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夺舍之后by瑞妞儿精彩章节 
第九章终究还是跪下了

被夺舍之后

时间:作者:瑞妞儿

柳牧任春雪小说全集,小说主人公是柳牧任春雪是《被夺舍之后》的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瑞妞儿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精彩段落:"不救?"孙胜真愣住了。柳牧确定的点了点头:"刚才他已经明确表示,就算是疼死,病死,从这儿跳下去,也不会让我救的,我这个人特别尊重病人的意见。""刘医生,我女婿这病,真的只有他能救?"王莹莹紧咬嘴唇,不确定的问道。"是啊,柳先生的医术我见过,我确定只有柳先生能救!"孙胜真十分.........

精品小说《被夺舍之后》by作者“瑞妞儿”全文免费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被夺舍之后》第九章终究还是跪下了!

"不救?"孙胜真愣住了。

柳牧确定的点了点头:"刚才他已经明确表示,就算是疼死,病死,从这儿跳下去,也不会让我救的,我这个人特别尊重病人的意见。"

"刘医生,我女婿这病,真的只有他能救?"王莹莹紧咬嘴唇,不确定的问道。

"是啊,柳先生的医术我见过,我确定只有柳先生能救!"孙胜真十分肯定地回答道。

"柳牧,救我女婿,你要多少钱我都答应!"咬了咬牙,王莹莹大声说道。

"这不是钱的问题,是原则问题。"柳牧抿了抿嘴唇,淡定地说道。

"什么狗屁原则,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钱解决不了的问题!"王莹莹冷笑一声,"你们这一家子穷逼,不就是想要钱才来的么?!"

"怎么说话呢,我们都说了大不了取消这门婚事!"王学梅不乐意了,"你们这些所谓的豪门,眼里除了钱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吧?!"

"今天我侄子还就是不救你女婿了,给多少钱都不救!"

"你这个贱人!"一番话说得王莹莹脸都绿了,恨不能扯烂王学梅这张臭嘴。

"那个,都少说几句吧,病人看起来快不行了,你们再吵,可就错过抢救时间了!"见两个女人这就要打起来,孙胜真立马开口道。

"那是他们的事情,反正"王学梅冷哼一声,翻着白眼儿说道。

"老爷们儿说话娘们儿少他妈插嘴!"赵凯一把将王学梅拽了个趔趄,笑呵呵地说道,"亲家母,柳牧以后就是你女婿了,他跟冯剑锋就是连襟,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只是这个彩礼嘛"

"只要能救了剑锋,我给你二百万!"任天成一直冷眼旁观,此时终于拍板道。

"一言为定!"赵凯当时就乐了,见柳牧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一脚踹在了柳牧屁股上,"你个臭小子,你是木头啊?!"

"我说过了,我这个人,特别尊重病人的意见!"柳牧摇头,盯着任春雨说道。

"救救救我求你"只是冯剑锋哪里还有刚才的嚣张,近乎拼尽全力朝柳牧伸了伸手,苦苦哀求着。

任春雨此时也放下了身份,转身跪在了柳牧面前:"柳牧,刚才是我错了,求求你救救我老公吧,以后你就是我妹夫了,就算不看僧面,你也得看佛面啊,求求你了!"

"妹夫?"孙胜真一愣,不可思议的问道,"柳先生,您要娶任春雪?!"

"嗯。"柳牧确定的点了点头,低头看着任春雨,开口道,

"如果刚才就给我跪下,你老公也不至于受这么久的痛苦,你看,你老公都开口求我了吧?"

"真香定律可以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孙医生,给我几根银针。"

"哦哦哦!"孙胜真震惊之余,立马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银针。

紫芒微微闪动,附着银针在柳牧的操作下不断进入冯剑锋各大穴位之上,令冯剑锋身子微颤,似乎更加痛苦。

"真的行吗?为什么我看剑锋更加痛苦了?"王莹莹攥着手绢,担心的问道。

任春雨同样一脸担忧,就算有孙胜真保证,可她还是不太放心。

"呕!"

十分钟后,冯剑锋"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腥臭的液体,趴在地上开始喘息起来,不过脸色,却是越来越好了。

"老公!"任春雨立马扑到冯剑锋身边哭了起来。

王莹莹也微微松了口气,偷偷看了眼任天成,再看冯剑锋,眼中尽是温柔。

"先天性心脏病的确不太好治疗,不过我用《难经》中的针法,结合八九针法,暂时压制住了,至少十年内,不会出现任何问题!"柳牧将银针拔下,淡淡的说道。

"先生针法果然精妙绝伦,胜真佩服!"孙胜真哈哈一笑,再度向柳牧鞠了一躬。

"十年之后,我会怎么样?"冯剑锋暗暗松了口气,接着问道。

"十年之后,必须要我再度为你施针。"柳牧头也不回的说道。

"哈哈哈这就好了不是?"赵凯哈哈一笑,搓了搓手说道,"任大哥,彩礼这事儿,您看"

"我说过了,我会给你二百万。"任天成微微点头,视线一直在柳牧身上没有离开过,"柳牧,你这一手医术,从哪里学来的啊?"

