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少女质子王爷别撩我》大结局在线阅读 《重生少女质子王爷别撩我》最新章节列表

重生少女质子王爷别撩我

时间:作者:南浔

玉落池是小说《重生少女质子王爷别撩我》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南浔,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好在天寒,衣裳穿的多了并未被那热粥烫进皮肉,只是可惜了这身狐裘料子,以后怕也不能再穿了。玉落池心知肚明这是慕容珠故意而为,可碍着皇帝的面子她亦不能发作。六公主未免太过不小心,我这身狐裘倒没什么,只是可惜了这样好的红豆粥都被公主倒了。玉落池不动声色的盯住菜肴,背对着慕容珠语气里并没有听出不快。可...

玉落池是小说《重生少女质子王爷别撩我》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南浔,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

第17章打探

  好在天寒,衣裳穿的多了并未被那热粥烫进皮肉,只是可惜了这身狐裘料子,以后怕也不能再穿了。玉落池心知肚明这是慕容珠故意而为,可碍着皇帝的面子她亦不能发作。

  六公主未免太过不小心,我这身狐裘倒没什么,只是可惜了这样好的红豆粥都被公主倒了。玉落池不动声色的盯住菜肴,背对着慕容珠语气里并没有听出不快。

  可慕容珠却十分不满她这种不温不火的态度,她狠狠攥住玉落池的手腕,迫使她转过身来面对自己:玉小姐,哦不,现在应该叫端阳郡主了。郡主这话讲的有意思,不知你是在故意责备本公主,还是说本公主为难你?

  落池不敢。

  筷子嗒啪一声落地,这桌上的气氛突然变得十分凝重。

  够了!慕容云舒突然撂了筷子站起绕过桌子径直走到慕容珠和玉落池的面前,早在国寺就听说六妹妹跋扈,今日一见果然如传闻中的一样。

  慕容珠一听这话自然是生气,可人压人,慕容云舒长于自己,适才又被加了封号,地位上她毕竟矮了一头也不好公然与慕容云舒作对。只是她有些不解,一向为人冷淡的慕容云舒为何会出言帮助玉落池呢?

  长姐误会了,我不过是在同端阳郡主讲讲道理。慕容珠讪然一笑,有些尴尬。

  哦,原来无理取闹就是六妹妹讲道理的方式?刚才你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在眼里,我瞧着六妹妹不是讲道理而是欠管教,我作为长姐有这个教你的义务。褚嬷嬷,你过来,从此你就跟着六公主好好教教她宫闱规矩。

  说着,慕容云舒挥了挥手,她身边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嬷嬷立刻走了出来,朝慕容珠福身。

  长姐,这就不用了吧,我宫中礼仪嬷嬷够多了。慕容珠蹙眉,看向慕容云舒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怨怼,而桌上的小姐们都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够多都没把规矩给你教会,说明了什么?褚嬷嬷,你安心跟着六公主,直到把她的规矩教好为止。

  慕容珠眼看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只得恨恨剜了一眼玉落池又朝慕容云舒极不情愿的行了个礼:那我就先谢过长姐了,既然长姐无事,我就告退了。

  嗯。慕容云舒略一颔首,不俗的气质一目了然。

  玉落池看着慕容珠风风火火跺脚离去的身影,有些感激的看着慕容云舒。

  落池多谢长公主。

  无碍,凡事有我她若再找你麻烦我定会护你。慕容云舒拉起玉落池的手,接着说:不知端阳郡主可有空暇时间与我移步后花园闲谈闺中之事。

  当然。玉落池点头,无端的就是十分相信慕容云舒。

  二人行至后花园凉亭,慕容云舒突然摒退下人,与玉落池比肩而坐。

  想必长公主找我,一定是有什么事吧。其实先前在上阳殿中,玉落池就察觉到了慕容云舒对自己的注意。

  既然郡主如此爽快,那我也就不绕圈子了,云舒确有一事想请问郡主。

  公主言重了。叫我玉落池就好。

  好,落池。慕容云舒突然开始搅动手帕,纤细的脖颈上微微泛红,听闻,你有个表兄可是叫苏易溪?

