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盘古传人》大结局在线阅读 《洪荒之盘古传人》最新章节列表

洪荒之盘古传人

时间:作者:地君

沐翊是小说《洪荒之盘古传人》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地君,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两位俊秀的少年奔跑在午后的街市上,使沉闷的街市增添了些许活力。少爷等等我,我跟不上你啦许鹿满头大汗的跟在我的身后,生怕把我跟丢了。我看着他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笑道:你快点好不,你这么壮的身子竟然跟不上我的步伐,说出去不怕笑话啊。许鹿虽然才只有14岁但已经有1米6的个头了,因为管理花草总是风吹日晒,原本嫩...

沐翊是小说《洪荒之盘古传人》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地君,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

第四章侍女阿秀

  两位俊秀的少年奔跑在午后的街市上,使沉闷的街市增添了些许活力。

  少爷等等我,我跟不上你啦许鹿满头大汗的跟在我的身后,生怕把我跟丢了。

  我看着他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笑道:你快点好不,你这么壮的身子竟然跟不上我的步伐,说出去不怕笑话啊。许鹿虽然才只有14岁但已经有1米6的个头了,因为管理花草总是风吹日晒,原本嫩白的肌肤染上了一层古铜色显得健康无比,臂膀上已经显露出了健壮的肌肉。可我现在才只有1米3左右的个子,身体更是惨不忍睹别说肌肉了连点肉都没有,整个一白骨精,一摸全是骨头,害的娘亲总以为我身子弱顿顿给我补,到头来不仅没补上来结果弄得我一看油腻的东西就反胃,最后全都进了许鹿的肚子里,全补他那去了。

  许鹿气喘吁吁的来到我面前抱怨道:我可算是追上您了少爷,您自从跟着罗浮道人学艺身子虽然瘦弱但耐力却很好,不管走还是跑都快得很,我那里追的上你啊。

  听着许鹿这么说我也摸着头寻思道:这倒是,自从跟着师父学艺,身体健康了很多都没再生过病,身子也感觉轻便了很多,这么久的苦也算是没白吃。不过许鹿告诉你多少遍了,不要对我用敬语,虽然我是世子但总归比你要小上几岁,我们不做主仆做朋友不好吗?

  许鹿见我这么说表情显得很不自然,略带惊恐的说道:少爷,许鹿本就是您的小厮,对您用敬语是应该的。爹爹跟我说过,一日为主终生为主,不许对主子不敬。我指着他略显健壮的胸膛说道:你简直就是个榆木脑袋,怎么也说不通,再说下去也只是白费我的口舌。现在我以你的主子的身份命令你,从今以后不许对我说敬语,往后要是再对我说敬语,我就罚你三天不许吃饭,要吃也只能吃我吃不动的那些大鱼大肉。

  许鹿摸着脑后冲我嘿嘿一笑,说道:少爷,您这是罚我还是赏我呢?我抬起右脚狠狠的踩在他的左脚上,板着脸说道:我是没你个子高打不到你的头,不过踩你的力气我还是有的,要是让我从你的口中再听到‘您’字,我就再发发力,把你的脚直接踩折算了。

  许鹿揉着被我踩痛的左脚,呲牙咧嘴的说道:少爷不要使这么大的劲儿好不好,我的左脚要是真折了以后谁陪你出来玩呢。今天准备去哪里玩的?城郊青松山还是香火鼎盛的无华寺?

  听他对我免了敬语,冲他一笑说道:我听厨房的孙厨娘说今天城隍庙有庙会的,我们去看看吧。庙会这么古老的东西,让我产生了好奇心。

  一听说有庙会许鹿的两只眼睛冒出一丝闪光,瞬间忘记了左脚的疼痛,说道:庙会啊,那里可有好多好玩的东西的,我们走吧少爷说完便拉着我的手,往城隍庙走去。

  我看着他这么的兴奋,也想提前了解一下庙会的情况,便问道:许鹿,你以前逛过庙会吗?

