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季节》大结局在线阅读 《寂寞的季节》最新章节列表

寂寞的季节

时间:作者:玄天九决

卫天宁李浩涵是小说《寂寞的季节》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玄天九决,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没有任何悬念,卫景风驾驶的兰博基尼在第一圈的那个特殊拐角处超过之后便一直遥遥领先,最后完成比赛到达终点之后,等了足足一分多钟才见李孝义的车赶到终点。全场哗然,欢呼声与怒骂声形成鲜明的对比,很显然,因为今天卫景风订婚一事,今天投注的时候大多人考虑这个因素而选择了压在李孝义身上,可他们万万没想到卫景...

卫天宁李浩涵是小说《寂寞的季节》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玄天九决,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

第十七章我的女人,你说不得

  没有任何悬念,卫景风驾驶的兰博基尼在第一圈的那个特殊拐角处超过之后便一直遥遥领先,最后完成比赛到达终点之后,等了足足一分多钟才见李孝义的车赶到终点。

  全场哗然,欢呼声与怒骂声形成鲜明的对比,很显然,因为今天卫景风订婚一事,今天投注的时候大多人考虑这个因素而选择了压在李孝义身上,可他们万万没想到卫景风竟然会赢,而且赢的如此精彩如此直接,输了钱,这些人自然是要暗中怒骂来发泄一通的,不过大多数人即便输了钱,也不得不感叹今天来的值,能够看见如此豪华的两辆顶级跑车比赛以及卫景风刚才那炫目的车技,的确不枉今天输掉的那些钱了。

  很自然的伸手在江小月背后抚摸轻拍着,等江小月苍白的面色微微露出红晕,恢复过来之后,卫景风才拉着她下了车,这时,李孝义与范颐苒也走了过来,李孝义脸上还带着微笑,只是眼神中明显带着不甘与不信,他与卫景风是对手,对卫景风可以说非常了解,两人曾经也在这里比过多次,但卫景风今天所表现出来的车技实在太让人震惊。

  挽着李孝义手臂的范颐苒同样吃惊,没想到卫景风会有如此精彩的表现,不知为什么,当她看见卫景风温柔的拉着江小月的手站在那里的时候,心中竟隐隐生出妒意,对于今天卫景风看都没多看她一眼而心中失落愤怒,自己怎么说也是东洲大学的第一校花,虽然选择了李孝义,但这个卫景风每次见到自己都会露出毫不掩饰的爱慕之意,今天却见到自己却如此的平淡,这让她有些受不了。

  范颐苒是个高高在上的女人,习惯了众星捧月的感觉,当曾经疯狂追求自己的男人现在淡然对待自己的时候,她心里当然很是失落和不爽。

  呵呵,想不到你以前还藏了这么一手没露出来,精彩,我李孝义输的心服口服,不过下次若再有机会,还是得找你比划比划的。

  李孝义心中虽然不爽,但表面上的功夫却做的很到位,笑容依旧,风度翩翩,他的举动引来不少少女的尖叫,但也引来不少男子的鄙视,其实绝大多数男人都知道,李孝义现在这么绅士,其实是最虚伪的。

  卫景风淡淡一笑:谢谢你那一百万,最近和野人正缺钱用,呵呵,非常感谢!

  李孝义眼角抽动了一下,心中火气,一百万对他来说已经是他所有零用钱的总和了,今天在这里输掉,只怕最近很长一段时间会囊中羞涩,虽然以他父亲的关系,跟随在他身边的那些公子哥不会让他在外面花钱,但自己手中没钱,实在有些窝囊憋屈。

  哈哈,卫三真会说笑,你卫三公子和郭大少都缺钱用的话,那东洲市就没有富人了。

  李孝义哈哈大笑,掩饰着心中的愤怒。这时,陆云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两张支票,分别递给卫景风和郭野,这是两人赢得的赌注。

  郭野直接将支票给了身边的高丽,高丽没说什么,落落大方的收下,卫景风没有去接支票,看了一眼江小月,后者犹豫了一下,从陆云手中接过支票,递到卫景风手中。

  卫景风微笑着摇头:今天让你受惊了,对不起,这些钱你就拿着,就当是李大公子等人资助的吧。

  不,不,我,我不缺钱!

