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皇》小说主角张东顾宜微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九州皇

时间:作者:东方十三

《九州皇》是由东方十三最新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张东顾宜微,书中主要讲述了:用手帕擦了擦手,张东的动作就犹如最优美的贵族一般,每一个起伏都如同精心安排。而台上的李天佑早已没了先前那一番自信,在他眼中留存着的只有惊恐!这这是个疯子!!他本以为张东会知难而退,平日里,只要他说出这些身份,松江城内,没有一个不退让!这便是他的倚仗。可今日,这些倚仗...

九州皇张东顾宜微小说by东方十三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

第四章留你,是为了让你后悔

用手帕擦了擦手,张东的动作就犹如最优美的贵族一般,每一个起伏都如同精心安排。

而台上的李天佑早已没了先前那一番自信,在他眼中留存着的只有惊恐!

这这是个疯子!!

他本以为张东会知难而退,平日里,只要他说出这些身份,松江城内,没有一个不退让!

这便是他的倚仗。

可今日,这些倚仗,却轰然消碎,而且现在已经是到了如此性命危急的关头!

看着张东的步伐,贾珍从面色铁青,雍容面容一沉,直接厉声怒斥!

张东!你可知道李天佑是什么人!居然敢当这么多人的面妄言想要杀他,别以为你是本部之人,我张家就拿你没办法了!

听见贾珍从的话,张东皮靴微微站定。

随后双眸望向贾珍从。

仅仅是一瞬!

贾珍从踩着高跟鞋连步后退,再次望向张东之时,那原先睥睨天下的目光中却含着一抹忌惮恐惧。

还是当年软弱成性的小儿子?

仅仅是一眸,贾珍从只感觉自己浑身发凉。

贾珍从。

等我去满足他的愿望,随后我便来报答你的生养之恩。

只言片语,张东的脚步已经踏上楼梯。

咚咚

一步又一步。

就宛如阎王的催命符。

而站在二楼的李天佑早已面无血色,刚刚张东已经大开杀戒,但他却自持身份,出言讥讽张东。

可他却没有想到,张东竟然丝毫不以忌惮。

下一瞬,他便是看见了那张如同古井一般波澜不惊的面容。

身影突然出现,台下的众多宾客们皆是一惊!

这!

这青年真要对李天佑下杀手?!

我说过,你赌错了。

张东站在李天佑对面,冷静之至的说道。

平淡至极的一句话,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张张东,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杀杀了我,你也逃不出松江城!

李天佑知道,对付这种疯子,求饶没用!

只有再赌一把!

即使刚刚他赌错了,但现在,他在拿他身上最后剩下的东西,与张东进行一场豪赌。

他的命!

与此同时,从宴会大厅四周突然压出方阵,身上清一色的航海集贸制服,将宴会厅寸寸封堵。

情势的变化,让台下的众多张家族老纷纷松了一口气。

李天佑也全然没了刚刚那副惧怕的模样,眼眸微微上挑,仿佛是在刻意嘲讽张东。

在场的众多宾客,面色一变,心中忍不住猜测,这航海集贸是要露出獠牙了不成?

方阵中传来的淡淡杀意,让大堂内的宾客们面色微缓,可张东看见这所谓的方阵,却是淡淡一笑。

你又赌错了。

言落,李天佑面上的那一抹嘲讽之色,却是全然凝固。

因为

一片墨黑色突兀的进入张家大厅,将整个张家大厅团团围住,而航海集贸的那些方阵,更是在第一时间就被墨黑色给击溃!

不堪一击!

而那些宾客们个个都是露出了惶恐之色。

被张家邀请,又有哪个是目光短浅之人?

即便不认识这墨黑色制服,那胸口上熠熠生辉的徽章又岂能不识?

北境第一集团!

对外的一把尖刀!

北境第一集团,又怎么会受到私人调动,来到这松江城呢?