  许鹿微微一笑说道:小时候跟爹爹逛过家乡的庙会,不过家乡很小庙会也大不到哪去,不过只要有庙会全镇都会很热闹的,会有许多做小买卖的人,好吃的也很多的看着许鹿回忆着过去,脸上露着幸福的表情,我更期待着庙会了。

  少爷,你看好热闹啊一炷香之后我和许鹿来了的城隍庙,看着整整一条街都被做买卖的商贩占据,全城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都走在这条街上,那个场面的热闹程度可不是只言片语能形容出来的。

  我看着一个摊位前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小石子,有的上面还会露出半透明的浅绿色的物质。便摇着一旁兴奋无比的许鹿的臂膀,问道:许鹿,那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来没见过的?

  许鹿看向我所指的摊位解释道:少爷那是碎玉石,是从大的玉石上剥落下来的,可以拿来做头簪或者腰带的配饰。不过这些玉成色都不是上好的,只是那些买不起高档饰物的百姓,才会买来再由饰品店的人加工在送给朋友或亲人的。

  没想到在这里我还能看到卖玉胚的,那就要过去看看了,我们去看看吧,在府里只见过成品的,这样的还真没见过。

  我来到卖碎玉的摊位前,随手拿起一块带有一块深绿色的玉胚端详着,许鹿见我拿着不放,以为我打算买下来,便跟老板谈起价来:老板这碎玉什么价的?

  小哥,这些碎玉不问大小每个三钱银子,随便挑老板一看生意上门马上露出笑脸。

  许鹿也拿起一粒碎玉,对我说道:少爷,一个三钱银子,要买吗?许鹿一句话打断了我的沉思,我放下手中的碎玉说道:许鹿,这些碎玉我都要了,你去问个价吧。

  许鹿见我这么说便和老板交涉道:老板这些我家少爷都要了,开个价吧。老板一听我要包圆,顿时心花怒放,忙说道:小老儿这有二十二块碎玉,一个三钱银子一共六两六钱银子,算少爷六两银子好了。听到这个价钱我还算满意,虽然六两银子可以维持一个平常百姓家一月有余的生计,不过对我来说倒不算什么,便嘱咐道:许鹿,给老板七两银子顺便找个东西给包起来。

  许鹿从腰间摸出七两碎银子扔在摊板上,对老板说道:我们少爷慷慨大方这是七两银子,多余的算打赏你的。找个东西帮我家少爷把碎玉包起来。

  老板一见眼前之人如此大方,用摊板上碎玉下压着的方巾将碎玉包起递给了许鹿,笑着说道:多谢少爷,这是小老儿从家带来包裹碎玉的方巾,少爷不嫌弃的话用此包裹好了。许鹿接过包裹对我说道:少爷好了,我们再去别的地方逛逛吧。

  离开碎玉摊时,我突然感到肚子有些饿,便说道:许鹿,我饿了,我们去吃东西吧,这里有好多好吃的小吃。许鹿冲我一点头,拽着我的手穿梭在庙会中游荡在小吃摊位前。

  我和许鹿带着一路采购的物品,刚刚翻过院墙就看到娘亲的侍女阿秀站在墙角处,好像是专门等着我的。身穿鹅黄绢衣的阿秀倚在墙角,对我说道:少爷,又偷跑出去玩了吧,小心我告诉夫人。

  一见阿秀我就知道这次出游又被发现了,未免她告诉娘亲又得被训导一番,忙咧开嘴巴笑脸相迎道:阿秀姐这么巧,你也是来这闲逛的吗?阿秀根本不理我,板着脸对我冷嘲热讽道:呦,我哪有少爷这番雅兴,在院墙上闲逛的。一听阿秀这种语气,许鹿就知道阿秀要出绝招‘狮吼功’了,忙从旁劝解道:阿秀姐有事找少爷吧。