  江小月刚刚从陆云手中结果支票的时候就扫视了上面的数字一眼,这上面的数据对她来说与天文数字没什么区别,见卫景风将这支票给她,她哪里会收,同时心中似是被什么东西刺疼一般,伤口流淌着苦涩与无奈。

  靠,既当婊子又想立牌坊,还他妈装纯洁

  卫景风见江小月拒绝,本想再劝几句的时候,一个声音却传入耳中,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在场的人大多能听得见,江小月闻言面色苍白,身子都在微微颤抖,手中的支票因为她的激动而被捏的褶皱起来。

  场中明显出现了短暂的寂静,陆云哈哈一笑:卫三,这么久没见你来,今天的表现可是让我大开眼界啊,走,去庆祝庆祝!

  陆云自然也听见了刚刚这话,但他眼光落在说话之人脸上之后便马上站出来岔开了话题,作为陆家在这里的掌柜,他的最大目的不是赚钱,而是结交这些公子哥二世祖,建立庞大的关系网,虽然说话之人与卫景风和李孝义两人的身份没得比,但毕竟代表着一方的势力,所以他不想在这里闹腾起来,于是站出来岔开话题。

  陆云行事做的滴水不露,只是现在的卫景风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只知道仰仗卫家光环的那个二世祖了,他目光犹如刀子一般盯着李孝义身旁,说话的人声音虽然不大,但以卫景风现在的耳力却辨别出了说话之人是谁,这人正是毛杰,算是李孝义圈子中与李孝义关系最好的一人。

  毛杰因为父亲的关系而与李孝义走的很近,可以说是李孝义的左膀右臂,对他来说,卫景风和李孝义根本没得比,虽然卫家势大,但卫家在机关没什么有地位的人,至少东洲市卫家没有,而他又不是怎么了解东洲卫家与京城卫家的关系的。

  所以在毛杰眼中,卫家只是有钱,而李孝义则是有权有势,有钱的不如有权的,光从这一点就有足够的理由让他站在李孝义这边,更何况卫三公子卫景风是东洲市出了名的狗仗人势的二世祖,没有任何本事,完全活在家族的光鲜之下,这样的人与李孝义更是没得一比,所以毛杰打从心底的看不起卫景风,更不会有半点惧怕他。

  可是现在,当卫景风那双眸子如同刀子一般落在他脸上的时候,毛杰第一次感觉到卫景风的目光竟是如此的冰冷,第一次知道一个人的眼神可以如此犀利如此冰冷,冰冷的让他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咳这个,毛杰是无心的,何况为了一个女人,也不值得卫三公子如此斤斤计较吧!

  毛杰不知道卫家的真实背景,不了解卫景风这个纨绔一旦疯狂起来的不顾一切,可李孝义却是知道的,虽然看上去卫家在东洲市只有卫涛一人为官,而且官也不大,但卫家的势力又岂能是一般人能够动摇的。

  这毛杰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可是毛杰毕竟又是他身边的人,所以当李孝义感觉到卫景风冰冷眼神之后,马上站出来打圆场,同时也感激的看了陆云一眼,若非陆云刚才第一个说话,他还真没这么快想到帮毛杰遮拦这件事情。

  我要是说你的女人范颐苒既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不知你心中作何感想?

  卫景风淡淡的看了李孝义一眼,虽然有陆云和李孝义在打圆场,但他并没给二人这个面子。

  今天他卫三公子在订婚宴会上成了圈内人的笑柄,但这并不代表他卫三的笑话就是任何人都可以看可以说的,更不代表他卫三的权威能够随便被一些小角色质疑,虽然现在的卫景风并没将今天订婚宴上发生的事情当成是个笑柄,但他也不能让自己一直被人看不起,想要让别人不敢说你,你就得拿出自己的威严,真正属于自己的威严,而并仰仗家族的背景和光环。

  卫景风走向毛杰,郭野嘴角带着嬉笑,江小月则有些紧张和担心,拉了拉卫景风,但卫景风并没停下来。

  我的女人,你说不得。

  毛杰被卫景风冰冷的眼神盯的全身上下有种陷入冰室的感觉,但他并不认为卫景风敢对自己做什么,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耳刮子却清脆的抽在了他脸上,他整个身子被抽的扭了过去,只觉得嘴里一咸,张口喷出一嘴鲜血,三颗门牙都被抽落下来。