  玉落池不知这两人有何羁绊,于是脱口而出:是啊,我跟他一起长大的呢!

  那你表兄,可有婚配?慕容云舒的声音越来越小,有如蚊呐。

  玉落池这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如实答到:表哥心思澄明并无婚配,只是仰慕他的女儿家也并不在少数。

  慕容云舒听了前半句已经放下的心又因为后半句猛的揪起,不过想来也是,像苏易溪那般温润俊秀的男子,当然是诸多女儿家追求的对象。

  长公主别怪我多嘴,我想请问,你与苏易溪是何

  我与苏公子并无关系!

  玉落池话刚说一半,就被慕容云舒的澄清给打断,她低头羞涩嗫嚅的模样完全不似传言中那个清冷的长公主:说来也不怕落池你笑话,苏公子之事怕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云舒生母难产而死,父皇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因而我的幼年生活十分艰难,在宫中受尽欺辱的苦楚。那日我的衣衫被宫婢打湿,当时手无寸铁的我只能任人嘲笑,可就在这时,苏公子出现了。对于那时的我来说,他简直犹如天神下凡一般充满梦幻。他护在我身前吓唬走了那些宫婢,还认真的说要护我一辈子

  玉落池认真的倾听着,她没想到光鲜的慕容云舒还会有这样一段凄惨的童年,更没想到自己那个呆呆的表哥小时候还会有这么霸气的一面。

  让你见笑了,也许苏公子早就忘记这些陈年旧事,只有我这个痴人还傻傻惦记着吧。慕容云舒拿帕子拭了拭眼角,眸底光芒明明灭灭。

  公主这话就说错了,表哥向来一言九鼎,说过的话从不忘记,既然他说要保护公主,那他就绝对不会食言的。玉落池脸上泛起一抹促狭,前些日子她还在思忖着苏易溪的归宿,现在就有个绝佳的人摆在了面前,当真是天意啊!虽说上一世慕容云舒是远嫁了西沉,可若她玉落池有心撮合又有什么事是不可逆的呢?

  真的?

  绝不掺假,等我回去立刻就问问他。玉落池看着慕容云舒信誓旦旦的说。

  好。慕容云舒垂了眼睑有些不大好意思,只能不自然的轻咳一声化解自己微微的尴尬。

  对了长公主,我也有件事想问问你。宫中可有姓南宫的亲王吗?想起那个吊儿郎当的背影,玉落池的手不自觉的收紧。

  南宫?亲王?慕容云舒蹙眉思索半晌终于吐出两个字——没有。

第18章他将何去何从

  玉落池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果然,那人还在欺骗自己吗。

  不过说到南宫这个姓,好像西沉皇族之中颇多。而宫里就有位西沉的质子王爷,是当年西沉与我东临战败之时送进宫里来的,应该是是叫南宫甯吧,我出宫三年有些事也记不太清了,不过你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呃啊?没有,只是偶然间听到这个姓氏有些好奇,公主我出来的时间够长了,该回去了,下次再聊。言罢,玉落池慌忙掩盖好愕然的情绪提起裙摆连告别的机会都不给慕容云舒就匆匆奔跑了起来。

  确认与慕容云舒拉开距离后,玉落池走到一座假山后瘦弱的脊背牢牢抵住坚硬的石体。她捂住胸口,放肆的大口呼吸。原来那人竟是西沉的质子王爷,自己猜来猜去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南宫,南宫。西沉国的亲王。

  上一世长公主慕容云舒便是嫁往了西沉。这一世,又有南宫甯的出现。意味着这一世慕容云舒又要和亲西沉国了么?可自己还打算撮合慕容云舒和苏易溪如果真将他们两个撮合到了一起,南宫甯又该何去何从?

