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深情已蚀骨》大结局在线阅读 《你的深情已蚀骨》最新章节列表

你的深情已蚀骨

时间:作者:花恒

林为之池荌是小说《你的深情已蚀骨》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花恒,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好!大家一听说程俊峰不玩,而且还有中了一个穿着如此明艳的小美人给大家助兴,目光中的贪婪更显,两眼都是贼溜溜的盯着池荌胸前的V领,想从里面探一探,稍微透露的风光。池荌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冷冷的看了一眼程俊峰,程俊峰嘴角带着笑意看着她,附在她的耳边悄悄道:玩一玩就好了,拿不拿下这个案子都不重要。她难道是...

林为之池荌是小说《你的深情已蚀骨》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花恒,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

第17章不起眼的小三

  好!

  大家一听说程俊峰不玩,而且还有中了一个穿着如此明艳的小美人给大家助兴,目光中的贪婪更显,两眼都是贼溜溜的盯着池荌胸前的V领,想从里面探一探,稍微透露的风光。

  池荌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冷冷的看了一眼程俊峰,程俊峰嘴角带着笑意看着她,附在她的耳边悄悄道:玩一玩就好了,拿不拿下这个案子都不重要。

  她难道是在乎这个案子拿不拿得下来吗?

  池荌的心底一片冰凉,其实她的下场和那些陪酒女也没什么区别,只是稍微高级一点,陪玩的人都是一些大人物而已,也仅仅是能够说得上一句话。

  可是,她知道,如果在这么重要的时刻,自己摔门离开的话,那么接下来将会面临更加悲惨的结局。

  沉沉的深吸一口气,她力持镇定,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陪着一群人玩了起来,她其实并不太会这些东西,一连好几局,她输输赢赢,也被灌了不少酒。

  也不知玩了多久,周围的合作商被灌倒了四五个,就还剩下三个人,几个人也都是有些醉了,池荌并不怎么擅长喝酒,这第一次,勉强在这里支撑着,之前还喝了一大杯的白兰地。

  眼下,一张精致的小脸已经是绯红,或者手杯的酒有些不稳,边上,另外一个合作商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凑近了她,低低劝道:美人啊,你就别跟咱们这些人计较了,干脆服输,就不用再喝了。

  说着,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大手伸手拉着她的肩膀,把她她一半肩上的衣服拉下来,露出一片香肩。

  池荌身上的衣服因为前面开的V,本身就是两条荷叶袖搭在肩膀上,此刻,被这个男人这么一拉扯,不仅肩膀露了出来,而且,胸前的一大片也是被扒了出来。

  她虽然喝的整个人有些神志不清,但是对于身上向来警惕和敏感,眼下,连忙伸手去把衣服扶好,下一瞬间,不知道身后谁拉扯了一把,她摇摇欲坠的身子猛的向后倒去,冷不丁的跌入了一个满是酒气的怀抱。

  视线模糊中,耳边程俊峰的声音响起来:这可是比赛,你们可不能在背后悄悄的走后门啊。

  男人的声音沙哑而又猥琐,一只大手直接从她的后背揽到了她的要腰前,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他那粗粝的手指探入了她的衣服里,摩挲揉捏着。

  浑身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池荌稍微清醒了一些,伸手要推开身边的程俊峰,只是,白兰地的后劲很大,她只觉得浑身有些酸软无力,整个人脑海里模糊一片,怎么也集中不了注意力。

  来来,石头剪刀布!这边的另外一个人喊道,池荌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出了什么,但是面前传来了一阵哄笑声,她好像是出局了。

  身边的程俊峰把她手中的酒杯拿下来,迷糊中感受到一种唇上覆盖了一层极重的烟草味,并且有什么想要撬开她的唇,这一种触感让她本就火烧火燎的胃涌上一种酸涩的难受。

  她忽的推开了面前的男人,捂着唇急忙推开了门,冲出了这个迷乱而又肮脏的地方。

  到了洗手间里面,她捂着肚子对着洗手池一阵干呕,酸涩腐蚀的感觉涌出,她这才觉得胃中的不适感稍微好了一些,用冷水拍了拍脸,她混沌的意识渐渐的清晰,抬首看着镜中的自己。

  苍白的脸上红得极不自然,嘴唇上有些微微的红肿,一双清澈的眼睛满是通红。

  想起刚刚在包间里面的一切,她的唇角扬起一抹讥讽的笑容,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的衣服,目光黯淡而又绝望的冰冷,还未结婚便已经如此,若是结了婚,岂不是更加的惨烈。

  可是,她能有什么样的选择?