  在场众人大惊,郭野是最平静的一个,但他此时心中也微微波动了一下,以前的卫景风仰仗家族的光环没少干过欺负人的事情,但从来都不会亲自动手,可是今天,他却是亲自动手的,而且打的对象还是本市高干子弟,这一耳光下去,只怕惹来的麻烦会不小。

  至于别人,则全都惊呆了,没想到平时出事后完全躲在郭野背后的卫三公子今天竟然如此勇猛的亲自出手打人,而且毛杰竟然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在众人吃惊的时候,卫景风微微一笑,顺手从旁边一辆越野车后备箱拾起一把扳手,对着被他抽的还没回过神来的毛杰的左腿膝盖便是一下。

  咔嚓

  啊

  骨头碎裂声与毛杰凄然的惨叫声清晰的传开,让人闻之胆寒,虽然卫景风此刻还带着微笑,但他笑着打断毛杰的腿的举动却深深的震撼了在场所有人的心灵,就连陆云的眉头都是一阵剧烈抽动。

  狠,太狠了!

  陆云此时心中对卫景风作出了唯一的评价,同时也暗暗留心,看来日后还得重新搜寻这个卫家三少的资料了。

  卫三公子和郭大少离开了,开着两辆豪华跑车载着两个美丽的女人离开了,留下的是全场的震惊。

  李孝义面色红白相间的变幻着,卫景风刚刚如此不给他面子的抽了他左右手一个耳刮子他还没来得及替手下人出头的时候,卫景风又直接打断了毛杰一条左腿,这一变化来的太突然太快了,当卫景风等人离开,他才从卫景风刚刚说的那句让他愤怒的话语中惊醒过来,当看见躺在地上痛苦惨叫的毛杰时,他心中的愤怒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言的恐惧。

  对,恐惧!

  这是他李孝义认识卫景风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从卫景风身上感觉到了恐惧和畏惧,这种感觉虽然让李孝义非常不爽,但却是确确实实的在他心中产生了。

第十八章一山更比一山高

  卫三公子打断毛杰一条腿,丝毫不给李孝义面子的事情震惊了全场。

  今天在这里的二世祖不少,李孝义一党的人更是不少,他们本来因为卫三公子今天在订婚宴上发生变故的事情而将卫景风当成了一个笑柄,一个被谈笑的对象,可是现在,当卫三公子表现出自己的强势的时候,这些人突然惊醒。

  且不论刚刚卫三公子是仗着家族的权势敢这么做还是因为在婚宴上受到刺激才这么做的,至少他是做了,是当着数百人的面将毛杰的腿给打断了,而且还一点面子都没给李孝义留下。

  卫景风那一耳光和那一扳手打醒了不少人,让许多人为之暗自心惊,不论卫景风是不是受了刺激才这么做的,至少他这么做了,既然做了,便代表卫家能够兜住这个烂摊子,充分说明了卫家在东洲市的实力并非一般人能比的,更告诉了众人一件事,卫三公子不是任何人都能笑的笑话对象。

  想看他的笑话,想因为今天的事情而轻视他,那就得好好思量思量自己究竟有没有那个本事,有没有那个能力,毕竟连李孝义刚刚面对强势的卫三公子的时候都不敢多说什么,更何况他人?

  无论如何,卫景风那一耳刮子以及那一扳手的效果非常不错,让有些人知道,想要轻视卫三少爷,想要与卫三少爷做对,你都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掂量掂量自己家族的势力能否与东洲卫家相比。

  车上,高丽看着郭野疑惑道:怎么今天感觉卫三少有些怪怪的,有种,嗯,强势的感觉,对,强势,这种气势,以前可没有过哦。

  郭野呵呵一笑,他也没想到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当然,他并不担心这件事情会给卫景风带来多大的影响,别人不明白,他郭野还是明白的,别看卫家在东洲市似乎没有什么人在仕途为官,但在这东洲市主政的政要们,哪个敢不给卫家几分面子?