就在这种种疑惑的目光之中,张东白皙的手掌轻轻的拍在了李天佑的面容之上,箭芒划过空气,从李天佑的太阳穴,一瞬穿过!

血箭迸发而出!

我说过你赌错了。

张东仔细的用手帕擦拭着自己的双手,随后看着依旧矗立在自己面前的李天佑,将手帕重重的盖在他的面容之上,随后轻轻一推。

身体歪斜,直接从围栏之上摔落,落在宴会厅正中位置!

一阵哗然!

航海集贸掌控人,就在这么众目睽睽之下死了?

张家众人,更是面色雪灰。

贾珍从脑子一片空白,她本以为张东只是放放狠话,而这些集团之人,也只是张东找来撑撑场子罢了。

可,他居然真的做了!

杀死了这松江城内头一头二的人。

他疯了不成??

贾珍从只觉得自己双腿一阵发软,脸上也在没了之前那幅雍容华贵的模样,此时看见了张东的眼眸之中只剩下畏惧。

我杀他,只是因为他赌输了。

母亲,接下来就轮到你了。

言落,贾珍从的面容霎时间苍白如雪。

相隔十年,再次呼唤出这熟悉的称呼,却丝毫没了当年的那种情感。

母亲,为什么哥哥就能出去玩,而我就只能躲在这小房间里?

母亲,为什么家里的每一个人都用那种眼光看我,是我做的不好吗?

可那个时候,张东能够得到的只有贾珍从棍棒的责打和尖锐的辱骂。

站定在贾珍从面前,张东面无表情。

贾珍从雍容华贵的面容,此时强作镇定,竭力不让张东看出自己内心的慌乱:张东,你你真是个疯子!你杀了李天佑!你知道航海集贸背后的势力有多么强大吗?!

在场的许多宾客听见贾珍从这一番话也是用一种几乎与看死人的眼神望着张东。

如果这青年没有真的付出行动的话,以他本部的身份,想必航海商贸也不会对他做些什么。

他却当众杀死李天佑。

航海集贸和松江商盟的报复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应对过去的。

但张东却不以为然。

从一开始,李天佑和贾珍从的威胁对他来说就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扫了一眼身旁的众人,一双眸子仿佛带着能够刺穿一切的锋芒,盯上了那如同死狗一般倒在地上的张北玄。

嘴角划出一个嘲讽的弧度。

母亲,有一个问题,埋藏在我心中十几年了。

为什么,我从被你生下来就是为了替张北玄挡灾的呢?

言落,被那双眸子盯着的贾珍从连连后退。

她无法回答。

为了私心?

为了张北玄坐上家主之位之后,她能享受荣华富贵?

这些都不是理由。

贾珍从的踌躇模样,让张东心中忍不住发笑。

行了,贾珍从,你生我养我,这些我张东自然铭记在心,可,今日我若把你这些恩情还上,那我替张北玄戴罪十年,又该如何偿还?

空气凝固!!

在场的众人听见张东这话,都在等着贾珍从。

但贾珍从那副模样,无疑是承认了。

爆炸!!

这无疑是张家这十年来爆出的最大的丑闻!

但台下的更多宾客则是带着一束束疑惑的目光射向贾珍从。

台上张北玄那副软弱而又不成大器的模样,与台下英姿飒爽,霸气狂傲的张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时间,人人心中都升起了一个疑问。

为什么?

放着这么好的一个苗子不培养,非要去培养一个次一等的苗子?

这不是傻吗?

而且,这养到最后,反倒是为自己的家族徒增了一个强大的对手。

贾珍从被逼问的一阵语塞,过了半响,才从嗓子中挤出那么一丝话语。

张东,你不要欺人太甚!他毕竟是你的哥哥!

而且,就算你不为你的哥哥,不为了我考虑考虑,难道你就不为了那生你养你的张家考虑考虑吗?

闻言,张东负手而立,淡然的话语缓缓传出。

你怕了?