  她正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发呆,忽然间看见镜子里面倒映出另外一抹身影,缓缓的朝自己走来,明艳的脸上有一抹嚣张的笑意。

  目光微微一顿,这个女人她认识,是自己以前的大学同学,叫杨丽丽,人长得很是妖艳动人,平常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混迹于男人堆里面,然后来炫耀自己男友多。

  此刻,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

  杨丽丽要注意身边,抬手动作优雅的打开了水龙头,轻轻的冲洗着手,看着镜子道:池荌,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遇到你,我还以为你成了程家夫人,以后就再也见不着了呢。

  池荌又简单的冲洗了一把脸,并不想跟这个女人多说什么,转身便要离开,只是,杨丽丽忽然伸手拦住了她,站在她的面前挑了挑眉:怎么?就不跟我分享一下,嫁给老男人的感觉吗?

  我觉得没什么好分享的,你若是喜欢,也可以嫁一个试试。池荌目光冷冷的看了一眼杨丽丽,伸手推开了她把自己的手,阔步就要离开!

  呵,我以前还在想,这种高枝的,现在看出来了,是因为不要脸。杨丽丽尖锐刻薄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池荌的脚步微微一顿,觉得有些人自己不收拾一下就会变得无法无天了。

  她微微侧首,目光从容优雅的看向杨丽丽,扯了扯嘴角,淡淡道:我记得,好像某些人连攀高枝都攀不上,到现在只做了别的人小情人。

  杨丽丽神色一僵,咬了咬唇看向池荌:你瞎说什么呢,我和他真爱,总不比你被人玩弄好。

  真爱吗?可是我觉得别人只把你当情人而已,更准确的说,就是不起眼的小三。池荌一双澄澈的眸子满是阴凉,嘴角勾起一抹凌厉的笑容。

  杨丽丽从大学开始到现在,就一直想着攀高枝,到现在也不过是成为了一个,稍微有钱人的小三,眼下池荌说的话正好踩到了她心中的禁忌上。

  脸色一白,她瞪圆了眼睛,恶狠狠得看着池荌:我才不是小三,我才是那个人真正爱的人!

  是吗?我记得小三都说自己是真爱,最后却连个名分都没有。池荌淡淡的一笑,看着她讥诮的勾唇,目光冰冷傲然。

第18章真正的流氓

  你放屁!杨丽丽怒目圆瞪的看着池荌,咬了咬牙,上前一步伸手就要去扯池荌的头发,想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好歹敢侮辱自己的女人。

  池荌却是早有防备的后退一步,可是还是被杨丽丽给扯住了衣角杨丽丽给扯住了衣服,一个凌厉的掌风朝她袭来,池荌皱眉,眼看着根本就无法躲避,下意识的偏过头。

  只是,她却觉得抓着自己的杨丽丽忽然手腕一松,下一瞬间,便听见寂静的空气中,想起了骨节断裂的咔嚓声,伴随着着一阵女人撕心裂肺的惨叫。

  池荌整个人懵了一下,有些错愕的看向了那个女人,却看见了这个女人的手腕被另外一个骨节修长的大手紧紧握在了手中,扭成了一百八十度。

  杨丽丽漂亮的面容因为痛苦已经扭曲,瞪圆了眼睛惊恐的看向了站在一边的男人,而此时此刻,站在边上的额男人冷峻的面容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淡淡的松开了她的手腕。

  这一位小姐,在公共场合随意的打人是一种没有修养的行为。他的嗓音沉沉,却是有一种莫名的威慑力,漆黑的双眸让人看着不觉有些害怕。

  杨丽丽捂着自己已经通红的手腕,两眼通红的看着他:你是谁?你居然敢这样对我?