  毛杰的老子虽然也是个正厅级干部,但这还无法威胁到卫家,还不足以因为这件事情动了卫景风。

  也算毛杰这家伙倒霉吧,为了巴结讨好李孝义竟然说出那样的话,卫景风是什么人?虽然留恋花丛,看似一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到处留情,但无论他身边跟随的是哪个女人,只要跟着他,他就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受委屈,这就是卫景风,一个对自己的女人温柔呵护到让人嫉妒的家伙。

  见郭野只是发笑,并不说话,高丽奇怪起来:怎么了?以前打架的时候,似乎都是你冲锋在前,卫三少可从来没这么英勇过哦。

  郭野听完哈哈大笑:那是以前,现在的卫三连我都不一定打的赢他,而且,正如你所说,卫三变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靠着家族势力才横行东洲市的卫三了。

  虽然不知道卫景风为什么会变化如此之大,但作为最熟悉卫景风的人,郭野知道卫景风是确确实实的变了,变得强势起来。兰博基尼盖拉多与保时捷并排行驶在东洲市夜晚的街道上,摇下车窗,郭野冲着卫景风吼道:去哪里?是回别墅还是去夜店?

  卫景风侧目看了江小月一眼,江小月心思还在赛车场发生的事情上无法平静下来,卫景风今天这么做,是为了她,是为了她的尊严和面子,这对她这个只是被包养的女人来说简直是无上的荣幸,不知道为什么,江小月很害怕卫景风这样,她宁愿卫景风刚刚没有为她出手,宁愿卫景风只是当她是一个肉体上的发泄对象,她不敢让卫景风对她如此体贴如此温柔。

  郭野的话江小月是听见了的,当卫景风转头看向她的时候,江小月的心思终于被拉了回来,脸上露出一抹殷红,有种让卫景风陶醉的美。

  算了,你们先去吧,我先去转转,之后再找去处。卫景风见江小月面露羞色,改变了原来的计划。

  郭野嘿嘿一笑,丢给卫景风一个我了解的眼神,油门一踩,保时捷顿时冲在了前面,扬长而去。

  看了一眼时间,卫景风一边开车一边问道:放暑假了,还有一个月才上学,你怎么没回去?

  现在只剩下两人独处,江小月显得更加拘束更加害羞,在卫景风面前,她从一开始就有着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将自己当成了卫景风的一件玩物,一件一年内属于他的私人物品,在这一年内,卫景风就是她的主人,随时在她身上发泄男人的欲望。

  留在这里工作,放假时有个暑假培训班招聘英语老师,我虽然只能干两个月,但他们是暑假培训班,正好需要我这样的老师,所以我没回去,在这里打暑假工。

  毕竟不是第一次和卫景风单独在一起,何况两人关系都已经发展到最亲密的程度,江小月很快调整好了心态。

  卫景风点了点头,江小月的家庭条件的确很差,她能够来这里上学,完全是因为当年成绩优秀,她所在的高中资助她的所有学费,甚至还给她一个月五百元的生活费,但三个月前,江小月家里遭了劫难,父母同时在矿洞中被活埋,人救出来之后,父亲已经死了,母亲却下半身瘫痪,因为矿场坍塌严重,死伤数十人,当时那个矿场的老板马上带着钱逃走,所以江小月家里别说得到赔偿,就连父母当月的工资都没要回来。

  江小月本来是要回去的,但想到自己回去也只能在家照顾母亲,不能改变家里经济困难的现状,何况弟弟已经十七岁,很听话懂事,有弟弟在家照顾母亲,她便留在东洲市工作,一个月三千多的工资足以让她母亲和弟弟过的好点。

  卫景风想到这些,随口询问了一些她家里的情况,江小月一一回答着,两人一路闲聊,来到一家豪华宾馆外停了下来。江小月看到眼前的宾馆,并没有任何表情,似乎对于这种事情已经麻木,她当初出卖了自己的身体换取母亲的手术费,她没有后悔,但若说她是心甘情愿的或者很愿意被卫景风这样,却是不可能的,只是既然两人之间只有这种交易关系,那么她就得履行自己的义务。

  只是,随着与卫景风接触的时间越来越长,江小月每次跟他开房的时候心中的失落与苦涩便越浓,就说现在,看着卫景风开了个单间,她心中便很无奈,更有一种深深的莫名失落——

  东洲市人民医院特护病房中,毛杰的牙齿已经补好,左腿也进行了一个手术,还好,他膝盖骨虽然碎裂,但手术的很及时,再加上现在的医疗水品很高,医生说手术后修养两个月便能下床行走,但要想恢复到正常人腿脚的力度,却需要一年甚至两年的时间。