你,没有了道德立场,你现在的气场已经完全落入下风,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杀你的。

我不像你。

简短的几句话,却让贾珍从的面容更是苍白,张东踩着军靴,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缓缓走上了舞台。

挺拔的身姿,缓缓俯身,巴掌轻轻拍醒张北玄。

眼中的惊恐,却让张东忍不住发笑。

哥哥,你得好好活着。

往后的日子还长呢,要是你不好好保重你的身体,我以后就看不见你后悔的那副模样了。

第五章我答应你,给顾家一个公道

细声细语的模样,让在场的众多张家族老心中忍不住惊颤,那话语中的温柔,更是让人心中惧怕。

而台下的众多宾客闻言,也是觉得从天灵盖儿,蹿起一缕寒意。

张家的日子,可不好过喽。

贾珍从雍容面容上满是寒霜,看着张东向自己走来,龙梦恰到时机极为恭敬的将两个黑色箱子交到张东手上,而下一刻,那黑色箱子便是被放在了贾珍从的面前。

十八年,我双倍奉还。

言落,张东转身离去。

随着那背影的消失,包围着张家宴会大厅的黑色也如同潮水一般流去,就好像他从未来过一般。

贾珍从面色冷栗,望着眼前这两个箱子。

她不需要打开。

里面的东西是什么,人尽皆知。

而且,现在最重要的事

是封口!

张东今天来大闹张家继承仪式,这件事情绝对不能传出去,如果传出去,那将是会对张家商贸的一次重大打击。

至于李天佑

心中一阵繁杂,贾珍从直接拿过话筒,眼眸睥睨的对台下的所有宾客冷声。

今日我张家之事,希望各位不要在外大肆宣扬,如有风言风语在松江城内传开,那我张家必将追责!

令那长舌之人一家横尸当场!

日上三竿。

离张东回来,也才刚刚过去三个小时。

走出张家的他,一望那无边无际的人山人海,随之齐齐单膝下跪。

张东站在门口,周身犹有皇气弥漫,仿佛有一条真龙,要从他身上挣脱而出似的。

收营。

简单的两个字,却如同圣旨。

从自己口袋中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点上,随后看着那黑压压的一片,在极速之间撤走。

眼中还算满意。

这才是他北境集团的速度。

如果在一分钟内,他们没有撤走

等待他们的将是地狱一般的拉练!

龙梦满眼恭敬的待在张东身旁,随后将一份文件递到张东手中。

境主,顾家之事已有眉目,这是松江城内所有参与这件事情的世家名单,只不过,其中有几家与那族有关。

龙梦话中似有忌惮,但张东却惘若无闻。

那一家的人吗?

这些老东西,也是时候让他们去见地藏菩萨了!

言落,烟蒂被张东弹指丢出,而没一会,一辆棕黑色越野车缓缓的停在了张东面前。

送我去顾家,我倒想看看,我北境总教官,又怎么会投湖自杀?

拉上车门,张东对身旁的龙梦吩咐道,随后,便是看起了手中的文件。

投湖自杀?

这个字眼,竟然将几乎不笑的张东逗笑了。

顾魂龙。

与张东同年进入本部,随后两人在本部之中结下兄弟情谊,张东升任北境第一集团总掌控之时,顾魂龙随之调任,任北境龙魂营总教官。

一年前,顾魂龙退伍,退伍仅仅十月,张东身在北境战场,接到他之死讯!而死法,却是让人捧腹的投湖自杀!

这不可能!

重回松江,张东就是要为顾魂龙,自己的义弟

讨回一个公道!

即使这个公道,可能要将这天捅破。

张东,不惧!

而且他既然归凡,必将这世间强加于他身上的一切不公,归还给那些施加之人!

张东走下车,眼前大气蓬勃的府邸,一片萧条,空气中隐隐传来的香烛也让张东心生感慨。

东哥,什么时候回家?

不回了我,没有家。

那从今以后,我顾魂龙的家,就是你家,咋样?

