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极品修仙林凡》大结局在线阅读 《重生之极品修仙林凡》最新章节列表

重生之极品修仙林凡

时间:作者:辰逆清风

林凡是小说《重生之极品修仙林凡》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辰逆清风,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雷管家说的,可以代表我的意思,只是,你若是救不好!萧全然表态的说着,可还没说完却听林凡道:记着,我很不喜欢被人威胁,无论你是什么身份,现在的你只是一个来求我的人,记住答应我的事就行了!萧全然这辈子从未有人敢对他说这种话,可不知怎么的,他竟然没有勇气去反驳,他纵横多年的气场,被一个小子给压住了,这...

林凡是小说《重生之极品修仙林凡》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辰逆清风,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

第17章圣体决

  雷管家说的,可以代表我的意思,只是,你若是救不好!萧全然表态的说着,可还没说完却听林凡道:记着,我很不喜欢被人威胁,无论你是什么身份,现在的你只是一个来求我的人,记住答应我的事就行了!

  萧全然这辈子从未有人敢对他说这种话,可不知怎么的,他竟然没有勇气去反驳,他纵横多年的气场,被一个小子给压住了,这说出去估计没几个人会相信,但确实是真的。

  而此时,林凡已经走到萧老爷子旁边,他察觉到情况不怎么好,不能再拖,万一这老头挂了,可就钓不到萧家这个大鱼了。

  出手之前,林凡补了一句道:不正常啊,比死人的尸体身上带有的阴气还重十倍以上,就没怀疑过有人下了暗手?唉,下手之人心肠也太坏了吧,都九十多岁的人了,至于么?

  林凡的话音刚落,萧全然突然用异于常人的眼神扫视了全场,老爷子发病到现在,他还真没考虑过这一点。

  这种年纪了,谁的第一想法都是自然的生老病死。

  何况,老爷子一直受到保护,外人绝不可能有下手的机会,除非有内鬼,并且是家里地位不低的。

  现场的人,只要有一点异动都逃不过萧全然的眼睛,而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额头出了一滴汗的萧真身上。

  萧全然猛然冲了过去,卡住了他的脖子道:废物,你到底干了什么?要毁了我们全家吗?

  爸,您说啥呢,我怎么可能干这种事情?萧真脸上的汗冒的更多,却努力的装作镇定。

  你是我一手养大的,没有谁比我更懂你,小时候这样,现在还是如此,一说慌就冒汗,你骗得了谁?萧全然气得火冒三丈,无论萧真平时如何闯祸他都可以忍,可这一次他忍不了。

  敢对爷爷动手,岂不是有一天也敢对自己下手了?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这一刻的萧全然手中的力道不断加大,根本没有留情的样子,只要继续下去,不出一分钟萧真就会被弄死。

  倒是林凡提醒说:这么个二货,死了没啥可惜的,可他不可能有如此高深的手法,背后指使的人才是重点。

  说完,林凡就没去管了,萧全然如何抉择那是人家自己的事。

  而他已运转起阴灵无相诀,将萧凰周身的阴气吸收掉,对别人来说这是煞物,对林凡来说却是补品。

  吸收的总和刚好与接下来他注入的灵气一样多,等于林凡此番救人没有一点亏损,倒是一桩不错的买卖。

  也就三十秒的样子,萧老爷子就恢复过来,若非之前亲眼所见,没谁会相信之前的他会要死的样子。

  气色红润不说,自己还能坐起来,神志也不跟前几天那般浑浑噩噩,开口道:然儿,松手吧,好歹他身上留着你我的血!

  父,父亲!

  萧全然立即松了手,压根不去管萧真了,之前他是背对着父亲,以至于最后一个发现父亲醒来的。

  哪怕对林凡再有信心,也不至于三十秒就能救了父亲吧,三十秒,半杯茶的时间都不够啊。

  看着萧全然高兴的样子,林凡却很无情的泼了冷水道:人是活了,但只是解决了被人下了暗手的问题,而他就算不被人下暗手,也活不了多久,不出意外的话,十天左右吧!

  这!

  萧全然立即变了脸色,犹如从悬崖底下努力爬上来,又被人推了下去,才十天,这跟没救活有啥区别。

  别紧张啊,我说的是没遇到我的情况下,现在有我就不同了,我想要他活多久他就能活多久!

