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太小王爷太老》大结局在线阅读 《王妃太小王爷太老》最新章节列表

王妃太小王爷太老

时间:作者:一味相思

穆南枝鹿知山是小说《王妃太小王爷太老》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味相思,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难怪那天父皇动怒,连阖宫饮宴都不许他参加,鹿知山摩挲着白瓷杯:可知道议和条款?暹罗吐蕃皇室求娶大荔公主,大荔每年赔给暹罗吐蕃各十万两白银,另瓷器三百套,丝绸两百匹,茶叶百斤,美人两百名。鹿知山捏着茶碗,瞳孔蓦地放大,半晌才觉得手指骨节发疼,这才松开了手:和亲公主可选好了?太后从皇室宗族里选...

穆南枝鹿知山是小说《王妃太小王爷太老》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味相思,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

第十七章潦倒郡王9

  难怪那天父皇动怒,连阖宫饮宴都不许他参加,鹿知山摩挲着白瓷杯:可知道议和条款?

  暹罗吐蕃皇室求娶大荔公主,大荔每年赔给暹罗吐蕃各十万两白银,另瓷器三百套,丝绸两百匹,茶叶百斤,美人两百名。

  鹿知山捏着茶碗,瞳孔蓦地放大,半晌才觉得手指骨节发疼,这才松开了手:和亲公主可选好了?

  太后从皇室宗族里选了两中了成远伯府和东平伯府的两位庶女,已经封了和硕公主,日子定在了二月二。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各有各的心事,段飞鸿打量着鹿知山的侧脸,半天才又开口:郡王暂时被万岁爷厌弃,却也不能就此一蹶不振,来日方长。

  鹿知山自嘲道:拖着这条残腿,父皇的厌弃怕不只是暂时了。

  段飞鸿皱了皱眉:郡王接连遭受打击,一时灰心也是有的,只是却也不能只顾着灰心了,二皇子和四皇子乃是皇后嫡子,又有太后撑腰,三皇子身后也有最得恩宠的万贵妃,郡王在宫中原本就没有能在圣上面前说上话的人,郡王要是任着旁人一味在皇上面前作践,偏生郡王又一直这么自暴自弃,怕再难无东山再起的机会了。

  听闻万岁爷有意将魏氏女指给四皇子,万岁爷揣着什么心思,谁都看得见,郡王您可不能再这么消沉下去了。

  多谢岳父苦心孤诣为我着想,只是以后还请岳父省了这份心吧,时辰不早,岳父请回吧。鹿知山看向段飞鸿,满脸波澜不兴。

  段飞鸿拂袖而去。

  自暴自弃?

  他不过是太累了,如今他是瞧着什么都没意思,从前的心气儿又多高,现在的性子就有多懒怠。

  鹿知山看着窗外飞舞的雪花,又有点犯困了,也不知是不是从前在西南总睡不好,自回京之后,他总是睡不够。

  宋福送走了段飞鸿正要回府,就瞧见有一辆马车停在门前,宋福瞧着穆南枝下了马车,忙得迎上前:郡君您来了。

  郡王可在吗?穆南枝大半张脸都缩在狐皮围脖里,只露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浓密的睫毛还沾着雪花,模样很是可人,我来给郡王拜年。

  郡君里面请,宋福很喜欢这位小郡君,忙得迎了穆南枝进去,郡王在书房。

  可有其他客人?穆南枝听闻鹿知山在书房,犹豫地问。

  段大人才走,书房中只有郡王。

  段大人?可是郡王的岳父?

  正是。

  哦。

  行至书房门前,宋福给穆南枝挑开厚重的门帘,正要通报,却见软榻上,鹿知山靠着窗户,拥着毯子正昏昏睡着的模样,宋福转头有些为难地看了看身后的穆南枝。

  穆南枝也顺眼瞧里头看去,鹿知山睡得很熟,因在家中,鹿知山穿着有些随意,一件灰蓝斜襟缎袍,头发松松垮垮地用一根玉簪簪着,有一缕青丝落在前襟,有些凌乱,又显得十分闲适慵懒,这副模样和往常模样很是不一般。

  有点好看。

第十八章往来

  有点好看。

  穆南枝摆了摆手让宋福放下了门帘,两人一前一后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廊下,穆南枝才顿住脚,她从袖中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红色福包对宋福道:郡王既是睡了,那我也不好进去搅扰,这是我清晨在宝华寺求得福包,等郡王醒了,你给他就是了。

  宋福忙躬身双手接过福包:郡君有心了。

  没什么,不过是个福包罢了,而且每位皇子公主我都给求了福包,穆南枝一边拍了拍身上的雪,一边朝外头走,忽然又转头问宋福,对了,郡王的房中焚得是什么香,清清淡淡的,味道真是好闻,倒是没瞧见房里头有香炉。

  宋福道:启禀郡主,是万岁爷从前赐的乌沉香。

  穆南枝一怔:乌沉香原来就是这个味儿?我从前也只是听人说过,还从来没见过,果然是好东西。

  乌沉香又叫沉水香,乃是世间最名贵的香料之一,又叫沉香木,与寻常香料很是不同,乌沉香不是散碎的香料粉末,而是树枝状,也不用香炉焚烧,只将那香木摆在房中,香味便会散发出来,其中最顶级的香木就是乌沉香,据说这香味经久不散,可用数百年,乃是传世之宝,只是大荔没有产出,沉水香是暹罗特产,且这香极不好得,暹罗国每年最上品的乌沉香只能得一两斤,能传入大荔的更是少之又少,且自十年前,暹罗对大荔宣战以来,乌沉香就更是价值连城,据说就那么一小块就价值万金,只怕比龙涎香也不逊色。