曾经的一幕幕,如同过眼烟云,刚准备踏入府邸,一道颐指气使的声音中带着无尽恶毒,传入张东耳中。

不就是几块破灵位,赶快找个垃圾袋收起来就行了,磨叽什么?手脚再不快点,你信不信我直接把你这些破灵位扔到火盆里面?

我马上就收起来

跟着,一声软柔之声传出,可是里面还有些我们顾家的东西,您看

顾宜微,现在顾府里面的东西,还是你顾家的东西吗?话中满是讥讽,不过,就那些垃圾,我就大发慈悲让你带走吧,没想到,屹立在松江的顾家,却突然一夜倾然,想必肯定是亏心事做多了,才罪至今日!

就连你这个大小姐,今天都得唯唯诺诺的求我才能带走这些,顾宜微,掉下云颠的感觉,是不是极为憋屈?

我只相信,一会你死的时候,会极为憋屈!

正当那声音毫无下限的讥讽谩骂之时,张东一步踏入,凛然寒气席卷,狂暴之至的杀意向她席卷而去!

张东来了!

眸光清扫,那弱冠年岁的女孩脸颜上残泪如线,几步近前,用手绢轻轻擦拭这美颜上的泪痕。

宜微,不哭。

东哥,回来了。

见那呆滞颜貌从陌生到泪如雨下,狠狠涌入自己怀中,张东心中犹如刀割。

魂龙,我对不起你!

三年前,顾魂龙带张东回到顾家,并且在二老面前结为兄弟,此兄弟虽无血亲,但犹如生死!

张东,也成为了顾家的第二位少爷。

东哥,我们顾家

顾宜微声音哽咽,感觉到自己胸前的湿润,张东搂住她的动作,更是紧上了那么几分。

张东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现在,他能做的,只有保护。

我对不起你们顾家。张东低着眸子,语气中带着自责,我这一次回来,定然要这天下,给你顾家一个公道!

话音刚落,就听见自己身后传来一声嘲讽。

小子,好大的口气,还要这天下给顾家一个公道,依我看,顾家就是黑心买卖做多了,这才一夜遭了天谴!

还妄言让我死?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在松江城,还没人敢在周家面前如此狂妄!

周亦丹虽有些被这冷冽气势吓到,但背后的周家却让她挺直了腰杆,毕竟,现在的顾家什么也不是了。

就算是顾家旧友,在这松江城内,谁又敢因为已经成了落水狗的顾家,来得罪她如火中天的周家?

耳边的狂妄之语,张东惘若未闻,眼眸温柔的看着自己怀中抽噎的女孩,柔声问道:丫头,哥哥先去解决这里的事,然后带你和魂龙回家,好吗?

怀中的顾宜微轻颤着抬起眸子,通红的双眸中,满是担忧。

东哥,咱们还是先走吧,哥哥和爸妈的牌位我都收拾好了,家里头的那些东西咱也不要了

听出她话中的避让和畏惧,张东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发丝。

温柔的简直不像是他。

如果让那几族还有其余几境的境主看见他这副模样,定要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铁血至尊,通州之刃,还有这幅模样?

将顾宜微情绪安抚,擦去她眼中的泪珠,仅仅只是一个转身,坚毅的面容上霎时间没了那抹柔情。

替之的,是无尽的寒意。

你刚刚说什么?

突如其来的寒意,让周亦丹连步后退,但她面容并没有因为这寒意而变得畏惧,反倒是嘲讽之色更为猖獗。

对我周家如此不敬,小子,我劝你还是不要因为顾家这条落水狗而毁了自己的前程!

顿了一下,周亦丹冷眸阴沉:我念你不懂松江城内的规矩,自打十个巴掌,然后给我赶快滚出顾家!

滚出顾家?这顾家是你的吗?

张东面无表情,现在,马上为你刚刚的不敬之词,给我义弟和伯父上三炷香,磕三个头!

不然,那就通知你们周家,为你收尸!

与《九州皇》小说相关的文学