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左云儿楚云天小说大结局完整版全文

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

时间:作者:苦橙

主角叫左云儿楚云天小说大结局,书名叫《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完整版全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苦橙倾心创作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家庭突遭变故,她被迫卖掉自己,买她的却是初恋情人!两天两夜的羞辱与摧残,她拿钱走人,以为从此以后再也不会相见。订婚典礼上,他突然现身,竟是未婚夫的亲舅舅!他将她抵在墙上:“这一次准备卖多少?”“不卖。”“不卖也可以,那我就不用花...

主角叫左云儿楚云天小说大结局,书名叫《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完整版全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苦橙倾心创作的一本小说.

第6章激怒

左云儿吸了一口气,她不能滚出去。

咬了咬嘴唇,她下定了决心,抬手将宽大的外衣脱掉,又将T裇的下摆提起来,慢慢脱掉了。

然后她身上,只剩下一件黑色罩衣和那条黑色蕾丝小裤。

他的呼吸有点困难起来。

这样的左云儿让男人非常有想像力,楚云天的眼里跳动着簇簇火苗,那是要毁灭一切的火苗!

左云儿的脸红得像火烧云,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的,眼里有屈辱的泪水,但她不敢流出来!

她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是要继续脱,还是等他的指示?

屋里的空调调的是室温,不冷不热,但左云儿的身上却渗出了密密的汗水!

楚云天喝干了杯里的酒,又倒了一杯,端着慢慢走过来,站在她面前,说:你用这样的招术来取悦男人,也想挣钱?

左云儿眼睛睁得大大地看着他,不说话。

要想男人的钱,不是简简单单脱掉自己的衣服就可以,如果这么简单,那随便找个女人睡一晚都要花一百万了!

左云儿仍然不说话,只默然地看着他。

要想男人为你掏钱,你得有更深层次的动作,懂吗?

左云儿的嘴唇颤抖得很厉害,她想哭,想狠狠大哭。

但眼泪包在眼眶里,她却不肯让它们掉下来!

不要跟我说你不懂!

楚云天将杯子端到她面前,杯口倾斜,杯里的酒流下来,缓缓流进了她的罩衣里!

左云儿打了个激灵,她本来很热,这酒却冰得渗骨。

她没有动,眸光下移,看着杯里的红酒穿过罩衣,向下面淌去,然后,她感到又粘又湿!

楚云天一边慢慢倾倒,一边用他磁性的声音说:四年前,你就成功勾引了上官弘,现在四年过去,你勾引男人的本事,应该炉火纯青了?

左云儿咬了咬牙,忍不住反唇相讥:如果我勾引男人的本事炉火纯青,还用得着卖掉自己?

楚云天突然翻脸,砰的一声将杯子砸在地上,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她狠狠扯入怀里,面目狰狞地瞪着她说:左云儿!现在我是你的买主!你敢用这种态度跟买主说话,钱不想要了?

左云儿闭了嘴,她现在真的惹不起他!

他将她的头发再用力一扯,左云儿护疼地皱了皱眉。

道歉!他吼道。

左云儿默然片刻,低声说:对不起,楚先生。

楚云天瞪了她一会儿,她的道歉也是如此不卑不亢,他有一种被蔑视的恼怒。

楚云天突然低头,在她嘴唇上狠狠咬了一下。

唔--左云儿疼得叫了出来。

楚云天放开她,说:声音很勾魂。

左云儿以为出血了,用手抹了抹嘴唇,没有血,但她还是感到嘴唇很疼。

第7章难为情

楚云天说:如果你用这样蹩脚的招术取悦我,别说一百万,你连五十万也没资格拿走,顶多--五百块钱!

左云儿说不出话来,五百,这点钱有等于没有,拣一副药都不够!

先把屋子收拾干净!他命令她。

左云儿弯腰拣地上的玻璃渣,不小心被一块玻璃划破了手指头,她没有吭声。

笃笃!传来敲门声。

什么事?楚云天扬声问。

欧靖宇说:报告军座,赵参谋请您回军部开会!

好。

楚云天拿过军服穿上,再戴上军帽,转身离开了房间。

房里只剩下了左云儿一个人,她拣完了玻璃渣,把地上打扫干净了,走到茶几边扯过纸巾擦指头上的血,然后再擦试楚云天倒在她身上的酒。

这个暴戾的男人,不仅把酒倒在她身上,还扯痛了她的头发,咬痛了她的嘴唇。

楚云天以前的脾气就很暴躁,为了她多次跟人挥拳头,四年未见,他不仅比以前更暴躁,还变得残忍了!

只是以前他从不会对她发怒,而现在,他的所有怒气似乎都是为她积蓄的!

笃笃!又有人敲门。

左云儿急忙把衣裤穿好,走过去打开门。

门外站着莫一凡,他双手捧着一个包裹,说:左小姐,这是你要换的衣服,军座让人送来的。

左云儿接过衣服,打开看见是几套情趣内衣,顿时面红耳赤。

莫一凡说:军座要你好好试试这些衣服,挑一套好看的穿上。

哦。左云儿不敢不答应。

莫一凡出去了,左云儿伸手拿起一件衣服在身上比了比,她从没有穿过这种衣服,一张脸羞得通红。

她想选一件保守一点的,只听哗地一声,有东西掉在地上了。

她弯腰拣起来,看见是一张光盘。

左云儿皱眉想,这光盘里是什么东西?

她想放下不理,又想起那个侍卫说,楚云天要她好好试试这些衣服。

莫非试衣服是假,暗示她看这张光盘才是真的?

如果她不看,万一一会儿楚云天回来问她光盘里有什么,她回答不上来怎么办?

左曼云回头看了看,发现客厅里就有一台电脑。

她走到电脑面前,放进光盘,点开电脑,看见里面出现了一对男女,不知道说的哪国的语言,她听不懂,只看见他们笑得很暧昧。

说着说着,女人走到男人面前,搂住他的脖子亲吻他,男人也回吻女人。

左云儿的脸开始泛红,心跳加速,她意识到他们要做什么,不想再看,但又想看看后面还有什么内容,万一楚云天要问,她看了才知道怎么回答。

她像做贼一样,先起身到几个房间找了一圈,确信这套房子里只有她一个人,才回到电脑面前。

视线刚一接触到电脑屏幕,她的眼睛蓦地睁大,脸顿时羞得通红,觉得反胃得厉害,想吐。

她冲进洗手间,呃呃呃干呕了好一会儿,什么也没有吐出来。

她按着胸口在洗手间呆了好一会儿,又用冷水洗了洗脸,心跳慢慢缓和下来,她出来接了杯水喝下去,心里好受些了。

她暗骂:周云浩啊周云浩,你给我看的是什么东东啊?羞死人了。

左云儿误会楚云天了,这光盘不是楚云天买的。

左云儿不敢再看,关了视频坐在沙发上发呆,想着她只不过想在这异地他乡用自己的身体换一百万元钱救人,可怎么就会遇上了楚云天?

左云儿的家不在A市,而是在D市。

三年前,她父亲--准确地说,是养父,因为她是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是养父收养了她。

养父三年前到A市来打工,她在D市一家商场上班,并照顾年迈的奶奶。

半个月前,奶奶患了眼疾,左云儿赶紧带奶奶去检查,检查结果是奶奶患了白内障,需要做手术才能治愈。

左云儿正要带奶奶去做手术,就接到养父的同事打来电话,说她父亲出事了,要她赶紧来,家里有多少钱就带多少钱。

与《脉脉温情:你在我的左心房》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