  少爷一声好像雷鸣的声音从阿秀的樱桃小口中传出,顿时树上的小鸟全部吓飞,池塘里的鲤鱼全部沉入池底,就连那只至今还拴在茅房外的老黄狗,都有点支撑不住险些昏倒。

  即使我用双手堵着耳朵那声音还是可以在我耳中环绕,不得不在此佩服阿秀的狮吼功真是天下第一暗器,杀人于无形之中。在这样下去我很有可能患上失聪症,从此与音绝缘,无奈下我不得不低声认错,对她求饶道:阿秀姐,我知道错了,麻烦你口下留情,我可不想英年早逝。

  阿秀见我认错也就不在追究,收回狮吼轻声燕语的说道:知道错就好,现在没功夫跟你瞎扯,快回房洗把脸换件衣服,刚刚馨小姐来了,夫人让我找你过去呢。

  馨表姐来了是吗?我这就回房换衣服。许鹿把这些东西拿到我的房里去一听说是虞馨来了,刚才残留在耳畔的狮吼功顿时烟消云散,心情变得异常晴朗。

  这个虞馨是司徒海娘亲的姐姐的女儿,她的爹爹也就是司徒海的姨丈是当朝吏部尚书大人,以前就对司徒海很好自从司徒海痘疮痊愈更是关怀备至,我也就依仗司徒海的身份和她亲近了很多。每次她来府中必会给她的表弟也就是我带来一些稀奇的玩意儿,而且人长得即美貌又端庄简直就是官家小姐的典范。

  虽然因为虞馨进府感到高兴,却还是担心因出府偷玩会被娘亲训斥,赶忙问道同我回房的阿秀:阿秀姐,娘亲不知道我出去玩了吧。阿秀笑道:少爷,阿秀我可不是那种揭人短的人,我告诉夫人你在午睡,等你醒会过去找馨小姐的阿秀这么说我也就放下心来。

  阿秀姓姜是王妃在她四岁的时候从街上捡回来的,从她口中得知其家乡发生水灾,全家逃难来此。不想途中家人相继染病客死异乡,只有她勉强存活下来,但是人小身弱根本没有办法生存下去,如果不是王妃发现也许她就会饿死冻死在街头。王妃看她小小年纪竟受此磨难,不由心生怜惜,最后将其带入府内陪伴当时寄居在府中的虞馨。后来虞馨回到尚书府生活后,阿秀便侍奉在王妃左右,这一进府就生活了十六年。虽然有时对司徒海的样子很凶,但她可算是除了王妃和虞馨之后最疼爱司徒海的女人了。王妃一直想为她找一婆家寻求一个好的归宿,不过都被她宛然谢绝。她对王妃说,她这一条命是王妃给的,她永远不会离开平王府,就算要嫁也要在府中寻一憨厚之人再嫁,婚后继续留在王府内服侍王妃。在云朝中桃李年华的她已经可以称得上是老姑娘了,王妃很是心急总会让府中一些妇人帮忙牵线搭桥,不过也许是姻缘未到吧,至今她还是未寻到心仪之人托付终生。

第五章虞馨表姐

  回房洗了把脸,又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后,我便跟在阿秀的身后向坐落在王府南侧的馨梦居走去。馨梦居以前是虞馨暂居王府的居所,不过自从她离开王府回到尚书府后,馨梦居便空闲了下来,不过每次虞馨进府都会居住在馨梦居内,所以馨梦居便一直空闲着。刚来到馨梦居外便听到里面传出阵阵女子银铃般的笑声,笑声中还掺杂着男子浑厚的语音。

  推开半掩的房门,只见一位桃李年华、身穿桃红锦衣亭亭玉立的少女与一位头戴翠玉冠、身着青色长衫的青年正坐在屋内闲聊着,少女见到我进屋冲我一笑,宛如一朵绽放的牡丹。我随即扑到她的怀里说道:馨表姐,好久都不来王府看我了。