"小时候在农村,跟一位老先生学的。"柳牧随口搪塞道。

"嗯我将春雪交给你,放心了。"微微点头,虽然任天成不太相信这句话,也没有再多问。

"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团聚了。"见没自己什么事儿了,孙胜真立马抱了抱拳,"柳先生,父亲已经好了很多,打算明天下午请您去家中小聚,到时二宝会开车去好味斋接您,还请您务必赏脸。"

"这是我答应老爷子的,肯定会去,那我们明天见吧。"柳木微微点头道。

"告辞!"孙胜真脸上笑容更甚,冲任天成微微抱拳,这才转身离开。

"柳牧,你跟孙老爷子,很熟?"任天成眉头微皱,再度问道。

那孙相龙,已经退居幕后多年,不过却是孙家真正的掌权者,但这些年来早已不见外人,却这般巴结柳牧。

要知道,这孙家,比之冯家也是不逞多让,如果搭上孙家这条线,那

"有过一面之缘,算不上很熟。"柳牧摇头答道。

"那个,让柳牧去见见小雪吧,这里我们大人谈就好了,呵呵"任天成还想再问些什么,赵凯却开口道。

"小雨,带他去见见小雪。"王莹莹适时开口道。

任春雨虽然不想离开冯剑锋,但还是带着柳牧上了二楼,来到门口,才低声说道:"柳牧,刚才的一切,我希望你尽快忘记,我是为了我老公才这么做的!"

"你别指望我感谢你,我老公心脏病突发,那也是被你叔给气出来的!"

"还有,我们任家的女婿不好当,尤其是你这个倒插门,所以,不要嚣张!"

"请问,我可以进去了么?"柳牧心中冷笑。

"我妹长的有些吓人,希望你有勇气面对她。"给了柳牧一个警告的眼神儿,任春雨这才离开。

柳牧深吸一口气,缓缓打开了房门。

房间里,飘着淡淡的香气,粉色的装饰显得温馨而又少女。

一些布娃娃四处摆放着,墙上画着一张张可爱的画像,虽然不是那么逼真,倒也能给人一种童真的感觉。

一个身高一米六,长发披肩的女孩儿,正面对墙壁,画着什么。

女孩儿只穿着一身很短,画着美少女战士的睡衣睡裤,露出的雪白大长腿以及小蛮腰,可以隐约看出她的身材,甚至比王婷还要有料。

这让柳牧不得不怀疑,这真的就是外界传言的那个痴傻丑女,任春雪?

"你是任春雪?"狐疑间,柳牧忍不住开口问道。

《被夺舍之后》第十章逃不掉的姻缘

女孩儿猛然转头,吓得柳牧后退了几步。

正如柳牧所猜测那般,这个女孩儿的身材确实不是一般的好。

只是左边脸上,有一个紫色的的胎记,占据了近乎半张脸,就连那半张脸的眼睛里都透漏着紫芒,给人一种十分惊悚的感觉。

另半张脸却是白里透红,吹弹可破,五官更是精致的没话说,犹如粉雕玉琢般。

一半天使,一半恶魔!

这也就是白天,如果是晚上,出去估计能把人给吓个半死。

"坏人,你是坏人!"任春雪也是愣了两秒,随即身子蜷缩在角落里,可怜巴巴的叫道,"不要过来,呜呜"

声线稍细,可爱如三岁女童,清脆悦耳,只是这反应,为什么会有种

"我是柳牧,你的未婚夫。"沉默了十几秒,柳牧才终于做了个自我介绍。

见柳牧没有伤害自己,任春雪胆子这才大了许多,歪着脑袋打量柳牧:"什么是未婚夫啊?"

"可不可以把你的手给我?"一句话,把柳牧憋出内伤,但还是耐心的问道。

"不给,你是坏人!"任春雪却立马将双手藏在了身后,噘嘴将脑袋扭向一旁。

"这些都是你画的吗?"柳牧微微撇嘴,说着看向墙上那一幅幅画。

刚才任春雪画着的那幅画,只有一个轮廓,应该是还没有完成。

"我也很喜欢画画。"柳牧似乎是在自语,又好像是跟任春雪说的,捡起地上的画笔,开始在那张纸上画了起来。

很快,任春雪就被柳牧吸引了,缓步来到柳牧身后,歪头看着刚才自己未完成的那幅画,才短短一分多钟,就变成了一个可爱的卡通人物,叮当猫。

"哇,好漂亮呀,嘻嘻!"任春雪也终于笑容满面,不断的拍起了小手,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

"你喜欢吗?"见任春雪这般,柳牧笑了笑。

那只明亮的眸子中泛着精光,对着柳牧连连点头。

"我可以把它送给你,不过我要看看你的手。"柳牧将画揭下来,冲任春雪摇了摇。

任春雪食指伸进口中轻轻咬动着,思考了几秒,才终于将手伸了过去。

柳牧立马按住了她的手腕儿。

十几秒后,不由无奈的叹了口气。

"大哥哥那幅画可不可以给人家啦"微微扭动身子,任春雪瞪着那只眼睛可怜巴巴的问道。

"送给你了。"柳牧一笑,将画递了过去。

这个丫头,虽然看起来二十多岁了,但是智力只有四岁左右,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刺激到了,简单点儿说,就是吓成了傻子。

至于她脸上的胎记,虽然乍一看以为是娘胎里带出来的,但其实是后天形成的,至于到底怎么回事,他需要再好好研究一下。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她脸上的胎记,可以去除!

