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长生道》大结局在线阅读 《无敌长生道》最新章节列表

无敌长生道

时间:作者:咸鱼大人

杜维修是小说《无敌长生道》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咸鱼大人,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一名衙役如飞而至,向陈康泰禀报道:大人,守备张大人亲率百余骑全副武装的甲兵正向此奔来,请大人定夺。应大岗等人闻言不由暗喜,黄达望向杜奇和姚富贵,三人皆不明所以,众狱卒则暗自焦急,陈康泰亦皱起了眉头,皆暗自揣测守备来此之意。众人思量间,一彪人马已奔至近前,当先一人头戴钢盔,身着重铠,背插长剑,手执长枪,...

杜维修是小说《无敌长生道》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咸鱼大人,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

十七重获自由

  一名衙役如飞而至,向陈康泰禀报道:大人,守备张大人亲率百余骑全副武装的甲兵正向此奔来,请大人定夺。

  应大岗等人闻言不由暗喜,黄达望向杜奇和姚富贵,三人皆不明所以,众狱卒则暗自焦急,陈康泰亦皱起了眉头,皆暗自揣测守备来此之意。

  众人思量间,一彪人马已奔至近前,当先一人头戴钢盔,身着重铠,背插长剑,手执长枪,鞍旁长弓箭矢震荡,似要奔赴战场般全副武装。他跳下马来,落地有声,行走如风,身上的铠甲叶子亦哗哗哗地一片乱响,更添其威势,只见他远远地将手中长枪插在地上,哈哈笑道:张应居特来看看热闹,希望没有错过时机才好,陈大人不会介意吧?

  众人急忙起身迎接,黄达连忙让座。陈康泰笑呵呵地道:固所愿也,不敢请尔,只不知张大人想看什么热闹呢?

  应大岗忙向张应居道:张大人来得正好,请助我一臂之力,将这老少两名罪犯绳之以法。

  张应居虎目四顾,见杜奇端坐在陈康泰身旁毫发无伤,不由释然开心笑道:应大人呐,把罪犯绳之以法是陈大人的事,我等岂敢僭越?哈哈!陈大人不必因我在而有所顾忌,按你的意思办就行,下官只是看看,若实在看不明白时,下官自会请教。

  陈康泰不明张应居之意,小心地道:此事由黄捕头一手操办,差不多已快圆满解决,黄捕头!还不赶快向张大人禀报你准备如何处理杜公子之事?

  是!黄达应声道:下官奉知府大人之命,准备尽力协助杜公子妥善处理后事,不知张大人有何指教?

  张应居笑道:指教不敢当,不过黄大人既然奉命行事,就要竭尽所能将事情办好,这一百兵士,在处理此事期间就归你调度,事毕后他们自会归队。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众人虽感惊异,却不敢说不,黄达喜出望外地道:多谢张大人!

  应大岗不解地望向张应居,张应居似未看见他般起身笑道:原来此处并没有什么热闹可瞧,我还是回去射箭玩来得痛快,我去也!随即上马如风般独自绝尘而去。

  目送张应居远去,陈康泰竟显得有些小心地欠身问道:杜公子准备何时回家呢?

  见事情完全向有利于自己这面发展,姚富贵早已喜不自禁,杜奇却仍是神色平静,似这一切皆与他无关,又似早在他预料之中一般,此刻听得陈知府的问话,淡然道:小子尚有一事相求,万望大人俯允。

  陈康泰忙道:杜公子勿须客气,有事直言便是。

  杜奇道:由于敝宅失于大火,仓促间所有房屋田地契皆毁,万望陈大人着人为我重新置据,小子定当万分感激!说话之间,杜奇游目四顾,却不见了罗长河的踪影,唯有暗道可惜。

  陈康泰道:此乃小事,一切自当如此办理,公子还有何事吩咐?

  杜奇道:余皆小事,不敢有劳知府大人!请容小子告退。

  陈康泰起身笑道:杜公子请便,下官也要回衙了,有事着人通传一声即可!话虽如此,陈康泰却抢先起步,显是欲先杜奇离开此地。

  陈康泰正欲上轿之际,应大岗忽然叫道:陈大人,请等一等!

  应大岗原以为亲自前来府衙监狱提取一个小孩是小题大做,没想到事情竟如此棘手,一个小小的狱卒竟也不买他的账,硬把他阻挡在狱门之外,后来事情更是急转直下,大大地出乎他的意料,完全不由他控制,他本想等陈知府走后用武力解决此事,但见那一百全副武装的骑士在张应居走后便将所有人暗暗围在核心,对杜奇隐隐形成保护之势,看来动武只能是痴心妄想,根本讨不了好去。他不明白陈康泰为何如此处理此事,张应居为何如此帮助杜奇,因而唯有叫住即将离去的陈康泰一探究竟。

  陈康泰似有些不耐地停身道:应大人有何指教?