  真的?萧全然连忙问道。

  林凡笑着说:不仅他,连你想活久一点,我照样有办法,问题是我好像没义务要这么做啊!

  听了这句话,萧全然突然明白了很多。

  他完全看出来了,从头到尾,林凡一直就在算计他们,故意低调,故意扮猪,玩弄他们萧家这只大虎,等差不多就将他们吃了。

  可明白了又如何?

  他必须仰仗林凡,让老爷子好好的活着,相比利益来说,这些负面因素萧全然还是能够接受的。

  林凡离开萧府的时候,脸上挂着的不仅满意,还有惊喜,除了李牧一言而有信给他的菩提枯枝外,萧家竟有一株不错的人参,是当年萧凰从外敌手中抢夺过来的,也是林凡重生后见的第一株五百年以上的药材。

  虽对于上一世来说不是极品,对现在来说却很不错了,而且它保养的非常好,几乎没有流失灵气。

  龙国古时候的灵气不差嘛,后来难道发生了变故才导致灵气枯竭?

  至于是啥变故,林凡没心思去弄清楚,他在乎的是那个年代,究竟有没有强大的修炼者存活下来。

  若他不是如今地球上唯一的修仙者,那他忌惮的就不仅龙国的现代武器了。

  忌惮是忌惮,林凡脸上却没一点压力的感觉。

  哪怕条件再恶劣,对手在强大,还能比得上宇宙那些超级修仙星球恐怖么?

  林凡在那种环境都能崛起,如今又怎么会畏惧?

  现在他从萧家获得的才刚刚开始,只要绑定萧家老爷子,就像给了萧家吃了会上瘾的毒药,唯有定时给他送来好处才能获得缓解之药。

  又花了几个小时,林凡筹齐了百种药材,质量不好只能用数量来凑了,多多少少能补充点效果。

  回到家中,林凡简单交代了下燕雪清他要闭关,这段时间不要有谁来打扰,然后就到房间去了。

  由于不是很关键的闭关,时间也不会很长,估计一两天的样子,林凡就没做精心一点的防御准备。

  房间里,林凡有些迫不及待,可刚准备炼制时却忽然迟疑了。

  从一开始为炼制汤药做准备的时候,林凡就想好炼制培元汤,它是林凡目前能炼制且最具价值的方式。

  可哪怕制作最上品的出来,提升的效果并不是那么乐观,无法质变。

  我为何不练一套筑体功法呢?

  炼气炼体双修,在宇宙亿万修仙者之中并不少,可极少有人能达到极致,毕竟,这是要付出双倍的精力和时间。

  上一世林凡没敢去尝试,否则千年时间,任凭他天赋再好也不可能达到仙尊境界。

  现在却不同了,他已达到过一次仙尊,其中各种疑难对他来说都是明朗的,挑战这种修炼方式不再是问题。

  重点练成之后,能最短时间让他变得强大。

  何况筑体对灵气的需求远小过炼气。

  它更着重外力对身体的冲击,再千万的锤炼下,不断让肉身进化,最终达到不死不灭的状态。

  圣体诀!

  当林凡刚做好决定的时候,脑海中就冒出这么一门功法,相比阴灵无相诀那种用于过度的功法来说,圣体诀不知高了多少个档次,它可是正宗的大仙道法诀,即便仙尊时的林凡,都对这功法称赞不绝。

  圣体诀没有任何门槛,只不过敢练的人并不多,突破时必须挑战超越身体极限的承受力,若挺不过来,很容易致残,前功尽废。尤其是那种初入门的人,又没人指点的,就算坚持过了几次,也会烙下病根,难成大道。

  即便林凡在今天之前,也不敢轻易尝试,可有了菩提枯枝和五百年的人参他就有了冲刺的资本。

  他没在迟疑,挑选了其中一部分药材加上菩提枯枝,利用灵气催动空气形成一个搅力极大的漩涡,一旦投入的药材瞬间变成粉末,比现代顶尖的打碎机效果好百倍,颗粒比粉尘还要小。