  虞馨端详了我半天,转头向旁边的司徒景问道:海儿,你怎么还是这么瘦弱的。景,是不是总抢海儿的东西吃啊。司徒景一听虞馨这么说潮红瞬间爬上脸庞赶忙辩解道:哪有,馨不要乱说。不就是一年前,我吃了你带给海儿的那碟薄荷糕吗?到现在还记着,太小气了吧。虞馨看着脸庞有些微红的司徒景,觉得这位已弱冠年纪的表弟还是蛮可爱的,便笑道:我会有这么小气吗?随便说说你紧张什么?我知道你也很疼海儿的。

  看到坐在一旁的司徒景被虞馨调戏,我不由得替他开解起来:馨表姐,景哥哥很疼我的,哪会抢我的东西吃?你不要冤枉他。虞馨见我替司徒景辩解,便掐着我的脸颊说道:我当然知道他疼你了,不过你好歹也发育发育成不,每次见你都是这副豆芽菜的样子,怎么着也得让我再出嫁前看到你长点肉吧。是不,坐在那边的红脸鬼虞馨说完便瞅了瞅一旁面如朱砂的司徒景。

  馨,不跟你说了,我还有事先忙去了,让海儿陪你吧虞馨这么一说让司徒景的脸庞更加红润,随便说了两句便站起身逃命似的离开了房间。虞馨看见司徒景仓惶逃出房间,嘴角露出了阴险的微笑,继续折磨着我的脸颊,说道:海儿,你看你的景哥哥脸红的样子有多可爱。我看着司徒景远去的背影说道:馨表姐一见景哥哥就嘲笑他,馨表姐好坏虞馨好像每次进府都要把司徒景戏耍一番,弄得他次次面红耳赤最后只有仓惶逃走。

  虞馨见我这么说她,杏眼一眯两手其上掐着我的脸颊左右晃扯起来,边扯边说道:好啊,竟然说我坏,看我这么对付你。我的脸颊被她掐的好痛,嚷道:痛,松手啦,阿秀姐救救我可是我不管怎么的叫嚷,一旁的阿秀始终无动于衷,甚至悯着嘴轻声笑了起来。等我终于认清情势时,我的脸颊已变的和苹果一样红彤彤的了。

  晚膳时分我问着坐在身旁的虞馨:馨表姐,之前你说你要出嫁了,是不是真的?坐在对面的娘亲说道:是啊,你馨表姐再有半年就要嫁人了。我向娘亲问道:那就是明年的五月了,春光明媚出嫁的好时候,不知哪家的公子这么好运能娶到馨表姐的?要知道虞馨身为云朝吏部尚书之女,而且长得端庄大方,提亲的人家可说是络绎不绝,不过她都没看上人家,要不也不会都已桃李年华的她还没嫁为人妇。

  听我问道新郎,一旁的司徒景插言道:新郎官说起来也不是外人,就是你的睿堂哥当今的二皇子。我自语道:睿堂哥啊,那馨表姐不也算是嫁到了我们家吗?当今的二皇子司徒睿不仅相貌堂堂,而且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听说还是现今热门的太子人选呢,不过这话可不能出去乱说,可是要杀头的,不过私下说说倒还可以只要不被爹知道,否则一顿教训是免不了得了。

  爹爹说饭时还不忘教训我,望着我说道:就是,以后你馨表姐就是二皇子妃了,以后再见可不能向现在这样不懂规矩的。其实哪里是我不懂规矩,只是这个世界的规矩也太多了,王府的规矩就更多,更别提皇宫了,所以到现在除了去找堂弟七皇子司徒杰,我是轻易不随娘亲或爹爹进宫的,我可受不了那繁琐的规矩,想起来头就疼的要命。

  七皇子司徒杰的生母名叫秦岚,是皇帝微服出游时遇见带回宫中的。皇帝对她甚是喜爱本意要封她为贵妃,可朝中大臣却以岚妃乃贫寒之家出身为由联名上柬,皇帝没法只封了个贵人给她,三年后岚妃生下七皇子司徒杰,皇帝顺势封她为妃。在司徒杰三岁的时候岚妃染病离开人世,岚妃过世后皇帝把对岚妃的疼爱全放到了司徒杰的身上,只是这份爱皇帝不敢表露出来,只能是默默的疼爱。