  应大岗见陈康泰居然一反常态用这种态度对待自己,真恨不得一拳砸烂他那似笑非笑,又似暗自得意的脸,但此刻有求于他,只得放下架子,却暗恨于心,强笑道:请陈大人指教以释下官心中之疑!

  陈康泰思索有倾,始叹道:应大人,我们边走边谈如何?

  应大岗扭头望了望杜奇和黄达等人,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也难以如愿,他虽然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只好应道:陈大人请!

  陈康泰不再说话,闪身钻入轿内,众衙役吆喝一声,前呼后拥地去了。

  杜府内几乎所有的建筑物皆被焚毁,四处墙壁颓败倾塌,一片焦黑,再不复昔日之景象。唯有一所小石屋孤零零地瑟缩在府内东北一隅,穿了洞的屋顶搭盖着几把茅草,勉强可作栖身之所。

  石屋坐北朝南,共有三间,房内空空如也,只有靠东面一间耳房内一角铺有一方稻草凉席,杜奇端坐席上神情专注地盯着姚富贵。

  姚富贵亦盘膝端坐在杜奇的对面,老脸上写满快意至极的神情,此刻吁了一口气,畅意地叫道:神妙,舒服,畅快极了!

  杜奇见姚富贵双眼开瞌间闪闪发亮,与以前昏沉阴暗的景况大不一样,不由暗暗为他高兴,却提醒他道:贵叔不要高兴得太早,你现在只是稍有气机感应,能否取得成就,要在百日后方能知晓。

  姚富贵不解地问道:为何要到百日后才能知晓呢?

  杜奇道:筑基须于百日内完成方可,超过百日,即便能完成筑基,往后的成就也有限。

  姚富贵泄气地道:我都这把年纪了,早已气弱血枯,看来是不能在百日内筑好基了,既然成就有限,又学来做什么呢?

  杜奇道:贵叔不要灰心,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实在不行还有我助你呢。

十八仗义出手

  姚富贵奇道:练功也能帮忙啊?那你还不赶快来帮我筑基?

  杜奇道:练功练功,最好当然是自己练习才有望成功,靠别人走捷径虽然也能达到目的,但往往存在诸多弊端,随着功力的逐渐深厚会慢慢地显露出来,再说,那种痛苦的滋味确实令人难熬。

  姚富贵讶道:练功也会感到痛苦?我刚才怎么觉得很舒服呢?

  杜奇道:你刚练功,气机微于和风细雨,当然舒服得不得了,我筑基时真气可是比狂风骇浪还要猛烈千百倍,那种滋味实不敢再想。

  看着杜奇犹有余悸和隐带戚然的模样,姚富贵不禁有些心疼地道:小奇,太阳都快三丈高了,我们也该出去转转了。

  杜奇无可无不可地跟在姚富贵的身旁,见街上车马行人熙熙攘攘,一片忙碌繁荣景象,而自己却漫无着落,不知该往何处去,更不知该干什么,不由问道:我们要到什么地方去呢?

  姚富贵向往地道:老蔡那里的肉包子挺不错的,是否再去尝尝?

  杜奇道:那敢情好,可是我们已经没有钱了,奈何?

  姚富贵在养济院中每月可领太仓米三斗,每年能领甲字库布一匹,虽可免强应对温饱,却并无积蓄,闻言叹道:看来只能到我那里熬稀粥喝了?

  杜奇正要答话,突见左前方一个富家公子模样的年轻汉子一把夺过一个小女孩手中的花篮,轻笑声中随手抛往空中,接着往前一冲,把那小女孩撞倒在地,顿时撒下满天花雨和那小女孩弱小的身影,激起一片喝彩和一缕哀啼。

  那小女孩显然是一个卖花的小姑娘,不知何故竟被这个群仆厮拥的公子哥儿照顾上了。杜奇见那公子与身后五六名小厮趾高气扬,毫不在意别人的感受肆意妄为,四周人虽多,却没有一个人指责那公子或对那小女孩施以援手,更突显那小女孩孤立无依。

  杜奇不由同情之心大起,正欲上前找那公子论理,却见那公子率着五六名小厮摇摇晃晃地向他们这边游来,不由灵机一动,叫道:贵叔,快来追我呀,嘻嘻!他说完故意顿了顿才向前奔去,显是留下小段时间让姚富贵做准备。

  姚富贵带杜奇出来本就是要让他散心,使他高兴,此刻见杜奇突然兴致高昂,不由心中一喜,哪想得到个中另有情由,见杜奇已经跑开,不由怪叫一声,急急忙忙地追了过去。

  杜奇见姚富贵追来,又是一声欢叫,在人群中穿来插去,他刚从一人身后闪出,便猛地撞在那公子身上,旋又溜了开去,同时叫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对不住啊!