  经三次打磨之后萃取其中精华,加入了一些水融合,便制成了外用的修复膏,普通外伤擦上立刻能好,即便枪伤,取出子弹用药膏封上,一天内也能复原,使用三天连伤疤都不会留下。

  此物若拿出去卖,一克都得以百万来计算,林凡可不会舍得卖,其它材料好找,菩提枯树可不好找,没这个重要材料根本达不到效果。

  此番炼制的也只够他涂满全身薄薄的三遍。

  之后,他又挑选另一部分以人参为主,以差不多的方式,就最后还加了一个气压压缩的步骤,将药材制成药丸的形状,用于内服疗伤,它能加快人自我的修复能力六倍左右。

  一内一外结合起来,冲刺武体应该不是问题了!林凡看着七八个小时的成果,很有信心的道。

  圣体诀的初级入门就是武体,之上还有斗体、宗体、地天体、仙体、神体,超越神体才能大圆满,成为宇宙最强的圣体。

  到了这一步,林凡才算做好了材料准备,真正开始炼体还需要外力的锤炼,这个外力的选择也是很关键的。

  火,水,风,雷等等的都可以算外力,不同外力锤炼修成的武体质量不同,其中以雷武体最为强悍。

  只是雷武体亿人之中都难出一个,毕竟以刚入门的凡胎之体去承受天雷,还有几个能活下来的?

  除非机缘巧合之下被雷劈中没死,又恰好有这门功法,但这种概率实在太小!

  轰轰!

  这个时候,外面突然打了几声干雷,林凡打开窗帘看向外面,远处不时会来几下小闪电,似乎在酝酿着一个巨雷。

  已经到了晚上,天一片暗淡,而那一片云团更是黑得极致。

  难道!

  修炼虽为逆天,可有时也会让老天来帮他选择,正在犹豫修炼什么武体时,出现这么一出景象,他真没理由不修雷武体。

第18章十世姻缘

  知道不能耽搁,免得错过最佳的雷暴区,林凡直接从窗户串了出去,跃到了另外一栋楼,接着爬上了楼顶,直接在城区的楼顶上赶路,务必及时去往那片乌云下方。

  路上的人都觉得要下大雨,纷纷各自赶着回家,没谁会来注意这一幕。

  偶尔有些屋内的人看见了,却只有一道残影而过,基本上认为是眼花。

  唯一一个看得比较清楚的,是一个金发的外国人,他才二十四五岁,却已苦练跑酷十多载了。

  国际上排名第三,在许多大城市高危区进行过跑酷,许多经典的动作都是一些跑酷高手不敢尝试的。

  此次,他是来龙国旅游,兴致一来就随意跑一下,那潇洒的动作,有种天下无敌的感觉。

  唉,龙国不是传闻高手如云,有各种飞檐走壁的神功吗?看来只是吹牛的啊!

  由于对龙国的向往,他学了一口流利的国语,免得遇到了对手没办法进行交流,可惜这一回可能要失望了。

  可下一刻,他的眼睛差点瞪得蹦出来,一个身影,从距离他这座楼层二十多米的楼房那儿跃了过来。

  那楼房还处于低位,向上跃可要比平地跳远还难啊!

  这少年自然是赶路的林凡,在路过金发男子边上时,他还拍了拍其的肩膀道:朋友,速度有点慢啊,回去在练个十年在来龙国吧!

  即便做了这些,林凡速度依然保持不变,没一会,金发男子就只能看到他远远的背影了。

  额!

  金发男子一脸尴尬。

  刚还说龙国没厉害的角色,原来只是自己见识少,他那点水平,比起这个人来说,真是幼儿园的孩子见了世界冠军,连追上去比一比的勇气都没有。

  若有机会,我定要拜他为师!金发男子决定道。

  本来打算明天就走的他,毅然的退了飞机票,看来是准备留在南州市非要找到林凡不可了。

  仙缘阁。

  南州市司徒家在郊外投资建造的,占地一百多亩,四周都被十米高的围墙拦住,自从建成,它只对司徒若兰一个人开放。

  若兰,司徒雄唯一的女儿,有着倾城容颜不说,还拥有超出常人的智慧,甚至有人说她能洞察别人心里所想。

  司徒雄用了六年的时间就从一个打工的创立了腾云商业帝国,与苏名皓站在了同一个高度,绝对是神话一般的人物,可谁都不知,他起家开始就依靠女儿的判断,要知道,当时她才十三岁。