  毛杰出事后,父亲毛建国与母亲同时赶到医院,见到儿子被打成这样,毛建国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但当他了解了所有事情之后,却是长叹一声,大声怒骂毛杰不知天高地厚。

  他虽然是国家正厅级干部,但作为东洲市这个副省级市政府的副市长,虽然全力比较大,可是在这东洲市比他大的官还很多,为卫家虽然在东洲市政府没有家族的直系亲人当官,但毛建国作为政府官员,岂能不知东洲市卫家与京城卫家的关系?而这东洲市中,政府官员又分为了两派,一派是余家,另一派则是卫家,东洲市卫家既然能够在这里发展成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可想而知这东洲市的主要权力还是握在京城卫家手中的。

  这卫家的卫三公子毛建国又岂能没听说过?

  以前他与其他人一样,认为这卫三公子只是卫家的败家子,一个一无是处的家伙,今天又被苏家小姐在婚宴上放鸽子,可见这卫三公子人品之低下,但他就算是个白痴,也是卫家的三少爷,身上总是披着卫家的光环,自己儿子如此侮辱他的女人,以卫三公子这种纨绔子弟的性格,当然不会善罢甘休,而当时在场的李孝义都没多说什么,他毛杰出什么风头,不是自己找死么?

  毛建国听完事情的经过,顿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但他也不可能见着自己儿子被打成这样而什么都不做,毕竟卫景风动手伤人了,是犯法的,就算卫家势大,也不能因此算了,何况他能够干倒副市长这个位置,上面自然也是有些人脉的。

  就在毛建国思索着如何为儿子讨回公道整顿一下卫家那个二世祖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看了一眼号码,毛建国面色变幻了几下,也没闭着妻儿,直接接通道:李书记,嗯,对,我在医院,好,还好,不会残废,但是需要养几个月才能下床走动,这个,您看是不是趁这次机会让卫家付出一些代价?

  毛建国完全是一副请教的语气,可见对方的身份和官职要比他高了许多。

  李建国听着电话那头的回话,嗯嗯呀呀的应着:是,是,是,我知道,都怪我教子无方,嗯,好的,我知道该怎么做,是,您放心,对,坚决服从领导安排,不为组织添麻烦,好的,好,就这样,李书记再见!

  毛建国微微躬着的身子随着手机的挂断渐渐直了起来,横了妻儿两人一眼:这事就此算了,谁也别提,是误伤,一切医疗费用卫家承担。

  啊!爸,就这么算了,怎么是误伤,他明明是故意伤人,爸,我都成这样了,差点就残废了,我是你儿子啊,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我变成这样也不为我报仇,我们去告他!

  毛建国的话一落音,毛杰马上不甘的怒吼起来,毛建国妻子却停下了眼泪,并没有像别的干部家的妻子那般哭闹,而是望着丈夫,皱眉道:上面施压了?她也是出身高干家庭,知道体制内的许多规则,所以显得很稳重。

  毛建国重重的叹息一声,无奈道:卫家,不是我们能比的啊,李书记也无能为力,还只能尽量将事情的影响减小到最低程度,要怪,就只怪咱们教出的儿子太笨,在那样的情况下竟然强行出头,真是猪脑袋!我警告你,今后给我老实点,否则老子连你右腿也打断了

  毛建国最后却是对着毛杰吼出来的,他也无奈啊,虽然看起来很风光,是东洲市常务副市长,但自己儿子出事,他却也只能忍着,一山更比一山高啊!

第十九章伤情

  毛建国在接完电话之后便匆匆离开了医院,临走前还不忘叮嘱毛杰老实点不要想着报仇的事情,毛杰心中虽然不服,但他也知道父亲严肃起来事情便很严重,于是点头答应着。

  躺在床上,感受着左腿膝盖处传来的阵阵疼痛,毛杰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卫景风今天欺人太甚,怎么说他毛杰在圈内也算个机灵人物,今天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卫景风打断左腿,更被他一耳光打落几颗门牙,这样的耻辱让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平复下心情,虽然答应过父亲不惦记着报仇的事情,可他心里却并不这么想,在东洲市,并非所有的纨绔子弟便是老大,他们这些纨绔虽然家里有钱或者有点权力,但平时欺负人的时候所仰仗的除了这个以外还有别的,拳头不硬,他们也不敢在外面胡作非为,而他们自己的拳头没几个硬的,可他们只要愿意,有的是拳头硬的人为他们办事。