  由于司徒海从小体弱并没有进宫随堂兄堂姐们一起读书,跟他们并不亲密。在一次随平王进宫时无意间见到了司徒杰,由于两人年纪相仿,相处之后甚是亲密,司徒海就时不时的会让司徒景带他进宫找司徒杰玩耍。我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也会时不时的进宫去找这个比司徒海小两岁的七皇子,也许司徒杰还太小至今没有对我有所怀疑,以为我还是那个总病病殃殃的海哥哥,我也只有在他面前不用带着伪善的面具,可以享受短暂的轻松。

  皇后可是除了皇上权力最大的人物,那我以后岂不想怎样就怎样,嘿嘿我的眼中不由自主的冒出了点点星光。皇子妃耶,那以后如果睿堂哥继位做了皇上馨表姐不就成了母仪天下的爹爹赶忙打断了我的话,略带严意的说道:海儿,不许胡说,现在皇上身体健康正直壮年,怎么可能有皇子继位的。

  云朝的制度只有皇后所生的子嗣才有继承帝位的权力,后宫其他娘娘所生的皇子,如果有些本事的话可以官拜一品,做个握有实权的王爷;但要是只知道寻欢作乐、整日吊儿郎当的话,顶多挂个王爷的头衔,过过干瘾而已。当今有可能封为太子的只有二皇子司徒睿、六皇子司徒弦。只是六皇子才只有十四岁,而且并没有展现出过人的聪慧,根本不会有朝中大臣会看好他。太子之位已算是二皇子司徒睿的囊中之物了,只等皇帝的册封了。不过最近皇帝有意无意总会透露出太子之人选必须具备礼信仁智义五德,假如皇帝以五德选择太子的话,二皇子司徒睿就多了两个竞争对手。一个是颜贵妃所生的大皇子司徒霁,一个是容妃所生的四皇子司徒骜。同时朝中大臣也形成了三党:一个是以大皇子和其外公内阁大学士颜尹、舅父户部尚书颜斐为首的持霁派;一个是以二皇子和其舅父右丞相孙路为首的持睿派;最后一个就是以四皇子和其舅父刑部尚书容烈为首的持骜派,而左丞相李择、工部尚书单辉、礼部尚书王寂和姨丈吏部尚书虞骅均保持中立。这次虞馨和二皇子司徒睿结亲就表明姨丈已经偏向于持睿派,使二皇子册封太子之时就更近了一步。

  半个月后京城传出二皇子即将迎娶吏部尚书之女,随即满朝官员蠢蠢欲动。左丞相李大人、工部尚书单大人、礼部尚书王大人三座府邸经常有朝中同僚登门拜访,而义亲王镇国将军、礼亲王镇海将军、信亲王镇远将军和勇亲王镇威将军的四座王爷府同样门庭若市,就连早已表明不助任何一方担任兵部尚书的爹爹,也经常被到访的同僚搞得身心疲惫。不过这些事情根本与我无关,也用不着我一个黄口小儿操心,我还是每天按照师父所传修行功法,偶尔引诱一下小幽和许鹿逃出王府去玩耍。

  一个月后师父来到王府查看我的功行,发觉师父不在的这四个月里我已渡过筑基前期进入了筑基后期,师父顿感疑惑。要知道一般人从筑基前期到筑基后期至少要用一年的时间,而我只用了短短的四个月,师父直夸我是修行天才,并且奖励我一枚师父新近炼制的凝玉丸。此凝玉丸乃师父采集四九三十六味药材,加以百年天山雪莲炼制而成,一枚就可使我从筑基后期直接进入灵动前期。