  她不用去学校读书,也不用出席宴会,即便出现也是蒙面,所以,即便知道有她这么个人的,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模样。

  十六岁那年,司徒若兰想去清修,司徒雄毫不犹豫投资二十亿建了仙缘阁,而后,她一个人待在这里,有时一个月也不曾出来一次,最长的有半年,即便司徒雄也理解不了女儿,按理这个年纪都爱出去玩才是。

  三年来,司徒若兰一直心静如水,不被任何事情影响,即便仙缘阁上空,刚刚经历了半个小时的雷鸣巨响,也没让她有丝丝的反应,依然盘坐入定冥想着。

  直到一个身影撞破屋檐掉了下来后,她总算有了点动静。

  而看到此人身上还带着丝丝电流,她更是激动得站了起来,由于盘坐太久,她差点没站稳。

  可她完全不去管这些,第一时间靠近这个奇怪的人,奈何那电流还是特别吓人,她不敢去触碰。

  难道他就是我的仙缘?

  仙缘阁便是若兰亲自取的名,位置也是她选的,可以说,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从出生开始她就带有一个信息,在未来的某一天,将有一个人从天而降来到她身边,此人不仅是她终身依靠,还会带她超越凡人。

  既然超越凡人,自然是仙人了,她命名仙缘阁就是这个意思,她一直不停的将自己完善,好那一天的到来能够以最佳状态面对那个人,可这个时候,她依然觉得自己不够好,很怕对方看不上。

  不由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

  要知道之前的她根本看不上世俗任何一个人,哪怕龙京那边的太子,在她眼中都是垃圾,从未有个男人能让她这般在乎。

  而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追求筑体的林凡。

  我在哪?不会又劈到未知的地方去了吧?

  大概过了十分钟的样子,林凡睁开了眼睛,看着房子古式风格的装潢,又有一个穿着古衣的女子,自然有些担心。

  他还有好多事没干呢,可不愿意再次离去。

  这是我住的地方,在南州市的郊外!司徒若兰赶紧回答。

  哦!

  听她这么一说,林凡就放心了,南州市是近代取名的,以前叫南府州,即便又穿越了,相差也就几十年,只要别相差几百上千年问题不大。

  而后他又从司徒若兰那确定了时间,仅被雷击中过去十多分钟,更没什么好担心了。

  当然,后怕还是有那么一点的,这一次他不是低估了雷的威力,而是高估了自己。此雷电比起他渡仙劫的威力不够亿分之一,却一个小雷电就差点把他劈死。

  可笑的是,当时他还想着去等那最大的雷电。

  幸亏没那么做,否则现在可以去跟阎王爷喝茶了。

  即便这样,林凡损失很大,之前炼制的药全用了,连云爷手中得到的玉佩,也被劈裂一道痕迹,从而失去了价值。

  不过人没事那也值得。

  咦?我为什么能如此清晰的看到自己身体的一切?

  林凡本准备查看自己武体成功没的,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点,这很像神识,可那得筑基后,真正踏入修真门槛才能炼出的。

  还真是啊!

  林凡确定了三遍,肯定没错了,现在唯一的解释,就是那道雷电劈中他时,破格帮他打开了。

  呵,那真是意外的收获!

  即便如今只有三丈范围,比起筑基期那百丈距离差了一大截,可作用还是极大的,尤其对他来说,完全能凭借对神识的了解,将其不断提升,等他达到筑基时,恐怕神识感应范围能超过金丹期的强者。

  完美啊,武体也有小成!

  虽没达到计划的武体大成,可小成也等于入门,何况雷武体,即使是小成也比其它武体大成强悍。

  别看他现在身躯没多大变化,抗压能力至少是之前的百倍。

  那,那个,你没事吧?安静了会的司徒若兰终于忍不住问了,她担心林凡有啥情况,毕竟身上还带着雷电。

  没事!林凡立即收起了武体,那不是雷劈后留下的,是他武体自带的,对凡人来说是有点吓人。

  之后他站了起来,没打算说啥就准备走,这可让司徒若兰慌了,连忙喊住道:我等了你那么多年,怎么就走了?