只要自己找到胎记形成的根源,以及取出的方法

"小猫咪飞喽,小猫咪飞喽!"任春雪一下将画扔到天上,看着叮当猫晃晃悠悠落了下来,再度将画往天上扔去,玩得不亦乐乎。

如果只是这样那个就罢了,可问题的关键在于。

柳牧刚才看了任春雪的手相,这个丫头,跟自己命中注定有一段姻缘,这是她,以及自己都躲不掉的!

就算自己刻意逃避,甚至逃到国外再也不回来,也逃不脱与她的缘分。

"真是奇了怪了,我怎么会跟你有姻缘?"看着任春雪,柳牧一脸无奈。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自己就算是逆天而行的修士,也不可能逃过大道的束缚。

还能怎么办?娶!

又跟任春雪玩了会儿,柳牧终于取得了任春雪的信任,这才离开了房间。

下了楼,客厅只有任天成夫妻,冯剑锋跟赵凯四口子,已经不知去向。

这让柳牧一愣:"我叔婶儿呢?"

"他们说有事,暂时回去了。"任天成打量着柳牧,淡淡的说道,"中午留下,一起吃个饭?"

"不了,我要赶回好味斋。"柳牧客气的答道。

王莹莹却是冷哼一声,盯着柳牧说道:"柳牧,你叔已经拿走了二百万的彩礼,不管你是不是反悔,我女儿,你娶定了!"

"另外,我知道你有些医术,你在外面怎么样无所谓,但是进了这个家门,是条龙你得给我盘着,是只虎你的给我趴着,这才是你一个入赘女婿该有的姿态!"

"最后,这个家里的家务活,你全部承包了!"

"这就是我暂时给你提出的条件,哪怕有一样你做不到,就别娶我女儿!"

"任春雪,我会娶得的。"柳牧一笑,淡淡的说道。

他与任春雪的姻缘,是上天注定的,与其拒绝将事情变的麻烦,倒不如现在就答应下来。

"那好,五天之后,你只管来结婚就是了。"任天成没想到柳牧会答应的这么干脆,立马拍板决定道。

"我会给她一个让所有人羡慕的婚礼,五天之后,我会来接她。"柳牧看了任天成一眼,转身离开了别墅。

"他来举办婚礼?"

"他有什么资格举办婚礼,他有钱么,他有这个能力么?!"

"本来两家就门不当户不对,让他举办,这不是打我们的脸么?"

听闻此言,王莹莹气的直拍桌子。

这让任天成皱了皱眉:"你说那么多有什么用?我们的目的,只是让小雪尽快给我们任家生个孙子,他愿意麻烦,就让他麻烦去呗!"

"可是"王莹莹撇了撇嘴。

"没有可是,我累了,先去休息一下,下午还有个会。"任天成一个眼神儿堵住了王莹莹的嘴,转身上了楼。

"哼!"王莹莹翻了个白眼儿,扭身背起小包出了门

东郊,一个刚刚准备挖土方的施工工地上,刚刚建起的办公室里面。

姬广强正跟一个戴着眼镜,长的平平无奇的男子喝酒。

全身被绷带绑着的张传杰,躺在一旁可怜巴巴的看着二人:"强子,这事儿你就打算这么算了?"

"算了?"姬广强看了张传杰一眼,"那小子打伤我十几个兄弟,还讹了我二十万,你觉得我姬广强,是那种任人宰割的人?"

"那你还不想办法动手,在这儿喝酒?"张传杰有些生气。

"我这兄弟,是海军陆战队的兵王,李波,波仔!前几天刚退伍,我这是在给他接风。"姬广强往嘴里扔个粒花生米,"你说那小子跟一个兵王对上,会是什么后果?"

"接风?在这破地方给你兄弟接风?"张传杰不可思议的问道。

"你伤得这么重都能不去医院,我为什么不能给我兄弟在这地方接风?"姬广强白了张传杰一眼,"行了,你老老实实去医院养伤吧,李波能行!"

"什么叫能行?那时指定行!"李波推了推眼镜说道,"不怕告诉你们两个,哥们儿我不单是南部军区的兵王,还是个冷血的杀手,华夏杀手排行榜上也有我的排名,我不是跟你们吹,哥们儿我就站在那儿不动,你们说的那小子也打不着我!"

"波仔,有你这句话,哥哥心里暖啊!"张传杰顿时放心了,"这事儿如果成了,哥陪你喝个痛快!"

"安心去医院,最迟明天,我就过去看看那小子,我把他腿卸了给你送过去!"李波哈哈大笑着,"哎强子,你订的外卖怎么还不到,都他妈快饿死我了!"

"这就到,急什么!"姬广强翻了翻白眼儿,"这两天老实待在这儿,这工地刚开工,你得给我先震震场子"

与《被夺舍之后》小说相关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