  其实我称不上算是修行天才,使我这么快从筑基前期进入筑基后期全靠那日在庙会上买来的碎玉所致。当日拿出碎玉时就从其中感应出一丝灵动,就好像师父跟我说过的能在短时间内提升功法的晶石,我也才毫不犹豫全买了下来,而后和小幽研究才得知我所感非差,这些碎玉就是晶石。不过这些都是些碎晶石,应该是修行之人采集晶石时滚落下山的,因其质地坚硬而且色泽鲜艳,被当地人认为是碎玉石,可以卖钱贴补家用。

  我把所买碎玉分给小幽五颗帮它提升修行,其余的都被我用于修练功法了,只留下一枚色泽深绿质地圆润的碎玉,我打算在许鹿生辰之时将其做一发簪送他作为束发之礼。等到那时,让他扎上我送的碧玉发簪,在穿一身青色长衫,凭借他本就俊俏的相貌走在京城街上一定会迷倒大批少女。只要他有爱慕之人,我一定让爹爹作主使其重还自由身,跟他所爱慕之人幸福地生活,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

第六章新婚贺礼(上)

  冬去春来大地回暖,不知不觉在云朝又过了一年。凭借师父送的凝玉丸和庙会买来的碎晶石我已经突破了灵动中期的瓶颈,随着修行的加深我已经可以凭着本身功力来驾驭一些小而轻的物质,比如我可以让茶杯随我心意飞到别人的面前,可以不借外力使池塘中池水一分为二。不过师父训导我说,不要让小小的功绩蒙蔽双眼,让我把眼界放宽,只要我突破了灵动后期,丹田内结出元丹,我就可以学习御器这类高深的道术,那时就会发现我现在所掌握的都只是小儿科而已。不过我可不管以后的事,只要我现在可以捉弄捉弄许鹿我就很开心了。

  新年刚过一月有余再过几个月就是虞馨和司徒睿的大婚之期了,我正为他们的新婚贺礼发愁,使我天天都心烦意乱的,只能靠打坐练气来抚平心中的燥闷。

  我和许鹿每天都为了馨表姐的礼物发愁,想来想去根本就没有可行的,只好天天的房间内大眼瞪小眼。这日修练完毕后,我和许鹿坐在碧海阁的长廊内,商量着虞馨大婚的贺礼,许鹿,你说我送什么给馨表姐好呢。我都没有像样的礼物送她,而且姨丈有权有势馨表姐也不会缺少什么。

  许鹿思索一番说道:少爷,这你可难住我了。一,表小姐家庭富裕衣食不愁;二,表小姐不喜欢古玩字画、绫罗绸缎。还会有什么能入表小姐眼的?看着许鹿为难的样子我暗道:还是前世好,参加婚礼随便包个红包就可以解决。可是云朝没有送红包这一说,就算我搞个特殊送红包,就我手里那点银子送出去的话还不得把那些大臣笑弯了腰,银子可不像纸钞那样五两纹银可以冒充百两纹银。唉只能努力开发脑细胞,想想有什么特别又不失身份的贺礼了。

  对了,我好像从没看见馨表姐带过什么首饰,我们送首饰怎么样的?仔细回想了一下虞馨以往的穿着打扮性格喜好,还真让我想起该送什么好了。许鹿一听我的建议忙拍手称赞道:是哦少爷,我也从没见过表小姐带首饰的,顶多带一个珠钗,如果我们送她一份特别地首饰一定会让她很开心的。我抬头看看时辰还早,便说道:走吧,许鹿。我们去街上转转,最近皇宫要举行大婚爹爹不禁止我出府了,正好出去散散心顺便去找礼物问题已解决我心中的愁云立马烟消云散,拉着许鹿就往外跑。