  啥?

  林凡有点莫名其妙,不过也回头了,司徒若兰不说这番特别的话,还真不可能留住他,即便她有着倾城容颜、超凡智慧、无以伦比的气质也起不到一点作用,林凡只会当她是一个路人甲。

  见司徒若兰不说话,林凡淡漠的指了指自己脑袋说:妹子,你该不会是这里有问题吧?

  不是!

  司徒若兰摇摇头,她只是不知道如何说,怕说出来林凡不信,在任何别的人面前她都很睿智,唯独现在变成个小白似的,也不单单因为紧张,而是林凡确实有种无形的魄力把她给征服了。

  罢了,你先捋一捋,我等你说了再走!

  林凡除了一点点好奇外,更多是发现自己走不了咯,他一身衣服被劈得破烂不堪,差那么一点就快露点了,哪怕是晚上,这么清凉的在外面貌似也不妥,他可不想当那种吓坏某位小妹妹的坏叔叔。

  谢谢!

  司徒若兰很感激他给这个机会,也反应过来他的窘迫,立即跑去隔间取出了两套衣服递给林凡,然后又跑去隔间候着。

  这!

  林凡脑海的第一个念头,是想着她有男人,否则家里怎么会有男人衣服?

  该不会是某个人的小三,那人长时间不来寂寞空虚了,刚好被我撞上,主动送上门的吧?

  司徒若兰要是知道林凡这么想她,估计死的心都有了,这些可是她用心准备的。

  等林凡换好,她才缓缓进来,支支吾吾的说:不知道合身吗?我已经努力根据那虚影身材的大小做的,如果不合还有几套可以换!

  提前做的?虚影?什么鬼啊?

  林凡一头的迷糊,难道她能预知未来不成?林凡上一世都没这个能耐,即便宇宙中最能窥视天机的神灵族,那也得耗尽千位长老,布下超级大阵,但所获得的也非常有限,而且还可能会出现变故。

  由于做好了心里准备,司徒若兰这回一口气把一切详述出来,她最后还表示说:我的降生就是为您准备的,希望您别嫌弃我!

  哦!

  林凡明白了,也从漫长的记忆中,抽取出一个画面,上一世,林凡车祸后的第二年,他很少情况的一次和父母出门,路上就遇到过司徒若兰,当时她主动的靠向了自己,露出了一种说不出来的表情。

  可一句话没说,没多久便叹息离去。

  当时林凡也莫名其妙,之后就没去想啥,由于记忆不深刻刚刚就没想起来。

  看来她的确在等我,只是上一世的我太垃圾,她看不上或者不能确定啊!

  不管哪一种,既然负了他,那就没啥好说的了。

  林凡知道,有一种轮回叫十世姻缘,就是会在出生时与对方绑定,司徒若兰的情况应该就是这一种。

  但就算百世,千世乃至万世姻缘,林凡不想那就是不存在。

  老天定的规矩又如何?

  他本就是逆天。

第19章车祸线索

  念在错不在她,又苦等他多年的份上,林凡没有记恨,而是提醒说:丫头,别等了,那只是一种错误的意识,明天去看下心理医生,治好后找个男朋友过新的日子吧,哪怕那是真的,我也不是你要等的人!

  那不是错误!司徒若兰本想反驳,谁知林凡走得很快,眨眼间就只能看到他远远的背影了。

  是我不够优秀吗?

  她笑了,却比哭还让人可怜,其中的打击是言语无法形容的,不过她没因此放弃,能等待那么多年,她的执着是常人无法比的。

  何况老天对她不薄,留下了林凡的线索。

  市一中!

  林凡今天送张茜去学校时穿的是校服,之后去萧府没换,后来为了追赶时间,套了个外套就出发了。

  现在外套是彻底毁了,校服也烂了,恰好那衣服上的校章完好无损。

  我一定会得到你认可的!司徒若兰发誓道。

  回家后的林凡就挥去了此事,当它没发生过,继续闭关,巩固此番获得的武体以及神识。

  一闭就四天。

  有刘长生给他打掩护,他旷课起来也就不客气了,巩固其实只花了两天半,还有一天半是在修复裂了的玉佩。

  就这么一件法器,还没戴热呢,再说有了神识本就可以修复,配合武体小成,防御起来更加靠谱。

  算起来,林凡也就三天没去学校,后面两天是周末。

  而新的一周,林凡刚到教室坐下却迎来苏洛萱一阵嚷喊:你为什么一声不吭消失这么多天?