  劝说母亲离开之后,毛杰琢磨了一会,想到李孝义今天在卫景风面前并没有帮助自己,自己平时如此忠心的跟随,这家伙今天在卫景风面前却成了软柿子,竟然看着自己被打也不敢多说什么,毛杰心中有些怨恨,也知道靠李孝义是无法报仇的,他索性没去联系李孝义,直接拨出了另一个号码——

  豪华的房间中,江小月一个人坐在床上,显得有些坐立不安,有些紧张,又似乎有些期待。

  浴室里水声哗啦啦的响着,两人来到这里之后卫景风什么都没说,直接去了浴室,这反而让江小月有些看不懂卫景风到底在想什么,因为以前她与卫景风在一起,这种情况下往往会被卫景风要求着和他一起洗澡,帮他擦背,然后在浴室中自然而然的发生一些事情,最后将战斗延续到床上,可今天不同,卫景风一来就洗澡,而且两人单独来这里开房,江小月理所当然的知道卫景风想要干什么,但他一进房间什么都没说便去洗澡,也没叫自己,这又让江小月感觉到他与平时有些不一样。

  卫景风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身上并非只挂着浴巾,反而穿戴的很整齐,洗过澡之后的他看上去更有精神,本就帅气的他,如今更多了一种男人的自信与锐气,那阳刚健美的身材更会令许多女人着迷,他的确有当花花公子的资本,家世好,生的也很帅气迷人,这一瞬间让江小月看的有种被征服的感觉。

  卫景风看了一眼显得有些拘谨有些坐立不安的江小月,轻笑一声,走过去将支票递给她:拿着吧,其实,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江小月听了一愣,没有去接支票,反而有些错愕的看着卫景风,以前卫景风虽然对她也很温柔,但绝对不会如此正经的要与自己谈话,她有些搞不明白卫景风想要干什么。

  面对江小月这种疑惑的眼神,卫景风苦笑一声,暗自将以前自己所做的那些龌龊荒唐事骂了一遍,苦笑道:对不起,都怪我以前太荒唐太胡闹,对你的伤害虽然不是我单方面所造成的,但我的确伤害了你,其实对于你这种将清白和贞*看的如此重要的女人来说,别说二十万,即便是两百万两千万甚至两亿都无法与你的清白相比,因为那不是钱能衡量的,对有的女人来说,那是无价的。

  卫景风说到这里,见江小月神色愕然,接着双眼微红,似要落下眼泪来,他继续道:这件事情本就已经伤害了你,今天让你出来,没想到会造成这样的结果,那些人的嘴我也无法堵上,下学期开学,你所面对的是庞大的语言攻击,你是个清纯单纯的女孩,这些流言蜚语很肯能会毁了你一辈子,对不起,这是我之前没想到的。

  其实这些都是郭野安排的,可是卫景风并没说出来,毕竟现在自己与江小月的关系已经无法在学校隐瞒下去,已经无法做到江小月当初提出的不让两人关系曝光的条件,他知道这对于江小月来说非常重要,自己无意伤她,却又做下了伤害她的事情,所以他也只能道歉,想通过其他方式弥补。

  这是三百万,我知道用这种方式表达歉意实在太过分,但这是我唯一能让自己心里好受点的做法,以前,对不起了,不过从今天开始,我们当初的约定取消,你不用再对我有任何妥协,我也不会再打扰你的生活,当然,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尽管开口,对不起!

  卫景风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对一个女人说完这些话后离开的,他只知道,曾经的荒唐与风流对别人所造成的伤害绝对不能再继续下去。

  现在的他虽然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是像江小月这种事情,让他感觉非常不爽,这与花费高价钱玩昂贵的高级妓女不一样,玩那些高级妓女他心里上不会有任何愧疚感,但江小月,虽然她也是拿了自己的钱陪自己睡觉,可这种感觉却与妓女不同,让他有种负罪感,既然以前已经错了,那自己现在就结束以前的所有罪恶吧,不管别人怎么想,至少这么做了,自己心里好受一点。