  刚走出房门才想起师父临走之前嘱咐我说,已我现在的功力自保是没什么问题的,不过要想出门的话必须要带着小幽,可以凭着小幽敏锐的感觉摆脱不必要的麻烦。如果真要是和结丹期的高手遇上并发生冲突,我和小幽联手逃跑还是不成问题的。便对许鹿说道:许鹿你去跟娘亲禀告一声,我去寻小幽来。许鹿向我点了点头道:好的少爷,我这就去向夫人禀告许鹿说完便往娘亲的紫竹苑走去。我冲着他背影喊道:许鹿,我们大门口见喽见他消失在拐角处我便往密室中走去。

  一盏茶过后,一手握折扇身穿银色儒衫,眉清目秀的少年走在京城最热闹的文街上,身后跟一相貌俊郎身穿浅灰色长衫的束发少年。仔细注意前面的少年的话,可以在其肩头上发现有一小团白光在上下飞舞着。

  许鹿带着我来到了一家店面前向我介绍道:少爷,这是京城最大的首饰行独秀阁,据说这里卖的首饰都是店内师父的精心杰作,而且每样首饰都只有一样,如果有相同样式的首饰,店家愿意以三倍的价钱收回售出之物,并且当众销毁。看着梁上牌匾我喃喃自语道:独秀一枝,好名字。我们进去看那看吧我抬脚走进这京城第一的首饰行。

  进去一看,虽然店面不是很大,但里面却装饰的高贵而大方。金漆装裱的‘独秀阁’三字金光闪闪的挂于店堂之上,三尺的柜台上摆放着各式的小配饰,纯金打造的蝴蝶用小小的红宝石装饰着眼睛显得栩栩如生,碧玉雕刻的腰佩精巧细致,一看就知出自手艺高超之人。而柜后的架上摆放着的饰物一看就是上品,紫玉雕成的葡萄好像新鲜采摘下那般,个个晶莹剔透;上好翡翠雕成的弥勒佛像透出一股合善之意,每一件都可以说是价值连城。

  店中小二见有客,忙招呼道:公子初次来我们店中吧,本店可算是货比三家、明码实价,如果在本店没有心仪的饰物的话满京城就没有必要在逛了。许鹿一见店中小二口若悬河的开讲赶忙打住,说道:我家少爷想来看看首饰,你有什么好的介绍吗?许鹿知道我最恨话唠特别是话唠小二,除非你买下店中物品,否则他可以唠叨上三天三夜而且不带重样的。

  小二指着柜上所摆的饰物向我推销道:少爷要看首饰啊,请这边看。这是本店新推出的花样,这金蝴蝶怎么样?我撇了一眼他手中拿着的金蝴蝶,便抬起头望向小二身后店堂之上的那块金漆匾额,许鹿见我不屑一顾便知道这些饰物不合我意,便对小二说道:这些饰物还进不了我家少爷的眼,把你店里名贵的饰物拿出来看看。虽然柜上所摆的这些饰物算的上是好东西,但仅仅是中品没有上品一类更不可能会有极品了,我可不认为这些东西可以拿的出手当礼物送给虞馨。

  许鹿刚说完从内堂走出一位身着员外袍头戴八角帽五十左右年纪的男子,来到柜台后俯身蹲下拿出一个蓝色锦盒,对我说道:在下是独秀阁的掌柜的,既然这些凡品少爷都看不上眼,不知这件怎么样呢我将视线从匾额挪到面前的锦盒,伸手打开锦盒一串浑圆剔透的珍珠项链映入我眼帘。这倒是件上品,这么圆滑剔透的南海珍珠而且大小均衡的确少见,不过这项链也不合本少爷的心意,再没有别的物件吗?掌柜的见我连这南海珍珠都不合心意,转身离开柜台向内堂走去。片刻后手捧这一个金色锦盒走出,放在柜上对我说道:少爷一一看就是行家,单凭几眼就可以看出这是南海珍珠。如果这串项链都不合少爷心意的话,本店这件饰物希望可以合少爷的心意。

  掌柜的慢慢打开手中的金色锦盒,一见金黄的饰物躺在其中,少爷,您看看这件怎么样。

  我定眼一看盒中竟是一发簪,不过这枚发簪可以算是极中之品了,我拈手拿出这枚发簪,说道:这件翡翠凤发簪果然是极品,凤凰的尾翎都有一颗上等翡翠装饰,最名贵的乃是凤凰身上镶嵌的竟然是龙眼大的夜明珠,口中所含金链上还镶有一颗碧绿猫眼石,显得名贵而又大气,甚是华丽。掌柜的见我可以说出这翡翠凤发簪的特点,便知道自己面前这十三四岁的少年的确是个行家,询问道:不知此物可入得了少爷法眼吗?