  我是程遇白,这一位你认为攀高枝的女人,是我的婶婶。他从容优雅的看着杨丽丽,声音淡淡的解释着这一切。

  什么?杨丽丽惊愕的看着他们,捂着手腕,瞪圆了眼睛,又要骂,只是,这边的程遇白一记凌厉的眼刀扫了过去,声音冷若寒霜:如果你再不走的话,我不能保证,会不会把你另外一只手腕也给卸了。

  一脸可怖的气势,杨丽丽咬了咬唇,最终是恨恨的瞪了一眼程遇白吃,咬了咬牙,忍气吞身的离开了。

  看着杨丽丽离开,池荌擦了擦手碗上的水,转身也要离开,昨晚确实被某人突然抓住,下一瞬间,整个人被扳着转了一个圈,直直的对上男人那冷很鹰隽的眸子。

  你又要做什么?池荌现在对这个男人十分的无语,他总是能阴魂不散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且城府极深,让人根本捉摸不透她任何的想法。

  我帮了你,你就不打算这一下感谢吗?他挑了挑眉,漆黑的眸底闪过了一抹光亮,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池荌看着面前的男人不觉有些好笑,深吸了一口气,一本正经的解释:首先呢,我我也没有让你过来帮我,是你自己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其次呢,我就算不需要你也能收拾掉这个女人。

  哦,那刚刚要挨一巴掌的女人到底是谁呢?他扯了扯唇角,深沉如潭的眸子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你!池荌瞪圆了眼睛看着,有些无语,最终是抿了抿唇,看着他冷冷道:你到底想做什么?就直接说吧。

  程遇白微微颔首,垂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很简单,给我一个吻。

  吻?池荌眼皮一跳,就知道这家伙嘴巴里说出来的,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她才不要和这样的男人献吻,真是恶心!

  想着,她清澈的眸子第飞快的掠过一抹狡黠,眼看着男人不注意,猛地抬脚,狠狠的踩在了面前男人的脚上,她今天穿的可是小细跟的高跟鞋,是特意为了试婚纱准备的。

  这跟针一样的高根,应该是让面前的男人特别的酸爽。

  果不其然,他清俊的眉宇微微的蹙了一下,削薄的唇微抿,似乎是在痛苦的忍耐着什么,正当她洋洋得意的时候,他微微俯身,抬手要捏住她的大腿,池荌连忙避开,只是还是没有他的速度快,被他的大掌紧紧的捏住了大腿,顺势的揽向了他的腰。

  突如其来,更加近距离的接触,池荌浑身不觉有些紧绷,只是少了一条腿,整个人的重心支撑不住,只能是伸出另外一只手,圈住了男人的脖子。

  两个人的距离骤然间紧蹙起来,彼此的呼吸都有些粗重,池荌目光紧紧的盯着面前的男人,又羞又愤:放开我!

  是你先来袭击我的,我只不过是以牙还牙而已。他勾了勾唇,看这女人急得跳脚的样子,心里是莫名的愉悦。

  池荌无语,跟眼前这个男人作对,是一件十分理智的事情,他总得有各种各样的办法,把她收入囊中,而且自己还毫无反抗力。

  沉沉的叹息一声,她皱眉死死的盯着他:快说吧,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能放过我?!

  这些日子,她也是受够了,这个男人阴魂不散,处处堵自己的路,让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得到一点点的空闲,而且,再这样下去,指不定会被程俊峰发现什么?

  到时候,还不知道那个变态会怎么样对待自己?!

  好啊,如果你给我一个吻,我很满意的话,那么我就考虑放过你。他挑了挑眉,趣味的看着面前的女人,享受着俘获猎物的快感。

  池荌不觉有些无语,这个男人还真是执着啊,可是,这种送上门给人占便宜的事情,她绝对不会做的!

  换一个吧,这个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池荌冷冷的瞥了一眼他。

  不好意思,我也没什么商量的余地,而且,我觉得我有些地方已经微微按耐不住了。他说着,忽然的扶住了她的臀,按在了自己的腰间,两个人贴的极近,她本就是穿着单薄的礼服,此刻和男人站在一块,隔着一层薄的衣料但是依然可以感受到那一种坚硬。

  脸上陡然红的厉害,池荌咬牙冷冷的看着他:你真是太流氓了!