  那公子被撞不由火冒,正欲出手教训来人,却早不见了那人的踪影,只得作罢,却仍怒叫道:小兔崽子在大街上乱跑什么?找死啊!

  杜奇又绕过几人,才来到仍倒在地上的卖花小姑娘身前,将她扶起,帮她拍打着身上的灰尘,关切地问道:小妹妹,你没事吧?

  那小姑娘抬起泪眼,见出手相援的竟是一位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只高少许的小男孩,此时却一脸正经,一副老于世故的模样,不由扑哧一笑,旋又夸张地叫道:哎哟,你不能轻点啊,都把人家打疼了。

  杜奇无言,却半扶半拉地把那小女孩往旁边的一条小巷拥去,那小女孩忽然警惕地叫道:你,你想干什么?

  杜奇闻言一怔,放松了一些力道,但却没有放手,说道:小妹妹别怕,我并没有恶意,请借一步说话可好?

  那小女孩微嗔道:你比人家大得了多少啊?张口闭口都是小妹妹小妹妹的,至少也得叫我大妹妹吧。哎呀,你这人怎么这么野蛮啊,这样用力地抓着人家,是不是要把人家的胳膊弄断啊?

  说话间,杜奇已把那小女孩拉进一条少有人出入的小巷,始放开手,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子递给那个小女孩说道:小妹妹,噢不,是大妹妹,这个给你,可不要向别人说是我给你的啊。

  那小女孩看看杜奇,又看看他手中的钱袋,警戒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想收买我吗?

  此时姚富贵才气喘嘘嘘地跑过来,不解地问道:什么事啊?

  杜奇顾不得回答姚富贵的问话,诚恳地对那小女孩说道:大妹妹不用多虑,我没有别的意思,这是刚才抢你篮子那小子的一点心意,还请大妹子收下,顺便原谅那个小子吧。

  那小姑娘见杜奇说得有趣,欣然接过杜奇手中的钱袋,改而微笑道:那就烦你告诉那小子,本姑娘原谅他就是了,叫他千万不要往心里去,下次不要再来惹我就是了,人家走了呢。那小女孩说毕,也不理会一旁的姚富贵,挥舞着手中的钱袋,一蹦一跳地往大街上走去。她刚走几步,忽又转过身来盯着杜奇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杜奇想了想才道:我叫杜奇。

  那小女孩歪着头又道:你不想知道人家的名字吗,怎么不问问呢?

  杜奇本是凭着一时涌起的怜悯之情才出手教训教训那横行无忌的公子哥儿,趁相撞那一瞬间摸出他的钱袋,给那小女孩作为损失花、篮的补偿,并未想过还要知道那小女孩的姓名来历,此刻却不得不问道:小妹妹叫什么名字,能告诉我吗?

  那小女孩道:怎么又叫人家小妹妹了?人家叫桂香,不要再记不住啊!

  杜奇道:好名字!不过我觉得如果老是叫你大妹妹或是大妹子的话有点拗口,叫你小妹妹反而显得亲切些,所以并不是我忘记了没有记住。

  桂香秀丽的小脸上忽地飘上一抹红云,低声呐呐道:谢谢你,杜奇哥哥!她话未说完,早转身去远。

  姚富贵见那桂香虽只有十岁左右,却长得特别可爱,长长的睫毛下一对漆黑的大眼睛在高挺的秀鼻上方两侧一闪一闪的,镶嵌在珠圆玉润的俏脸上显得完美无瑕,十足一个美人坯子。

十九是非之理

  看着远去的桂香,又看了看杜奇,姚富贵的脸上忽然浮起一丝暧昧的笑意,却正色地说道:小奇,有件事我一直闷在心里,不知当讲不当讲?

  杜奇慨然道:我们叔侄间有什么事是不能说的呢?贵叔请讲!

  姚富贵小心地道:我说了出来你不会怪我吧?

  杜奇笑道:小奇怎会责怪贵叔呢?请贵叔不必多虑,有事尽管直言。

  姚富贵仍期期艾艾地道:我说出这事你真的不会怪我?

  杜奇见姚富贵的表情十分严肃,不由心中一颤,嘀咕道:贵叔是否是指我不该偷那个人的钱袋?

  姚富贵叹道:本来我想说的不是此事,既然你提起此事,那么小奇你自己觉得这样做对不对呢?

  杜奇道:我知道我这样做很不对,但我实在看不过那小子欺侮人,所以才忍不住出手,不过请贵叔放心,我今后再也不会干这种事了!

  姚富贵笑道:小奇,贵叔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要让你明白有些事能做,有些事决不能做!不过你的手脚到挺快,比那些专业扒手的动作还要麻利,我眼睛一直盯着你,居然没有看见。

  杜奇腼腆地道:贵叔请不要再说了好吗?我已经知道错了。

  姚富贵正色道:小奇,不管你要做的事是好是坏,只要结果有益,便放心大胆地去做,贵叔永远支持你!