  心口被巨大的失落填满,玉落池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她枯瘦的素手抬了又放放了又抬终于还是无力的垂了下去。犹豫良久,她挪了挪步子从假山后走出,既然天意如此安排那么她就只能选择与南宫甯保持距离。

  玉落池独自一人,再次回到宴会上。笙歌艳艳,舞女在翩翩起舞,挥舞水秀仿若一朵朵出水芙蓉。诸人把酒言欢,婢女们则穿梭于诸人之间酌酒端盘。

  玉落池轻皱黛眉,一手扶着臻首,一手正拿着筷子,百般聊赖的一下一下戳着眼前的美味佳肴。现在的她可没有丝毫心情去品尝这常日里难得一见的美味了。

  南宫甯西沉送来的质子王爷前世长公主慕容云舒最终和亲西沉国,不会就是和南宫甯好上了吧?玉落池恍惚间又回想起那日于南宫甯初遇的情景,那的精健的胸部肌肉,那充满美感的腹部线条

  不要想、不要想!不能想那登徒子!

  玉落池猛的摇了摇头,随即拣起一块鸭掌,狠狠地咬了下去。

  一旁水碧见状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满不敢置信。

  自家小姐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为何如此不注意形象

  公主,你看我家长姐她她而在另一边,玉满容像发现了什么惊奇的事情一般,轻轻拍了拍身边的六公主慕容珠的香肩,随即拿起手中巾帕,掩面笑起来。

  之前吃了鳖的六公主慕容珠可正在气头上,听了玉满容的话,抬头望去。

  噗慕容珠连忙用巾帕掩面,以遮丑态。可看到玉落池的吃相,仍是忍不住笑出了声,就连身体也微微颤动起来。

  公主,这可是宴会上,众目睽睽之下,公主如此失态,怕是有失皇室颜面。望公主矜持。一旁嬷嬷上前一步,提醒着慕容珠。

  慕容珠不再嗤笑,翻了白眼。

  这嬷嬷正是之前慕容珠将粥洒到玉落池身上时,被长公主慕容云舒训斥从而派来的褚嬷嬷。说到底还是长公主身边的人,她慕容珠就算胆子再大也奈何不得。

  慕容珠轻哼一声,眼角看到远处慕容云舒回到宴会,原本想要去嘲讽玉落池的念头也被压了下去。

  而那边的玉落池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用巾帕轻轻擦了擦嘴,对旁人的眼光浑不在意。

