差一点就撞在了柳永跟江南的身上。看着眼前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样倒在面前的甲虫,柳永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两根尖刺就飞射了过来,然后直接就射在了他的身上,一根射在背部,一根射在他的左大腿上。

该死!

柳永痛叫了一声,整个身体差一点就倒在了地上。那两根尖刺就跟箭矢一样,直接贯穿了他的身体,黑色的尖头从他的胸口冒出来,让他感觉呼吸都极为困难,毕竟尖头刺穿了他的肺部。不过还好没有伤到心脏,不然他可就要一命呜呼了。但是对于柳永来说,伤没伤到心脏已经没有多大必要了,毕竟这里的虫族少说还有好几百,他们根本不可能靠自己的力气逃出去,除非这个时候有别人来救他们,不然他们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