  我将发簪放回锦盒,说道:这件可以堪称是极品了,不过还是不合我的心意。这件饰物不管从那个方面都属极品,但我并不认为它配的上虞馨,要知道虞馨身上散发这一种自然之美,如果佩戴这类金质饰物的话,不但起不到效果还会掩盖虞馨本身的自然美,使其显得平庸。

  掌柜的一听我这么说本以为要成的生意就这么吹了,有些不甘心说道:这可是本店的镇店之宝了,少爷也不满意?我忙解释道:不是不满意这件饰物,只是这件饰物与我要送之人并不相配,实在不好意思。掌柜面带憾意的说道:这只能算是本店货少贫乏,找不到少爷心仪之物。

  我拿起柜上的一枚腰佩询问道:你店中可算是琳琅满目了,只是没有我要寻之物。不过这件腰佩倒比较合我的心意,不知掌柜的出个什么价?虽然店中没有适合虞馨的饰物,但这件腰佩佩戴在司徒景的身上会是个不错的点缀。

  我的这句话让掌柜有些失望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向我介绍道:这件腰佩是用上等翡翠为料,用精细的手艺雕刻出来的,腰佩中间的雄鹰用的乃是镂空的手法雕刻出来的。如果少爷看的上眼的话三十两就好了

  许鹿一听这价吓了一跳,问道:三十两贵了些,能不能便宜点?掌柜见许鹿这么问忙说道:这位小哥,这件腰佩可是要花费一个月精心雕刻的,本来是卖五十两的,不过这位少爷是行家,在下想跟少爷交个朋友才卖这个价的。我仔细看了看手中的腰佩,说道:许鹿,拿三十两银子这块腰佩我要了。其实这块腰佩原料成本最多也就七、八两左右,不过这镂空的雄鹰可不是一般的师傅雕的出来的,在前世的翠轩行里除了唐爷爷未必有人能雕刻的如此逼真,活灵活现。不要怀疑我的赏辨能力,怎么说以前也是我也是全省最大的翠轩行的少东家,从小我就接触这些东西,虽然两个世界的手法技巧不同但好与不好我还是可以分辨的出来的。

  许鹿有些不情愿的从腰间荷包中掏出了三十两纹银放在柜上,不过见我很是欣赏这枚腰佩便也不再计较什么,并问掌柜的要了一个锦盒用来放置腰佩,免出意外。看着放入锦盒内的腰佩我突然想见见这位玉雕师傅,便问道:敢问掌柜的,雕刻这件腰佩的师傅是贵店的吗?

  掌柜卖了腰佩赚了银子,面带笑容说道:雕这件饰物的不是本店的师傅,是街尾那家专门帮人加工饰物名为‘碧宣斋’的季掌柜,因为前不久家中老娘病逝,一时拿不出现钱,这才把刚雕好的腰佩拿到本店来变卖,我看这腰佩不错便用二十两银子买了下来。

  许鹿一听这腰佩是掌柜的花二十两买来的,略带气愤的理论道:掌柜的你太不实在了吧,你是花二十两买的腰佩竟然卖给我家少爷三十两,这就赚了我家少爷十两白银啊。

  多谢掌柜的了,许鹿我们回府吧我不顾在吵闹的许鹿转身离开了店中,心中却还在想这腰佩的雕刻者,那位碧宣斋的季掌柜。

与《洪荒之盘古传人》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