  房间中,江小月一个人呆坐在床头,刚刚的变化让她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

  对她来说,除了上次家里发生变故之外,今天发生的事情是最多的,首先是被这个包养自己的男人叫出来,却没想到会是那样的赛车场,而且被东洲大学那么多同学所看见,这将自己与卫景风的关系所曝光,让她当时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后来卫景风因为别人侮辱她的话将对方的腿子打断,她知道对方的身份就算不如卫景风,家世也非同一般,可卫景风为了她,或者仅仅只是为了他卫三公子自己的面子却打断了对方的左腿抽落了对方的几颗门牙,这让她心里无法平静下来,无法不将卫景风这么做的原因不往自己身上想。

  可是现在,卫景风丢给她一张三百万的支票,告诉她两人之间的交易结束,而且还连连说着道歉的话,她看的出来,卫景风是真的在道歉。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特别是最后这件事情,让江小月愣在了床上,她甚至不知道卫景风是什么时候走的,她就这么呆呆的坐在床头,看着手中的支票,愣了半晌,之后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笑的是如此的疯狂,屈辱、愤怒、无奈、痛苦以及委屈,全都化作眼中的两串泪珠儿,顺着她洁白美丽的脸颊,滴落在洁白的床单上

  似乎,对于卫三公子来说,自己只不过是他用钱买来的玩物,玩腻了,就扔掉。

  似乎,自己太没有魅力,太下贱,以至于他买了自己一年的时间,一年的人生自由,却只是维持了三个月便早早的提前释放了她,还给她自由。

  为什么道歉,为什么要用那种无辜和负罪的眼神道歉?不,你不欠我的,我们之间只是你情我愿的交易,谁也不欠谁的,可是可是你能不要用那种负罪的眼神对我道歉吗,能不要一直在我面前保持你卫三公子那对待女人时的温柔吗?至少,这样我心里会好受一些,好受一些的

  江小月扑倒在床上,对卫景风,她说不出是恨还是其他的,对这个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她想恨却恨不起来,更不可能会心存感激,这种感情,很复杂,分不清其中所包含的情绪,只是今天,卫景风的话和做法,让她有一种屈辱感,可是又有一种轻松感,终于自由了么,再也不会和他有任何瓜葛任何交集了么?

  就当这是一场噩梦,一场一辈子也不会有任何回忆的噩梦吧!

  卫景风离开宾馆之后并没有回家,也没有去郭野的别墅,今天发生的事情的确很多,虽然以他现在的心性,这些事情还无法对他的情绪造成太多的影响,但江小月的事情却让他有些无奈,有些愧疚。

  订婚宴会上,苏云沂没有出现,这他可以理解,一点也不怪她,毕竟自己名声摆在那里,只要是有点自己的想法和主见的女人,可能都不会看上自己,所以他不怪她,但要说一点都不生气却是假的,至少苏云沂这么做,没有考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或者说她并非没有考虑后果,只是在她来说,这件事情造成的后果和影响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

  没有责怪,也没有恨,但心里对苏家这个小姐甚至对苏家,卫景风已经有了芥蒂,他们欺东洲卫家太甚!

  打断毛杰的左腿,算是一个小小的发泄吧,当时出手的时候他便考虑过可能带给卫家的冲击,但他也知道,以卫家的能力,毛杰被打伤,毛建国百分之八十会将此时压下来,最终不了了之,所以他当时那么做,虽然有发泄心中愤怒的情绪的原因,但也考虑了这件事情带来的冲击在卫家的承受范围之内,至少不会真正危及卫家的根本,只是压下这件事情会有些麻烦这倒是真的。

  至于江小月,想到这个女人,卫景风只能苦笑,无奈摇头,这些是自己以前的风流债,现在也只能尽量弥补曾经对那些女人造成的伤害,不过还好,卫景风以前玩的女人虽然多,但真正让他有负罪感的,却只有江小月一个,至于其他女人,似乎都是逢场作戏,即便有过几个对他死心塌地的女人,也被他的无情与风流所伤害了选择离开。

  一夜烦闷,想着日后如何自处,想着日后如何为人如何对待新的生活,卫景风一直在夜色中走了一夜,天亮时分,竟不知不觉走到了卫家别墅外,微微抬头,正好对上了父亲卫天宁那双神色复杂的眼神

与《寂寞的季节》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