  你如果不听话,我可以给你展示一下真正的流氓。他戏谑的勾唇,搂着她臀部的手越发紧,她离他更加紧,仿佛可以感受到那巨物身上炙热的温度。

  呼吸不由得发紧,看着那双深沉的眼膜,池荌心里怦怦乱跳。

  这时,洗手间外面忽然传来皮鞋落地的声音,紧接着程俊峰的声音响起:池荌?池荌你怎么样了?

第19章二选一

  池荌圈着程遇白的手微微发紧,心下猛的漏跳了一拍,陈俊峰怎么也好死不死的出现在这里,真是祸不单行。

  你现在可以选择,亲完就出去,或者可以选择,一直在这里和我耗着,然后等他进来看见一切。程遇白似乎是可以料到她的一切,挑了挑眉,唇畔扬起了一丝得意。

  池荌看着面前这个记耍赖皮的男人,气得咬牙切齿,眼下在这里死耗着,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只好忍下心头的怒意,缓缓的踮起脚,凑近了他的唇畔,轻轻的贴上了他微微发凉的嘴唇。

  本想蜻蜓点水的一触即过,只是不等她快速的离开,他忽然抬手猛的扣住了她的头,把她的唇紧紧的贴着自己,凶猛的探入了她的薄唇,长驱直入,不带任何一点温柔的怜惜。

  唔这一种被人侵袭的感觉并不好受,她伸手抗拒的想要推开他,可是他却是更加凶猛粗暴的的掠夺着,不给她任何一点喘息的空间。

  直到最后一缕气息被抽尽,她觉得浑身发软,这个男人才放开了她。

  池荌站在一边,大口的呼吸着空气,漂亮的眼眸冷冷的瞪着他,到洗手池边狠狠的漱口,这才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到了外面,就看见脸上有些微微不耐的程俊峰,只是看见她出来程俊峰紧紧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一些,皱了皱眉道:你怎么在里面这么长时间?

  喝酒喝太多了,有些不舒服。池荌冷冷的解释了一句,捂着肚子朝走廊外面走去,生怕程俊峰去探究洗手间里还有没有其他人。

  程俊峰看见她微微惨白的小脸,那抹不自然的红晕,当下也就没说什么,毕竟这个小美人儿跟自己到这里,今天也算是吃了苦头。

  他着心里也是有些过意不去,也就没有多疑惑什么。

  两个人重新回到了包厢内,里面几个合作商已经喝得不省人事,不过三个比较耐酒力的,和生日宴会的主人刘总,都还是坐在那里,有的是调戏一下陪酒的小妹,看起来很是愉悦。

  走进去,程俊峰在主位上坐下来,池荌跟着他坐到了一边,确实没有再去碰酒,而去拿了一些水果吃。

  没想到大家都是这么的不胜酒力,感觉有些不够尽兴啊。这边另外一个男人一边捏着身边陪酒女人的小脸,一边看着刘总说道。

  是啊,不过我最近正好承包下来一片山区,准备进行开发,那山上之前有赛车道,不如玩一玩?刘总笑了笑,看着他们提议。

  听到赛车,这边的几个合作商都是连连摇头:那赛车可是年轻人玩的?咱们这岁数大了,吃不消。

  欸,到时候挑选几个年轻人代我们比赛不就行了?刘总笑了笑,贪婪而又富有深意的目光落在了坐在一边的池荌身上:而且,要是程总把没人贡献出来,给我们感受一下,那

  刘总虽然是提着意见,但是却也是时不时观察着程俊峰的神色,毕竟这圈内都知道程俊峰是最爱美色的人,尤其是遇见了顶尖漂亮的姑娘,那可绝对不会放手。

  池荌好歹也是入选了程家媳妇的名单,也是不容小觑的。

  万一要是惹得大佬不高兴,那么得不偿失啊。

  程俊峰挑了挑眉,也是知道周围这几个狼子野心的,对于池荌的美貌早就垂涎不已,眼下,但是自己的美人,哪里轮得着别的男人觊觎?