  一群只会评头论足、说三道四的长舌妇,也就只剩下这点本事了。

  宴会上再没有出现什么闹剧。毕竟是为皇帝庆生,没有谁会在此刻惹怒皇帝,哗众取宠。

  当宴会结束,已是入了夜。繁星布满夜空,从远处看,皇城灯火嘹亮,配上寂静的夜景,算得上是一副美图。只不过,这一场面怕是没有几人能够亲眼见证。

  城中大道上,几辆马车吱吱呀呀,打破了原本属于夜空的宁静。

  玉落池探手支起马车帘子,抬头看着夜空繁星轨迹。

  自己的命运已经改变了,随之将要改变的还有身边之人。

  她又该如何?原本她认为未来已经了若指掌,现在感受到,未来隐约变得模糊起来。

第19章为什么偏偏是你

  马车依旧吱吱呀呀的响着。当玉封等人回到相府,依然夜深。玉落池向自己父亲请了安,在水碧的陪同下直径回到了落池轩。

  水碧也去休息吧。玉落池扶着额头坐在椅子上,打发水碧先回去休息。

  是。水碧缓慢退了出去。

  玉落池坐在椅子上,为自己倒了茶水,一杯接一杯的饮着。

  怎么还不来

  她在等,等待着南宫甯的出现。果然,一阵虚影闪过,玉落池木桌对面多了一道身影。可不正是南宫甯么。

  呵,有个小没良心竟然好像在等着我?怎么,是开了悟性,想要以身相许了么?南宫甯自经拿起一茶杯,倒满了茶,放到面具下掩面饮了一口。

  咳咳这茶不怎么样嘛。猛烈咳嗽两声,南宫甯面具下伸出了舌头。

  不好喝便大可不喝,落池可没有邀请南宫王爷,不知王爷深夜三更十分探入落池闺房是有何事?玉落池抬眼看着南宫甯。喝口水都不把面具拿下来,有什么好神秘的。

  嗯?今天是怎么了,说话都这般刺人。快摸摸,我这小心肝都要被你刺碎了。说着便拉起玉落池得手向自己心口摸去。

  南宫王爷说笑了。普普通通几句话,又怎么能刺穿人心呢。若当真如此,岂不人人都要做了哑巴?玉落池收回目光,轻轻抿了口茶。

  再者说,这茶本就是下人随意搭放做摆设之用。落池不过夜半口渴,泡了壶好解渴罢了。说着,勾了勾嘴角,露出莫名的笑。

  面具下,南宫甯的脸微微抽动了两下。

  这这丫头今天是抽了什么风。

  突然,他脑袋灵光一闪——

  呃南宫甯突然急促地低咳起来,继而两手紧紧扣住心口,大口大口的喘气。

  看到南宫甯突生异像,玉落池连忙站起身。

  南宫甯似乎万分痛苦,身体不由自主地倒向了一旁。他一手伸向玉落池方向,嘴中不停叨叨着什么。虽看不到他面上表情,但那份难受早已传染了玉落池。

  喂?你怎么了?!

  玉落池哪还顾得了那么多,一下跑到南宫甯身边,双手扶着南宫甯身躯,神情紧张地问道。

  正当口,南宫甯突然起身,一把摁住玉落池。

  啊!玉落池娇呼一声,被南宫甯反摁在地上,此刻,她方才明白自己上当了。努力挣扎了两下,奈何她娇躯,怎么抵得过南宫甯那矫健的身躯。

  你你放开我!

  哼哼,小丫头,刚刚不是傲气的很么。来,给本王爷在傲气试试。说着故意低头,此刻两人的面首虽隔着面具,却依旧近如咫尺。

  四目相对,玉落池愣了许久。

  南宫甯似乎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当即松手,放开了玉落池。站到了一旁。

  玉落池咬了咬牙,起身瞪了眼南宫甯,心中狠的直痒痒。

  咳咳,意外意外。南宫甯首先开口,打破了尴尬局面。

  你哼!

  玉落池气的跺了跺脚。转过身又坐回到椅子上,不再理会南宫甯。

  你是西沉国王爷?许久,玉落池开口问道。

  面具下南宫甯皱了皱眉,走到玉落池对面凝神望着她,没有回答。

  我

  没错,我是西沉国王爷,你打听到了?南宫甯打断了玉落池的话,口气很随意。

  我无意听长公主慕容云舒说到的。

  慕容云舒

  南宫甯眯着眼睛,似乎在仔细回忆着这个名字。

  你是怎么被当做质子王爷派来皇宫的?玉落池又一次开口。

  呵,还能怎样?南宫甯自嘲般笑了笑,不过是当年我西沉国战败,我被送了过来,仅此而已。

  命运爱捉弄人,就是此般吧。

  沉默少时,玉落池才缓缓开口:为什么偏偏是你?

  嗯?南宫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是自己?

  玉落池恍然回神,连忙改口。

  我我是说,怎么过来的只有你?

  南宫甯没有回答,他转过身,走到窗边,支开了窗户。抬头看着夜空,眼中流露出的情感满是回忆。

  大抵,是我运气不怎么样。他低沉的说了一句。

  此后,两人相续沉默许久。

  南宫甯突然笑了笑,轻轻的摇头。没想到被这丫头提起了回忆。转头,恰好看见玉落池正呆呆的看着他。

  南宫甯的身影在窗下被月光拖得很长,带着面具的他总是有股神秘色彩,他静静的站着,没有平常的给玉落池带来的痞气。

  晚风顺着打开的窗子灌进屋中,玉落池鬓角碎发随之飘动。此刻的她没有平日里那股可爱和狡猾,更多的是宁静。

  那一瞬,竟看呆了两人。

  丫头,往后有什么事不要总是一个人扛着,凡事可以来找我。我会一直在。说罢,南宫甯转身跳出窗户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与《重生少女质子王爷别撩我》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