  可见万岁爷当年对鹿知山是何等恩宠。

  穆南枝坐在马车上心中不由得感慨万千,如今宫中谁都知道万岁爷最宠爱皇后娘娘所诞下的四皇子鹿知岳,平日里赏赐也是不断,但是穆南枝却觉得,只怕万岁爷对四皇子的恩宠也比不上从前对鹿知山恩宠的十中之一。

  表哥,真是可惜了。

  ~~~~~~~~~

  鹿知山这一觉睡得香甜,直到天黑了他才悠然转醒,宋福忙得进来给他斟茶端过去,一边又取出了福包放到桌上,对鹿知山道:下午傅郡君来给郡王拜年,偏巧郡王当时正睡着,郡君不让奴才搅扰郡王好眠,留了这个福包就回了。

  鹿知山放下茶杯,将那福包放在手心,小小的,红红的,上面用金线绣了一个小篆的福字,小巧又温暖,他不由得勾了勾唇。

  宋福瞧出来鹿知山开心,忙得又道:这是郡君一大清早亲自去宝华寺求来的,听闻宝华寺最是灵验了。

  鹿知山没说话,打开那福包,倒着抖了抖,从福包里面掉出两只红梅花,还有一张小纸条。

  鹿知山手指比寻常人粗大了些,展开那小小纸条实在有些滑稽也有些费劲——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鹿知山的嘴角上扬得更厉害了,将字条又折好,连同那两朵红梅花一并又塞回了福包里。

  【你们那边下雨了吗】

第十九章往来2

  鹿知山的嘴角上扬得更厉害了,将字条又折好,连同那两朵红梅花一并又塞回了福包里。

  鹿知山知道大荔有新春替家人亲朋祈福包的风俗,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收到这样的福包,即便是年少时候,也没有过,倒不是因为他人缘不好,那时候每年初一,给他拜年送礼的人络绎不绝,什么稀罕宝贝都有,库房都堆得满满当当,他也懒得去看,这样朴素轻巧的小玩意,反倒没人会想着送给他。

  鹿知山端着茶杯,喝了半杯茶,暖洋洋得很舒服,看着桌上的小福包,想着回送什么礼给穆南枝好。

  他是皇长子,离京的时候一众皇弟皇妹还都是不懂事儿的小豆包,所以他基本就没和小孩儿相处的经验,况且又是小十多岁的小姑娘,他就更是没这方面的经验了,等他察觉到自己在为什么为难的时候,不由得又勾了勾唇。

  宋福瞧着鹿知山心情很好,也猜到了是什么缘故,也跟着笑了:郡君真是赤子心肠,刚才过来的时候,冻得整张脸都缩在围脖里头,瞧着郡王歇息,也不肯进来喝杯茶暖暖身子再走,急匆匆地就回去了。

  鹿知山抿了口:去库房里寻六张狐皮和两张梅花鹿皮给郡君送过去。

  六张狐皮够做两件大氅并几件围脖手套了,梅花鹿皮做靴子最好看,那小丫头肯定会喜欢。

  鹿知山虽如今不在御前得脸,但是他的私库规模很是可观,里面的藏品又多又杂,从书画琴谱到古玉金箔,都是难得一见的好宝贝,他虽被撸了亲王爵,但却好歹当了二十几年的准太子,光是万岁爷明里暗里赏他的都够他挥霍几辈子的了。

  是,奴才明儿一早就给送过去。宋福道。

  现在就去,鹿知山缓声道,告诉她不用来道谢了。

  宋福一怔,随即明白鹿知山这是避人耳目,宁郡王府如今是任谁都不愿沾染的晦气所在,鹿知山是不想让穆南枝被人抓了把柄。

  是,奴才这就去。

  ~~~~~~~~

  嘉盛十七年三月三

  春猎

  大荔皇室一年举行两次围猎,分别在三月和十月,上至皇上皇后下至各府贵子贵女,悉数都会参加,贵子们渴望在皇上面前一展英姿,搏一个好前程,贵女们也盼着在皇后面前混个脸熟,争取一段好姻缘。

  从前每每围猎总是大皇子鹿知山拔得头筹,大皇子十二岁就有伏虎屠狼之勇,这让一众成年武将都自惭形秽,大荔先祖也是马上夺得江山,只是建国百年,门阀倾轧,世家大族盘根错节,这些世族门阀渐渐把持了朝政,武将在朝堂也越来越没有地位,同品级的文武官在一块,武将莫不是毕恭毕敬,大荔也就形成了如今重文轻武的局面,这种局面也造成了将才奇缺,边关不宁的恶果,鹿明巍也为此忧心忡忡,但是拔出这起子盘根错节的世家门阀,也就不能不把皇室牵扯在里头,皇室不宁,他的皇位自然也会不稳,这是他绝对不能忍受的,鹿知山的勇猛刚毅,曾经一度让鹿明巍欣慰不已,只是这种欣慰如今已经被彻底消磨殆尽了。

与《王妃太小王爷太老》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