  他侧首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池荌,正要拒绝,目光却在她脖子上面一抹淡淡的吻痕上顿了一下。

  之前去商场里面的时候,她还是没有带丝巾的,,可是后来试完婚纱以后,不知道为什么非要戴一条丝巾?

  当时他觉得那丝巾装饰的也挺漂亮,并没有在意,只是眼下看来似乎是有些不对劲。

  而且,他记得自己从商场里面出去,折回来以后,电梯对面走下来的就是程遇白,想起之前种种,他不觉有些疑惑起来,难道是池荌和程遇白之间有什么事情吗?

  无论有什么,那么试探一下不就知道了?

  好!我今天就贡献一下我的美人,不过这次赛车,我不挑别人,我的侄儿也是一个赛车高手。程俊峰淡淡的一笑,抬手,一把搂过了池荌的肩膀,一双冒着精光的小眼睛我有一丝复杂的意味:你没什么意见吧?

  池荌侧首看着程俊峰就要反驳,只是却是注意到了男人眼中那一抹异样的深沉,心中有些微微的不妙感,他的手却是忽然间抚摸上了之前程遇白亲自己脖子的地方。

  浑身一僵,她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难道说他已经发现什么了?

  好,走,我带你们去我的那个承包地。刘总看程俊峰答应的如此豪爽,生怕他反悔,一拍大腿,起身率先离开了包厢。

  大家陆陆续续的离开,程俊峰坐上了自己专门的座驾,坐在车上,池荌一直紧紧的捏着自己的衣角,整个人的神经都是十分的敏感。

  她的脑子飞速的运转,生怕这个男人突然间问出些什么,只是,她也已经做好了回答的万全准备。

  空气顿了顿,像是一根紧紧拉紧的弦,仿佛随时会拉断一般,顿了顿,空气最终还是响起了他的声音,沉冷的让人害怕:你脖子上的那个是什么?

  脖子?池荌故意装作有些茫然的抹了抹脖子,侧首看着他故作茫然的说道。

  程俊峰挑了挑眉,目光幽深的看着她:你的脖子上面好像是有吻痕。

  果然还是被发现了吗?她淡淡一笑,侧首目光从容的看着程俊峰:前两天起了痘痘,后来涂了一些药水,一直都没有好。

  起了痘痘吗?程俊峰明显是有些不以为意,似乎是对于他的话并不信任。

  池荌就是慌乱,越容易被人发现破绽,当下淡淡一笑,看着程俊峰道:是啊,怎么了?

  也没有什么,我随便问问而已。程俊峰也是一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就算是有什么也不会轻易的说出来,当下,他只是抬手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小白啊,我这里正好有场飙车的比赛,过来一起参加吧,正好给他们这些人都露一手。程俊峰笑得眯起了眼,声音十分的愉悦。

  其实,他这次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去飙什么车,重要的目的是为了试探一下池荌和程遇白。

  池荌在心中有些隐约的不测感,咬了咬唇,视线移向了窗外,并没有多说什么。

  这边程俊峰已经说好的事情,挂断了手中的电话,接下来一路上,两个人都是无言,池荌知道,程俊峰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一面之词而相信自己。

  但是她也找不出什么更好的理由来,这天气一点也不热,要是说被蚊子叮了的话,就更加让人觉得十分可疑了。

  跟着前面的刘总的那一辆车,很快就到了他说的那个承包地,这里是一条山脉,山路十分的崎岖,但是山上的树木郁郁葱葱,蔚蓝的天空和,苍翠的树木相映,看起来分外的空灵,有一种寂静的美。

  其实这里的赛道是之前有些人开辟的,并不算是十分的好,他们的车,开的也是歪歪扭扭,颠簸得十分厉害。

  程俊峰却是在颠簸途中一言不发,那一张油腻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来。

  在这一瞬间,池荌忽然觉得这个男人简直和程遇白如出一辙,都是那种藏得十分深的人。

与《你的深情已蚀骨》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