  这不仅是那天林凡占了她便宜,重点在于她跟刘校要的时间到了,当时说的七天可是包含了周末。

  今天也只有半天,还是她又去求刘校给的。

  下午她就要回高一去。

  当初她所要的都没获得,心里自然不愉快,如今林凡一直这个样子,哪怕给她一年,又能见几面呢?

  呵,你是我的什么人啊?我来不来和你有关系吗?林凡平静的看着她,就和看一个路人似的。

  你!

  苏洛萱觉得自己有些犯贱,明明猜到了结果却还来碰钉子,话已经说了,脸面也丢了,却比不上心里打击的难受。

  她就这么差劲吗?

  难道那么多人心目中的女神是假的?

  为啥他就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呢?

  哼!即便如何她还是往桌上放了一张请帖,道:我爸请的,爱去不去!

  说完,她背着书包离去了,既然不受欢迎,她何必留下,少一个上午还免去欠刘校人情呢。

  苏董一直很忙,这两天总算空下来,想着还没向林凡道谢,就托女儿请林凡参加今晚一场他举办的慈善晚宴。

  为了表明自己的心意,苏董决定当众向林凡进行感激,这对许多人来说,那可是无上的荣耀。

  可林凡看都没看,苏洛萱走后他随手便丢一旁去了。

  人都没亲自来,林凡岂会卖面子?

  至于同学们的各种议论,林凡一样无视,他才不会去管这些人因校花从此离开班上痛不痛苦。

  本来大伙儿心情很低落的,可第一节课的老师来的时候,班上又沸腾起来,不比苏洛萱上回来差多少。

  因为来的老师也是一个大美女,而且特别年轻,似乎不比他们大多少,许多人幻想着,若能来一次师生恋那该多好啊。

  之后大家才知道老师是替代原来怀孕的语文老师!

  我好像找到了人生新的目标!齐小宝可以说最为来劲,那次失恋后,他可是低沉了好多天。

  苏洛萱离开后他又跑回来跟林凡坐一块。

  为了加大成功的概率,齐小宝拍了下林凡的肩膀道:兄弟,我不知道你跟苏校花到底发生了什么,哪怕你泡上了她也无所谓,但是这个你不能和我抢,否则就太不厚道,难不成要逼我跳楼去?

  林凡摇摇头说:你基本可以去跳了!

  他这么说,不是打算和齐小宝抢,而是这位老师之前刚进门的时候,林凡就认出她是前几天仙缘阁的女子了。

  何必呢?

  好不容易走了个苏洛萱,又来了一个,这日子还能清净么。

  齐小宝可不知道这些,赌气说:你别得意,花心可没好下场的,女神总有一天能看到我专心的一面!

  嗯,我挺想看到那一天的!林凡真心的鼓励,如果齐小宝能帮他带走这个麻烦,倒是挺好的。

  只是林凡觉得希望不大。

  而接下来,林凡忽然觉得苏洛萱挺好的,至少安静,不像这位老师,一节课下来叫了他十六次回答问题。

  想引起关注也不用这样吧?

  一下课,司徒若兰没找他,他倒是先去找了。

  老师好啊,您可真有雅兴,这么好的条件不去找王侯将相,偏偏跑来这里泡我这个学生呀?

  有么?

  司徒若兰装作不认识林凡,为了今天她做足了很多准备,也计划了上千种方案,最终排除各种,选择了现在这种。

  既然林凡不理会她,那她就装作彻底不认识,却又在林凡面前各种出现,制造那种若离若即的感觉,貌似现在有了点效果,否则也不会主动来找她,而且她还要让林凡知道,自己会多么受到欢迎。

  男人都有征服欲,能拥有时不会在乎,一旦看到别人都很在乎时,肯定会扭转心意,想要得到她的。

  很好,手段不错,可惜你即便能钓到任何人唯独对我没用!

  呃?

  司徒若兰疑惑时,林凡一五一十将她的计划讲了一遍,就好像她在预谋时林凡就在旁边似的。

  不然怎么能将她所想的说得那么清楚?