  杜奇诧异地问道:难道贵叔还要我去偷别人的钱袋?

  姚富贵失笑道:如果那人是无恶不作的恶棍,又或是为富不仁的暴发户,你对他们略施惩戒又有何不可呢?

  杜奇不解道:可是我怎么知道哪些是这样的人呢?

  姚富贵道:所以才需要我来观察啊。

  杜奇恍然道:我明白了,凡是贵叔你看中的人,我都可以去把他们身上的钱物偷了,反之则不能,是吧?

  姚富贵干笑道:我也并不全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提醒小奇你注意罢了,别到时候不分好歹胡乱出手。

  杜奇亦笑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贵叔刚才是要准备说什么事呢?

  姚富贵迟疑了一下,似豁出一切地说道:那么多钱财田产皆被你散尽,现在连吃饭都成了问题,我不明白你为何不多留一点钱财傍身呢?

  半月前,杜奇出狱后立即着手处理灾难善后事宜,幸得黄达率众捕快、一百兵士及许多热心之人相助,更得遇难家丁仆婢家人的理解,此事方十分顺利,前日终于安葬妥当所有亡者。

  期间,向青山没敢再来闹事,常小武亦回城重振山河帮,声势较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应大岗被削职后调往他方,郭庆功却落罪被判入狱,但他并不肯伏首就缚,打倒欲逮捕他的锦衣卫兵士和几名捕快,与罗长河一道弃家而去不知所踪。陈知府一怒之下申报上司,发下海捕文书,昨日令黄达率十一名捕快前往追捕,务必将郭庆功与罗长河缉拿归案。

  杜奇将所有钱物田地尽皆赔偿给亡故仆婢的家人,拒绝了众亲朋的援助和陈知府让他进养济院的安排,现在生活困窘异常,但他却毫不在意,此时听得姚富贵之言,洒然哂道:原来是这事啊,我还以为是什么见不得人的问题呢。旋即搂着姚富贵的肩膀伤感地道:贵叔想想啊,我家那些仆婢无辜身亡,他们的家人必定万分悲伤,生活亦将重寻良方,些许钱物田地怎能赔偿他们失去的性命、安抚他们家人心灵上的创伤?更何况我尚留下府园和一片山地,这已使我深感彷徨,贵叔不要再责怪我好吗?

  姚富贵深有感触地道:小奇呀,你的心地太仁慈了,好,此事我支持你!只不知我们将何以为生呢?

  杜奇思索着道:如今诸事皆毕,明天我就到街上或是渡口去找份小工,想来糊口应该无忧吧。

  姚富贵道:可否去找常帮主、知府大人或是守备大人想想办法呢?

  杜奇拒绝道:若要去靠他们维生,岂不大违我当初之意?

  姚富贵赞道:好,有志气,不管你境况如何,去做什么,我都陪着你!

  杜奇调皮地笑道:贵叔你这样会把我宠坏的,如果我去偷,去抢,去当强盗,或者是去占山为王,贵叔你也陪我去吗?

  姚富贵毫不犹豫地道:就凭小奇你那颗仁义之心,怎会去干那些事?即使你去干那种事,也必定有你的道理,而不是为了一己之私欲,所以贵叔无论如何都会无条件地支持你!

  杜奇大为感动,衷情地道:贵叔,谢谢你!

  姚富贵洒脱地笑道:嗨,我们叔侄之间还用得着说这种客套话吗?

  杜奇见姚富贵对待自己犹如真正的亲人一般无二,一时竟感激无语,只是用力搂了搂姚富贵,两人不由相视而笑。

  这一笑,笑出了两人割舍不断的情谊,至此两人相依为命,情逾父子,襄阳城内城外、大街小巷、仓库码头皆留下了两人不可磨灭的足迹。

  杜奇虽留有几十亩山地,却从未收取租粮,姚富贵一人得养济院时有时无的口粮尚可勉强糊口,自两人相遇后却难保温饱。两人一老一小又难挣到钱粮糊口,只能在街头胡混,可说相识遍襄阳,实在无奈时间或做些没有本钱的买卖,却少有所得,近四年来两人可说是度日维艰。但杜奇的功力日深,隐有突破长生至要第二重达到第三重境界之势,家传武技更是炉火纯青,虽从未在人前施展,想来身手不亚于江湖武林一流高手,只是他平时真气内敛,无人能看出他身具奇功。姚富贵在他的指导下,也早已顺利完成筑基达到第一重境界,显得神清气满,身手敏捷。

  这几天两人皆觉气氛有点异样,襄阳城里城外都多了大批外来人士,城门关卡上的官兵多了许多,过关检查亦严格多了,累得过往行人大排长龙。

与《无敌长生道》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