  她岂会知道,在千年仙尊面前,哪怕智慧再高也如同萌萌的小孩子,一丝表情就能看出她的一切。

  与其做那些没用的,不如我给你一个机会!

  真的?

  司徒若兰有些惊喜,却不料还没高兴一会,就听林凡说:今天你若敢在操场上脱光衣服,我就相信你对我的诚意,让你追随我!

  什么?

  司徒若兰摇着头,她绝不可能答应,她为了尽量保住自己的清白,多年来一直戴着面纱,就是不愿被别的男人多看一眼。

  此番不是为了林凡,她才不会露脸。

  要她那般真不如去死了。

  唉,嘴上说此生只为等我,实际上更多的还是为你自己,我只是看一个态度,岂会真让你脱?

  林凡摇头转身离开。

  相比燕雪清来说,他给司徒若兰的还算轻的了,人的命只有一次,倘若当时他不阻止燕雪清,那她将消失于这个世界。

  而司徒若兰的态度,与上一世那么对他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司徒若兰一句话说不出来,如此机会都没把握,是否代表永远也得不到林凡的认可了?

  而且,她也觉得自己很自私。

  但她并非故意的,一直来她只知道等着这个人,不得不封闭自己,从不会去为别人考虑,林凡的突然出现,让她一下子适应不过来。

  可若换一种心态,她早已经对别人产生喜欢,哪怕只是暗恋,也等于对林凡不忠。

  两难全的事儿,她怎么做都不对,难道这就是命?

  中午。

  林凡刚陪张茜在食堂吃完饭,就收到了燕雪清的紧急信息,说是沈爷找到了那辆货车,要他赶紧去一趟。

  地点位于辉煌路的一家中等的汽车修理厂,这儿的老板是御龙会的成员,属于小喽啰那种。

  为了发财,他平时会干一些见不得光得生意,比如倒卖黑车。

  这不,他前两天收了一辆车,才花了不到五千块,这转手出去随便赚几万,谁知摊上了事儿,连沈爷都亲自来了。

  对此,他没有一丝隐瞒,将知道的全说出来,并亲自跟随沈爷的人去抓货车车主。

  卖车给他的是一个赌鬼,以前就有合作过,如果惹的是小角色,他自然不会出卖,但这回为了自保,哪怕是自己的亲爷爷他也得大义灭亲。

  人抓住了,在回来的路上,沈爷就先通知燕雪清带林凡过来,准备一起审问。

  林凡一到,沈爷立即出来恭迎,并说:林少,您来的正巧,人刚抓回来!

  不错!林凡赞许了声。

  哪里,都是我该做的!沈爷谦虚说。

  见到那赌鬼后,林凡认出来了,确实是那天开车的家伙,于是问道:说吧,谁派你来杀我的?

  这赌鬼见一个穿校服的小毛孩,压根没放在眼里,脾气一来,头一扭一句话也不说。

  啪!

  修理厂老板狠狠的甩了赌鬼一巴掌,怒说:你想死我不管,但今天必须把事情交代了,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虽然他第一眼见林凡时,也觉得不是什么大人物,可再不像,沈爷如此恭敬之人也不是他能得罪的。

  小人,出卖我了还有理说话?那赌鬼冷哼道。

  你!

  修理厂老板火冒三丈,找了根铁管就要去抽赌鬼,岂料还没下手时,一道剑光从他身边划过,如切泥巴一般将赌鬼的手臂齐肩砍断,出手的,正是这位看上去不起眼的学生,他傻眼了。

  现在的小孩都这么狠了?

  若是平时,这种穿着校服的学生,基本只有被他们欺负的份啊。

  剑是燕雪清的,可对方手被砍了后她才知道自己的剑被林凡取走,至于怎么取的,她全然不知。

  要知道,这回她可是把软剑藏在了腿上,并非上回的腰间,林凡是如何知道的啊?

  刚路上林凡可是没看她一眼呢。

  燕雪清哪会知道,在林凡的神识下,她身上有啥都一清二楚,甚至愿意,她就跟没穿衣服一样。

  只是林凡不削干那种事罢了。

与《重生之极品修仙林凡》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